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悼邵燕祥:他配得上所受的痛苦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8-3 12: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偽自由書|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悼邵燕祥:他配得上所受的痛苦

 

網上消息稱邵燕祥先生離世,查看新聞,果然。邵燕祥,祖籍浙江蕭山,1933年出生北平,2020.8.1去世,享壽87歲。

 

對於邵燕祥先生,我在八十年代就耳聞,但沒讀他的任何文字。為什麼呢?八十年代,各種西方思想的巨著引進,中國古代經典重印,誰有時間看這位五十年代的詩人的作品呢?我們要麼喜歡朦朧詩,要麼直接對接民國時期的詩人如朱湘,而對那些所謂熱情謳歌新中國的詩人艾青、郭小川和臧克家等反胃口,可能也附帶蔑視邵燕祥先生了。

 

前幾年,我每次回國就請朋友推薦一些國內出版的但未來可能的禁書與我,文友推薦我邵燕祥先生,我才購得他的兩本書《一個戴灰帽子的人》和《我死過,我倖存,我作證》。並在旅途中一口氣讀完,非常喜歡!除了詳細回憶他對新朝建政幾十年的目睹親歷彌足珍貴外,還有很多的引言也讓我愜意--也都是我喜歡的作者,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和國內的魯迅、聶紺弩等,讓我有相見恨晚的感受。


在七十年前,不投身於打著追求公平正義、建立富強民主新中國旗號的共產革命,對於中國絕大多數的熱血青年來說,幾乎不可能,邵燕祥也不例外,少年時期就加入了中共的外圍組織。問題上,當發現了自己所走的路、所服膺的思想、所崇拜的領袖有問題的時候,你怎麼辦?尤其是到了自己風燭殘年的時刻。我的觀察是主要有三類:

 

其一為那些意得志滿者,他們對我們后一代人炫耀其火紅的年代,如何堅難萬苦地實現理想,這些都是所謂的老革命離休幹部,但比例極少;還有一類是吃過反右或文革的苦頭,但後來平反佔據一個好位置如今退休,平穩度日,面對後生,他們嘆息不堪回首時,還要補上一句「無怨無悔」;這類老人的比例較大;還有一類是默默地將自己的苦難、委屈咽在肚子里跟著自己的屍體進火化爐,他們不願觸碰傷心事,也沒有能力發出自己的聲音這類人的比例最大。

 

只有邵燕祥先生這等人,是當下中國的異類。他們是極少數的極少數。選擇了吶喊、控訴與作證!正如邵燕祥在《一個戴灰帽子的人》封面所加的題辭:

 

我們曾經被欺騙,我們也曾經相互欺騙。我們不能再欺騙後人了。

 

有邵燕祥先生這樣的人存在,中國就是一個有希望的中國,中華民族就不能被某些人稱之為不可救藥,中國人也是有機會自省自新的中國人!

 

我重新翻閱這邵燕祥先生的這兩本書,看著自己曾經在其大作上的點評塗鴉,感慨萬千。我想邵燕祥先生這一生沒有白活,如他的書名,我死過,我倖存,我作證不知他是否受到巫寧坤先生《一滴淚》中引用凱撒大帝話的啟發?但經歷過死亡的、有良知的倖存者就應該為後人來作證,控訴他們所遭遇的苦難,告誡後人勿蹈覆轍。

 

邵燕祥先生書中扉頁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話:

 

我只擔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痛苦

 

邵先生晚年的文字,包括他未能出版的書《還沒到最壞的時候》,做到了對得起自己所經受的苦難

 

邵燕祥先生千古!

 

 

 

2020.08.03於悉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8-3 17:12
從那個年代活過來的城市中人,特別是大城市中人,當時是靠特別調撥的糧食得以維生,雖有小不足,飢腸轆轆,面有菜色,甚至浮腫,但不致命。我們的存活是以三千多萬人餓死為代價的,換句話說,三千多萬餓死和非正常死亡者是替代我們死去的 。然而我們在四五十個清明節,有多少人想到為這些餓死的冤魂燒一炷香呢,其中許多死者已是沒有後人的絕戶!我們不祭奠他們,誰去祭奠他們?--邵燕祥《一個戴灰帽子的人》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8-8 13:33
邵燕祥先生是一位有「羞恥之心」的人,讀他的回憶錄才知道他「悔其少作」,並警醒後人,值得尊重、追悼 。有廉恥的人,才如陀氏所說的【對得起自己所受過的苦難】。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04: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