倍可親

河南一法官遭受刑訊遭逼供的經歷

作者:chico  於 2012-5-12 00: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記|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13評論

來源:南方網
劉德山在看守所內用廢紙片寫下的讀書筆記。 (南方周末記者 劉長/圖)
 法律人有證據意識,用硬紙片記下其被體罰的情節。 (南方周末記者 劉長/圖)

  原河南省平輿縣法院院長劉德山,希望公開向全國法律界尋求高人指點——他當年辦理一起減刑案件時有何違法。

  這位從業長達近三十年的前法官還控訴,自己遭遇難以想象的刑訊逼供。

  案情並不複雜:一位被減刑的犯人白玉崗出獄5年後,被指控為黑社會組織頭目,上級「高度重視」,領導批示查保護傘,於是當年的減刑也列入複查。

  日後檢方起訴時認為,時任刑庭法官劉德山違反了河南省政法系統的一份內部文件——豫高法[2004]214號中「一般在執行一年半以上方可減刑」的規定,屬於玩忽職守。

  劉德山堅持認為自己是正常行使法官的自由裁量權,當年的審理完全符合刑訴法和最高法院關於減刑案件審理的司法解釋。

  一審和二審法院,均認為法官無罪,但判決書還是留了個「尾巴」——認為他雖不構成犯罪,但「有所疏忽」且存在「濫用職權」。

  而且,當2011年12月14日這位老法官拿到無罪判決,自被帶走調查已19個月,其中失去人身自由達16個月之久。他堅持「要個說法」。

  1982年,劉德山作為河南政法幹部學院的首屆畢業生,投身司法界。分配到駐馬店中級法院后,他一直從事刑事審判,從書記員一直升至基層法院院長。

  他辦理過上百起死刑案件、審理過副廳級官員職務犯罪,頗為自豪的經歷還包括:審過的案子曾被收入最高法院的《刑事審判參考》,寫的文章曾發表在《人民法院報》。

  不過,整整30年的法律歷練和信仰,似乎經不起最近19個月司法體驗的殘酷撞擊。

  他先是經歷了8天程序不明的調查。那是2010年春末一個午後,劉德山被電召至駐馬店市一家賓館,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里接受了專案組的「調查」。

  之後是21天的監視居住——地點並不是法律規定的自家住所,而是駐馬店市以北360公里的鶴壁市浚縣某賓館中。其間,因為擔心肋骨斷了,劉德山曾被送往醫院照X光。

  看守所有監管,更規範,但他一呆就是15個月,方被准許取保候審。他辦了多年刑案,但對看守所的實際情況所知甚少,這次,他大開眼界。

  法院一審歷經兩次開庭后,拖了將近1年才宣判,因為要層層請示,等最高法院的批複。幸運的是,他被宣告無罪。

  19個月的司法體驗讓他感慨良多。他說,他曾自認為,對刑事法律規定和原則還算熟悉,但卻難以用法律維護合法權益,「可想老百姓有多難」!

  第一站:專案組

  司法程序還是黨紀程序?一直沒弄清楚

  2010年5月4日,是五一之後第一天上班,駐馬店市中級法院的紀檢組長給我打電話,通知我去頤和山莊賓館,說需要問你個事情,沒有明確說什麼事情,我心裡很坦然,就去了。

  我是下午去的,到201房間報了名字,然後有人領我到一樓走廊盡頭一個房間,沒有窗戶。他們也不說他們是哪裡的。一個人跟我說,把在駐馬店中院辦案的有關問題回想回想,然後就走了,其餘人就站在那裡,看著我。

  開始第一天、第二天還讓我打電話,後來就把我手機沒收了。我問他們,有啥手續,他們就不理你。我問我被限制人身自由這算啥?他們就說,你配合調查,好好交代你自己的事情,好好想想,把該說的說出來。

  在這裡沒有打,也沒有罵,就叫我回憶,說:「趕快說說,說了就沒事」,我問:「說啥?」他們用方言說,「你心裡清亮亮的」,這個應該是鶴壁話。 最後幾天,他們跟我說,是減刑方面的事情,讓我看了白玉崗減刑案件的部分材料,說是幫助我回憶,就是拿過來看了一眼,不交到我手裡。

  有一段時間管得不嚴,每天三頓飯之後,可以活動半小時。房間很小,我從門口走到最裡邊,是七步,走回來,還是七步,我內心就有一種不吉利的預感:我遇到麻煩了。

  之前我沒有過這種經歷。我知道「雙規」,但辦「雙規」很嚴格,要審批,程序上要宣布、要簽字,但我這個,自始至終沒人說是「雙規」。

  我當時估計,是調查,沒法判斷是什麼性質,講不了理講不了法了,判斷不出他們是紀委的還是檢察院的。當時困擾了我好幾天,這個究竟是司法程序啊還是黨紀政紀程序啊,一直弄不清楚。

  始終,他們啥也沒有宣布,也不說他們是哪兒的,啥也不說。就在這個沒有窗的屋裡面,關了8天。

  劉德山捲入的這場風暴,發端於毗鄰駐馬店的河南南陽。他曾經給予減刑的當事人白玉崗出獄五年之後,被指控為涉黑組織頭目,案子由公安部掛牌督辦。

  2009年6月,全國打黑辦派員全程旁聽庭審,之後遞交的報告認為:白玉崗涉黑案件的經濟基礎未被摧毀、保護傘未被打掉。

  公安部和中央綜治辦主要領導分別作出批示,其中一則批示為:「要認真總結、剖析工作中存在的突出問題,並積極地整改。」

  白案審理結束后,河南省政法委了抽調五十餘人,成立「3.21」專案組,啟動調查白案中的漏罪漏犯、白的保護傘以及白2004年在駐馬店市監獄服刑期間的情況。

  劉德山和當年的另一位合議庭成員、駐馬店市監獄有關人員、南陽市檢察院的一位檢察官,均被調查。

  第二站:監視居住

  先整服氣了,再走過場

  5月11日下午4點多,他們把我帶出來,我就感覺氣氛不對勁。從頤和山莊上了車,一直往北開,我開始以為是要帶我去鄭州,可能是省紀委那個辦案基地,但是我級別不夠這個啊,後來發現不是。

  拉到浚縣檢察院,已經晚上9點,把我帶進院子後面的房間,是車庫改的,上面牌子寫著「辦案一室」。進去一看,椅子是鐵的,固定在地上,牆壁是軟的,我辦了20多年刑案,根本沒來過這種場所,從沒見到這個場面,就估計是要對我上手段了。

  辦案的人吃完飯之後,就來宣布,浚縣檢察院給我立案了,還是這幾個人,把我東西給收走,然後就讓我面壁站著,離牆30厘米,說:不該辦的事情你辦了,不該收的錢你收了,你先好好考慮。氣焰特別囂張。

  因為之前沒有過度折磨我,我體質還可以,一站幾個小時,從晚上9點多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7點,他們輪流在這邊看著你。

  第二天,他們把我帶到浚縣迎賓館,宣布對我監視居住。給我一個應當遵守的條款,說起來坐下都要報告,我不給他報告,一個姓陳的,上來就打了我兩耳光。

  我以前知道,檢察院辦案是不敢打人的,但到這天上午,我就知道不行了。中午吃完飯了,又來幾個人,氣勢凶得不行,沒打我,但到夜裡,又開始打我,把我撂倒在地上之後,往我身上坐,不是輕輕地坐,是使勁坐。

  他們打我是叫我承認是故意違法辦理減刑,是領導安排的,叫我檢舉領導,啥事情都行,從縣裡到上面。他們開始說法院領導,後來又說市裡領導,點著名字,讓我檢舉。

  一直打到5月15日,我的肋骨疼得很,坐著也疼,疼得哭。16日上午,把我送去浚縣中醫院照片。後來照X光之後,說我沒有問題,但後來我肋骨疼了整整4個月,有經驗的人都說,肯定是肋骨打斷了。

  劉德山當法官時,對監視居住的執行有過了解,一般情況下,監視居住都是在當事人家中執行,監視期間並非完全失去自由。而就算是指定地點監視居住,據他回憶,一般是「找一個院子,可以吃住,可以在院子裡面活動」。

  他沒想到,自己經歷監視居住時,卻是在360公裡外異鄉的賓館里。劉德山稱,在這裡的21個晝夜,他被困在一間二十多平方米的房間里,徹底失去自由,不準上床睡覺,並遭到了嚴重的刑訊逼供。

  保護當事人權益的制度設計並不缺位,比如訊問職務犯罪嫌疑人,要實行全程同步錄音錄像。但劉德山親身經歷后認為,這一規定在實踐中形同虛設:「全是演戲」,「先把我整服氣了,讓我說『是的』,他們再開設備走一道場子。」

  偵查機關否認刑訊逼供。鶴壁市檢察院一位副檢察長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事實上,辦案人員對劉德山照顧有加,「吃飯都是變著花樣給他吃」;至於21天不讓睡覺,他認為明顯違反常識,「常人幾天不睡覺,就活不了了」。

  5月31日,辦案人員跟劉談話,告訴這位市、縣兩級人大代表——人大已批准了偵查機關對其採取的強制措施。劉德山頓時明白過來:「要進去了」。當晚,辦案人員宣布對劉刑事拘留,並於夜裡1點多將其押往看守所。

第三站:看守所

  「掛起來」「弓起來」「撩起來」

  看守所裡面是精神恐怖,讓你處在飢餓之中,讓家裡送錢再加價賣給你東西,然後就是強迫勞動,規定工作量和時間,然後就是打罵、虐待。

  違法使用腳鐐手銬,土話叫「撩住」,體罰叫「撩起來」,把腳鐐手銬全部銬在一起。我知道「撩起來」是違法的,我工作二十多年辦刑案,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刑罰。公安部對於警械使用有規定。

  還有一種叫「掛起來」,把手銬銬起之後,掛在號房的門樑上。我見過兩個人,被掛起來12個小時,我跟他們在一個號裡面。

  「弓起來」,就是對著牆壁躬著腰撅著屁股罰站。還有拉出來到審訊室坐「老虎凳」,是一種專門做的椅子,手腳全部銬住,一坐24個小時。「三稀」也是一種嚴管措施,每天只發三碗稀飯,不給發饃。

  我經歷過兩次「撩起來」,一次時間短,撩起來半天,第二次撩起來3天3夜,去掉之後,還被戴腳鐐手銬17天,實行17天「三稀」。

  看守所裡面要強迫勞動,串鏈子比較多,各種塑料的鏈子,有長的有短的,一般人每天做90條以上,個別年齡大的(工作量)稍微降低一點;還有扎拉花,剝大蒜,化肥袋子,一個人要剝一袋大蒜,少的時候兩個人一袋子,沒剝好的要處罰。

  7月份之後,我就不肯幹了,年齡大了,眼鏡近視,有頸椎病,定的任務完不成。他們也不對我咋了,有人跟我談過,叫我幹活,我不幹。

  號里最多的時候,24個人,最少的時候12個,正常鋪位只有12個,最多的時候,地上睡的都是人,下腳的地方都沒有,睡覺只能側著睡。法律書一 概不讓我看,家人給我送的《論語》、《古文觀止》,每次搜號都給我搜走,用腳往外踢。我的《古文觀止》上現在還有腳印,我是讀書人,對書被踐踏很來氣。

  比起無人監管的「黑賓館」,劉德山原以為看守所可能要自由點。儘管看守所曾爆出「躲貓貓」等醜聞,但畢竟有專門法律約束。刑訊逼供多發生在嫌犯移交看守所之前。

  二十多年來,提審犯人、宣判、執行死刑,老法官劉德山對看守所並不陌生。不過,從法官成為嫌疑人,他在浚縣看守所的15個月里,目睹了看守所內被押人員參加勞動、被體罰、超期羈押等以前完全不了解的種種問題。

  聽說法官也進來了,很多人都過來諮詢。有些案子,在劉看來明顯過分:一家三兄弟因為上訪,被按敲詐勒索罪抓了,老大判7年,老二老三各判3年。劉曾和兄弟三個分別同監室關過,雖然同情,卻愛莫能助:「自己的事情明明白白,都弄不了,怎麼幫人家?」

  劉德山在看守所關了整整15個月。其間,家屬申請變更強制措施,未得到批准。

  辯護律師陸詠歌多次前往浚縣看守所會見。「他在堅信法院會依法判案的同時,表現出了對法律的失望。」陸詠歌回憶,會見中,劉德山曾多次流淚,問律師:「為什麼?」

  「這是法律人的眼淚,是局內人的傷心。」陸詠歌說,「作為一名老律師,我也想問,『為什麼?』」

  2010年10月,劉德山終於來到了他最熟悉的地方——刑事審判法庭。

  第四站:法庭

  法官要我配合

  一審開庭是2010年10月19日。開庭的時候,每一個問題,我都講得他們無話可說,第一次開庭,還沒開就發生了爭執,我不願意穿看守所的號服,他們不同意。後來開庭后,解下手銬,我就把看守所的號服脫掉了。

  起訴書念完之後,問我是否屬實,我說不屬實,我說上面寫我有供述,那是刑訊逼供了,限制我自由,打我,休息吃飯喝水解手刷牙拉屎拉尿的自由都限制了,法官就斥責我,不滿意我說這麼多,說你當院長不知道該咋弄。

  當時我在看守所裡面,不知道「兩高三部」出台了「非法證據排除規則」,但我的律師提了這個。律師問了我刑訊逼供的問題,問有何證據,我說有X光 的片子和筆錄上的簽字。我2010年5月16日被送到浚縣中醫院去照X光,我記住了片子的號碼:36657。我在縣法院的坐車,號碼是0366,所以我記 住了。

  我們要求調取這兩項證據。後來,第二次開庭,調取了。但是片子沒有調來,調了檢查報告,宣讀了我5月31日寫的那行字。那天的詢問筆錄上面,我寫了「對所受到的待遇保留權利」。

  但檢察院認為說明不了啥問題。事先他們都寫好了證明,說這些人沒有對我刑訊逼供,法院最後也沒有認定刑訊逼供。我的律師就說,檢查報告說「沒有異常」,就證明檢查了,無緣無故檢查什麼身體?為啥要檢查?

  第一次開庭中間,法官把我帶到他辦公室了,說刑訊逼供「都是這樣」。我自己當法官開庭的時候,越是影響大的案子,我越是要中立,被告人說的如果有理,就讓他說,不能斥責他,浚縣的法官連中立都沒做到,面子上都沒做到。

  法官叫我配合,說檢察院相當慎重,檢察院多次向上彙報了也來法院溝通了,相當慎重,隱含的意思就是:讓我明智一點,和法院配合。我平常就很討厭「配合」這個字眼,有罪的話你就判決嘛,所謂的「配合」就是要你咋弄你就咋弄,要你咬誰就咬誰。

  第一次開庭,持續了整整一天,直到夜晚9點。法庭上,前法院院長劉德山為自己作了詳細的辯解,對於公訴人提出的每一份證據,他都發表了質證意見,並重點談到了自己被刑訊逼供的經歷。

  但第二次開庭后,判決結果遲遲未出。經過家屬和律師的反覆打聽,久拖不決的癥結在於:劉德山案正在經歷漫長的「內部請示」程序,已經過鶴壁市中院、河南省高院,層層請示至最高法院。

  劉德山也判斷,肯定是「在請示」,他知道,按照內部規定,處級幹部的審理和判決,就要報到省里,所以自己的案子至少報到河南省高院,沒想到的是,居然還報到了最高法院請示,而且拖了那麼久。

  捱到2011年春天,最高法院關於劉德山一案的批複終於下來了。同年9月3日,劉德山獲准取保候審,走出看守所。10月份,浚縣法院一審判決他無罪,浚縣檢察院提起抗訴。12月份,鶴壁中級法院終審裁定,劉德山無罪。

  第五站:懸賞鳴冤

  如果再當法官, 我會更重視被告權利

  最後的判決仍然留了「尾巴」,認為我不構成犯罪,但是疏忽、濫用職權。從公平正義的角度,這個結果是不可思議的。我辦理的減刑案件,是完全符合 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的,既沒有違法,也沒有違規。應該給我下結論,辦案是符合法律規定的,符合法定減刑條件。法院的判決應該是這樣的判決。

  我回來之後,刑法、刑訴法、最高法關於執行刑訴法若干問題的解釋、關於減刑假釋的司法解釋,都認真學習了一遍,包括各省的關於減刑假釋的文件,都逐條對比,發現各省市不一樣,足以說明河南省高院的214號文沒有法律效力。

  而且,我辦案,並沒有違反214號文件,雖然規定「一般在執行一年半以上方可減刑」,但這個案子不是「一般」,而是「特殊」,所以我沒有違反。

  申訴的希望太渺茫了,我也知道難,我也知難而退,恢復正常生活就行了。但現在看來,構成重大影響了。一個是社會影響的問題,一個是據說還要給我黨紀處分,一個是對我的工作生活構成了直接的影響。無罪判決半年之後,我仍然沒有正常生活。誰來承擔責任?

  我要盡我所有的努力,向上反映,這個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尾巴,一定要一個說法。如果它是符合法律規定的,我願意接受處罰。

  幾十年來,我一直在追求司法的公正,但是所看到的一些現實,對我的信仰打了嚴重的折扣。尤其是有的司法機關,根本不是在依法辦案。

  在劉德山看來,這仍是一份「有瑕疵的無罪終審判決」:判決書認為他不構成犯罪,但仍認為他「有所疏忽」且存在「濫用職權」,這個結果讓他非常不滿。他沒有申訴。作為多年的老法官,他深知,經過層層請示過的案件,申訴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

  來自鶴壁市檢察院人士的說法是:檢方並不認為劉德山無罪,並認為最高法院對劉德山一案進行批複有違法之嫌,目前該院已報河南省檢察院,請求對二審結果進行抗訴。

  劉德山說,如果將來還有機會做法官,對被告人的權利,他會更加重視,對辦案中程序的審查,會更嚴格,對案件最終的判決,會更加慎重。因為,這次司法體驗已告訴他,「很多法律規定被架空,而當事人、被告人,實在是太弱勢了」。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解濱 2012-5-12 00:03
法官尚且遭此殘害,普通老百姓可想而知了。
回復 chico 2012-5-12 00:06
解濱: 法官尚且遭此殘害,普通老百姓可想而知了。
刑訊逼供是中國司法界普遍現象。
平常百姓或許不同。法官在體制內有了仇人,會更悲慘。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2-5-12 00:28
中國離法治太遙遠了!
回復 chico 2012-5-12 00:56
遠洋副船長: 中國離法治太遙遠了!
法律條文齊全,關鍵看人如何執行。
只有強化對執法人員教育,嚴格按法律條文辦事,方可解決。幻想靠轉換體制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可能的。

什麼時候全中國人,自覺自願等紅綠燈橫穿馬路了。這些問題就都解決了。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2-5-12 01:09
chico: 法律條文齊全,關鍵看人如何執行。
只有強化對執法人員教育,嚴格按法律條文辦事,方可解決。幻想靠轉換體制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可能的。

什麼時候全中國人,自覺 ...
說的就是法是擺設而已!根本在教育!
回復 chico 2012-5-12 01:22
遠洋副船長: 說的就是法是擺設而已!根本在教育!
法律在中國是實用主義。符合我利益的,就執法。否則就按自己意志替代法律。幾乎每個人都是這個想法。在中國人心中,法律還沒有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
回復 xqw63 2012-5-12 03:17
唉,現在算是明白了,什麼叫程序公正,王立軍和陳光誠同時跑美國使領館,都是這樣原因啊
回復 chico 2012-5-12 03:56
xqw63: 唉,現在算是明白了,什麼叫程序公正,王立軍和陳光誠同時跑美國使領館,都是這樣原因啊
要國人習慣按部就班走程序,要從幼兒園的娃娃抓起。成人要從穿行馬路遵守行人橫道的信號燈著手。整個國民這點做不到,換成什麼體制都是扯淡。

歐美髮達國家國民遵守法律規章已成習慣。國人走捷徑是習慣。太祖英明啊!「嚴重的問題是教育農民「。
回復 xqw63 2012-5-12 04:06
chico: 要國人習慣按部就班走程序,要從幼兒園的娃娃抓起。成人要從穿行馬路遵守行人橫道的信號燈著手。整個國民這點做不到,換成什麼體制都是扯淡。

歐美髮達國家國民 ...
執法者自己就這樣干,怪農民啥事嘛。
老百姓都在看領導,上面就這樣瞎搞,基層當然跟著學
回復 chico 2012-5-12 04:18
xqw63: 執法者自己就這樣干,怪農民啥事嘛。
老百姓都在看領導,上面就這樣瞎搞,基層當然跟著學
你沒理解我的意思。
教育,只有教育才能解決問題。教育的方法有多種多樣。我曾建議一個教育方法:貪官兩萬人民幣以上,殺10族。司局級以上貪官,除殺10族外,菜市口凌遲處死。10元人民幣一刀。貪污上億的給他X百萬刀。真殺一兩個,天下太平50年。
回復 xqw63 2012-5-12 05:04
chico: 你沒理解我的意思。
教育,只有教育才能解決問題。教育的方法有多種多樣。我曾建議一個教育方法:貪官兩萬人民幣以上,殺10族。司局級以上貪官,除殺10族外,菜 ...
不可能了,社會不會倒退
回復 chico 2012-5-12 05:17
xqw63: 不可能了,社會不會倒退
沒有幾顆人頭,腐敗問題解決不了。「一個人受苦,全家幸福「,會鼓勵更多的人貪污。
回復 xqw63 2012-5-12 05:32
chico: 沒有幾顆人頭,腐敗問題解決不了。「一個人受苦,全家幸福「,會鼓勵更多的人貪污。
問題是:全部腐敗,殺誰都不行,又沒有一個一言九鼎的人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00: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