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張愛玲生前打算移居新加坡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8-24 17: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讀書札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7評論

張愛玲生前打算移居新加坡

--讀皇冠版《張愛玲私語錄》

 

 

重讀皇冠港版的《張愛玲私語錄》,又發現一有趣的線索,分享於張迷們。

 

此書是張愛玲的遺產所有人宋淇鄺文美夫婦的公子宋以朗先生主編的。老實說,作為張迷,慶幸有他,才將張愛玲的那些可能燒毀的作品如《小團圓》出版。這本《張愛玲私語錄》後半部是張愛玲與他父母的通信。從1955年張愛玲離開香港前往美國的船上開始寫信到一九九五年她去世前一個多月止,往來書信共六百多封,一千四百多頁,超過四十萬字,宋先生摘錄了小部分。

 

這是一場持續四十多年的偉大友誼,如張愛玲所言一個知己就好像一面鏡子,反映出我們天性中最優美的部分來」 這些文字至今讀來,還是讓人感慨傷懷。

 

我們都知道張愛玲為人矜持,甚至有些孤僻冷漠。比如我曾讀過夏志清編撰的《張愛玲給我的信件》。夏撰寫的《中國現代文學史》有大量篇幅介紹張愛玲--遠較魯迅的章節多,算是一手捧紅張愛玲的文學評論家了;後來又為張愛玲在美國的生計著想四處給她介紹工作等,但張愛玲給他的回信始終都是禮貌有序,卻又不卑不亢,不熱不冷,明顯試圖保持一定的距離。只有讀了她和鄺文美Mae的信,才知道張愛玲也有顆熾熱的、渴望真誠友誼的心,她給Mae信裏則是張言無忌,談笑風生,妙語連珠。

 

具體的介紹我就不饒舌了,大家盡可用買本書讀讀,或瀏覽那些張迷的摘錄。但我想分享的是她在1994年至她去世前的幾封信,牆內外的愛好者和研究者都甚少觸及的。先抄錄如下:

 

九七大限當前,還有更大的忙亂。我每次看到香港的消息都覺得恍惚,像有個Double Vision(復視)疊印在九七前後的景象上。」 --張愛玲致鄺文美1994.8.31

 

九七前你們離開香港,我也要結束香港的銀行戶頭,改在新加坡開個戶頭,無法再請你代理,非得自己在當地。既然明年夏天要搬家,不如就搬到新加坡,早點把錢移去,也免得到臨時的混亂中又給你們添一樁麻煩事。不犯著搬到美西南,剛安頓下來倒又要出國,也沒這份精力。我對新加坡一直有好感,因為他們的法治精神。當然真去了也未必喜歡,不過我對大城市向不挑剔。熱帶蟲更多,希望能住新房子,好些。也許你們可以代問你們醫生可知道那邊有沒有好醫生。認識一個就可以請他介紹膚科與牙醫。」--張愛玲致鄺文美1994.10.3

 

為何如果宋淇夫婦離開香港,張愛玲也打算跟著去呢?因張愛玲後半生的經濟來源主要來自其作品在台港東南亞華人圈的出版發行,而經紀人是宋淇夫婦,張愛玲的大部分資產也都存放在宋淇夫婦這裡--死後大約有三十多萬美金,價值240萬港幣,這在當時算是一筆大錢。而張愛玲在美國則僅有兩萬多美元的存款作為機動費用。只是,這裡有個誤會。張愛玲一直認為宋淇夫婦在九七前定會搬離香港,因大陸鼎革時他們先於她兩年就先到香港了。沒想到宋淇夫婦因年齡身體等原因--比如宋淇每天都得插著氧氣管維持生命,已經絕無心無力作他移之想了。故宋淇抱病親筆給張愛玲寫信澄清。

 

不過,有意思的是張愛玲的再次回信。她對宋淇夫婦......不搬我倒會鬆了口氣, 但接著她還是說出了一些自認為是多餘的話:

 

所以造成這大而深的誤會的是我有些顧慮老沒提起,認為是多餘的話,因為你們不會沒想到。例如好醫生即使決定不走,以後看形勢也許還是要走。不走,也可能會應召去專治政要。當然,香港也許九七後幾年沒什麼變化,為了作榜樣給台灣看。但Clinton明言不干涉攻台,不像前任還多少留點迴旋的餘地。亮起綠燈,九六年攻台也許不僅只是恫嚇。我甚至想,人在香港是不要緊,人在他手裡就可以設法要別處的錢,這些你們一定早都慮到,不過是權衡Priorities(優先順序)作不得已的抉擇。我說了也還是覺得是多餘的。」--張愛玲致鄺文美、宋淇1994.11.7

 

從上面這段話可以看出張愛玲的一些認知誤區。比如九六可能攻台,她的直覺敏銳,但柯林頓是政客,受制於美國共和黨和媒體的影響,國內壓力一增,便馬上派出了航母編隊......而九七後政要應召名醫服務的想法,估計她還是存留著四十多年前的印象。殊不知新朝這些年不知培養出了多少又紅又專的御醫。況且,他們時至今日也未必敢再用資本主義地區成長的名醫了,萬一又出現一個李志綏呢?但香港也許九七後幾年沒什麼變化,為了作榜樣給台灣看,則是常識。不得不說,張愛玲的感覺是有穿透力的,尤其是看當下香港與新加坡的情形比較之後。

 

可惜,她在此信發出後不到十個月就離世。也幸運,她從此再也不需四處躲避遷徙了。

 

 

2019.12.28撰並首發

2020.08.24修訂再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卧雪客 2020-8-25 06:36
有些文人難免天真。張愛玲只是擔憂大陸方面的做法,卻完全忘了香港是在英國接管下存在了近百年。在這一百年裡,尤其是後幾十年,英美的勢力已經根深蒂固地植入了香港,無論從經濟還是政治方面。她天真地認為中共接手后,這些勢力會心平氣和,不帶干擾地離開,不搞小動作,大動作。
這些才是張愛玲真正沒有估計到的。不過也難怪,現在的很多人還都不願承認呢。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8-25 07:45
卧雪客: 有些文人難免天真。張愛玲只是擔憂大陸方面的做法,卻完全忘了香港是在英國接管下存在了近百年。在這一百年裡,尤其是後幾十年,英美的勢力已經根深蒂固地植入了
謝謝分享卓見。
順便請教一句:您目前定居在哪國?不便就不用回復,抱歉。
回復 卧雪客 2020-8-25 09:34
澳洲雪梨子: 謝謝分享卓見。
順便請教一句:您目前定居在哪國?不便就不用回復,抱歉。
我在澳大利亞呀,咱倆是半個老鄉。

您客氣:)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8-25 10:33
卧雪客: 我在澳大利亞呀,咱倆是半個老鄉。

您客氣:)
半鄉友好!
我倒覺得張愛玲對中共的判斷基本準確,如果宋鄺夫婦是處於他們年輕狀態,可能也真的移居新加坡了。造成香港原因肯定很多,但最終還是變成了他們擔心的那個樣子。如張愛玲說的,最大的破壞還在後面(大意)。
回復 卧雪客 2020-8-25 15:18
澳洲雪梨子: 半鄉友好!
我倒覺得張愛玲對中共的判斷基本準確,如果宋鄺夫婦是處於他們年輕狀態,可能也真的移居新加坡了。造成香港原因肯定很多,但最終還是變成了他們擔心
很有可能,但也許他們會後悔。先不說別的,97前那批移民加拿大澳洲的,我個人看不出他們生活得更好。
而且我相信香港的情況是暫時的,會過去,未來一定會更好。我非常不同意一些人說香港變破港/臭港的說法,大陸也不可能拋棄香港。
回復 蘇誠忠 2020-8-29 17:59
我最佩服張愛玲的是,她參加作協后,看到這個政權連穿旗袍都不允許,還有什麼人權?於是匆匆逃亡香港。我是學工科的,78年入學,畢業后,在國內干過一段。就是這短短的幾年裡,讓我認識到中共不會有前途。因為,所有的問題,都靠權力來解決。任何合理化建議,都是依靠你的地位決定採納或者不採納。這就註定了中共體制下,不會有發展前途。一個沒有前途的政權,到後來一定是橫衝直撞,垂死掙扎。沒想到後來美國救了它。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8-29 18:01
蘇誠忠: 我最佩服張愛玲的是,她參加作協后,看到這個政權連穿旗袍都不允許,還有什麼人權?於是匆匆逃亡香港。我是學工科的,78年入學,畢業后,在國內干過一段。就是這
七八級的前輩,幸會。望多賜教。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0 19: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