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網摘:人·歷史·革命·知識分子·文藝

作者:sujie_alex  於 2009-11-17 15: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文|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8評論

關鍵詞:

人·歷史·革命·知識分子·文藝
作者:黃紀蘇
--------------------------------------------------------------------------------


人是什麼?

人是過程,一個可人可畜、並無定論的過程。恩格斯說過,以往悠悠歲月不過是一部人類的史前史。今天街上流行的牛頭馬面爾詐我虞還遠遠不能終結『人性』。幾十萬年放眼望去,從茹毛飲血到如今見白鰭豚孤單一點都哭,這其間由畜向人的進步的確不小,但由人而畜甚至禽獸不如也不是罕見的社會過程。所謂 『人』,其實不過人畜二道的戰場,勝負還沒有決出。這種開放的人性觀,對於既成事實的叢林世界肯定不利,因此也就不為豺狼虎豹甚至廣大肉食動物所喜聞樂見。假設各行各業的萬千泰森忽然聽到廣播:鐵嘴鋼牙南拳北腿之屬下班前統統入庫,明天太陽一升起來就再不搞弱肉強食了。我猜這些人極可能由高考狀元的父母帶頭到新華門靜坐,要求設立『神農架特區』;那性急的四蹄生風一條血路攻入動物園,到猛獸館繼續『正局』『副部』的活法也說不定。

畜道挾億萬年的巨大慣性,統治人類千萬年之久。雖然一度烽煙告急,但近來絲竹弦管一派中興景象,於是在圓顱方趾之間大肆安插狼心狗肺。畜道真是位了不起的教育家,不但因勢利導把發情期的少年組成『下半身』詩社,還能讓也算經歷過些事情的人深信『人性』惡得合情合理合法,正派人不是白溝的貨色就是安定醫院溜出來的。他的徒弟如今已修鍊到遠遠聞見人聲便傾巢而出、吠聲大作的地步。與此同時,以仁愛為旨歸的宗教、以大同為目的的倫理、以社會平等為核心的意識形態,雖屢敗屢挫卻從來不屈不撓。在它們的導引下,現代理想主義者為改良人的客觀世界和主觀世界還進行過勇敢的制度嘗試,例如為發展全面的人的教育事業、為增強全民體質的體育事業、為養老撫幼濟困扶窮的福利事業。人道雖然還不能像晨光一樣在大地上展開,但也不會久甘星火之微。


歷史是什麼?

歷史是創造。將人的歷史比附自然的演化,作為一種手段本來無可厚非,不但舊世界的主人向『物競天擇』、『利益最大化』尋找合法性,起義的奴隸也要用 『替天行道』、『世界潮流』為自己壯膽。但作為一種認識,它卻大錯特錯。歷史從來就以強者的利益為根據,以強者的意志為轉移,搶得天下便搶得了歷史。規律不過是勒石銘碑的事實、噴了髮膠的髮型。社會主義終將勝利、資本主義長宜子孫這樣的『歷史規律』能否成立,其實全看我們有什麼樣的意志,能造成什麼樣的現實。在昔日的『革命者』紛紛拋出共產股買進資本股的今天,在新羅馬帝國的聯防隊員向一切不中聽的思想言論貼『發燒』、『非理性』封條的今天,在各種邪惡舉著『人性』的通行證、鳴著『規律』的警笛橫行無忌的今天,痛定思痛的平等正義事業應該清醒地認識到,自己並不擁有惡創造的歷史,不享受惡建立的規律。舊世界只有一種『法則』或許屬於它,那就是,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這是一種血性,一種渴望創造、尋覓新機的原始動力。有了它,人便敢於否定昨天肯定明天,就不惜今生今世在冰雪中播種,在虎狼世界直立行走。要創造一個人道的世界,就得披荊斬棘,就得挑戰惡的。

即成事實,就得承受惡的經濟規律、社會規律、學術規律、藝術規律的圍攻鬨笑。只有透過創造的歷史觀,新世界才分明可見。知不可為而為才能有所為;不顧一切才能得到一些;創造,才會有屬於自己的歷史;有了自己的歷史,『規律』也就在其中了。


革命是什麼?

革命是路,通往人道的路,它不止一條,而是千萬條。從坦直的高速路到尚未踩成的土徑,從暴烈的政權更迭到徐緩的制度改造,從喧囂的財富再分配到靜默的風俗變遷,革命像佛現無數身,像月印無數河。它絕不僅僅是政治,雖然以往的矛盾往往集中於政治;它也絕不僅僅是暴力,雖然現實的的衝突往往升級為暴力。

在這個時代,革命成了思想禁忌,不僅見風使舵的學者文人鬼哭狼嚎地為它送葬,就連閱歷上的寶寶都學會了對它長吁短嘆。這既是由於概念上的混亂—— 『革命』一詞就像公共樓道,早被家家戶戶的東西塞滿;也是由於任意的誣陷——革命成了慈善家,大凡殺人放火走極端的事情,都歸他買單;更是由於革命的曲折艱難——古往今來有哪件事像它一樣寄託了這麼多的人類希望,擔當了這麼深的人類苦難?但革命不會因詛咒漫罵、懺悔反省,也不會因脂粉的流行、彩燈的脫銷而偃旗息鼓。革命與畜道相反相成,同生共死。只要剝削壓迫還在世,革命就是它腳下的影子、枕上的噩夢、一輩子也別想擺脫的索命無償。與其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與其跟著伯克之流哀嘆革命中法國的恐怖,不如與羅伯斯庇爾們一起看到革命前巴黎的腐朽。與其曆數流民的種種不是,定他們為中國歷史的禍源,不如考察一下這些人為什麼流離失所鋌而走險。

從反抗壓迫到消滅壓迫,從殺富濟貧到仁愛大同,從這個世界到這個世界,從人類自身到人類自身,革命是質的飛躍,量的漸變。它隱隱也不見其始,茫茫也不知其終。所以,革命是不朽的。


知識分子是什麼?

知識分子是人道工作者。他一度夾著尾巴做過社會賤民,這當然極不公,已成為歷史的教訓。但像現在一些位那樣在闊人家的穿衣鏡前流連忘返,橫瞧像『山中宰相』,側看是新潮『知本家』,好象也不大對頭。知識分子應為人道工作。這項工作的主要內容就是為廣大的底層人民說話,想方設法講出他們的疾苦,表達他們的憤怒,而不是泡在三里河酒吧咂么『雅痞』滋味,鑽頭彌縫做李嘉誠曾憲梓的傳記作家,乞丐似地扒著西方的牆頭哭訴生在東方的悲哀。知識分子應該量准了,在社會的光譜上和自己距離更近的究竟是上市公司的老闆,還是下崗擺攤的工人。

有人以為知識分子既沒接到工農的授權委託書,就沒資格為工農說話,因為工農不是啞巴。可當電視集復一集地播放新才子佳人,圖書卷復一卷地描寫新帝王將相,工農不是啞巴又是什麼?當學者電腦前敲的儘是『國際接軌』文章,藝術家太廟裡唱的無非中外闊人堂會,工農不是啞巴又是什麼!當苦難的多數張開嘴卻無聲,那深淵地火一樣的情形真叫人不寒而慄。要知道能量不會消失,只會轉化。當深淵終於在沉默中爆發,用驚天動地的烈焰來回敬社會的冷漠時,它不會輕易放過每個人。受災的排行榜上誰不幸排在第一,誰有幸排在最後,已毫無意義。少數人可以逃之夭夭。深淵放過了他的皮肉,但會繼續追殺他的心靈。有人為輕裝逃竄而拋卸了心靈。但沒有心靈的知識分子就像廢紙,無論輾轉地上還是遊盪天上,都生不如死。為人道奔走為啞巴發聲,對於危機時代的知識分子來說,無關宏遠的理想,而是謀求一身之安、一心之安的當務之急。

文藝是什麼?

文藝是工具,建設人生的工具。工具自然需要精良,切菜刀做不了心臟搭橋手術。但『為藝術而藝術』的口號實在是欺人之談,因為他的人生目的拿不出手,便只好讓工具出面註冊什麼『主體論』。文藝業內人士崇拜形式技巧可以理解,他若不把籬笆加高、理論加深,那二畝薄田非被外頭的芸芸眾生共產不可。至於詩歌癟三們將乳房陰莖按『唯美』作價,換來美鈔去買海洛因營造雲霧人生,簡直就是栽贓藝術了。文藝應該有助於建設高尚的人生、健康的社會。話說到這兒,我想個別手快的讀者已取出針線縫製『文革』甚至『紅色高棉』的帽子。一聽『高尚』,他便譯作打坐念經;一聽『健康』,他就護著下頭痛陳『人文主義』。對於追求高尚健康的作品,他們聞見不廣,書包里只有『街頭劇』、『政治宣傳』之類的標籤,只好先按貶義貼了再說。文藝自打偽君子家道中落跑了出來,這些年便一直跟真小人鬼混。人道——人性——性這三階段被文藝家一氣呵成。他們拒絕崇高還不算了,非要讓心肺肝膽舉家下放褲襠才肯罷休,真不知從哪兒弄來不禁慾那咱就賣淫的邏輯。歸順了剝削壓迫社會原則的人,他搞的文藝不可能不是賊頭賊腦的市儈文藝,不可能不是裝神弄鬼的精英文藝,不可能不是二者摟做一團的殖民地文藝。

而平等公正的社會理想與人生追求也有與之相配套的藝術。這種藝術站在今天的十字街頭,既不推銷各色壁紙口紅,也不兜售2000最新版的風花雪月故事,儘管在它的理想世界中,每位過客都一路煙雨畫船,一生霽月光風。在這個人道衰微畜道囂張的時刻,它是要來延續諷時勸世哀困憐貧的傳統,來見證無助無告者的苦難、剝削壓迫者的罪行,來作雞鳴不已,就算唱不白歷史的長夜,也攪一攪魑魅魍魎的春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hu18 2009-11-18 12:22
這是《中國不高興》里的?
回復 sujie_alex 2009-11-18 13:21
hu18: 這是《中國不高興》里的?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覺著有道理就摘過來了
回復 hu18 2009-11-18 13:23
sujie_alex: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覺著有道理就摘過來了
這人像孟子,語有霸氣。
回復 sujie_alex 2009-11-18 13:24
hu18: 這人像孟子,語有霸氣。
此人文字不虛偽
回復 hu18 2009-11-18 13:26
sujie_alex: 此人文字不虛偽
同意
回復 同往錫安 2009-11-19 11:27
人不是動物,人比動物高貴,因為是按照神榮耀的形象造的,如果拉到與動物平等,則會陷入迷茫~
回復 ManCreatedGod 2009-11-20 00:27
回復 sousuo 2009-11-20 01:31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7 05: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