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2019 /07 巴爾幹+奧地利 D6 盧布爾雅那

作者:BANGZI  於 2019-8-14 23: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旅遊歸來

2019/07/16/二 薩格勒布 - 盧布爾雅那


自從薩拉熱窩司機把俺們送錯了車站俺現在特別小心,不但到前台問而且還親自網上核實。昨晚在手機上買好了今早7:15薩格勒布去盧布爾雅那的大巴票,到前台核實了到廣場坐六路有軌電車去薩格勒布汽車站。今早一路順地來到了車站,到點發車!克羅埃西亞目前還是准歐盟狀態,所以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之間還有個護照檢查。倒是很快,出克羅埃西亞下車排隊蓋章,進斯洛維尼亞下車蓋章,完事兒!去年跟領導戲稱要去川大爺媳婦兒的家鄉看看,這說來就來了。。。


差不多11點到達盧布爾雅那。俺們定的旅店離車站500米左右,溜達著過去放下背包,房間還沒準備好,俺們就到先老城區來逛逛。這個公寓式旅店很奇葩,顯示的價格是80多美元,等到確認時除了稅還加了23美元的清潔費,結果還是100多美元,不過定在離老城近的地點更貴。感覺著一路越往西去價格越高。


盧布爾雅那的旅遊介紹上說它的旅遊特色就是沒有著名景點,所以遊人來了之後不用慌急慌忙地各景點打卡,你可以真正地放鬆身心四處閑溜達而不用擔心錯過了什麼。俺還以為那是人家謙虛,來了之後一看的確如此!不過俺也的同意為該地很適合閑逛。老城這一帶,沿河都是吃吃喝喝,老城的街道古色古香,只是感覺價格比俺們前面的幾個地方更貴。其實俺們應該把線路反過來,先去貴的地方然後越走越便宜,那樣心情會好很多!


走到了河邊已經是午飯的點兒了,在河邊找了個順眼的餐廳先吃飽肚子!知道這邊貴就敞亮點吧,俺們要了個斯洛維尼亞特色套餐60多歐元,這邊的啤酒(正宗淡色啤酒pale ale)也出乎意料的好。所以午餐吃的很滿意!飯後去山上的城堡看看,坐了遊船,逛了老城的主街就差不多完事兒了。回到旅店時鐵將軍把門,還得花電話費聯繫。安頓好之後出去吃晚飯,旅店附近有超市和餐廳。等俺們回到房間準備睏覺的時候忽然發現裡外兩間屋子找不到一條毯子。趕緊又跟看店的老大爺聯繫要毯子。除了對這邊的旅店性價比頗有微詞俺們對盧布爾雅那印象也很好!


維基百科:

弗拉尼奧·圖季曼(Franjo Tuđman,1922年5月14日-1999年12月10日),克羅埃西亞政治家、歷史學家、軍人,現代克羅埃西亞共和國首任總統,國父。

 

圖季曼出生於一個著名的克羅埃西亞家庭,其父是克羅埃西亞農民黨的重要成員。在二戰期間,圖季曼參加了鐵托的游擊隊。戰後不久,圖季曼的父親神秘「自殺」,圖季曼本人曾聲明此案是烏斯塔沙所為,但在克羅埃西亞獨立后,又改口稱是南斯拉夫共產黨所為。

 

1957年,圖季曼進入軍事學院學習,並出任著名的貝爾格萊德游擊隊足球俱樂部主席。1960年代,圖季曼獲得了將軍軍銜。1961年後,圖季曼離開現役,成為一名著名的軍事歷史學家。同時,他也撰寫了一些批評大南斯拉夫的文章。1967年,由於被認為反對共產黨,鼓吹克羅埃西亞分離主義,圖季曼被驅逐出黨。

 

1971年,圖季曼因為在克羅埃西亞之春中的言行,被判處兩年徒刑。9個月後,他被特赦出獄。1981年,圖季曼再一次被審判,這次是因為他接受一家瑞典電視台採訪,鼓吹克羅埃西亞獨立。他被判三年徒刑,但是11個月後又一次被赦免出獄。

 

1989年,圖季曼在多黨制浪潮中創建了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HDZ)。次年HDZ在大選中獲勝,圖季曼也當選為克羅埃西亞總統。1991年,圖季曼簽署《克羅埃西亞獨立宣言》,宣布克羅埃西亞從南斯拉夫完全獨立。其後他又兩次連任總統,直到在任上去世。


一大早離別薩格勒布,路過國立大學圖書館附近的圖季曼雕像。

 


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過境處,俺們的大巴。兩個車站相距148km,要開近仨小時,難道有限制大巴不準開快?

 


過境處

 


從邊界去盧布爾雅那一路基本上都是這個景色

 

 

 

 


維基百科:魯道夫-梅斯特 Rudolf Maister(筆名:Vojanov)(1874 - 1934年)是斯洛維尼亞軍官,詩人和政治活動家。 梅斯特也是一位多才多藝的詩人和自學成才的畫家。


順利到達盧布爾雅那。盧布爾雅那車站附近的梅斯特雕像。

 


所謂的汽車站就在火車站外面的街上,那一排藍色牌子標明去往不同方向的車次,等車搞清楚汽車公司和發車方向就行了。四通八達,很方便。唯一的缺點是有些慢。

 

到旅店放下背包就往河邊老城中心走,老城那一塊都是步行區,可以騎自行車。路邊房子上的裝飾。

 


塗鴉

 


路過斯洛維尼亞國家博物館和歷史博物館。這是一面牆上的塗鴉,藝術家們喜歡抖些小機靈,說些似是而非的話。自上而下:(鞋底下的空隙)安全區域safe area; 90年代我們談自由/現在我們談金錢;革不革命(借用革命詞尾的on來表達開關的意思);南北(東西)對抗(?);藝術art的t上面畫了個耶穌,旁邊的小人對他說「記者們走了,你可以下來了」;國內/國際;冷戰之後全球變暖。。。

 


兩個博物館中間有片開闊地,有個兒童遊樂區,二把手自然不會放過機會,過去走了一圈。

 

歷史博物館

 


路邊的建築,看地圖貌似是個體育館

 


街邊的老建築

 


斯洛維尼亞車牌

 


垃圾分類桶

 


很藝術的圍牆

 


斯洛維尼亞郵政

 


本來以為這是個神馬牛叉叉的改裝車呢,一查這個標誌是個荷蘭的工程公司。瞎耽誤工夫!

 


很快就到了河邊,看著熱鬧多了,餐廳酒吧咖啡店商店

 


沿河小街,這一段比較清靜

 


維基百科:佐蘭·揚科維奇 (Zoran Janković, 1953年1月1日-)是一名斯洛維尼亞商人與政治家。他從2006年10月當選盧布里雅納市長至今,成為自二戰後首位當選兩次盧布里雅納市長的人。2011年10月他領導創建了中間偏左的政黨——斯洛維尼亞積極黨,並在12月4日舉行的國會大選中成為第一大黨。


在別人的門上直接噴塗:XX延科維奇,救救羅格!有些不太禮貌吧!這屋主還得花錢清理。這個延科維奇查了一下估計是盧市的市長。而羅格貌似是個從前的羅格rog自行車廠倒閉遺棄的一塊地方,現在藝術家,社會活動家,哲學家們自發的在此建立了畫廊工作室什麼的,還有些娛樂設施。延科維奇2016年試圖拆毀關閉這個地方。現在還在等待法庭判決。感覺是這麼個故事!

 


嗯。。。這張圖俺說是拍街景你信么?

 

[摘譯自維基百科] 龍橋(斯洛維尼亞語:Zmajski most)是一座位於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的路橋。 它橫跨盧布爾雅那河。在Koditar街(Kopitarjeva ulica)和Ressel街(Resljeva cesta)之間,位於伏多尼克廣場Vodnik的盧市中央市場的北面。它建於20世紀初,當時盧布爾雅那是奧匈帝國的一部分。 作為鋼筋混凝土橋樑和維也納分離派風格的最佳典範之一,這座橋今天被保護為技術紀念碑。它主要用於機動車交通。

龍橋有一個傳說:傑森是盧布爾雅那的創始人,他和他的阿爾戈英雄殺死了一條龍。這龍是橋上四座龍雕像之一。根據當地的傳說,當一個處女過橋時,龍會搖尾巴。一些當地人因而昵稱這個橋為「婆婆」。


接著往老城中心溜達,這是龍橋dragon bridge

 


歐洲的龍和天朝的龍貌似不是一個物種。

 


[摘譯自維基百科]屠夫橋Butchers'Bridge(斯洛維尼亞:Mesarski most)是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的一座步行行橋。 它連接盧布爾雅那中央市場和河對岸的沿河步道。該橋於2010年7月10日莊嚴開放。建築師JožePlečnik在20世紀30年代表達了在此地建橋的最初想法。 現代橋樑比原計劃簡單得多,左側入口處設有樓梯,側面設有玻璃行走帶,兩個圍欄配有鋼絲和寬頂架。 它由Atelier Arhitekti工作室的Jurij Kobe設計。 它裝飾著雕塑家Jakov Brdar以聖經和希臘神話為主題的作品。


屠夫橋,說是花了290萬歐元建的。就這麼一座橋,這價格?橋建成后就開始有人往上掛愛情鎖,現在都快掛滿了。坐遊船從橋下上船。

 


橋邊的酒吧

 


橋上的雕塑作品。看著有些噁心,不是俺的菜!


這個雕塑是薩蒂爾

[摘譯自維基百科]薩蒂爾satyr –希臘神話里的一種半人半馬的角色,永遠勃起著!喜愛酒,舞蹈和女人,縱慾無度這麼個形象。他們經常以狄俄尼索斯dionysus伴侶的身份出現在希臘神話里。狄俄尼索斯是主管這幾個領域的神:葡萄收穫,釀酒和酒,生育,宗教狂喜,劇院,和神話。聽著好生令人嚮往。。。

 


這不知是個啥意思,骷髏和青蛙什麼的

 


亞當和夏娃受蛇的引誘偷吃蘋果,被逐出伊甸園,羞愧難當!

 


[摘譯自維基百科] 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中央市場由JožePlečnik於1931年至1939年設計。 市場建築在三橋和龍橋之間,位於盧布爾雅那河的右側。市場和它所在的Vodnik廣場是具有國家意義的文化古迹。該市場除了星期天每天都開放。貨物有花市魚市,乾果生鮮,奶肉製品,手工藝品,等等,包羅萬象。


河對岸的盧布爾雅那市場,就是俺們熟悉的農貿市場

 


下圖右是市場設置的公平秤,買了東西可以到此核實份量夠不夠

 


露天市場邊的瓦倫丁-沃多尼克(1758-1819)雕像,他是斯洛維尼亞的牧師,記者和詩人。

 


邊上的餐館門面

 


餐館的招牌

 


接著走就來到了中心廣場和大家津津樂道的三道橋tri-bridge,其實就是三座橋在一起,建於不同歷史時期。連接老城與新城。

 


對岸的中心市場建築

 


 

[維基百科]

普雷雪倫廣場(斯洛維尼亞語:Prešernov trg)是位於斯洛維尼亞首都盧比安納市中心的一座廣場及行人專用區。廣場中央建有斯洛維尼亞著名詩人弗蘭策·普列舍仁的銅像。廣場附近還有多座著名觀光地,如聖弗朗西斯科教堂、三橋、龍橋、會議廣場等,各舉辦過慶祝會、遊行示威、公演和盧比安納市園遊會。17世紀建成現有模樣。1895年大地震後改為四街連接點,1980年改為圓形的花崗岩道路。2007年曾進行大幅修建,該年9月變成行人專用區,只准有許可證的鄰近住客使用車輛。


老城中心的小廣場和普雷雪倫立像

 


[維基百科] 方濟會聖母升天教堂Frančiškanska cerkev Marijinega oznanjenja是位於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的廣場的方濟會教堂。 這是盧布爾雅那教區教堂 - 天使報喜教區。 它的紅色象徵著方濟各修道院的流派。自2008年以來,該教堂一直受到保護,成為斯洛維尼亞具有國家意義的文化古迹。建於1646年至1660年之間(之後的鐘樓),它取代了同一地點的舊教堂。 早期的巴洛克式布局採用大教堂的形式,有一個教堂中殿和兩排教堂。 巴洛克式主祭壇由雕塑家弗朗西斯科·羅巴執行。 許多原始壁畫因1895年盧布爾雅那地震造成的天花板裂縫而毀壞。新的壁畫於1936年由斯洛維尼亞印象派畫家Matej Sternen繪製。


三道橋和邊上的教堂

 


過了河,找地方搓飯,這家看著不錯。

 

從餐桌這邊就能看見教堂

 


餐館庭院里的雕塑噴泉

 

[編譯自維基百科]

鞋匠橋Cobblers'Bridge是一座人行天橋,橫跨盧布爾雅那河。 它連接了中世紀盧布爾雅那的兩個主要區域。 橋上有兩種裝飾柱子,科林斯柱成就了橋樑風貌,而標誌性的兩根邊柱則是燈柱。它是盧布爾雅那最古老的橋之一,其歷史可以追溯到13世紀。 在中世紀它被稱為上橋(Zgornji most)。它起初是一座木板橋,上面有一個肉店,但是肉鋪的腥臭味很大,使得當時的皇帝付錢讓他們重新安置。 取而代之的是鞋匠鋪子,因此這座橋獲得了現在的名字。 由於洪水或火災,這座橋在其悠久的歷史中曾多次重建,並於1867年建造了一座鑄鐵橋,名為Hradecky Bridge,用前盧布爾雅那市長命名的,後來被搬遷到別處。現在的這座石橋是1931年建的。


飯後接著逛,來到鞋匠橋。

 


鞋匠橋

 


從鞋匠橋處回頭往市政廳方向去,經過老城的主街道和主廣場

 


街邊店鋪的裝飾

 


前面就是市政廳廣場了

 

櫥窗里的老式打字機。俺們當年練打字就是這樣的打字機。後來改電子鍵盤很是不習慣。

 

 

 


市政廳廣場,市政廳就是圖右帶鐘樓的那個建築

 


這是個小巷子里的裝飾,不資到啥意思,胖乎乎的手帶著個戒指,有可能是旁邊珠寶店的標誌

 

小肥手手就在這麼個巷子里

 


地上的井蓋兒

 

 

[摘譯自維基百科] 盧布爾雅那市政廳(斯洛維尼亞語:Ljubljanskamestnahiša,也被稱為Ljubljanskirotovž或簡稱Rotovž或Magistrat)是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的市政廳,是盧布爾雅那市政所在地。它位於市中心的城市廣場,靠近盧布爾雅那大教堂。原建築可能是根據Carniolan建築師Peter Bezlaj的計劃於1484年建的哥特式建築,。在1717年至1719年之間,該建築經過了一個帶有威尼斯影響的巴洛克風格的改造,由建築師GregorMaček,Sr. 根據義大利建築師Carlo Martinuzzi的計劃和他自己的計劃(山牆前面,涼廊,和三部分樓梯)。在20世紀20年代中期,一個紀念塞爾維亞和南斯拉夫第一個國王彼得一世的紀念碑豎立在市政廳的入口處。這座由建築師JožePlečnik設計的紀念碑於1941年4月被盧布爾雅那省法西斯主義佔領當局拆除並摧毀。



市政廳

 

[摘譯自維基百科]羅巴噴泉(Slovene:Robbov vodnjak),自20世紀上半葉也被稱為三卡尼奧蘭河噴泉(Vodnjak treh kranjskih rek),是位於盧布爾雅那市政廳前的噴泉。 它最初由義大利雕塑家Francesco Robba於1751年製作,是該市最知名的標誌之一。噴泉於1743年委託給弗朗切斯科羅巴Francesco Robba,但到了1751年才被揭幕。在其創作中,羅巴在訪問羅馬期間受到了納沃納廣場貝尼尼的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四河噴泉)的啟發,但他模仿了羅馬萬聖廟噴泉Fontana del Pantheon。2006年,原來的噴泉進行了翻新並搬進了國家美術館,而現在城市廣場這個則是複製品。


市政廳門口的羅巴噴泉

 


古色古香的老城

 


這條側街通向三道橋

 


街邊的店面

 


吃吃喝喝

 


香腸店的招牌

 


羅馬天主教盧市教座教堂外牆上的裝飾

 


盧布爾雅那神學院宮圖書館的大門,1701年成立,當時是個公共圖書館,后被神學院接手。巴羅克式的二層樓,館藏了很多中世紀的書籍,裡面的木質傢具和彩繪屋頂值得一看。門口的大力神鵰塑是1714年建的。[摘譯自https://www.visitljubljana.com/en/visitors/things-to-do/sightseeing/seminary-library/]

 


廣場的另一端就是到山上城堡的纜車站。也可以走上去。這是纜車站附近的老街道。

 


餐廳,菜譜很有意思

 


正對面是盧市木偶劇院Lutkovno gledališče Ljubljana。這段時間貌似全歐洲都是夏季休假時間,歌劇院音樂廳體育場都沒啥節目賽事。靠右邊過去就是纜車站。

 


上山纜車

 

開始爬山

 


俯瞰盧布爾雅那

 


這是俺們旅店附近的一座三角堆型的樓

 


[摘譯自維基百科]盧布爾雅那城堡是一座城堡建築群,位於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市中心城堡山上。 這是該鎮的一個重要地標。 它最初是一座中世紀堡壘,可能建於11世紀,並於12世紀重建。 它在15世紀幾乎徹底重建后獲得了現在的輪廓,而大多數建築可以追溯到16和17世紀。 最初是一個防禦結構,自14世紀上半葉以來,是卡尼奧拉領主的所在地,自19世紀初以來,它被用於各種其他目的,今天被用作主要的文化場所。



城堡裡面可看的東西不多,有小型展覽和考古遺跡什麼的

 


老城區市容

 

 

 

三道橋,小廣場

 


這個樓沒鬧明白是個啥

 


城堡里有個小教堂,頂上牆上畫的很花哨

 

 


城堡看完了下來,二把手吵吵著要坐船兜風。回到屠夫橋。這是路上看見的一所房子,牆上有壁畫。

 


遊船先往西再往北,走到城邊了回頭,再往龍橋那邊兜一圈,走累了坐船休息一下。可惜船上不賣啤酒。

 


環境不錯,很多樹林綠地

 

 

 


橋下酒吧 Klub Rečnih Kapitanov - 船長俱樂部

 

回到三道橋

 


下了船感覺沒啥逛頭了,回旅店去

 

 

無處不在的中餐廳

 


小巷子

 


這家的門框上掛個這個,沒搞清楚寓意是啥,呵呵。。。

 


小店面

 


 這邊自行車還是很流行,有租賃的,還有免費的,俺家二把手個子還不夠高,騎成人自行車有些危險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大學

 


塗鴉



路邊看見的大門,很有個性

 


超市裡淘來的桃子密酒,瓊漿玉液一般。不過好像是德國產。

 

俺們旅店門口街上的指示牌,火車站汽車站一目了然!


盧布爾雅那

盧布爾雅那(Ljubljana)是斯洛維尼亞共和國的首都和政治、文化中心。位於西北部薩瓦河上游,群山環抱的盆地之中,多濃霧。該市是斯洛維尼亞中央政府及其各部、國會和總統的駐地。由於交通聯繫、產業集中、科研機構和產業傳統等方面的優勢,該市在斯洛維尼亞得以擁有首席經濟地位。


 歷史沿革

盧布爾雅那地區已知最早的居民點,是在青銅時代建於水上的木屋。公元前15年,羅馬帝國在此建立艾摩那殖民地(Colonia Iulia Aemona)。452年,艾摩那被阿提拉率領的匈族洗劫並摧毀。6世紀時斯拉夫民族的一支斯洛維尼亞人抵達此地。

關於盧布爾雅那最早的文獻記載可追溯到1144年(德語Laibach)和1146年(拉丁語Luwigana)。 這個居民點在1220年獲得城市特權,1335年歸屬於哈布斯堡王朝的統治之下,直到1918年。這一時期,盧布爾雅那是卡尼奧拉公國的首府。1461年,盧布爾雅那成為教區中心。在中世紀晚期,發展成為一個斯洛維尼亞的文化中心。

哈布斯堡王朝的統治被拿破崙戰爭所短暫打斷,從1809年到1813年,盧布爾雅那成為法國伊利里亞省的省會。從1816年到1849年,盧布爾雅那是伊利里亞王國的首府,奧地利帝國的行政單位之一。1821年,該市舉辦了萊巴赫國會。1849年,盧布爾雅那開通了到維也納的第一條鐵路;1857年,鐵路通的里雅斯特。在19世紀下半葉,在最初與克拉根福的競爭之後,盧布爾雅那形成無可爭議的斯洛維尼亞文化中心。

1895年4月14日20時17分,復活節期間,一場地震破壞了該市的很大一部分。這次地震的震級為6.1級,甚至遠達佛羅倫薩、維也納和斯普利特都有震感。當時,盧布爾雅那大約有 31,000 人口,1,400 幢建築物。大約10%的建築物遭到摧毀或大規模損壞,後來經過翻建或改變。儘管死傷人數不多,但是地震嚴重損壞了Vodnik 廣場老修道院,其中包含教區女子學院和圖書館,因此這座建築物被迫完全拆毀,後來在此開設了盧布爾雅那的戶外中央市場。這次地震使得該市大為擴展,並且相當普遍地改變為新藝術運動建築,與保存下來的早期的巴洛克風格的建築一同存在。The Mladika 例如,現如今斯洛維尼亞外交部的所在地,而其他許多建築追溯到緊接著地震之後的時期。重建計劃由市長Ivan Hribar執行,賦予盧布爾雅那現代的新形象。

隨著1918年奧匈帝國的崩潰,盧布爾雅那成為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王國內斯洛維尼亞的非正式首都,1929年,成為南斯拉夫王國 Drava Banovina的正式省會。

1941年4月,第二次世界大戰影響到該市,盧布爾雅那被義大利佔領,改設盧布爾雅那省。該市成為地下反法西斯抵抗運動的主要中心之一,1942年2月23日,義大利佔領當局用30 公里長的鐵絲網將其完全包圍起來。在1943年9月義大利投降之後,納粹德國取代了義大利人佔領該市。 該市被德國人和他們的斯洛維尼亞合作者統治,直到1945年5月斯洛維尼亞游擊隊解放該市。戰後,為紀念此事,已經按照戰爭進程修建了紀念與戰友情誼小徑(Pot spominov in tovarištva, acronym PST)。

1955年,南斯拉夫總統約瑟普·布羅茲·鐵托授予盧布爾雅那市「英雄城市」的稱號,因為人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顯示出來的英雄主義。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盧布爾雅那成為南斯拉夫斯洛維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的首府。1991年十日戰爭后,南斯拉夫人民軍撤出,斯洛維尼亞取得獨立,仍以該市為首都。

公元前一世紀羅馬人建城,稱「艾摩那」,十二世紀改為現名。因地理位置接近邊陲,歷史上多受奧地利和意大 利影響。1809-1813年為法國的一個地方行政中心。1821年奧、俄、普、法、英等國在此舉行「神聖同盟」成員國會議,即萊巴哈會議。十九世紀是斯洛維尼亞民族運動的中心。1919年起歸屬南斯拉夫。1895年發生地震,破壞嚴重,只有一些重要的建築保存下來,如公元前三、四世紀的羅馬古城遺址、十八世紀的聖尼古拉總教堂、1702年建的音樂館和一些十七世紀的巴羅克式建築等。

盧布爾雅那文化事業發達,有全國著名的斯洛維尼亞藝術科學學院,其畫廊、圖書館和國家博物館,在國內享有盛名。1595年創辦的盧布爾雅那大學,后以20世紀革命家和政治家愛德華·卡德爾的名字命名。該市大學生佔全城人口的1/10,故有「大學城」之稱。市內還有神學院(1919)和三所美術學院、斯洛維尼亞理科與美術學院和冶金研究所。

工業主要是生產水輪發電機、紡織品、氧化鋁、紙張、新聞紙、皮革製品、家用電器、化工品、藥品等。

 

盧布爾雅那自古就是交通要道,現在仍是斯洛維尼亞通往義大利、奧地利、巴爾幹諸國的國際鐵路樞紐。

盧布爾雅那是世界上最早在市區的街道上安裝供暖設備的城市,在冬天的街道上看不到冰雪痕迹。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22: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