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原創大戲《紅絲硯》

作者:量子在  於 2018-11-8 00: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戲曲劇本|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在《紅絲硯》這部原創大戲中,曹寅這位清初文人和權臣繼《楝亭遺篇》之後再次出現在我所寫作的戲曲劇本之中。戲里的女主角--因康熙皇帝賜婚而有幸飛上枝頭作鳳凰的平郡王妃曹靜如,這個兼與紅樓紅學有關的女性人物則是第一次出現在戲曲劇本中。以給女兒物色陪嫁歸曹寅所有的一方珍貴紅絲硯作為重要道具和主要線索,展示了即使當時身為天子寵臣,在封建社會條件之下照樣也有「高處不勝寒」、「伴君似伴虎」的心理負擔和精神壓力。 

場次 
第一場:賜硯 
第二場:奉硯 
第三場:進硯 
第四場:題硯 
第五場:辯硯 
第六場:誣硯 
第七場:毀硯 

出場人物(以出場先後為序) 
太監 
康熙 
曹寅,字子清,江寧織造 
何謹,江寧織造府管家 
伺硯,曹靜如貼身丫鬟 
曹佳,號靜如,曹寅長女 
李氏,曹寅之妻,曹佳之母 
秋月,李氏貼身丫鬟 
周梅諳,織造府清客(如院團可考慮,應該安排操蘇白) 
吳永初,織造府清客(如院團可考慮,應該安排操蘇白) 
鄭右圖,織造府清客(如院團可考慮,應該安排操蘇白) 
王士珍,織造府清客(如院團可考慮,應該安排操蘇白) 
平郡王府家丁若干 
訥爾蘇,平郡王,曹寅女婿 

第一場:賜硯 
場景:暢春園 
時間:曹寅進京述職之時 
〔大幕拉開。 
〔太監前導,康熙上場。康熙落座後接唱。 
康熙唱: 
三藩平,四海靖;五穀豐,百業興;萬邦來朝,八方咸寧。 
兩廂忠臣並良將,文功武略各樣精。 
教化江南,安撫民心;鹽政織造賴一人,便是那總角之交曹子清! 
(接白)著江寧織造曹寅覲見。 
太監:聖上有旨,著江寧織造曹寅覲見哪! 
曹寅在幕後唱: 
沐聖恩奉皇命述職回京, 
〔曹寅上場。 
曹寅唱:(邊圓場) 
天子詔,體民情;臣子報,陳忠心。 
一路風塵,哪顧艱辛;未及將行裝安頓,急忙忙把圓明園來進。 
〔曹寅作進園狀。 
曹寅:奴才見駕我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康熙:平身。 
〔曹寅伺立一旁。 
康熙:子清,此番朕召你進京,特為嘉獎你忠謹慎密,四字俱全。更兼刊印《全唐詩》深獲朕心。現將案几上這一方端硯欽賜予你,帶回金陵也好讓它代朕與你朝夕相伴。 
曹寅(跪拜):蒙聖上恩賜,臣肝腦塗地沒齒不忘。 
康熙:起來,朕還有話對你說。(接唱) 
文房四寶硯居末,你簡在帝心位第一。 
期許子清替皇家考察民意,須知我視卿家為膀臂。 
(接白)端硯端硯,褒獎子清你行端執嚴;若有密執,務必直言。 
曹寅:臣謹記在心。 
康熙:這區區一方端硯尚不足以表朕心意。子清,朕此番還有特大恩典。上次巡行江南之時,我那保母孫氏太夫人尚是健在。記得她曾提及有一個孫女,德容言工皆為上乘。她今年年歲幾何? 
曹寅:年方二九。 
康熙:哦哦,已然過了待選秀女之期。不知可曾許配人家? 
曹寅:待字閨中,尚未婚配。 
康熙:朕今日指婚,讓大清鐵帽子王與卿家聯姻。(曹寅一驚)曹寅,你且聽了,(接唱) 
女大當嫁男當婚,莫教青春年少來辜負。 
平郡王訥爾蘇英姿才俊,堪為東床婿。 
相配你女,二難並,四德具;擇吉日,選良辰,迎她來京都! 
(接白)傳旨——朕指婚江南織造曹寅之長女許配於平郡王訥爾蘇為福晉。 
曹寅(跪拜):謝主隆恩。 
康熙:哈哈哈哈!(拿起端硯走下龍椅。) 
〔一束光打在康熙手裡捧著的端硯上面。 
〔大幕合攏。 

第二場:奉硯 
場景:江寧織造府衙花園/內庭 
時間:上場后數日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何謹上場。 
何謹(念): 
奉了主人命,江寧報喜信。 
日夜趕路程,快馬加鞭回金陵。 
〔何謹圓場下場。二道幕升起。 
〔曹佳和伺硯一併上場。 
曹佳唱: 
風和日麗,萬花嬌艷,奼紫嫣紅,盡皆開遍。 
女孩兒家,恰似那骨朵般,能有幾夕新鮮? 
賞心樂事,良辰美景,終又是個奈何天! 
伺硯唱: 
小姐您啊休煩惱,聽我來把耳聞告。 
太太在老爺行前有關照,讓他到京城乘龍快婿找! 
曹佳(佯怒):呀啐,你這丫頭,又來多嘴! 
伺硯:好好好,我不多嘴,我不多嘴!小姐您看,那兒飛來一對蝴蝶,多好看啊。讓我們去撲來玩耍,快來啊! 
〔主婢二人邊撲蝶邊下場。 
〔秋月和李氏上場。 
秋月(念): 
奉了天子令, 
李氏(念): 
老爺去應詔。 
秋月(念): 
走了這多時, 
李氏(念): 
心內好焦躁。 
(接白)啊,秋月,想你老爺走了這許多時候,也未曾有音訊捎來。連日來,我這眼皮子亂跳,不知是凶是吉?好不叫人心焦! 
秋月:太太您是左眼跳還是右眼跳啊? 
李氏:兩隻眼睛都跳啊。 
秋月:這左眼跳財右眼跳禍,兩隻眼睛一起跳末,秋月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李氏:是啊是啊,禍福難料噢。秋月,我視你為心腹,也就是喜歡你這忠心實言。不像前堂那班清客,只知道一味地哄老爺歡心。 
秋月:老爺養著那班清客,也是為著江南才子文人來往好有個應酬。不是有個典故叫做「千金市骨」嗎? 
李氏:秋月,你跟著大小姐讀書,倒也懂得這許多典故? 
秋月(害羞地):啊呀,太太您啊。(一本正經地換個話題)哦,我說呀,老爺官運亨通,此番應詔進京述職,太太您為何卻要長吁短嘆? 
李氏:秋月,你那裡知道哦,(接唱) 
休要看,你老爺臉上好尊榮;看不到,他人背後幾多愁容。 
只因為萬歲爺南巡銀子花得似流水淌,我曹家幾回接駕鬧虧空。 
雖說是聖上待他情分濃,卻也難,難補得起(這)偌大窟窿。 
蘇東坡曾說道——高處不勝寒,爬得高就怕跌得鼻青臉又腫。 
更何況有多少人來眼紅,總擔憂有朝一日會失寵! 
秋月:是啊,老爺若是不去做官,寫寫詩填填詞譜譜他的曲文,那該有多瀟灑! 
李氏:唉,真是個傻氣丫頭! 
秋月:我才不傻氣呢!要我說,太太您還有一樁心事。 
李氏:好啊,你倒說說看! 
秋月:那是為了小姐! 
李氏:這個鬼丫頭,倒真的是被你猜著了。唉,這也是我的一件心事哦。(接唱) 
滿漢之間不通婚,八旗子弟又多半性愚笨。 
我等來自正白旗,包衣人家終究是奴才身。 
給皇上當差為本分,哪裡有什麼好前程。 
京都流傳有笑話,(秋月插白:可是說的「樹小房新畫不古,其人必是內務府」。) 
附庸風雅豈不聞! 
我曹家三代在金陵,江南文風最鼎盛。 
雖不是鐘鳴鼎食稱大家,也算得詩禮簪纓有學問。 
小姐她生長在書香門第內,到哪裡去找這個乘龍快婿新官人? 
秋月:太太,正說到曹操,您看曹操就來了。 
〔曹佳伺硯一併上場。 
曹佳:女兒見過母親。 
伺硯:伺硯見過太太,見過秋月姐姐。 
李氏:啊,女兒,適才你們在花園裡做些什麼? 
伺硯(搶著回答):回稟太太,小姐和我撲到了兩隻蝴蝶,可好看啦。 
李氏:那蝴蝶呢? 
伺硯:又給我們放掉了。 
李氏:好,好,放掉了的好。後來呢? 
伺硯:後來么?後來小姐她到了楝亭里坐著,出了一會兒神。我們就回來了。 
秋月:啊,小姐待在楝亭之內默思,可曾有詩作啊? 
曹佳:無有筆墨紙硯文房四寶,哪裡來的詩作? 
秋:我就知道,小姐作的詩么,是放在心裡啦,不肯拿出來讓我們看! 
李氏:唉,秋月,你這個學生哪有這樣和老師說話的? 
秋月:就因為我是學生子,所以才追著要看老師的大作呢。 
〔何謹上場。 
何謹:見過太太小姐。 
李氏(一驚):啊,何謹,你怎麼回來了?老爺他人呢? 
何謹:老爺有特大喜訊,故而不用驛差特命何謹星夜兼程趕回金陵。 
李氏(放下心來):喜從何來? 
何謹:啊呀,太太啊,(接唱) 
特大喜訊從天降, 
康熙爺指婚,小姐她飛上枝頭作鳳凰! 
(接白)將我家小姐許配與平郡王訥爾蘇為福晉。 
李氏(聞言起立):何謹,你,你沒有弄錯?說的是嫡福晉?! 
何謹:正是嫡福晉!(李氏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面)萬歲指婚哪有側福晉之理。聖上特命梁九功梁公公前來頒旨。老爺待公幹完畢,將同梁公公一起返回金陵。 
〔曹佳聞言掩面欲行退場。 
何謹:小姐慢走,這裡還有聖上欽賜的一方端硯。老爺言道,讓小姐接硯! 
〔何謹捧出端硯,跪奉與曹佳。曹佳領頭,跪著接過。李氏等一併依序跪在曹佳後方。聚光打在曹佳手裡高高捧著的端硯上面。 
〔大幕合攏。 

第三場:進硯 
場景:江寧織造府花廳 
時間:曹寅自京都返回金陵之時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 
〔周梅諳吳永初鄭右圖王士珍四位清客上場。 
周梅諳唱: 
梅枝柳梢,活蹦亂跳,喜鵲兒哇喜鵲喳喳叫。 
吳永初唱: 
江寧織造,合府上下,個個是呀個個臉帶笑。 
鄭右圖唱: 
明修鵲橋,巧蘻紅絲,有啊有啊皇上做月老。 
王士珍唱: 
牛皮吹不爆,馬屁拍得好,混哎混哎混得巧妙手段高! 
四清客一起對幕內:有請老爺! 
〔二道幕升起。 
〔曹寅上場,何謹隨同上場。四清客同步上前致禮。 
周梅諳吳永初鄭右圖王士珍:恭喜老爺,賀喜老爺! 
曹寅:同喜同喜。 
周梅諳:小姐今蒙聖上指婚為平郡王嫡福晉,真是貴不可言哪! 
吳永初:平郡王系四大貝勒岳托之後,和一般的王爺不同,那可是個世襲罔替的鐵帽子王哎! 
鄭右圖:聽說萬歲爺御賜端硯一方,老爺您又該題有新詩啦! 
王士珍:老爺您該當為小姐準備嫁妝,若需效力儘管吩咐!(接唱) 
大清會典寫得明,郡王福晉朝冠頂鏤金; 
鄭右圖唱: 
東珠需嵌八顆整,吉服褂,前後綉著四團五爪雲龍行! 
吳永初唱: 
織造衙門出王妃,有的是,頂級能工巧匠敢不盡心! 
王士珍唱: 
依我說,鎮揚廚子備一個,隨福晉陪嫁上帝京。 
曹寅:哦,哦,免得小姐——現今是福晉了——念想鎮江餚肉南京板鴨。 
鄭右圖唱: 
好東西,一提起來口舌生津,蘇杭兩地蜜餞加工精。 
曹寅:那得開一個長長的單子才行。 
吳永初唱: 
別忘了,還得聘請山子野,把王府花園打造成江南勝景。 
曹寅:聊補思鄉之情,倒也十分地要緊。 
〔周梅諳一直在一旁冷眼相看不發一言。 
曹寅:啊呀,周先生一向高明,何以教我啊? 
周梅諳:東翁在上,以小可之見,這些吃的穿的玩賞的都只是微末之事不足掛齒。 
其餘三位清客一起叫起來:怎麼?!我們說的都是微不足道?! 
周梅諳:東翁啊,(接唱) 
金陵造塔,貴在塔尖頂,畫龍收筆,難的是點睛。 
織造府衙出王妃,特大恩典銘記心。 
陪嫁中鎮宅之寶最要緊! 
曹寅和其他三位清客:鎮宅之寶?! 
周梅諳唱: 
八大貝勒,共襄義舉,遙想當年在盛京; 
平郡王爺,執掌鑲紅旗,需得要有寶物來相應。 
曹寅和其他三位清客異口同聲:是何寶物? 
周梅諳:在下剛剛自友人處覓得一方紅絲硯,進獻老大人以表敬賀之意! 
曹寅:哦,青州紅絲硯乃魯硯之最,世不常見。倒要一觀此硯風采。 
〔周梅諳奉上一方紅絲硯,曹寅接過。眾人分立四方圍觀欣賞。 
曹寅唱: 
妙啊,好一方紅絲硯!(場上眾人伴唱:好一方紅絲硯哦。) 
入手溫如玉,(場上眾人伴唱:溫如玉;) 
色透紅絲顯;(場上眾人伴唱:紅絲顯;) 
華縟緻密,極盡其妍;(場上眾人伴唱:極盡其妍!) 
潤美髮墨,硯堂內微微凹陷。 
體自端方,質地彌堅;(場上眾人伴唱:質地彌堅;) 
雖不能言,下筆洋洋千萬言。(場上眾人伴唱:下筆洋洋千萬言。) 
鎮宅之寶不虛妄,堪為王妃陪嫁頭一件!(場上眾人伴唱:王妃陪嫁頭一件!) 
周梅諳(矜持地):紅絲石硯乃魯硯之最優,唐宋時即被列為「四大名硯」之首,實有「得此石,端歙諸硯皆置於衍中不復視矣」之盛譽。蘇軾陸遊均曾引用《硯錄》,盛讚紅絲石:「文之美者則有旋轉,其絲凡十餘重,次第不亂。資質潤美髮墨,久為水所浸漬,即有膏液出焉。」 
吳永初:啊呀,適才我細數之下,這紅絲計有十七圈之多呢。 
鄭右圖:確是寶物,不可多得的寶物! 
王士珍:不知這方紅絲硯索價幾何? 
周梅諳:既為寶物,當然不能自掉身價。況且與鑲紅旗主平郡王爺尊貴身份相配,我那位朋友說啦——此硯當和田黃等價。 
吳永初鄭右圖王士珍三位清客(倒吸一口冷氣):和田黃等價?! 
曹寅(鎮靜地):鎮宅之寶,自然非同凡物。 
吳永初鄭右圖王士珍三位清客:那老爺,您倒是要還是不要? 
曹寅:要!何謹,上秤,兌金葉子! 
何謹:是。 
〔吳永初鄭右圖王士珍三位清客呈驚呆狀。 
〔一束聚光打在曹寅手裡捧著的紅絲硯上面。 
〔大幕合攏。 

第四場:題硯 
場景:江寧織造府內書房 
時間:上場后不久 
〔大幕拉開。曹佳在伺硯前導下上場。 
曹佳(念): 
紅葉離枝去,青山入夢遙。 
(接白)何謹他可曾向老爺要來內書房鑰匙? 
伺曹佳:何伯伯他已經將內書房門打開,專候小姐,哦,專候福晉前去瀏覽。 
曹佳:此乃老爺繕寫密折的禁地,你且回房去吧。 
伺曹佳:丫鬟我理會得。福晉您就慢慢地琢磨您的那首「別書齋」吧。 
曹佳(假意地拂袖):淘氣! 
〔伺硯轉身做過鬼臉下場。曹佳獨自一人步入書房,邊唱邊圓場作巡視狀。 
曹佳唱: 
步寂寂書齋,見隱隱月痕;聞淡淡墨香,覺朗朗書聲。 
想落筆如飛,一撇一捺,一豎一橫;點點滴滴,勾勾劃劃,緊緊連著那朝天門。 
篇篇心血,字字珠璣,燈前月下化費精神。 
祖父母,老爹爹,戰戰兢兢,含辛茹苦奉至尊。 
方使得蓬間雀,飛上梧桐樹,做一個堂堂王妃金貴身。 
誰言道,包衣女兒人低微,轉眼送我上青雲,喜迎來一道聖旨出京城。 
幾曾隨流水,豈肯沾泥塵。 
韶華休笑本無根,一朝嫁與東風去,世代沐浴玉露恩。 
〔曹寅上場。 
曹寅(念): 
春風放膽來梳柳,夜雨無聲去潤花。 
〔曹寅進書齋。曹佳迎上前來。 
曹佳:啊,爹爹,女兒正在此構思我的「別書齋」。 
曹寅:何謹他早已稟報於我,(調侃地)王妃寫的詩呢?可能念來聽聽? 
曹佳:啊呀,爹爹,你知道女兒素乏捷才,人家尚未完篇呢。 
曹寅:完篇的可有幾首了? 
曹佳:自「別妝台」始,至「別楝亭」終,共計三十六首。至今尚未過半。 
曹寅(讚許地):以「別楝亭」為壓卷之作,好,好得很哪!(接唱) 
秦淮碧,蔣山青,依依惜別在金陵。 
苦楝樹是你爺爺親手栽,一枝一葉寄深情。 
它不學垂柳迎風舞,它不似白楊骨子輕。 
歷盡苦難銘記心,枝葉繁茂留餘蔭。 
前人種樹後人涼,日後你嫁入王府成福晉,決不能忘卻織造府內一楝亭! 
曹佳:女兒自當銘記在心。 
曹寅:可惜閨閣文字,不便流傳在外。更何況你貴為王妃,越發不可;否則為父一定替你刻印。只是三十六首離別詩完篇之後,務必留下底稿。 
曹佳:我已應允秋月,給她留下「靜如詩抄」。 
曹寅:如此甚好。哦,我的好女兒,你快來看,這就是我重金購得的一方紅絲硯。 
〔兩人走近書桌觀賞紅絲硯。 
曹佳:果真是一件寶物! 
曹寅:平日之間,看那周梅諳為人忠厚老實,想不到竟被他大大地敲了一次竹杠!眼下紅絲硯既已歸屬於我,於今託名祖硯,作為陪嫁物品之中頭一等妝奩也好和鑲紅旗主平郡王相配。 
曹佳:多謝爹爹費心費力。我看這紅絲硯脂脈相助墨光,又似年輪擴散煞是好看。想我們曹家既有此等寶物,爹爹,你的書齋何不更名為脂硯齋? 
曹寅:唉,我的書齋原蒙聖上題名,豈容更改。脂硯齋這個名稱果然出色,或者把它作為你在王府的書齋題名如何? 
曹佳:女兒失言。只是還不知道那郡王如何想法?不如留與弟弟他日後題名為好。 
曹寅:倒也使得。有此寶硯,不可無詩。我倒在想以「紅」為題,寫一首詠紅述事。《楝亭詩抄別集》即將刻印,也可以此為壓卷之作。(來回踱步,做構思狀) 
曹佳:如此,待我來用這紅絲硯,為爹爹磨墨。 
〔曹佳作磨墨狀。在以下曹寅吟詠時注意到曹佳邊親手抄錄邊有插白。 
曹寅(念):詠紅述事——起句為,(接唱) 
誰將杜鵑血,(曹佳插白:杜鵑啼血。)灑作曉霜天。 
客愛停車看,(曹佳插白:此乃秋葉,停車坐愛楓林晚。) 
人悲仗節寒。(曹佳插白:爹爹說的是蘇武——「蹈其背以出血」。) 
昔年曾下淚,(曹佳插白:字字血淚。) 
今日怯題箋。(曹佳插白:紅葉題詩。) 
寶炬煙消盡,金爐炭未殘。 
小窗通日影,(曹佳插白:紅燭爐炭,旭日臨窗。) 
叢杏雜煙燃。(曹佳插白:紅杏枝頭春意鬧。) 
睡久猶沾頰,羞多自依欄。(曹佳插白:此乃紅潮蓮暈。) 
愛拈吳線濕,笑潤蜀絲干。(曹佳插白:可聯想到紅絲繩了。) 
一點偏當額,(曹佳插白:也不光是女孩兒家。) 
丹砂競搗丸。(曹佳插白:這是說的丸藥。) 
彈箏銀甲染,(曹佳插白:那是鳳仙花汁。) 
刺背綉針圓。(曹佳插白:精忠報國!) 
蓮匣魚腸躍,(曹佳插白:專諸刺王僚,灑的都是英雄血!) 
龍沙汗馬盤。(曹佳插白:西域寶駒汗血馬。) 
相思南國滿,(曹佳插白:錢謙益為那柳如是種下的紅豆樹。)擬化赤城仙。 
曹佳:這我就不知道出處了。 
曹寅;此乃傳奇中的赤霞宮神瑛侍者。「紅」的典故搜索枯腸寫到這裡,還是只有二十二句,變成了十一夾。這便如何是好? 
曹佳:五言排律,不必強求。以女兒之見,就以「擬化赤城仙」結句甚好。 
曹寅:既如此說,就列於《楝亭詩抄別集》中,即日交付刊印! 
曹佳:我可要將它帶往京城去的! 
曹寅:哈哈哈哈!一定如期刊印。準保誤不了你的佳期。 
〔大幕合攏。 

第五場:辯硯 
場景:江寧織造府花廳 
時間:上場后將近三月之久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王士珍上場。 
王士珍:唉,想勿到啊,真是想勿到!迪格一票生意會得撥拉老周伊搶仔得去。單單說二成格傭金,就要到手足足有十四兩四錢黃金。勿要搞錯哎,是金子勿是銀子!看得吳永初鄭右圖格兩位眼睛里向冒火嘎。我呢,等勒里半邊悶聲勿響,肚皮里向倒有仔一個主意。看看今朝日腳差勿多哉,讓我末走起來呀。 
〔王士珍下場。二道幕升起。 
〔在二道幕升起的同時,幕後一疊連聲地傳來人來人往一片忙亂的聲音。 
(畫外音)蘇州織造府來人送禮!杭州織造府派人前來送禮!江蘇巡撫衙門二爺駕到哉!藩台衙門二爺來格哉!巡鹽御史差人來送大禮啦! 
〔一陣亂鬨哄的聲音中,周梅諳吳永初鄭右圖三位清客上場。 
周梅諳(念): 
忙得汗淋淋, 
吳永初(念): 
肚裡蠻開心。 
鄭右圖(念): 
為啥介起勁? 
三位清客一起(念): 
回頭領賞銀! 
周梅諳:哎,我說老兄啊,今朝仔末,真是開了眼界哉。揚州鹽商送來四幅玻璃屏風,介能闊介能高,上面格刻畫真是從來也勿曾看見過歇! 
吳永初:我是管記收禮格單子,一隻手直到現在還是酸得來!(邊道白邊甩手) 
鄭右圖:阿要氣煞脫,我伲三介頭末忙煞快,迪格王介里倒有多少天勿曾露面哉。 
〔王士珍上場。 
王士珍:啊呀,三位仁兄,勒浪背後頭講我啥格壞閑話啊? 
三位清客一起搖頭: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三位清客一起詢問:王仁兄啊,織造府出了王妃,有多少事情要相幫。我伲一日到夜忙勿過來,儂倒是躲清閑,跑到啥地方去啦? 
王士珍:三位仁兄啊,你們聽我來講,(接唱) 
賤內本是山東籍,(三位清客一起插話:哦,嫂夫人是山東人氏。) 
與她迴轉青州城。(三位清客一起插話:娘家青州城。) 
到處尋訪有著落,功夫不負苦心人! 
三位清客一起:尋訪失落多年的兒子?! 
王士珍:不要開玩笑!等老爺辦完公事跟你們一起講來。 
三位清客一起搖頭:噢,還要保密?! 
〔何謹前導,曹寅上場。 
四位清客一起作揖:參見老爺。 
曹寅:四位先生免禮。連日辛苦,晚上宴請上元縣,特請先生們出席作陪。 
四位清客一起:東翁見召,一定遵命。 
三位清客一起(對王士珍):你回青州尋訪到了什麼,現在可以講了吧。 
王士珍唱: 
老爺啊,織造聯姻郡王府,天恩浩蕩感肺腑。 
紅絲硯陪嫁鑲紅旗,鎮宅之寶耀門戶。 
我特地迴轉原產地,尋訪來,(夾白)又一方紅絲硯,(接唱)好成雙作對配鴛侶。 
曹寅:哦,這樣末,就有一對紅絲硯? 
王士珍:正是。(奉上另一方紅絲硯)老爺您看,還是十八個圈圈呢。 
曹寅(鄭重地接過仔細端詳一番後接唱): 
玲瓏剔透紅絲硯,熠熠脂光耀眼帘。 
寶物成雙人成對,郡王看了定愛戀。 
(接白)各位都來鑒賞鑒賞。 
〔三位清客上前圍觀。 
鄭右圖:啊呀,還多了一圈,倒真的是十八圈啊。 
吳永初:恭喜老爺賀喜老爺,紅絲硯成雙作對,實在是個好兆頭啊! 
周梅諳(背白):哼!(拂袖) 
曹寅:不知這方紅絲硯索價多少? 
王士珍:我跟我那鄉親說啦,這是江寧織造府老爺奉女進京嫁到王府貴為王妃作為嫁妝之用,絕對勿好亂開價佃哦。 
曹寅:那麼,究屬幾何? 
三位清客一起:是啊,究屬幾何? 
王士珍:他不要田黃之天價,只要牛黃之地價。 
鄭右圖吳永初兩位清客一起:那也價格不菲啊! 
曹寅:鎮宅之寶成雙作對,還是物有所值。來啊, 
何謹:有。 
〔曹寅正要開口,周梅諳上前攔阻。 
周梅諳:啊呀,老爺啊,(接唱) 
田黃牛黃是兩樣,寶物需要辨真假; 
待等注入清水后,驗明膏液方不差! 
曹寅:哦,周先生此話怎講? 
周梅諳:宋人唐彥猷所著《硯錄》稱道,紅絲硯久為水所浸漬,即有膏液出焉。現今只要將紅絲硯浸入水中一天,取出陰乾,硯上若有滋潤水氣,此硯為真。 
吳鄭兩位清客一起:若是沒有呢? 
周梅諳:若是沒有,此硯為假! 
曹寅:如此甚好。啊,士珍兄,此硯可能暫留府內,後天即行交割可好? 
王士珍(強作鎮靜地)好啊,當然好啦! 
吳永初鄭右圖兩位清客一起:是啊是啊,真金不怕火; 
周梅諳王士珍兩位清客一起(一個高聲一個低答):怕火不真金。 
曹寅:來啊,將此硯捧入內書房,兩方紅絲硯一併浸入清水之中! 
何謹:是。 
〔一束聚光打在何謹手裡捧著的這一方紅絲硯上。 
〔大幕合攏。 

第六場:誣硯 
場景:平郡王府書房 
時間:上場后不久 
〔大幕拉開。二道幕前。王士珍上場。 
王士珍:唉,(接唱) 
晦氣晦氣真晦氣,偷雞不著蝕把米。 
三十六計走為上,再要勿走來勿及! 
(接白)想我王士珍,好勿容易把弟兄搭我指了一條發財的路子,偏偏撥拉迪格斷命格周梅諳撬脫!把弟兄搭我弄來格迪方紅絲硯實在是擺勒拉羊身浪割開格傷口裡向做出來格。伊講搭做假格雞血石一樣,以假蒙真看勿出來噢。做出來看看倒真格蠻好格,一圈一圈還是十八個圈,好口采!啥人曉得西洋鏡會得拆穿幫。害得我飯碗頭也敲脫。現在末像只喪家之犬走投無路呃,想來想去還有個師兄勒浪京城都察院里廂當差。阿有啥吉人天相,投靠仔俚末讓我再好混口飯吃。說勿定也能夠幫我出一口惡氣! 
〔王士珍垂頭喪氣地下場。平郡王府家丁上場。 
家丁邊走圓場邊喊道:王爺回府! 
〔平郡王府家丁圓場後下場。二道幕升起。 
〔訥爾蘇意氣風發地上場。 
平郡王:小王蒙康熙爺指婚,將江寧織造曹寅之女曹佳許我為妻。想岳父大人聖眷正隆可為奧援,織造千金德容言工四字齊全。眼看佳期將近,好不喜煞人也!(接唱) 
遙望南天,心馳神往;聖上南巡,數次接駕,岳丈他來回奔忙。 
駐蹕行轅,恩寵有加,曹家門楣好榮光。 
更兼得江南佳麗,玉雕粉妝;鐘山寒梅,移植北國越芬芳。 
平郡王府,紅袖添香,但聞見書聲朗朗。 
庸脂俗粉哪堪比,看我倆文武合璧,譜寫這錦繡篇章! 
〔訥爾蘇到書桌后坐下。第一名領頭家丁上場。 
家丁:啟稟王爺,現有軍機章京張大人派人送來密執一件。 
〔家丁呈上一封信件後退下。訥爾蘇拆開信件,邊看邊搖頭,而後緊張地站起身來。 
平郡王唱: 
小軍機送來密件,心神恍惚大汗淋漓思緒彷徨! 
繕抄底本,一字一句,字字句句,密折條條奏聖上; 
楝亭詩抄,意存誹謗,反清復明亂朝綱! 
蘇武牧羊念舊主,岳母刺字太張狂。 
愛新覺羅,最是忌諱,紅赤碧血朱字藏。 
老泰山啊,老泰山,我羨你詩興大發揮羊毫,我怨你詞曲魁首欠周章。 
本朝偏愛文字獄,難道你恃寵而驕,全忘了稍有錯失枷鎖杠! 
〔平郡王一拳打在書桌上。第一名領頭家丁上場。 
家丁:啟稟王爺,現有軍機章京趙大人派人送來密執一件。 
〔家丁呈上一封信件後退下。訥爾蘇拆開信件,立起身來邊看邊顫抖,讀完后癱坐在椅子上。 
平郡王:不好了,不,不好了啊。(軟弱地立起身來晃晃悠悠地離開書桌後接唱) 
一波未平一波起,一浪更比一浪高! 
引經據典密折上,條分縷析細陳告, 
紅絲硯隱含鑲紅旗,意在壓倒那御賜端硯不可饒!(夾白)這可是天大的冤屈!禮烈親王,先祖啊,(接唱) 
回想當年盛京事,你帶頭讓賢史稱道。 
太宗登基坐天下,鑲紅旗世代擁戴不動搖。 
幾曾有廢賢立長誅心說,幾曾有以紅壓黃鬼花招。 
道什麼紅絲硯為鎮宅寶,講什麼紅紅相配實在妙。 
敬謝不敏需趁早,這樣的陪嫁我怎能要?! 
火速修書心跡表,(回到書桌後面揮筆疾書)六百里快遞送織造。 
(接白)來啊。 
〔第一名領頭家丁上場。 
家丁:王爺有何吩咐? 
平郡王:這裡有書信一封,火速派可靠之人六百里快遞送往金陵! 
家丁:是! 
〔家丁恭敬地上前準備接過書信。一束聚光打在平郡王探身遞出的書信上面。 
〔大幕合攏。 

第七場:毀硯 
場景:同第三場 
時間:李氏奉女動身進京之時 
〔大幕拉開。一派喜慶忙碌景象。周梅諳吳永初鄭右圖三位清客上場。 
周梅諳:忙了這許多時日,總算忙到頭哉。 
吳永初(話外有意):老兄倷可是沒有白忙啊。 
鄭右圖:真正白忙格人倒是王士珍迪只死胚,介鬧猛格光景也勿曾有福氣看著。 
周梅諳:也是俚自家勿好,好怪啥人! 
吳永初:今朝仔末,江蘇三大憲統統要到碼頭搭平郡王妃送行。格格排場是真勿要談起哦。 
鄭右圖:煩請何管家搭老爺話起一聲,三十六抬妝奩準備齊全。只等吉時良辰就好發嫁妝哉! 
何謹在幕後應聲:知道了。 
周梅諳再踏上一步,探頭對幕內:何總管啊,迪格江寧織造府祖傳格鎮宅之寶紅絲硯搭仔老爺格《楝亭詩抄別集》統統擺勒浪第一抬頭一隻大箱子里向啊! 
何謹在幕後應聲:知道了。 
〔周梅諳吳永初鄭右圖三位清客相互招呼著屁顛屁顛地下場。 
〔何謹前導,曹寅從一側上場。秋月前導,李氏從另一側上場。 
曹寅唱: 
合府上下喜洋洋, 
李氏唱: 
奉女進京做新娘。 
〔夫妻倆見面后安座。何謹秋月分立兩旁。 
曹寅示意,何謹向幕內:有請平郡王福晉! 
〔何謹作踏步上前迎候狀,下場。 
〔伺硯前導,曹佳一併上場。(注意到兩人均為旗裝打扮,曹佳更是全副嫡福晉服飾。) 
伺硯唱: 
離別金陵情何堪, 
曹佳唱: 
千言萬語無從講。 
〔曹佳行進至曹寅李氏上座跟前。 
曹佳:女兒前來拜別二老。 
〔伺硯抱來拜墊,曹佳準備跪拜。曹寅和李氏急忙離座,下來攙扶。第一次攔住曹佳。曹佳堅持要讓二老上座以便跪拜。曹寅和李氏再次攔阻。曹佳自行摘下頭上把兒頭交付伺硯。 
曹佳:女兒堅請爹娘上座,容不孝孩兒大禮參拜。 
曹寅李氏一起:這,這,這如何使得? 
曹佳:女兒尚未離開織造府衙,這是最後一次拜別父母,萬望二老應允。以後,以後是再不能有此機會的了。(掩面作哭泣狀。) 
曹寅:既是王妃執意如此,也罷,就是這最後一次! 
〔曹寅李氏歸座。曹佳上前三跪九叩。伺硯隨同大禮跪拜。秋月跪在另一側。 
曹佳唱: 
女兒拜別爹和娘,此去何日能再回?! 
包衣人家出身微,堂堂織造,赫赫威名,其實原本是奴才。 
於今我啊——脫卻奴婢命,登堂入室作王妃。 
入主王府掌中饋,全仗了老爹爹朝里盡忠,老母親庭內教誨。 
怨只怨往後禮制有定規,恨只恨從今不能再跪拜。 
今日一別關山遠,再不能承歡膝下把慈顏慰。 
此番一別天地隔,有誰知何年何月能再相會? 
(曹佳膝行幾步,撲在李氏腿上放聲大哭。)(哭白)啊呀,母親哪。 
李氏:快快請起,你若再不起身,為娘就要給你下跪了! 
〔曹寅李氏把曹佳攙扶起來。秋月也上前相幫。伺硯站起來重又幫曹佳將把兒頭戴好。 
曹寅:啊,吉時良辰將臨,祝王妃吉祥一路順風。 
〔何謹上場。 
何謹:啟稟老爺,平郡王爺差人送來急件。 
曹寅:哦。何謹你速去款待。 
何謹:我已讓周先生他們接應。 
曹寅:如此甚好。(拆信)想是我那乘龍快婿早已是等不及了,待我看來。 
〔曹寅邊讀信邊抖須。曹寅讀完將信遞與曹佳。曹佳接過邊讀邊抖水袖。 
〔在曹寅曹佳父女二人分別演唱以下唱段時,場上其餘人等相應作焦慮關切狀。 
曹寅唱: 
啊呀呀,弄巧成拙了啊,想不到啊想不到,想不到密執誣告我老曹! 
硯石布紅絲,楝亭刻詩抄。 
紅絲硯連著鑲紅旗,卻成了翁婿合謀意圖把反造。 
詠紅敘事逞才藻,偏成了滿心牽掛朱家大明朝?! 
蘇武仗節,岳母刺字,都是那漢族兒女氣節高! 
相思系南國,專諸刺王僚,報仇雪恨曲意表。 
昔年曾下淚,可說是,委曲求全,圖謀不軌,傷心人別有懷抱。 
平郡王爺說得好,雨露雷霆,雷霆雨露,追本溯源同根苗。 
天威莫測須謹慎,防患未然第一條! 
曹佳:啊呀,爹爹呀!(接唱) 
畢竟是翁婿情分如山高,王爺提醒送快報, 
來得正及時,千萬莫焦躁。 
兩樣陪嫁速撤回,捕風捉影是誣告。 
未雨綢繆,防微杜漸,亡羊補牢更緊要。 
李氏:秋月,(接唱) 
快命心腹去抬箱,撤回這兩件需瞞得巧。 
秋月:是。 
〔秋月疾步下場。 
曹寅:何謹,(接唱) 
待等王妃上船后,火速接洽改詩抄。 
若是再版去刻印,詠紅述事絕不能要! 
何謹:遵命。哦,老爺,那已經付印的初刻,也需逐一追回。 
曹寅:對對對!逐一追回后統統給我打上墨釘。 
何謹:是。 
〔秋月上場。 
秋月:回稟老爺太太,詩抄和石硯在此。 
〔秋月呈上這兩樣陪嫁物品。曹寅接過紅絲硯,遞與何謹。 
曹寅:速去砸碎! 
何謹:遵命。 
〔何謹下場后,幕後傳來掄大鎚擊碎石硯的聲音。何謹上場。 
何謹:回稟老爺,紅絲硯已粉身碎骨蹤跡全無。 
〔李氏接過詩抄,秋月拿來取燈兒點燃。頃刻間,那本詩抄灰飛煙滅。 
曹寅;何謹,速去把康熙爺御賜端硯取來給王妃添粧。這一方御賜端硯既是從愛新覺羅那裡來,也就讓它回愛新覺羅那裡去吧! 
〔何謹下場后復上場。何謹恭敬地遞上存放端硯的寶盒,曹寅接過後恭敬地獻給曹佳。曹佳莊嚴地接過,轉身捧著存放御賜端硯的寶盒緩步向下場門走去。伺硯緊隨其後。曹寅李氏何謹秋月依次排序跪送。追光打在那隻寶盒上面。 
幕後合唱: 
三春怎及初春景,王妃灑淚金陵別。 
禍福輪迴誰預料,歲在龍蛇賢人嗟! 
〔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劇終。 

備註: 

最末一句唱詞「歲在龍蛇賢人嗟」系曹佳長子繼任平郡王福彭命相判詞。在他撒手塵寰之後曹家即陷於萬劫不復之地,與此劇中顯示的鼎盛階段恰好成為鮮明對比。 

此劇本曾獲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戲劇文學學會會員、湖北省文聯優秀中青年文藝人才庫成員,武漢市藝術創作研究中心編劇唐淑珍讚賞,特此鳴謝。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9 23: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