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隨便揀一本來翻翻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1-8 00: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俚曲亂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張愛玲

有陳林群君在一篇文章中寫道: 張愛玲的「霧數」、「沒顏落色」都是上海方言,但聯繫前後文,各地讀者都不會有閱讀障礙,且神形兼備,選詞精當,不只是簡單地記錄方言的發音。

張愛玲是文學大家,此乃共識。決然無意貶低張的傑出張的優秀,尤其在刻畫三十年代上海女性這方面更為人所不及。但是作為一個上海人,對「沒顏落色」還能加以猜測或結合上下文了解一個大概意思;至於「霧數」何意,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避免一頭霧水的尷尬局面。霧數?!霧能有數數的嗎?或者這個數是糊(霧)里糊塗?!

於是,到張愛玲的文集中隨便揀一本來翻翻。「殷寶灧送花樓會——列女傳之一」一下子就跳入了我的眼帘。不光是因為位列列女傳之首,而且送花樓會不就是越劇陸錦花陸派的代表作嘛。文必正堂樓送花給霍定金私定終身,實在是「雙珠鳳」中一出好戲。打開一看,才知道這送花樓會與那送花樓會毫無干係,也只是借用了送花樓會這四個響亮的字眼。

開始看下去,寫得好極!痴男怨女,形象描寫細節描寫言談舉止無不活脫脫地讓人物躍然紙上。再照一些人苛刻的標準來看,這下子可就細細地「看」出了毛病。

第十行,「我讓她在沙發上坐下,她身體向前傾,兩手交握,把她自己握得緊緊地,然而還是很激動。」這裡的兩手交握是交握的兩手,絕不是殷寶灧自己。兩手怎麼能代表全身呢?局部不能代表整體。跳出哲學框框不理數學概念,從常識來講也有講不通的地方。

有一段開頭:貞亮的喉嚨,「哦噢噢噢噴噢!哈啊啊啊啊啊!」細頸大肚的長明燈,玻璃罩里火光小小的顫動是歌聲里一震一震的拍子。 

這裡的「貞亮」顯然是獨創辭彙。喉嚨亮,不錯;喉嚨貞,不知做何解釋?貞形容亮,是否表示這亮不帶淫穢色彩體現節婦風範或有著諷刺意味?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又一段開頭:羅教授戴著黑框眼鏡,中等身量,方正齊楚,把兩手按在桌子上,憂愁地說:「莎士比亞是偉大的。一切人都應當愛莎士比亞。」       

這裡的「方正齊楚」后兩個字又是首創。至少我以前沒有看到過,或許應該批評說我自己孤陋寡聞吧。但那意思也頗費思量。齊整,翹楚,抑或兩者結合再各取一半,就象子女承受了父母各一半的基因一樣?

送花樓會寫得很凄婉,很精彩。好多比喻老練精到,能看出寫出人所共知而又人所不能的細處。比如:義大利的「哦嗦勒彌哦!」(「哦,我的太陽!」)細喉嚨白鴿似地飛起來;又比如:太美麗的日子,可以覺得它在窗外澌澌流過,河流似的,輕吻著窗檯,吻著船舷。太陽暗淡去,船過了橋洞,又亮了起來。

可也能找出比喻的敗筆:不知道為什麼,她眼睛里充滿了眼淚,飽滿的眼,分得很開,亮晶晶地在臉的兩邊像金剛石耳環。

眼睛即使分得很開(當然那樣就不會很漂亮),也不能與耳朵相提並論。所以飽滿了眼淚的眼睛同樣即使分得很開,也實在難以把它們想象成真正地掛在臉兩邊的金剛石耳環。那地理位置肯定是不會對的。

這樣子挑剔,並非是要豆腐里尋骨頭象牙筷上板雀疵。恰恰相反,只是要說明白璧微瑕在所難免。即使是偉大的作家。不要忘了,再偉大的偉人也會寫出「不許放屁」的詞句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0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