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是誰奪去了他的生命?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1-11 05: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相關人物|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洛桑夜話》

當年伊甸園女主人之一為力扔過來一隻燙手山芋:替江岩聲君的中篇小說《洛桑夜話》作編輯和寫書評。本來,讓我這樣一個沒有幾年網齡的後輩寫手給一個資深前輩當編輯作評判實是強人所難。鑒於江兄是我在西恩地為數不多的崇拜對象之一,又是為力第一遭向我張口,我個人也不願意在她面前示怯,於是事情就在一分鐘里有了定局。

說這任務是一隻燙手山芋,並非光是前輩後輩的事由。問題在於檢點為力牽頭的伊甸園中篇小說選輯,七月十六日初選中的共有五篇,三天之後擴大到九篇。此時其中已有八篇都明確了編輯書評的人名名單,單單剩下江兄的《洛桑夜話》一枝獨秀。別的均已落實,這個卻是放飛。一時空缺沒有人選倒還罷了能夠理解,可一直拖到將近有一月之久才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偏偏此時江兄還即將開始他的第九次大幅度修改,關照我不必再去看他的第八份原稿。為力又將於九月十三日回國發揮她的長袖,時間緊迫卻遲遲未見定稿完稿。情況與我當年在尚功專利事務所兼職時經常發生的派工一模一樣:真是趕了鴨子上架,進退兩難。一個勞動節長周末本來期望能等到一些什麼,正好借這一段比較充分的時間利用一下還特地推遲了外出旅遊。現在拖到最後沒法子,只得祭起自己慣用的「懶人自有懶辦法」來抵擋一陣,運用拿手的助劑剖析方法寫一篇科技文章交卷了事。

首先要說明的是這一篇中篇小說並不是江兄的代表作,而是在把紀實和小說分割開來之後一雞兩吃的「紅燒」部分。由於材料來源和創作意圖都來自他摸爬滾打的現實生活,特別明顯也特別感人的是這篇小說的主題。

與通常海外文學所倡導的主題內容比如插隊落戶打工謀生失落成就婚外戀情三角四角成功大款等等不同,江兄筆下的主人公是一個白領「可憐蟲」。既是西歐白領,生活應當頗有著落;常人所認為的可憐又無非是衣著飯食生活困頓身份掙扎家庭破碎等等等等。然而,男主人公楊智超的可憐卻並非是衣食不周,而是在一個頂頭上司的淫威之下苦苦掙扎。這樣就有了與大多數海外打工文學絕然不同的視角和出發點。其實,說是苦苦掙扎也頗有點詞不達意,因為楊智超一直是逆來承受。直到楊智超生命的最後一刻之前,他才剛剛第一次說出「我現在就去告你」這樣一句頗有分量的話語。可惜隨之而來的就是「從四樓上掉了下去」,頭著地死了。我們終究也不知道楊智超是否真的敢於舉起法律這個還有表徵性的武器。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魯迅刻畫得淋漓盡致的阿Q性格在楊智超身上有了另外一面的體現。所以說,楊智超的角色是一種典型,「洛桑夜話」是描寫了一種「洋」阿桂的處境。這種處境與國人的奴性和忍性(韌性?)有密切的關聯。心字上頭一把刀,你就忍了吧。在國內時歷來就已造成薰陶這種素質的氛圍里培養長大的楊智超,出了國更加唯唯諾諾抬不起頭來。

「只見楊智超抱著一堆文件,從小老闆的辦公室里倒退著走出來,臉色蒼白。大家互相看看,沒人說話。」 ——這裡「倒退著走出來」寫得極好!那是一種自古以來奴僕離開主人的規定步伐。而「大家互相看看,沒人說話」又活現出周遭環境的冷酷。

有網友寫道:過去魯迅筆下的看客,如今有了把別人置於死地的機會和肆意地折磨同胞的快樂。同樣利用這句話,這裡不是討論網上的大轟大嗡大吵大鬧大批判,而是分析江岩聲君的「洛桑夜話」。在江兄筆下楊智超周圍的芸芸眾生包括他的短期情人,曾經和楊智超那麼「情投意合」的俞麗萍也是非常「理智」(這裡,我不想用冷漠這個詞)看待楊智超的不幸遭遇。他們包括俞麗萍在內都有了觀看他人受折磨的機遇和快樂。他們能夠奉獻的只是廉價的同情,有的甚至於連著廉價的同情也沒有。於是,關於楊智超的最後意外死亡,誰是罪魁禍首,眾說紛紜。甚至於有好些人認為她——俞麗萍應該負起責任來。誠然,俞麗萍有俞麗萍的缺點,但是把責任歸結到她頭上是不正確的。她至多不過也是眾多旁觀的看客中的一員,並不因為楊智超曾經給了她性上面的極大滿足而必須承擔起一個妻子應該盡到的相濡以沫的關懷和支持。同樣的是,也不應該由於俞麗萍有一個一直對她想入非非而俞本人又能夠巧與周旋的大老闆,而對她的能量有錯誤的估計以及把她道義上的責任增加到不恰當的程度。

同前面「大家互相看看,沒人說話」相呼應的是後來「大家都簽了名」來保那個肇事者——小老闆。理由僅僅是「沒有小老闆,二百多員工就沒有飯碗」。再引申出來的則是「楊智超已經死了,人死如燈滅,而我們還得活著。他是個弱者,太善良,不管在哪裡,都會被人欺負的。」 只是苟且地活著,自己必須活著就成了一個忽視他人(弱者)生命價值的絕好理由。故而,究竟是誰奪取了他的生命,發人深思也就足夠深刻!

江岩聲的「洛桑夜話」在頂頭上司和直接部下這樣一個僱用被雇傭關係上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殘酷性的一面,主題自然就有它的重要性凸現和現實性意義。

接下來再談寫作技巧方面。

作者刻意模仿一些多樣化的寫作技巧。首先是男主角楊智超從來沒有正面出場。這一點很容易看出來,也為很多讀者讚賞。楊智超的存在是以醫院內的的一份醫囑開始,再通過「我」——蕭群的閱讀俞麗萍的介紹然後是日記的展示來體現他的出場直至終結。其次是摻雜了倒敘回憶評議等等手法,作者顯然是想實施一種綜合性的寫法,以期有面目全新的效果。

但是,由於這些手法的混用,反而造成了小說情節展開的拖拉。應該充分鋪墊的沒有得到充分的鋪墊,應該簡略的卻又沒有能夠大刀闊斧地加以捨棄。

比如,一開始由醫囑引出的內容過於疲沓,較難有讓讀者很快進入急切想讀下去的小說氣氛。設想如果直接由醫囑指出此病人僅僅來過一次,後來再也沒有出現。再後來,又有因預約未到場而引起院方或蕭群注意,馬上就揭開楊智超已經死亡的結局,那會引人入勝得多。接下來尋訪未果或偶然發現線索,一路下去揭示原因等等等等。

還想指出的是男主角的不直接出場,本來是一種極好的寫作技巧,至少應該產生懸念或許還能產生驚栗。可惜的是沒有能夠一用到底,反而在間接性的出場上費了相當的筆墨。這就破壞了作者原先可能會有的構思設想。當然要達到「蝴蝶夢」那樣一本世界名著以活人「我」反襯從不出場的死人呂貝卡的巧妙對照,肯定還得付出更大的努力。

趕點草草交卷,希望幸不辱命。如果伊甸園哪位讀過江兄的第九稿后願意繼續寫書評的話,務請隨意。

最後,值得我欣慰的是:山芋儘管燙手,但是它卻夠甜夠香。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00: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