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聽敵台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9-16 09: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往事如煙|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1評論

聽敵台

 

 

我這個年齡段的人幾乎都聽說過「敵」台,親自嘗試者估計亦不在少數。在「敵」台的字上加個引號是因為敵台從大約八十年代初開始的一段時間就不再有敵台的說法,而稱外台。很多的青年學子、中老年知識分子都收聽它,利用外台的英語節目學習英語和了解時事政治。

 

不過,我小的時候,「敵台」二字是個敏感甚至可怕的詞,偷聽者可能會有牢獄之災--印象中那個時候就有這麼一個偷聽敵台」的罪名,普通人家都避之不及。可喜的是普通家庭也大都貧窮,無力購買收音機,只有聽街頭或大院子里廣播的份兒,很難犯這等罪。後來政府為了防止某些手頭寬裕或有異心的百姓犯此類錯誤,乾脆就不出售帶有短波的收音機。真的是為廣大人民群眾操碎了心。

 

上世紀七十年代或之前街頭熟悉的宣傳畫

 

 

但任何社會、任何時候,犯禁的人總是有的。越是當局不讓乾的事,越是有人鋌而走險、以身試法。我小時候就聽到過這樣的故事:

 

幾位愛吹牛的大孩子討論中蘇邊境局勢那時候毛主席鼓勵年輕人多關心國家大事,正值解放軍在珍寶島「大捷」后不久,廣播電台報紙都在大肆宣傳、慶祝。這幾個高年級學生就根據官方媒體的報道來爭論我軍能否「不用原子彈就打敗蘇修軍隊」,雙方誰也不服誰。突然某個大孩子冒出「前兩天蘇軍打死了我們幾十名解放軍官兵,他們僅傷兩人」來證明自己必須使用原子彈的觀點?這條消息從未在報紙廣播即使是所謂的外媒彙集的《參考消息》上報道,其他大孩子對他的論據既羨慕又懷疑,你從哪裡來的消息呢?這位大孩子立即陷入尷尬狀:要麼承認自己偷聽了敵台,要麼承認自己撒謊了。於是喃喃無語,最後很「機智」地向同伴們說是自己瞎編的。

 

不過故事並沒有結束,後來有位家長無意中聽到自家孩子談及此事,覺得不尋常,悄悄報告了學校。校領導連同公安機關一道對他孩子的同學循循善誘加嚴厲審訊,終於查實這位同學偷聽敵台」的行為,並順藤摸瓜偵破了「一位電工師傅私自改裝短波收音機」的罪行。後來這位大孩子被送去少管所勞教,電工師傅則被關進了監獄。

 

……

 

到我成為大孩子的時候,太祖爺不幸駕崩了。社會管制開始鬆動,對於敵台的屏蔽干擾也似乎不再嚴厲,我所居住的楚地每天晚上使用中波段收音機就可以聽到海峽對岸的敵台「自由中國之聲」。那幾年政策變化很快,黨中央一會兒號召全國人民繼承毛主席遺志」、「抓綱治國」,一會兒又鼓勵大家全心全意搞「四個現代化」建設、青年學生「學好數理化」,高歌「攻城不怕堅,攻書莫畏難」,又過一陣開展「真理標準的討論」,雖看似雜亂,但有一點相同,那就是國家正在逐步遠離昔日的「階級鬥爭為綱」路線……那些有階級覺悟」、「警惕性高」的人暫時沒了市場,沒有了「朝陽區人民群眾」,我們就可肆無忌憚收聽「自由中國之聲」的文藝節目。其中最喜歡的一檔叫為你歌唱」,開始曲溫柔婉轉,還略帶凄涼,接著是鄧麗君出場主持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鄧麗君的名字,第一次聽到她的《小城故事》、《甜蜜蜜》等靡靡之音。我現在仍記得起《為你歌唱》的開始曲調和歌詞大意。後來在網上搜尋,居然發現有此同好者甚眾,有些人還記得歌詞,抄錄如下:

我要為你歌唱

唱出我心裡的舒暢

只因你帶給我希望 帶給我希望

 

我要為你歌唱

唱出我心裡的悲傷

只因你離我去遠方 離我去遠方

 

我若是失去了你

就像那風雨里的玫瑰

失去了它的嬌媚

減少了它的原來光輝

 

我要為你歌唱

只因你重回我身旁 重回我身旁

唱出我心裡的舒暢

 

我等是所謂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一代,從孩提到少年聽到的歌曲要麼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這樣氣勢磅礴的吼叫聲,或如《沙家浜》里阿慶嫂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人一走,茶就涼」如此周詳機智的調侃調,抒情一點的話也就是《杜鵑山》里柯湘演唱的家住安源」等,哪聽過如此纏綿悱惻的歌聲?在肅殺的氣氛中成長的人首次聽到正常人性的抒情歌曲,真有如人生之初戀,終身難忘。只是這個第一次竟來自敵台

 

至於聽那些敵台的新聞報道就得稍加小心,我常常是晚上將收音機放在被子里貼著耳朵聽,敵台為躲避干擾常常波段頻率變化,我還得不停的調整才可聽清楚。有一次是對越自衛反擊戰」時期,我不滿足於《參考消息》的報道,偷偷聽敵台,都是共軍遭越軍阻擊、傷亡慘重的消息,令人揪心。其實那個時候都到了高考的最後衝刺,但我還是忍不住每晚偷聽。只是吸取以前的教訓,不敢輕易將自己聽到的信息與他人分享。

 

小時候還知道一種敵台的播報是給潛伏在大陸的特務們聽的,通常前面是類似採礦者請注意,採礦者請注意」,接著是一大串四位數字(據說是密碼),最後說播報完畢,以上內容將在晚上十點鐘再次播出,請採礦者同志注意安全。」等等,這種電台多是來自台灣的國民黨反動派和蘇修帝國主義的「Radio Moscow 莫斯科廣播電台」。誰是他們的「採礦者」同志呢?真讓人感覺到四周都可能有特務,陰森森的。毛主席的教導「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是千真萬確的。前些年大陸熱播諜戰片如《潛伏》,我黨我軍也有對潛伏在國統區的「深海」同志用數字密碼傳達指示的場景,這當然讓我立刻聯想起小時候偶爾聽到的敵台呼叫。


到讀大學時期,正值八十年代初,中國開始了真正意義的改革開放」。從廟堂到江湖,所有人都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完全沒有了「敵」台的概念,通稱外台,所有外台均沒有了「電波干擾」可敞開聽,卻也很少有人還去聽Radio Moscow 莫斯科廣播電台」或「自由中國之聲」了。老師同學們都以收聽美國之音VOA和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外台的中英文節目為時髦之舉,大家都利用這些外台來學習英語和了解西方的科技、歷史和文學等知識。我聽的最多是VOA的英文節目有一檔「Special English特別英語節目」,每晚930開始,每次半個小時,全部用慢速、簡單辭彙播報。先是5分鐘的時事新聞,接著是一個專題節目,介紹美國的科技、人文和歷史等知識,每天不同的內容。我現在還記得周三是「Space and Man 人類與太空」,周四是「A making of nation一個國家的誕生介紹美國歷史。我還在這節目中聽過小說連播海明威的《The Old Man and Sea 老人與海》,獲益良多。當然,現在說起來這是帝國主義和平演變的伎倆,但當時政府並沒限制,甚至是鼓勵大家學習西方各種先進技術和文化知識,比如為了配合英語愛好者學習,官方還出版了VOA英語詞典,還有很多「如何聽懂英語電台」的輔助教材。美國之音雖說是美國政府資助管理的電台,但還是自我吹噓是「公正獨立」的,我當時也相信這點,比如他們每天會播報一篇反映美國政府立場的社論,之前會專門強調「A editorial reflecting the point of view of American Govt.」。也就是說其他的節目不反映(reflecting)美國政府的立場。


美國之音的英語教學輔導教材曾經遍地都是

 

因從小被騙太多,導致我對了解外面信息的渴望也特別執著、頑強,而英文電台在當時來說是個最好的途徑。其消息比外台的中文節目來得快,更重要是幾乎沒有當局的信號干擾反正聽懂英文的國人也不多。這成了我學習英文的最大動力,於是從大學時期到工作、再到讀研究生期間,我一直堅持學習收聽VOABBC的英文廣播,雖然現在英語依舊很爛,但相比之下,聽新聞的理解能力還是比看其他節目要好的多。記得讀研究生期間,從外台的英文廣播聽到台灣的蔣經國總統猝死於心臟病,立即告訴同學們,他們都不太相信,等著聽VOA中文節目,硬是遲了一個小時才播出這證實了我的「預報」,這下子讓我成為研究生宿舍里大家羨慕的對象。

 

如今孤懸海外,每天聽到看到的廣播電視全都是「敵」台,反而父母之邦的CCTV等成為了外台。好在所居國澳洲政府不干涉居民收聽自己母國的電視電台,據說北美和歐洲國家也大都如此。澳洲的很多大陸移民將自己父母接過來享受天倫之樂,為緩解老人們的寂寞,常會安裝一套衛星天線,可以收到國內的中央電視台第四套節目和所有省市上線的衛視節目,老人們可以繼續按照國內的習慣實時收看《新聞聯播》了,如果新潮些的老人們還可以直接用手機或平板電腦在CCTV的官網上看所有央視的節目。前段時間看到一個熱貼是復旦大學張維為教授的正能量演講,標題冠以「西方國家禁止播發的視頻」,不禁啞然失笑。這些小編都是以己之心猜測西方各國都跟北朝鮮類似的國家一樣呢?

 

網路技術的迅猛發展給人們的生活方式帶來巨大的變化,聽廣播電台不再是現代人生活的一部分,甚至電視都受到衝擊,大家最流行的方式是上網利用微信、微博、臉書和推特等社交媒體和即時通訊來獲取文字、圖片和視頻信息。據說愛民如子的政府不再花精力來干擾境外敵台了,而是投入重金修築防H牆(GFW)來預防人民群眾犯錯誤。「偷聽敵台」一詞正成為歷史進入辭彙博物館,但近些年來,朝「野」對於「嚴禁翻牆」的呼聲卻是愈加強烈了。

 

什麼時候翻牆」也和當年的「偷聽敵台」一樣可以送勞教、進監獄? 這一天似乎也不會太遙遠了。

 

 

2017.7.26-29撰並首發

2018.11.23重訂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20-9-16 11:13
在偉大領袖的時代,偷聽敵台這樣的犯罪,一般老百姓,尤其是農民,大概不容易犯, 因為根本買不起收音機。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9-16 11:20
門外照斜陽: 在偉大領袖的時代,偷聽敵台這樣的犯罪,一般老百姓,尤其是農民,大概不容易犯, 因為根本買不起收音機。
有道理。
農民羨慕知青,其中之一是他們有收音機,就跟著知青犯錯誤。
回復 Wuming123 2020-9-16 23:26
愚民百姓的腦很容被洗!看看當年阿拉伯之春就知道,愚民百姓的無知,以為有人鼓動的那樣,一旦推翻獨裁,實現民主,財富滾滾來!從此過上歐美人的富裕生活.
回復 綠野仙蹤 2020-9-16 23:28
我只在六四時期天天聽美國之音。
回復 light12 2020-9-17 01:13
文化大革命我一個好朋友的父親揭發他的領導說他是蘇綉特務有發報機藏在屁眼裡。
回復 fw5086 2020-9-17 02:01
當年夜深人靜,小心翼翼地調節波段,把耳朵貼在喇叭上邊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第一次聽到了交響樂、流行歌曲,那是與八個樣片戲有天壤之別的高雅藝術,當然更多的是聽時政新聞,那可是在小夥伴面前可以炫耀的吹牛資本。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9-17 06:19
綠野仙蹤: 我只在六四時期天天聽美國之音。
VOA那年播放有很多的謠言,冠以「未經證實的消息」或援引柴玲等人的說法,有趣。
當然,較央視,無論從職業操守還是專業水平,還是強許多。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9-17 06:20
light12: 文化大革命我一個好朋友的父親揭發他的領導說他是蘇綉特務有發報機藏在屁眼裡。
在那個不正常的時代,這種想象正常。嚴鳳英被認為肚子里有發報機而死後剖腹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9-17 06:23
fw5086: 當年夜深人靜,小心翼翼地調節波段,把耳朵貼在喇叭上邊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第一次聽到了交響樂、流行歌曲,那是與八個樣片戲有天壤之別的高雅藝術,當然更多的是
那應該是太祖駕崩后吧❓之前誰敢說不出自兩報一刊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信息
回復 light12 2020-9-17 07:13
澳洲雪梨子: 在那個不正常的時代,這種想象正常。嚴鳳英被認為肚子里有發報機而死後剖腹
是啊,讓你能正常思維的環境彌足珍貴。
回復 fw5086 2020-9-17 15:47
澳洲雪梨子: 那應該是太祖駕崩后吧❓之前誰敢說不出自兩報一刊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信息
是的,從年齡上我要小您幾歲。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7 17: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