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陰差陽錯」貝多芬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12-19 07: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說東道西|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6評論

關鍵詞:貝多芬, 熱情, 悲愴, 月光



「陰差陽錯」貝多芬

--為紀念貝多芬誕辰250周年而作

 

澳洲ABC古典音樂台舉辦的評選澳洲人最喜愛的100作曲家活動,我也參與投票。很榮幸,自己最喜愛的作曲家貝多芬與澳洲大多數音樂愛好者的選擇一致!

 

這次的評選活動可以多選,我投票給了貝多芬與莫扎特、柴可夫斯基、斯特勞斯、聖桑、薩拉薩蒂、帕格尼尼等,這些作曲家,我大多隻聽過他們的一首曲,比如聖桑的大提琴曲《天鵝之死》,斯特勞斯就是那個圓舞曲之王?而薩拉薩蒂則是喜歡他那傷感小提琴獨奏曲《流浪者之歌》……唯貝多芬的作品我了解的多一點,倒不是我出自音樂世家先慈僅能哼幾句陳伯華的漢劇唱腔而已或天生對音樂有些鑒賞能力與偏好,而是相比其他作曲家,貝多芬是在改革開放后解禁較早的西方古典音樂家之一,此時我未及弱冠,尚處於最能記事且「易知難忘」的年齡段

 

今天的青少年可隨意欣賞莫扎特、舒曼或貝多芬的樂曲,小孩子學鋼琴,必練的曲目也有貝多芬鋼琴小品《獻給愛麗絲》。中國郵政2010年發布了一套外國音樂家的紀念郵票,有巴赫、海頓、莫扎特和貝多芬。眾人皆知「世界潮流浩浩湯湯......請注意什麼時候潮流光顧你,則要有運氣成分。



能在弱冠未及的時候接觸到貝多芬,真得感激革命導師列寧同志。

 

讀大一時,市面上剛流行一種像塊磚頭大小的磁帶錄放機,我們稱「單卡錄音機」,學校里一些家境富裕或來自廣東的同學才擁有此物,都是借著學英語的名目請父母買的,但他們大部分都主要用來播鄧麗君的歌或台灣校園歌曲,偶爾放點西洋音樂,磁帶也都是沿海走私而來,那時的東一舍四處瀰漫著這些「靡靡之音」。我聽到了一些好聽的曲,但不知其詳,同寢室有同學是此中行家,他告訴哪首是莫扎特的什麼進行曲,那個是斯特勞斯的圓舞曲,哪一首又是貝多芬的奏鳴曲等,這讓我記得了這些西洋人名。 但那個時候我既沒有單卡錄音機,更無磁帶改革開放之初,乍暖還寒,百廢待舉,西方的經典文學藝術作品正逐步解禁,開放巴赫、海頓還是貝多芬,從聽眾的角度,只能憑機緣、靠運氣了於是我比較留意報刊上的相關信息,很幸運,我很快得知國家某音像出版社將儘快出版貝多芬的作品,理由是革命導師列寧同志生前很喜歡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熱情》,據說,列寧同志用類似的話評價這首曲:

 

沒有比《熱情》奏鳴曲更美的音樂了,驚人、超尋常的音樂!它總讓我像孩子一樣由衷地覺得自豪--怎麼人類可以創造出這樣奇迹似的樂曲。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鋼琴家之一,克勞迪奧·阿勞(1903-1991)演奏列寧同志最喜愛的熱情

 

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率先被解禁了!因當時的磁帶正反面60分鐘,而這首《熱情》奏鳴曲約24分鐘,於是出版編輯們來了個賣一送二」,將貝多芬的另外兩首奏鳴曲《月光》《悲愴》綁在一盒磁帶(其實還有一首愛格蒙特序曲只是我喜好程度一般故只記得這三首奏鳴曲)出品。

 

因喜歡聽,也讀了羅曼·羅蘭的《約翰·克里斯多夫》據說是以貝多芬為原型的,更重要的是有革命導師列寧同志的讚美。這三個因素疊加,導致還沒錄音機的我,在得知該錄音帶於本埠上市的第一時間,就跨越大半個城區,用伙食費中摳出的錢買了一盒磁帶

 

有帶無機,只能在「有機」同學的空閑時,藉機欣賞一兩次。直到畢業工作后,購買了單位同事的一台二手走私的三洋收錄兩用機,這才可每日靜心欣賞這三首奏鳴曲,直到某年風波。

 

太宗南巡后,全民下海經商,我就很少再有時間聽這些陽春白雪的東東了。但上世紀末的某天在廣州的天河購書城看到貝多芬的CD,還是這三首奏鳴曲綁在一起,想起十多年前的初遇不由再次心動,購買一套CD隨身帶在電腦上,但那段時期商旅倥傯、案牘勞形,似乎也沒有正兒八經地聽過幾次,多是用作心煩意亂時的解悶。

 

後來在國外的圖書館或音像店以及網路搜尋,發現少有將貝多芬的這三首奏鳴曲放在一張碟上的,而多是以演奏家為主來安排作曲家的曲目編排。當年革命導師列寧的推薦,國內音像出版社編輯們的機智,將這三首奏鳴曲集中在一個磁帶上(改開初對演奏家並不在意,也沒什麼版權意識),無意間讓貝多芬的三首鋼琴奏鳴曲成為我的終身所好。即使大學畢業前的那年,學校請來中央樂團著名指揮家李德倫先生為大家講解交響樂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命運交響曲》),我也不改初衷,堅持視這三首奏鳴曲為西洋樂中的最愛。

 

不過,歲月的變化,我對這三首奏鳴曲的喜愛偏好是有所不同的。大學時期,最常聽的是《熱情》,其次《悲愴》,最後才是《月光》;后入職場,人在江湖,工作生活多是在酒桌前、球場上、路演會場、密談室和K歌廳里,只能在出差途中夜半難眠之時偶爾聽上一小段樂章了。這個時期我偏愛《悲愴》《熱情》次之,《月光》雖也喜歡,但只能敬陪末座了。前年移居澳洲,遠離江湖,再無案牘之勞形,幸有「雅音」之悅耳,我最愛聽《月光》的第一樂章了,而當初列寧同志推薦的《熱情》反而成老三。

 

竹山先生有《虞美人·聽雨》一詞,以聽雨之感,嘆歲月之變,甚獲我心,先抄錄如下:

 

少年聽雨歌樓上 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 江闊雲低 斷雁叫西風

晚年聽雨僧廬下 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 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吾儕僥倖,少年尾巴搭上了改革開放早班車。承蒙偉大導師的金句,音樂出版界前輩們的睿智,未及弱冠之年聽到了貝多芬之精品。彼時,同學少年,風華正茂,大有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歸根結底還是我們的」之輕狂,「為中華崛而認真讀書、「為實現四化」而努力工作,憧憬著哪一天能成為祖國事業的接班人……此刻聽著革命導師加持過的《熱情》,何其美也!

 

 丹尼爾·巴倫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當代最傑出的音樂家之一,他在2006年柏林演奏《悲愴》第樂章的視頻

  

己巳之變,心如槁木,進退失據,無所適從;南巡之後,投身職場,苟且偷生,此時偶聽《悲愴》,想著中外先賢--其實這時也分不清究竟是貝多芬還是司馬遷了,伏念如何面對人生磨難,實現心靈的拯救。聽此曲,任窗外天高雲淡,雁陣驚寒,抑或月明星稀,烏鵲南飛,多少哀愁均化於這悲愴的音符中……

 

親歷了數次的折騰,看家國正往吾輩童年的時光」狂奔,只能辭別父老、倉皇南竄、苟活性命於異邦了。「頻將棋局消長日」人生如圍棋,予之布局、中盤皆已完成剩下一堆官子……此時,欣賞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第一樂章,聽那恬靜悠長的慢板,望著窗外如水的月光,把盞低吟無竹山先生的亡宋之痛,卻也別有一番滋味……

 

澳洲ABC古典音樂台2019評選最受歡迎的音樂家揭曉典禮中由演藝界名人John Bell朗讀貝多芬遺囑澳洲最受歡迎的女鋼琴家Tamara-Anna Cislowska演奏月光第一樂章為背景音樂

 

感謝貝多芬給我帶來如此詮釋人生的音樂。

 

至於對革命導師列寧同志此刻的心情則很複雜如果不是他「推薦」,文革結束后的西方經典音樂固然會逐步開放但未必能在求知慾旺盛的弱冠之年就可接觸到貝多芬作品而從另一個角度說如果不是列寧同志的那套建黨原則將一切文學藝術作品都納入宣傳工具的管理模式也許我在童年時就能接觸到包括貝多芬舒曼李斯特和柴可夫斯基等的所有西方經典樂曲如面對琳琅滿目的西洋樂我也許未必一定「選」貝多芬的這幾首鋼琴奏鳴曲了因成年後再聽莫扎特蕭邦等的樂曲也覺得很好......

 

但人嘛忘不了的還是「初戀」雖是「陰差陽錯」的卻從一而終了只能說喜愛貝多芬是緣分

 

以此文紀念貝多芬誕生二百五十周年

 

 

2019.09.24撰發牆內

 

【後記】瀏覽網路才知這幾天是貝多芬二百五十周年的冥壽生日,Covid-19將2020年的一切計劃與心情都攪亂了。其實為這個重要日子,我早在一年前就準備好了一篇紀念文,於是找出來重訂、再發,冀與文友同道分享喜愛貝多芬的心路歷程。嚶其鳴矣 ......

 

雪梨子2020.12.19於悉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20-12-19 08:50
先知道貝多芬,然後莫扎特,大多數人不知道巴赫,但巴赫遠遠超過任何人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12-19 09:05
qxw66: 先知道貝多芬,然後莫扎特,大多數人不知道巴赫,但巴赫遠遠超過任何人
是的,好像是貝多芬說過一句話,巴赫不是小溪是大海。據說德語巴赫是小溪之意。
不過,音樂這個東西,如今人見異性,好不好看,是每個人的事,燕瘦環肥,見仁見智吧?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12-19 09:52
貝多芬,人見人愛,人聽人愛,但也言人人殊,人聽人殊!所謂「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年少時僅知列寧同志的評價,后慢慢才知俾斯麥也對貝多芬的《熱情》有同樣高的評價。也知道東德和西德兩個國家對貝多芬的解讀大異其趣!至今,很多音樂迷對貝多芬的所有樂曲都有不同理解,尤其是不同演奏家的演奏,又是一種不同的詮釋。這樣也好,各取所需,音樂才成為了世界語言,貝多芬才成為上天賜予人類的最好禮物。
回復 qxw66 2020-12-20 02:35
澳洲雪梨子: 是的,好像是貝多芬說過一句話,巴赫不是小溪是大海。據說德語巴赫是小溪之意。
不過,音樂這個東西,如今人見異性,好不好看,是每個人的事,燕瘦環肥,見仁見
是的,貝多芬說過這個。。。莫扎特對巴赫評價也不錯,莫扎特的老師是巴赫子弟。。。不過,同行相褒的情況少,不貶就不錯了。。。當然出於個人素質大多不錯,音樂家真的貶其他人的不多,不是每個人嘴都很大的。。。

貝多芬,莫扎特可以傲視群雄沒錯。。。但和巴赫仍然望塵莫及。。。巴赫音樂的高度,睿智,別人遠遠不及。。。當然,陽春白雪,絕大多數人是不能欣賞的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12-20 08:16
qxw66: 是的,貝多芬說過這個。。。莫扎特對巴赫評價也不錯,莫扎特的老師是巴赫子弟。。。不過,同行相褒的情況少,不貶就不錯了。。。當然出於個人素質大多不錯,音樂
謝謝賜教。
鄙人對巴赫同志學習的太少,理解不夠深刻,還是自己的悟性不夠。慚愧慚愧
回復 qxw66 2020-12-20 13:21
澳洲雪梨子: 謝謝賜教。
鄙人對巴赫同志學習的太少,理解不夠深刻,還是自己的悟性不夠。慚愧慚愧
我也是很晚知道。。。30幾i年聽到『G弦上的詠嘆調』,驚為天音。。。然後還是過好多年才知道巴赫。。。但到今天,仍然認為『G弦上的詠嘆調』是人類最好的旋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2 03: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