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輩人在生產隊的遭遇(一)

作者:ahwh123456  於 2019-1-7 09: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靈異小故事|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評論

關鍵詞:靈異

今天我要和大家提起的,是關於鬼打牆的事。或許很多人會對「鬼打牆」這個事情不感冒,認為這是可以用科學依據去解釋的事情,為了這個我也去查詢了相關資料。的確,資料上說「鬼打牆」是在野外行走時,分不清方向,不知道要往何處走,所以老在原地打圈,這種經歷告訴他人時,他人也難以明白,所以就說是有鬼怪無形中設置了牆壁等障礙來阻止人離開,以起到戲弄或者其他的目的。心理學上說,這是人的一種意識朦朧形態表現,人在某些時候,會產生意識模糊,失去方向感,也就是說會在一個熟悉的地方迷路,因為你的眼睛和大腦的修正功能不存在了,你以為你走的是直線,其實你走的一直是曲線,最終放大看都是一個圓。我本人並不排斥這種解釋,因為的確這是一種科學的解釋。但是也因為生在鄉下,從小家裡大人都在親力親為的做一些事,這耳濡目染在無形中向我表達出這世界可能的確有某些神秘力量時,我又對這些事情都抱有一些自己的想象,好了,話不多說,接下來我們就開始這次的述說。 爺爺把自己的一輩子都奉獻給了祖國的黃土地,過的是那種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現在很多人的腦海中可能是很美好的事情,這裡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人可以告訴你,種田種地是最累的事情,你無法明白夏天最熱的時候要在水稻田裡拔草是多麼的痛苦,你也無法理解秋天收穫的時候,稻芒扎在身上是有多麼的難受。爺爺有三個兒子,我父親是最小的一個,但不是因為年紀小,就最受寵愛,爺爺對待大家都一視同仁。爸爸有時候會跟我提起他小時候,他6歲就幫其他生產隊放牛,春夏秋東都沒有鞋子穿,整整兩年,一頭小牛犢被他放養成三四百斤的大牛,而爸爸也在8歲的時候,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筆工資–30塊。這在以前三十塊還是很了不得的。但是大家也知道,爺爺是因為一些歷史原因搬遷到這邊的,重新做房子包括人情債都要開銷,基本上是做一點錢就拿去還債了,所以這個錢基本也就是沒焐熱就又給了別人。70年代掙錢的速度遠遠趕不上花錢的速度呀。家境窘迫導致爸爸到9歲才去念書,那時候一學期的學費才兩三塊錢,但是家裡還是沒有,所以爸爸就一邊放羊一邊念書,春夏秋東都是天不亮就起床,牽著4   5隻羊往坡上去,等到一兩個小時以後,羊差不多吃飽了,爸爸就會牽羊回家然後拿半個洋芋或者山芋放在口袋裡就去學校,腳上依舊是沒有鞋。日子就這麼過了幾年,爸爸讀書到四年級,最後到底還是沒有再堅持下去,不是因為成績不好,而是因為家中著實困難,自己也不再是小孩子,很多事情要幫助家中分擔,兩個伯伯是這樣,爸爸也是這樣。說到這裡,我覺得很是惋惜,原本教爸爸念書的一位姓吳的女老師後來也教過我,她告訴我爸爸的成績一直很好,有時候她自己臨時有事過不來,都是讓我父親上講台授課的,他赤著腳上學的樣子,這位老師一直都記得。 爸爸就這樣開始了和爺爺一起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我想那段日子在他心中應該和天一樣,是青色的吧,純凈而忙碌,悄然又無聲。在爸爸十九歲那年,爺爺做了決定,讓兩個伯伯出門打工學手藝,而我爸爸留在這邊跟地方上一個殺豬的師傅做學徒,因為爸爸踏實肯干,平時起早殺了豬,分好就用擔子挑著,去隔壁一些村子賣豬肉,在晌午的時候就能回來,下午可以到田地里幫忙做一做農活。各位朋友在這邊不要質疑我爺爺的做法,在近90年代的時候,出門打工是一件並不穩定的活計,可能很長時間都聯繫不上,而且似乎帶有一定的風險。爺爺愛惜自己這個小兒子,所以才決定將他留在身邊,並不是不想他出門闖一番事業。爸爸早晚勤勤懇懇的做著自己的營生,依舊擔著豬肉,沿村叫賣著,他是個很聰明的人,又比較肯吃苦,所以往往其他肉匠來這個村子吆喝的時候,大家也都早已買過了爸爸擔的豬肉。那個時候,家家戶戶都不富裕,往往當天就算買了肉,也沒有錢支付,所以後來久而久之,就慢慢的形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到年底一次性結清肉錢。這種方式也就導致了接下來故事的發生。 爸爸告訴我說,那是1991年的時候,臘月29,他記得很清楚,過年前的一兩天,他像往常一樣去收賬,從下午一兩點一直忙到將近傍晚,錢收的七七八八,有些實在是困難的也就還是先欠著。大家商量好以後,爸爸就踏上了回家的路,走著走著都快到家了,突然想到,有一戶人家他忘記過去,因為也是將近年關了,現在不去,只能等明年,所以爸爸就回頭,頂著夜間的風,又往那戶人家走去,路途並不遠,大概 5   6里,不一會就到了。敲開了門,那戶人家顯然對現在這個時間還來要賬的爸爸並不友好,說了大半天,大概意思也還是先給一點,其他的來年再結清。畢竟已經很晚了,冬天的夜裡很冷,爸爸也懶得多說就向他們要了一口熱水,答應了,又走上了回家的路。 原本我家就是住在村子的最南邊,鄉下人家都知道,房子的大門基本都是朝南的比較多,所以我們在村子里也是最前面的一戶人家。路在村子後面,靠北,爸爸回家一般都是走大路,如果時間還早的話。當天從那戶人家出來,已經將近是八點半左右,冬天的夜裡除了冷風嗚嗚的吹著和一兩聲狗叫,其他基本沒有一點聲音,天上像刷了一層墨,抬頭什麼也都看不見,沒星星沒月亮,孤寂的緊。不過還好,爸爸還有一把手電筒,這夜裡有個光和沒有光對人來說是完全不一樣的心境,所以他也沒有想什麼,就一直往家走。原本應該是走大路的,但是大路一直繞到村后,他可能當時也是心裡犯懶了,就想著走小路,抄近路吧。我家門口往南兩百米的樣子,是一片小山包,山包上前面是開墾出來的菜田,和我家遙遙相對。菜田往後就是一片東西向生長的樹林了,樹林也不大,估計有個幾十畝的樣子吧,再往南,就是一些墳包 。對於鄉下人來說,落葉歸根是天一樣大的事情,逝去的親人也應當就埋葬在離家不遠的地方,所以南邊的墳包很多都是附近人家的親人所安睡的地方,爸爸平時對自己家門口的這些環境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況且這邊的墳山裡還都是基本同村的一些先輩,所以這也沒什麼好怕的了,他踏上了這條羊腸小路。小路兩邊還是有很多泛黃的雜草的,想來是因為這條路走的人比較少吧,風一陣一陣的刮過來,吹到樹上帶動樹葉一陣嘩嘩的響,吹到草上帶動枯草一片一片的揚起又倒下。夜裡一旦走到了條小路,我想再膽大的人,心裡也總會是有點犯悚的吧,爸爸在那時候也不外如是。他加快了腳步,想趕緊走過這條小路和樹林,但是越是害怕就越是容易受到驚嚇,突然,在前面一個墳包的墓碑後面就能看到兩個碧綠的眼睛在往這邊看來,爸爸的手電筒只是對著那邊一掃而過,但是那種碧綠的幽幽的眼神,他至今難忘。那東西和手電筒這邊對視了一眼,就往墳包深處隱去了,很快就不見了蹤影。爸爸因為這次猝不及防的對視,愣在原地好一會,心臟劇烈的跳動著,不知道該往前走還是重新退回大路。等到穩下心神,年輕人的熱血佔滿了他的胸腔,這朗朗乾坤,我一沒做壞事,二沒對不起他人,我怕個鳥,於是就又大踏步的往前走。等走到那塊墓碑附近是,爸爸腦子裡說不怕,但是身體卻還是有意無意的往碑那邊轉了一下 ,想著是不是能看到剛才的東西,果不其然,手電筒照過去的時候,在枯草從邊看到了一個直徑十多厘米的小土洞,一隻黃鼠狼的小腦袋正飛快的想縮回洞里。查明了綠眼睛的主人是黃鼠狼以後,爸爸膽子又大了起來,拍拍胸脯往家趕。這一路倒是沒有再遇見什麼,除了一陣一陣的風還在吹著,其他倒是天下太平。緊走慢走半個小時過去了,爸爸仍舊躊躇在這條羊腸小道,手電筒的光原本就很昏黃,光圈又大,光照下來中間有一大塊都是黑色的斑,往前照過去,一眼看不到頭,都是這條昏黃破敗的小路。等到又折騰了一個小時以後,手電筒徹底告了吹,十分鐘以前照出來的光大概勉強能看清自己的腳背,現在則是完完全全的不再亮了。爸爸就這樣完全陷入了黑暗中。東邊冷不丁的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撲楞楞,差點讓他跪倒在地,他現在後悔了,就應該走大路的。估摸著現在時間也快十點半了,爺爺奶奶還在家等他回去,心裡滿是懊悔。人在這時候,完完全全就是在靠著本能往前慢慢的探摸著走,深一腳淺一腳的,衣服褲子也沾滿了土灰。 冬天的夜裡,風刺骨的刮,一個人在這墳地小道中,趟著黑往家的方向走。 也不知過了多久,身體感覺有些疲累了,很想找個地方能避避這風,但是又不敢停留,仍舊只是慢慢在往前摸索,手電筒他緊緊的握在手裡,我想在當時,這算是當時父親身邊唯一的精神支柱了吧。在又是一腳踩進溝里以後,爸爸突然想到了這個地方離我家本就不遠,爺爺奶奶平時一直也都是等他到家以後才會關門睡覺,會不會自己在這邊呼喊,而他們剛好聽到以後就來接他呢?夜深人靜,萬般俱寂的時候,爸爸鼓足了勇氣,大聲喊出了那句「爹爹」,不喊還好,一喊出聲,幾陣突兀的撲楞楞的聲音傳入耳中,爸爸心頭又是猛的一縮,隨後便是一陣麻木。這句喊聲似乎除了驚動了一些夜裡的鳥,然後就又被風不知道颳去了哪裡。有些人在遇到困難的時候會輕言放棄,但是還有種人在越是困窘的時候,越容易去反抗和掙扎,我爸爸就是後者。他眉頭皺緊,手中緊緊的握著電筒,又開始了大聲呼喊,一聲高過一聲,一句傳遠一句,終於,在他喉嚨已經嘶啞了不知道多久的時候,他抬頭突然看到家的方向有一束光往天上照了照,爸爸瞬間心中一陣悲傷,果然老父親還在等他回家,剛剛肯定是去借電筒了,現在就要來接自己了。他心間瞬間放鬆了很多,找了一個背風的地方,坐了下去,雙手縮進了懷裡,靜靜的等著爺爺過來。事後等到爺爺找到他的時候,說那時候爸爸已經睡著了,懷裡緊緊的抱著一個手電筒,坐在一塊墓碑的前面,那裡埋葬的是同村的一位老人,看著我爸爸光著屁股長大的老人。這裡事後等到爸爸到家,看了看時間才9點,心裡也是一陣惶然。 第二天,爺爺帶著我爸又回了那條路,買了一些香燭貢品和這些住在這裡的人說了一些話就走了,從那之後,爸爸夜裡沒有再走過那條路。 魯迅說,世上本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我後來想,如果有條路走的人不多,那麼那還能叫路么?

本文原創於中國靈異網,轉載請註明原作者及出處,否則視為侵權。
原文鏈接:http://www.lingyi.org/show/187143.html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Nanshanke 2019-1-7 10:25
人類對世界的理解還是非常初步的,所謂「唯物主義者」更是幼稚可笑。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12: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