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2019-04-25

作者:tool123  於 2019-4-25 10: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突然的隨機的|通用分類:自吟自唱

月兒還有陰晴圓缺,可憐的人們,分開后又有幾個能重聚?往往一別就是一生,生生世世。
簡愛深愛著羅切斯特先生,當他們的婚禮受到阻礙,當簡愛得知羅切斯特結過婚,她毅然決然地離開了桑菲爾德。他們深深地愛著對方,可是簡愛不能背棄自己的原則,她的自尊,自愛,自立。她獨自一人離開了,身無分文,流落荒野,差點死於饑寒,她內心無比痛苦,她也知道羅切斯特先生很痛苦無助,需要她。可是她不能不走。一開始,我還覺得簡愛有些太自私了,為了自己的可憐的自尊而扔下自己的愛人獨自忍受苦難。可是現在,我覺得我明白了,簡愛非走不可,她不能不走,在那樣的年紀,在那樣的情況下,出走是唯一的路,儘管雙方都很痛苦。簡愛最終回到了羅切斯特的身邊,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可是現實世界里,又有幾對佳人能分后重聚,共享天年。
在多數人的世界里,生活是實實在在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是車子,房子和票子。可是,像我這樣的一些人,窮困潦倒,剛剛能解決溫飽,就想像另一個世界了。誠然,我相信靈與肉是不可分離的。但是,當肉體的慾望稍一滿足,我就會渴望去另一個世界遊歷。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的頭腦中都存在另一個世界。看到那些終日生活在這蠅營狗苟的世界,而無所感應地人們,我除了佩服,還有同情。或許,正如他們認為的,像我這樣的人是沒事找事,想的太多。可我習慣了在另一個世界遊盪,我是一個孤獨的魂,夜裡啜飲那一點點白月食生存。而文字是最好的抵達那個世界的途徑,經了文字,我自己創造了另一個世界,我真實地活在另一個世界里,卻又在這個現實世界中是如此的虛無。
模糊地懂得了什麼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逝去的歲月,逝去的美好都已隨風而散,再怎麼惋惜也不可能回到當年。試問,坐上了反向的列車,如何能夠抵達目的地?我還能在某個車站下車,再登上返程的列車嗎?時間過了,人也去了,我再也回不去了,我有太多的不甘不願不舍,可除了告訴自己放過自己吧,我別無選擇。我曾經的一切胎死腹中,我曾親手斷送了自己的一切。我徒然地悔恨著自己的過去,我又看不到我的未來。
對過去釋然吧,堅定地走向未知,相信自己,你有足夠的勇氣。冥冥之中還有一種力量在支撐著你,即便你不能明了那是種什麼力量。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7: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