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大學女教師的手記》第4章 兩位男教師的嘆息

作者:簡翎  於 2021-5-29 05: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一個大學女教師的手記》|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關鍵詞:男教師, 大學, 愛情, 緣分

       其實,在心頭盤算徐爽的,不光組織部長,還有兩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那就是韋君和夏明德。同在一個系裡,整天抬頭不見低頭見,一個異性老在眼前晃,不動心也不正常。

  韋君採用的進攻方式並不新潮,屬於俗套」——邀徐爽看電影,每次,他都悄悄將電影票塞到徐爽的手中。徐爽倒也暢快,至少兩次都沒失約,因為她的確喜歡那兩部電影:《女大學生宿舍》和《人生》。她的座位同韋君的緊挨著,韋君總想在幾個情節的間隙,找點話說,無奈,徐爽自始至終兩眼直視前方,沒有一點暢談的意思。

      韋君心神不定地陪徐爽看完電影,原指望一起回學校的路上,能有點意外收穫,沒想到,徐爽仍然沉浸在劇情裡面,不能自拔,滔滔不絕地議論劇中的人物。幾次電影約會之後,韋君便泄氣了,別在這傢伙身上費勁兒了,她根本不懂愛情,他在心裡忿忿地想。

  韋君眼看著就進入大齡青年的行列了——二十七歲,幾經周折,通過熱心人的牽線搭橋,與一個在市一所中學教歷史的中學教師談上了。這位中教是個不漂亮但挺溫柔的女孩兒,與韋君各方面的條件相當:長相都是一般人,職業都是教師,男的本科畢業,女的大專出身。當時的工資,是中學教師比大學教師的高,那是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是造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時期。女的不是俗人,不太計較多幾個錢,少幾個子兒。兩人談得都比較投入,以至於韋君精神煥發了不少。

      有一種男人,如果交上了女朋友,看別的女的就都沒感覺了,一心只挂念自己的心上人。韋君就屬於這類人。後來,再見到徐爽,心中不但掀不起波瀾,還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絲厭倦。

  韋君的未來丈母娘是教了二十多年小學的老教師,身上有股子說不出的男性味道,風風火火,潑辣敢說,而且對人比較挑剔。她見了韋君兩次,印象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日子久了,倒多出了一點擔憂:這個白胖的男孩,長得沒楞沒角的,似缺少男子漢氣概。那方面行嗎?女兒跟著他,可別受罪呀!

  她的懷疑不是沒來由的。自己的丈夫就是這類人,渾身的膘,就是缺少肌肉,也看不出骨架,在盡丈夫的義務時顯得力不從心。她心裡也明白,這不能全怪他,她自己也有責任。

      結婚初期,是六十年代,她幹革命的熱情分外高漲,不願早早地生出個累贅,影響了在革命道路上前進的步伐。她記得,初期,丈夫的特徵還是堅如鐵,硬如鋼的,至少跟頑石好有一比。但她害怕懷上了,屢屢打擊丈夫的積極性,總在關鍵的時候,大喊:抽出來,快抽出來呀!」 丈夫心驚膽戰,不但不能盡興,還倍感壓抑,久而久之,便逐漸萎縮了。

  一年以後,當妻子做好了當母親的準備,慢慢將警戒線撤除后,他發現自己更不中用了。後來,勉勉強強造人成功,得了個寶貝女兒,就再也沒有開花結果。

  在寂寞難耐的夜晚,她會怪他:我怎麼這樣倒霉呀?找了你這個窩囊廢?」 男人一聲不吭,用沉默來平息她的怒氣。這時,她又覺得他可憐:哎,也不能全怪他,當初,要是不限制他,讓他進出自由,也不至於……」 可轉念一想,又變得忿忿不平了:男人怎麼可以這樣脆弱?真正男人的那個東西,應該是說不軟罵不垮的鋼鐵硬棒子嘛!」 她就是在這種心理矛盾衝突中,磕磕絆絆地同丈夫熬了一年又一年的。倆人都很愛女兒,捨不得離她而去,這是他們一直過著非正常生活而又沒有散夥的主要原因。

  老教師愛女心切,她絕不允許自己的悲劇在女兒身上重演。在女兒結婚前夕,她專門單獨召見女婿,跟他進行了一場嚴肅認真的談話,主要意圖就是要他在婚前到醫院做一個特殊的檢驗,以證明自己的那個功能是正常的。儘管做這個身體上痛苦精神上屈辱,但韋君已經離不開她的女兒了,為了與自己的心上人順利成婚,韋君咬著牙答應了,心裡還自我安慰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寵辱不驚。

  很快,韋君走進了這個兩代教師的家庭,完成了由單身漢向大丈夫的轉變。

  韋君總算大功告成,那他的好朋友夏明德呢?夏明德的情況跟韋君的比較起來,就顯得複雜多了。

  韋君還記得,夏明德來礦院三個月後,就有一個操著湖北口音的小女孩來找他,說是他的女朋友,從家鄉趕來看他的。夏明德一見她,就像吃了蒼蠅似的,掩飾不住地厭惡。住在他隔壁的人,雖聽不清他倆在說啥,但總聽著談話的氣氛不對,那聲調、節奏都接近於爭吵了。終於有一天,一記響亮的耳光過後,女孩衝出房間,嘴裡喊著 沒得良心!」 夏明德嘟囔著 癩皮狗!

  女孩的脾氣像小辣椒似的,將陳世美告到了機械系書記蘇善林那裡。蘇書記提醒小夏,要注意影響,要妥善地處理好自己的個人問題,不要由此耽擱了自己的前程。這招很靈,夏明德對女孩的態度好了許多,還從食堂打飯回來給她吃。慢慢地,女孩不來了,幾個月後,女孩徹底消失了。

      據說,夏明德使了一招,終於擺脫了女孩的糾纏。他親自給女孩的父母寫了一封長信,大意是說,最近體檢時,查出了糖尿病,而且是一型的。這種病,不好治,還影響生育,心裡很苦惱。並且說,由於染上了這種倒霉的終生疾病,跟他們的女兒在一起時,脾氣也變得暴躁。為了避免出現不良後果,只好忍痛分手了。為讓兩位老人信服,他還特意附上了一張醫院出具的證明。最後,還一再說,請他們千萬替他保密,否則,學院知道了,連工作也會受影響的。  

      誰也不知道,夏明德悄然與女友分手后,一方面努力接近徐爽,一方面跟市醫院的一名護士打得火熱。

  雖然徐爽在本市沒有背景,但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重要的是,他看到徐爽就覺得舒服,有感覺。畢竟,讀過幾年書的人,還是把愛看得比較重,夏明德再世故,也願擁有愛情。

      實際上,他最先看中的是李瑤,李瑤總讓他想入非非,把心裡一種不健康的東西激發出來。後來,看到李瑤的男朋友,在相形見拙之中,不由得感嘆:他媽的,這傢伙找了李瑤,該多幸福啊!夏明德不願生活在一個泡沫里,他必須將自己的轉移,於是,便移植到了徐爽身上。儘管徐爽沒有李瑤性感,但也挺可愛的。夏明德對機械系的三枝花的個人愛好,了如指掌:李瑤,舞跳得好;徐爽,球打得棒;於卞莉,毛衣織得漂亮。

  要與徐爽多接觸,就要球為媒。好在夏明德在學校時,就是文體積極分子,籃球、排球、乒乓球都不在話下,其中,排球打得最好,甚至網球都能來兩下子。他主動邀徐爽,每天早上,到校體育場打網球。於是,在春天的幾十個清晨,人們都能看到一對靚男俊女揮著網球拍,帶著青年人的朝氣,你來我往,你高發我低接,自如地擊打著那黃綠色的,在當時被認為是相當高雅的網球。

      與此同時,夏明德還被另一樁情事纏著。事情是這樣的:

      金阿姨有個遠房親戚在市醫院藥房工作,托金阿姨幫她在礦院物色一下,說是有一名分來不久便當上了護士長的姑娘,想找一位大學教師作乘龍快婿。護士長的背景不簡單,老爸就是本市的宣傳部長。她對男方的要求並不太高:家庭條件一般即可,但二等殘廢也就是一米七以下就不用考慮了,而且五官要屬於上乘,這關係到下一代。

      金阿姨跟老頭子一嘀咕,兩人立即將眼皮子底下的小夏納入第一人選。金阿姨找到夏明德,把護士長的情況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番,夏明德便動了心,儘管當時他還在獨自熱戀著徐爽。金阿姨還抽出時間,帶夏明德去醫院相了一趟親。護士長對小夏很滿意,願意和他繼續交往下去。但夏明德一看到她那小眯縫眼和大呲牙,就暗暗叫苦:要是這張臉換成徐爽的該有多好!可是,夏明德對護士長,並沒顯出絲毫厭倦,而且還非常有禮貌地給她留下了詳細的聯繫地址,並表示了繼續來往的願望。他,實話實說,的確有點兒捨不得她的老爸!

  於是,夏明德一邊在學校戀著徐爽,一邊跑醫院去看護士長,兩頭忙了一段時間。金阿姨幾次找到夏明德,讓他明確表個態,不要讓一樁好事泡了湯。夏明德總是態度曖昧地說:不著急,再處處看。」 直到有一次,金阿姨有點急了,說:如果不滿意,就說個痛快話,別耽誤人家了。她不愁找對象,後面跟著一個加強班呢!」 聽了這話,夏明德忽然有了緊迫感,同時,意識到這樁姻緣對自己是多麼重要。他對金阿姨說,給他兩天時間再考慮考慮。

  中午,在教工食堂吃飯時,他趁人不注意,塞給徐爽一張紙條,上面只有一行字:今晚八點,建築館。切切!

  徐爽雖說有點粗心,但也模模糊糊感覺夏明德對自己有那意思。她猶豫著:晚上,要不要赴約呢?不去吧,太不給他面子了;去吧,他會跟自己說些什麼呢?想了片刻,她決定去一趟,乾脆將窗戶紙捅破,把事情挑明。

      徐爽一進建築館的大廳,就看見夏明德隆重地像是來赴一個千年之約,西服革履,一身華貴,獨自在樓梯口處站著。借著燈光,她發現他沖她不自然地微笑著。

      她湊上前去,輕聲說了句:吃過晚飯了?

      「是的,吃……吃過了。夏明德的手伸向樓梯扶手,下意識地上下搓著那冰涼的鐵杠子,今晚找你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兒。

      「說嘛。

      「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是市委宣傳部長的女兒。

      「哇,好呀!

      「你知道,我並不是特別看重權勢的。我覺得倆人在一起得有共同語言,有相同的事業和愛好,這是最重要的。

      徐爽想說點什麼,又一時想不起什麼,便清了清嗓子,乾咳了兩聲,等著夏明德接著說:你的個人問題是怎樣考慮的呢?

      「唔,對不起,我從來沒認真地考慮過。我想考研究生。

      夏明德微微喘著粗氣,站得離徐爽更近了些,聲音有一點顫抖,眼裡有一絲失落,說跟她在一起,我總是不來感覺。看著她,很不舒服。

      「那為啥還跟她好呢?

      「她對我好,不忍傷害了她。

      「那就慢慢跟她培養感情嘛。

      「徐爽,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夏明德,我們還是做好朋友吧。

      「……好吧。今天的事,就不要對任何人講了。謝謝了。」 夏明德很失落,他讓徐爽先走,過了一會兒,他才跟出來。

  夏明德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要他為了愛情說出低三下四的話,做出酸皮賴臉的事,他不幹。他知道徐爽不屬於他,徹底死心了,他要一心一意跟護士長好了。

      很快,金阿姨的臉上就笑開了花,1983年的金秋十月,夏明德終於成了市委宣傳部長的乘龍快婿

     2700多年前秦穆公的乘龍快婿——蕭史,不同的是,夏明德一點兒也沒厭倦官廷生活,豈止是不厭倦,簡直是充滿嚮往。自然,他就不會像蕭史一樣去浮想深山的幽靜閑雅,而最終帶著公主弄玉,雙雙乘龍而去,遠離塵囂。

      這人間彩虹,對夏明德吸引力實在太大了,等著瞧他怎樣在人生的舞台上大展宏圖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紅杏桃子245 2021-5-29 05:50
你是作家?才華橫溢, 點贊!
回復 簡翎 2021-5-29 06:17
紅杏桃子245: 你是作家?才華橫溢, 點贊!
不是作家,頂多算「文藝老青」,已經過了「文藝女青年」的年齡了。謝謝點贊,謝謝鼓勵。
回復 NO_meansNO 2021-5-30 09:54
一個深刻教訓,新婚妻子要配合,做事不能半途而廢,丈夫也要記住,關鍵時刻不能丟鏈子,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終生扶不起。
回復 簡翎 2021-5-30 17:53
NO_meansNO: 一個深刻教訓,新婚妻子要配合,做事不能半途而廢,丈夫也要記住,關鍵時刻不能丟鏈子,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終生扶不起。
確實如此,教訓不是一般地慘痛。謝謝點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30 07: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