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網文摘錄]李志綏的神秘之死——為何被中情局謀殺?

作者:sujie_alex  於 2018-2-15 05: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歷史|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1評論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註明來自察網(www.cwzg.cn),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繫。】

【何雪飛,察網專欄作家】

李志綏的神秘之死——為何被中情局謀殺?

在美國,一旦出現中情局的高度機密被泄露的情況,那麼相關人等便會被暗殺。肯尼迪案中死亡的大量人士已經做了精確的示例:1963 年11 月22 日,美國總統肯尼迪被美國隱形政府指揮情報機構暗殺。幕後勢力為了防止真相曝光,進行了系列暗殺。在肯尼迪被暗殺后的三年中,18 名相關證人相繼死亡,其中6 人被槍殺,3 人死於車禍,2 人自殺,1 人被割吼,1 人被擰斷脖子,5 人「自然」死亡。從1963 到1993 年,115 名相關證人在各種離奇的事件中自殺或被謀殺。沃倫委員會還封存所有文件,檔案和證據長達75年,直到2039年才解密,這些文件涉及CIA,FBI,總統特警保鏢,NSA,國務院,海軍陸戰隊等機構。另外,FBI 和其它政府機構還涉嫌銷毀證據。


當然,不僅僅是肯尼迪案,這種現象已經成為了美國社會的慣例和定律。例如,李志綏之死。


09年《從縱容「妖魔化毛澤東」到亡黨亡國》一文曾根據中國出現的大規模妖魔化毛澤東的謠言進行了如下判斷:

【毛澤東是西方壟斷資本集團有史以來的最大敵人。在毛澤東有生之年,西方壟斷資產階級無法打敗這個東方巨人,那麼毛澤東死後,如何在中國及世界消除毛澤東思想的影響、消除這個資產階級的最大隱患,就一定會成為西方壟斷資產階級的重要目標。同樣毫無疑問的是,毛澤東去世后,通過「妖魔化毛澤東」從而干擾、影響、主導中國改革,進而殖民地化中國,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重要戰略任務。】


正如1加1必然等於2一樣,這樣的判斷只是一種必然的邏輯推理。等兩年後讀到《克格勃X檔案》這本書的時候,才正式找到中情局妖魔化社會主義領袖的直接證據——中情局當年的確有針對蘇聯領袖列寧的妖魔化工程項目,那麼針對中國領袖毛澤東的類似工程項目必然存在。


在妖魔化毛澤東的系列謠言中,李志綏是最關鍵最重要的一環。然而1995年2月13日,李志綏離奇地死於芝加哥的兒子家中。對此金筆網友在《關於李志綏醫生離奇死亡的推測2009-07-19》中寫道:

【因為死得比較離奇,到現在筆者還記得李志綏醫生死訊的報道。那是一天傍晚,他的家人回家時發現李橫躺在廁所的地板上,氣絕多時。好象那天下午他還外出行走過,旁人沒有發現李有什麼異常形態。
李志綏是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出版后不久突然去世的,死前還有報道說,面對中國相關方面的指責,李回擊說,他準備寫第二本有關毛澤東的回憶錄,因此他的死非常離奇蹊蹺。
李死時七十有五,不算長壽。除非八九十歲以上的老人在睡夢中平靜的死去,一般來說,人在這個年齡是不容易一下子死的。以李的 "特殊身份",當地警察,地區檢察官,CIA 甚至 FBI 的 Agents 等,都會密切關注,特別是找出他殺的 "蛛絲馬跡" 。此後我曾留意過新聞,看看有沒有警察局或地區檢察官公布李的死因。後來李的出版商對外放言說死於 "心肌梗塞",間接印證了李死後是經過了屍體解剖尋找死因的。其實出版商的話不是 "官方" 結論,正式結論應是由警察局或地區檢察官公布,但是沒有。這是疑點一。
疑點二是心肌梗塞初發病在七十五歲的高齡,這也是不常見的。同時,心肌梗塞也不一定死人,致死的應該是大面積的病灶,或者影響到心臟的傳導系統。如果是前者,發作前定會有徵兆,譬如頻繁的心絞痛,但是那天下午他還是好好的,怎麼可能一下子就那麼嚴重死了呢?很少見。而如果是後者,影響心臟的傳導系統則一定會有心律不齊的前兆。李自己是醫生,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另外,如果他按期檢查身體也應該會被查出來,會接受藥物治療。因此,說他是死於心肌梗塞,讓人覺得無法接受。
……
李志綏的死跟他的書《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是有關聯的。對於我們這些局外人來說,他書的內容真假難辨。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或者說全部是真的?全部是假的?很多疑問需要考證。考證的方法無非是對質和旁證 (第三者證明)。因為這是一部政治回憶錄,牽涉到的內容都是 "保密" 的,幾乎無法獲得旁證。
因此對質就變得非常重要了。中央警衛局還有很多人在,隔洋的論戰也是可能的,特別是中國方面有人出來列舉證據 (人證,物證),說明李書中的故事不真實。
……
李的突然去世免去了他必須回答舊日同僚們的質疑,結果 "死無對證" 了。面對質疑和論戰,或許對李來說,死是最好的結局。】


筆者對李志綏的著作及其死亡曾經做過如下分析:


「妖魔化毛澤東」的大規模戰役中,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是其中一個重要案例。該書自出版后,迅速在中國大陸及全世界傳播。


《中國可以說不》一書中談到了李志綏和他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一九九四年,美國的藍登書屋(RandomHouse)和台灣地區的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先後出版了英文版和中文版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出版者對這部書做了許多宣傳,甚至用誇張的語調進行吹噓,說它:「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手珍貴史料」。
「本書問世后,不只毛澤東個人傳記,連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的相關寫作,都將受到重大的影響」――恨不得乾脆說「都將被徹底改寫」。
且不說作者李志綏的「輕薄為文」透射出的令人厭惡的不誠實和自吹自擂,以李志綏的個人經歷和能力,是絕對寫不出這樣一本書的。實則是:若干名背景晦暗的捉刀者在李的身份籠罩下,參予了這本書從立意、編排到細節的整個「包裝」,諸如像這樣的話:「我要將此書成為在毛澤東的極權統治下,平民百姓生靈塗炭,以及善良知識分子,為了求生存,不得不扭曲良知、犧牲理想的歷史,申訴給公眾」。知情者議論道:像這樣的意識及文風,根本不是李志綏所為,是長期從事反共的台灣軍隊宣傳工作者直接捉刀的產物。
中央情報局為尋求這樣的宣傳品出籠,曾做過近十年的物色,並在確立目標后,通過它的鬆散雇傭人員直接進入這個寫作班子,並且在這本書的發行宣傳至始至終充當主要角色。
中央情報局是美國世界戰略最險惡部分的承攬者,儘管它的趨勢是:以表面的非特工的形式加緊向美國體外滲透。
它意欲在精神上暗殺世界的獨立潮流,扼殺非美國家的強盛之路。
夠了。夠了。我想起了某人曾一言命中的:「當你以為你正在和美國人民進行一場民間交流時,中央情報局就在你身邊;當你真誠地向友人推薦美國品味時,殊不知你已成了中央情報局的代理人。」】


熊向暉女兒熊蕾《不戰而屈人之兵——美國的全球輿論戰》一文中也以李志綏為例:

【美國心理戰例3.藍登書屋的一本書。
這本書,就是美國藍登書屋1994年出版的《毛澤東的私生活: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回憶錄》。這本書被當成近距離了解毛澤東和中共高層政治生活的信史,在海外影響極大。儘管書中所回憶的內容,很多活著的當事人都說是編造,但是他們說明李志綏編造事實的回憶,卻根本無法與李志綏那本書的影響抗衡,就連國內很多人,也寧可相信那本書,而不相信對它的駁斥。
在這裡,我沒有足夠的證據確認這本書是美國對中國的一個心理戰行動,但是可以確認的是,它完全達到了心理戰行動的效果。很多通過各種渠道看了這本書的中國大陸讀者,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這本書,使他們「對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的信仰完全破滅了」。讓一個國家的公眾對當政者和國家的領袖人物產生懷疑,離心離德,不正是心理戰行動所謀求的最大目標之一嗎?
而且,這本書有著相當耐人尋味的背景。
有未經證實的消息說,1988年,李志綏初到美國時,曾經跟人說過,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就是在毛主席身邊的那些年月。他開始寫回憶錄后,最初的兩稿均被出版社否定。否定的原因,就是他筆下的毛澤東的形象,不符合美國出版商的要求。
如果以上的情況不足為信,那麼下面的事實則是確鑿無疑的。
首先,李志綏作為一個只會用中文寫作的中國人,卻需要別人把他的中文草稿譯成英文,再由母語為英語的美國漢學家潤色甚至改寫,然後出版一部以英文為母本的回憶錄。一個人的回憶錄不能以自己的母語為母本,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後來出版的這本書的中文版,都是以英文版為藍本。
第二,據李志綏在英文版中開列的致謝名單,除了兩位給他寫英文的捉刀人,包括一個華裔教授和一個老美,藍登書屋另派了9個人幫助此書的寫作。此外,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美國所謂的著名「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自始至終參與了本書的出版」,並為他撰寫了前言;參加評審英文稿的還有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密歇根大學、夏威夷東西方中心的一批中國問題專家以及心理醫學和人類學家,包括麥克爾?奧克森伯格、羅德里克?麥克法加爾等八、九位。一個醫生的回憶錄動用這麼龐大和高規格的陣容,所為何來?李志綏有所披露:這些專家「將我的回憶與寫過毛的那些人的其他記述加以對照」,「使這本書能夠為非中國讀者所理解」。
其結果就是,李志綏參與了很多身為保健醫生的人不可能參與的政治決策,包括他就任毛澤東保健醫生之前就召開的中共八大,以及廬山會議、尼克松訪華等等。
第三,藍登書屋號稱世界最大的普通英文圖書出版公司,長期致力於出版美國和世界最優秀作家的文學作品。藍登出的書獲得的文學獎和圖書獎,比其他任何出版社都多,包括諾貝爾文學獎、普利策獎、美國全國圖書獎和全國書評獎等。沒有出版過任何作品的李志綏,連作家都談不上,更不要說「優秀作家」了。這樣一個世界知名的出版公司如此興師動眾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醫生出書,這裡面應該是很有奧妙的。】


的確,李志綏的書遭到了知情者的致命批駁。


李志綏」妖魔化毛澤東」的書出版后,許多知情者紛紛自發寫文批駁該書。


《歷史的真實——評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的回憶〉》是評價李志綏著作中的重要一本。該書作者林克,徐濤和吳旭君都曾長期在毛澤東身邊工作,分別擔任過秘書、保健醫生及護士長的職務,對毛澤東的思想、人格、作風乃至生理健康都有深處的了解。


林克等人在書中以無可辯駁事實證明李志綏著作對毛澤東的妖魔化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比如,李志綏為了在書中虛構大量內容,有些內容是他在擔任毛保健醫生之前發生的,為了使這些內容看起來真實可信,他不惜虛構擔任毛澤東保健醫生的時間:

事情開始就是騙局
李志綏在「自序」中說,他是一九五四年被任命為毛的保健醫生的。在「回憶錄」的另一處,則又自稱做「毛的專任保健醫生」,是一九五五年四月下旬以後的事。
事情一開始就是編造的。
李志綏歷次親筆填寫的《幹部履歷表》和《黨員登記表》現在都完整地保存著。
關於他擔任毛的保健醫生的時間,在他本人填寫的《黨員登記表》和幹部任免報告表中,有的寫為「一九五七年七月」,有的寫為「一九五七年六月」,我們就按六月計算。這個時間,同我和當時在毛身邊工作的徐濤(他自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五月擔任毛的保健醫生,也可以說是李志綏的前任)等人的記憶,是相吻合的。我還問了汪東興,他記憶的時間跟我們也是一致的。
這就證明,李志綏作為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正式擔任保健醫生的開始時間是一九五七年六月,而不是他在「回憶錄」中說的一九五五年四月,更不是他在「自序」中說的一九五四年,時間相差兩年多或三年多。一九五六年他曾被臨時找去為毛澤東看過病,但不是毛的專職保健醫生。這些都有完整地保存著的毛澤東病歷檔案可以說明。
李志綏把他擔任毛澤東保健醫生的時間從一九五七年提前到一九五四年:這不是記憶的誤差。也不是任期時間的些許誇張,而是有很重要的目的的。】


關於所謂毛澤東的性醜聞,該書進行了明確的批駁:

所謂「女友」問題
「回憶錄」編造了那麼多假東西,其中還有一個所謂毛與什麼「女友」的關係問題。有的竟說成是吳旭君告訴李志綏的。
在這裡,吳旭君鄭重聲明,李志綏從來沒有向她問過這樣的問題,她也從來沒有回答過李志綏這樣的問題。
李志綏編造四人「大被同眠」,簡直是下流無恥。毛澤東的不少生活習慣,人們都已熟知了。他睡覺只蓋毛巾被,春夏秋冬四季如此,隨著氣候的變化只不過多兩條少兩條罷了,根本不用什麼「大被」。他睡的床,一半的地方堆著高高摞起的書,睡覺的地方只有一半,歷來如此,怎麼可能睡上四個人呢?真是天方夜譚!李志綏居然編出這些奇聞,還對吳旭君進行栽贓,真是太卑鄙了!
我們在毛澤東身邊工作多年,同他接觸和交談比較多,對他的為人和生活是相當了解的。
毛澤東對女同志一向十分尊重,對待女同志(當然對待男同志也是一樣),不論老、中、青,他都很講禮貌。他說過:「我歷來尊重女性,支持弱者。」
毛澤東很喜歡和年輕人交談與交往,無論男女都一樣。他認為年輕人思想單純,不世故,熱情活躍,肯講真話,通過他們可以了解青年人的思想與社會人際關係的真實情況。
毛澤東的卧室、辦公室、會客室從來不關門、不插門、不上鎖。毛澤東的個人私生活以及人際交往,光明磊落,沒有什麼不可以告人的。


林克等人在前言中還說道:

【這本書名為李志綏的個人「回憶錄」,但我們很清楚,以李志綏個人的經歷和能力,是絕對寫不出來的。應該說,是一些西方人士直接插手這件事,通過李志綏的口,來說出他們想要說的那些話。他們所看中的,正是李志綏當過毛的保健醫生的這個身份。
……這本書造假的手段的確很不一般,經過了不少「高手」的精心策劃、編排和捉刀。但在我們這些十分熟悉實際情況的人看來,全書漏洞百出。李志綏等人忘記了一個起碼的原則:歷史是不能編造的,謊言並不難被戳穿。何況那些參與捉刀的人,遠在海外。對毛澤東周圍的情況實在太隔膜,一編起故事來,總要弄得牛頭不對馬嘴。所以,讓讀者了解歷史的真相,對於曾經長時間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的我們來說,是義不容辭的。
正當我們著手寫這兩篇文章的時候,李志綏死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們為失去對質對象而感到遺憾。本來,我們是很想同李志綏就他的「回憶錄」中涉及的重要問題逐個對證的。】


1995年,李志綏卻莫名奇妙地死去。假如李志綏屬於非正常死亡,是被人暗殺,那麼暗殺者有兩種可能:A、李志綏被維護毛澤東形象的中國愛國主義力量暗殺。B、李志綏被西方壟斷資產階級的專政工具美國安全機構如CIA、FBI等暗殺。


實際上,稍用頭腦便能推測A類說法是子虛烏有、混淆視聽的謠言:


1、中國資產階級自由化勢力對李志綏的著作是放縱的態度

李志綏的書已經被那些活著的知情者徹底揭露。正如熊蕾所言,「但是他們說明李志綏編造事實的回憶,卻根本無法與李志綏那本書的影響抗衡,就連國內很多人,也寧可相信那本書,而不相信對它的駁斥。」90年代以來的中國大陸,李志綏的書以非法盜版的形式廣泛傳播,網際網路興起后,該書及類似內容又在網際網路上大肆傳播,直到今天,仍然能用百度搜索到相關內容。某些官員對此書的縱容導致中國眾多高官、知識分子、學生對該書內容深信不疑。許多人雖然沒有看到過此書,但是也聽說過該書的內容,並深信不疑。

與西方壟斷資產階級、海外反華反共勢力大力支持李志綏著作不同,中國內部捍衛毛澤東的著作則得不到官方大力支持,批判李志綏的努力更多地顯示出純民間的色彩。比如,林克、徐濤和吳旭君的《歷史的真實——評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的回憶〉》對批判李志綏很有利,如果讓普通讀者一起讀到這兩本書,肯定沒有人相信李志綏的謊言。但是林克們的著作發行量很少,也沒有任何媒體大力宣傳,結果其影響力遠遠不如李志綏的著作。


2、與xx功、民運對比

xx功、民運等人對中國當政者的危害更加嚴重。xx功、民運分子製造的文章書籍在大陸遭受絕對封殺,通過大陸的網際網路也很難搜索到相關內容。可見,中國當政者對xx功、民運的痛恨與對李志綏遠遠不是一個級別。但輪子功及民運,以及藏獨、疆獨等集團中,有那麼多人在海外,對當今中國的危害遠遠高於李志綏,但是沒有一個人遭受到中國的暗殺。實際上黨內許多的資改高官、新自由主義高官、體制內的漢奸洋奴集團是支持、贊同李志綏著作的(這也造成對李志綏的謊言進行消毒極其不利的局面)。所以,中國當政者根本不會去暗殺李志綏。

3、從李志綏死後各方反應來看

李志綏在美國出書,作為首部」妖魔化毛澤東」的重磅炸彈,肯定受到各方高度關注。觀察李志綏著作從出版到傳播的整個過程,僅從調動美國一切出版資源、學術資源、輿論資源來與李志綏高度配合來看,美國安全機構已經高度介入整個事件。李志綏的安全也必然受到美國安全機構的保護,所以要暗殺他,也不是很容易的。


假如李志綏是被中國暗殺,那麼,很明顯這將成為美國將「妖魔化毛澤東」推向高潮的絕佳機會。美國剛好可以藉此事證明李志綏著作的真實性,而美國絕對不會放過這樣一個「妖魔化毛澤東」的絕佳機會。但是,李志綏之死引起的波瀾卻是如此之小,甚至遠小於台灣作家江南被殺案。


綜上所述,李志綏肯定不是中國暗殺,而只能是被美國安全機構暗殺。某些勢力為了避免李志綏被暗殺后引起美國民眾廣泛關注、各方追查,最終將幕後真正兇手美國安全機構曝光,只能讓李志綏死得靜悄悄,死得不明不白。實際上,李志綏的書稿經過了美國安全機構的運作,已經被改得面目全非,李志綏肯定知道中情局等機構介入此事的內幕,因此也就擁有很高的籌碼來要挾美國以獲得更高報酬。美國方面也擔心李志綏活著會早晚泄露那本書的內幕,如果出現那樣的局面,這本書不僅沒有「妖魔化毛澤東」,反而妖魔化了美國。所以,讓李志綏安安靜靜地死去就是對美國來說最有利的選擇。書已經出來了,李志綏的油水已經被榨乾,下面真正要做的是通過傳播渠道進一步大規模傳播此書,李志綏活著反而是個累贅。如此看來,我們不難理解林克們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感慨:「正當我們著手寫這兩篇文章的時候,李志綏死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們為失去對質對象而感到遺憾。本來,我們是很想同李志綏就他的「回憶錄」中涉及的重要問題逐個對證的。」 李志綏必須這樣不明不白、安安靜靜地死去,他死得恰到時機,恰到好處,他的死及死法最有利地保證了「妖魔化毛澤東」大業的順利開展。


附文:從《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的常識性錯誤看其真實作者

作者:yao111

我在國外看了三本書《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以後簡稱《回憶錄》)、《毛澤東與他的女人們》、《叫父親太沉重》,后兩本書一看就是創作的小說,沒有任何史料價值,在國外影響也不大。影響最大的是《回憶錄》。因為署名作者李志綏曾任毛澤東的保健醫生,因此許多人都相信《回憶錄》寫的內容是真實的。我是一名在北京生活了多年,沒有和任何我國領導人近距離見過面的普通市民,我認真看過《回憶錄》后,就可以找出書中上千處問題。從《回憶錄》中我得知,李志綏生在北京,長在北京,在國內生活工作了70年,可是《回憶錄》中卻寫有許多生活在北京、大陸的人,不應該犯的常識性錯誤,現舉例如下:


1、「香山位於北京西北數裡外......香山也以兩座古佛寺而遠近聞名---卧佛寺和碧雲寺」(P042)

香山離北京市區不是數里,而是數十里。卧佛寺在香山附近而不是在香山上。只有碧雲寺是在香山上。


2、「當時在北京西郊明十三陵」(P421)

明十三陵在北京城的北部。任何一張北京市地圖都會明顯標出十三陵的位置。


3、「讓我們住到房山縣中學的教室里,」(P237)

作者說參加修十三陵水庫勞動時,他們住在房山縣中學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房山縣在北京城的西南部,十三陵水庫在北京城的北部,昌平縣城的附近,距房山縣有五六十公里。


4、「香山是八大處的一部分」(P044)

香山與八大處是各自獨立的風景區。八大處和香山風景區相距好幾公里。


5、「王洪文提出不如搬到官園的新房子去。那時一九七二年毛大病以後,周恩來替毛蓋的別墅。」

官園在北京市西城區,是北京市的市區。怎麼在城市裡蓋的房子成了別墅?


6、「前往玉泉山懷仁堂」(P607)

北京只有中南海里有個懷仁堂,怎麼玉泉山又出了個懷仁堂?當年只要看新聞的中國人,沒有不知道毛主席經常在中南海懷仁堂開會。


7、「我到了中南海懷仁堂北面的游泳池」(P062)

我原來也不知道中南海里的游泳池在什麼地方,看了<<回憶錄>>里附的中南海地圖后才知道游泳池在懷仁堂的東面,不是在懷仁堂的北面。

我知道作者是怎麼犯的錯誤。一般的地圖都是上北下南,<<回憶錄>>里的中南海地圖卻是按上東下西畫的。可是作者仍然習慣地認為中南海地圖是按上北下南畫的,就想當然的認為游泳池在懷仁堂的北面。可見那位作者根本不知道中南海的情況。那位作者一定不是在中南海生活、工作了幾十年的李志綏。


8、「(在天安門上)毛緩步同熟識的人們,然後走向主席台」(P084)

天安門上從來不設主席台。


9、「於是由武漢乘船至合肥」(P261)

合肥根本不在長江邊上,從武漢乘船到不了合肥。合肥離長江的距離至少一百多公里。


10、「華國鋒是韶山所屬的湘潭地區黨委書記」(P004)

韶山是湖南省湘潭地區湘潭縣裡的一個小村莊。因此應該是湘潭地區所屬的韶山。


11、「在井岡山上茅坪」(P405)

茅坪在井岡山下,茨坪在井岡山上。


12、「北京一百裡外的唐山市」(P007)

唐山市離北京超過三百里。


13、「在廣州......深恐不到九十裡外的香港」(P127)

香港距離廣州超過一百九十里。


14、「一九五五年六月......北戴河......一次寒潮引來狂風暴雨」(P093)

中國在北半球,北戴河在六月是夏天,不可能有寒潮


15、「北京的秋天太陽最烈」(P456)

北京的秋天,是氣候最好的季節,太陽最烈的季節是夏季。


16、「這時正是五月下旬,天氣熱的很,白天的太陽曬的暑氣蒸騰」(P238)

五月是北京的春季,根本談不上什麼「暑氣蒸騰」。


12、「這時已是十二月底,南寧仍然是鬱鬱蔥蔥......氣候溫和,一般在攝氏二十四度左右。」(P216)

十二月底是南寧一年裡最冷的時期,雖然南寧地處我國南方,但是還沒有氣候溫和到「一般在攝氏二十四度左右」。


13、「中央公安部」(P14)

國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簡稱「公安部」。


14、「一九六二年十一月撤銷農業部時,鄧子恢被撤職。」(P386)

農業部從來沒有被撤銷過。鄧子恢也沒有擔任過農業部部長。鄧子恢曾擔任過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部長。撤銷農村工作部時,鄧子恢才不再擔任農村工作部部長。


15、「現在我主管中央宣傳部,衛生部屬中宣部管」(P451)

衛生部是國務院下屬單位,不是中共中央中宣部下屬單位。


16、「每省鐵路局都會派出一位司機和火車機車」(P124)

中國鐵路系統不是按省建制。沒有省鐵路局。只有如北京鐵路局、鄭州鐵路局、蘭州鐵路局......


17、「這事要找中國醫學科學院,他們的基礎醫學研究所的解剖學系和組織學系」(P015)

中國的研究所里有研究室,沒有系,只有大學里才有系一級組織。


18、「如想買到米和油,就得跑糧店、油店」(P013)

北京的糧食、油都由糧店供應,沒有專門賣油的油店。


19、「九級幹部沒有真正的權力地位」(P334)

按國內幹部規定,十三級以上幹部屬高級幹部。九級幹部最低職務也是地委、司、局、廳、師一級的幹部,一般是省、部、軍級幹部。


20、「他正準備去北平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當時共產黨召集了無黨無派的各路精英,成立了這個會議。」(P037)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由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共產黨三部分人組成。第一屆政協副主席是:周恩來、沈均儒、李濟深、郭沫若、陳叔通。其中李、沈、陳都是民主黨派人士。政協代表、政協委員中的民主黨派人士就更多了。


21、「我們必須贍養.....我們的兩個孩子和嫻(李的妻子)的父母。我們改成供給制后,只靠嫻一個人的薪金,怎麼養的活他們呢?」(P263)

我國建國初期實行供給制時,對未成年的孩子也由國家包下來,對孩子也實行供給制。李志綏的孩子當時完全不用他妻子出錢扶養。


22、「北京醫院......只給周圍的機關的工作人員和工廠人員看病,同時要求這些單位,對他們介紹來看病的人,保證審查沒有問題,不是『壞人』。」(P400)

中國北京實行的是定點公費醫療制度,每個單位有固定的公費醫療醫院,只要是同一個單位的人,就在同一個醫院看病,不存在讓『好人』在北京醫院看病,『壞人』在其他醫院看病的問題。


23、「毛每天仍去山東公安廳專設的私人浴場游水」(P140)

山東公安廳是政府機關,怎麼可能有私人浴場?


24、「高幹俱樂部和北京飯店是葉(子龍)最愛出沒的兩個場所,這兩處的警衛從來不檢查葉的通行證。」(P140)

北京從來沒有名稱是「高幹俱樂部」的俱樂部。北京飯店是一個對外的商業飯店,進飯店不要什麼通行證。


25、「隨即在井岡山建立基地,『建立蘇維埃政權』」(P111)

是1931年11月在江西瑞金,而不是在井岡山建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26、「清華大學以理工學院聞名」(P481)

清華大學建國後進行院系調整,成為一所只有理工科的大學。


27、「一九五四年匈牙利的年輕工人組成裴多菲俱樂部」(P392)

匈牙利裴多菲俱樂部的主要成員多是青年知識分子。


28、「張炳常,解剖學副研究員......張(炳常)說:『......常常半夜三更叫我們解剖化驗,檢定死亡原因」(P016)

鑒定死亡原因是法醫的職責,只有法醫出據的死亡鑒定報告才據有法律效力。


29、「朱(德)沒有政治野心,解放後幾乎半退休,只擔任幾個榮譽職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長和軍事委員會副主席。(P110)

朱德解放后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五大書記之一、國家副主席。1956年八大以後任黨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這些都是榮譽職位?


30、「他(毛澤東)決不將由蘇聯培養出來的人放在身邊」(P15)

劉少奇、楊尚昆、鄧小平都在蘇聯學習過。卻都在毛澤東身邊工作。


31、「她(江青)說:『你就是李大夫了。』一口純北京話」(P052)

江青說的是與純北京話有明顯區別的,解放前推行的「國語」。李志綏是北京生北京長的老北京人,不可能聽不出來江青說的不是「一口純北京話」


32、要說李志綏不知道中南海、北京人民大會堂在北京什麼地方,知道李志綏簡歷的人沒有人會相信。但是<<回憶錄>>卻能夠充分證明,他確實不知道中南海、北京人民大會堂在北京的什麼地方。有書中文字為證:

「救護車駛出中南海大門,往南路經黑暗又荒涼的北京街道,直至人民大會堂」(P020)

「將毛的遺體由人民大會堂運到地下醫院......我伴隨毛的遺體經過北京黑黝黝的街道,直至有兩個哨兵守衛的毛家灣五一九工程入口。哨兵揮手示意通過,小型汽車便往下開入蜿蜒曲折的地下隧道,直駛向十五分鐘車程外的三0五大樓地下醫院。」(P022)

人民大會堂、中南海都在北京的市中區。而且只隔著有八條車道的西長安街,從中南海南門到人民大會堂北門只有不到幾白米。長安街是北京最寬最明亮的大道,是可以和世界任何國家的繁華大道相比也毫不遜色。從中南海到人民大會堂,可以走西長安街、府右街、南長街。這三條路沒有一條是「黑暗又荒涼的」。作者是想當然的認為,一個貧窮的中國首都街道,必然「黑暗又荒涼的」

最能暴露作者無知的是,作者不知道中南海、人民大會堂、毛家灣的相對位置。


汽車出人民大會堂北門過西長安街進中南海南門,出中南海北門就是305醫院。毛家灣在305醫院的西邊。人民大會堂到305醫院的距離不超過兩公里,毛家灣距離305醫院也就一公里左右。不是作者的無知,就是安排行車路線的人腦子出了毛病。<<回憶錄>>寫到「隧道寬度可以平行並開四輛汽車,溝通人民大會堂、天安門、中南海、林彪死前住地毛家灣和中國人民解放軍三0五醫院大樓地下」(P022),有人民大會堂直接到305大樓地下醫院的地下隧道,為什麼要到毛家灣再走地下隧道到305醫院?更離奇的是從毛家灣到305大樓地下醫院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汽車竟然在地下隧道有走15分鐘?!毛家灣基本在305醫院正西方,他們之間的地下隧道為什麼要修的蜿蜒曲折?有多大可信度?!「回憶錄」中的這些文字除了暴露作者不是李志綏,及作者對中國、北京的無知外,也就是能夠欺騙不了解中國、北京的外國人。


33、「中國五一勞動節和國慶節的閱兵式和群眾遊行原本抄襲自蘇聯模式」(P213),「這時北京市市長彭真宣布五.一國際勞動節遊行開始......先由國防部長彭德懷坐敞蓬吉普車檢閱部隊,然後群眾遊行開始」(P084)。

1955年「五.一」勞動節沒有舉行過閱兵式!我想李志綏年近七十才動筆寫回憶錄,由於老糊塗了,有可能把「十.一」國慶節的情景和「五一」勞動節的情景記混了。但是<<回憶錄>>中作者能把毛澤東第二次召見的時間寫的精確到小時「一九五五年四月三十日凌晨一點多鐘」,而且第二天李志綏就上天安門參加「五.一」勞動節觀禮,若確有其事,李志綏絕不會把毛澤東四月三十日召見的第二天記成十月一日。顯然這是一位,從來沒有觀看過中國1955年「五.一」勞動節遊行的人寫的。這位作者又是想當然的以為中國有遊行就一定有閱兵式。因此還活靈活現的描寫,李志綏觀看根本不存在的五.一勞動節閱兵式的情景。


34、「所以殺掉幾十萬右派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毛也許未親自下令處死那些右派(就象王實味一樣),但他也不曾出面制止這些暴行。」(P195)

中國共產黨接收了蘇聯大清洗的教訓,毛澤東在1942年延安整風時就提出「一個不殺大部不抓」的方針。因此從延安整風起,除涉及國共兩黨鬥爭的運動,基本沒有在政治運動中,殺過一個被打倒的人。無論是「右派分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還是「走資派」、「反動學術權威」......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回憶錄>>卻說我國殺了幾十萬右派。<<回憶錄>>中寫了三個有名有姓的被打成右派的人,也沒有一個被殺。連作者自己都舉不出一個右派被殺的例子來,讀者又根據什麼相信幾十萬右派被殺的說法?


35、「一九五八年的秋收,創下中國史上最高記錄,隨即在十二月全國嚴重缺糧......在武漢會議當中(1958年11月28日-12月10日)放假的那幾天里,我詫異地發現中南海里沒有肉和油,米和蔬菜也很少見,情況很不對勁。」(P271)

「(1960年)全國性的大飢荒終於侵入中南海的深宮朱牆了。每人的配糧一個月減至十五斤。肉、蛋已經絕跡。沒有食油。」(P324)

「自我走後,他們每天的定量糧食都吃不飽,沒有油,更沒有肉和蛋,青菜也不容易買得到。能夠得到一點黃豆,煮著吃,就是美食了。一九六一年的春節,嫻(李志綏的妻子)弄了點白菜,和一些大米,煮成稀飯,湊和過去。」(P336)

經歷過我國三年困難時期的北京人還有好幾百萬,<<回憶錄>>作者就不怕有人揭穿他們的謊言?三年困難時期中國實行全國保北京的政策,北京市的食品供應好於許多其他地區,是毛澤東保健醫生的李志綏,得到的食品供應不會比一般市民更差。1958年北京市的供應並沒有出現困難。三年困難時期(1959-1961年),北京市成人最低的糧食定量是每月23斤以上,每人每月憑發的肉票、油票,可以買到肉和油,每戶憑副食本可以買到定量的雞蛋。每逢春節、新年、五一勞動節、十一國慶節,還可以買到專門為過節特殊增加供應的肉、油、魚、雞蛋和其他副食品。作者卻說李志綏買不到肉、油、魚、雞蛋,過春節全家只能喝菜粥。我想李志綏說謊的膽子再大,也不會在人人皆知的事情上瞎說。何況也沒有必要,在自己家過節吃什麼上說假話。這顯然不是李志綏而是其他人編的故事。這是在寫小說,而不是寫回憶錄。

僅憑腦子的記憶,誰也不可能把幾十年前的事情,記的完全準確。李志綏在<<回憶錄>>自序中寫到「文化大革命中間,我一天到晚提心弔膽,片紙隻字都沒有保存下來。一九七六年四人幫被捕以後,嫻(李的妻子)常常惋惜地說:『太可惜了,那四十幾本日記。如果能保存下來也沒有事......』」(P12)也就是李志綏寫回憶錄時,沒有任何他自己記錄1976年以前情況的「片紙隻字」。


36、「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這天清晨五時,大家起床。這是個晴天,凌晨很冷,都穿上棉上衣,吃過早飯以後,由香山乘卡車出發,不到七時,到了天安門廣場......十時正,毛澤東等領導人都到了天安門城樓上,全場歡聲雷動......」(P046、P047)

你說李志綏老先生記憶力不好吧?他能清楚記得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幾時起床、幾時達到、乘的什麼車、穿的什麼衣服、天氣如何。你說他記憶力好吧?他卻把下午三點開始的開國大典,記成了上午十點。


37、李志綏苦於沒有證明他一九五四年任毛澤東保健醫生的物證。在<<回憶錄>>中附了一張他在水裡的照片,並有照片的說明「1956年夏,李醫生在武漢附近的長江游水。(毛澤東遊在前頭,不在照片內)」1956年夏天毛澤東在武漢游泳時的長江水流情況,<<回憶錄>>作者寫道「我走下舷梯,兩手剛鬆開梯欄,水流立刻將我下沖,瞬息下漂四五十米」(P154)。而照片中的李志綏,卻能面帶微笑的直立在水流湍急的長江水中。沒有人會相信他是在長江中游泳,因為一看他身旁水的波紋,就知道他是站在不流動的水中。何況沒有人能直立在長江急流中。這張照片不僅不能證明李志綏1956年在毛澤東身邊,反到弄巧成拙,照片成了李志綏和<<回憶錄>>的其他作者、編寫者們造假的證據。若是他們附一張李志綏一個人走路的照片,照片的說明寫成「李志綏和毛澤東一起散步,毛澤東走在前頭,不在照片內」更不容易被人識破。

以上只是我找出的《回憶錄》中問題的很小一部分。任何一個沒有偏見的在國內生活過的人,都不難判斷《回憶錄》的作者,決不僅僅是在國內生活了70年的李志綏。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wcat 2018-2-15 10:59
戚本禹說過毛澤東房間外面時時刻刻有人值班,根本不可能發生那些事。
回復 西方朔2 2018-2-15 22:06
毛是民族的脊樑,現代中國的精神支柱,當然會被對手視為眼中釘。
回復 sujie_alex 2018-2-16 00:37
wcat: 戚本禹說過毛澤東房間外面時時刻刻有人值班,根本不可能發生那些事。
當年看李的那書時就覺著很多部分是臆測的,不可信
回復 wcat 2018-2-16 02:41
sujie_alex: 當年看李的那書時就覺著很多部分是臆測的,不可信
垃圾,不值得去看。
回復 唐貝勒 2018-2-16 03:31
李志綏是卑鄙的小人!
回復 SAGFS 2018-2-16 08:09
===有誇大地方, 但絕對談不上" 妖魔化 ". 毛的所作所為,大多為事實. 李生前, 沒有得到毛的任何好處, 當然後來要反思, 及追求物質. 如今,就不同啦,退休前都發啦, 但還是不許離境.

===有誇大地方,但絕對談不上"妖魔化". 毛的所作所為,大多為事實.李生前,沒有得到毛的任何好處,當然後來要反思,及追求物質.如今,就不同啦,退休前都發啦,但還是不許離境.
回復 SAGFS 2018-2-16 08:11
===近年裡,舊金山的白蘭和李孟賢呢 ? 近年裡,舊金山的白蘭和李孟賢呢 ?
回復 Sc2885375 2018-2-17 11:13
「紅岩」式的小說。
可憐的作者只有忽悠國內老百姓,連中情局和FBI的分工都未搞清楚。美國國內是FBI的法定執法和活動範圍;而中情局是負責國外情報搜集活動,不能在美國國內執法活動。9.11以前的1995年兩局根本互不對話,連情報都不互享,所以才能被基地組織兩次成功偷襲.....
回復 yuqigao1950 2018-3-4 23:38
李志綏的書和毛主席推薦的金瓶梅一塊看,就會覺得李的記錄非常真實。當然有些細枝末節可能作者記的不準。
回復 vibes 2018-9-1 00:56
這書有看過,感覺主要表述是存在的,細節可能有出入,有可能是作者和出版商為了搏讀者的眼球,就像以前常講的, 源於生活,高於生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8 22: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