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孤獨如風前傳-第十七章

作者:小樂  於 2017-11-14 07: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白色麵包車的司機是個白凈斯文戴著眼鏡的年輕人,季天雄帶著吳君強等人上車后,指著他對吳君強說道:「這是小聶,青島港的後起之秀,近來在道上風頭很盛。」小聶轉身沖吳君強靦腆地一笑,同他握了握手,說道:「強哥,你好!」吳君強看著他,驚訝地說道:「你就是磊哥吧?早就聽說過,真想不到……」小聶擺了擺手,一邊迅速開動麵包車一邊說道:「過了,過了,還是叫我小聶吧。跟雄哥在一起,不敢稱『哥』。」季天雄拍了拍小聶的肩頭,哈哈笑著說道:「不用謙虛。」又對吳君強說道:「那批軍火沒出問題吧?」吳君強說道:「都辦妥了,早就送進香港的倉庫了,隨時可以發貨。這次不是因為那個臭娘們,我也不會折進去。」季天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又說道:「那咱們今晚就去香港。小聶,一會兒先把車換掉,然後馬上去碼頭。」小聶抬起右手做了個「OK」的手勢。吳君強說道:「雄哥,我還有件事要辦,要先解決了那個娘們。媽的!敢出賣老子,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坐在車尾後座的大劉插話道:「對,強哥,這口氣必須要出!」季天雄回頭瞪了他一眼,呵斥道:「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一直側臉看著車窗外夜色的劉風發出了聲音,說道:「強哥,算了。既然給不了女人想要的,就放手吧。」說著,他轉過臉來,正看到季天雄在盯著他,那凌厲的眼神令他心裡一顫,劉風繼續說道:「剛才打死個警察,這不是小事,公安肯定會馬上封鎖全市的交通路口,咱們現在應該抓緊時間離開青島。其他的事兒,將來再辦。而且,說句實話……」不等他說完,季天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劉風回答道:「劉風。」季天雄凝視著他想了想,說道:「沒聽說過,你跟誰混的?」沒等劉風答話,吳君強說道:「他不在冊,是個雛。」季天雄「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在一個小巷裡,眾人跳下麵包車,把車裡車外澆上了汽油,點起了一把火。隨後,五個人又鑽進了早已停在那裡的一輛黑色別克轎車,還是小聶開車,迅速向青島的小港碼頭開去。

小港碼頭是青島建置后,由德國人在1901年建成的貨運碼頭。此後,經過日本人,國民黨政府和解放后的人民政府逐次擴建,發展成一處頗具規模的集貨運和商貿功能為一體的內貿港。自古以來,各種碼頭就是中國黑幫發展壯大的活動中心,青島的小港碼頭作為其中之一,在青島本地居民中家喻戶曉。黑道人士往往把青島稱作青島港,小港碼頭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這裡的防波堤是劉風童年逃學時的必到之地,在夏日的午後,他會和朋友在防波堤上一邊釣魚一邊享受著暖暖的海風,一直玩到日落才戀戀不捨地離去。而此刻,當劉風來到故地時,完全沒有了當年的快樂感覺,相反,一絲惆悵湧上了心頭。這一走,恐怕很難再有機會回到這座自己出生長大的城市了,他所熟悉的一切,都將成為回憶。多年後,劉風填了一首詞:「卜運算元-浪子走天涯,形影相弔凄切,多少孤雁聲悲,總不敢回首;風野十年方戀家,夢中渡春愁,往事難追驚醒,悵然對黑夜。」正是在他想起了當年離開家鄉的情景后,對心裡感慨情懷的抒發。

季天雄等人登上了一艘停在碼頭旁的機帆船后,站在甲板上沖岸邊的小聶揮手道別。機帆船啟動后,吳君強低聲對季天雄說道:「雄哥,這個小聶看上去就是一個文弱書生,我知道他原來只不過是商貿城裡一個擺攤賣鞋的小販子,現在怎麼玩兒的這麼牛B?」季天雄說道:「人不可貌相,小聶人聰明,做事地道講義氣,各方面的關係都打點得很好,能混起來不奇怪。就像這次,原本派個小弟就能辦的事兒,他卻親自出馬,給足了我面子,真是後生可畏!」接著,他又側過臉對一旁的劉風說道:「學著點兒,道上混的人最重要的就是『義氣』二字。」劉風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注視著逐漸遠去的小聶。眾人都沒有想到,整整十年後,小聶成了青島港上叱吒風雲的大哥級人物,以至於小混混打架鬥毆時,在出手前都會喊他的名字,自報是他的小弟以震懾對手。然而,正應了那句俗語「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小聶在爬上了人生的頂峰之後,終於因為手下人的一次狂妄自大,從雲端跌落,被捕後於2013年被執行了死刑。當他的死訊傳遍江湖后,已經入獄數年的季天雄在牢房窗台上擺了三根點著的香煙,算是祭拜一下這位當年只有一面之交的小兄弟。

在香港警務處的大樓里,二樓的一間會議室依舊燈火通明。刑事情報科的主管歐陽剛正在主持一次由特別任務連、跟蹤支援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共同參加的聯席會議。

歐陽剛首先向所有人通報了刑事情報科最新的電話監聽信息,隨後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繼續說道:「根據我們的線人所提供的情報,結合電話監聽的信息,我們有充足的證據把握,季天雄犯罪集團近期正在策劃一起持械搶劫活動。季天雄自從2001年被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紅色通緝令后,就銷聲匿跡,有消息說他是潛逃到了加拿大的BC省。這次,他的馬仔先期進入香港和大陸地區頻繁活動,購買了大批的軍火彈藥,而他本人也於近期離開了加拿大。我相信,他一定會很快就出現在香港境內。而他這次的窩點很有可能就在油麻地渡船角文匯街文景樓上的一處民宅單元。這次行動部署如下:在確定目標人物季天雄進入窩點后,由Z隊和跟蹤支援隊將目標建築物周邊的六條街道封鎖,S隊在文輝樓和文景樓的外牆棚架上設伏,A隊負責強攻突破。大家還有什麼問題?」所有人齊聲喊道:「沒有問題!」歐陽剛說道:「OK。散會,大家各就各位。」

經過英國人一百六十餘年的殖民統治,聖誕節在香港成為香港人最為重視的節日之一。每到十二月份,香港的大大小小的商場和所有的街道都布滿了各種聖誕裝飾。第一次來到香港的劉風被這種充滿異域風情的節日氣氛所吸引,在大街上不禁放慢了腳步,好奇地環顧著四周。而他身旁的大劉,卻對不時從身邊經過的穿著紅色聖誕老人服裝的年輕女孩更感興趣,他貪婪地瞅著穿短裙的女孩們修長的大腿,不停地咽著口水。在吳君強的呼喚下,大劉緊跑幾步來到他身邊,諂笑著說道:「強哥,香港這花花世界還真不賴。哥幾個在號里憋了那麼久,都他媽的快憋、憋、憋成太監了,你看,是不是給找幾個妞好好泄、泄泄火啊?」吳君強看著他臉上淫蕩的表情「哼」了一聲,說道:「別急,一會兒安頓好了,我帶你們出去。到香港來了就該跟國際接軌,這次咱們騎個大洋馬,玩玩兒進口貨!到時候可要為國爭光啊!」說完,吳君強拍打著大劉的後背,兩人一起大笑起來。

三人在季天雄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文景樓十二樓的一處兩室一廳的單元里。關上房門后,季天雄站在窗口,躲在拉上的窗帘后警惕地向外觀望著,在確定安全之後,他把吳君強拉到一邊,低聲說道:「這兩個小子可靠嗎?」吳君強說道:「大劉沒什麼問題,我早就認識他,知道他的底。這小子手上有條人命,那個劉風不清楚。」季天雄沉下臉來,看了一眼劉風,說道:「那就按照老規矩,你帶他去做個投名狀。」吳君強用力點了下頭,轉身對劉風和大劉高聲說道:「來來,二位兄弟,我帶你們出去看看西洋景,好好樂呵樂呵!」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9 03: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