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幹嗎非得讓三小姐喊出這一聲「娘」來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1-4 23: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俚曲亂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紅樓夜探》

最新播出的小戲骨紅樓夢之劉姥姥進大觀園,爆紅! 

其中,可圈可點之處多多。 

只是,仍然讓三小姐喊出了這一聲「娘」來。 

於是,舊文重貼——已收入《紅樓夜探》正式出版。 

******************* 

幹嗎非得讓三小姐喊出這一聲「娘」來 

因為在紅樓眾多人物中最欣賞最欽佩最喜歡三小姐探春,很早就想為她寫點什麼,於是就有了第一個以賈探春為主人公的戲曲本子《紅樓探春》(另有小戲劇本《千里東風一夢邀》)。 

在拙作中,賈探春遠嫁海國,對親生母親趙姨娘的惜別之情是收斂的,合乎分寸合乎身份。既有那種血肉相連的壓抑感情,又不失郡主國妃的尊貴自重。這時候的探春已經不再姓賈,就是賈政和王夫人都不用也不能再稱呼他們爹娘——別忘了她以前是只認王子騰為舅舅咬定趙國基是奴才的。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那是生長在這樣鐘鳴鼎食家庭一個大家閨秀嚴格分清嫡庶主奴的必要素質。何況她的父母此時此刻已經是南安郡王和南安太妃。 

劇情設計只是探春辭別故土臨行之前,在燒香還願時留下了一隻襁褓中戴在手上的金響鈴,輾轉委託交給趙姨娘。本來是一對,左手右手各一隻,另一隻她隨身帶走以慰思念和鄉土之情。一旦確認郡主珍貴身份,她勢必不可能再留在大觀園待在榮國府,送行時連得賈政夫婦都未必近身,只是遠遠地看望一眼了事——她遠嫁要辭別的娘親絕對不是王夫人,更況論趙姨娘。新冊封的南安郡主根本不可能去向趙姨娘告別,又何來當面喊這一聲「娘」?! 

可是,在後來接連出現的《紅樓探春》戲中都安排讓三小姐終於對趙姨娘喊出一聲「娘」來。還美其名曰「上合天理下合人倫」。似乎不這樣就不符合人性。在一股所謂挖掘人性的文學大潮中,這一聲「娘」獲得了一片掌聲。 

為了鋪墊,構築情節以達到這個反映人性的高潮,比如在《紅樓夢緣•紅樓新曲》《探春別母》一折中有這樣的先期橋段:(備註:斜體字為筆者所加。) 
趙姨娘在臨別前夜獨自借酒澆愁—— 
「探春兒,要遠嫁;我心裡,一團麻。」 
「十八年我們母女一場,卻未曾聽她叫我一聲媽!這樣的孩子太不乖,為什麼又氣又痛還不舍?」(1,媽是為了押韻,可不符古裝戲稱呼習慣;2,探春平日行徑豈能用「不乖」來總結?) 

夜深人靜,探春來了。她是來興師問罪的,因為她已確知趙姨娘偷了王夫人房中的玉璫。她想極力挽救以免事端爆發鬧得不可收拾。趙姨娘一如既往地撒潑抵賴矢口否認。兩人的衝突遠比協理管家興利除弊那會兒來得激烈得多。 

而矛盾忽然化解,是因為賈環吐露真情——趙姨娘用偷來的玉璫去換錢替探春買了一包名貴中藥。於是,探春大為感動,終於「頓悟」—— 
「世上真正疼我人,只有你生我養我骨肉至親!」 
從而,她深深懺悔,狠狠自責—— 
「我常恨命運不公平,卻將不公對親人;我常嘆人間多薄情,卻忘了自己冷漠和無情!姨娘啊,你要打要罵我都認,只求你寬恕我忘恩負義不孝人!」 
趙姨娘也一反常態,決意好好改造自己—— 
「好孩子,休將自己來責怪,你句句話兒痛我心!」 
「你從小就被奶媽養,母女無奈兩離分!我雖有心親近你,只怕是連累了你被人看輕!」(不說全本比如第一百回,就單看前八十回,幾曾有過怕連累探春以免得她被人看輕一說。恰恰相反,偏是「必要過兩三個月尋出由頭來,徹底來翻騰一陣,生怕人不知道。」) 
「你是我身上骨血心頭肉,母女間,談什麼對錯、論什麼虧欠,何須辨分明!探春兒,只要你平平安安、無病無災,別人的欺負,家中的規矩,天大的委屈,我都當杯中白酒一口吞!」 (不想想自己,偷了玉璫做了賊是不是就能平平安安?) 
就此,高潮來臨——探春終於飽含熱淚,對昔日的「姨娘」喊了一聲「娘」! 

這設想的所謂天理人性出發點無可非議,也不排除新戲新意別出心裁的編劇用意。問題在於它不合情理,讓我們從結尾倒推上來逐段加以分析。 

母女和解母女擁抱。可是,那原先急急趕來的初衷呢。編劇完全忘記了這塊惹出禍端的玉璫!這裡再沒有「投鼠忌器寶玉瞞贓,判冤決獄平兒行權」。當初趙姨娘央求彩雲偷王夫人房中的玫瑰露,還引起了一場風波。何況屬於金玉首飾可以換錢去買名貴中藥的玉璫! 

玉璫已經變成了中藥。原本探春想勸說趙姨娘悄悄地歸還,顯然已是不可能的任務。那麼,接下來會怎麼樣呢?遠嫁海國馬上就要登程的探春還能挽救她的趙姨「娘」嗎?到東窗事發,究竟會是如何一場「天大的委屈」?「家中的規矩」對內賊又要怎樣發放? 

探春顧不上,編劇也顧不上,反正是有了高潮。 

南安郡主此時此刻居然還是待在大觀園內,照樣自由走動,半夜三更連個丫鬟都不帶,獨自(等於是偷偷摸摸)趕到榮國府趙姨娘的小院來。這可能嗎?別的不說,萬一她的生父賈政今晚歇宿在趙姨娘處,怎麼辦?如何解釋?這非常可能——娶妻娶德娶妾娶色,何況王夫人年近半百早已色衰。 

再有,如果探春沒有消息靈通人士(會是誰啊?!)告知,沒有趕來興師問罪,那一包名貴中藥怎麼去送達於她?什麼途徑?趙姨娘還只管在那裡酩酊大醉,明天真能讓探春帶走嗎?很值得懷疑——想想趙姨娘一向顧頭不顧尾的個性吧。 

假如再考量是誰敢再在南安郡主遠嫁前夕通風報信,挑起事端呢?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了。

探春遠嫁,身份甚至於不再是南安郡主這樣的等級,比這還要尊貴得多——海國國妃,真正的第一夫人!還會缺少什麼名貴中藥?!又不是十年浩劫插隊落戶!犯得著眼巴巴急吼吼地去給她準備?更何況要拿賊臟換錢去買。要我說,作為陪嫁,南安郡王南安王妃才得操心需要什麼短缺什麼如何彰顯中華泱泱大國地大物博物產豐饒。說不得皇帝因為促成了友好邦交特意添妝越發可觀。 

這一個趙姨娘此番舉動只能用「瞎折騰」三個字來形容。如果再聯繫到《紅樓夢》第一百回中趙姨娘聞聽探春遠嫁時的表現,這樣子設計的《探春別母》更是令人失笑。究竟哪一個趙姨娘哪一個探春更為真實可信一目了然。 

出身越劇張派傳人的影視著名演員何賽飛在熱播電視連續劇《大宅門》里出演楊九紅。楊九紅在大宅門裡同樣是一個小妾,同樣生養了一個女兒。這女兒同樣不認這個生母,從來不叫她一聲「娘」。無巧不巧,這女兒同樣要遠嫁。作為大宅門白掌門的愛女,楊九紅自然不必去「偷」 玉璫買中藥來送行,但她一樣眼巴巴地等著女兒在即將遠隔天涯很可能從此就是永訣的臨別之時來和生母告別。只要看過這部優秀劇作的觀眾都會記得這一幕: 

女兒的腳步聲近了,一步一步好像踩著母親的心血走來。楊九紅的心情如鼓點般跳動,她凈等著這一刻的到來——還不是幻想著女兒來叫娘,她並沒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奢望。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終於停在門口。接著,楊九紅以為會推門而入,結果她完全失望了。腳步聲很快離去。走了,再也沒有回頭。楊九紅絕望地癱到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來。 

這難道不符合天理人倫?恰恰相反,那麼感人的鏡頭,這才是封建大家庭的真實!真實地揭露了封建社會的罪惡,真切地反映了扼殺天理人倫的等級制度。與之相反,如果只是廉價地人為地製造高潮博取眼球,勢必因違反真實而缺乏可信。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0 11: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