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八場清裝戲曲劇本《總是玉關情》

作者:量子在  於 2018-11-11 05: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戲曲劇本|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八場清裝戲曲劇本《總是玉關情》改編自曹雪芹古典名著「紅樓夢」。此劇本有兩大特色。一是按照原著故事實際發生的年代把情節安排在清朝。想信觀眾們看到舞台上出現一個清裝打扮的賈寶玉,一定極富新鮮感(著名畫家趙成偉就有六十幅紅樓人物清裝畫,十分别致)。二是把原著中的另類情節儘可能地串聯在一起,以賈寶玉為主角力圖構成一台比較完整的大戲。 

場次 
第一場:路奠 
第二場:驚夢 
第三場:幽媾 
第四場:贈巾 
第五場:鞭蟠 
第六場:笞玉 
第七場:哭冥 
第八場:神遊 

出場人物(按出場先後為序) 
寧府四護衛 
榮府四護衛 
一法師 
八和尚 
一道長 
八道士 
寧府四家丁 
寧府四童兒 
寧府四僕人 
寧府四壯漢 
寧府四丫頭 
寶珠 
賈蓉 
賈珍 
賈寶玉 
秦鍾 
北靜王府八護衛 
北靜王府長史官 
北靜王 
北靜王侍童 
賈政 
焙茗 
藕官 
葯官 
薛蟠 
柳湘蓮 
蔣玉菡 
忠順王府長史官 
春喜班班主 
賈政侍童 
王夫人 
玉釧 
王熙鳳 
賈母 
鴛鴦 
小紅 
襲人 
榮府四健婦 
老婆子 
八仙女 
兼美,警幻之妹,亦名可卿 
警幻仙姑 
茫茫大士 
渺渺真人 


第一場:路奠 
場景:京城官道旁。 
時間:深秋。 
〔哀樂聲中大幕拉開,二道幕前。 
〔寧府四護衛榮府四護衛一法師八和尚一道長八道士寧府四家丁寧府四童兒魚貫上場下場。 
〔寧府四僕人分舉兩塊朱紅銷金大牌「防護內廷紫禁道」「御前侍衛龍禁尉」過場。 
〔寧府兩童兒分舉兩面旗幡(上書「世襲寧國公冢孫婦」「恭人龍禁尉賈氏」) 
前導,寧府四壯漢抬棺木過場。寧府四丫頭引導並攙扶寶珠過場,寶珠著孝女打 
扮,作痛哭狀。 
〔賈蓉隨四家丁上場,臉上毫無悲傷。近下場時賈蓉停步,閃至一旁(側幕後)。四家丁下場。 
〔賈珍隨四護衛上場。賈珍悲痛欲絕,以致最後需由兩護衛攙護著下場。其間賈蓉探頭偷看后掩面再次躲藏。 
〔秦鍾賈寶玉相擁上場,秦鍾作悲痛狀,寶玉作安慰狀。 
〔在秦鍾和寶玉走到相近時,賈蓉閃出,對寶玉作禮。此時寶玉和秦鍾分開。 
賈蓉:媳婦喪禮,勞動寶叔,侄兒心中感激不盡。 
賈寶玉:你媳婦乃老祖宗心目之中,重孫媳里第一個得意之人。我就算是代祖母來送一程,又有何妨?況且還有秦鍾……。 
賈蓉:那可真叫侄兒越發地不敢當了。寶叔,可容我借一步與我小舅子說話? 
賈寶玉:無妨。(對秦鍾)我先走一步,你隨後快來。 
〔秦鐘點頭,目送寶玉下場。然後轉身面對賈蓉。 
秦鍾:(恭敬地)不知姐丈有何吩咐? 
賈蓉:(嫉妒地)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姐丈?! 
秦鍾:(無奈地)即使姐姐過世,姐丈總是姐丈。 
賈蓉:好!今日她已入土為安,以往之事也不必再提,前情可以一筆勾銷。不過你嘛,姐債弟還。從今天晚上起,要由你來償還她欠我這許多年的風流孽債。(淫邪地)誰叫我們兩是「姐夫小舅子,親過腿肚子」呢。 
秦鍾:(驚愕)姐,姐夫,你,你們不是有薔哥嗎? 
賈蓉:他是他,你是你!今晚要你到我房裡來! 
秦鍾:(哀求地)姐夫,姐姐才剛去世,我心中哀痛。連日來又感受風寒,身子不爽,我實在不能……。 
賈蓉:(不滿地)咦,你有精神去奉承寶叔,卻不願我來看顧於你。也不想想,這許多年來我們寧府對你們秦家……。也罷,這幾天,看來他也不會放過你!就且亂過了這一陣子,等你回家之後我再差人接你過來,也就不算是我做侄兒的割了叔叔的靴腰子!明白了嗎? 
〔秦鍾默默無語,隨賈蓉下場。 
(畫外音)北靜王路奠!閑雜人等肅靜迴避! 
〔二道幕升起。舞台一側是北靜王專設的祭棚。 
〔北靜王府八護衛上場,分列兩廂。北靜王府長史官引導北靜王上場,北靜王侍童尾隨上場。北靜王就坐,侍童立於身後。賈珍賈蓉賈政從另一側出場,呈品字狀跪接(賈珍為先,賈蓉左賈政右)。 
長史官:王爺有令!傳賈府人等進見哪! 
〔賈珍賈蓉賈政一眾起立作進棚狀,在王爺面前呈品字狀跪下 (賈珍為先,賈蓉左賈政右)。 
賈珍賈蓉賈政三人:奴才們見過王爺,願王爺福體安康。 
北靜王:免禮,請起。 
〔賈珍等三人起立,站立一廂。 
賈珍:犬婦之喪,蒙王爺仙駕下臨,蔭生輩何以克當? 
北靜王:世交至誼,何出此言?況且逝者已登仙界,豈是我等碌碌塵寰中人能望其項背?(轉向賈政)啊,世翁,哪一位是啣玉而誕者?久欲一見為快。今日一定在此,何不請來? 
賈政:一介白衣,無有職司,不敢擅入。既蒙王爺見召,就命他進見就是。 
〔賈政下。 旋即賈政引領賈寶玉上場,此時寶玉已更換見客服飾。兩人作進棚狀。 
賈政:還不快去拜見王爺! 
〔寶玉進來后即欲跪在王爺面前,正要開口致意。北靜王則立即下座上前趕忙一把拉起。 
北靜王:喔,少禮,少禮。 
〔賈寶玉侍立另一廂,兩人雙目注視。 
北靜王:(唱) 
我看他臉若春花映春陽,目象點漆非凡響。 
眉梢眼角秀氣藏,果然是,名不虛傳如寶似玉天仙樣! 
賈寶玉:(唱) 
他生得面如美玉王者相,目似明星閃光亮。 
骨格清奇我景仰,恰如那,龍王太子離卻東海塵世降。 
北靜王:(轉身對政)世翁,(接唱) 
令郎生來眉清目秀資質佳,真乃是龍駒鳳雛超常人。 
並非小王來唐突,他日里,定然是雛鳳清於老鳳聲。 
賈政:(陪笑)犬子豈敢謬承金獎。若賴藩郡余恩,果如是言,蔭生輩幸甚。 
北靜王:令郎如是資質,想老太夫人夫人輩自然鍾愛之極。若令郎在家難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小王雖是不才,卻多蒙海上名士凡至京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常聚。令郎若是時常前來敘談敘談,則學問必有長進。 
賈政:(忙躬身答應)多蒙王爺關照,一遵台訓。 
北靜王:(對寶玉)銜的那寶貝在哪裡? 
〔賈寶玉見問,連忙從衣內取出遞將過去。 
北靜王:(念)莫失莫忘,仙壽恆昌。(問)果然靈驗否? 
賈政:雖如此說, 只是未曾試過。 
〔北靜王親自理好彩絛與賈寶玉帶上,又將腕上一串念珠卸了下來, 遞與寶玉。 
北靜王:今日初會,倉促竟無敬賀之物, 此是前日聖上親賜念珠一串,權為賀敬之禮。 
〔賈寶玉連忙接了,回身奉與賈政。 
賈政/賈寶玉:謝過王爺。 
〔賈珍和賈蓉一齊上來敬請回輿。 
賈珍/賈蓉:時光不早,敬請王爺回輿。 
北靜王:也好。今日真是不虛此行,就此別過。(對寶玉)望君切記,莫失莫忘,仙壽恆昌!(轉身欲下場)哈哈哈哈! 
〔北靜王下場,王府一行人等隨下。賈府四人呈菱形跪送,寶玉跪在最前。 
〔聚光在賈寶玉身上。 
〔大幕合攏。 

第二場:驚夢 
場景:北靜王府花園,背景可見小橋曲徑戲台。 
時間:隆冬。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賈寶玉在場上自嘆。 
賈寶玉:想那可卿鯨卿姐弟兩位,都是與我首度交接之人。不料先是可卿急病身故,後來鯨卿竟也不治而亡。思想起來,好不叫人痛心哪!(接唱) 
但聞昨夜北風緊,今晨開門雪尚飄。 
一時鰲愁坤軸陷,滿天龍斗陣雲銷。 
重重深院驚寒雀,寂寂空山泣老鴞。 
怨艾天機斷縞帶,惱恨海市失鮫綃。 
〔焙茗上場。 
焙茗:二爺,老爺吩咐,(見寶玉一驚,趕忙安慰)喔,二爺放心,沒事!剛才是北靜王府長史官來說,讓你帶一雙生旦過府敷演戲文呢! 
賈寶玉:(心裡放下一塊大石頭,著急地)老爺可曾應允? 
焙茗:啊呀,我的二爺!王府有請,老爺哪有不準之理? 
賈寶玉:是啊,是啊,我也是急糊塗了。快去叫藕官葯官準備!等我辭過老爺立即出門。 
焙茗:二爺,你看!她們來了。 
〔藕官葯官上場。 
藕官/葯官:見過寶二爺。 
賈寶玉:不必多禮。啊呀,葯官,我看你身子單薄弱不勝衣,外面風大雪大,你能去得? 
葯官:老爺吩咐,王爺見召,位列優伶,敢不從命。 
賈寶玉:真的無妨?(對焙茗)快去對你襲人姐姐說,我今天要多帶兩件皮裘備用替換。 
焙茗:理會得。(從一邊下場。) 
〔藕官葯官隨寶玉從另一邊下場。 
〔二道幕升起。 
〔北靜王腳踏棠屐,頭戴斗笠,身披蓑衣,背對觀眾站在亭園前。台上雙人靠椅前有一大火盆。 
北靜王:(念)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北靜王侍童上場。 
侍童:啟稟王爺,榮國府寶二爺求見。 
北靜王:快快有請。 
侍童:是。 
〔北靜王侍童下場。寶玉焙茗藕官葯官上場,在台側寶玉和藕官葯官脫皮裘交付給焙茗。寶玉等三人作進門狀,焙茗下場。 
賈寶玉:寶玉參見王爺。 
北靜王:你來啦,好,好好好。這兩人就是? 
賈寶玉:梨香院藕官葯官,快快拜見王爺。 
耦官/葯官:拜見王爺。 
北靜王:(對藕官)你唱生,(指葯官)她唱旦。(自信地)可曾猜對? 
賈寶玉:王爺法眼無虛。 
北靜王:哈哈哈哈!本王府中只蓄乾班,久聞榮國府坤班盛名,今日幸得一見!準備了什麼戲碼? 
賈寶玉:理應聽王爺吩咐。 
北靜王:哎,不拘那出,只管揀拿手的唱來。 
藕官:稟告王爺,今日只得我等兩人,缺了春香,唱不成全出「遊園驚夢」,不知單是「驚夢」可成? 
北靜王:好,湯顯祖的「牡丹亭」是崑曲戲祖宗,甚好,甚好,就是「驚夢」。只是其中旦角唱詞甚少,准帶幾段「遊園」便可。 
賈寶玉:王爺真是識家,(對藕官葯官)你二人快去妝扮。 
〔藕官和葯官下場,寶玉轉對北靜王。 
賈寶玉:啊,王爺今日這身打扮,越發地脫俗了。 
北靜王:果真? 
賈寶玉:我看那蓑衣斗笠不是尋常市賣的,十分細緻輕巧。 
北靜王:看來你也是識家!此乃真真國進的貢品。既然你喜歡,回頭你就把這一套三件帶回去吧。你看,只要是貴人來了這雪也停了,我們且坐下看戲。(邊說邊解下蓑衣斗笠,脫下棠屐。) 
賈寶玉:王爺解衣衣我,寶玉沒齒不忘。 
北靜王:你我之間,不分彼此,休得客套。來,一同坐下。 
〔北靜王拉著賈寶玉並肩坐下。 
〔場上燈光轉為集中於中場(假設為戲台)。藕官和葯官分扮生旦。 
(旦唱)卻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 
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 
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茶蘑外煙絲醉軟。沒亂里春情難遣,驀地里懷人幽怨。則為 
俺生小嬋娟,揀名門,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緣,把青春拋的遠!俺的睡情誰見? 
則索因循靦腆。想幽夢誰邊,和春光暗周旋?休遲延,這衷懷哪處言!潑殘生, 
除問天!(夾白)我身子睏乏了,且自隱幾面眠。(作睡狀) 
(生持柳枝上,念)鶯逢日暖歌聲滑,人遇風情笑口開。一徑落花隨水入,今朝 
阮肇上天台。(接白)小生順路兒跟著小姐前來,怎生不見?(回看)呀,小姐,小姐! 
(旦作驚起狀,生旦相見。) 
(生)小生那一處不尋訪小姐來,卻在這裡!(旦作斜視不語狀)(生)恰好花 
園內,折取垂柳半枝。姐姐,你既淹通書史,可作詩以賞此柳枝乎?(旦驚喜, 
欲言又止)(背想)這生素昧平生,因何到此?(生笑)小姐,咱愛殺你哩! 
(生唱)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兒閑尋遍,在幽閨女自憐。(夾白) 
小姐,和你那答兒講話去。(旦作勢不行,生作牽衣狀,旦低問)哪邊去? 
(生接唱)轉過這芍藥欄前,緊靠著湖山石邊。(旦低問)秀才,去怎的?(生 
低聲作答唱)和你把領扣松,衣帶寬,袖梢兒摸著牙兒苫也,則待你忍耐溫存一 
晌眠。(旦作羞狀,生前抱,旦作推狀。) 
(生旦合唱)是哪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這好處相逢無一言?(生旦相隨 
圓場下。靜場片刻。生旦攜手上) 
(生)這一霎天留人便,草藉花眠。小姐可好?(旦低頭) 
(生接唱)則把雲鬢點,紅松翠偏。小姐休忘了呵,見了你緊相偎,慢廝連,恨 
不得肉兒般團成了片,逗的個日下胭脂雨上鮮。 
(旦)秀才,你可去呵? 
(生旦合唱)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這好處相逢無一言? 
(生)姐姐,你身子乏了。好好將息,將息。 
(旦依前作睡狀,生輕聲對旦)姐姐,俺去了。(作回顧狀)姐姐,你可十分將 
息,我再來瞧你喔。(念)行來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一片雲。(生下) 
(旦作驚醒,低叫)秀才,秀才,你去了也?(念)正是:回首東風斷腸處,落 
花時節可逢君? 
北靜王:好! 
〔燈光恢復,藕官葯官作下台狀,分立北靜王和寶玉兩旁。 
藕官/葯官:多謝王爺誇獎。 
北靜王:果然扮的好角色!(接唱) 
柳夢梅皚皚輕趁步,杜麗娘剪剪舞隨腰。 
她兩人妝扮成百美千嬌,怎敵得,我心中莫失莫忘一件寶! 
北靜王:回頭記得去帳房領賞! 
藕官/葯官:謝過王爺。 
北靜王:想那天地間萬物都秉陰陽二氣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變萬化均是陰陽順逆。(挑逗地)我來問你們,兩位姑娘演的坤班牡丹亭里卻是誰陰誰陽? 
藕官:回王爺,生為陽旦為陰,故而是她為陰我為陽。 
北靜王:再推而廣之呢? 
葯官:天為陽地為陰,水是陰火是陽,日稱陽月道陰。 
北靜王:(對寶玉)她們倒還明白些陰陽道理。那麼,你我之間呢? 
賈寶玉:(趕緊站起答道)人說主子為陽奴才為陰,自然是王爺為陽寶玉為陰。 
北靜王:好,答得好!其實,這陰陽兩字,還只是一個字:陽盡了就是陰,陰盡了便是陽。況且陰陽不過是個氣罷了,世間器物賦了才成形質。最緊要的又是陰陽調和,在君王是燮理陰陽,在道家是陰陽雙修。正巧,我新得了一冊解說陰陽調理的古本。寶玉,你且隨我前去書房觀看,(對藕官葯官)你們兩個就管自下去卸妝便是。 
〔北靜王立起,拉著寶玉的手相攜下場。 
〔葯官咳嗽,藕官上前給她輕輕拍背安撫。 
〔聚光。 
〔大幕合攏。 

第三場:幽媾 
場景:同前場。 
時間:仲春。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賈寶玉和薛蟠上場。 
賈寶玉:明知不是伴, 
薛蟠:情急且相隨。(接唱) 
買通焙茗得消息,北靜王府好戲文。 
賈寶玉:(接唱) 
他螞蟥叮牢鷺鷥腳,(夾白)看在姨媽和寶姐姐份上,(接唱)
只能讓他兩三分。 
(對蟠)寧可我擔個不是,只得帶你前去一試。若是王爺怪罪下來,休得怨我! 
薛蟠:啊呀,我的好兄弟!我實在是看厭了梨香院那十二個女戲子。聽說王府邀請你,有絕好的乾班嘛,順便提攜提攜,讓我也開開眼界,啊?! 
賈寶玉:帶便帶你去,只是有兩件……。 
薛蟠:不要說只是兩件,便是兩百件也依得! 
賈寶玉:一是無論如何,你也得嚴守禮節,須知王府不是等閑所在,實實地非同小可!二是你的那班童僕,一個也不許帶去。可能允得? 
薛蟠:要得要得!我一總應承。終究是在王府,我知會得「強盜扮書生」,你只管放心。 
賈寶玉:如此,且隨我來。 
〔賈寶玉薛蟠相繼下場,臨下場前薛蟠得意地晃動肩膀頭腦。 
〔二道幕升起。 
〔北靜王端坐在場側雙人靠椅正中。 
〔北靜王侍童從一側上場。賈寶玉與薛蟠從另一側上場。 
賈寶玉:敢煩小哥通報一聲,榮國府賈寶玉求見王爺。 
侍童:王爺有令:榮國府寶二爺求見,不必通報,徑直引領前來便是。寶二爺請隨我來。 
賈寶玉:有勞小哥。 
〔賈寶玉隨侍童走圓場,薛蟠留在舞台一側。 
〔侍童和賈寶玉作進園狀,侍童立於王爺身後。 
賈寶玉:寶玉參見王爺。 
北靜王:你來啦,好,好好好。 
賈寶玉:寶玉今日偕同表兄前來,未獲王爺先容,伏竊王爺恕罪。 
北靜王:只要你來了,便是一天之喜,何罪之有?快快與我一同坐下。 
〔北靜王作移坐狀。 
賈寶玉:告坐。 
〔賈寶玉與北並肩坐下。 
北靜王:傳喚來人進見。 
侍童:是。(作出園狀)王爺有令,傳來人進見哪。 
〔蟠作隨侍童進園狀,侍童立於王爺身後。 
薛蟠:(跪見,自報家門。)小可乃是榮府親戚,寶玉表兄,姓薛名蟠,字文起。蒙皇上恩典,我薛家三代皇商。以後嘛,王爺府里有啥個採買,交撥小的去辦,保證有回扣大大的啊。 
〔北和賈寶玉皺眉。 
北靜王:既然你也來隨喜,多一個看客自是無妨。一旁坐下。 
〔侍童搬來一隻方凳,置於賈寶玉一側。 
薛蟠:謝王爺賜座。(起立,坐下。) 
北靜王:今日並非本府乾班上場。你們來得正巧,我特特請了京城名票柳湘蓮和春喜班頭牌蔣玉菡合演牡丹亭「幽媾」。喔,寶玉,你不妨與上次藕官葯官「驚夢」比上一比。 
賈寶玉:那柳湘蓮乃寶玉素昔相熟之人。一向知他難得肯出演堂會,王爺真的好大面子!那蔣玉菡嘛,卻未曾識得。 
北靜王:今次你便識得了。來啊,開鑼! 
童:王爺吩咐,開鑼演戲! 
〔童下場,場上燈光轉為集中於中場(假設為舞台)。 
〔蔣玉菡扮魂旦上。 
(旦)妾身杜麗娘鬼魂是也。為花園一夢,想念而終。當時自畫春容,埋於太湖石下。題有「他年得傍蟾宮客,不在梅邊在柳邊」。誰想魂游觀中幾晚,聽見東房之內,一書生高聲低叫:「俺的姐姐,俺的美人。」那聲音哀楚,動俺心魂。悄然驀入他房中,則見高掛起一軸小畫。細玩之,便是奴家遺下春容。後面和詩一首,觀其名字,則嶺南柳夢梅也。梅邊柳邊,豈非前定乎!因而告過了冥府判君,趁此 
良宵,完其前夢。思想起來,好凄苦也。(接唱) 
怕的是粉冷香銷泣絳紗,又到得高唐館里玩月華。猛回頭羞颯髻兒查,自擎拿。省喧嘩,我待敲彈翠竹窗櫳下。 
(柳湘蓮扮生上場,作驚醒狀。) 
(生)待我啟門而看。(生作開門看狀,驚詫。旦作笑閃入狀,生急掩門。) 
(旦斂衽整容相見)秀才萬福。 
(生)小娘子到來,敢問因何夤夜至此? 
(旦唱)俺不為度仙香空散花,也不為讀書燈閑濡蠟。俺不似趙飛卿舊有瑕,也不似卓文君新守寡。秀才呵,你也曾隨蝶迷花下。俺因此上弄鶯簧赴柳衙。為春歸惹動嗟呀,瞥見你風神俊雅。無他,待和你翦燭臨風,西窗閑話。 
(生)奇哉,奇哉,人間竟有此絕色!夜半無故而遇明月之珠,怎生髮付!
(接唱) 
他驚人絕,絕世佳。閃一笑風流銀蠟。月明如乍,問今夕何年星漢槎?金釵客寒夜來家,玉天仙人間下榻。 
(白)小娘子夤夜下顧小生,敢是夢也? 
(旦)不是夢,當真哩。還怕秀才未肯容納。 
(生)果然美人見愛,小生喜出望外。何敢卻乎? 
(旦)這等真箇盼著你了。(接唱) 
幽谷寒涯,你為俺催花連夜發。俺全然未嫁,你個中知察,拘惜的好人家。牡丹亭,嬌恰恰;湖山畔,羞答答;讀書窗,淅喇喇;良夜省陪茶,清風明月知無價。 
(生)(唱) 
俺驚魂化,睡醒時涼月相狎。陡地榮華,敢則是夢中巫峽?虧殺你走花陰不害些兒怕,點蒼苔不溜些兒滑,背萱親不受些兒嚇,認書生不著些兒差。你看斗兒斜,花兒亞,如此夜深花睡罷。把她絕軟香嬌做意兒耍,風月無加。 
(旦)妾千金之軀,一旦付與郎君,望勿負奴心。第夜得共枕席,平生之願足矣。 
(生笑)賢卿有心戀於小生,小生豈敢忘於賢卿乎? 以後准望賢卿逐夜而來。 
(旦)秀才,(唱)且和俺點勘這春風第一花。 
(生旦圓場。) 
(生唱) 浩態狂香昔未逢, 
(旦接唱) 月斜樓上五更鐘。 
(生旦合唱) 朝雲夜入無行處,神女知來第幾峰? 
〔賈寶玉叫好,薛蟠忘情地叫好。 
〔燈光恢復,柳湘蓮和蔣玉菡作下台狀,分立薛蟠和北靜王兩旁。 
北靜王:寶玉,評價如何? 
賈寶玉:實是天下第一生旦! 
蔣玉菡:寶二爺過獎。 
薛蟠:(忍不住要去拉柳的手,柳讓開一步。)啊呀呀,這帥哥嘛,面孔搭仔身材比唱做念白還要好得多啊。 
賈寶玉:(見勢不妙,對北)啊,王爺,恐家祖母依閭而望,容寶玉等先行退。 
北靜王:(理解)也罷,有他們兩人侑酒,你就先回去吧。 
〔薛蟠不情願地起身。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六目交相對視,薛蟠則色迷迷地盯著柳湘蓮。 
〔聚光。 
〔大幕合攏。 

第四場:贈巾 
場景:榮國府內薛蟠住處外書房。 
時間:盛夏。 
〔大幕拉開。 
薛蟠:(唱) 
自那日北靜王府敷演了幽媾之後,(我)終日是不思酒菜只思柳。 
柳夢梅啊柳湘蓮,兩個疊影牽心頭。 
看香菱,分明一個黃臉婆,嫌龍陽,庸脂俗粉未入流。 
今日設宴來歡聚,欲折夢中章台柳。 
(接白)誰說我是傻大爺薛獃子?我冒寶玉之名設宴,果然都信真了。哈哈哈哈,今日一邀即至。來啊,有請貴客! 
〔賈寶玉柳湘蓮蔣玉菡三人上場。 
柳湘蓮:(疑惑地)這裡真的是府上? 
賈寶玉:此地確是榮府,不過嘛,年前薛家北上,早已由我表兄合宅住下。 
柳湘蓮:(慍怒地)真是豈有此理!(欲下場。) 
〔薛蟠急攔阻,寶玉也加以勸說。 
賈寶玉:兩位既來之則安之。就算真是我請客,可好? 
〔一一安排就座,賈寶玉柳湘蓮薛蟠蔣玉菡成順時針方向,一邊是蔣玉菡和賈寶玉,蔣玉菡近觀眾;一邊是柳湘蓮/薛蟠,薛蟠近觀眾。在以下行令過程中可見薛蟠對柳湘蓮先欲獻殷勤后欲動手動腳,柳湘蓮則刻意閃避。 
賈寶玉:(接白)聽我來說,若無酒令,易醉而且無味。我今發一新令,各位意下如何? 
柳湘蓮/蔣玉菡:有理,有理,令官且說。 
賈寶玉:如今要說悲,愁,喜,樂四字,卻要說出女兒來,還要註明這四字的原故。說完了,飲門杯。酒面要唱一個新鮮時樣曲子,酒底要席上生風一樣東西, 或古詩,舊對,《四書》《五經》成語。 
〔薛蟠未等說完,先站起來嚷嚷。 
薛蟠:我不來,別算我。這竟是捉弄我呢! 
〔寶玉邊推他坐下,邊笑。 
賈寶玉:怕什麼?這還虧你天天喝酒呢,說是了,罷。不是了,不過罰上幾杯,哪裡就醉死了。你如今一亂令,倒喝十大海,逼著我這令官非要將你趕下席面去替我們斟酒不成? 
〔薛蟠聽說無法,只得坐了。 
賈寶玉:(念) 
女兒悲,青春已大守空閨。女兒愁,悔教夫婿覓封侯。 
女兒喜,對鏡晨妝顏色美。女兒樂,鞦韆架上春衫薄。 
〔說畢,端起酒來,作飲酒狀。 
柳湘蓮/蔣玉菡:好!說得有理。 
薛蟠:(揚著臉搖頭)不好,該罰! 
蔣玉菡:如何該罰? 
薛蟠:他說的我全不懂,怎麼不該罰? 
賈寶玉:(接唱) 
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忘不了新愁與舊愁, 
咽不下玉粒金蒓噎滿喉,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 
展不開的眉頭,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 
(接白)雨打梨花深閉門。(然後對三人亮杯底)完令。 
蔣玉菡:好! 
柳湘蓮:(念) 
女兒悲,兒夫染病在垂危。女兒愁,大風吹倒梳妝樓。 
女兒喜,頭胎養了雙生子。女兒樂,私向花園掏蟋蟀。(說畢,端起酒來,作飲酒狀。)(接唱)你是個可人,你是個多情, 
你是個刁鑽古怪鬼靈精,你是個神仙也不靈。 
我說的話兒你全不信,只叫你去背地裡細打聽,才知道我疼你不疼! 
(接白)雞聲茅店月。(然後對三人亮杯底)完令。 
薛蟠:好! 
〔下面該輪到薛蟠,大家緊盯著他看,薛蟠極為尷尬。 
薛蟠:我,我,我可要說了,女兒悲----。 
〔說了半晌,不見說底下的。 
賈寶玉:悲什麼?快說來。 
〔薛蟠登時急的眼睛鈴鐺一般,瞪了半日才說。 
薛蟠:女兒悲----(又咳嗽了兩聲,接白)女兒悲,嫁了個男人是烏龜。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大笑。 
薛蟠:笑什麼,難道我說的不是?一個女兒嫁了老公,要當忘八,她怎麼會不傷心呢?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笑得捧腹彎腰)你說的很是,快說底下的。 
薛蟠:(瞪了一瞪眼)女兒愁----(又不言語)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怎麼愁? 
薛蟠:繡房攛出個大馬猴。 
柳湘蓮/蔣玉菡:該罰,該罰!這句越發不通。(說著柳便要篩酒。) 
賈寶玉:(打圓場)押韻就好。 
薛蟠:令官都准了,你們鬧什麼?下面聽我說好的!女兒喜,洞房花燭朝慵起。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聽了,都覺詫異)這句何其太雅? 
薛蟠:女兒樂,一根雞巴往裡戳。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聽了都扭著臉)該死,該死!快唱了罷。 
薛蟠:(唱) 
一個蚊子哼哼哼。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都一怔)這是個什麼曲兒? 
薛蟠:(接唱) 
兩個蒼蠅嗡嗡嗡。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罷,罷,罷了! 
薛蟠:愛聽不聽!這是新鮮曲兒, 叫作哼哼韻。你們要懶得聽,連酒底都免了,我就不唱。 
賈寶玉/蔣玉菡/柳湘蓮: 免了罷,免了罷。 
蔣玉菡:(念) 
女兒悲,丈夫一去不回歸。女兒愁,無錢去打桂花油。 
女兒喜,燈花並頭結雙蕊。女兒樂,夫唱婦隨真和合。(說畢,端起酒來,作飲酒狀。)(接唱)可喜你天生成百媚嬌,恰便似活神仙離碧霄。 
度青春,年正小,配鸞鳳,真也巧。 
呀!看天河正高,聽譙樓鼓敲,剔銀燈同入鴛幃悄。 
(接白)花氣襲人知晝暖。(然後對三人亮杯底)完令。 
賈寶玉:好!酒令一輪已過,倒還不錯。我要離席片刻出去走走,各位請自便。 
〔寶玉出席作解手狀,蔣玉菡便隨了出來。寶玉緊緊的搭著他的手敘談。 
賈寶玉:上次有幸得見,不及深談。今番又能相見,只是盛宴必散,閑了一定多往我們那裡去。還有一句話借問,也是你們貴班中,有一個叫琪官的,他在哪裡?如今名馳天下, 偏我無緣一見。 
蔣玉菡:就是我的小名兒。 
賈寶玉:(欣然跌足笑道)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虛傳。前次初會,失之交臂。今兒個便怎麼樣呢?(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將一個玉扇墜解下來,遞與他)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誼。 
蔣玉菡:無功受祿,何以克當!也罷,我這裡得了一件奇物,今日早起方繫上,還是簇新的,聊可表我一點親熱之意。(說畢撩衣,將系小衣兒一條大紅汗巾子解了下來,遞與寶玉)這汗巾子是茜香國女國王所貢之物,夏天系著,肌膚生香,不生汗漬。昨日北靜王給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別人,我斷乎不肯相贈。 二爺請把自己系的解下來,對換給我。 
〔賈寶玉喜不自禁,連忙接了,將自己一條松花汗巾解了下來,遞與他。二人方束好,見薛蟠跳了出來拉著二人一聲大叫。 
薛蟠:我可拿住了!放著好好的酒不吃,兩個人前後腳逃席出來幹什麼? 有什麼好東西,快拿出來我瞧瞧。 
賈寶玉/蔣玉菡:沒有什麼。真的沒有什麼。 
〔薛蟠繼續糾纏,柳湘蓮出來解圍,把他拉開,送回席上坐下,示意蔣玉菡陪坐看住。柳湘蓮回出,與賈寶玉對話。 
賈寶玉:這幾日可到秦鐘的墳上去了。 
柳湘蓮:怎麼不去?我想今年夏天的雨水勤,恐怕他的墳站不住。前日我們幾個人放鷹去,我背著眾人,走去瞧了一瞧,果然又動了一點。回來就便弄了幾百錢,雇了兩個人收拾好了。 
賈寶玉:怪道呢,我們大觀園的池子裡頭剛結了蓮蓬,我摘了十個叫焙茗到墳上供他去,回來我也問可被雨水沖壞了沒有。他說不但不沖,且比上回又新了些。只恨我天天圈在家裡,能說不能行。行動就有人知道,不是這個攔就是那個勸的。雖然有錢,又不由我使。 
柳湘蓮:外頭有我,你只心裡有了就是。眼前我已經打點下上墳的花消,這個事也用不著你操心。只是你那令姨表兄那模樣,再坐著未免有事,不如我迴避了好。 
賈寶玉:既是這樣,倒是迴避他為是。 
柳湘蓮:你請回進去,不必送我。 
〔柳湘蓮下場,賈寶玉返入。 
薛蟠:咦,小柳兒呢? 
賈寶玉:他已走了。 
薛蟠:啊?! 
〔薛蟠離座急奔下場 。 
〔賈寶玉和蔣玉菡起立欲加阻攔,未果。兩人走近,攜手。 
〔聚光。 
〔大幕合攏。

第五場:鞭蟠
場景:京城郊外,遠處可見小橋葦塘。
時間:緊接前場。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
〔柳湘蓮策馬過場。薛蟠也策馬急追過場。
〔柳湘蓮再次策馬上場,薛蟠急追上場,趕上柳湘蓮。一把拉住,笑著道白。
薛蟠:我的兄弟,你往哪裡去來?
柳湘蓮:家去有事。
薛蟠:(陪笑)好兄弟,你一去都沒興了,好歹坐一坐,你就疼我了。憑你有什麼要緊的事,交給大哥,你只別忙。有我這個哥,你要做官發財都容易。
柳湘蓮:你是真心和我好,還是假心和我好呢?
薛蟠:(聽這話,喜得心癢難撓,乜斜著眼忙笑)好兄弟,你怎麼問起我這話來?
我要是假心,立刻死在你眼前!
柳湘蓮:既然如此,這裡不便。你跟我到一下處,咱們去通宵飲酒作樂。我那裡還有兩個絕好的孩子,從未出門。你可連一個跟的人也不用帶,到了那裡,伏侍的人都是現成的。
薛蟠:(聽如此說,喜得酒醒了一半)果然如此?
柳湘蓮:如何!人拿真心待你,你倒不信了!
薛蟠:(忙笑道)我又不是獃子,怎麼有個不信的呢!既然如此,我跟你走就是!
柳湘蓮:我這下處在北門外頭,並非我家。你可捨得家中老婆,到城外住一夜去?
薛蟠:有了你,我還要家還要老婆作什麼!
柳湘蓮:果真如此,你在北門外頭橋上等我。我回家打點一番隨後就到。
薛蟠:是,是是是,我先去等著,你快去快來。
〔柳湘蓮和薛蟠分從兩側下場。二道幕升起。
薛蟠:(唱)
耐心等來再是等,等人心焦總要等。
想不到天公竟會來作美(啊),這般容易他就成了我的人!
石秀探庄今得逞,林沖夤夜來私奔。
我等他等了多少天,不怕還等半(啊)時辰。
〔薛蟠走圓場,東張西望,急不可耐。
薛蟠:啊,來了來了啊,(迎上前去,柳湘蓮背一小包策馬上場。)我說你是個再不失信的。
柳湘蓮:(笑)快往前走,仔細人看見跟了來,就不方便了。
〔柳湘蓮和薛蟠兩人走圓場,至一帶葦塘,作下馬並將馬拴在樹上狀。柳湘蓮並卸下小包。
柳湘蓮:(笑)來,咱們先設個誓,日後要是變了心,告訴人去的,便應了誓。
薛蟠:(笑)這話有理。(跪下)我要日久變心,告訴人去的,天誅地滅!
〔薛蟠一語未了,柳湘蓮飛起一腳,薛蟠后空小翻跌倒。
薛蟠:(又驚又氣)原是兩家情願,你不依,只管好說,為什麼哄我出來踢我?你
這個天打五雷轟的殺胚!明日定要把你送官究辦!
柳湘蓮:你認認柳大爺是誰!你不說哀求,你竟還敢罵我!就打死你也無益,再是看在寶玉面上,只給你點利害瞧瞧。
〔柳湘蓮取了馬鞭過來,從背至脛,打了多下。柳湘蓮邊打邊唱薛蟠邊摸爬翻滾。
柳湘蓮:(唱)
手執馬鞭將你打,罵你個有眼無珠壞心腸。
手執馬鞭將你打,責你個橫行霸道作強梁。
手執馬鞭將你打,揍你個青天白日打砸搶。
你把我當作什麼人,竟敢來調笑勾搭欠思量。
今日遇上你柳大爺,要叫你嘗嘗辣火醬!
薛蟠:啊呀,打不得了。
柳湘蓮:(冷笑)也只如此!我只當你是個不怕打的。(一把揪住薛蟠的辮子,問)你可認得我了?
薛蟠:好兄弟,我知道你是正經人,都是我錯聽了旁人的話了。
柳湘蓮:不用拉扯別人,你只說現在的。
薛蟠:現在沒什麼說的。不過你是個正經人,我錯了。
柳湘蓮:還要說軟和些才能饒你。
〔薛蟠只是哼哼。柳放開辮子,又是一腳。蟠"噯喲"了一聲,辮子幾繞繞住頭頸,作跪步狀避開。柳湘蓮逼上前。
薛蟠:好哥哥。好爺爺,饒了我這沒眼睛的瞎子罷!從今以後我敬你怕你了。
柳湘蓮:你快把那葦盪里的水喝上兩口。
薛蟠:那水髒得很,怎麼喝得下去!千萬看在寶兄弟份上,好歹積陰功饒了我吧。
柳湘蓮:也罷,你再說一遍,饒了你個什麼?
薛蟠:好爺爺,好祖宗,高抬貴手饒了我這個豬狗畜生吧。
柳湘蓮:哼,看你還敢作威作福!
〔柳湘蓮取包牽馬騎上後下場。薛蟠待要掙紮起來,無奈遍身疼痛難禁。
薛蟠:噯喲!
〔聚光。
幕後合唱: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豬八戒誤闖廣寒宮。
冷郎君此番一泄心頭怒,呆霸王今夜好事落了空。
〔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備註:薛蟠酒令中那粗俗不雅的一句,照搬當代並未禁止出版或者刪節的原著《紅樓夢》第二十八回,幸勿驚詫。


第六場:笞玉
場景:榮國府賈政花廳。
時間:前場后不久。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忠順王府長史官上場。
長史官:咱家王爺在萬歲爺面前上了一道奏本,把那個北靜王整得灰溜溜的夾著尾巴做人。不光是奪了他的權柄,這回正好再把他寵愛的小寶貝給接手過來。(對幕
內)王爺有令!著春喜班琪官今晚王府堂會連軸轉一趕三哪!
〔班主上場。
班主::遵命。待我即刻讓他們準備起來。
長史官:其他人等一概不用。今天王爺點的戲碼是小尼姑思凡,馬寡婦開店,最後是反串一出林教頭夜奔。都是一人凈場戲,簡單幹脆利落的活計,可難也就難在要
一人唱到底。王爺指定只要琪官一人應召,連鼓板琴師都不用,咱王府有現成的!
班主:是,是,小的理會得。
〔長史官下場。班主搖頭,嘆氣。
班主:這一回,只恐怕王爺要看的戲文不是那林沖夜奔,而是白玉堂失陷沖霄樓喔。
〔他驚覺到禍從口出,趕忙掩住嘴巴左右張望一番后急下場。
〔二道幕升起。
賈政:思想起來,實是惱人!想我那不爭氣的奴才,至今不習經書,不喜八股。日
后勢必辜負聖上隆恩,愧對祖宗基業,叫我有何面目告慰先人?昨夜晚又聽得趙
姨娘話語閃爍,言下之意那寶玉早為房中丫鬟破了身子。少年荒唐,旦夕砍伐,
恐不永年!中門之內卻又對我封鎖消息。既未金榜題名又未洞房花燭,雖尚無納
妾之名卻已有納妾之實,真是可惡之極!
〔賈政侍童上場。
侍童:忠順親王府里有人來,要見老爺。
賈政:(心下疑惑)快快有請。
〔忠順王府長史官上場。賈政出接,進廳上坐,侍童獻茶畢下場。
長史官:(搶先開口)下官此來,並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來,有一事相求。看在王爺面上,敢煩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爺知情,連下官輩亦感謝不盡。
賈政:(忙陪笑起身問道)大人既奉王命而來,不知有何見諭,望大人宣明,學生
好遵諭承辦。
長史官:(冷笑)也不必承辦,只用大人一句話就完了。我們王府里有一個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見回去,因此各處訪察。這一城內,十
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說,他近日和銜玉的那位令郎相與甚厚。下官輩等聽了,尊府
不比別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啟明王爺。王爺亦道:『若是別的戲子呢,一百
個也罷了,只是這琪官隨機應答,謹慎老誠,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斷斷少不得
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轉諭令郎,請將琪官放回,一則可慰王爺諄諄奉懇,二則
下官輩也可免操勞求覓之苦。(說畢,忙打一躬。)
賈政:(大驚)大人息怒,待學生來問過犬子便知分曉。來啊,速喚寶玉前來!
(畫外音:速喚寶玉前來!速喚寶玉前來!速喚寶玉前來!聲音漸遠。)
〔寶玉和焙茗上場。賈寶玉作入內狀,焙茗藏側幕內。
賈寶玉:見過父親。
賈政:該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讀書也罷了,怎麼又做出這些無法無天的事來!那琪
官現是忠順王爺駕前承奉的人,你是何等草芥,無故引逗他出來,如今禍及於我。
賈寶玉:(聽了唬了一跳,忙回答)實在不知此事。究竟連『琪官'兩字都不知為何物,豈更又有『引逗'一說!
長史官:(冷笑)嘿嘿,公子也不必掩飾。或隱藏在家,或知道下落,早些說了出來,我們也少受些辛苦,豈不念公子之德?
賈寶玉:(忙說)恐是訛傳,也未見得。
長史官:(冷笑)哼,現有證據,何必抵賴?必定當著老大人面說了出來,公子豈不吃虧?既說不知此人,他那紅汗巾子怎麼會到了公子腰裡?
〔賈政怒極,強忍住。
賈寶玉:(聽了這話,不覺轟去魂魄,目瞪口呆)大人既知他的底細,如何連他置買房舍這樣大事倒不曉得了?聽得說他如今在東郊離城二十里有個什麼紫檀堡,他
在那裡置了幾畝田地幾間房舍。想是在那裡也未可知。
長史官:(微笑)這樣說,一定是在那裡。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罷,若沒有,還要再來請教。告辭!
〔賈政送長史官,臨下場前回頭對賈寶玉警告。
賈政:不許走開!回來有話問你!
〔賈政回上場,手捧家法,作進門狀。焙茗悄然偷聽。
〔賈寶玉渾身顫抖,跪接。賈政飛起一腳,賈寶玉翻身後空翻,幅度遠大於上場之薛蟠。賈政又一抓,賈寶玉外衣就勢脫下,露出腰間紅汗巾子。焙茗急奔下場。
〔賈政邊打邊罵,賈寶玉邊滾翻邊顫抖。賈寶玉口銜辮梢,做旋子跌扑等高難動作。
其間於台前一角,可見焙茗復出,對內呼喊:襲人姐姐,襲人姐姐,快,快搬黎山老母下凡!
〔焙茗邊呼喊邊下場。
賈政:你,你,你真要氣死我了。(接唱)
罵聲忤逆小畜生,你不讀詩書枉為人。
而今闖下彌天禍,累及全家怎容忍!
罵聲無恥小畜生,你沉溺優伶下賤人。
莫怪為父心腸狠,定然難留你這禍殃根!
〔玉釧攙扶著王夫人急上場,作撲進門狀。王夫人一見之下,急上前阻攔。賈政王夫人兩人推拉圓場,賈寶玉隔在王夫人身後不斷旋轉舞動髮辮,繼續作痛苦躲避狀。賈政又一下板子,
賈寶玉昏厥。王夫人終於抱住家法一頭。
賈政:你,你,你看他乾的勾當可饒不可饒!素日皆是你們這些人把他寵壞了,到
這步田地還來解勸。明日釀到他弒君殺父,你們才不勸不成!罷了,罷了!今日
必定要氣死我才罷!
王夫人:(哭)寶玉雖然該打,老爺也要自重。況且炎天暑日的,老太太身上也不大好,打死寶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時不自在了,豈不事大!
賈政:(冷笑)倒休提這話。我養了這不肖的孽障,已是不孝,教訓他一番,又有
你來護持,不如趁今日一發勒死了,以絕將來之患!(說著,丟掉家法撲上去解下寶玉那條汗巾作欲勒死狀。)
〔王夫人撲上前去拉著汗巾一頭,兩人各拉著汗巾一頭形成造型。
王夫人:老爺雖然應當管教兒子,也要看在夫妻份上。我如今已將五十歲的人,只有這一個孽障。既要勒死他,快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們娘兒們不敢含怨,到底在陰司里得個依靠。
〔王夫人說畢,趴在寶玉身上大哭起來。
(畫外音:老太太當心!老太太來了。)
〔賈政聽得即刻放開汗巾一頭,作迎向門口狀。一邊鳳姐一邊鴛鴦攙扶著賈母上場,小紅襲人緊跟著上場。
賈母:(顫巍巍的聲氣)先打死我,再打死他,豈不幹凈了!
賈政:(作出門狀,上前躬身陪笑)大暑熱天,母親因何生氣親自走來?有話只管
叫了兒子進去吩咐。
賈母:(止住步喘息一回,厲聲說道)你原來是和我說話!我倒有話吩咐,只是可
憐我一生沒養個好兒子,卻教我和誰說去!
賈政:(聽這話不象,忙跪下)為兒的教訓兒子,也為的是光宗耀祖。母親這話,
我做兒子的如何禁得起?(王夫人此時也放下汗巾一頭,掙扎出門來一併跪下。玉釧隨同扶著跪下。)
賈母:(一聽說,便啐了一口)我說一句話,你就禁不起,你那樣下死手的板子,
難道寶玉就禁得起了?你說教訓兒子是光宗耀祖,當初你父親怎麼教訓你來!即
便你年輕的時候去泡梨園玩相公,難道你父親也是下這樣狠心毒打你?!(說著,
作淚珠滾滾狀。)
賈政:(陪笑)母親也不必傷感,皆是作兒子的一時性起,從此以後再不打他了。
賈母:(冷笑)嘿,你也不必和我使性子賭氣的。你的兒子,我也不該管你打與不
打。我猜著你也厭煩我們娘兒們。不如我們趕早兒離了你,大家乾淨!(對王熙鳳)快去著人備轎,我和你太太寶玉立刻回金陵去!(轉臉對王夫人)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寶玉年紀小,你疼他,他將來長大成人,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著你是他母親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將來還少生一口氣呢。
賈政:(連連叩頭)母親如此說,叫賈政無立足之地。
賈母:(冷笑)哼,你分明使我無立足之地,你反說起你來!只是我們回去了,你
心裡乾淨,看還有誰來不許你打。
對王熙鳳:老太太,快進去看寶兄弟吧。
〔眾人忙進來看,圍著哭個不了。賈政隨入,依然跪下。)
對王熙鳳:快來人哪。
〔榮府四健婦上場,要攙寶玉。
對王熙鳳:(罵)糊塗東西,也不睜開眼瞧瞧!打成這個樣兒,還要攙著走?!還不快進去把那藤屜子春凳抬出來呢。
〔榮府四健婦聽說連忙下場,復抬出春凳來,將寶玉抬放凳上走圓場下,賈母王夫
人等隨著亂鬨哄地下場。
對王熙鳳:(臨下場前,機靈地揀起地上那條紅汗巾遞給襲人)快收仔細了,別叫他再看見!
〔襲人接過汗巾。燈暗轉,眾人均下場,唯賈政依然跪在當場。
〔聚光。
〔大幕合攏。

第七場:哭冥
場景:開場時為怡紅院內書房。
時間:深秋。
〔大幕拉開。賈寶玉在場上。
賈寶玉:(唱)
棒傷未愈盼不愈,我好有妹妹姐姐長眷顧。
棒傷未愈,不用去苦苦攻讀聖賢書,也無人再來逼我寫八股。
棒傷未愈願不愈,我好與鶯鶯燕燕終日來廝磨。
棒傷未愈,我不習文來不學武,常夢遊(在)藍橋神仙窟。
棒傷已愈心未愈,那家法依然似震耳膜來痛肺腑。
怕的是,煌煌堂上有祖訓,憂的是,日日面對老嚴父。
若無慈愛親祖母,我一條小命早嗚呼。
若無高堂老祖母,孫兒魂歸黃泉路。
老祖宗啊,若是你有朝一日跨鶴踏上西歸途,還有誰能制約嚴訓對我百般來呵護?
棒傷已愈人未愈,思前想後倍凄楚。
我似見惡吏抄檢紫檀堡,琪官他又被圈禁在那忠順親王府!
塵世之上難自由,君父執掌生死簿。
父權森嚴恰似華山壓頂不含糊,榮華富貴反是苦。
誰知屈原長夜哭,誰肯聽我來傾訴?
人生飲食和男女,這男男之情又何如?
只許你明火執仗燃祝融,卻不容我夤夜探索點燈燭!
思思想想有何趣,尋尋覓覓少出路。
因何鎮日亂紛紛,只為陰陽無由數!
〔襲人上場。
襲人:二爺,老太太吩咐,這傷筋動骨得歇一百天。說是這麼說,在院子里歇了差
不多有三個月啦。今日秋高氣爽,二爺不妨去花園裡走走,也好散散心啊。
賈寶玉:說的正是,待我去走走。
〔燈暗轉,舞台呈現大觀園景象。一側有一塊假山石。寶玉站在假山石前,嘆息。
賈寶玉:真是不到園林,怎知秋色如許?
〔舞台轉動,寶玉隨假山石旋轉而隱入石后。藕官提紙錢上場。
藕官:(唱)
紅氈毯上一段情,雙雙對對留倩影。
舞台原是小天地,生旦團圓心相印。
天地本是大舞台,幕後姐妹亦同命。
台上恩愛人常見,台下恩愛藏在心。
紅氈毯上一段情,愛愛戀戀到如今。
不料無常來索命,可憐葯官命歸陰。
你奈何橋上無奈何,我零丁洋里嘆零丁。
問天公,穆柯寨陣前來招親,卻緣何天波府內少桂英?
問地母,麗娘她夭亡仍應來幽會,怎忍心夢梅我夜夜空等到天明?
問祖師,馬嵬埋玉慘離別,為什麼欲覓芳魂上天入地無蹤影?
問閻君,可容她奈何橋上將我等,可能夠讓我們來生再續今世情?
剪不斷的相思情,理還亂的不了情。
今日我焚紙錢祭奠親人,止不住陣陣心酸淚淋淋。
〔藕官唱至最後,走近假山石跪下開始準備燒紙錢。假山石再次轉動,藕官轉入背後,賈寶玉轉出,面對觀眾。
賈寶玉:(唱)
一樣女兒兩樣情,想不到造化弄人移心靈。
兩樣女兒一樣情,總是惺惺惜惺惺。
只道是男男之情實可欽,卻原來,這女女之情一樣親!
顰兒她那日葬花人笑痴,藕官她祭奠葯官更痴情!
一股火光從假山石后發出,又有煙氣騰起,並將雀兒驚飛。
(畫外音喊道:藕官,你要死,怎麼弄些紙錢進來燒?我回奶奶們去,仔細你的
皮肉! )
〔假山石再次轉動,只見藕官滿面淚痕,蹲在那裡,手裡還拿著火,守著些紙錢灰
作悲。老婆子上場,欲拉藕官。寶玉從假山石後轉出。
賈寶玉:(忙攔住)你只管去回。實話告訴你:我昨夜作了一個夢,夢見花神和我要一掛紙錢,不可叫本房人燒,要一個生人替我燒了,我的傷就好得快。所以我巴
巴兒煩了她來,替我燒了祝讚。原不許一個人知道的,所以我今日才能夠起來,
偏你看見了。我這會子又不好了,都是你沖了!你還要告她去。藕官,只管去,
見了奶奶們你就照依我這話說。等老太太問起來,我就說她故意衝撞神靈來妨我!
藕官:你可聽見了沒有?我就跟你回奶奶們去!
婆子:(陪笑央告寶玉)我原不知道,二爺若回了老太太,我這老婆子豈不完了?
我如今知道了,是爺要祭花神。二爺你就高抬貴手饒了我這苦命老婆子吧。(假
哭。)
賈寶玉:你快走吧。
〔老婆子千恩萬謝地下場。藕官上前欲謝賈寶玉,賈寶玉擺手示意噤聲。
賈寶玉:(感嘆地)女孩兒未出嫁,是顆無價寶珠。出了嫁,不知怎麼就變出許多不好的毛病來,雖是顆珠子,卻沒有光彩寶色,是顆死珠了。再老了,更變的不是
珠子,竟是魚眼睛了。分明只是一個人,怎麼就變出三樣來?(搖頭,茫然。)
〔聚光。
幕後合唱:
姐妹生旦兩心真,台上台下感情深。
一場風波化弭形,幸遇憐香惜玉人!
〔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第八場:神遊
場景:怡紅院書房。
時間:前場后不久。
〔大幕拉開。賈寶玉在場上。
賈寶玉:(搖頭嘆氣)一個一個,走的走了,嫁的嫁了,躲的躲了,散的散了,死的死了。想那日我對藕官言道,以後不拘何處不論何物,只要心香一瓣寄託哀思便
是。可即使那七月七日長生殿李楊之盟,也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
見。」這人死之後,真的還能再見上一面嗎?(接唱)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
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秋風助凄涼!
〔賈寶玉覺睏倦,伏几昏昏睡去。
〔襲人上場,見寶玉昏睡,邊唱邊取斗蓬小心地給他蓋上。
襲人:(唱)
羅衣不耐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
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
(接白)想是二爺神思恍惚,身子睏倦。待我吩咐小丫頭們不可打擾於他。
〔襲人作捻滅燈焰狀,下場。全場燈光轉暗。
〔幕後合唱聲中燈光復明后呈現太虛幻境。
幕後合唱:
飄飄悠悠放春山,恍恍惚惚遣香洞。
疑真疑假薄命司,若即若離迷津中。
〔怪石奇峰,雲遮霧障。天幕處高掛兩幅字組成的一付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
為有處有還無。
〔八仙女輕歌曼舞。寶玉上場,在仙女中轉圈作尋覓狀。仙女們圍攏后散開,出現
兼美。寶玉趨前。
賈寶玉:咦,這不是可卿嗎?啊,可卿,你一向可好?鯨卿他在哪裡?你可知道你弟弟如今怎樣?
兼美:(一驚)你是何人?怎樣到此?想你這凡夫濁子怎敢來污染這清凈女兒之境?
賈寶玉:啊呀,神仙姐姐,你都忘了嗎?我們還曾有……。
兼美:休得胡說!(回身大叫)姐姐快來,這裡有個濁物要來騷擾於我!
〔警幻仙子上場。將兼美掩於身後,上前一看。
警幻仙子:原來是你!(轉身對兼美)「前度劉郎今又來」,妹妹不用害怕。(兼美轉至警幻胸前,把頭埋入。)
賈寶玉:神仙姐姐,你記得我?我可不是壞人!也從不知「騷擾」為何意?我只是想打聽一下鯨卿,他姓秦名鍾……?
警幻仙子:原來你要尋找「情種」!(放開兼美.)你可知這裡是西方靈河邊放春山遣香洞,地界屬陰,系女兒之仙境。你要找的他,須在東方神湖岸逐春山散香洞,那兒地屬陽界,方是男兒居留之所。況且,秦鍾並非是我兼美妹子之弟,你休得造次!
賈寶玉:這是怎麼回事啊?!
警幻仙子:痴兒竟不省悟!也罷,你既又來此地,再帶你到薄命司隨喜一遭便了。
賈寶玉:多謝神仙姐姐。
〔警幻仙子和賈寶玉走圓場,兼美和八仙女下場。警作引領至薄命司狀,賈寶玉隨入。
賈寶玉:神仙姐姐,這個所在我到過的。
警幻仙子:看來你還有些記性。(作開櫃狀,取出一冊遞給寶玉)拿去看來。
賈寶玉:(念)金陵十二釵另冊?!(翻開第一頁,白)這裡畫著高樓大廈,有一美人懸樑自縊。
(念)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再翻一頁,白)
呀,此處畫的是一塊美玉,落在泥垢之中。
(念)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
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白)這些都像是看到過的。
(再一下子翻過幾頁)這個倒是未曾見過!畫著的是一隻藥罐一堆藥渣。
(念)遊園自傷春,總是畫中人。
麗娘棄凡塵,藥罐誤終身。
(白)此是何意?待我再看來。
(又翻一頁)喔,這畫的是一段嫩藕,倒已切成幾片。
(念)藕斷絲連夢魂中,荷花老來不結蓬。
拾畫叫畫費心機,尋尋覓覓終是空。
(白)這又是何意啊?
〔賈寶玉欲問警幻,警幻仙子上前奪過冊子。)
警幻仙子:時辰已到,此地界屬陰,女兒仙境,你一凡間男子不可在此再有片刻逗留。
〔賈寶玉作欲拖延狀。
警幻仙子:蠢材,不記得迷津中的凶煞惡鬼了嗎?還不快走!
〔警幻仙子把賈寶玉一推,賈寶玉打旋。燈暗轉。到恢復時場景已換成大荒山無稽崖。一僧一道靜坐石旁。賈寶玉打旋停止,站穩。
賈寶玉:(停頓片刻,上前問)啊,兩位仙師請了。(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不予理睬)此系何方?仙師仙名法號?
茫茫大士:(笑道)連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過暫來歇足而已。
渺渺真人:我來問你,你系何人?來自何方?
賈寶玉:弟子姓賈名寶玉,出身金陵,來自京都。
渺渺真人:至貴者寶,至堅者玉。爾有何貴?爾有何堅?敢以寶玉為名?!
〔賈寶玉大為惶恐。)、
茫茫大士:此子愚魯,道兄不必再與他談禪。只把風月通鑒拿給他一照便是。
渺渺真人:上次用過風月寶鑒,供那皮膚濫淫之蠢物賈天祥三照四照尚不醒悟,恐怕這次也是無用。也罷,禪兄既如此說,倒不妨試上一試。(從懷中取出風月通鑒,給賈寶玉)就讓你這個天下第一意淫之人拿去照來。
賈寶玉:(接過,照鏡)這別無稀罕,本來就是我啊。
茫茫大士:蠢材,蠢材。真是一點都不懂得變通!
渺渺真人:這鏡子兩面皆可照人,你再照那反面。
賈寶玉:(照反面,大驚失色)啊,怎麼會是一個絕色女子?!啊呀,兩位仙師,此乃是我前生還是來世?!
茫茫大士:孺子不可教也。真是!
渺渺真人:既非前生,亦非來世。
〔賈寶玉聞言鏡子脫手,跌坐在地。渺渺真人上前拾起鏡子。
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我等在此歇夠了,走之前再送你四句偈語,也不枉我等遭遇一場。
(茫茫大士念) 世事紛呈說大荒,
(渺渺真人念) 人情百態歸大荒。
(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同念)
欲辨陰陽荒唐事,更向荒唐演大荒。哈哈哈哈!
〔燈暗轉。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下場。場景轉為怡紅院書房。
〔賈寶玉伏几,夢中大叫起來。襲人聞聲趕來。
賈寶玉:仙師慢走!仙師等我!
襲人:(上前搖醒寶玉)二爺,二爺醒醒!
賈寶玉:(作醒來狀)我這是在哪裡啊?!
襲人:二爺你就在怡紅院書房裡啊。夜深了,我侍候你去睡吧。明天,你可又得去
上學啦。
賈寶玉:明天?!又要去讀八股?!
襲人:是啊,這日子總得過下去,不能夠老是棒傷未愈吧。
賈寶玉:(怨艾地)唉,我最是不喜八股!(突起靈感)困睡片刻,此時心中倒湧上來一首詩了,待我寫來。(襲人作點燭狀,取筆墨,賈寶玉寫。)
(襲人和賈寶玉同念。)
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續。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挑淚燭。
〔賈寶玉手舉燈燭亮相。燈暗轉,全場唯見一根燭焰。片刻后燈光恢復,賈寶玉和襲人已下場。
〔天幕幻化成為太虛幻境。
〔聚光在那副對聯上。
幕後合唱:
是真是假是夢幻?是直是彎是偏愛?
若問寶玉作何答,寶玉卻問何人來?
〔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劇終。



備註:薛蟠那一句著名的粗口,在《紅樓夢》眾多出版物中從未刪除。故而出現在劇本中同樣幸勿見怪。真要講究,可以在演出海報中加註「少兒不宜」字樣。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9 23: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