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帝國內部的國境線和公民權

作者:rasitillos  於 2019-8-15 19: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觀點|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中國的房價由四個部分構成,居住價值,宅基地金融價值,隱藏在房價中的城建稅收,和戶籍綁定的社會服務、社會福利的價值。因此房價也受到4個因素的影響,政策因素,金融因素,政治因素和社會因素。除了居住價值和政策因素無關而外,餘下三者一一對應。
       一、政策
      中央這句話的潛台詞很簡單,房地產稅馬上就要來了。而且是以立法的形式飛奔而來。中國立法程序中有個不成文規則,凡是列入人大本年度立法工作任務的法案,都必然在兩年內落地。例如2016年人大委員長報告中提出「今年一年的主要任務」中「要求制定的法律」包括「環境保護稅法、船舶噸稅法、煙葉稅法、糧食法、資產評估法、中小企業促進法、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等一共14部法律,除船舶噸稅法和煙葉稅法外,全部在2016年頒布,船舶噸稅法和煙葉稅法則在2017年頒布。2017年中,也只有公務員法沒在該年落實。2018年,人大工作報告的制定立法任務中,關於房產稅的表述為「研究制定房地產稅法」,2019年則是「制定房地產稅法」。如果經驗依然有效,房地產稅法在今年必然取得重大進展。
       二、金融
       房地產在金融體系中的敏感性不言而喻。中國銀行體系中一半的抵押物是房產。如果房產價格大幅下跌,意味著銀行壞賬大幅上升。這個經濟上的風險,沒人敢背鍋。房價還是超發貨幣的蓄水池。另外,「房住不炒」這個表達也很微妙。不炒的意思是價格不會大幅波動,無論是暴漲還是暴跌都不會出現,所以房價在高位凍結應該是一種可能性較大的情況。房住的措辭就更微妙了。這個住到底是住自己的房子還是別人的房子?住自己的房子,就是要房價穩在大家都買得起的價位。以現在的房價來看,除非工資大漲或房價大跌才有可能。這不太現實。那就是住別人的房子,租房。現在中國大城市房租還不算太喪心病狂,年輕人普遍合租。那麼這個房住的意思就是房租穩定在一個年輕人不會穿黃馬甲的價位。總結起來,就是房價可能會緩慢上漲,但是房租穩定在一個占工資30%的水平。要達成這個目標,一種比較可行的頂層設計是:由國家隊持有絕大部分房地產,提供租房房源,再加上不以盈利為目的的公租房和廉租房,足以完成房住不炒的政治任務。
        三、政治
       這又是個老生常談的事。很多人說,房地產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對!看政府的工作報告,繼續推動城市化依然是下一個十年的工作重心。城市化,意味著修房子修基建,需要大筆資金。這筆錢,之前是隱藏在高房價里的隱形稅收。今後,可能直接收房產稅。無論如何,地方政府都是有動機托高房價的。同時,中國地方官主管地方經濟發展,GDP是政績考核的重要指標。高價賣地,大量上項目都是短時期內製造大量GDP的好方法。中國是個大國家,官方和官方的利益不總是一致的。中央希望調控房價,地方不一定執行。只要地方一把手負責地方經濟發展的大格局沒有改變,用政策短期壓制房價的效果就很有限。
         四、社會
        前面三個因素,大家都說爛了。接下來要說的社會因素,才是本文的重點。中國有13億人口,960平方公里領土面積。人口和歐美總數相當,面積和整個歐洲相當。如此複雜的地域差異和人文差異,搞歐洲那套民族國家體制能維持得住嗎?西方學者說:中國是偽裝成國家的文明。對。中國不但是個統一的國家,還是個統一的文明。政治學上,通常把具有普世理念和普世治理的國家稱為帝國。而中國,在人口總數、領土面積、文化普適性、有效治理面積這四者上都符合帝國的定義。那麼問題就來了,民族國家通過國境線切割貧富、文化、人口。帝國內部沒有國境線,那就必須產生一套功能相似的替代性機制。在美國,是以社區作為劃分。美國社區和社區之間差異非常巨大,一邊是槍擊重災區,另一邊就可能超速駕駛都抓得嚴。一邊的社區中小學可能幫派橫行毒品泛濫,另一邊則校風嚴謹學生上進。為什麼?因為美國社區的公共服務資金來源於房產稅。房價高,房產稅就多,那就有資金招聘一隻龐大的警力隊伍,或招聘優秀的學校教師。在一個房價奇高的高檔社區,居民享有乾淨的環境,優質的教育,良好的治安,高效的政務。而另一個房價低廉的地區,則可能幫派橫行,槍支失控,毒品交易屢禁不止,青少年厭學逃學,垃圾堆積如山。這就是美國的國境線。美國國內其實存在三個國家。像紐約曼哈頓區這種是發達國家,西雅圖這種二線城市則是發展中國家,廣大的低房價社區則是第三世界國家,治安和非洲一樣差。房產證不僅房產證書,還是通行於美國內部三個國家的護照。房價就是美利堅帝國內部的國境線,這和瑞典這樣大家都差不多的「小國寡民」完全不同。中國的貧富差距,不是在同一個城市的不同社區之間,而是中國不同的地區之間。中國基尼係數很高,超過0.7,但是大家的普遍觀感是好像沒這麼大,因為中國貧富差距主要體現在地區之間。富的一線城市宛如發達國家,治安還比歐美大城市好;窮的農村可能就只剩磚瓦房,治安靠狗、通訊靠吼、取暖靠抖、交通靠走。這些都是真實的中國,短時期內高速城市化和現代化的必然結果。因此,戶籍必然成為中國的「國境線」。同時,中國的社會福利(醫療、教育、養老)等全部和戶籍掛鉤,甚至購房資格這種發財的機會也和戶籍掛鉤,中國人為大城市戶口擠破頭,北京戶口甚至比綠卡還難拿。另一方面,社會福利支出落在地方,由地方政府出錢,這又讓地方政府本能的排斥大規模開放戶籍。這兩種力量疊加在一起,構成了中國內部的國境線。
      獲得戶籍的方法有兩個,婚姻和購房。婚姻先不談,其中的經濟成本計算過於複雜,只談購房。中國房價,由四部分構成,房屋的居住價值,宅基地的金融價值,隱含在房價中的城市基建稅收,獲取戶籍的費用。戶籍費用在房價中佔比多少?這個計算起來可能需要一篇論文,我這裡簡單舉個學區房的例子。成都有一條大石西路,一邊可以讀草堂小學,一邊只能讀一個一般小學。去年限購前,草堂小學這邊房價均價接近兩萬,另一邊只有一萬多一點。我認為戶口價值可能不會到房價50%這麼多,但是,絕對超過30%。
       美國是先有高房價,再有高房產稅稅基,最後才有社區國境分化。而中國,是先有戶籍,再有城市社會福利,最後才有房價中的戶口溢價。這是為什麼?
      這個中國的社會結構有關,中國社會是個同心圓,整個社會的資源圍繞政治資源配置。北京的人均財政支出冠絕天下,記得以前看到一個數據是北京人均財政支出不僅高於上海,還高於北京人均賦稅。這還只是寫在賬本上的帳。北京一流高校集中,本地考生上北大清華難度遠低於外地,這是教育資源優勢,北京的表外資產之一。
      其他種種好處數不勝數。這些好處最終都計入北京房價中。北京由於首都的政治優勢而戶口值錢,而各省的省會則是本省中的「北京」,特別是產業經濟不發達,經濟發展依賴行政支出性投資的省更是如此。因此中國必然有這個一個現象:越來越多經濟資源枯竭的小城市鶴崗化,房價幾百塊,跌的只剩使用價值;另一方面各個行政中心吸納了經濟發展的大多數好處,戶口越來越值錢,房價越來越高。
       所以我認為,只要中國社會還維持政治掛帥的特點,優質的社會公共服務和公共福利就永遠稀缺,戶口的價值就會高居不下。房價的四個構成部分中,使用價值始終都差不多,金融價值也會隨著貨幣放水的停止而逐漸貶值,基建稅收則會在城市化進程放緩后逐漸降低,但是戶口價值只和社會結構有關,永遠都不會消失。
      戶籍就是帝國內部的國境線,而房價則是大城市公民權的售價。
      那麼中國會出現香港那樣的地產集團把控社會權力的狀況呢?不太可能。中國政治推高了房價,但是政權要滅幾個房地產商,也是易如反掌。香港那種五大家族,中央來一場打黑就手牽手團滅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02: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