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澳洲的鳥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6-18 14: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旅澳隨筆|通用分類:花鳥魚寵

澳洲的鳥

 

我該算是一個對動植物不太敏感的人吧。花鳥草蟲,能夠記得名字的不多,對於鳥類也如此。

 

但對於這個字,卻自小印象深刻。讀《水滸傳》,書中無數次出現鳥字,用法繁多,各有其意。比如魯智深指小人用這個撮」,埋怨說「晦氣」,牢騷則「洒家又一肚皮」等。似乎鳥字不是好詞,但黑旋風李逵名句:「殺去東京,奪了」又讓人迷惑,『鳥位』,應指皇位,人人都想坐的金鑾寶殿上的龍椅,咋是呢?

 

後來看了學者的考證,水滸中的是代指男根,其實就是「屌」字,這又引起我的更大迷惑,還是魯智深,曾在文殊院里天天素食,「嘴裡淡出個鳥來」那是?--想想施耐庵好咸濕呀!還是由專家給我們解釋,這裡,是指口味淡,諧音,長期素食,時間長,嘴裡就可孵出小鳥來,有點像北京人勸酒時指著對方的酒杯你養魚呢」。那麼,這個鳥,就是我今天要說的。

 

澳洲的鳥,估計不少吧!但我認識的有限:大抵知道在窗外樹上「鴰噪」的是烏鴉,城中廣場供遊人觀賞的是鴿子,雨後偶爾在社區公園草坪上捉蟲吃是鸚鵡,還有在情人港、歌劇院附近天空上飛翔、餐廳邊覓食的是海鷗等

 


我對澳洲的烏鴉印象最深。這也是此地最為常見的鳥,無論走在哪裡,有樹木的地方就有烏鴉;這裡的烏鴉叫聲如嬰兒哭啼,凄厲無比,難怪老祖宗們不喜歡它。但此處是澳洲,人有人權,鳥也有「鳥權」。其實我也沒有查閱過相關法律,但感覺無人驅趕或射殺烏鴉,即使它們整天在你屋外的大樹上唱「烏鴉嘴」。

 

曾有一位鄰居老太,東歐某國的移民,虔誠無比,每天都會用一個碟子裝些麵包供外面的鳥兒來啄食,久而久之,她家的院子里每天都聚集了眾多的鳥兒,以烏鴉為最。某次老太外出度假回來,發現院子里遍地鳥屎,一片狼藉,平常喂鳥的那個盤子也被砸碎原來那些每天享用麵包的烏鴉們憤怒老太外出,卻忘記委託人繼續提供餐食服務,便在院子里「大鬧天空」,還刁來石頭砸破了盤子!!因此,澳洲人一般很少喂鳥,就是擔心哪一天難以為續而得罪了它們有些遊客在悉尼的情人港、歌劇院附近吃飯,如試圖喂旁邊的海鷗、鴿子,那些餐廳的服務員通常都會禮貌但果斷制止,就是擔心哪天沒了遊客餵食,會導致那些「憤怒的小鳥」刁來石頭來砸餐廳玻璃。再說,鳥兒尋食的地方很多,並不擔心它們餓死。

 

雖然澳洲政府保障「鳥權」,但畢竟人為萬物之靈,人權高於「鳥權」。當哪一天鳥類的繁殖過量,影響到人類的生活,他們就會痛下殺手!


悉尼環形碼頭附近的仙鶴,背景有兩差人

 

十多年前看到過一個華文媒體報道,一對新移民到澳洲,長期不孕。檢查身體,所有的指標都正常。於是只好求助於本地一老中醫,此翁生活閱歷豐富,詢問之下才知道,這對夫婦曾在老家有用鴿子煲湯喝習慣,到澳洲后發現遍地都是鴿子,且「警惕性」極差,於是偶爾「順手牽羊」逮幾隻鴿子回家煲湯大補,沒想到澳洲政府為了延緩鴿子等鳥類的過度繁殖,在很多地方撒放了帶有避孕藥的鳥食難怪這小兩口晚上咋努力都不成呢當然,謎底揭開,他們後來如願以償懷上BB

 

澳洲政府對袋鼠的過度繁衍採取的行動更加慘烈,但今天談鳥,不贅述。只想給強國人民一個寬慰: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人權和鳥權等都是虛偽滴

 

 

2018.03.15撰並首發

2018.12.25重訂再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1 18: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