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網摘:《圍城中的拉薩》- 主流媒體的完美之作

作者:sujie_alex  於 2009-7-9 08: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文|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5評論

《圍城中的拉薩》

  - 主流媒體的完美之作:(已修訂,第一段完) [ 厚積薄發 ] :2008-03-18 22:29:33
終於忍不住要翻譯了。鏈接在這裡。更精彩的是留言板的留言
---------------------------------------

前言:這是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的對西藏騷亂的報道。看完我的翻譯和評論,我這個帖子的意圖就很顯然了。我的方法是一段英文,一段中文翻譯,然後是評論。西西河有規定不許全文文摘,但是內容決定形式,我要做的是把主流媒體的寫作手法一點點地暴露在陽光之下。沒有原文參照,讀者就不好理解。還請版主高抬貴手。

開始。首先是標題

http://www.**/article/1488699
Tibet

Lhasa under siege


Mar 17th 2008 | Lhasa
From Economist.comhttp://www.**/article/1488699

Our correspondent reports from Tibet


試譯如下:http://www.**/article/1488699

西藏

《圍城中的拉薩》


2008
317日,拉薩http://www.**/article/1488699
發自Economist.com

我們的通訊員從西藏報道
http://www.**/article/1488699
評論:這個標題里的siege用得很好很強大。特洛伊圍城用siege,德軍包圍莫斯科也可用siege。用這個詞充分地調動了讀者的聯想,突出表現了藏族人民的孤立無助和土共的野蠻殘暴。接下來請看圖片:


http://www.**/article/1488699
評論:這個圖片用的很妙。很明顯是偷拍,隱隱約約地表現了萬惡的土共進行著新聞控制,我們勇敢的通訊員冒著巨大的危險拍下了這歷史性的時刻。注意遠處土共的軍隊密密麻麻,充滿了壓迫感,近處的廢墟則顯示著騷亂后的凄涼。現實主義的白描手法在這張照片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真是無聲勝有聲。

第一段:

http://www.**/article/1488699
UNDER the gaze of troops armed with automatic rifles, bayonets and batons, residents of Lhasa』s old Tibetan quarter are now being allowed outdoors after many hours of cowering in their homes. Burnt-out buildings, smashed shop-fronts and piles of looted property are ubiquitous reminders of an orgy of anti-Chinese rioting. Lhasa is back under control, but with a heavy hand.


試譯如下:
在裝備著自動步槍,刺刀和警棍的武裝部隊的注視之下,拉薩老藏區的居民們在蜷縮於家中許多小時之後,終於被允許出門了。到處燒焦的建築物,搗毀的店面,成堆的被劫掠財產無時不在提醒著我們一場反中國騷亂的瘋狂。拉薩在高壓下恢復了控制。http://www.**/article/1488699


評論:首先作者詳細地描述了土共軍隊的武裝到牙齒:自動步槍,刺刀和警棍。注意原文沒有說步槍,而是強調了自動步槍。根據我在美國生活的經驗,自動武器總是令人恐懼的,因為單發的武器遠不如自動武器來的快捷,準確。我要打人根本不需瞄準,只需掃射即可。美國深夜電視節目常有警察與歹徒對射的實況錄像,經常是隔著五六米遠也打不中,因為人在運動。所以自動不自動,區別很大。
http://www.**/article/1488699
這位說了:這年頭不是都是自動步槍嗎?誰還用打一槍拉一下槍栓的三八大蓋啊?
對啊,所以俺說的都是事實嘛。可是造成什麼心理陰影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另外刺刀應該是槍支上的標準裝備,警棍估計是防暴用的(你總不能指望土共的部隊不帶武器,一路裸奔而來吧?也不能要求他們上來就開槍吧?)。把這些一一列出來,可以強調土共的兇殘。還有部隊(troops)後面的後綴連詞武裝armed),還是在強調土共有武裝。與武器聯繫在一起的時候用「armed」,這是英文中的習慣用法,完全無可厚非。但是我們也可以用troops equipped with裝備著。。。的部隊,或者直接用with,這也是符合語法的。但這樣一來,土共很黃很暴力的味道就沒有了。http://www.**/article/1488699

接下來,文章強調了是老城區藏族聚居區的居民走出家門。這裡有四點值得注意。

第一,文章用了一個動詞「cower」。根據我常用辭典(Random House Webster』s Unabridged Dictionary, 新東方俞敏洪起家的老本錢)的解釋,它的意思是蜷縮,因為恐懼或者羞恥to crouch, as in fear or shame)。什麼是crouch?你只需要知道《卧虎藏龍》英文是《Crouching Tiger,Hidden Dragon》就行了。這個詞用在這裡很明顯是為了表示藏族人民的恐懼,想象一下巴勒斯坦人民躲以色列的空襲的情景吧。其實在我看來,用這個詞是個敗筆,因為你怎麼知道人家是蜷縮在一起的,你記者又沒有親眼看到。但是由於前面對土共軍隊的細緻描寫,氣氛已經烘托上去了,所以讀者是不會注意到這個瑕疵的。http://www.**/article/1488699

第二,文章強調了拉薩的老城區藏族聚居區,這說的是事實。但是通過避開對其他城區居民的描寫,讓人產生錯覺:這個只是針對藏民的。所以文章處處在講事實,但是通過有選擇性地挑選事實,讓讀者的注意力集中到一點,併產生一種心理上的錯覺。

第三,文章還提到了許多小時,集中體現了藏族人民所忍受的不便,力圖喚起讀者的共鳴。我是一下子想起了找不到廁所憋尿的感覺。http://www.**/article/1488699

第四,文章提到的是是否能夠出門這樣的權利,藏民們連這種基本人權都要先獲得土共的允許,真是太凄慘了。

讓我們再來回味一下原文的高超寫作技巧吧:http://www.**/article/1488699

UNDER the gaze of troops armed with automatic rifles, bayonets and batons, residents of Lhasa』s old Tibetan quarter are now being allowed outdoors after many hours of cowering in their homes.


有了前面的烘托氣氛,大家是不是覺得土共軍隊的注視gaze)也顯得意味深長了?

第二句描寫騷亂之後的凄涼,有兩個詞用得非常有力度。第一個,反中國的anti-Chinese),畫龍點睛地點明了這場騷亂的性質:反中國。讀者潛意識裡會覺得,中國是中國,西藏是西藏,這是兩個國家。讀者心裡還會下意識地問,為啥要反中國?通過國際反華勢力多年的努力宣傳和前面藏族人民在刺刀的陰影下生活的細節描寫,這個答案是很顯然的:一定是中國的殘酷壓迫!http://www.**/article/1488699

第二,orgy。辭典里四個解釋,其實都是相關的。我譯作瘋狂已經失去很多味道了。讓我們看看這四個意思:

1.wild, drunken or licentious festivity or revelry. 狂野的,酩酊大醉的,或者是(性方面)放縱的節日或狂歡。
http://www.**/article/1488699
2.any actions or proceedings marked by unbridled indulgence of passions: an orgy of killing.
任何以不受約束的激情為標誌的行為或者一系列行為。--這個看來和文章的意思很接近了。

3.orgies, (in ancient Greece) esoteric religious rituals, esp. in the worship of Demeter or Dionysus, characterized in later times by wild dancing, singing, and drinking.
複數,(古希臘的)神秘的宗教儀式,尤其是對Demeter 或者 Dionysus的祭祀。後來它常常伴有瘋狂的跳舞,唱歌,和喝酒。--看來這是這個單詞意思的最初起源了。這種活動大概類似於《指環王》第一集里小矮人們的聚會。
http://www.**/article/1488699
4.Informal. a boisterous, rowdy party.
非正式。一個喧鬧,粗俗的聚會。--這個應該是前面意思的引申義。



經過查詞典,我們決定選第二個意思。注意用這個詞的意味深長:為什麼騷亂的人會有這麼大的激情呢?嗑藥了?喝酒了?發瘋了?注意到主流媒體反覆強調是喇嘛們在和平遊行。能夠使和平的喇嘛們瘋狂的,很明顯,只能是受壓迫后的一種宣洩,尤其是放到上下文中:an orgy of anti-Chinese rioting (反中國騷亂的瘋狂)http://www.**/article/1488699

對於本句的幾個小詞的解釋:ubiquitous。辭典里的解釋是:existing or being everywhere, esp. at the same time; omnipresent無處不在的。另外大家注意「smashed」,動感非常的強,所以我譯作搗毀。在離開這一句之前,我們回顧一下第二句:

Burnt-out buildings, smashed shop-fronts and piles of looted property are ubiquitous reminders of an orgy of anti-Chinese rioting

http://www.**/article/1488699

第三句。注意文章沒有說「Lhasa is back to normal」back to normalback to track 是常用的英文習語),拉薩恢復了正常,而是用了control, 「控制。聯繫到回到back),言下之意就是拉薩其實一直都不是一個自由的地方,始終處於土共的控制之下。這句話里還出現了一個英文習語:heavy hand。這個來自於heavy-handed,有兩個意思:

http://www.**/article/1488699
1.
壓迫的,粗暴的(oppressive; harsh: a heavy-handed master.)。

2.
笨拙的,不優雅的(clumsy; graceless: a heavy-handed treatment of the theme.)。

http://www.**/article/1488699
很明顯,有了前面的語境,我們應該理解成壓迫的,粗暴的。所以我把這一句譯作:拉薩在高壓下恢復了控制。大家還要注意語序,「Lhasa is back under control, but with a heavy hand」 是一個轉折句,而且是向負面因素的轉折在後。所以讀起來,用音樂作比喻的話,是一個降調,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如果你再多讀一遍,其實這一句話還有這樣一層意思:拉薩是回到你土共的控制了,但這是在你的武力高壓之下才發生的。沒有你的heavy hand,拉薩就不會處於你的控制。

通觀全文,三句話言簡意賅的描繪了西藏人民在土共的殘暴武力統治下的悲慘生活。凡是作為有正義感的人,怎能不感到對土共的憤慨和對藏民的同情?
http://www.**/article/1488699
但是作為一個沒啥文采,不懂主流媒體潛規則的中國記者,會寫出什麼樣很傻很天真的純潔版呢?嘗試如下:

在人民軍隊關切的眼光的注視下,拉薩人民在躲避騷亂多個小時之後終於又可以安全地出門了。燒焦的建築物,搗毀的店面,成堆的被劫掠財產無時不在提醒著我們這場騷亂的瘋狂。拉薩終於又恢復正常的生活秩序了。


http://www.**/article/1488699
大家也可以用類似的手法把我的純潔版解析一遍,看看我是如何遣詞造句來表達怎樣一種情緒的。注意,我的純潔版讀到最後是一個升調,表明一種雨過天晴的歡欣鼓舞之情。同樣的事實,甚至同樣的細節,遣詞造句的不同可以造成迥然不同的心理暗示。

 

第二段) [ 厚積薄發 ] :2008-03-19 17:31:49
第二段:


Security is particularly intense in the Tibetan quarter itself. Helmeted riot police are posted every few metres along its narrow, winding alleyways. Residents are subjected to identity checks as they walk around. In the heart of the district, in front of the Jokhang temple, which is Tibet』s holiest shrine, two armoured personnel carriers are parked. On the front of one big red Chinese characters read: 「Stability is Happiness」. On the other it says 「Separatism is Disastrous.」



試譯如下:
安全措施在藏族聚居區本身尤其的嚴密。在藏區狹窄而又曲折的小巷裡,每隔幾米就駐紮著帶著頭盔的防暴警察。居民們四處行走的時候必須經過身份檢查。在這個區域的心臟地帶,在西藏最神聖的聖殿大昭寺之前,停著兩輛裝甲運兵車。其中一輛車的正面寫著一行大紅的漢字:穩定是幸福。在另外一輛車上則寫著分離主義是災難http://www.**/article/1490160

評論:我們又看到了一些前面提到過的伎倆,我們會和這些老朋友們打招呼的。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光要做GRE的語文題目,還要開始做邏輯題目了。

第一句,Security is particularly intense in the Tibetan quarter itselfhttp://www.**/article/1490160

就如前面一樣,只提藏族聚居區而不提拉薩的其他城區,仍然在暗示安全措施是針對藏民族的。騷亂是民族矛盾,而非由分裂分子的野心引起。這句話還使用了 particularly intense 來形容 security。在英文里,security tight 來形容幾乎是一種習慣用法。例如911之後大家說美國機場檢查嚴格:The security at the airport is tight。這裡改用 intense(高度的,強烈的,劇烈的),並用 particularly 來強調,無非是強調土共對藏族高度的戒備和防範的嚴密。另外一種譯法可以是:安全措施在藏族聚居區本身密不透風

作為一點感性體會,注意劇烈的體育運動就可以用 intense 這個詞;長時間裡努力思考一個數學問題,也可以用 intense;高溫高熱,intense heat。從前面我們對orgy這個單詞來龍去脈的分析,可以看到同一個單詞不同但相近的意思都是互相影響,互相借鑒的。這就是GRE語文題目里類比題的理論根據,也為我們理解 intense security 提供了直觀。http://www.**/article/1490160

用完右腦,我們換左腦。即使藏族聚居區的安全措施比其他地方更嚴密,也不一定是因為土共對藏族不好。原因可以多種多樣,例如騷亂在藏區最嚴重,藏區有重要的單位或者建築,等等。後面提到大昭寺(Jokhang temple)就在藏族聚居區,那麼這裡的安檢嚴密一點,也就無可厚非了。但是通過前面第一段的氣氛渲染,讀者讀到這裡,很容易被暗示為這是土共對藏族人民殘酷壓迫的又一有力證據,尤其是對於正義感過剩而又不動腦的人來說。GRE如果要在這裡出邏輯題,我相信可以有四五個選項。這個技巧顏子網友總結得很好:


利用選擇性的例子,造成讀者感情上偏袒一方。http://www.**/article/1490160



大家還請注意,這句話里的 itself 如果去掉的話,既不影響意思,也不影響語法。為什麼要加上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詞?讓我試圖把這種味道翻譯出來:警察同志,明明我是弱者、受害者,怎麼倒被關到牢里來了?
http://www.**/article/1490160
第二句:Helmeted riot police are posted every few metres along its narrow, winding alleyways. 老朋友了,Helmeted 和前面對土共部隊武裝的描述是一樣的,都是在渲染土共很黃很暴力,身上帶著全套裝備。

做做邏輯題。不是在防洪植樹慰問孤寡老人的時候,誰見過執行任務不帶武器的軍隊?什麼是防暴警察(riot police)的定義,誰見過不戴防暴頭盔的防暴警察?建議從即日起,土共的軍隊和警察都改穿草裙,頭戴花環,以作為和平的典範。
http://www.**/article/1490160
這句話里還用狹窄(narrow)和蜿蜒曲折(winding)來形容老城區。這無非是暗示藏族在土共的統治下沒有發展的機會,仍然處於落後貧窮的地位。可是老城區(old Tibetan quarter)的定義是什麼,哪一個老城區不是這樣的?這個就是顏子網友提到的,


在不相關的地方加上定語,誤導讀者造成不正確的聯想。

http://www.**/article/1490160

最精彩的是夾在中間的every few meters。想一想 a few few 的區別。1992年的時候,湯姆.克魯斯和黛米.摩爾主演了一部電影《A Few Good Men》,是講軍隊里的檢察官調查案件,受到重重阻撓的故事。中文譯作《好人無幾》。比 a few 還要少,大家是不是覺得我譯作每隔幾步實在是太厚道了?更傳神的翻譯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而且還是在這麼狹窄曲折的小巷裡。好黃好暴力呀。

愛考據的朋友可以拿出拉薩地圖,看看這需要多少的兵力,再看看有沒有這個必要。我不相信文章作者能夠把這些小巷都走一遍去做統計,也不相信兩頭一堵就封死的小巷子需要這麼密集的人海戰術。難道土共就是傳說中的腦殘? http://www.**/article/1490160

提供消毒純潔版如下:


Riot police are posted in the old Tibetan quarter.http://www.**/article/1490160


嘿嘿,去掉了我說的關鍵詞之後味道如何,是不是跟才做完手術的魏忠賢小朋友一個調調?

第三句:Residents are subjected to identity checks as they walk around. 前面是出門的基本權利,這裡四處走動還是基本權利,遙相呼應,沒必要多解釋了吧。這句話的亮點是subjected toSubject這裡明顯是做動詞用,subjected是被動語態做形容詞。我們來看看前面提到的韋伯斯特大詞典是如何解釋的:http://www.**/article/1490160


23.   to bring under domination, control, or influence (usually fol. by to).  
使置於統治,控制,或者影響之下(通常後跟to-- 嗯,有點意思。

24.   to bring under dominion, rule, or authority, as of a conqueror or a governing power (usually fol. by to).
置於管轄,統治,或者威權之下,例如在一個征服者或者一個統治力量之下(通常後跟to-- 霍霍,我喜歡。http://www.**/article/1490160

25.   to cause to undergo the action of something specified; expose (usually fol. by to): to subject metal to intense heat.
使經歷某種具體東西的作用;暴露於(通常後跟to):使金屬經歷高溫。-- 看來這個或者是前面原意的引申,或者這是原意而前面是引申義。

26.   to make liable or vulnerable; lay open; expose (usually fol. by to): to subject oneself to ridicule.
使變得容易或者脆弱;打開;暴露(通常後跟to):使一個人遭受嘲弄。http://www.**/article/1490160

27.   Obs. to place beneath something; make subjacent.
放置於某種東西之下。


在英文中,subjected to是一個很常見的用法,多用於書面,比較正式。其中的微言大義我也掌握不好。但是要把握住它的直觀,只需記住這個詞作為名詞的意思:在歐洲中世紀,農民是他們領主的subject,需要向領主繳稅,服勞役,貢獻初夜權。夠黃夠暴力吧?http://www.**/article/1490160

從下面的消毒版本,可以看到我們其實還有更中性,更溫和的說法。


Residents are asked/required to show their identities as they walk around.http://www.**/article/1490160



第四句:In the heart of the district, in front of the Jokhang temple, which is Tibet』s holiest shrine, two armoured personnel carriers are parked.
http://www.**/article/1490160
高潮來了。請大家注意倒裝句的力量。中學英語課本上寫得明白,倒裝句可以起到強調倒裝部分的作用。大家再讀一讀我的翻譯:在這個區域的心臟地帶,在西藏最神聖的聖殿大昭寺之前,停著兩輛裝甲運兵車。原文通過對介詞片語的倒裝強調了大昭寺的重要:處於藏族聚居區的心臟地帶,是最神聖的聖殿。

Holy
是神聖的意思。基督教裡面撒的聖水就叫「holy water」,在好萊塢的吸血鬼片子里是對付吸血鬼的法寶。Shrine聖殿的意思。這兩個單詞都有宗教的味道,重疊在一起用來形容大昭寺是再貼切不過,也能夠喚起西方人的宗教熱情。作為比較,我想起了才到北京上學時火車到站的廣播:北京,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的心臟;中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
http://www.**/article/1490160
而就在這麼神聖祥和的地方,居然停了兩輛裝甲運兵車。兵者,兇器也。這真是對以和平著稱的佛教的最大褻瀆啊。連我都想要和土共拚命了。當然,你們這些冷血的理工科邏輯動物完全可以說這是為了保護大昭寺的安全。反正俺這朵接受偉大光榮正確的主流媒體澆灌的花骨朵兒是不相信這個可笑的理由的。

純潔的,非倒裝的版本如下:

http://www.**/article/1490160
Two armoured personnel carriers are parked in front of Jokhang temple.


味道是否不一樣了?
http://www.**/article/1490160
第五句:On the front of one big red Chinese characters read: 「Stability is Happiness」. On the other it says 「Separatism is Disastrous.」

如果讀者已經在前面的心理暗示下漸入佳境,那麼當他們看到裝甲車上書寫的幸福的時候,只能覺得這是一種諷刺。注意一點,我們大陸的中國人想起土共的軍隊,是軍民魚水情,是抗洪救災,是抵抗外敵入侵的正義力量。我們看到警車,或者裝甲車,可能感到的是安全,溫暖;但是在西方主流媒體孜孜不倦的宣傳下,西方人眼裡的土共軍隊不是這樣的。土共的軍隊在西方人心中是什麼?我想起了一個網友提起和房東老太太回憶抗美援朝結束時她對毛主席領導下的中國軍隊的感覺:「Fear(恐懼)。在這樣一個共產主義暴力機器上書寫幸福,西方人只能覺得是個笑話。
http://www.**/article/1490160
這句話出彩的小詞在「red」「Chinese」。前者提醒讀者這是紅色中國,這是共產中國。後者提醒讀者這是漢字,不是藏文。這是民族衝突,是漢族對藏族的民族壓迫。

大家不要小看 red 這個小詞。我當年的一個朋友穿了件紅毛衣去上學,同一個辦公室的外國同學說:「Oh, red China.(啊,紅色中國)我朋友也是個悍妞兒,「So what?(咋啦)西方對我們中國的宣傳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http://www.**/article/1490160
最後,咂摸一下大紅漢字big red Chinese characters),這個字是否透著一股粗暴野蠻的味道?

 

第三段) [ 厚積薄發 ] :2008-03-20 21:27:08
我在寫完第一個帖子之後,看到了顏子河友的這個回帖。這個帖子對我啟發很大。重新整理思路之後,我修訂了第一帖,並沿著他的思路一路寫了下來。這是這個系列的第三個帖子,接下來要分析的段落(第三、四、五段)和顏子的帖子多有重合。為了使這個系列盡量自成體系,我還是寫了我自己的分析,並在其中糅合了顏子的分析,所以這個帖子應該算他和我的集體創作。謹在此感謝他的真知灼見。

我還有幾點說明。第一,我用的韋伯斯特大詞典有在線版本。我比較了一下,基本和我電腦里的一模一樣。有志於學好英文的朋友們可以好好利用這個資源:Merriam-Webster Online Dictionary。第二,《經濟學人》的文章都是編輯們集體創作,所以這篇文章沒有署名作者。文中提到的通訊員應該是向編輯們提供原始材料的人。

我們現在接著分析。

第三段:http://www.**/article/1492956

The road around the temple, normally packed with pilgrims spinning their prayer wheels and murmuring prayers, is now nearly empty. At one point those trying to walk around it—an act of piety—were required to walk through a column of gun and baton-toting troops, one by one, and present their identity cards. Your correspondent saw several turned away—usually, it appeared, pilgrims from out of town—before the circuit was blocked to all. The pious had no choice but to turn back, retracing their steps around the temple in an anti-clockwise direction (to Tibetans unholy).



試譯如下:http://www.**/article/1492956

在大昭寺周圍的路上,平時擠滿了轉著經輪,小聲祈禱的朝聖者,現在卻幾乎空無一人。從某一時刻開始,那些試圖圍著大昭寺轉圈走的人(圍著寺廟走是一種表示虔誠的行為),現在被要求一個接一個地穿過一列帶著槍支、警棍的軍隊,同時還要出示他們的身份證明。你們的通訊員看見在這個迴路徹底對所有人封閉之前,不少人掉頭而走--他們 通常看起來是從其他城市來的朝聖者。 那些虔誠的人則除了按反時針方向圍著寺廟反向而行之外,別無選擇。而這對於西藏人來說是不夠神聖的。

http://www.**/article/1492956
評論:第一句描寫以前這裡人很多,現在卻沒有什麼人了。這是寫實的白描手法,沒有任何可以非議的。但是仔細想想,卻又覺得沒有寫的必要:才經過騷亂,你總不能指望這裡馬上恢復以前的繁華吧?但是作者還是寫了這一句,細讀之下,我體會出一點意味深長來。唐朝崔護曾寫過一首詩,大家看看和文章的這第一句話是否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大昭寺周圍的路上,平時擠滿了轉著經輪,小聲祈禱的朝聖者,現在卻幾乎空無一人


題都城南庄
http://www.**/article/1492956
作者: 崔護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http://www.**/article/1492956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相信大家都讀出了一分惆悵。顏子用了兩個英文單詞,poetic and nostalgic充滿詩意的懷舊的。文章在這裡是烘托氣氛,通過對比反襯表現騷亂后的凄涼,為後面做鋪墊。這種技巧很重要。中國古代的淫詩艷詞,描寫遠不如現代來得露骨,但是卻能通過心理暗示,讓人浮想聯翩,達到很好的效果,靠的就是這種技巧。http://www.**/article/1492956

第二句寫得非常的好,把心理暗示和現代電影電視的視覺效果巧妙地結合了起來。我們先回顧一下原文和翻譯。


At one point those trying to walk around it—an act of piety—were required to walk through a column of gun and baton-toting troops, one by one, and present their identity cards.http://www.**/article/1492956


翻譯:
從某一時刻開始,那些試圖圍著大昭寺轉圈走的人(圍著寺廟走是一種表示虔誠的行為),現在被要求一個接一個地穿過一列帶著槍支、警棍的軍隊,同時還要出示他們的身份證明。
http://www.**/article/1492956
我先解釋一下文章的某些內容。在藏傳佛教里,念經文的次數越多,表示自己越虔誠。這是和其他宗教相似的。但是由於農奴們多不識字,也沒有大量的時間來念經(奴隸主老爺們誰來伺候?),所以他們用轉經筒的辦法來代替念經。每轉一次就算是念了一遍經。圍著寺院轉圈好像也是類似道理,但具體是怎麼一個說法,可以看看雪個的解釋:

不是專家[雪個 :2008-03-21 11:52:50]

不能保證我說的就正確。http://www.**/article/1492956

轉經筒的說法是對的。這個筒裡面裝得有捲起來的經文,不識字不會念經的藏民通過轉動它代替念經。他們有很多類似的創意,比如風馬旗、瑪尼堆等等。我還見過其他的。。。

轉寺院不同。這個和轉神山轉聖湖類似,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說法,但大體上都是一種功德,轉了可以洗去罪惡之類的。http://www.**/article/1492956



這句話的關鍵是槍支、警棍軍隊一個接一個地出示身份證明。這幾個單詞連在一起,我是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中國老百姓在鬼子的刺刀下苟且偷生的悲慘命運。縱觀中外的電影電視,凡是描寫侵略者的殘暴,被佔領區人民的悲慘,一般都是這個場面:陰暗的天空下,全副武裝的侵略者軍隊昂首而立;排成一列的受奴役者戰戰兢兢地從刺刀下一個接一個地走過,到了關卡出示自己的良民證。文章通過這一系列單詞,巧妙地把恐怖統治這個抽象的概念視覺化為具體形象的電影電視畫面,實在是令人拍案叫絕。
http://www.**/article/1492956
尤其要注意  One by one 的位置。這個副詞片語後綴修飾 walk through。和前面第一段的 with a heavy hand 一樣,通過被後置單獨列出,起到了強調的作用。大家體會一下這個例子:I easily passed the exam.  我輕鬆地通過了考試。 I passed the exam, easily. 我通過了考試,輕輕鬆鬆。第二句里的 easily 通過後置被單獨列出,起到了強調的作用。

當然,這裡又多此一舉地描寫了軍隊的武器,這已經是第三次採用這種手法了。但是這裡它不僅突出了土共的殘暴,還在為後面的視覺化服務。請記住,語言的藝術就在於喚起人們的回憶和聯想。
http://www.**/article/1492956
解釋一下toting這個詞。totingtote的進行時,tote是攜帶的意思,和槍支一起出現是一種固定搭配:to tote a gun. Present their identity cards, 出示他們的身份證明。大家想必還記得前面的 subjected to identity checks. 看來作者是知道如何用中性的說法的,只不過不用而已。(廢話,這可是人家的母語,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不是中宣部無能,實在是敵人太狡猾!).

第三句的重點在 turned away blocked to all。連在一起是在暗示土共壓迫藏民的宗教信仰--不讓你對你的神進行崇拜。如果我是一個有虔誠宗教信仰的人,我會產生兩種心理暗示:frustration and anger,沮喪和憤怒。文章還提到這些朝聖者是從外地艱難跋涉而來,卻在自己的聖地前被阻擋,更讓讀者增加了這兩種負面情緒。(一個細節是我奇怪作者是怎麼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外地人的,應該是看誰背著包袱吧。還有就是為什麼通常是外地的離開,而不是本地的。)
http://www.**/article/1492956
出道GRE邏輯題吧。為啥這些外地的朝聖者掉頭而走,為什麼最後這條路徹底的封掉了?

A
   被刺刀嚇阻;迫害宗教信仰。
B
   隊太長,等得不耐煩了;天黑了,路線到點自動封閉 (類似美國的公園)http://www.**/article/1492956
C
   這些離開的人已經轉完了他們要轉的圈數;《大話西遊》里的唐僧哥哥在吶喊:颳風了,要下雨了,大家快收衣服啊!

第四句的重點在 pious turn back虔誠的信徒折返。和前面的外地朝聖者掉頭而去遙相呼應。更要命的是指出虔誠的信徒被迫做不神聖的事情:反向轉圈這一不神聖的事情。但是這個不神聖有多不神聖,我們作為讀者是不知道的;甚至是否確有其事,我們也是不知道的。能夠讀出的只是朝聖者的堅韌--褻瀆神靈也要把圈轉完。
http://www.**/article/1492956
老實講,我不太明白:既然是不神聖的,為啥他們還要做?難道轉圈高於一切?還是無論朝哪一個方向轉,即使有區別問題也不大?雪個雪太傅是這麼回答的:

逆時針是本教的轉法,藏傳佛教都是順時針轉的,這點他們養成習慣了。反正我們每次過山口遇見瑪尼堆也會順時針轉一下,不過一般藏人知道我們是外地人,不苛求這個--極端分子可能會很在意。至於在逆時針轉圈和不轉圈之間選擇。。。我不知道他們會怎樣權衡,應該都很難受。但我比較懷疑文章的描述。一個環形道路,進去以後,往哪邊轉還被人管?為什麼共產黨不許順時針轉卻允許逆時針轉?沒有任何實際意義,除了侮辱性的含義外。我認為共產黨不會這樣做,因為沒必要,沒有任何好處。


通觀整段,第二句的內容是關鍵,而第四句是總結性的畫龍點睛。同時文章有意識地沒有說為什麼在大昭寺會有武裝人員駐紮,為什麼要檢查朝聖者的身份證,為什麼最終朝聖路線會被封閉。從我們的角度看,也許是因為這裡發生過騷亂,也許根本就是因為天黑了。作者沒有寫,我們無從猜測。腦海中留下的就只是這樣一幅畫面:暴力威脅下無奈的朝聖者。

 

第四段) [ 厚積薄發 ] :2008-03-20 21:33:49
(這一段的分析糅合了顏子和我是大熊兩位網友的意見。)

第四段:


Beyond the Tibetan quarter, it is now possible to survey the full extent of the damage caused by the rioting of Friday and Saturday. It extends well into areas of the city where ethnic Han Chinese form the majority. Your correspondent saw a Bank of China branch with its windows smashed, the guardroom of the Tibet Daily, the Communist Party』s main mouthpiece in the region, similarly damaged, a multi-storey internet café gutted by fire, and shop after Chinese-owned shop burned or destroyed. The scale of the unrest was probably the biggest the city had seen since the Tibetan uprising of 1959 which prompted the Dalai Lama to flee into exile.


http://www.**/article/1492972
試譯如下:

離開藏族聚居區,現在可以全面地評估周五和周六的騷亂所造成的損失了。這場騷亂深入到了這個城市裡以漢人為主的區域。你們的通訊員看見中國銀行一家分行的窗戶被搗毀,《西藏日報》(共產黨在這個地區的主要喉舌)的門衛室也受到相似的破壞,一座多層樓的網吧被大火摧毀了內部,一個又一個中國人擁有的店鋪被燒掉或者摧毀。這次騷亂的尺度可能是自從發生在1959年的西藏起義以來的最大的一次。那一次起義迫使達賴喇嘛逃離流亡。
http://www.**/article/1492972
評論:首先,這段文字要表達的主題正如顏子網友所歸納的:

這次的騷亂是民族矛盾,而不是分裂分子的野心。


這一段的英語用得沒有那麼微妙隱晦,但是通過選擇性地挑選例子,達到了影響讀者觀點的目的。看看受破壞的都是什麼:中國銀行分行,重點在中國二字;《西藏日報》,重點在它和共產黨的聯繫;網吧,也許在暗示現代的東西不被精神純潔的藏民族所接受(這種藏民族是生活在世外桃源的純精神民族的臆想,在Michael Parenti《友好的封建制度》一文中受到猛烈抨擊);最後是中國人的店鋪,重點在中國人。顏子說得一針見血:http://www.**/article/1492972

划紅的(Bank of Chinathe Communist Party』s main mouthpiece in the regionChinese-owned )基本上是繼續突出種族課題的。至於最後的Chinese-owned,問題是作者除了猜想,是怎麼得出的結論?他訪問了店主人?還是只是因為店門口掛 了中文招牌就是Chinese-owned?當然這位寫手大大狡猾的一點就是,嚴格來說,在拉薩所有的店都是Chinese-owned。因為西藏人也是 Chinese,但是對西方讀者來說,這裡的Chinese自然沒有包括Tibetan了。所以這個Chinese-owned除了再次突出種族課題,再 次劃分Chinese, Tibetan之外,其實並無存在的價值。


http://www.**/article/1492972
通篇把西藏(Tibet)和中國(China)對立,暗示這是兩個國家;把西藏人(Tibetan)和漢族中國人(ethnic Han Chinese)對立,暗示這是民族矛盾;提及共產黨和網吧,暗示藏民族對土共和現代生活方式的不滿;最後畫龍點睛地提及燒毀的都是中國人的店鋪。翻來覆去,都是在隱指西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漢藏有民族矛盾,藏民不滿中共統治和中國的統治(都當兩個國家來看了,當然是西藏對中國了)。我們的編輯們充分利用了蒙太奇的手法,把不同畫面有選擇性的剪輯在一起,在讀者的腦海里留下了一幅生動的圖畫。真不愧是老牌的殖民帝國主義國家,這種挑動群眾斗群眾的手法還真是爐火純青啊。

其次,文章說的是「survey the full extent」全面評估。全面評估應該是什麼樣的?我提幾個問題,大家看文章扯的這面大旗是否名副其實:
http://www.**/article/1492972
1.   
騷亂的發起者,參與者,受害者都是誰?
2.   
受傷、死亡的人數,受損機構、店鋪的數目,財產損失的數目各是多少?
3.   
現在局勢如何,當局採取了那些措施在周五周六控制局勢?
http://www.**/article/1492972
當然作者可以推說政府沒給數據,那就請你不要用全面評估這樣的字眼來顯示你的高高在上,洞察一切。我在網上隨便寫點文章尚不敢這樣,何況是在《經濟學人》這樣的主流媒體上?這段開頭說全面評估,但是通篇都是以虛代實,以偏概全,真真就是像顏子說的那樣:

不給數據,而專註於特定例子


http://www.**/article/1492972
回頭看,全面評估當真是好大的口氣,我不由得想起了王小波在雜文集《我的精神家園》里講的一個笑話:文革中,他哥哥去看望一個同學。在同學的家門口,透過窗戶哥哥看到他同學身穿長衫,梳著分頭,打扮恰似油畫《毛主席來安源》中的毛委員,面對著牆上一副碩大的世界地圖,皺眉沉思。哥哥斗膽問之,答曰:我在思考世界革命形勢的大問題。回家一講,兄弟倆皆笑翻。文章作者的狂妄自大與此相似。

現在我們對文章的分析已經近半了(文章一共九段),大家看看有沒有任何翔實的材料來說明這個siege的?如果砸砸商店銀行就算siege,那特洛伊和莫斯科戰役是什麼?轟天大滅亡?(這像不像香港對好萊塢電影片名的翻譯?)原來主流媒體也是標題黨呀 。握手握手。
http://www.**/article/1492972
第三,在第二句的extend well into里有一個程度副詞well,表示程度很深,所以我把原文譯作深入。我查對了其他的資料,尤其是這篇文章的通訊員接受CNN採訪的實錄,判斷文章想傳遞的是這樣的印象:騷亂不但發生在藏區,還深入到漢族聚居區,漢人損失慘重。言下之意,漢藏民族矛盾已經激化到如此程度,以至於連漢族聚居區的深處都不能倖免。這種感覺和如下例子相似:在淝水之戰中,戰敗的符堅軍隊被東晉軍隊一路攆過黃河(well beyond the Yellow River)。

更細緻的分析還可以參考顏子的觀點:

http://www.**/article/1492972
Well Into
可以看做語氣助詞。意譯是這樣的:

在藏族集聚區之外,可以觀察到周五,周六騷亂造成的全面破壞。城市裡的漢族集聚區在相當程度上受到波及。
http://www.**/article/1492972
他這麼寫法適用於幾個不同的情況,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情況:
1
。藏區破壞最嚴重,漢區只是受到波及。
2
。只有漢區的災情最嚴重。
http://www.**/article/1492972
所以他這樣綴句子,造成的印象是這樣的:在藏族集聚區之外,可以觀察到周五,周六騷亂造成的全面破壞特別是在城市裡的漢族集聚區。

大家不妨對比一些如果上面兩句這麼寫的效果如何:
http://www.**/article/1492972
Beyond the Tibetan quarter, it is now possible to survey the rest of the damage caused by the rioting of Friday and Saturday. Some of it affects areas of the city where ethnic Han Chinese form the majority.



最後,這段話的最後一句還提到了1959年的西藏起義。首先注意在中文裡,起義和叛亂一褒一貶,是不可混用的。Uprising在詞典里的解釋是http://www.**/article/1492972


1.   an insurrection or revolt.
反叛。
2.   an act of rising up.
上升的行為。
3.   an ascent or acclivity.
上升。http://www.**/article/1492972



我個人體會這個詞應該是中性的,所以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漢語來對應。我當然可以用叛亂。沒有用這個詞,一是因為從作者的觀點語氣看,他當然願意用起義。另一個原因是作者既然不認為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英文中的rebellion他是萬萬不能用的:

http://www.**/article/1492972
rebellion
1.open, organized, and armed resistance to one's government or ruler.
對一個人的政府或者統治者的公開的,有組織的,和武裝的反抗。


http://www.**/article/1492972
從我讀歐洲史的經驗,德國農民起義可以用rebellion,因為他們在反抗自己的領主和政府。如果要對1959年的農奴主武裝叛亂用這個詞,從它的英文解釋來看,首先就得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受中國政府管轄。這當然是我們妙筆生花的編輯們要避免的。

原文說這次騷亂是自1959年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這有些讓我疑惑。根據我看到的材料,這一次騷亂不及八十年代末的那一次規模大。我一開始以為作者對那次暴亂不知道,但文章的最後一段也提到了那一次暴亂。查了一下,發現喇嘛們從三月十日就開始遊行,而三月十日正是1959年那一次叛亂的紀念日。所以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覺得文章提1959年的那一次叛亂,應該是為了引出達賴這尊受到西方媒體吹捧的偶像來。相比文章作者遣詞用句的小心翼翼,皮裡陽秋,我們中文對59年那次叛亂的定性就直接了當的多:農奴主武裝叛亂。參與者、嚴重程度、性質,七個字言簡意賅地把一切都表述了出來,結結實實地把叛亂分子們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我不由得對漢字漢語油然而生一股自豪之情。

 

第五六段) [ 厚積薄發 ] :2008-03-24 20:20:39
感謝網友楚客提供的CNN在三月二十日對《經濟學人》記者詹姆士.邁爾斯的採訪實錄。這位邁爾斯先生就是《經濟學人》文章里提到的通訊員。我仔細閱讀了對他的採訪,剛好其中提到第一段里的 heavy-handed security 和第四段的 survey the full extent of the damage。由於訪談錄太長,我只節譯了相關段落,內容如下


Q. Would be false to suggest there was
heavy-handed security approach?

A. Well this was covering a vast area of the city and I was the only foreign journalist, at least accredited, to ... who was there to witness this.
It was impossible to get a total picture. I did hear persistent rumors while I was there during this rioting of isolated clashes between the security forces and rioters. And rumors of occasional bloodshed involved in that. But I can do no more really on the basis of what I saw then say there was a probability that some ethnic Chinese were killed in this violence, and also a probability that some Tibetans, Tibetan rioters themselves were killed by members of the security forces. But it's impossible to get the kind of numbers or real first hand evidences necessary to back that up.

http://www.**/article/1500465
翻譯如下:
問題:存在著粗暴鎮壓的說法是錯誤的嗎?

回答:這次騷亂覆蓋了城裡很大的一片區域,而我作為受認可(留在西藏)的唯一外國記者,當時在現場目擊了這一事件。要得到全面的情況是不可能的。我在那裡的時候的確不斷聽到流言說在安全部隊和騷亂者之間發生了零星的衝突。流言還說在那些衝突中有流血發生。但是我只能依據我所看見的說,有可能有漢人在這次暴力中喪生,也有可能有藏人--藏族騷亂者他們自己--被安全部隊所擊斃。但是我不可能得到這樣的數據,或者真正的第一手資料,來支持這種說法。http://www.**/article/1500465

評論:看來這位邁爾斯先生說的和編輯先生們試圖給大家造成的印象有些對不上號。嘿嘿,這種情況中國史書上常見:邊關的戰報經過朝廷大臣的加工潤色,交到皇帝手裡的時候讀起來就很不一樣了。什麼原因? 無非是實現自己的目的而已。

下面五段是屬於寫實的細節描寫,沒有太多的春秋筆法,也沒法有太多的春秋筆法。再說了,通過前面的氣氛渲染,誰不對萬惡的土共恨之入骨?帶著這樣的有色眼鏡來看問題,就算是事實也能看出不同的味道來。讓我們一起來鑒賞。http://www.**/article/1500465

首先解釋一下troops。我在前面的帖子里把它解釋為部隊,軍隊,可能大家沒覺得不妥,尤其是文章的圖片里一片綠色。老實講,我去國離鄉已久,已經不知道武警,軍隊的軍服有啥區別,是不是綠色就一定是軍服。但是從我在西方看到的電影來看,至少他們對中國軍隊軍服顏色的印象還停留在毛澤東時代--沒辦法,誰叫老毛把他們打痛了。所以看見綠色制服,就代表土共的軍隊應該錯不了。用我們東邊鄰居的話說,這就叫制服的誘惑

但事實上,韋伯斯特大詞典的解釋是這樣的:http://www.**/article/1500465


troop  n.
3. Mil. an armored cavalry or cavalry unit consisting of two or more platoons and a headquarters group.
4. troops, a body of soldiers, police, etc.: Mounted troops quelled the riot.http://www.**/article/1500465


所以譯作軍警才是更確切的。從現在起,我就採用此譯法。

第五段:http://www.**/article/1500465

The troop presence in Lhasa is similarly extensive. Some are members of the People』s Armed Police, an anti-riot force. Some could be regular soldiers. China wants to give the impression that the unrest is being handled by the police. But the licence plates of some military-looking vehicles are covered or missing (army and police licence plates are readily distinguishable). They are patrolling along streets, stopping cars and pedestrians to check papers and sealing off some areas to all but residents. There must be hundreds if not thousands deployed.



翻譯如下:
這一次拉薩也是軍警遍布。這其中既有用來防暴的人民武裝警察,也有一些可能是正規軍。中國想要給世人造成是警察在處理騷亂的印象。但是一些看著象軍車的車輛卻或者沒有牌照,或者把牌照給遮蓋住了(軍用和警用的牌照很容易區別)。 他們巡邏街道,攔截車輛和行人以檢查身份證明,並把一些區域對非居民封鎖。他們的數目如果沒有好幾千的話也有好幾百。http://www.**/article/1500465

評論:假定報道說的確有其事:我確實不太明白土共為何要欲蓋彌彰。尤其與前面矛盾的是,文章的第二段已經提到了裝甲運兵車(armoured personnel carriers)。土共既然敢把這個東西亮出來,難道還怕人知道軍隊已經介入了?難道警察會有這個東西?而且文章已經說了,軍方和警方的牌照很容易區別。土共打的是什麼迷蹤拳,俺也不知道。我自己曾經有一個很邪惡的猜測,但是台海時局的發展沒有如我預料的那樣,所以就不在這裡獻醜了。

不過呢,根據偉大光榮正確的花旗妹自己的例子,她能在洛杉磯騷亂中動用全球解放軍(GLA: Global Liberation Army)大打出手, 為啥我們要遮掩我們動用了人民解放軍(PL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難道真的只許州官放火,不需百姓點燈?難道中國無辜老百姓的命就不如洋人的命值錢?所以我覺得土共應該大大方方,理直氣壯地說,軍隊就是介入了。咋啦,不服?你們免煮石油的國家都能這麼干,我空頂著一個邪惡的大帽子反而不能這麼做了?http://www.**/article/1500465

還有這段的倒數第二句白描軍警執行任務的細節,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是如果你已經把前面力圖傳遞的心理暗示都讀進去了,那末這和白開水一樣平淡的細節描寫也能讓你產生一種緊張不安的感覺。作為對比,注意如果沒有前面的「heavy-handed security」,老城區的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大昭寺前的裝甲運兵車,這裡的細節描寫就沒法讓讀者產生共鳴。為了驗證我的看法,你可以先單讀這一段,然後再從頭開始,一路讀至這一段。相信你咂摸出來的味道會有不同。所以以虛代實、烘托氣氛是影響讀者心理,製造輿論導向的不二法門。俺們的中宣部也常常這麼干,只不過手法生硬粗劣而已。

最後一句是廢話:他們的數目如果沒有好幾千的話也有好幾百。到底是幾千還是幾百?想說土共人多就直說嘛,何必這麼遮遮掩掩。這麼大一個城市,人多點又咋啦?http://www.**/article/1500465

第六段:


Access to monasteries on the edge of Lhasa, where the unrest first began on Monday March 10th, remains blocked by police. Your correspondent was stopped several hundred metres away from the entrance to one of them, Sera, and was taken to a police station for brief questioning and inspection of documents before being released. Troops stopped him and deleted his photographs (foreigners, he said, were not allowed to take them). Government officials visited your correspondent at his hotel and advised him not to go out 「for the sake of security」.http://www.**/article/1500465


翻譯如下:
這次騷亂於三月十日星期一在拉薩的邊緣地帶首先爆發。在這些地方,通往喇嘛廟的道路仍然被警方封鎖。你們的通訊員在距離色拉廟(Sera)的入口幾百米遠處被停下帶往一個警察局接受簡單的盤問和身份檢查,然後就被釋放了。軍警阻止他繼續前進並刪掉了他拍攝的照片(外國人,他被告知,不被允許拍照)。稍後政府官員訪問了你們的通訊員所在的旅館,並建議他為了安全不要外出。
http://www.**/article/1500465
評論:這裡還是白描,烘托一份壓抑的氣氛:反抗土共暴政的大本營,喇嘛廟,已經被重重圍困了;勇敢的通訊員隻身探險,被無恥地攔截了;隨後貌似忠良實則奸詐的政府官員又來限制通訊員的行動自由了。這裡有一些看似無意的描寫,不熟悉西方的一貫宣傳造成的心理暗示是不容易體會的。

首先,通過強調外國人不許拍照,讓讀者嗅到了一絲排外的味道。這一點和西方一直強調的中國人都是偏激的民族主義分子是有聯繫的。具體參見《紐約時報》幾年前在一篇報道里對2005年中國反日大遊行的評論(The China Scapegoat),而作者是號稱中國專家的《紐約時報》記者NICHOLAS D. KRISTOF。原文是這樣的:
http://www.**/article/1500465

There's a third big danger for U.S.-China relations, and this one is Beijing's fault: China's schools teach hatred of Japan, resulting in last month's street demonstrations in which Chinese protesters screamed slogans such as "Japanese must die."


翻譯如下:
美中關係還有第三個大危險,這一個則是北京的錯:中國的學校教授對日本的仇恨,從而導致了上個月的示威大遊行。中國的示威者喊出了諸如日本人必須死的口號。
http://www.**/article/1500465
不知道什麼叫做教授仇恨?我在大陸從小學上到大學,歷史課上沒聽見老師喊一句口號。相反,由於歷史科目不進入高考,歷史課都是用來看其他科目的大好時間。更無聊一點的同學則看小說,談戀愛,畫漫畫,無奇不有。但是哪怕歷史書上只是輕描淡寫地提到日軍的暴行,也能讓我們的心靈充滿憤怒。這實在是因為日本作為一個國家,日本人作為一個民族,對我們的傷害太深了。而那時,年紀不大的我們還沒有看到日軍對中國婦女凌辱的細節描寫。我真誠地希望,任何說中國教授仇恨的人都去讀一讀我們的歷史教科書,看看政府是如何淡化處理的;我還希望,說這些話的人能夠去網上看看日軍對婦女的侮辱、折磨,並想象一下當這一切發生在你們的親人身上時,你們內心深處的感受。

回到原文,注意看「for the sake of security」里的引號。這個引號用得妙不可言。中學語文課本上講,引號至少有三種用法,表示引用,表示強調,表示反諷。厚積薄發,你真是西西河的第一美男子』」。誰這麼說我,我跟他急。誰不知道我出生的時候把周圍的人都給嚇著了:還有這麼丑的小孩?!
http://www.**/article/1500465
所以這裡的引號,為了安全,表面上是直接引用,可是在俺這個死硬的反共分子,長期受好萊塢大片浸泡的人看來,就是充滿諷刺了。

咂摸咂摸,這個建議advise)是不是應該解釋為貌忠實奸的政府官員在威脅啊?

 

第七段:


Some Han Chinese in the city remain nervous. A Han taxi driver (Hans, rather than Tibetans, dominate the taxi business) was reluctant to drive close to the Tibetan quarter despite the intense security. A Han shopkeeper more than a kilometre away from the Tibetan-dominated area said he would remain in Lhasa, his home for the past 20 years, but many other Hans would leave. A Han acquaintance, he said, had been knifed to death during the riots. An exodus of Hans—and a drying up of tourism from other parts of China—would deal a body blow to the city』s economy.



翻譯如下:
城裡的漢人仍然緊張不安。儘管安全措施很嚴密,一個漢族計程車司機(漢人,而非藏族人,控制著計程車業務)不願意駛近藏族聚居區。一個距離藏族聚居區超過一公里的漢族店鋪老闆說他仍然願意留在拉薩 –- 過去二十年以來他一直在此地居住。但是許多其他的漢人想要離開。他說他的一個漢族熟人在騷亂中被刀殺死。漢人的大量離去以及從中國其他地方來的遊客的減少將對這個城市的經濟造成嚴重打擊。

一個習語的解釋:body blow 來自拳擊,本指擊中胸臍之間的部位,引申為嚴重打擊。http://www.**/article/1500670

body blow, Boxing.
1.   a blow driven to the opponent's body between the breastbone and the navel.
2.   any action that causes severe damage, losses, etc.: Our business received a body blow in the recession.

http://www.**/article/1500670

評論:此段中提到計程車被漢人控制,無非是挑撥民族矛盾,暗示漢人把經濟機會都搶走了。其實某個民族在某個特定行業佔多數地位不奇怪,這個和民族習慣,教育背景,商業傳統都有關係。例如 美國IT 產業中國人、印度人和俄國人就很多,這和他們偏重於理工科訓練是有關係的。紐約的計程車司機多是印度人,拉薩的肉類加工業多是回族人(參見邁爾斯的採訪實錄),道理一樣。但是文章在這裡看似無意地提到這一點,聯繫前面不斷地在暗示這是民族壓迫,讀者就會自覺不自覺地把這一條看作漢人欺負藏人的又一有力證據。

第八段:

http://www.**/article/1500670
The authorities have set a deadline of midnight on Monday local time for rioters to hand themselves over (if they do so by then apparently they can expect more lenient treatment). This has aroused fears among Tibetans of widespread and indiscriminate arrests in the days to come. Some Tibetans say house-to-house searches and arrests have already started.


翻譯如下:
政府當局把當地時間星期一午夜定為騷亂者自首的最後期限(很顯然,如果他們如此做的話將得到寬鬆得多的處理)。這在藏族人中引起了對接下來的幾天將會有廣泛和無區別逮捕的恐懼。一些藏人說逐屋的搜捕已經開始了。
http://www.**/article/1500670
評論:這段話的重點在第二句,這在藏族人中引起了對接下來的幾天將會有廣泛和無區別逮捕的恐懼。我不知道文章作者是如何得到這個結論的。他們的現場記者一個個問過藏民是否感到恐懼了?我敢這麼問是因為我仔細讀過了現場記者邁爾斯先生的訪談實錄。邁爾斯根本沒有提到這一點(想想吧,這可是CNN啊,這種材料怎麼可能挖掘不出來呢),反而強調了騷亂後漢人的恐懼:

。。。Ethnic Chinese in Lhasa are now very worried people. Some who had been there for many, many years expressed to me their utter astonishment that this had happened. They had no sense of great ethnic tension being a part of life in Lhasa. Now numerous Hans that I spoke to say that they are so afraid they may leave the city。。。


拉薩的漢人現在非常的擔憂。他們中那些在拉薩已經待了很多,很多年的人對發生的事情表示了毫不掩飾的震驚。他們作為拉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絲毫沒有感覺到巨大的種族緊張。現在我交談過的漢人有不少表示他們太害怕了,也許會離開這個城市。
http://www.**/article/1500670
第九段:

But the authorities are trying their best to give the outside world an impression of normality. Unlike their response to a big outbreak of anti-Chinese unrest in 1989, this time they have not declared martial law, nor even announced any curfew or measures to expel foreigners (some are being told by their Chinese travel agencies to leave, however). Your correspondent, the only foreign journalist with official permission to be in Lhasa (which was applied for and granted well before the unrest erupted) is still allowed to remain. But in practice the city』s daily life is being controlled by troops (from elsewhere in China), foreign journalists are being barred from entering and the most repressive measures in 20 years are in force.


翻譯如下:http://www.**/article/1500670
但是政府當局卻努力給外部世界造成一切正常的印象。這一次他們的反應和1989年的那一次反中國暴亂不同,他們沒有宣布軍事管制,甚至沒有宣布宵禁和驅趕外國人(但一些外國人被他們的中國旅行社告知離開)。你們的通訊員,作為唯一一個有官方採訪許可的外國記者被允許繼續留在西藏,他的採訪許可早在騷亂爆發之前就已經提交並被政府批准。但在事實上這個城市的日常生活被軍警所控制著(這些軍警來自中國的其他地方)。外國記者已不被允許進入這所城市。20年來最具壓迫力的措施生效了。

評論:最後一段,開篇提到中國政府想要捂蓋子的醜態,當然這其中有文章作者臆測的部分。但是如果你經常讀西方媒體對中國政府的描寫的話,你就會發現他們對中國政府有個模板(stereotype):中國政府一定是對人民殘暴的,一定是不斷對人民洗腦愚弄的,同時他們還一定是愚蠢而笨拙的,任何動作都逃不過俺們主流媒體的火眼金睛。在海外的華人都可以去主流媒體的留言板看看,例如《經濟學人》這篇文章的留言板。如果你留言表明你是中國人,同時還為中國政府說話,很多時候立馬就會有人跳出來諷刺,哎呀,共產中國的洗腦還真徹底啊,或者說,你們中國人都是受政府蒙蔽的,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嘿嘿,到底誰被洗腦了呀。
http://www.**/article/1500670
西方媒體的一個主要樂趣就是不斷地通過一個個事例的報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向西方的老百姓強化這個印象。土共有多笨拙?南海撞機的烈士王偉被諷刺為「Wrong way」;土共有多愚昧,我在舊書攤看到的一本五幾年的年鑒里有一張周總理代表中國政府和蘇聯簽署《中蘇友好合作條約》的照片,下面的註釋:「...the Chinese puppet government...」,「中國傀儡政府。想想吧,從土共一建國就開始的妖魔化,都多少年了,這個洗腦可比中宣部的高效執著多了。

這段話的後半部分提到,這些軍警來自中國的其他地方。不用多說了,這又是在暗示民族壓迫了。不過我記得應該有藏族的武警和士兵的,文章卻全然不提。
http://www.**/article/1500670
文章最後一節,這個城市的日常生活被軍警所控制著外國記者已不被允許進入這所城市「20年來最具壓迫力的措施生效了。極力渲染一種拉薩孤立無援的絕望氣氛,和標題中的圍城siege)遙相呼應。而repressive則又一次地強調了土共的很黃很暴力。

這個輿論導向的反華主旋律可抓得真緊啊。這個腦洗得可真徹底啊,一詠三嘆的。老實說,我都要嘆服不已了。
http://www.**/article/1500670
後記:翻譯完此文,又去《經濟學人》的網站看了看。又有兩篇報道出來了:《Trashing the Beijing Road》,《A Colonial Uprising》。前者的北京路當然是雙關了,既指拉薩的北京路,又指中央政府所在地北京,這和華盛頓常常代指美國政府是一個用法。至於後者嘛,我把它譯作殖民地起義,這就是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宣傳了。

主流媒體們,你們還真不讓人不消停啊。

 

番外篇之一:為中宣部辯護。(已修訂) [ 厚積薄發 ] :2008-03-21 06:57:26
寫道這裡,可能有人會覺得我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人。我當年的大學同學,除了一個寢室的哥們,沒有人會覺得我能說會道。原因很簡單。我大學的時候成績一般,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抓革命,促生產,努力搞好學習。沒有時間去議論時政,也沒有時間去風華雪月。所以大家都覺得我是一個木訥的人。

看見有人批評國內的文宣部門手法生硬。我在國外近十年,見過最能說會道的人是神牛國的兄弟姐妹。有一個兄弟曾向我炫耀他家的富足,生活起居有傭人伺候。說完了之後卻又說,還是希望我爸爸媽媽能夠移民到美國。俺們那哈天太熱,三天兩頭的停水停電,俺很擔心爸爸媽媽。

對印度的和諧社會唱讚歌的網友看了不要怒。我手裡至少有四篇主流媒體的報道,主要來自彭博社和經濟學人。要數據有數據,要例子有例子,把印度的和諧遮羞布撕得粉碎。我只是懶得翻譯而已,你以為西方國家是傻子?什麼叫捧殺?

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我想說的是,內容決定形式。我們的政府在做實事,資源和重心在其他方面(想想台灣吧),所以文宣弱一點很正常。當然我也認為文宣部門還有很多改進的餘地,但是君子敏於行而訥於言,土共還是當得起這句話的。http://www.**/article/1493874

我很慶幸大學四年沒有分散精力到其他事情上,包括沒有談戀愛。我現在能夠坐在這裡悠閑地侃侃而談,底子是那個時候打下的。

明天就是322了。如果說我們還有對美日攤牌的實力,那麼我們靠的是兩彈一星,靠的是雜交水稻,靠的是完備的工業體系,靠的是鄧稼先,錢學森,袁隆平,王進喜,靠的是千千萬萬普通的工農和科技工作者。他們中的大多數不懂英語,沒考過GRE,不懂優雅地吃西餐,不知道如何利用西方人的思維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我們西南鄰國的精英們在這幾點上是做得很好很強大的。但是事情是做出來的,牛皮是吹出來的。文宣的發展落後於經濟建設和制度建設沒有關係。國家發展起來之後這些自然就解決了,別忘了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人群文化水平上去之後是何等強大的宣傳機器。http://www.**/article/1493874

海外華人在這次宣傳輿論戰里爆發出來的戰鬥力讓人刮目相看。根本原因是出國的人多了,平均教育程度高了,對西方社會的了解加深了,大家的外文水平普遍都提高了。十年前,我們就是想和主流媒體鬥爭,哪兒來這麼多的人力、時間、和資源跟他們耗?

 

番外篇之二:奧運會前的預防針。(已修訂) [ 厚積薄發 ] :2008-03-21 07:10:07
紐約時報現在正在討論是否要抵制北京奧運。Boycotting the Olympics

China Won』t Alter Olympic Torch Path


Despite violent protests in Tibet, China remains steadfast in its plan to take the Olympic torch to Tibet and Mount Everest.

What do you think of a potential boycott of the Olympics in Beijing?

http://www.**/article/1493900


翻譯:

中國不會改變奧運火炬傳遞的路線



不顧正在西藏發生的暴力抗議,中國決定按原計劃把奧運火炬傳遞到西藏和珠穆朗瑪峰。http://www.**/article/1493900

你認為抵制北京奧運的這個主意怎麼樣?

下面是部分讀者回帖:http://www.**/article/1493900

第五貼:


5. EDITORS' SELECTIONS (what's this? NYTimes editors aim to highlight the most interesting and thoughtful comments that represent a range of views.)http://www.**/article/1493900
March 20th, 2008 7:14 am

Olympic boycotts help no one, and punish athletes. Here's what I propose instead: everyone attend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wear a yellow scarf, shirt, hat or armband as a strong, bright and visually powerful symbol of personal solidarity with Tibet. Can you imagine the visual impact as the TV cameras scanned the stands, of a sea of yellow? I suggest yellow for its visual impact. And according to鏈接出處 the bright yellow sun at the center of the Tibetan flag, "with its rays brilliantly shining in all directions represents the equal enjoyment of freedom, spiritual and material happiness and prosperity by all beings in the land of Tibet." Plus, as I understand it, yellow is the official color of the hats worn by the monks in the Dalai Lama's sect.
http://www.**/article/1493900
— Adele Hars, France

Recommended by 192 Readers

http://www.**/article/1493900


翻譯:
第五貼:編輯精選(什麼是編輯精選:《紐約時報》的編輯們致力於指出最有意思和最深思熟慮的,能夠代表廣泛的不同意見的觀點。)
http://www.**/article/1493900
三月二十日,二零零八年,早晨七點十四分。

抵制奧運不能幫助任何人,只懲罰了運動員。我在此提議一個替代方案:每一個參加開幕式的人都佩戴上一根黃色的圍巾,穿上黃色的襯衣,戴上黃色的帽子或者臂章,以一種強烈的,明亮的,具有視覺震撼力的符號來表達我們個人與西藏同在。你能夠想象攝影鏡頭掃過看台上一片黃色海洋的時候產生的視覺衝擊力嗎?我建議用黃色來產生視覺衝擊效果,因為根據拯救西藏這個網站的這點解釋,明亮的黃色太陽出現在西藏旗幟的中心,它的光芒燦爛地撒向四方,代表著在西藏土地上的所有生物都平等地享有自由,精神和物質上的幸福繁榮。還有一點,根據我的理解,黃色是是達賴喇嘛所在教派的喇嘛們所佩戴的帽子的官方顏色。
http://www.**/article/1493900
--
阿德爾.哈斯,法國

192位讀者推薦
http://www.**/article/1493900
評論:建議問問西藏的農奴們是否和領主喇嘛們平等地享有自由,精神和物質上的幸福繁榮,見我對Michael Parenti文章的翻譯:友好的封建制度:西藏之謎。注意solidarity的解釋如下:

solidarity n., pl. -ties.
1.   union or fellowship arising from common responsibilities and interests, as between members of a group or between classes, peoples, etc.: to promote solidarity among union members.http://www.**/article/1493900
2.   community of feelings, purposes, etc.
3.   community of responsibilities and interests.



第七貼:http://www.**/article/1493900


7. March 20th, 2008 7:14 am

An outright Olympic boycott won't happen and it probably wouldn't have much of an effect anyway. Boycott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live on Chinese TV and broadcast to the world, would have a much better impact. It does seem entertaining that China's 'coming out party' is potentially being ruined by the hosts.http://www.**/article/1493900

— Russ, Shenyang, China

Recommended by 19 Readers

http://www.**/article/1493900

翻譯:
第七貼。 三月二十日,二零零八年,早晨七點十四分
http://www.**/article/1493900
對奧運的直接抵制不會發生。就算髮生,估計也不會產生太大的效果。在中國的電視和廣播向全世界實況轉播開幕式的時候進行抵制,會產生好得多的效果。想想中國的處女秀被主辦者自己搞砸就令人感到充滿了喜劇效果。

--
羅斯,瀋陽,中國
http://www.**/article/1493900
19位讀者推薦

評論:在中國大陸旅行、工作、和學習的發達國家公民,尤其是白人,受到的是什麼樣的禮遇,從大陸出來的人都知道。我不知道羅斯先生為何對中國有如此惡毒的想法。難道真的是我們自己太友好,以至於讓別人覺得高人一等,看我們只覺得下賤?
http://www.**/article/1493900
羅斯先生,建議你把你上面說的話一字不改的對周圍的中國人說一遍,看看他們什麼反應。在瀋陽的中國同胞們,看來你們一定是虐待這位國際友人了。和人家談談,看人家還有啥不滿的。只是不知道羅斯(Russ)是不是他的真名。

解釋一下什麼是 entertainingentertaining entertainment(娛樂)的形容詞。去馬戲團看馬戲,小丑的表演叫entertaining;去看喜劇和相聲,演員的表演叫entertaining。一個小詞,把羅斯先生高高在上的傲慢心態表露無遺。
http://www.**/article/1493900
再說 coming-out party。這個片語出現在英文維基這個詞條的解釋中:


A debutante (or deb) (from the French débutante, "female beginner") is a young lady from an aristocratic or upper class family who has reached the age of maturity, and as a new adult, is introduced to society at a formal presentation known as her "debut" or "coming out". Originally, it meant the young woman was eligible for marriage, and part of the purpose was to display her to eligible bachelors and their families with a view to marriage within a select upper class circle. This traditional event varies by region, but is typically referred to as a debutante ball if it is for a group of debutantes. A lone debutante might have her own "coming-out party", or she might have a party with a sister or other close relative.


試譯如下:http://www.**/article/1493900

一個 debutante (或者 deb) (來自法文 débutante, 「女性的初級生」 ) 是一個來自貴族家庭或者上流社會家庭的年輕女士。當她成年時,會被作為一個成年人介紹給社會。這種比較正式的介紹稱為她的 "debut" 或者 "coming out"。起初,這個儀式意味著一個年輕的女人可以結婚了。它的部分目的也是讓這個女人和選定的上流社會小圈子裡的適齡單身漢以及他們的家庭相親。這種傳統儀式隨地區的不同而有所變化,但如果它是為一群 debutante 所開的,那這種聚會就叫處女秀舞會a debutante ball)。單獨的一個 debutante 可以有她自己的 "coming-out party", 或者她可以和一個姐妹或者關係親近的親屬聯合開聚會。

看來北京奧運說成是 coming-out party 確實是恰如其分的。可是這麼重要的名媛首次亮相,居然要砸她的場子。羅斯先生,你的怨念可真是深哪。既然如此,還待在中國做什麼?

 

結束語:我們都是命運的棋子。(已修訂) [ 厚積薄發 ] :2008-03-25 23:29:57
這是我在台灣選舉結果出來時的感觸。當時我正在翻譯另外一篇關於西藏騷亂的文章。翻譯已經快要完成了,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如釋重負地停下了筆,有些東西還是讓政府去說吧。


草紋MM問,我們做的一切有意義么,雖然最後都是那個無聲的結局。我也問過自己,騷亂里的無辜百姓們死得有意義嗎?我們的政府本來應該在騷亂髮生的第一時間就做出反應的。

這次騷亂在三月十日開始。《圍城中的拉薩》發表於三月十七日,之前《經濟學人》還有其他相關報道,不過我沒太注意。但是三月十八日無意中點開《圍城中的拉薩》時,我被文章的春秋筆法給激怒了。然後去看其他媒體的報道,才發現西方媒體已經開始鋪天蓋地的報道此事了。輿論當然是一邊倒的:譴責萬惡的中國政府殘暴鎮壓正義的起義;中國政府使用了暴力,藏人死傷多少;強烈要求國際社會介入;抵制奧運。

看的報道越來越多,我的憤怒卻漸漸轉變成了一種心驚:西方媒體倒也罷了,馬英九卻跳出來說了這麼一段話http://www.**/article/1502914

1. 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台灣的前途必須由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來決定,不容中共干預。中共總理溫家寶的說法,蠻橫無理、自大、愚蠢,自以為是,無視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流民意。我們要對此表達最嚴重的抗議。

2.
我們的政策一向是「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在這樣的精神下,我們認為維持現狀的「三不」,也就是「不統、不獨、不武」最能合乎台灣的主流民意與兩岸關係的需求。http://www.**/article/1502914

3.
重返聯合國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共同的希望,我們會持續的努力!

4.
這次中共使用武力鎮壓西藏人民,是極為蠻橫與愚蠢的行為,應予強烈譴責,我也呼籲全體台灣人民與全球友人共同譴責中共。我也要求中共當局立刻停止鎮壓與搜捕西藏人民的作法。http://www.**/article/1502914

5.
我會以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的身分,去電友邦,聲援西藏人民,聲援達賴,要求大家共同譴責中共,並要求中共停止武力鎮壓,與達賴對話。

6.
如果中共當局繼續鎮壓西藏人民,西藏情勢繼續惡化,若我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將不排除停止派團前往北京參加2008年奧運。http://www.**/article/1502914
http://www.**/article/1502914

我分明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這直接促使我開始翻譯批判《圍城中的拉薩》。我對自己說,也許,也許,祖國需要為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做輿論準備。如果人手不夠,那把我也算上吧

翻譯過程中,我還查找了其他的資料,特別是讀了一些在拉薩親臨騷亂的人寫的博客。那些無辜老百姓受難的細節漸漸浮現在眼前,我流淚了,同時憤怒:我們的政府到哪裡去了?http://www.**/article/1502914

到了三月二十一日,《紐約時報》已經開始討論抵制奧運了(見番外篇之二:奧運會前的預防針)。這場由西方主流媒體颳起的輿論風暴來得是如此的迅猛,它甚至不給中國一個辯解的機會。慢慢地,我又恢復了平靜:如果我是政府,我該如何做?就算我可以一開始就動用最精銳的部隊來控制局勢,那西方媒體豈不是要把天安門都給轟平了?那東南方向的人豈不是更有借口為所欲為了?回頭看起來,當時局勢的發展的確是最有利於全局的了。

對於騷亂頭一天政府的表現,《經濟學人》通訊員詹姆士.邁爾斯用了一個詞來形容,inaction無所作為。《紐約時報》提到了當時恰逢兩會,西藏的黨政首腦都在北京開會。邁爾斯的解釋則是政府恰逢奧運,不想給世人留下一個殘酷鎮壓的形象,所以一開始猶豫不決,不知道出手的輕重該如何掌握。他對政府很克制(或者說很軟弱)這一事實的描述,在《經濟學人》的報道里全然不見蹤影,儘管他就是現場記者,儘管他還是唯一在場的外國記者。中國政府血腥鎮壓的說法從一開始就滿天飛,西方普通老百姓個個義憤填膺,抵制奧運的呼聲喧囂塵上。如果這是一百年前的中國,也許又一次八國聯軍要開過來了。http://www.**/article/1502914

在這場西方操縱的輿論風暴面前,海外華人站了出來,最著名的就是那幾段YouTube上的視頻。西西河裡就是atena了。不光西方媒體沒有想到,也許我們自己也沒有想到,網路的力量在這場宣傳戰里起到了這麼巨大而迅速的作用。今天(三月二十六日)看看西方的媒體,除了少數媒體之外,西藏的事情已經退居其次了,美國大選和經濟衰退重新佔據了頭版。當然,噁心我們的事情還在發生著,就如發生在奧運聖火傳遞儀式上的騷動。

短短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裡,一個看似險惡的浪頭就悄然平息了,台海的局勢也暫時得到緩和。現在中國政府血腥鎮壓的謊言已經被戳破了,陰謀論又喧囂塵上了。這一次是我們國內的自由派精英們沖在了最前面:夢秋:【原創】關於西藏問題的一些說法。我不想對這些精英們多做評論。我只說兩點。http://www.**/article/1502914

第一,一個理想無論多麼美好,首先要考慮它的可行性。就算一個普適的理想看上去很美,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發達國家在現階段能夠做得到,那就不要向還很貧窮落後的中國兜售。如果一定要兜售,請你們自己先身體力行。在此之前,還要請你們做到自食其力,不要拿著中國政府的錢,卻幫著美國政府做事,就如美國的一句俗話所說,「Don』t bite the hand that feeds you」不要咬餵養你的那隻手。當然,如果你們拿的是美金,那又另當別論,但是請先公諸於眾。

第二,失去國家主權,造成民族分裂,會有什麼惡果,我只具體舉兩個例子。有的精英要做一夜美國人,要離美軍越近越好,那你們要知道他們喜歡做什麼:他們喜歡到大街上搶小蘿莉做很黃很暴力的事情(路透社:Okinawa Protesters Rip US Military Crimes), 而且做完之後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New York Times:Rape Trial in Okinawa Is Suspended, Japanese Drop Rape Charges Against Marine; http://www.**/article/1502914
他們還很喜歡輪姦美少女,然後滅門焚屍滅口(BBC: Troops 『took turns』 to rape Iraqi, CNN Investigator: US soldier poured kerosene on raped, slain Iraqi)。


既然我們的精英們說美軍越近越好,那我建議美軍打來的時候,你們都搬到美軍軍營旁邊,並把自己家裡的小蘿莉美少女都登記註冊,讓美軍首先向你們的家人傳播先進的理念。我相信,美軍是很樂意零距離,甚至負距離和你們的家人親近的。http://www.**/article/1502914

精英們的醜惡嘴臉,網友陳郢客的這篇文章說得好:

這些人生不出新的東西,也並不代表新的力量,只是渾水摸魚投機分子,最後也得其所哉,一夜而成美國人。


http://www.**/article/1502914

大家言必稱美國,單說一條觀察:美國總統斷乎不會跑路。美國是最強大之國,他無處可去。不管是尼克松水門下台,還是柯林頓萊溫斯基插曲,他必須直面一切。若精英尤其首腦可以溜之大吉,又如何可信他一心為民?大陸今日之可慮,在於精英多懷跑路之心;但首腦尚無處可去

 

今日全球化地球村,卻是弱勢亞非地區首腦精英糟蹋完河山有處可去,人民疾苦,公道無處可尋。


http://www.**/article/1502914
至於被精英們妖魔化的民族主義,我是這麼理解的。中華民族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讓這麼大的一個人群過上好日子,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權成就。今天中國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是人口與資源環境的問題,這包括開發新能源的問題,也包括向太空和深海進軍的問題。這些問題是人類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所必須面對的。我們以一個並不富裕的國家,承擔起了為全人類尋找出路的重任,而這一重任,卻被發達國家們所逃避。所以我們應該為我們的民族主義而自豪,因為我們中華民族的發展解放和人類的發展解放融合到了一起!沒有一個團結強大的國家做保證,這樣艱巨漫長的任務是不可能趕在人類因為貪婪和自私而自我毀滅之前順利完成的。中國的民族主義不是以侵略犧牲其它民族來繁榮自己,它更多的是防禦性的,目的是把大家團結在一起,整合資源,優化勞動分工,為人類尋找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如果這就是土共的民族主義,我會堅決地擁護他們;如果土共喝了精英們的迷魂湯,讓國家分崩離析,人民痛苦,我會毫不猶豫地唾棄他們。

老話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老百姓雖然不能和精英們搶佔話語權,不能說出玄而又玄的話語來佔據道德制高點,但是他們卻樸素地知道誰在為老百姓謀利,誰在做危害國家民族的事情。
http://www.**/article/1502914
寫道這裡,該說說何謂命運的棋子了。在我看來,命運的棋子是一二九運動上街的學生,是深山老林里不屈的東北抗聯,是長津湖畔衣衫單薄的戰士,是《我認識的鬼子兵》里普通的山西老漢:當鬼子上門燒殺姦淫時,他拿起柴刀大吼:拼(三聲)了吧。命運的棋子,說的就是千千萬萬的普通人。當邪惡勢力要破壞他們的平靜生活的時候,這些普通人就會凝聚成一股力量,奮起反抗。是的,我們只是命運的棋子,但命運用我們來實現它的正義。

我希望我們不至於象那個山西老漢一樣,以柴刀博刺刀;我希望西藏暴亂無辜老百姓的血不會白流。葡萄曾多次提到西方上層的貪婪狠毒。我只是一個小人物,無緣窺見天機,但是我知道他們可以對一個國家進行敲詐(Vulture Fund Founder Singer Helps Back Giuliani Bid),也可以讓自己的人民一夜間一貧如洗(Florida School Fund Rocked by $8 Billion Pullout)。今天又聽到了一則新聞:美國把四枚核彈頭的引信在台灣錯誤地存放了兩年之久(Pentagon Admits Mistake in Arms Shipment)。如果中國把核彈引信放在了古巴,不知道美國人該作何種感想。
http://www.**/article/1502914
我們作為卑微的棋子,在努力履行著自己的責任。我希望在大的危難來臨的時候,為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福祉,我們的政治家們能夠勇敢地履行他們的責任,希望他們有勇氣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寫於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中國內憂外患之時。

 

附網友補充:

 

西媒操縱讀者術解讀 [ 顏子 ] :2008-03-19 03:06:57
詳細的分析我就留給厚兄了,這篇economist倒是一個很好的教材來分析西媒是如何操縱讀者,夾帶私貨的。

這篇文章有三個中心主題:
1
。藏人是受壓迫的。
2
。這次的暴動是民族矛盾,而不是分裂分子的野心。
3
。中共政府是高壓,充滿宣傳洗腦的。
http://www.**/article/1489178
如何在一篇似乎平衡,客觀的報導中達到抹黑的效果?很簡單,選擇性的敘說和敘說的手法。

西媒慣用伎倆:
1
。在不相關的地方加上定語,誤導讀者造成不正確的聯想。http://www.**/article/1489178
2
。兩句性質不同的句子聯綴,造成假象。
3
。不給數據,而專註於特定例子。
4
。利用選擇性的例子,造成讀者感情上偏袒一方。
http://www.**/article/1489178
比如這段:

Beyond the Tibetan quarter, it is now possible to survey the full extent of the damage caused by the rioting of Friday and Saturday. It extends well into areas of the city where ethnic Han Chinese form the majority.


第一句的full extent和第二句的extend well into之間並無必要的聯繫。他給別人的印象是漢族區的災情嚴重,但是即便漢族區的災情是最輕的,他這麼寫法也是對的。所以這段根本沒有給出任何實質上的論述,而只寫出了一個印象。
http://www.**/article/1489178
還有,漢人佔大多數這個用法也是說了等於沒說。怎麼佔大多數法?50%30%?這個城市範圍怎麼劃分?滿漢混血兒怎麼算?他的數據依據是什麼?這個寫法只是在突出種族這個課題而已。

而到底這個漢族區的災情到底有多嚴重?傷亡幾何?多少店面被毀?沒有論述。作者給的是他看到的幾個例子:
http://www.**/article/1489178

Your correspondent saw a Bank of China branch with its windows smashed, the guardroom of the Tibet Daily, the Communist Party』s main mouthpiece in the region, similarly damaged, a multi-storey internet café gutted by fire, and shop after Chinese-owned shop burned or destroyed.



划紅的基本上是繼續突出種族課題的。至於最後的chinese-owned問題是作者除了猜想,是怎麼得出的結論?他訪問了店主人?還是只是因為店門口掛了中文招牌就是chinese-owned?當然這位寫手大大狡猾的一點就是,嚴格來說,在拉薩所有的店都是chinese-owned。因為西藏人也是chinese,但是對西方讀者來說,這裡的chinese自然沒有包括tibetan了。所以這個chinese-owned除了再次突出種族課題,再次劃分chinese,tibetan之外,其實並無存在的價值。
http://www.**/article/1489178

The road around the temple, normally packed with pilgrims spinning their prayer wheels and murmuring prayers, is now nearly empty. At one point those trying to walk around it—an act of piety—were required to walk through a column of gun and baton-toting troops, one by one, and present their identity cards. Your correspondent saw several turned away—usually, it appeared, pilgrims from out of town—before the circuit was blocked to all. The pious had no choice but to turn back, retracing their steps around the temple in an anti-clockwise direction (to Tibetans unholy).


這段要利用的自然是西方人對宗教的狂熱了。
http://www.**/article/1489178
第一段藍字那段自然是很poetic了,先鋪墊了一種nostalgic的氣氛。然後再加上第二段藍字,警察高壓欺負虔誠佛教徒的形象簡直淋漓盡致。喇嘛廟沒有人是因為街上暴亂吧?警察是在保護喇嘛廟吧?怎麼人家筆下這麼一綴,就全變了樣呢?當然最後紅字那段就是點睛之筆了吧?

Some Han Chinese in the city remain nervous. A Han taxi driver (Hans, rather than Tibetans, dominate the taxi business) was reluctant to drive close to the Tibetan quarter despite the intense security. A Han shopkeeper more than a kilometre away from the Tibetan-dominated area said he would remain in Lhasa, his home for the past 20 years, but many other Hans would leave. A Han acquaintance, he said, had been knifed to death during the riots. An exodus of Hans—and a drying up of tourism from other parts of China—would deal a body blow to the city』s economy.

http://www.**/article/1489178

這段我也不多說。他咋就不問問其他民族,特別是藏民的反應呢?

其他我也不分析了。通篇都是教材。這種似是而非的報導,是宣傳,不是journalism。特別是apparently,some,could be, maybe這種莫須有的用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hr8888hr 2009-7-9 09:14
SF.

比纏腳布還長, 有SF還得有時間和靜下心來才行
回復 stellabao 2009-7-9 20:03
雖說中國政府控制了部分新聞,但是我覺得,其實美國人等西方國家,比起中國也許只是稍微好一點點。他們也是被自己的媒體所蒙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觀中,而不能去更加客觀了了解世界。所以他們其實也是可悲的。被一群所謂的追求正義的人士所左右思想與價值觀
回復 sujie_alex 2009-7-11 05:45
stellabao: 雖說中國政府控制了部分新聞,但是我覺得,其實美國人等西方國家,比起中國也許只是稍微好一點點。他們也是被自己的媒體所蒙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觀中,而不能去
我覺著這就是意識形態的表現。
回復 stellabao 2009-7-12 21:41
經常聽說意識形態,但是請教一個問題:何為意識形態?
回復 sujie_alex 2009-7-13 08:45
stellabao: 經常聽說意識形態,但是請教一個問題:何為意識形態?
我理解的意識形態是指對社會中各類事物的認識和觀念,主流意識形態就是某個社會大多數人確信的相對固化的認識和觀念,一般情況下,明顯違背主流意識形態的事物會被社會大多數人排斥或者抵制,暢銷電影和暢銷書多數隱含了主流意識形態的部分觀點,符合或暗合大多數人的內心真實想法。

淺見,可能不準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11: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