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們擁有同一個名字 ——老五屆》第一部:山雨漸---01,緣始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1-17 23: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長短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第一部:山雨漸

 

——恰同學少年 風華正茂

 

01,緣始

 

跨度五十五年斷章式群體性的小說文字就在這新生報到的第一天開始。

 

東方工業大學,全國重點,一本。用一位老鄰舍的話來講:首批!雖然並非北大清華交大復旦,也足夠自豪的了。還加上難得佔據著一個十分不錯的地理位置。離開全國聞名的上海市中心人民廣場(71路直達大世界和外灘)以及到南京路淮海路既不遠又不近,離開市委大樓除開上海戲劇學院之外算是上海高校當中最相近的一家。從火車站(老北站)下來交通方便,有69路公交到達中山西路。

 

染化系62年級入學新生108人將在此日陸續報到。仔細想想,還得需要以下這些條件才能讓這些原本並不認識的年輕學子到此聚首。首先,必須填報東方工業大學染化系志願,她可不是那種錄取徵求志願的高校。其次,高考成績一定落在她的錄取分數段——當然華東六省一市各有參差。再者,化學單科成績高出該考生的高考平均成績。很重要的一項標準政治條件卻被排在最後,甚至於在高分面前有點兒不夠重視。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桔綠時。

 

1962年九月初報到當天,天分外的藍,雲格外地白。

 

彷彿知道這些高校錄取的Freshmen今天要來報到,天空中灑下來的陽光也不那麼刺眼。初秋嘛,氣溫也正正好好不算冷不算熱。

 

很顯然,這又是賈雨村言不實之詞——作者肯定是在撒謊!據老同學回憶,報到那天校園裡水漫金山,總支書記沈煥明是穿著長統套鞋涉水到教室里來的。

 

不去管他!一本書的開頭不就得營造個陽光燦爛的氣氛嗎?按上一個美好開頭——陽光燦爛的日子。又不是悲劇故事環境渲染拉開大幕就要瓢潑大雨水漫金山,是不。

 

校門口歡聲笑語不斷,新生到了接待站長條桌跟前由學生會幹部熱情接待,然後各自提溜著自己的隨身行李去找各自的宿舍樓層。那會兒哪有家長轎車麵包車接送啊,也沒有父母忙上忙下直等到蚊帳支好全部安頓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一切的一切都是新生自己打理。

 

染化系62級上海本地市區的新生陸陸續續先期到達。看得見大草坪的一幢二號樓,樓層里只聽見上海閑話打招呼的聲音。

 

——儂宿舍幾號房間啦?

    ——喏,就勒拉迪格一間。

——我是格致中學,儂呢?

——阿拉市東中學。

——格儂要比我遠一眼,我乘71路,儂呢,坐幾路車子來?

 

此起彼落,過一會兒就算大家認得了。當時的一本高校嘛,填十二隻志願,考到一淘來,以後要同窗五年呢。第二張表上填十隻志願的二本才是讀四年;高考成績再掉下去的大專年頭更短,兩年,最多三年!

 

上海中學、向明中學、格致中學、東風中學、比樂中學、南洋模範、南洋中學、金陵中學、延安中學,市東市南市西市北四個方向齊全,女中有市二市三市六,照數字排的有七一中學、五十一中學(老早叫位育中學,華東局市委市政府幹部子女雲集的地方)、六十七中學等等,還有別的好些——鬧哄哄的結果當場能全部記得牢誰是誰的也就沒有幾個。總得慢慢地熟悉起來。

 

郊區的同學相繼也來了不少——好乖乖,就有重點中學松江二中!那上海話就明顯帶有鄉音——殊不知小松江自家心裡想想,其實我伲格閑話才是正宗老上海呢。赫赫有名的松江府!清人曾曰:天下三個府缺,成都府、辰州府、松江府,推松江府第一。而且松江府還兼管海關。老早勒拉依賴漕運的日子裡,松江享負盛名那光景,上海灘還只不過是名副其實的一片灘塗。

 

缺位的有師大二附中、七寶中學等幾所重點中學。不去管他們,好在外地學生多的是從名校來的——比如鼎鼎大名的蘇高中就是一例。

 

東方工業大學招收華東六省一市考生。上海寧千萬不要看輕外地人——哇哦,其中有好幾位都是他們老家縣市高考第一名啊!這不,年年慣例今年照舊,明顯來自江蘇福建兩省的錄取成績要比其他地方高出真勿是一眼眼。

 

外地同學風塵僕僕,很快人都到齊。他們她們都是來自華東地區,捏著一張新生錄取通知書,走到一起來了。

 

大致上稍微瞄一眼就能區別出來家景好壞。有的行李比較多,跟好些上海市區同學看上去不一樣,腕上戴著手錶——那年代對學生來說稀罕物件,褲縫筆挺——勿見得是隔夜枕頭下面壓出來的,腳下蹬著一雙亮皮鞋,滿有作派;有的實在簡樸,挑著扁擔一頭是鋪蓋一頭是臉盆等雜物;有的腳下踏著一雙舊式老布鞋,還好不像珍珠塔里的小方卿前面賣生薑後面賣鴨蛋了。

 

剪了齊耳短髮有著一張紅撲撲團團臉的指導員孟滿彩老師熱情地招呼著新生忙裡忙外。她一眼看到了有些同學的難處,很快就作出了安排逐一重點解決。孟老師是有心人,一直安排到冬天的棉襖棉褲量好成衣尺寸。

 

粗眉大眼的賀之章評上全大班第一個甲等助學金,每月十八元五角,十五元五角是伙食費,三元是零用錢,學雜費全免。過冬的一身藍布棉衣棉褲穿上非常合身,特地請同宿舍的方達聲周日到外灘拍了張照作為紀念。草墊和蚊帳是向學校借來的,畢業時如數交還校方。沒有床單提供,上鋪的同學蕭乃潛看他只好裹緊了被子睡,趕緊回家給他拿來一條舊床單鋪上。

 

林子文算是幸運的,也是家庭貧困,可他接收了他表姐遺留下來的全部校舍用物——從蚊帳到涼席,從枕頭到暖瓶,表姐孫靜慧恰好1962年暑假從華東師範大學教育系畢業。

 

報到第一天,還沒有分專業,全部新生按照準考證號碼安排宿舍——上海各區縣依次序排列。所以同一個市區同一個郊縣的多半在同一個宿舍,不是同一間房間也挨得很近,接下去就是華東六省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依次一個一個排下去。

 

男生們一個個佔好了上下鋪——統一四張高低床,每間宿舍七個人,空下一張上鋪放箱包行李。四張書桌,八隻抽斗,一隻臉盆架,夠用。

 

這間宿舍里只聽得一個男低音:哪能儂只有帶來一隻面盆?

男中音回復——是啊,就一隻。怎麼啦?

 

那——話沒有講完,大半截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潛台詞則是難道你揩面汰腳不分上身下身?!

 

有人講究,有人不在乎。

 

眼睛撥瞪撥瞪,兩人相對無語,房間外面偏倒熱鬧得很啊。

 

江西老區來的李華強相跟上南昌城裡的陶小徹一淘跑出來,參加到圍觀者行列。原來報到后安置好大家一時沒有啥事可干,走廊里很快擺開戰場。

 

來自上海淮海西路上只角里的上只角,復旦附中一位下棋高手——據說母校校內稱之為棋王——興緻勃勃地把兩隻方凳拼到一塊當棋牌桌,兩對面再睏倒兩隻凳子。左右兩道濃眉毛下一對雙眼皮大眼睛,頗有男子漢氣概的棋王大大咧咧地坐下,擺好擂台叫陣。

 

反正沒事,接連著就有幾個棋手上場,卻又接二連三地敗下陣來。

 

擂台主人十分得意:啥人還來?還有啥人出場?

 

大家面面相覷,無人響應。棋王正要收攤,樓梯口躥上來一個小傢伙,張口便說——我來,我來!

 

在場的全都看到了一張娃娃臉,光滑的皮膚,滿身稚氣。再一看嘴唇上的汗毛還很細,嫩著呢。

 

小傢伙毫不含糊地坐下來,先手走子。任誰也沒把他當回事。不料,沒下幾個子,他從放倒的凳子上直跳跳起來,手舞足蹈地大叫:我贏了!

 

棋王一看,可不是雙炮疊疊將么!旁觀者也都清楚,這是無解之局。棋王這下子輸定了。

 

事後,棋王再怎麼回想,也想不起來這雙炮疊疊將是如何成形的。才沒幾步棋啊!都以為嘴上沒毛辦事不牢,黃毛小子有幾把刷子多大能耐!輕敵,輕敵,不可饒恕的輕敵。

 

娃娃臉自己也在心裡偷笑——在自個學校里,自己的棋藝要多臭有多臭!沒想到初生牛犢不怕虎,白撿了個大便宜。

 

旁觀者先還聽到:來將通名似的讓挑戰者自報家門。回答是六十七中學。棋王撇撇嘴——原來是垃圾中學。

 

走出房間來的兩位,李華強倒是聽懂了,悄悄問:什麼意思,這樣子損人。陶小徹瞄了他一眼:六十七中學,不就是「67」嗎?

 

67」?!江西老表不解其意。

 

內遷支援江西縫紉機廠老家本在上海的陶小徹耐心解釋:1234567多來咪發梭拉西,不就是垃圾——用上海話講。

 

恍然大悟!——當時他們誰也沒想到六十七中學校友里還出了個大人物。

 

棋王輸得很沒面子,他怎能甘心——太莫名其妙,太沒有意思。馬上提出三戰兩勝制,想要扳回兩局。

 

娃娃臉一口回絕:好啦好啦,我也是僥倖贏了儂,否則雙炮疊疊將哪能會看勿出來,老早就提防我了。還是友誼為重,友情為重。

 

見好就收。大家覺得小傢伙嘴上倒一樣蠻來得。

 

棋王心猶不甘——再白相啥格好,軍棋忒過於小家敗氣,圍棋實在太費時間,要末橋牌?

 

可沒幾個人呼應,精通橋牌的人終究少數——比圍棋還要少數,泊來品。

 

又沒有棋聖聶衛平來報到,湊不齊牌搭子,大家只好散了。

 

四隻方凳,正好由擂主棋王和打擂勝者兩家頭四隻手搬回宿舍。

 

哦,原來兩家頭還是斜對過鄰居。正是不打不相識。

 

自我介紹——復旦附中汪家偉。

 

儂已經曉得我讀書格中學了,阿拉叫童大為。

 

哈,個頭不高,稚氣十足,名字倒蠻有氣勢。

 

汪家偉仔細打量童大為:嘴唇上的鬍鬚還嫩著呢,大而圓的一雙眼睛黑白分明,眼睫毛撲閃撲閃散發出求知好奇的電波。童大為的鼻子比較小,一點不塌反而倒有點點翹,嘴唇略微厚一些,身材豎向比自己矮了一些,橫向就顯得胖了一些,怎麼看都還像個娃娃。後來的進一步接觸還知道他特愛笑,也喜歡跟人開玩笑。

 

對手轉為朋友,還想繼續聊下去。暫停——指導員來發放志願表了。

 

夜幕早已降臨,興奮熱鬧過去,熄燈時間快到了。

 

有一個床位到現在還空著。怎麼他這麼晚了還沒來報到呢?寢室里的六個男生琢磨不透。名單上的寧勝利,名字聽著蠻帶勁,幹嗎不見人影?看看準考證號碼次序,應該也是來自安徽。難道路上出了故障?沒買到車票船票?

 

不管他了,想也沒用,各自洗洗睡吧。

 

臨到鑽進蚊帳,姜鴻昌想到一條——這個寧勝利,應該搭我伲同歲,1945年抗戰勝利那一年出生,對不?

 

睡在他下鋪的安平生接嘴:當然嘍。我表弟名字叫躍進,58年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年代出生;隔壁鄰居有個兒子,乾脆就叫鳴放,比躍進早生一年,大鳴大放那一年。

 

靠窗的楊建斌起先沒吭氣——他馬上想到自己父親就是鳴放鳴放戴上了一頂右派帽子,雖然已經摘帽仍然是摘帽右派——定了定神告訴室友:我們45年生人屬雞,大班這些人屬猴屬雞都正常。可還有屬狗的。

 

除了安平生,其餘人都幾乎要跳起來:怎麼可能呢?

 

楊建斌繼續:我問了,就是打擂台贏了的那個娃娃臉。他是46年生,過了春節,大年初三,不就屬狗了。

 

安平生感嘆——說到那個娃娃臉童大為,我也問過了——他初小跳了一級。

 

謎底揭開,大家不約而同地——哦。原來這樣,怪不得看上去——乳臭未乾這四個字沒好意思出口。

 

安平生說他自己是連續考了5次,連連落榜,這次才終於考取心愿實現。

 

沒吐露的其實是家庭成員有殺關管的嚴重政治問題,如果第一次報考分數出線后投送檔案即便打入另冊也能網開一面給予錄取哪怕大專的話,本來早就該畢業了。

 

楊建斌同樣感嘆:嘖嘖嘖,那你鐵定是老大哥了。堅持高考不容易,好傢夥啊!新中國的范進。

 

安平生不嘆氣了,接著說:說實在的,我們這一屆歷屆生不少。我因為大年齡,特別關注了一下子,有因為患肺結核不能報考耽擱下來的牟致中,有考進高校結果學校莫名其妙下馬停辦回到社會上來的饒克塵,各種情況(他不好意思直陳自己被刷下來的政治原因),所以老大哥老大姐特別多。當然,也有農村山區尤其是革命老區上學讀書比較晚的。屬馬的,屬羊的,還有屬蛇的呢。

 

原本報考時志願只填到係為止,沒有專業明細。童大為中學同班好友王亞樓如願以償考取大連海運學院——他是早早立下志願要當航海船長,先由見習三副做起一步一步往上提升。錄取了航海系要多開心有多開心,是不?結果卻大失所望——分配專業分到輪機專業,一輩子窩在機艙里不得翻身,最多就是晉陞到輪機長,仍然還是在甲板底下。駕駛專業全給了東北小伙,哪能輪得到你一個上海寧。只好去噹噹見習管輪嘍——甲板上下兩重天,王亞樓來信字裡行間滿懷哀怨。

 

志願表人手一份,每人可以填三個志願——染化系系裡攏共有三個專業;化纖工藝、染整工藝和助劑化學。每個專業一個小班36名學生,總共招生108人。

 

還真的是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將了。大家領表,各自填寫好交到各位召集人手裡。

 

那年月還不興環保專業,工業污水嘩嘩嘩地往蘇州河黃浦江里倒。

 

這是新生報到的當晚。後來,大家相互慢慢熟悉了,尤其是召集人(顯然是準備當學生幹部的)了解到這一屆的工農子弟比例明顯地少。這當口也並沒覺得怎麼樣——直到後來,看了那張天字第一號的大字報:內中有半句是『聯想到一九六二年的右傾』——方才茅塞頓開。

 

月斜三星,夜色朦朧。宿舍里沒有燈——按時熄燈拉閘還沒到天亮再次合上的辰光。從淮南來的煤礦礦工子弟王浩天被一泡尿憋醒,習慣性地撩開蚊帳要從上鋪下來上廁所。

 

不好!他才剛伸出一隻腳踩在下上鋪的踏蹬上,又馬上縮了回來。心虛地四下探看,見別人都睡得正香——心想還好還好。

 

沒有人看見,王浩天的臉上也飛起了一抹紅雲。心蓬蓬地跳著,趕緊回身套上早被蹬開扔在床尾的大褲衩,這才下得床來。

 

一溜煙去廁所撒尿完畢,迴轉床上。底褲就不除下來依然套在身上。家裡老爸和兄弟都這樣裸睡,是習慣,是省事,是免得布料多磨蹭易損壞。現在環境換了,來到大上海了,就得入鄉隨俗。若再是老樣子照舊一絲不掛,那哪能成啊?

 

很快,隨著時日推移,王浩天不再光身子睡覺。汗背心替代了對襟小褂光膀子,下面也穿起了平腳褲——褲襠中間拼上一塊橫檔,真的穿著舒服,外觀又十分挺刮。佩服上海人的細緻細膩細心。

 

    一覺醒來,食堂吃過早飯後該去課堂了。

 

    宣布專業分班,先是集中到階梯教室點名。

 

「張雲哲!」

 

「到!」

 

「胡軍濤!」

 

「到!」

 

「周迅!」(他可是個男生哦。當時毫無違和感。後來到了新世紀,就有人笑話他兒子——你父親幹嗎要叫周迅呢。)

 

    「到!」

 

    一個接著一個——鄺英奇、宋凱文、李天益、張秋萍、溫遠航、李碧霞、曹倚生、盧密歐、衛光旦、屠杏娟、邢燕飛、衛小曼、哈軍、鄒志龍、陳錫良、張哲人、武勝民、唐滌、畢星星、楚慧婕、李玫、余心純、樓永建、金麗華、董曉林、張青青、周文涓、貝立銘、連瓚、鄭名夏、吳光宇、季喻、熊劍飛、安嘉璐、董韶君、柴慶濤、佟輝、陳可沁、潘捷文、貫春雷、鄭紅黎、周文彬、簡忠誠、邵智星、賀盟福、劉夢雨、葛亮、華雨文、應其望、曾勝傑、殷玉忠、尉遲賓、牟致中、歐陽吉、樂超、常元笛、鄧華蔚、溫世初、談勵箴、成婉真、饒克塵、容國輝、陳家棟、朱介生、范仰祖、馮少軍、謝立新、譚宗明、祝君堯,柏詠枚、芮鐘山、史濟華、賀琮琤、耶律祁等等,包括之前已經亮過相的王浩天、李華強、陶小徹、童大為、安平生、楊建斌、姜鴻昌、汪家偉、賀之章、方達聲、蕭乃潛等人在內。

點名時有一段插曲——「寧勝利!」

「到!」

一個清脆的聲音大聲回答。——聲音來自一位小姑娘,「他」原是女生。

 

一看,是個風姿綽約的女生。安平生、楊建斌、姜鴻昌等都明白了——肯定是教務處還是宿舍管理處把寧勝利的性別搞錯了。

 

接著,指導員孟滿彩宣布專業班級學號——由此決定宿舍。

 

專業班級分別是化纖621、染整621和助劑621,就都是簡稱;學號依次是623001一直到623108

 

同時,宣布了三個小班的團支部班幹部兩套班子以及大班班長和大班班委成員。班委幹部是六人:班長、學習委員、勞動委員、生活委員、文娛委員和體育委員——五名委員中有一人兼任副班長。支委幹部是三人:團支書,組織委員和宣傳委員。可見班委是行政班子,支部是思想班子——永遠是頭腦領導。班長則是團支部不入編的學生委員,照例列席團支部會議。團總支則由五人組成:指導員孟老師出任團總支副書記,另有思想進步政治可靠的學生擔任書記、組織委員、宣傳委員、軍體委員。當時還沒有學生黨員,無從成立黨支部。

 

專業分配揭曉——事後大家通氣的結果可以判定:凡是志願表上一連三個都填上化纖工藝的都歸入化纖——傳達信息是專業意識強烈;若是只填第一志願化纖工藝的,那就表示願意服從分配便打發去了染整工藝或助劑工藝。

 

也有第一志願填的偏就不是化纖工藝的新生,日後打聽知道其中奧秘——繼承父業。比如陶小徹家裡原本是印染廠出身(是不是和一印廠總工陶乃傑有什麼親屬關係?不得而知),貝立銘就是上海灘染料大王貝家的後代。自然就不會得因為被朝鮮的維尼龍廠吸引而報考化纖。有知情人透露,貝立銘還曾寫過一首五言:

 

    風催春波綠,蝶泳萬象新。

    借得花鳥色,染遍山河錦。

 

人小志大啊!

 

俗話說,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這會兒沒有人會想到日後的畢業分配專業之間會有莫大差別。化纖專業屬於高分子材料領域,遙遙領先;而染整是織物后加工,紡材和染料都受制於人;助劑是小化工配角,不是石油化工之類的大化工。助劑助劑,一個助字道盡其中奧妙。同窗們更不可能知道假如高考考分往下落兩檔,落到上海紡專上海化專上海機專這樣一類的市屬專科學校,67屆分配依舊全部留在上海。

 

分配停當,宿舍調整,重新組合。

 

下午是大禮堂聽報告——送舊迎新老規矩。

 

原本是青島第六棉紡織廠細紗擋車工的全國勞模紡織戰線標兵「郝建秀工作法」創始人郝建秀上台做彙報。台下坐得筆端筆正的新生那個激動啊。別的學校可曾有這樣高檔次的學生么?

 

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中最年輕的一位,16歲時就已經在生產實踐中創建了一套系統、規範、科學的細紗工作法——「郝建秀工作法」。能不為自己有這樣棒的校友而自豪么?

 

郝建秀作為傑出的工人先進代表,1958年經過中國人民大學工農速成中學文化補習報送進入東方工業大學棉紡專業學習——不是進修——今朝拿到本科畢業證書。郝建秀彙報中講到感謝黨的教導政府的培養感謝母校的教誨老師的辛勤。她的畢業設計指導老師也上台介紹這名學生學習刻苦認真,做畢業設計時的用功用心和創意精神。最後答辯成績是良,師生都感到十分欣慰。

 

有迎接新生入學,也有送走畢業生離校,竟然還有貼出告示攆出學校——大禮堂散會,走出來后大家看到公告欄上赫然貼著——

 

機電專業601班容玉芝暑假期間在校外參與黑燈舞會,品行不端,現為公安部門拘押。鑒於該生如此流氓行為,經校領導研究決定,自即日起開除學籍,勒令離校。

 

蓋上東方工業大學大紅印章,紅色分外觸目驚心。

 

本來公告欄前人頭攢攢,一下子眾人散去。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留下一個屈辱的名字和一個不知所以然的新名詞,依舊在個別新生耳邊心裡回蕩。

 

有人背後竊竊私語——

容玉芝,該不是容家門裡的么?

本來就該讀到畢業了啊?!

黑燈舞會?聽也沒有聽說過!

她這兩年的書白讀了,真可惜!

等等等等。

 

回到宿舍,姜鴻昌心裡還在暗暗沉思——黑燈舞會,黑了燈,幹啥呢,能幹啥?總不會和《英雄虎膽》里於洋和王曉棠的那一幕探戈一般樣吧。整場電影看下來,讓小青年記住的就是那個短暫的鏡頭。

 

隔了幾日,同學之間更加熟悉起來。有家鄉餘姚縣城高考狀元的,有高三楊浦區數學競賽第一名的,有跟東方工業大學體育強項足球對口的特招生,有從小在少年宮文化館里拉二胡拉出名堂的,有一直是三好學生當慣三道杠少先隊大隊長共青團校一級幹部的……

 

那一天,身材筆挺條幹清爽酷如芭蕾舞劇《白毛女》中王大春的盧密歐瞅個機會悄悄地打問宋凱文:哎,儂原本就是中學學堂里廂學生會主席,哪能到現在一個職務也沒有撈到?!搭我伲普通小百姓一個樣。

 

秀郎架眼鏡片後面閃爍著智慧的目光,宋凱文笑笑不答。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09: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