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看上海人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6-29 11: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說東道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2評論

我看上海人

 

雪梨子

 

上海人這是一個很大也很熱門的話題,很多作家評論家都有這方面的文章甚至專著;即便是在朋友聊天中,只要一群人中有個上海人,就極有可能引發上海人」的話題—如有北京人在場那PK的機會就更大了。所以我平時只是參與閑聊,但一直「述而不作」。直到有次與一位居住在上海的朋友聊天,談及她是哪裡人,她有些猶豫,問原因,最後才說:「我是上海人,只是怕說出來招人嫌。」這著實讓我震驚:昔日代表中國現代文明的上海人在天朝竟有了自卑感、內疚感!!


上海人張愛玲、王安憶、程乃珊對上海人都有精妙的評論,雖然偶爾批評一些上海人的小毛病,但骨子裡還是流露出上海人的優越感。上海的外來移民如「橫眉冷對」的魯迅和「慈眉順目」的余秋雨,還有外地人龍應台、易中天等也都有評論和專著,只是我看他們的文章太中庸,或者說有馬列主義辯證法的味道,不敢觸及到上海人之優點的代表性和全國人民對上海嫉妒諷刺的本質

 

今天的「上海人」群體的歷史應該不超過150年,因為上海開埠是因為1840年鴉片戰爭的結果,上海是大英帝國的船堅炮利逼迫下打開的門戶之一,大清的貿易口岸一直在廣州,中華帝國的統治者認為要亂也只能影響帝國的「南蠻之地」。上海就不同了,上海所處的江浙地區是歷代朝廷的糧倉,關乎統治者的安危。 據說鄧小平當時「摸著石頭過河」時也是只選深圳珠海等地作為特區,要亂也只是影響巴掌大的地方,不會像上海,改革失敗可能會危及到中國的「國民生計」。

 

正因為專制統治者面對西方先進的工業文明的無能和無奈,上海租界在過去的一百年間成為極權統治下的「化外之地」。這裡出現了中國第一的民辦報紙,中國第一的印書館和編譯館,最早的產業工人,最早的電影院,最早的舞廳和最早的跑馬場--總之,上海成為中國「充分世界化」(胡適語)的主要舞台。現在的執政黨中共也誕生在這個舞台上。所以說上海是中國走向世界、擁抱世界的搖籃和試驗場是毫不過分的。

 

既然是一個引領中國告別小農經濟、專制統治的試驗場,那生活在這塊地方的人受到其他地區的人們羨慕和嫉恨就免不了正如今天牆內的華人嫉妒台灣人和香港人一樣,總希望所有華人都能享受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

 

首先,精明」 、「門檻精」是上海人被攻擊的最大「把柄」。其實現代文明社會最大的特點在於個人意識的覺醒,不讓他人(尤其是常常善用「國家和民族的名義」的統治者)無端侵害自己的利益,保護自己的「天賦人權」。上海人一直在努力做到這一點。可是上海人這樣的日常行為竟然一直受到全國人民的嘲弄,甚至有時候搬上央視的春晚舞台,你就不能不說這是龐大的落後勢力對少數先進群體的集體反動了。當然也有人說,精明可以,但不能到像上海人那樣自私?的確,上海人不像其他地方人那麼淳樸,但並不自私,只是不想當「冤大頭」而已。他們在選擇做事前,一定會計算好自己的安危處境和可能達到的效果,也就是說上海人決不做「傻事」。比如,在街上發現匪徒打劫,上海人極少會「見義勇為」衝上去,因為他們自知不是劫匪的對手,衝上去既救不了人,還會危及自身;再說,制服劫匪應該是警察的事呀。但他們有可能在覺得安全的地點和時間迅速撥打110報警,或者記下當時所看到的細節,供日後有需要時作證。比起大多數北方人在搶劫事件的「見義勇為」或某些南方人對惡行的「視而不見」來說, 上海人的確精明,更重要的是體現了現代社會的公民精神。

 

第二,上海人往往不夠豪爽,做事拘泥於規則。和上海人在短時間內交上朋友,很難,這是事實;但你也發現很少有和上海朋友鬧翻的?因為上海人總是「先小人後君子」,將自己對朋友的期望限制在可控範圍,也將可能的朋友對自己的期望降低到自己願意、能夠做的到的範圍。不像某些地方的人三兩杯熱酒就便可為朋友「兩肋插刀」,上海人卻是做到了古人說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上海人守規矩,崇拜規則,也喜歡通過設定規矩讓大家得到儘可能的公平。比如以前(筆者親歷的上世紀八十年代)上海公交起點站的排隊規矩就體現這一點:上班一族在起點站上車,大多數都希望能有座,但也有一些人趕時間,站也無妨。排在前面的希望有座位的人可能在位子坐滿的情況下願意等下一趟車,這就阻礙了後面那些趕時間的人,容易造成混亂。於是上海人就在公交起點站發明了站隊」和「坐隊」去解決這個問題據我的觀察, 中國現在其他的城市公交起點站仍然存在這樣的問題,但很少有城市學習上海通過改善規則去解決它。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比如早些年虹橋機場排隊等的士的地方就比其他國內的任何機場都要有規矩(不過筆者近些年也看到其他機場的的士排隊有改善了)。

 

守規矩,通過建立合適的規矩而達到社會公平,是上海人的特點之一

 

客觀地說,上海人做事相比其他地方人來說,有底線的多!和其他地方一樣,上海也有貪官,但你發現上海的貪官比例遠小過全國的平均水準。為什麼,除了做人為官有底線外,上海人的平均素質高,群眾的眼睛雪亮,喜歡投訴也是重要的原因。這點與北京的朝陽群眾迥異。朝陽群眾是擦亮眼睛監督「階級敵人」和黨和政府的異己分子,而上海人多是監督、投訴黨和政府內的貪腐分子。一個是臣民意識,一個是公民意識。孰優孰劣,涇渭分明。

 

本人印象最深的是八十年代,全國的火車票卧鋪幾乎沒法在車站排隊買到的--全都是靠特權和「後門」,惟獨上海例外:只要是願意排隊,提前一晚到北京東路的火車票預售點排隊拿號,第二天再憑號去排隊,總可以買到。上海人很精明,因為賣票是在翌日,如果大家都提前去排隊就得在售票大廳熬夜於公於私都不划算,前一天去拿號,第二天去排隊,這樣買票人也可以回家好好休息,鐵路售票也不用給熬夜買票的人提供打地鋪的環境。當第二天排隊,你看到每個售票窗口邊坐在高凳子上的自願者多是退休工人老伯手舞小紅旗維持秩序,不由得讚歎上海人的精明、文明、規矩和公平了。

 

上海人欺生?的確有!但據我觀察,主要原因還是某些外地人的自卑感所造成的誤解。從某種意義上說,香港、北京、廣州和上海都一樣「欺生」,只要有制度上的不合理,有等級差別,這類似的「欺生」在哪裡都會存在:以前的港澳台看不起大陸人,北京人看不起地方上的,廣東人看不起北方人(韶關以北),武漢人看不起河南人,縣城裡的也有看不起鄉下的……不一而足。但任何一個自由經濟崛起的城市都是心胸開闊的,香港、深圳、廣州和上海一樣,都是「英雄莫問出路」,要不然,來自汕頭的李嘉誠何以學徒出身成為香港首富,珠江三角洲的成功企業家有一半以上是外地人,上海就更不用說了。他原本就是長三角的才俊們成功的天堂。看看上海馬路的命名—幾乎囊括了所有的地級市和部分「名縣」(如出過民國總統黎元洪的黃陂縣和當過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的老家番禺縣)就可以知道上海人的海納百川的氣派。如果一定說所有的大城市都有「欺生」的話,我還觀察到上海人的「欺生」相比北京廣州武漢有自己的特點。北京人是通常欺你官小,廣州人欺你沒錢,武漢人欺河南人「臟」(當然未必)。但上海人一般欺負外地人的理由是不懂規矩、不講衛生和不夠勤快等,但他們絕不欺負有知識的人,尤其是窮學生,因為這中間將來沒準就冒出一個胡適來。

 

另外上海人罵人方式也和其他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其他地方大抵和北京的國罵「他媽的」相似,都是在人家母親和姊妹名頭上找快感,上海人則不同,上海人罵你蠢(港督、十三點、拎不清)、臟(江北佬—絕對的歧視)和不務正業(小赤佬、白相人)。你不能不說這也是「一種進步」

 

最後一點是「上海人的斤斤計較」。其實這正是現在文明社會所需要的認真和精準。歷史學家黃仁宇在他的論著中分析到中國的歷史上如北宋的物產豐富、國力強盛,但因為中國的官僚體系缺乏精確的管理和組織,遇到遼國和金國這樣軍事化組織的國家便屢戰屢敗。做事不認真、空談和虛妄延遲了中國社會向現代化發展的腳步。斤斤計較就是認真精準,這樣的地方通常產品的質量都很好,比如德國人和日本人。因為消費者苛刻,如果產品質量不過關、服務不到位,這樣的工廠和商店就得關門,所以49年後的「上海造」一直是中國最好的產品,比如上海牌手錶、海鷗照相機、蜜蜂牌縫紉機,自行車裡有永久和鳳凰的兩大品牌。據說擁有一輛上海產的「永久」牌自行車,就像今天年輕人擁有寶馬車一樣。毛主席有句名言:「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就最講認真」。雖說共產黨戰勝國民黨有諸多原因,但相比國民黨的「合稀泥」作風,共產黨人的做事認真,無疑是勝利的原因之一。什麼時候中國人都像「昔日的上海人」一樣斤斤計較,做事認真,中國人就能有尊嚴的和其他民族和國家和平相處。

 

時至今日,由於交通的便利和網際網路的發展,全世界正在趨於大同,中國各地的人們也在不斷融合,相互學習,共同進步。上海人也不例外,其城市特徵將逐漸消失。西方經濟學中流行著一種理論叫「劣幣驅逐良幣」,大意是成色不足的金屬貨幣通常會更容易流行,最終導致良幣成為收藏,被淘汰出流通市場,而劣幣成為市場的主流。幸運的是西方人在社會學中卻沒有讓這條定律得逞。西方社會也有很多醜聞劣幣:如財務公司作假賬和美軍的虐囚事件等,但這些都沒能成為主流,反而引發西方國家在制度上法律上的完善。即便是跨國公司在其他發展國家的行賄案件(因為在本國機會沒法作案),美國政府也是窮追到底他們將薩班斯法案的實施範圍在全世界。雖然美國的跨國公司在海外行賄並沒有直接損害美國利益,但他們的行為違背了美國精神和倫理道德,放任他們在海外作惡,終有一天會影響到自身肌體。 所以說, 在美國,社會學上的定律和經濟學相反, 「良幣驅逐劣幣」。

 

在當今的中國社會,有點像詩人北島的名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但我還希望在這場城市文化交融的過程中,高尚進步的東西可以暢行中國,卑鄙落後的行徑被埋葬在地獄,上海的年輕人應該喚起「昔日的上海精神」--精明守法、準確認真、崇尚進步,做一個自豪的上海人!

 

 

2009.06.12隨感記錄

2018.08自媒體首發

2020.06.29重訂再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2 個評論)

回復 博博客 2020-6-29 14:23
寫得很好!
回復 ccacer7921 2020-6-29 14:32
說上海人的小毛病那是事實,但說多了只能說明自己的狹隘,甚至有些所謂毛病並不是什麼毛病,只能說不符合你的胃口的特點,其他地區的進化照上海人還有差距。看大方向,上海人的最大特點兩個方面,:認真、原則。認真被世人說成斤斤計較,守原則被說成膽小怕事,其實,說中國的希望在上海都不為過,只有上海才有可能代表中國衝出世界,不管它有什麼毛病,起碼在中國他是當之無愧的遙遙領先者!那是大方向,豈能是區區小毛病所能定論的?!只能說明自己個人心中狹隘、愚昧!
還有,男人對待女人的態度,說是上海男人都怕老婆,對照西方世界那不是在中國明顯的世界共識?比你其他地方的lady first,你不是差得太遠?!
還有,雖然我未必臣服上海的地方文化,但,一個有自己特點的地方文化那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我們經常提到的上海人普遍的小資情懷,那可不是一群低級粗糙群體能輕易擁有的,是經歷了時代流沙的洗滌。所以,你可看到,從人才輩出方面,哪個地方能比得了上海?所以我勸其他地區的人,還是自卑點吧,別比不過上海就千方百計埋汰上海人我上海朋友太多了,甚至超過一般關係。我對他們還是很敬重和寬容的,他們也感激我不把他們的特點看成缺點。工作中我非常願意選擇上海人,辦事牢靠,使人放心!其實,你一旦能體會他們的優點,能同等地跟他們交心相處,上海人會變得很豪爽!這你想象不到的吧?!那是更高級的豪爽,不是外地人所能理解的豪爽!那是對你解除了隔閡,感覺到你對他的欣賞時,完全放開自我后才能表現出來的。
上帝耶穌說,只有你真正超越了律法,你才是真正的自由人。上海人達到了自我約束后的放開自我,無論做什麼都不會越過底線的。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29 15:18
博博客: 寫得很好!
謝謝鼓勵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29 15:19
ccacer7921: 說上海人的小毛病那是事實,但說多了只能說明自己的狹隘,甚至有些所謂毛病並不是什麼毛病,只能說不符合你的胃口的特點,其他地區的進化照上海人還有差距。看大
謝謝光臨與分享卓見。
回復 Den 2020-6-29 16:11
這篇文章很好。有深度。作為上海人,認為上海文化實際上是基於江浙文化上又吸收了海外文化而形成的。近二十年來,各地的文化差異已經越來越小了。特別是開放程度高的城市和地區,日益趨同。北方的粗獷直爽與南方的細膩含蓄日益融合了。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29 17:11
此文系2009年隨感而撰,僅分享給上海友人,並未在網路發布。當時感觸至深的是國內的媒體,尤其是中央電視台等官家媒體帶頭貶損上海人和廣東人,當然,細微一些分類還有溫州人、潮汕人等。一個共性:商品經濟意識比較發達地區的人們。比如央視春晚,就不止一次有某個明星模仿上海人講的普通話的小品節目,嘲諷他們小氣、斤斤計較等。我當時就以為這並不僅僅是地域歧視,而本質上是一種小農經濟、封建集權思想對商品經濟、資本主義自由精神的反動!故隨感記錄之。
回復 慈林 2020-6-29 18:58
不愧為十里洋場,上海人文明程度是全國最高的。得益於接受西方文明較早,商業發達,講信用,有契約精神。很精明,不讓別人佔便宜,但也不想占別人便宜。

我可不是上海人哦,我是老廣,廣州人。
回復 慈林 2020-6-29 19:04
上海人愛面子,愛打扮,小資情調最濃。也是優點。起碼看上去舒服。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29 19:11
Den: 這篇文章很好。有深度。作為上海人,認為上海文化實際上是基於江浙文化上又吸收了海外文化而形成的。近二十年來,各地的文化差異已經越來越小了。特別是開放程度
謝謝光臨與留玉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29 19:12
慈林: 不愧為十里洋場,上海人文明程度是全國最高的。得益於接受西方文明較早,商業發達,講信用,有契約精神。很精明,不讓別人佔便宜,但也不想占別人便宜。

我可不
謝謝光臨與評論。
廣東人也是被央視春晚小品嘲笑的對象
回復 dchen3951 2020-6-29 23:19
看以上的所有評論,也是上海味十足:用詞文明,語氣謙卑,胸懷若谷,海納百川,為上海人點贊 !
回復 曉田 2020-6-30 00:44
在美國華人圈有太多的同鄉會,大到省的,小到村的,就是不見上海同鄉會。這也是上海性格使然-君子之交淡如水!
回復 borninheaven 2020-6-30 03:19
聽一位北方人在上海做生意多年, 得出得結論是上海人普遍拎得清,就是在做啥就象啥;北京的普遍拎不清, 多數的計程車司機都象是副總理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30 06:26
dchen3951: 看以上的所有評論,也是上海味十足:用詞文明,語氣謙卑,胸懷若谷,海納百川,為上海人點贊 !
謝謝光臨與對所有參與評論網友的評論。
這些網友並不都是上海出生長大的,但他們有本心,識別文明與愚昧,故有「上海味」
另,之前有頤指氣使的網友,被俺拉黑了,但其不遜之言保留在拙文尾,為鑒。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30 06:28
曉田: 在美國華人圈有太多的同鄉會,大到省的,小到村的,就是不見上海同鄉會。這也是上海性格使然-君子之交淡如水!
謝謝分享。這點我未意識到,但的確如此,學習了。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30 06:28
borninheaven: 聽一位北方人在上海做生意多年, 得出得結論是上海人普遍拎得清,就是在做啥就象啥;北京的普遍拎不清, 多數的計程車司機都象是副總理
謝謝光臨並留玉。
回復 ccacer7921 2020-6-30 10:01
再扯點?上海市是一座悲哀的城市,儘管替黨國勤奮效力卻屢遭打擊。我看上海人挺悲哀的。幾乎所有國家需要承擔和支持的,上海必然首當其衝,而回報的,沒有!還處處遭到防控和打擊!我就很難理解,上海人雖表面風光其實背地裡相當辛苦,長此以往上海人練就的相當吃苦耐勞。在黨國層層重壓下,上海人精神與肉體上慘遭摧殘蹂躪,幾十年下來幾乎被這個社會徹底改造了!上海人天生就背負資產階級的原罪,默默承受著被改造的命運!除了作被改造的對象,老天似乎也對上海極為不公,史上兩次傳染病都特殊地關照了上海人。上海人體質上有一種特殊的敏感和柔弱,對史上兩大次肝炎的傳播對上海人造成嚴重心理打擊。第一次比較久遠,大約在80年代初,我在的大學里得乙肝住院的幾乎全是上海人。當時雖然注意到了這個特點也只是覺得挺奇怪,並沒更多的想法,第二次上海肝炎大流行在89年代末,因為自己的處境不同,已走向社會,這次肝炎大流行對我感觸頗多,出於對他們的同情我接待了幾批從上海流亡到深圳的上海人。看到當時的情景沒法不同情,一列列從上海開來的列車上都是從上海逃難來的象難民一樣的人群,一臉疲憊和無奈,完全沒有了昔日的風光,經過無產階級對他們不斷的錘鍊,昔日的溫情與小資情懷被深深埋在心裡不敢流露,又做不來無產階級英雄女漢子男漢子的氣概,到處尋找關係和路徑,祈求社會對他們的收容,只要能留下來不管幹什麼工作都可以,當時就想起了當年逃亡上海的猶太難民,完全沒了昔日貴族的風光,社會太殘酷了,將一代人徹底改造了!後來又去了幾趟上海,感覺上海人的聲音也粗了,說話也吼著說,女性也變得潑辣彪悍了許多,完全沒有了昔日的儂儂細語,一副徹底無產階級化的形象,這都是無產階級社會主義的功績呀!上海人經過兩大洗禮,一個是上山下鄉對他們心靈上的磨難,一個是大疾病對他們肉體上的摧殘,把一個族群整體上徹底改變!這是我,作為一個外地人對上海幾十年的俯視和感觀。
回復 mwmblinds 2020-6-30 11:22
我是上海人,在倍可親個人標籤中直言不諱。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6-30 19:03
mwmblinds: 我是上海人,在倍可親個人標籤中直言不諱。
謝謝光臨
回復 SAGFS 2020-7-1 03:01
===多達點擊率三億多的" ryu "版面如今已被壓縮成一塊" 壓縮餅乾 "啦, 不妨打入去看看哦 ... 如今上海市長一個蘇州人, 小蘇州領導大上海,那有什麼不服的?
   上海水太深,利益鏈盤根錯節,誰都動不得,牽一髮而動全身. 當時只有把小韓調離上海(當然只能以提升方式),才清除了某些重要部門頭面人物. ......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5 14: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