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大學女教師的手記》第59章 彈指一揮十八年

作者:簡翎  於 2021-9-19 01: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一個大學女教師的手記》|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2評論

關鍵詞:徐爽, 出國, 加拿大, 美國, 姜老師

       時光流逝,歲月蒼老,彈指一揮間,徐爽出國已經十八年。        

       她最初去了加拿大的多倫多,後來又搬到了溫哥華。在加拿大這兩個最大最美的城市,僅生活了一年,就由於受不了寒冷的氣候,一路南遷。她說自己是北方人,本不應該如此不耐寒,一切過錯全賴早年在礦院洗澡堂落下的病根兒。溫度一低,不是咳嗽就是感冒,倒比福建廣東人對寒冷更敏感。        

       起初,徐爽從加拿大的溫哥華到了趙麗華的田納西——美國鄉村音樂的源頭,再到弗吉尼亞——八個總統的誕生地,後到南卡羅來納——聲嘶力竭地唱「I feel good」的大名鼎鼎的黑人歌手詹姆斯·布朗的故鄉,最後落腳在喬治亞州——「飄」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塊土地上。       

       在這漫長的十八年間,徐爽推銷過保健品,干過電話接線員,做過老闆的秘書,當過房產經紀人,甚至送過外賣,開過校車,幾乎嘗試了所有她以前認為自己不可能從事的各種職業,唯獨不去涉足她最應該做也最有能力做的工作——教書育人。她說,教了二十年的書,教得夠夠的了,這輩子,跟教師絕緣了。        

       母親多次問她,移民北美,後悔嗎?她堅定不移地回答:不後悔,從沒後悔,絕不後悔,永不後悔。        

       說真的,徐爽覺得一生中做出的最正確的決定,就是移居北美了。性格決定命運的走向。老美太好打交道了,沒那麼多花花腸子,令人精神非常放鬆。不但沒感覺受歧視,還覺得備受尊敬。        

       但是,這個國度也有不少弊端,其中之一即是相當多的人懶惰,遍地是工作,硬是呆在家裡,不出去做事情, 吃政府濫發的福利。要是勤勞一些,好車好房都不在話下。        

       另外,有些地方的治安不理想,槍擊事件時有發生,這就要看人們自我保護的能力了。徐爽早就學會了打槍,各種手槍好幾把,出門帶在身上,挺威武的。多年練就了一雙慧眼,對面過來的人或周圍的人,只要掃一眼,就能意識到其正不正常,對有疑問的人,三十六計「躲」為上。        

       至於病毒也不可怕,看你怎麼防備它,也要有防備的能力。        

       徐爽在近二十年的時間裡,僅回國一次,還是因為要接母親來美國定居。        

       母親來美后,徐爽就沒有了後顧之憂,故鄉故國再無牽掛之人。        

       她記得剛到田納西的時候,母親還在國內。她給昔日的好友姜老師發了一封郵件,告訴她新家的地址。在此之前,她倆已經通了一年多的電子郵件。

       徐爽與礦院經貿系的姜老師是患難與共的戰友。當年,省教委將徐爽和姜老師的材料退回來要求補充說明,學校壓著不通知當事人,徐爽一氣之下,當了「秋菊」,姜老師一氣之下調回原籍。        

       徐爽出國后,姜老師不但多次寫郵件給徐爽,還一再表示一定要加強聯繫,經常寫信,決不可斷了音訊,大有請君多保重,後會定有期的江湖情義。        

       可是,當徐爽在田納西給姜老師發送了新地址后,姜老師卻選擇了沉默。後來,徐爽又接二連三地給姜老師去信,那邊再也沒有回復。徐爽還記得當初的網上之約,姜老師倒先忘了,徐爽為此傷感了一段時間。        

       大約一年後,徐爽收到了一封奇特的快件,快件來自姜老師的丈夫范先生:                

       徐老師,您好。我知道,您與小姜的關係很好。請允許我代表小姜,以小姜的口氣給你發出最後一封信——這也是小姜的願望:        

        「徐爽,你好。你我現在真正地屬於兩個世界的人了。在你到達田納西之前,我已經身患重病了,肺癌,而且是晚期。與病魔爭鬥了半年之後,我敗下陣來。        

       如今,我已經安息在歌樂山下。若哪天碰巧你來這裡遊玩,請別忘了來看看我,最好是兩個人。我的意思,你懂的。        

       在此,讓我最後一次向你們表達深深地祝福。」        

       徐爽捧著這封簡訊,半天說不出話,淚水不由自主地往外淌。第二天,她辭掉了工作。之後,她花了一年的時間,遊山玩水,休閑度假,療傷自愈。        

       後來,母親來了,她讓母親看了這封信。母親告訴她,「這最後一段話,看起來像是范先生對你有那個意思,不好明說,通過這種方式,婉轉地表達出來。」        

       而徐爽對此,堅決否認。她認為,范先生與姜老師伉儷情深,怎麼可能在愛妻去世這麼短時間,就向妻子生前的好朋友拋出「藍繡球」呢?        

        「別瞎說了,媽。你不知道,以前,小姜在國內時,勸過我好幾次,讓我別再『單』著了。估計是他們兩口子議論過這件事,范先生不過是轉達一下小姜對我的希望與祝願罷了。別想一邊去啊。」         

        「再說了,莫說范先生沒這個意思,就是有的話,我也不可能接受啊。我們壓根兒不是一路人。范先生是個好人,老夫子,老學究,怎麼可能對一個如此不講究章法,落拓不羈的人有意呢?」        

       幾年以後,在母親的督促下,在姜老師遺言的感召下,徐爽還確實認真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了,時年,她已經半百有餘。         

       愛,沒有早晚之分。是誰說的?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在什麼地方,反正你知道,總有這麼個人,會在等你。         

       徐爽在異國他鄉,遇到了這個等著她的人。         

       她第一次見他,就覺得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她和他都從靶場走向停車場,兩人的車也停靠在相鄰的車位。不經意抬頭,互相望了望。        

       男士五十來歲,眼睛細長,一笑像月牙兒似的彎成了一對深深的月牙潭,嘴巴偏大,嘴角往上翹著,顯得有一絲兒驕傲。       

       男士先開口了,」你從中國來吧?你也練習射擊來了?」 他的聲音低沉渾厚悅耳。             

       不知怎麼, 徐爽凝視著眼前這張似曾相識的臉,耳旁隱約飄來了一首久違的老歌曲,那是一部電視劇的主題曲:          

        「遠處的營地已點起了燈火,晚霞消失在晴朗的夜空。跨上戰馬,背起長槍,年輕的騎兵整裝出發……」        

       這是徐爽出國前看的最後一部國產電視劇,這部電視劇被譽為「一段探尋人生價值的生命之旅,一部波瀾壯闊的心靈史詩」。在這部經典作品中,這段旋律優美氣勢壯闊的俄語歌曲,句句入心,醉人心扉,經典難忘!         

       看著眼前這熟悉的面容,「聽著」這深沉莊重的熟悉的曲調,徐爽的眼睛潮濕了,她問了一句連她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話,「你來自烏克蘭嗎?你聽說過保爾柯察金嗎?」        

       對方茫然地搖搖頭。        

       他們又隨便地聊了幾句,就各自開車走了。        

       過了十幾天,徐爽帶母親到附近的中餐館吃自助餐,落座后,發現對面桌旁坐著一男一女兩人,男的竟然就是上次見面的「保爾柯察金」。男士也認出了徐爽,舉起手,友好地跟徐爽和她母親打招呼。        

       飯畢,「保爾」和那女子走到徐爽她們的桌旁,徐爽方看清楚,那女的看起來做「保爾」的母親顯得太年輕,而作為女友的話又顯得太老,她正疑惑,「保爾」微笑著注視著她的眼睛說:        

        「又見到你,非常高興。這是我的姐姐,從德州來看我。」        

        聽罷,徐爽鬆了一口氣。        

        ……

       中間曲曲折折的過程用省略號省去了,因為要詳細講述,得有一本書那麼厚。               

       徐爽的「保爾」的真名在外國人中,算簡潔的,King Petrov(科恩•彼得羅夫)——幸好,他沒有俄羅斯人長得跟火車一樣的名字。他的祖父母在二戰期間,從俄羅斯移民到北美。他的父母出生在美國,會說一點俄語。到了科恩這一輩,就只會說美語了。科恩雖然長得接近「保爾柯察金」,但對前蘇聯的這位英雄一無所知。         

       當科恩第一次問徐爽叫什麼名字時,徐爽戲虐地告訴他,「冬妮婭」。後來,隨著他們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徐爽告訴了科恩有關「冬妮婭」的故事,科恩聽后爽朗地大笑,那磁性的笑聲穿透力很強,極富感染力。        

       直到現在,有的時候,他仍然把徐爽叫做「冬妮婭」。他說他喜歡保爾和冬妮婭的故事,尤其喜歡聽徐爽講,《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劇中的保爾和冬妮婭漸行漸遠,最終沒能在一起,但飾演保爾的安德烈與扮演冬妮婭的列霞卻因這部作品相識相愛,有情人終成眷屬。     

       多情的科恩會彈吉他,會唱歌,他一邊唱,一邊低頭彈吉他的側影,特別帥氣性感,溫柔中帶有一種陽剛之氣,沉靜中帶著一種浪漫情調。

       他知道徐爽喜歡聽前蘇聯歌曲,特地學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個靜謐的夜晚,在篝火的金色光輝里,兩人在後院池塘旁的涼亭中對坐,科恩深情地凝視著自己的心上人,撥動著吉他的琴弦,輕聲而又有力度地唱起:     

        Long night will be gone see the glimmer of dawn     

        My blessing to you,  oh, my dear

        May you and I would never forget

        This good time in Moscow at night     

        May you and I would never forget     

        This good time in Moscow at night       

        ……

        歌聲緩緩流入她的心田,直達心靈最深處。聽得她哽咽了。       

        以前她聽過手風琴伴奏的用俄語演唱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長夜快過去天色濛濛亮       

        衷心祝福妳好姑娘       

        但願從今後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沒想到,用吉他伴奏的用英文演唱的前蘇聯歌曲,也這樣悅耳動聽。       

        他的歌聲樸素深沉,卻又那樣輕快自然,就像泉水在山谷里流淌,絲帶在微風裡飄蕩,露珠在荷葉里滾動,春風在樹梢上鳴響。她陶醉了,陶醉在他的懷抱里。她的心與他的心隨著這美妙的樂曲一齊起伏,歌曲與兩人的內心產生了共振,讓他們體會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純潔美好的情感。       

       徐爽說,她來北美最大的收穫是得到了3H——Husband,House,He(媽媽的名字叫徐玉河),就是找到了心儀的丈夫,住上了夢想中的房子,將老母接到了身邊。        

       徐爽回想起當年在礦院住在18平方米的小平房裡的生活,感慨萬千。現在和科恩及母親住在將近400平米的兩層樓房裡,擁有六個卧室,五個衛生間。徐爽記得當初他們讓建築商蓋房時,她就帶點報復性心理,就是要跟過去的無廚無衛的鴿子籠形成強烈的對比,不但要寬敞明亮,到處是卧室,還要讓衛生間多到用不了。要得就是這種天差地別的快感。          

       徐爽承認自己是個平凡的女子,喜歡過平凡的生活。生活中,她的確顯得與眾不同,性格剛烈,桀驁不馴,讓她看起來在氣質上無限接近於傳說中的勇敢無畏的「女英雄」。        

       人與人之間的了解非常難,相知更難。徐爽記得,早年,一個親戚跟她說,要是你早生多少多少年,你就是趙一曼。聽了這話,徐爽只能呵呵了。親戚也太不了解她了。在她看來,人的生命比所謂信仰更寶貴。她從不摻合政治。為了她自己的頭腦不出意外,她甘願做一個沒有政治頭腦的人。        

       她曾修改了那段最激勵人的名言:       

       人最寶貴的東西是生命,生命屬於人只有一次。一個人的一生不妨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沒有獲得真愛而悔恨,也不會因為沒有追求幸福而遺憾;這樣,在臨死的時候,他就能夠說:「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經獻給了一種偉大的事業——為人性的解放而鬥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紅杏桃子245 2021-9-19 02:02
有時間仔細讀完你的貼。
移民第一面臨的是生存, 如合法居留問題,語言,生存技能,如果沒有資金,沒有合法身份,不會英語,不會開車,那可是苦海無邊啊。在國內是人上人,過得很舒服就別移民了。來異國他鄉從頭開始,不容易。吃福利也是餓不死而已。
追求幸福,可以做到,但遇到真愛,並獲得真愛,那要靠運氣了,有些人一輩子努力也沒有得到真愛。俺是實話實說!
回復 簡翎 2021-9-19 06:58
紅杏桃子245: 有時間仔細讀完你的貼。
移民第一面臨的是生存, 如合法居留問題,語言,生存技能,如果沒有資金,沒有合法身份,不會英語,不會開車,那可是苦海無邊啊。在國
說得很有道理。徐爽算比較幸運的,總算過上幸福生活了。有的人水土不服,在異國他鄉艱難打拚,遠沒有在國內過得舒服風光。謝謝你的點評。
回復 successful 2021-9-19 16:22
說實在話, 能夠出國生存的人, 一般在能力和智商上都超過國內的同等階層的人. 國外的路不是金子鋪的, 行走起來比國內的路更加艱辛. 能夠在國外 拼搏 生活, 完全是在另一個世界從頭開始, 這是對人生的巨大考驗. 很多經不起考驗的人紛紛回到國內, 這是在人生奮鬥的道路上的大退卻, 是人生的奮鬥失敗. 在國外重新奮鬥, 勝利永遠是屬於那些敢於拼搏, 勇於面對,永遠奮鬥向前的人們!
回復 簡翎 2021-9-19 18:08
successful: 說實在話, 能夠出國生存的人, 一般在能力和智商上都超過國內的同等階層的人. 國外的路不是金子鋪的, 行走起來比國內的路更加艱辛. 能夠在國外 拼搏 生活, 完全是
說實在話,你這段論述,好勵志啊。讀得我心潮澎湃,熱血沸騰。
回復 紅杏桃子245 2021-9-19 21:34
successful: 說實在話, 能夠出國生存的人, 一般在能力和智商上都超過國內的同等階層的人. 國外的路不是金子鋪的, 行走起來比國內的路更加艱辛. 能夠在國外 拼搏 生活, 完全是
說得好,同意!俺下過鄉,當過工人,考過大學,做過山區教師和職員,最最艱難的日子是剛來美國,那可是實實在在打拚。  生或死的決戰。  
美國是各國人都來挑戰的地方,她有很多機遇,但成敗還在自己。  如果生活從頭再來,我可能還選擇來美國,國內那些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人要多思啦
回復 簡翎 2021-9-19 22:01
紅杏桃子245: 說得好,同意!俺下過鄉,當過工人,考過大學,做過山區教師和職員,最最艱難的日子是剛來美國,那可是實實在在打拚。  生或死的決戰。  
美國是各國人都來挑戰
沒想到,桃子的經歷這樣豐富。佩服你堅強樂觀的精神。
回復 successful 2021-9-20 10:32
簡翎: 說實在話,你這段論述,好勵志啊。讀得我心潮澎湃,熱血沸騰。
謝謝點評
回復 簡翎 2021-9-20 18:32
successful: 謝謝點評
謝謝關注。
回復 SAGFS 2021-9-21 01:15
國內大學教授騷擾女生遭舉報 露骨聊天記錄流出(組圖) [複製鏈接]

發表於 剛剛 | 只看該作者
" 生態哲學 "

===畢竟不是一個上市公司老闆, 只是普通教師沒多少錢又沒什麼回報如入黨提乾等權力.
回復 successful 2021-9-21 08:49
紅杏桃子245: 說得好,同意!俺下過鄉,當過工人,考過大學,做過山區教師和職員,最最艱難的日子是剛來美國,那可是實實在在打拚。  生或死的決戰。  
美國是各國人都來挑戰
下過農村,支過邊疆, 又經歷大學考試, 接下來洋插隊落戶到了美國, 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進行艱辛的拼搏, 非常佩服你! 在國外,無論從語言上, 生活上,工作上最終融入這個異國的社會, 是相當不容易的, 也只有我們受過非常鍛煉的這一代人, 才具有這種勇氣和毅力;是國內很多人不能理解的, 他們也無法理解, 他們除了以為國外的月亮比中國的圓和大, 其他的就知道歌舞昇平躺著享受, 一代人不同於一代人了. 祝願你繼續奮鬥成功, 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回復 休閑生活 2021-9-21 12:13
徐爽總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屬於她的,永遠跑不掉。
回復 簡翎 2021-9-21 19:19
休閑生活: 徐爽總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屬於她的,永遠跑不掉。
是啊,苦盡甘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9 08: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