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鄧小平在反右文革中做了什麼?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1-10-1 06: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67評論

鄧小平在反右文革中做了什麼?



如今許多年輕人自以為知道的文革,其實是一個被走資派鄧小平們蓄意歪寫、如今被拚命寫歪的「文革」、鬼話「文革」、謊話「文革」。如今流行的「文革罪惡」種種,沒有一樁是毛澤東主張的,沒有一件是毛澤東指使的。把不是毛澤東主張、不是毛澤東乾的事硬安到毛澤東頭上,這符合什麼人的需要?道理非常簡單:文革的關鍵和矛盾焦點其實就一條:「整黨內走資派」與「不準整黨內走資派」——「矛頭指向黨內」與「矛頭指向黨外」。抓住這個主要矛盾,一切原來似乎不可理喻的荒唐立刻一目了然。

毛澤東:「階級敵人就在黨內」。文革就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矛頭指向黨內。

劉鄧:「階級敵人不在黨內」。「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矛頭指向黨外。

為了權力,就必須禁止「矛頭指向黨內」,就必須「矛頭指向黨外」,就必須證明「階級敵人不在黨內」,就必須證明在黨外、在社會上存在著大量「階級敵人」,就必須沒有敵人也得造出敵人來。但在已經實現了公有制的中國社會無法根據人們的經濟來源劃分敵我。硬要從普通群眾中抓出大批「階級敵人」,就只能想方設法雞蛋裡挑骨頭,吹毛求疵找差別、挑岔子,結果就是查家庭出身,查平日言行,找生活差錯。後果就是「血統論」、「文字獄」、「生活問題」、「穿一樣的衣服」、「人人自危」——毛澤東剛下令廣播北大大字報搞文化大革命把矛頭指向黨內,劉鄧馬上派出工作組搞「二次反右」。工作組一到,立刻人人自危,全國學校的老師和校長都受到衝擊。有人統計,工作組僅在首都24所高等學校里就把1萬多個學生打成「右派」,把兩千多名教師打成「反革命」。1957年反右還是先讓人說話,說完了再說這個話是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話。1966年6月工作組往往不等人說話,而是先翻檔案。誰的檔案有問題,誰就是「監控對象」,結果是連說話機會都沒有就被揪出來了。 1966年6月9日,劉少奇說:「這次文化大革命,要比1957年反右派的規模還要聲勢浩大,所定的右派人數要超過1957年。學校單位的奪權鬥爭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以上,有的要涉及到中學。」劉少奇批過一個的報告說,在中學生中間和在大學生中間要抓百分之一的右派(當時中國中學生好幾千萬,大學生150萬。百分之一是幾百萬——超過「反右」的55萬)。所有這些其實就為了證明一條:「階級敵人在黨外不在黨內」,所以必須把文革變成又一次鎮反、又一次反右——「為權力而『真理』」

為了「矛頭指向黨外」,就必須證明「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就必須在黨內當權派權力受威脅時出現社會動亂、出現一切想得到和想不到的荒唐事,不荒唐也要造出荒唐來:

——在群眾中製造對立。因為「階級敵人不在黨內而在黨外」,所以有了「二次反右」,所以有了個劃分敵我的問題。當權派「以我劃線」劃分敵我——不聽話、提意見的就是「敵人」,用聽話的監控不聽話的,用一部分群眾整另一部分群眾,用群眾搞「二次反右」、「抓階級敵人」。這就把本來並無利害衝突的群眾分成了你死我活的對頭,非把對方搞垮不可。群眾的分裂對立就此形成。

1966年7月25日至28日「中央文革小組」分別宣布撤消劉鄧派出的一切工作組,號召群眾「自己解放自己」。1966年7月29日,劉少奇在人大會堂接見首都中學生代表時宣布:「保護少數」包括保護主張「擁護黨中央、反對毛主席」的人。

1966年8月1日,毛澤東以寫信支持與工作組對立的「紅衛兵」的方式公開表態支持成立群眾組織與劉鄧派出的工作組對抗。 各學校工作組依靠的學生立即搖身一變成為「紅衛兵」和形形色色的群眾組織,用「紅衛兵」對付「紅衛兵」,用群眾組織對付群眾組織——你不靠工作組靠群眾組織,我給你來個「真假孫悟空」。工作組「挑動群眾斗群眾」、依靠一部分群眾整另一部分群眾導致群眾的嚴重對立。成立了群眾組織后,群眾由個人的對立變成有組織的對立對抗。雙方都拚命證明自己「革命」,都竭力證明對方「反革命」,都自覺不自覺地遵循「階級敵人不在黨內而在黨外」的思路千方百計挑對方人員的一切毛病:出身、言行、生活問題……「血統論」、「文字獄」、「生活作風問題」等等從此變成整個社會關注的問題——你用出身不好的人,就證明你「組織不純」,就證明「階級隊伍不純」,就是「招降納叛」,就是「反動組織」;你文章演講能「雞蛋里挑出骨頭」,就說明有「反動內容」,就證明是「反動組織」;你資產階級生活方式嚴重,就證明是「階級異己分子」,就推論出「反動組織」……所謂「文革『極左』」浪潮就這樣愈演愈烈。由此產生了一系列荒謬:對立、謾罵、武鬥、破壞……這反過來又成為「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的證據——誰讓你搞文化大革命的?誰讓你「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

 挑動群眾打人。

1966年6月我親耳聽到工作組傳達毛澤東關於一些單位出現群眾打人事件的指示:如果是壞人,那麼打了你活該;如果是壞人打好人,好人光榮;如果是好人打好人,那是誤會,不打不相識嘛。——據我所知,這次傳達是全國統一傳達的。這條「最高指示」一傳達,全國各學校頓時打人成風:毛主席都批准打人,誰說「黑幫」打不得?「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然而時隔很久我才知道,毛澤東當時嚴厲批評了這個「傳達」:為什麼偏偏刪掉了我最關鍵的最後一句話:「今後不準打人」?!這正是「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這一理論的需要。

第一,各學校打人成風,豈不證明了「沒有工作組就要大亂」、廣播北大大字報就是「敢動黨內『當權派』,就必然天下大亂」?第二,通過打人一事讓群眾產生錯覺:毛澤東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之類可以不算數,只要「出於革命義憤」,那就「情有可原」,不必計較——從此對毛澤東的主張可以「各取所需」。第三,在受害者及家屬心裡種下對文革、對毛澤東的仇恨種子。第四,把群眾的注意力吸引到打人,不再關注「黨內走資派」。第五,在群眾中醜化文革。

此例一開,爾後的暴力事件便層出不窮,如洪水泛濫,一發而不可收拾,從打人罵人到各種各樣的人身侮辱:戴高帽、掛牌子、剃「陰陽頭、坐「噴氣式」……現在人們所見所聞有關文革的種種劣跡,無不源於此次「傳達」。

儘管之後公布的「十六條」規定「要用文斗、不用武鬥」,但「二次反右」已經造成了群眾的嚴重對立,歪曲傳達的「打人指示」已經先入為主,暴力之風已形成。「要用文斗,不用武鬥」等規定在文革中幾乎無人理睬,形成的怪邏輯是:不折不扣按毛澤東的主張辦、講政策、守規矩倒成了「保守」、「條條框框多」,無視毛澤東的三令五申才「革命」,才體現「造反精神」——「造反」落實到對抗毛澤東的三令五申上,還說這叫「最忠」。

——煽動血統論狂熱,開打砸搶先河。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剛剛在天安門廣場第一次接見「紅衛兵」代表,8月20幾日立刻開始鬧起了打砸搶抄抓、毀壞文物、肆無忌憚把矛頭指向社會群眾的「破四舊」,同時「血統論」風靡一時——「血統論」以強調出身為名,把「紅衛兵」解釋成應該以幹部子女為主的組織。而「幹部子女」其實就是「黨內當權派子女」。由「黨內當權派子女」組成的「紅衛兵」顯然對到社會上「破四舊」、落實「階級敵人在黨外而不在黨內」比認同「階級敵人在黨內不在黨外」、「把矛頭指向黨內」積極得多。當時這些「紅衛兵」都是年方十來歲的中學生。如果沒有老謀深算的人暗中唆使支招,這些過去從未接觸社會不喑世事的小年青哪裡會想得到跑出學校到社會上去大鬧?那些「有人沖入您家,打砸搶燒您的一切,拖您的父母出去砌牆堆磚,而且毫無理由」、「打死老師、親人告密、毆打被認定為『黑五類』的人」、血統論、打砸搶燒、破四舊之類暴行全都是這個時候發生的,即最需要破壞毛澤東「矛頭指向黨內」的文革重點的關鍵時刻發生的——這其實是反文革力量直接「將」毛澤東的「軍」的極巧妙的一記毒著:你毛澤東依靠「紅衛兵」鬧文革把矛頭指向黨內,我來個「四兩撥千斤」,用「血統論」唆使「紅衛兵」把矛頭從黨內引向社會。「紅衛兵」到處亂砸亂打,你管不管?管,那你就不能指責我派工作組鎮壓學生不對——我派工作組不就是「管」嗎?你不是剛剛宣布撤消工作組、讓「群眾自己解放自己」嗎?你說我鎮壓學生,你不是也得鎮壓嗎?只要你宣布「管」,那所謂「方向錯誤、路線錯誤」的指責立刻不攻自破,我不但立刻翻案,而且立刻就坡下驢,把這群「紅衛兵」連同一切群眾組織統統取締鎮壓下去,看你文革還怎麼搞。如果不管呢?那正好激起全社會老百姓對文革的反感,離間毛澤東與人民群眾的關係。

——煽動武鬥,全面破壞搗亂。

為了權力,所以必須「矛頭指向黨外」,所以必須證明「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所以要唆使「紅衛兵」鬧「血統論」、「破四舊」、打砸搶,以此證明只要「矛頭指向黨內」就要引起大亂。這一套沒有動搖毛澤東「矛頭指向黨內」的文革方向,可見亂得還不夠,還需要升級,於是一系列荒唐瘋狂舉動接踵而至:掀起「懷疑一切、打倒一切」思潮、破壞文物、批鬥著名學者專家、搶檔案、炮打中央文革、衝擊公安部、大規模武鬥、動槍動炮、全面內戰。

所有這些瘋狂破壞表面上看雜亂無章,實際無不一是想方設法把「矛頭指向黨內」扭到「矛頭指向黨外」——千方百計證明一條:「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一切破壞、荒唐、苦難都是你搞文革「矛頭指向黨內」造成的。要制止這些就必須停止「矛頭指向黨內」,就必須「矛頭指向黨外」。堅持「矛頭指向黨內」就必然怨聲載道,天下大亂——所以不能動我的權力。

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如果退縮就上了大當:只要被「社會動亂」嚇住、不問青紅皂白盲目「維穩」,那就必然放棄「矛頭指向黨內」,必然「矛頭指向黨外」,結果必然是又一次反右、又一次鎮反。而在群眾已經被分裂、情緒嚴重對立的、好人壞人混雜、沒弄清誰是真正的壞人情況下盲目搞反右、搞鎮反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由當權派「以我劃線」不分青紅皂白大開殺戒,後果可想而知——大規模逮捕,大規模鎮壓,大規模冤假錯案。

毛澤東洞若觀火:群眾斗群眾、武鬥、破壞之類都是黨內走資派挑動的,普通群眾上當受騙的是多數,壞人是少數。但好人壞人混在一起,一時區分不出來。在群眾對 立情緒嚴重的情況下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見了亂子就盲目鎮壓,必定傷及無辜。毛澤東的做法是冷眼旁觀一段時間,讓好人自動退出,壞人充分暴露,那時就可以有 的放矢,就不會冤枉無辜。

 例如清華大學的武鬥,打來打去最後參與的只剩下幾百人,多數群眾都厭惡這套,退出不幹了。也就是說,壞人孤立了,暴露了。這時毛澤東才出手:1968年7.27工宣隊進駐制止武鬥。1968年7月28日毛澤東接見聶元梓、蒯大富、譚厚蘭、韓愛晶、王大賓5人說:文化大革命搞了兩年,你們現在是一不鬥,二不批,三不改。斗是斗,你們少數大專院校是在搞武鬥。現在的工人、農民、戰士、居民都不高興,大多數的學生都不高興,就連擁護你那一派的人也不高興。你們脫離了工人、農民、戰士、學生的大多數。——毛澤東的這些話深得人心,全國武鬥從此杜絕。

文革中大規模武鬥發生在1967年中的幾個月。零星武鬥自1968年7.27之後全部制止。全國範圍內的動亂不到一年。把不到一年的動亂說成「十年動亂」是胡說八道,「為權力而『真理』」的需要。

如今指控文革的一切罪惡,如打砸搶抄抓、血統論、人身侮辱虐待、「破四舊」、破壞文物、批鬥迫害傑出人才、武鬥破壞、工廠停工、學校停課……等等全部發生在1966年8月到1968年7月之間,發生在毛澤東發動文革、矛頭指向黨內、黨內當權派的權力受到威脅、迫不及待需要變「矛頭指向黨內」為「矛頭指向黨外」、迫切需要「事實」證明「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的時候。等「全國一片紅」、各級革命委員會成立后,上述一切荒唐、一切暴行就再也沒有發生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7 個評論)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1 22:32
文革的關鍵焦點其實就一條:「整黨內走資派」!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1 22:43
......各學校工作組依靠的學生立即搖身一變成為「紅衛兵」和形形色色的群眾組織,用「紅衛兵」對付「紅衛兵」,用群眾組織對付群眾組織——你不靠工作組靠群眾組織,我給你來個「真假孫悟空」。工作組「挑動群眾斗群眾」、依靠一部分群眾整另一部分群眾導致群眾的嚴重對立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1 22:47
沒弄清誰是真正的壞人情況下盲目搞反右、搞鎮反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由當權派「以我劃線」不分青紅皂白大開殺戒,後果可想而知——大規模逮捕,大規模鎮壓,大規模冤假錯案。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0:14
successful: 文革的關鍵焦點其實就一條:「整黨內走資派」!
「整黨內走資派」! 文革的目的很明確是整中國共產黨內的披著紅色外衣的老革命老幹部實際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即修正主義分子。而非地富反壞右分子, 因為劃分成分是在解放初早己結束極大多數的己成普通勞動人民,  右派是在50年代末也己結束,  錯平的也已平反, 真正確認的右派只是少數沒有平反,  還用文革嗎?  走資派們之所以要把文革的矛頭指向黨外就是把鬥爭的對象引向地富反壞右,  事實上文革開頭幾年走資派還在台上時就是引導學生去斗地富反壞右的。走資派鄧小平上台後平反了真正的右派分子和被走資派在文革初期批鬥的地富反壞右。而今天這些地富反壞右還歌頌鄧小平, 素不知鄧小平把他們當猴耍而不知。毛澤東的文革是「整黨內走資派」! 而非黨外的地富反壞右。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0:16
successful: ......各學校工作組依靠的學生立即搖身一變成為「紅衛兵」和形形色色的群眾組織,用「紅衛兵」對付「紅衛兵」,用群眾組織對付群眾組織——你不靠工作組靠群眾組
文革的前三年內為什麼亂,  就是因為劉少奇鄧小平還是黨中央一線的當權派。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0:20
successful: 沒弄清誰是真正的壞人情況下盲目搞反右、搞鎮反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由當權派「以我劃線」不分青紅皂白大開殺戒,後果可想而知——大規模逮捕,大規模鎮壓,大規模
劉少奇鄧小平還是黨中央一線的當權派。就是再搞反右、搞鎮反把矛頭引向地富反壞右, 好讓走資派繼續做當權派。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0:31
successful: ......各學校工作組依靠的學生立即搖身一變成為「紅衛兵」和形形色色的群眾組織,用「紅衛兵」對付「紅衛兵」,用群眾組織對付群眾組織——你不靠工作組靠群眾組
試想一下毛澤東把抓來的國民黨的戰犯都釋放了,  還要發動文革對地富反壞右嗎?  如果真想整地富反壞右還用得著發動文革嗎? 此時的地富反壞右都不當權如做壞事普還群眾都可制止。發動文革是為「整黨內走資派」! 誰是黨內走資派?  是劉少奇鄧小平等。所以走資派就派"工作組「挑動群眾斗群眾」、依靠一部分群眾整另一部分群眾導致群眾的嚴重對立,  而讓走資派繼續當權。就是這麼簡單,  但被走資派鄧小平上台後顛倒黑白攪混文革為鄧小平自己翻案。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0:45
successful: 沒弄清誰是真正的壞人情況下盲目搞反右、搞鎮反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由當權派「以我劃線」不分青紅皂白大開殺戒,後果可想而知——大規模逮捕,大規模鎮壓,大規模
鄧小平是個世界級的絕對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和機會主義者的鼻祖。鄧小平出生在一個惡霸一方的財主家庭里,  20多歲時離開家庭赴法國認識了一些信仰馬列主義的人,  然而混跡於這批人中,  察顏觀色找有利於自己的主人。當鄧小平篡權成功后就暴露了他的本來面目。永不翻案成為笑話。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1:04
真正文革開始以學生停課是從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份開始到一九六八年上半年。抄家是發生在一九六六年的十二月份大的一周左右即刻被制止了。武鬥發生在一九六七年。這段時間劉少奇鄧小平在位並在一線主要領導人崗位上。因為發生了許多如抄家武鬥等怪事後,  開始奪權成立革命委員會。從一九六八年下半年開始就恢復正常了, 那時叫"抓革命促生產"。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1:10
革命委員會太年輕了!  又沒有掌握軍隊。毛澤東逝世后,  加上有人背判, 革命委員會消失了。乘機走資派鄧小平等篡權, 復辟了資本主義。
回復 mali50 2021-10-2 04:54
successful: 文革的關鍵焦點其實就一條:「整黨內走資派」!
這是要害。
回復 mali50 2021-10-2 05:38
yongbing1993: 「整黨內走資派」! 文革的目的很明確是整中國共產黨內的披著紅色外衣的老革命老幹部實際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即修正主義分子。而非地富反壞右分子, 因為劃分
有道理。
文革針對的主要是黨內走資派, 黨內資產階級。其他屬於教育對象。即便如此,單純的走資派也沒有被當成敵我矛盾來打倒,而是先靠邊,再學習,最後成為團結的對象。這才有那麽多的學習班,如今被走資派說成是牛棚。劉少奇被打倒是因為歷史問題,因而刻意迴避了走資派的罪名。二號走資派因沒有歷史問題而沒有被打倒。也正因此中央一開始就確定文革不擴大到農村和軍隊。走資派打著紅旗反紅旗,組織各種保皇紅衛兵轉移鬥爭大方向,大搞破四舊抄家遊街和迫害知識分子等以期製造混亂和民怨。並極力在農村和郊區煽動文革,將矛頭轉向被打倒的地主富農和壞分子。在走資派的親信控制的地方,如廣西省,大搞農村運動導致亂殺人和吃人等現象。許多人恐怕不記得了。文革初期走資派在煽動武鬥的同時還煽動搶解放軍槍支。總之越亂越好渾水摸魚。這很快被中央文件制止。
有個很有力的事實可以說明文革不針對農村。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中很多都是經驗豐富鬥志高昂的造反派和其骨幹。他們完全可以把城市革命帶到農村,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農村文化大革命。但因走資派已被打倒,他們到農村后沒有奉命將城市的革命精神和成功經驗帶到農村,掀起批鬥地主富農的文革運動;而是規規矩矩地接受再教育,甚至鬧出苦菜花式的跨陣線婚戀。這正是因為文化大革命本來就沒有這樣的意圖。文革中大學生下鄉也是以社會主義教育為名,沒有中央要求的批鬥地富或四清那樣的整治基層管理層的任務。
回復 qxw66 2021-10-2 06:12
壞事都是走資派做的,包括大肆殺人,然後什麼都嫁禍造反派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7:05
mali50: 這是要害。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7:05
qxw66: 壞事都是走資派做的,包括大肆殺人,然後什麼都嫁禍造反派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7:19
mali50: 有道理。
文革針對的主要是黨內走資派, 黨內資產階級。其他屬於教育對象。即便如此,單純的走資派也沒有被當成敵我矛盾來打倒,而是先靠邊,再學習,最後成為團
這是鄧小平最可惡的地方,  史稱"卑鄙小人"。品行惡劣、不道德;人格低下, 豪無誠信可言。說翻臉就翻臉,明爭暗鬥,搬弄是非、挑撥離間、落井下石、隔岸觀火、施詐之人。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7:39
偽共產黨員鄧小平的家庭

鄧紹昌(1886-1936),鄧小平父親,生於地主家庭,曾在成都法政學校讀書,為廣安縣哥老會袍哥老大,當過廣安縣警衛總辦(團練局長),娶過四房,留下四男三女。1918年,鄧紹昌因得罪土匪鄭老二,逃往重慶避禍。恰好聽說重慶辦有留法預備學校,於是託人帶信催鄧小平至重慶入學,籌錢送鄧小平去法國。1936年鄧紹昌被人殺死,死因成謎。有說是被土匪劫財害命,有說被仇家暗殺,還有說法是鄧紹昌參與鎮壓共產黨起義,殺害革命志士,被群眾打死。2002年,鄧紹昌墓成為四川省文物保護單位。

  樂少華(1903-1952),鄧小平連襟,卓琳(浦瓊英)姐姐浦代英的丈夫。1927年留學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1950年任東北工業部副部長兼軍工局局長。1952年1月15日,樂少華在三反運動中被查出經濟問題,在寓所內開槍自殺。樂少華的問題有三點。一是擅自挪用公款,為軍工局處以上領導幹部,每人購買一塊手錶,被認為是集體貪污。二是派人到農村收購糧食,被認為是對農民的剝削。三是指示將日軍遺留炮彈中的黃色炸藥,賣給天津商人,有收受賄賂嫌疑。樂少華死後被開除黨籍。當時東北人民政府主席是高崗。1954年8月17日,高崗在家中開槍自殺,死後開除黨籍。樂少華死後,其長子樂黎男住進精神病院,1966年10月在昆明溺水身亡。1980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宣布對樂少華平反昭雪,恢複名譽。

  鄧蜀平(1913-1967),鄧小平三弟,解放前是地主,袍哥老大,鄧家祖產繼承人,出任廣安縣國民黨參議院參議長,長期抽鴉片煙。1950年春,鄧小平出任西南局書記后,把鄧蜀平召到重慶,讓他把鴉片戒了,把家裡的地分了,和老婆謝全碧一起安排進入西南革命大學,畢業後分配到貴州省興仁專署,出任普安縣青山鎮鎮長,后調入普安縣財政局任局長。1959年調任安順市財政局局長。1961年調任縣級六枝市副市長,謝全碧任六枝市文教局副局長。1966年文革爆發后,隨著鄧小平倒台,鄧蜀平被革職審查。1967年3月16日凌晨,鄧蜀平跳入六枝縣招待所旁的冒水龍潭自殺身亡。1978年9月5日,六枝特區革委會為鄧蜀平平反。1984年2月,鄧小平到成都,謝全碧向其哭訴,要求追查鄧蜀平案責任人。貴州省委隨即調查此案。涉及人員遭到開除黨籍、撤銷公職等處理。1987年10月,六盤水市政府為鄧蜀平遷建新墳,300多名市縣領導幹部參加揭墓儀式。

  鄧朴方(1944- ),鄧小平長子,1962年進入北京大學技術物理系學習,1965年入黨。1966年文革爆發后,鄧朴方出任北大技術物理系文革小組副組長,成為保皇派成員。鄧小平倒台後,1967年9月13日,鄧小平的五名子女被趕出中南海,在各自學校受到批判管制。1968年7月27日工宣隊進駐北大。8月末,鄧朴方從北大物理樓三樓跳樓自殺,導致高位癱瘓。醫院救治後送到北京郊外的清河救濟院。鄧朴方和病友們用鐵絲編紙簍賺錢,每月有四五元收入。半年後,在天津工作的姑姑鄧先群將鄧朴方接走,安排到宣武門的一座四合院內。後由周恩來批准,將鄧朴方送到江西新建縣與鄧小平團聚。1972年鄧小平獲准回京后,周恩來安排鄧朴方到三零一醫院治療,1977年出院。1980年,美國骨科醫生馬昆訪華,認為鄧朴方要到美國進行手術,花費25-50萬美元左右。後由加拿大政府出面支付全部醫療費用,但是還缺飛機票錢,由港商包玉剛掏了2萬美元給鄧家,送鄧朴方至加拿大渥太華做手術。1982年北京市檢察院對聶元梓提出控訴,稱其應對鄧朴方致殘負責,聶表示否認。1983年聶元梓被判刑17年。1984年3月,鄧朴方等人在民政部、衛生部支持下,組織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以殘疾人福利的名義斂財。1984年9月註冊康華實業有限公司,由鄧朴方任董事長,俞正聲任總經理。1988年由國家出資1億元人民幣註冊的中國康華髮展總公司,開始大肆侵吞國有資產,倒賣進口物資,一度被稱為「康華共和國」。此案當時社會影響極壞。

  鄧質方(1952- ),鄧小平次子,幼時就讀北師大第一附屬中學,1968年11月插隊到山西省忻縣奇村公社李村大隊,當了四年農民,參加插秧勞動。1971年9月,下放江西的鄧小平給汪東興寫信,提出讓幼子幼女上學。1972年4月,鄧質方獲批入讀江西南昌理工科大學,鄧榕入讀江蘇南京醫科大學,佔用工農兵大學生名額。兩人後來通過關係調到了北京。鄧質方入讀北京大學物理系。1979年1月鄧小平訪問美國。鄧質方隨後到美國留學。1985年與妻子劉小元生下兒子鄧卓棣。1988年鄧質方攜妻兒回國,進入榮毅仁創辦的上海中信興業公司任副總工程師,並迅速升任董事長。1991年10月16日,鄧質方在上海長寧區註冊四方房地產實業有限公司(外商獨資),註冊資本2500萬元,地址在武夷路95弄28號,鄧質方任總經理,在上海虹橋開發區圈地。

  1992年鄧小平視察北京首鋼集團,要求搞活大中型企業。首鋼隨即籌備在香港借殼上市。港商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實業看準時機,一下子幫助首鋼收購了四家上市公司,組成首長系股票。其中,首鋼集團董事長周冠五的兒子周北方,與鄧質方合作,聯合李嘉誠出資5.8億港元,收購香港玩具大王開達集團旗下的開達投資股票,並易名為「首長四方集團」,周北方任董事會主席,鄧質方任副主席。此後,首長四方集團開始在北京、上海、天津、廣州、深圳、珠海、大連等10多個大中城市開展房地產業務。

  1995年2月3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以行賄罪對周北方立案偵察。1996年10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周北方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生,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首鋼董事長周冠五被迫辭職。因為周北方案發的原因,鄧質方退出首長四方集團公司,攜妻子兒子重新回到美國居住,成為美國籍公民。2013年5月,其子鄧卓棣回到中國,出任廣西百色市平果縣副縣長,年僅28歲。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10-2 07:41
真共產黨員毛澤東

  毛澤民(1896-1947),毛澤東弟弟,1922年入黨,1947年9月27日被國民黨新疆省政府主席盛世才殺害。

  毛澤覃(1905-1935),毛澤東弟弟,1923年入黨,紅軍長征后,毛澤覃被留在江西瑞金,后在戰鬥中犧牲。

  毛澤建(1905-1929),毛澤東堂妹,1923年入黨,湘南學聯女生部部長,1929年被國民黨槍殺,年僅24歲。

  毛楚雄(1927-1946),毛澤東侄子,1945年參軍,中原突圍時被俘,1946年被國民黨活埋殺害,年僅19歲。

  毛岸英(1922-1950),毛澤東長子,1943年入黨,1950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遭美軍空襲犧牲,年僅28歲。

  楊開慧(1901-1930),毛澤東妻子,1921年入黨,中國共產黨最早黨員,1930年被國民黨槍殺,年僅29歲。

  楊開明(1905-1930),楊開慧堂弟,1926年入黨,遭叛徒出賣被俘,1930年被國民黨槍殺,年僅25歲。

  楊 展(1920-1941),楊開慧侄女,1937年入黨,參加抗日救亡運動,日軍掃蕩時失足墜崖,年僅21歲。

  向 鈞(1906-1928),楊開慧表弟,1923年入黨,長沙市學聯主席,1928年被國民黨槍殺,年僅22歲。

  王德恆(1914-1944),毛澤東表侄,1940年入黨,參加八路軍南下支隊,1944年被國民黨殺害,年僅30歲。

  趙先桂(1905-1932),毛澤覃妻子,1923年入黨,赴蘇聯莫斯科留學,1932年被國民黨殺害,年僅27歲。

  陳 芬(1903-1928),毛澤建丈夫,1923年入黨,組織工農運動,遭叛徒出賣,被地主武裝殺死,年僅25歲。

  江 青(1915-1991),毛澤東妻子,1933年入黨,1976年在反革命軍事政變中被捕入獄,1991年被害犧牲。

1921年-1949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有名可查的烈士就達320萬人。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2 08:16
mali50: 這是要害。
  
回復 mali50 2021-10-2 08:43
yongbing1993: 這是鄧小平最可惡的地方,  史稱"卑鄙小人"。品行惡劣、不道德;人格低下, 豪無誠信可言。說翻臉就翻臉,明爭暗鬥,搬弄是非、挑撥離間、落井下石、隔
自己帶薪靠邊了幾個月,就要上千萬勞動人民失業和永久失業去擺地攤。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8 06: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