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們就是極少數的極少數」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6-19 14: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往事如煙|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五二零」:卅一年前的回憶

 

對於四十五歲以上的國人來說,每年五月上中旬后一個月的日子裡,幾乎每天都是特別意義的紀念日,恕不細列。

 

1989.5.17的四川成都

 

但今天五二零,應是其中一個較重要的日子。卅一年前的今天,京畿地區開始宵禁,PLA欲進城,民眾阻攔等。而前一晚約十點開始的大會,我們看到了主席台上不同人物,有人猙獰欲狂,有人戰戰兢兢,有人笑臉寬慰......半夜后,也就是5.20日凌晨,一個河南人親自到廣場向學子喊話,大意是爾父母撫養汝等不易,速回;吾人也曾這般,嘗絕食卧軌等,今吾老矣,君等年少,國家未來尚需諸君建設,千萬珍重。言者諄諄,可聽眾卻藐藐--待他們明白時,有些已是百年身!

 

我那時在蓉,前一晚看到實況,見到台上袞袞諸公的表現,又聽到河南人的講話,凄涼無比。研究生宿舍的同學全都一夜未眠。我問是否該再去人民廣場看看?大多數同學建議先等等,有位膽大的同學願和我一道前往。我們約八九點多鐘到廣場附近時,毛雕像下的人氣比前些天少了許多,但還是零星坐在數十人。我倆沒走進去,而是先到旁邊的一家茶館喝茶,一邊關注著毛雕附近的情況,一邊和茶館老闆聊天。她是個老成都,曾目睹造反派將廣場附近軍區駐地的杜師長(憑記憶,未能核實)拉出來吊打,她是黑五類,無緣加入紅衛兵,改開后成了個體戶,如今在這開茶館。她說每天十點後人才慢慢增多,春夏之交,早上還有點兒冷。

 

果然,十點後人群迅速增加了,高自聯的廣播也開始,時而雄壯的音樂歌曲,時而是激情洋溢的檄文,一句話,不奉詔!我倆也湊熱鬧坐到人群中。在毛雕下,視野開闊,廣場前的丁字路口,朝向我已記不清,縱向前面是一條長長筆直的路,似乎到天盡頭。這條路前方一兩個街區附近有成都著名的岷山飯店(此賓館據說後來被「壞分子」打砸搶)和錦江賓館。我們看著橫縱兩街打著標語散步的學生民眾不停湧向我們。印象最深的是縱向路上的一個隊伍演奏軍樂徐徐過來,初時遠望,僅見人群方陣,上有些小點點,漸漸走近才看清這是一個散步陣容,他們用車輛運載著巨大的標語牌,快到錦江賓館時我終於看清標語牌上的這些字了:我們就是極少數的極少數

 

這是一些工人的聲援,感覺是機械廠的,否則他們怎麼製作如此碩大的牌子。我們就是極少數的極少數讓我們看著解氣!前晚,那個面目猙獰的人說眾多的散步者極少數的極少數,成都市民用他們的幽默詼諧予以了回應。

 

......

 

這麼些年,很多東西都淡忘,但這個畫面從不曾消散,四川人風趣幽默又知天達命的性格讓我終生難忘--到底是蘇東坡的故鄉!!

 

當年在毛雕下目睹此景的人,都已過知命之年。就算那些向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們求籤名的中小學生也該年過四十了。卅一年過去,願大家都平平安安。

 

2020.05.20晨匆匆於悉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2 05: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