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場戲曲劇本「色戒」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1-3 06: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戲曲劇本|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色戒, 名導李安

同名電影轟動一時,許多內地觀眾蜂擁前往香港。

現在是首映十周年,再次貼出同名舞台劇本 ——注意,同名話劇本備索。

******************

此六場戲曲劇本色戒是一部典型的時裝戲,系根據張愛玲同名小說創編。因為小說所設定的特定環境氛圍,此劇本尤其適宜由滬劇這一最具上海風情的劇種來演出。這裡推出的是經行家指點后的修訂本(原劇本第一版本僅有五場戲)。當然,不限於滬劇這一上海地方戲;同時,也早已有相應的話劇劇本。

場次
序幕
第一場:設謀香江地
第二場:重逢上海灘
第三場:密會百樂門
第四場:定情山陰路
第四場:布網電影院
第六場:脫鉤珠寶店


出場人物(以出場先後為序):
刺客四人
護衛若干
易先生,汪偽某特務組織頭子
易太太
王副官
跟班若干
王桂枝,港大學生,劇中另一身份是麥太太
梁閏生,港大學生,劇中另一身份是麥先生
鄺裕民,港大學生
賴秀金,港大學生
馬太太,易太太的麻將搭子
牛太太,易太太的麻將搭子
僕歐若干
百樂門舞廳領班
百樂門舞客若干
百樂門舞女若干
吳先生,暗殺行動組織者
馬路過客若干
珠寶店夥計
珠寶店老闆
76號密探若干
警察若干

序幕
場景:河內高朗街27號三層西式樓房前
時間:1939321日執行暗殺汪精衛行動的凌晨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國民黨親日派想要投敵,
有勇士來行刺誤中副車。
汪精衛陳璧君僥倖逃脫,
欲轉移香港地再度飲茶。
合唱聲中大幕拉開。
夜闌人靜,舞台上一片昏暗。夜色迷濛,似見遠處路燈閃爍。
有人穿夜行服上場。看不清面目,只覺得來人個個身手矯健。刺客悄沒無聲地四下觀察,圓場。刺客翻牆而入。然後隱沒在別墅樓背後。
突然槍聲響起,別墅室內燈光亮起。只聽得混亂的喊聲腳步聲。
抓刺客!」「保護主席!」「快來人啊等喊聲此起彼伏。
護衛若干疾步上場,圓場後分頭下場。
易先生拉著易太太狼狽地奔上場來,王副官緊隨其後。他們匆忙地從另一側逃奔下場。
接著哭聲四起。隱約可聽到的是:仲鳴兄……?!」「仲鳴!」 「儂捺能好丟下我啊!等。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慌忙忙像漏網魚,
撲騰騰如驚弓鳥。
凄惶惶似喪家犬,
急沖沖逃離河內赴港島。
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第一場:設謀香江地
場景:香港維多利亞廣場附近
時間:汪精衛一夥從河內轉移到香港不久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汪精衛賣國賊想要投敵,
有勇士來行刺未得先機。
好兒女為報國前赴後繼,
上演了美人計一出傳奇。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拉開。
易先生和易太太同步上場,跟班亦隨同上場。
易先生(走至台中立定亮相)唱:
分道揚鑣離重慶,
河內槍聲猶驚魂。
仲鳴兄長遭誤殺,
我倆慶幸逃餘生。
易太太接唱:
跟隨汪陳到香江,
免稅港口真迷人。
衣物首飾多採購,
不日要去上海城。
(接白)大令,儂講要幫我尋一個導購,現在到底尋到了嘸沒啦?
易先生:啊呀,我的好太太哎!我伲剛剛到此地還嘸沒幾天,哪能立時三刻就好變出一個既要會講廣東話又要會講上海(閑)話的女搭子來?!
易太太:啊呀,大令啊,此地格香港人嘛專門吃吃阿拉勿會講廣東話的外地人。斬買客格一把刀是勿要磨得忒快奧!儂要曉得,我已經有好幾天嘸沒去採購來。辰光浪費忒,阿要可惜!
易先生:好啦好啦,我保證,今朝王副官一定有回應。滿意了伐(備註:伐字須加口字旁,以下遇類似情況不再重複)?
易太太得意又高興地搖晃著易先生的手,兩人相擁著下場。跟班隨同下場。
台後傳來男女青年的笑聲。隨之王桂枝一人先上場。隨後在王桂枝唱完第四句唱詞時,梁閏生鄺裕民賴秀金三人一起上場。
王桂枝唱:
汪賊易幟欲投東,
河內槍聲震長空。
群策群力想計謀,
為救國家免葬送。
目標行刺易先生,        
梁閏生唱:
港大學生表精忠。
鄺裕民唱:
熱血青年心激動,
賴秀金唱:
主角還得是我伲格女英雄。
王桂枝:哎,鄺裕民,儂講通了路子搭牢了易先生格副官,究竟有多少把握?
鄺裕民:勿要擔心。易先生格副官馬上就會來聯絡。正巧,伊也姓王。儂搭伊還是五百年前一家人呢。
王桂枝:勿要瞎三話四!啥人搭伊是一家人啦。
梁閏生:好啦好啦!大家還是再來商量商量,我總覺得我伲一副大學生樣子勿是事體。弄勿好,跑上來就會穿幫。
賴秀金:對,梁閏生講得對!大學生是社會浪最急進格一份子,我伲一定要喬裝改扮才行!
鄺裕民:依我看,最好要扮成功生意人。生意人重財輕義,只認鈔票勿認爺娘。易先生就最勿容易起疑心。
梁閏生:那好啊,就是儂來扮迪格生意人。王桂枝就是一格現成格老闆娘。
鄺裕民:我啊,我哪能來三?要末儂,梁閏生梁小開。一點都用勿著喬裝改扮,回自家屋裡隨便去拿兩套行頭出來一套,勿就是格標標準准格生意場浪格生意人!
賴秀金:對啦,梁閏生屋裡廂鈔票麥克麥克多來死脫。還有,勿能再叫儂梁先生,索性就叫麥先生。香港廣東最大路格姓啊。王桂枝,儂嘛,當仁不讓自然就是叫儂麥太太羅。
鄺裕民:哪能?就此一言為定!大家趕快去換行頭!
四人一窩蜂地歡笑著下場。
王副官上場。
王副官(對幕內):太太,儂要尋格導購來啦。
王桂枝和梁閏生攜手從王副官上場相同一側上場。易太太則從另一側上場。
王桂枝和易太太太兩人對視,緩慢轉圈同時背唱。
王桂枝唱:
伊打扮俗氣露富貴;
易太太唱:
伊清水芙蓉真入眼;
王桂枝唱:
我硬著頭皮來應對;
易太太唱:
我滿心歡喜笑顏開,

啊呀呀末笑顏開。
易太太上前一步,對王副官:王副官,迪格兩位就是……
王副官:太太,迪格兩位是麥先生和麥太太。(對王和生)迪位就是我伲太太。
王桂枝/梁閏生:易太太,儂好!
易太太:啊呀,勿要叫我易太太,聽起來就像我只是一格姨太太。算啥格名堂經?阿要噱伐?!阿拉易先生是規矩人,從來也勿曾討過歇姨太太。我可是滴滴刮刮著紅裙坐花轎的正牌大太太!
王桂枝/梁閏生(馬上改口,拉長腔調):太——太,儂好!
易太太:好,好,大家好啊。(對王)請問儂……
王桂枝(上前一步):我叫王桂枝,上海聖瑪麗亞女中畢業。我伲麥先生勒拉香港麥加洋行做進出口生意。王副官讓我來陪陪易——,哎,陪陪太太。
易太太:好格,好格,王桂枝,桂枝香,再好也嘸沒來。我也是聖瑪麗亞女中讀出來格,雖然勿曾畢業末,我伲也還應該算是校友來。
王桂枝:太太,那儂也是前輩。更加要多多照應我伲啊。
易太太:好說好說。那儂看,今朝我伲一道……
王桂枝:我看迪能吧,現在我先陪太太到軒尼詩道做頭髮,然後嘛,去皇后大道兜兜。明朝讓我先生弄部車子,一道去跑馬場碰碰運道。後日嘛,到明朝看賽馬格辰光再搭儂商量,撥儂幾格好白相格地方揀揀。太太,儂看……
易太太:好極了,好極了。連得明朝後日統統搭我安排好了。麥太太,儂想得真周到!
王桂枝:我年紀還輕,太太就叫我桂枝好了。
易太太:格末,我也就勿客氣啦。桂枝,我伲走!
易太太領頭下場,王桂枝趕上前挽著她臂膀很親昵地一起下場。梁閏生緊隨其後,王副官最後一個下場。
字幕:數日之後。
王副官從另一側上場。此時他提著背著拎著抱著大大小小的各色商品包裝袋,樣子很是狼狽。易太太和王桂枝也攜手從另一側上場,兩人圓場。王副官拖拖拉拉地跟隨其後。(注意到王桂枝和易太太太的髮型已變更過)
易太太唱:
香江地界(末)好白相,好呀么好白相;
(夾白):真是好白相來!
王桂枝背唱:
看她滿面(末)笑哈哈,笑呀么笑哈哈;
(夾白):太太,迪兩日開心伐?
易太太:開心,開心,搭儂勒一道,真正開心來!接唱:)
眼睛一霎(末)日腳過得快,過呀么過得快;
王桂枝接背唱:
還得要擼伊格順毛拿伊當塊跳板搭!當塊跳板搭!
兩人圓場畢。
易太太接唱:
桂枝(儂)利齒又伶牙,
回報得伊拉老闆嘸還價。
只恨為啥我伲嘸沒早碰頭啊,
錯忒仔末多少折扣勿曾打啊——啊!
王桂枝:太太,現在認得也還勿晏啊!
易太太:是啊是啊,桂枝啊,我要是有儂迪能一格過房囡吾就好來!
王桂枝:太太,儂介嫩相格人,看上起一點都勿像我過房娘,倒像是我的親姐姐!
易太太:桂枝啊,儂只嘴巴甜是甜得來。格末,今朝我就倚老賣老,來,叫我一聲老阿姐!
王桂枝:阿——姐!
易太太:阿妹!
兩人拉住四手。緩慢轉圈相互打量。
此時,一跟班急上場,見到易太太等三人招手示意。易先生緊接上場。易太太太迎上前去。王副官跟隨上前。王桂枝立在原地不動。
易太太:大令,哪能啦?
易先生:陳璧君急電,讓我伲立刻趕往上海!
易太太:立刻趕往上海?!
易先生(對王副官):還勿快走!(跟班上前接過王副官的大包小包,兩人下場)
易太太:等一等!(轉身過去拉住王桂枝走近易先生)來來來,儂來認得認得我迪格過房阿妹。(對王桂枝)來,叫一聲姐夫!
王桂枝:(低頭小聲地)姐夫。
易先生:(搓手)儂看儂看,早點勿告訴我,現在連得見面禮都嘸沒準備,像啥個樣子!弄得我一眼嘸沒面子!
易太太:哎吆,自家人,勿要客氣來。桂枝啊,儂一定要到上海來看我伲格啊!萬一香港有啥格事體發生,馬上就到上海來尋阿拉,記牢啊。
易太太向王桂枝揮手告別。易先生上前一步,伸出手來。王桂枝羞答答地伸手,兩人相握,相望。然後易先生搖動兩手(一人一右手,易先生主動王桂枝被動;此時幕後合唱聲起),再放手轉身隨易太太下場。
幕後合唱:
男女相望都有心,
各人自有各人意。
一格是奉命設下美人計,
一格是名義姐夫想小姨。
王桂枝凝視。靜場片刻。梁閏生鄺裕民賴秀金三人上場。
賴秀金:王桂枝,看起來有戲啊!
王桂枝:還勿曉得呢?剛剛要咬鉤子,伊倒又離開香港去上海啦。
鄺裕民:那我伲就追到上海!
梁閏生:有一樁事體,大家可能嘸沒想到。
王桂枝/鄺裕民/賴秀金三人:啥事體?!
梁閏生:王桂枝現在格身份並勿是大學生,是麥太太。既然是麥太太,當然也勿會得是格大小姐!
鄺裕民/賴秀金:迪格有啥?!(同時,王桂枝身體搖晃,一手扶額呈險乎昏厥狀。賴秀金趕緊上前攙扶住她。)
賴秀金見王桂枝臉色發白,頓時明白過來。
賴秀金:那,那真格要……
梁閏生堅定地點頭。鄺裕民也恍然大悟。
梁閏生:鄺裕民,要末儂來幫王桂枝格忙,解決迪格問題!
鄺裕民:(尷尬地)我,我也不曉得……
梁閏生:迪格還勿單單是見紅勿見紅格問題,床上功夫也是老重要格。總勿見得要送伊到堂子里去接受調教羅?!
賴秀金:對來,還是儂梁閏生上!梁小開,勿講儂到過群玉坊會樂里,老早登勒屋裡廂搭仔丫頭娘姨亂搞過來。是伐?
鄺裕民:對對對!還是儂有經驗,好好交培訓培訓王桂枝!
梁閏生:(老練地)我倒無所謂,就看……
王桂枝:(賭氣地)要培訓,讓賴秀金接受培訓去!
賴秀金:啊呀,王桂枝,儂勿要再客氣來。我要是有儂生得介漂亮,老早就自家搶拉前頭來。可惜啊,可惜,易先生真勿會得來看中我來!
鄺裕民:對對對!王桂枝儂迪朵校花嘛,就勿要再推來推去啦。上趟學堂里,演話劇還勿是大家最後拍板儂是最佳女主角嗎?
賴秀金:儂要是勿肯,格計劃就統統泡湯來!假使易先生曉得儂竟然還是個大小姐,勿是馬上拆穿麥太太的西洋景啦!
鄺裕民:是格,是格。
生民金王桂枝四人輪流背唱。
梁閏生唱:(嚴肅地)
行使一條美人計,
鄺裕民唱:(厭煩地)
花樣百出費心機。
金唱:(疑惑地)
看來伊得豁出去,
王桂枝唱:(內心掙扎地)
陣陣寒氣冒腳底。
鄺裕民唱:(嫉妒地)
挑挑小開塌便宜,
賴秀金唱:(無奈地)
假定是我只好死,
梁閏生唱:(滿懷信心地)
登月還須步雲梯,
王桂枝唱:(莊重地)
闖難關但看我鼓足勇氣。
四人輪唱畢,鄺裕民賴秀金梁閏生三人以王桂枝為中心靠攏,梁閏生處於離王桂枝最近位置。
梁閏生:那末……        
王桂枝唱(羞怯低聲地):
嬌花未慣風和雨,
但願東君好看護。
梁閏生唱(顯擺而又忘情地):
今夜攜手上天台,
還望儂迪生迪世勿會得來忘記我。
梁閏生一把抱住王桂枝,恣意地相擁相吻。
燈急暗轉。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今生今世今夜裡,
甘做犧牲明心地。
香港初戰已告捷,
來日移陣浦江西。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第二場:重逢上海灘
場景:易家客廳
時間:上一場后不久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日寇轟炸珍珠港, 
香江淪陷大逃亡。
暗殺小組來行動,
集體轉戰黃浦江。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拉開。
馬太太和牛太太分別從舞台兩側上場。
馬和牛同時對白:啊呀,牛(馬)太太!
馬太太:有一個禮拜勿曾碰頭來,今朝也來湊麻將搭子啦!
牛太太:是啊是啊,哪能勿看見風太太?
馬太太:風太太總歸是拖拖拉拉,儂又勿是勿曉得伊!
牛太太:來,來,讓我伲來問問做東格庄介里。
馬太太:咦,人呢?
牛太太:哪能上門勿見土地?!
易太太幕後答話:來啦!來啦!

易太太應聲上場。
馬太太和牛太太同時對易太太:阿姐,儂阿曾叫過風太太?
易太太:今朝勿喊伊,只請捺兩位!
馬太太:儂倒嘸沒叫迪只爛麻皮?!
牛太太:啊呀,麻皮勿來嘛,阿是要三缺一啦!
易太太:勿要擔心,勿要擔心事。有一個勿麻皮格勒拉此地。(對內)桂枝,桂枝,出來啊!
馬太太和牛太太緊盯著上場門。王桂枝光彩照人地登場。易太太上前拉著王桂枝的手過來,對馬太太和牛太太作介紹。
易太太:大家來認得一記,迪格一位就是新格麻將搭子。從香港來格麥太太,我格過房阿妹,原來聖瑪麗亞女中格校花!
馬太太和牛太太上下打量王桂枝。
王桂枝:(落落大方地)阿姐,迪格兩位是……
易太太:迪格一位是馬太太。
王桂枝:(熱情地)馬太太。
易太太:迪格一位末是牛太太。
王桂枝:(同樣熱情地)牛太太。
馬太太和牛太太同時:麥太太!(轉向易太太)迪格一個禮拜儂帶伊白相過點啥格地方啦?
易太太:讓我來板指頭算算看:大馬路格先施公司,四馬路格蜀豫飯店,七重天大世界,新世界跑狗場,霞飛路天鵝閣,城隍廟綠波廊……
牛太太:啊呀,儂倒真敢帶仔伊到租界外頭去兜白相!
馬太太:哎,牛太太,儂勿要攪好伐。儂倒想想看,人家易先生坐格是啥格位置,易太太啥地方會勿敢去啊?
牛太太:對對對,我是自家嚇昏仔格頭來。
易太太:下格禮拜我想請麥太太一淘去南翔古漪園白相,嘗嘗正宗格南翔小籠。
馬太太和牛太太同時:格末,我伲阿有資格一淘去啊?
易太太:當然,當然!
馬太太:還好,還好!倒勿曾忘記脫我伲老朋友!
易太太:哪能會呢?
牛太太:請問,麥先生是……
易太太:人家麥先生原來勒拉香港麥加洋行做進出口生意。現在英國人格洋行關門大吉,所以末麥太太一家頭到上海來做做生意跑跑單幫。
牛太太:哎呀,倒真看勿出,麥太太還是一格女中豪傑!一看就曉得儂搭阿是娥一樣冰雪聰明,天生麗質。
馬太太:哎,阿拉就要去看施家班的滬劇新戲《苦命女單幫》,阿是娥主演女單幫自編自唱一百多句賦子板哭訴悲慘身世,台下頭格觀眾感動是感動得來。麥太太肯賞光伐?
易太太示意王桂枝。
王桂枝(點點頭):蠻好格,讓我伲一淘去!
馬太太牛太太易太太王桂枝四人背唱輪唱。
馬太太唱:
儂看伊末跑單幫為啥要落單?
牛太太唱:
易太太啥事體眼睛會張勿開?
易太太唱:
現在起用勿著再去拿麻皮喊!
王桂枝唱:
我板要步步留神笑臉來相對!
馬太太唱:
來者不善只怕伊慣拿空子鑽,
牛太太唱:
紅杏一枝花得儂來末團團轉!
易太太唱:
桂枝伊上得落檯面我也得意,
王桂枝唱:
伊拉兩家頭牛頭馬面勿好纏!
易太太:好來,來來來,大家好入局來。我已經關照娘姨準備銀耳羹桂圓湯,等一歇搓過八圈吃點心啊!
馬太太和牛太太同時:對對對,麥太太,來啊!
四人分別坐到八仙桌旁。易太太和王桂枝坐在里側,側面對著觀眾;馬太太和牛太太坐在外側,側面背對觀眾。注意到王桂枝是易太太的上家。
四人汰牌后開始搓麻將。(麻將開始直到後來王桂枝離座。以下一段對白和唱詞均在麻將進行之中。)
馬太太:今朝嘸沒吃辣的人來,啥人會胡得出辣子? 
易太太:胡勿出辣子有啥要緊?看我來胡一把杠頭開花!
牛太太:啊呀,聖瑪麗亞女中格校花已經撥儂花到屋裡來哉,哪能再會得勿胡杠頭開花呢?
王桂枝:紅中。
易太太:碰!(出牌) 白板。
牛太太:勿要。伊是紅中,儂是白板,倒蠻有意思格。(出牌)東風。
馬:派司,(摸牌出牌)西風。
牛太太:唉,想想還是林妹妹講得對:勿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
大家繼續摸牌出牌。
易太太:胡啦,我胡了!
馬太太:胡得介快!多少台頭?!
牛太太:只要勿是杠頭開花,我就燒高香來。
王桂枝馬太太牛太太付籌碼撥易太太。
易太太:再來,再來。
繼續搓牌摸牌過程中,易先生上場。
易先生:今天上場子早啊。
王桂枝馬太太牛太太見易先生進來,都立起身離開牌桌走上前來招呼。就易太太一人端坐不動。
王桂枝:姐夫。
易太太:用不著介客氣,儂坐勒拉好來。
馬太太:伊拉倒真親熱來!
牛太太:姐夫小姨子嘛!
易先生一一打招呼。他一付紳士派頭幫王桂枝拉開椅子讓她歸座后,站在易太太的
身後看牌。
馬太太和牛太太一旁交頭接耳。
馬太太牛太太易太太王桂枝易先生五人背唱。
馬太太背唱:
迪種紳士派頭幾曾見過歇,
閻羅王今朝也會得菩薩扮。
馬太太唱完這兩句后自行歸座。
牛太太背唱:
伊只看人來勿看牌,
黑眼烏子末放光彩。
牛太太唱完這句后自行歸座。
易太太背唱:
早浪響多念仔幾句往生咒,
難怪我今朝末運來推勿開。
王桂枝背唱:
初出茅廬竟然會挑重擔,
時時刻刻小心要尋機會。
易先生背唱:
我有心看得出來伊也有愛,
待等仔末移花接木來栽培!
易太太:哈哈,我又胡啦!
牛太太:哪能搞頭勁格?麥太太,儂阿是一直勒拉放張?!
馬太太:(對牛太太)儂迪格就勿懂來,迪格就叫做情場失意嘛賭場得意!
易太太:(對馬太太)馬太太,儂勿要瞎三話四啊。阿拉是一向規規矩矩,啥地方來格情場失意?
易先生:(探身打圓場)尋開心,尋尋開心。馬太太是打打甏格,是伐?
牛太太:就是呀,打打甏,打打甏。儂勿要擺勒拉心浪向。
王桂枝:(看錶)啊呀,辰光到快來,失陪失陪!阿姐曉得格,我要到百樂門去碰頭一位客戶,談點生意經。老早約好格,實在對勿起大家!(邊說邊立起身來)
馬太太:勿要緊格,易先生儂來頂一腳!
王桂枝向各位致意後下場。易先生仍然立在易太太的身後目送王桂枝離開。
牛太太:(對馬太太)調只位置,調只位置!剛剛是姐妹打上下家,現在再是夫妻打上下家,耐末我伲真格要輸得來赤腳地皮光哉!
馬太太坐上剛才王桂枝的位置,易先生則坐在馬太太騰出來的空位置上。
幕後王副官的聲音:報告!緊接著王副官上場。
王副官:報告,周佛海派人來有緊急會議!
易先生從剛剛坐下去的椅子上站起來,對馬太太和牛太太打招呼。
易先生:對勿起,實在對勿起!公務在身,告退!
易先生隨王副官下場。
牛太太:(喪氣地)耐末真箇三缺一來!
易太太:(起勁地)讓我去打電話喊風太太來!
馬太太:(做作地)哎呀,哎呀,我,我……(突然作腹痛狀)。
易太太:(焦急地)阿要緊啊?!王副官車子剛剛跑脫,要末我來打電話叫廣慈醫院派救命車來?!
牛太太:(呼應地)勿要緊,勿要麻煩儂來。我來攔祥生汽車陪伊去廣慈醫院!
牛太太攙護著馬太太下場。易太太目送她們下場。燈暗轉。二道幕下。
馬太太和牛太太自二道幕一側上場。馬太太完全正常,兩人相對偷笑。
馬太太:豪躁,讓我伲也到百樂門蓬嚓嚓去!(備註:豪躁,上海方言,趕快的意思,來自韓語。)
牛太太:對,快走啊!
馬太太和牛太太急步走向舞台另一側。
燈急暗轉。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牌局開張龍虎狗,
牌桌背後風馬牛。
當局者迷被花進,
旁觀者清早看透。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備註:
為儘可能地保持張愛玲小說特色和體現上海灘風情,在這一場里設計有一段易家客廳搓麻將的舞台場面。建議把麻將桌擺成菱形狀,這樣易太太和王桂枝可盡量側面面對場中心觀眾,馬太太和牛太太則半背對場中心觀眾。若再把牌桌設計成並非正方形的扁狀菱形,(只要台下看上去像是八仙桌即可),更可便於觀眾看到台上演員的表情動作,即使她們坐在麻將桌前也沒有多大妨礙。
另外,從舞台調度角度出發,前後搓麻將過程中插入易先生登場。使得演員有機會起來活動並能站立著演唱對白,不至於過長時間呆在麻將桌旁從而避免了舞台形象過於僵化。

第三場:密會百樂門
場景:百樂門舞廳,後轉為法租界A別墅卧室
時間:緊接上一場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孤島上海不夜城,
歌舞昇平四季春。
熱熱鬧鬧百樂門,
金屋藏嬌有美人。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拉開。
開幕後場上可見百樂門舞廳門口,舞廳內部的舞池。燈光時而異常明亮,時而特為晦暗。背景音樂為當時流行歌曲夜來香」「何日君再來等。伴隨著舞曲,只見對對舞伴翩然起舞。舞台後方可有幾張小桌子和椅子。也可安排有少許人坐在那裡。僕歐來回穿梭服務,也有僕歐守在門口。領班常在進大門處照應。
舞客川流不息,或有人相互招呼。保持這種場景氣氛片刻,見王桂枝匆匆上場。
僕歐開門。領班上前招呼。
領班:小姐一格人,是伐?跟我來,我來搭儂介紹一位舞伴。
王桂枝:謝謝費心。我勒拉此地等人。
領班:(依舊笑著應對)好格,好格。格末此地來,(引領王桂枝到一張空桌子旁坐下)請坐。馬上就有僕歐來招呼儂,失陪。
僕歐上來服務。
王副官和易先生匆忙上場。兩人均戴墨鏡。王副官進百樂門,而易先生則待在門外遠處暗中。
僕歐開門。領班上前招呼。
領班:先生一格人,是伐?跟我來,我來搭儂介紹一位舞伴。
王副官:謝謝費心。我勒拉此地尋人。
領班點頭離開,可見她有些悻悻然。
王副官掃視一圈,發現王桂枝。王副官徑直走到伊格桌子旁,低頭竊語。
王桂枝立即站起,王副官摸出鈔票扔在桌上。王桂枝尾隨王副官急步走出百樂門。
作為門童的僕歐:歡迎光臨,先生小姐慢走。
兩人出門后與易先生會合,三人疾步從舞台另一側下場。
僕歐收拾桌面,拿起小費放入自己口袋。
馬太太和牛太太匆匆上場。
僕歐開門。領班上前招呼。
領班:兩位太太,在是一格人,對伐?請跟我來,我來搭捺介紹舞伴。
馬太太/牛太太:謝謝費心。我伲勒拉此地尋人。
領班點頭離開,可見她有些悻悻然。
領班:啊要熱昏,今朝碰著仔啥,統統是尋人格!(邊搖頭邊走開)
馬太太和牛太太在場上各舞伴之間來回穿梭,又再對各張桌子旁張望。
馬太太和牛太太對視:咦,哪能搞格?!
牛太太:(拉著馬太太轉到門口,對領班提問,比劃)請問,阿曾看見過一格迪能長短迪能腰身格年輕太太來過?
領班:(沒好氣)我伲百樂門舞廳,迪能長短迪能腰身格年輕女士真正是勿要忒多哦!
馬太太:是格,是格!我伲講格一格是梳長波浪穿花旗袍著高跟鞋……
領班:(打斷,搶白)實在對勿起,儂倒看看交,此地拉里一位女士勿是梳長波浪穿花旗袍著高跟鞋?!
領班曉得迪格兩家頭一點嘸沒花露水,講完后立即轉身離開。
馬太太:咦,迪格算啥格意思?!
牛太太:噱伐?噱伐?今朝真是碰著仔格大頭鬼來!
燈暗轉。片刻后燈復亮起時,場景轉為法租界A別墅卧室。
易先生上場,作扶著卧室門狀並對幕內:來啊,進來啊!
王桂枝顯示不好意思的姿態緩步上場。
易先生唱:
易某三生今何幸,
請得嫦娥來降臨。
但願月老能成全,
了卻(我)一片相思情。
王桂枝唱:
(儂)位高顯赫有權柄,
(我)敗花殘柳勿安定。
蓬門野草自羞慚,
難以相配這金鑲白玉瓶。
易先生唱:
說什麼難以相配(這)金鑲白玉瓶,
恨只恨無力構築(那)廣寒天仙境。
后羿是——唯恐儂白日來飛升,
撇下他碧海青天夜夜心。
王桂枝唱:
承蒙姐夫多誇獎,
受之有愧勿平靜。
一旦委身事定局,
切莫要唱一出王魁負桂英。
易先生唱:
任何誓言都是假,
還不如日久總會見人心。
王桂枝唱:
(伊)如此坦誠倒少見,
讓我頭腦一清醒。
易先生唱:
此時不覺辰光慢,
王桂枝唱:
今夜只嫌月色明。
易先生/王桂枝合唱:
攜手踏上桃源路,
春宵一刻值千金。
燈暗轉。
場上隱約似見兩人相擁共入羅幃。
大幕合攏。

第四場:定情山陰路
場景:日租界B洋房卧室。
時間:上場後有些時日
大幕拉開。場上王桂枝獨自一人蹀躞徘徊。
王桂枝唱:
夜昏暗星迷茫神思不寧,
連日來扳手指光陰似箭。
百樂門跳舞廳我放下鉤,
霞飛路大宅門他咬了線。
倘說是真戲假做難學像,
要講到假戲真做奈何天。
是是非非怎調理,
真真假假不分辨。
焦首朝朝還暮暮,
煎心日日復年年。
人在江湖不由己,
我和他一樣都是被人手中牽。
他當然有血有肉外若愚,
我本該無情無義內藏奸。
推窗慾望天上月,
朦朦朧朧烏雲掩。
抬頭卻問廣寒女,
到底儂——怎樣能硬起頭皮把心腸變?
蹀躞徘徊無情緒,(門鈴聲響起)
只聽得門鈴聲音響耳邊。
(接白)我來了啊。
王桂枝迎上門去,下場。燈暗轉。
燈光復亮后場上空無一人。只聽得卧室中通浴室的門內有水流聲。靜場片刻后水流聲停止。
易先生身穿睡袍上場。在易先生唱下一唱段過程中王桂枝身穿睡袍上場。
易先生唱: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難得相知又相親,
放眼天下只有君。
王桂枝唱: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恨不相逢未嫁時,
唯願終身侍奉君。
易先生唱:
恨不相逢未嫁時,
日前相逢猶未遲。
王桂枝唱:
花開宜折便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
易先生唱:
八月庭院飄丹桂,
秋後更有桂枝香。
王桂枝唱:
秋去冬來又一季,
只怕是——臘梅水仙分外香。
易先生唱:
實不相瞞對儂講,
風月場中常來往。
事涉應酬難推託,
更有機密要掩藏。
但看那三千弱水等閑渡,
現在我只取(儂)一瓢嘗。
儂阿姐搭我是奉了父母之命媒妁言,
封建包辦門當戶對實在一肚皮格苦水淌。
何來感情談甜蜜,
再無言語共相商。
自從遇到儂王桂枝,
有貌有才有擔當。
花前月下笑語多,
字裡行間好文章。
此生方覺未虛度,
恨勿得與儂離開上海同奔天涯去闖蕩。
(接白):辰光已經忒晏了,讓我先去換衣裳。
易先生從舞台一側下場。王桂枝目送伊下場。
王桂枝唱:
聽伊一番肺腑言,
倒叫我又是感動又彷徨。
同床異夢伊怎知曉,
愛恨交織我講勿清爽究竟是啥名堂?!
易先生更換好服飾上場。
易先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板要走了。哎,桂枝,下趟勒拉凱司令咖啡館等我,我接儂到一格新地方去。
王桂枝:又是儂別格地方格一幢洋房?!
易先生:儂曉得格,我吃迪口飯,勿能勿防。老古話講得好——狡兔三窟!
王桂枝掩口發笑。
易先生:(奇怪地)啥格好笑?
王桂枝:(笑著講)我是,我是想到了有人講過格一句閑話——打一槍換一格地方!
易先生和王同時放聲大笑:哈哈哈哈!
易先生止住笑聲,臨走到門口又回頭。
易先生:哦,對了,迪趟我還要帶儂去買鑽戒。儂看麻將檯子浪向,四格人只有儂嘸沒鑽戒!
王桂枝:我又勿是勿曾該過歇鑽戒?麥加洋行關仔門末,就只好賣脫伊做跑單幫本鈿來!
易先生:從前伊幫儂買格,賣脫算數。現在要我來搭儂買!
王桂枝:好來,儂快走吧!
王桂枝邊說邊走近門口推易先生表示送別。
易先生上前與王桂枝相擁相吻。        
燈急暗轉。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曾經有港大同學本姓梁,
油頭粉面格小開心不良。
若要講自家打拚能力強,
再加上溫柔體貼,還是要算易先生——
要算仔末易先生。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第五場:布網電影院
場景:平安大戲院進口處大廳,後轉為復興公園某角落。
時間:上場后不多久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來到上海三月久,
老虎吃天難下手。
特務頭子多機警,
怎樣叫他來上鉤?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升起。
幕啟時吳先生已在場上,頭戴鴨舌帽,風衣墨鏡,手拿一份報紙。
吳先生唱:
行動小組我執掌,
三月已過仍渺茫。
上峰指示要結果,
嚴令儘快來收網。
吳先生慢步圓場。馬路過客有人進出平安大戲院大廳,或觀看電影放映信息或欣賞海報。
鄺裕民和賴秀金作為一對情侶上場。他們兩人每人手裡都拿著一份報紙。同樣慢步圓場。
梁閏生上場,同樣手拿一份報紙。保持距離同樣圓場。
王桂枝匆匆上場。戴墨鏡,手裡拿一份報紙。尾隨圓場。
鄺裕民和賴秀金未曾察覺王桂枝上場,,兩人管自竊竊私語。
吳先生下場,鄺裕民和賴秀金接著下場。梁閏生從同一方向下場,王桂枝接著下場。場上仍有部分過客。
燈暗轉。燈再次復亮,此時場景已是復興公園某角落。
王桂枝上場。圓場。(此後上場人物手裡均已沒有報紙。)
王桂枝唱:
匆匆趕到電影院,
誰知陣地再轉換。
千斤重擔壓在肩,
他們只作壁上觀。
今日召喚聽指示,
就怕又是拚命催。
排頭吃足倒還罷,
如何能把任務完?
王桂枝圓場後下場。吳先生和梁閏生上場。吳先生已摘下墨鏡。
吳先生唱:(對梁閏生,嚴厲地)
上峰對捺有意見,
磨磨蹭蹭勿像樣。
一日兩日拖下去,
叫我哪能來收場?
生唱:(抱歉地)
我伲本來少經驗,
憑一腔熱血就登場。
如何動手請(儂)指示,
正是要借重儂吳先生。
吳先生:(不耐煩地)好啦,好啦,伊拉三個人哪能還勿來?
梁閏生:(小聲地)吳先生,儂看,伊拉來啦。
鄺裕民和賴秀金攜手上場。
鄺裕民/賴秀金:我伲嘸沒遲到伐?
吳先生:今朝原來就只有第一地點的碰頭辰光,轉移到第二地點嘸沒確定辰光,也勿可能有!現在我要批評捺兩家頭格是:作為一對情侶跑出來,絕對勿會每人手裡拿一份報紙。兩個人談朋友也好做夫妻也好,一份報紙足夠來!
鄺裕民:對對對,吳先生講得對!下趟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賴秀金:(背後嘀咕)勿就是儂叫大家手裡拿份報紙作記號格啊。
梁閏生:吳先生剛剛講,我伲一定要抓緊來。
王桂枝悄然上場,未摘下墨鏡。場上其他人也未察覺。
鄺裕民:(討好)是啊是啊,等一歇王桂枝來了以後,好好叫批評伊一頓!
賴秀金:(出氣)依我看,伊勿要撥拉易先生迷得去來!
吳先生:(警惕地)儂講啥?!難道我伲會得賠了夫人又折兵?!
梁閏生:對勿起,對勿起。伊只是講講氣話。勿算數格,(對吳先生搖手)勿算數格。
吳先生梁閏生鄺裕民賴秀金四人靠攏商議,可見吳先生摸出一張圖指指點點。
王桂枝背唱:
應該是疑人不用用不疑——
一時間倒叫我心潮起伏理難平。
單槍匹馬入虎穴,
真真假假熬苦辛。
日日夜夜費腦筋,
時時刻刻戰兢兢。
莫大犧牲無人曉,
回想起來好凄清。
狡兔原本有三窟,
變幻莫測難追尋。
(我)獨自一人走鋼絲,
誰知何曾有知音?!
冷粥冷飯可以吃,
冷言冷語忒傷心。
既然同志心一條,
為啥要出口傷人不留情!
王桂枝背唱畢,摘下墨鏡走向四人。四人正在研究圖樣,等王桂枝立定方始發覺。
吳先生:(扮出一副笑臉)啊呀,我伲格主角女英雄來啦!
王桂枝:吳先生,儂好!迪格地方一時頭浪難尋來。
吳先生:來了就好,來了就好!
鄺裕民:王桂枝,儂來看,迪張馬路兩面格店面分布圖。
王桂枝接過,仔細觀看。
梁閏生:上趟仔儂講易先生從來是主動帶儂到伊設定好格地方去。還講要幫儂買鑽戒,對伐?
王桂枝:是啊。
吳先生:按照大致規律,迪趟仔伊會讓儂等拉勒凱司令咖啡館,然後帶儂到伊想好格地方去幽會。(此時,鄺裕民賴秀金對視一下,梁閏生也露出異樣眼神,王桂枝都看在眼裡)對勿對?
王桂枝:是格。伊約我勒拉凱司令咖啡館等,辰光是四點半。
吳先生:一般來講,伊總歸是遲到,是勿是?
王桂枝:是格,伊講伊工作忙,只有我等伊。
吳先生:其實,伊來了之後,還要偵察周圍環境再會得進來。迪格也要化脫點辰光。凱司令咖啡館玻璃窗忒大,很容易里廂看到外頭,外頭看到里廂。所以,迪趟儂要想法子讓伊陪儂到迪家珠寶店去買鑽戒。
王桂枝:一定?
吳先生:一定!
王桂枝:好,我保證想辦法搭伊一淘到迪家珠寶店。
吳先生:按照我伲掌握格情況,估計伊會得五點鐘左右到凱司令咖啡館。一進一出辰光扣脫,再兜到隔壁再隔壁格迪家珠寶店算伊五點零五分。珠寶店一開間店面小來西,印度人爺伲子兩家頭一個老闆一個夥計。勿管看得中看勿中,儂一定要拖到五點三十五分放伊走出店門。
賴秀金:為啥是五點三十五分?
吳先生:平安大戲院下半日格第二場電影五點三十五分散場,人統統湧出來,便於動手之後隱蔽,也是為了捺格安全。
鄺裕民:啥人動手呢?
吳先生:等一歇會得帶捺到一個地方,捺三個人每人發一把白朗寧手槍,配十二發子彈。小梁等勒拉西伯利亞皮貨店前頭,瞄瞄櫥窗看看手錶等等女朋友。小鄺搭仔小金兩家頭等勒拉綠屋夫人時裝店裡廂,出來后小兩口再繼續討論櫥窗模特兒穿格時裝入調勿入調。兩隔壁五點三十分埋伏好,等伊一出來,就近身開槍。槍聲加上電影散場肯定是一片混亂,大家就趕快朝平安大戲院方向撤退!
金:(擔心地)格末會得打著王桂枝伐?
吳先生:決計勿會。夥計送客拉門,易先生紳士派頭,一定走勒拉前頭。
王桂枝:格末我呢,我也要有一把手槍啊。
吳先生:儂拿了槍反而勿好。坤包里廂就是擺得進去,也容易引起注意。再講,伊拉三格已經受過訓練,儂還嘸沒。
梁閏生(膽怯地):我勒拉香港扮過麥先生,假使王副官明朝仔……
吳先生:儂用勿著擔心,王副官有公事到南京,昨日剛剛走脫,大概要一個禮拜再會得回上海。
梁閏生:(如釋重負)好吧。
鄺裕民:吳先生,儂自家……
吳先生:我么,勒拉平安大戲院門口搭捺壓陣。(先掃視一下場上各位,接唱)
上峰指示網收緊,
懲罰漢奸勿輕饒。
鄺裕民/梁閏生/賴秀金三人合唱:
緊要關頭就要到,
(相互對視安慰)
心態放鬆謹相告。
王桂枝背唱:
眼前還算女主角,
事後就是路邊草。
飛鳥一盡良弓藏,
恐怕是到頭來一點無收梢。
吳先生:各位記好仔,下半日格迪場電影五點三十五分散場。大家再拿表對一對準。
五人湊在一起對錶。
燈急暗轉。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最後格行動末看明朝,
珠寶店格門口見分曉。
電影散場五點三十五,
大家千萬千萬要記牢。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合攏。

第六場:脫鉤珠寶店
場景:平安大戲院附近某珠寶店內外
時間:上場第二天五點過後
幕後合唱聲起。
幕後合唱:
凱司令咖啡館內紅茶加蛋糕,
西伯利亞皮草行門口瞄櫥窗。
珠寶店裡廂心神不定鑽戒揀,
平安大戲院黑古籠統電影放。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升拉開。
幕啟時可見有馬路過客在場上。有馬路過客從珠寶店門口走過。也有人欣賞兩隔壁櫥窗。間或聽到叫賣聲:珠珠花白蘭花要伐?」「桂花赤豆湯白糖蓮心粥」「阿有啥壞格棕綳修伐,壞格藤綳修伐?
珠寶店裡,牆上赫然有一老式大掛鐘引人注目。此時顯示時間是五點零八分。隨著場上劇情的開展,此掛鐘的分針逐漸走到五點三十分。由於實際場上時間沒有二十二分鐘,也不可能那麼精確地符合現實生活中的節奏,所以布景製作必須注意到控制這架掛鐘的速度以配合劇情的發展。
王桂枝挽著易先生的臂膀上場。兩人走到珠寶店門口。
易先生職業性地向兩面一望。
易先生:儂講格就是迪家珠寶店?
王桂枝:是格,我勒拉等儂格前頭,先來瞄過一眼。出來仔再看到我耳環浪向落脫勒一顆小鑽,要想拿去修。就勒拉此地,問過伊拉講蠻便當格。否則我剛剛就弄好勒,又怕你來了尋勿到人,只好坐勒拉凱司令戇等,等仔迪歇辰光。
易先生唱:
對勿起牢對勿起,
請儂務必勿要(備註:此兩字合一)動氣。
(接白)今朝真格來晏勒——已經出來勒,又來仔兩格人,又勿能勿見。格嘛,我伲進去。
易先生推門進門,王桂枝尾隨進門。夥計迎上前來。
夥計:迪位太太,阿是要修剛剛儂來講過歇迪只耳環?
王桂枝:是格。
王桂枝遞撥伙卸下來的一對耳環。夥計接過,坐到櫃檯里廂的工作台邊去修理。
易先生:(不耐煩地)阿有啥個好格鑽戒拿出來看看?
夥計:好格好格!(回頭叫)老闆,有人要看鑽戒!
老闆應聲上場。 
老闆:先生太太,想要看哪能一隻檔子格鑽戒?
易先生:勿要廢話!拿最好格拿上來就是!
老闆:請稍等。我去去就來。
在易先生和老闆講話之際,王桂枝偷看牆浪向格掛鐘,與手錶對一對。
易先生回頭驚覺異樣,王桂枝趕緊掩飾保持鎮靜。
易先生背唱:
她偷偷對錶為那般?
王桂枝背唱:
我強作鎮靜來面對。
王桂枝:儂勿要忒破費來。
易先生:我還怕迪家珠寶店忒小,勿上檔次。
老闆拿著一格絲絨盒子回上場時正好聽到,忙作解釋。
老闆:先生放心,我伲店面雖小,物事保儂挺括。我伲祖浪向勒拉印度老家格辰光還搭泰姬送過歇首飾呢。(邊說邊打開盒子,撥兩位顧客挑選。)
易先生:我記得牌桌浪向最大格十幾顆克拉,最小格好象是馬太太戴格三克拉。儂倒看看,想要火油鑽還是粉紅鑽?
王桂枝:勿要來問我——儂歡喜我帶啥,我就帶啥格樣子。(拉長聲調)不過嘛,我看,千萬勿要大到像伊迪能格十幾克拉!
易先生和王桂枝一隻一隻地拿起盒子內格鑽戒仔細觀看。
分針一格一格地跳過去。
在以下唱段時,易先生和王桂枝兩人都可以各自拿起鑽戒作仔細檢點狀,以便於雙方脫開一小段距離作背唱。
王桂枝背唱:(備註:建議劇團可考慮快板慢唱,供參考。)
辰光過得迪能慢,
我格心裡霍霍采。
易先生背唱:
(伊)心神勿定為那般?
挑選鑽戒啥為難?
易先生唱:
儂看迪只粉紅鑽戒阿中意?
王桂枝拿起看勒一歇,又放下來。
王桂枝唱:
顏色忒過嬌氣勿相配。
王桂枝佯作繼續挑選。
王桂枝背唱:
分分秒秒催無常,
(伊)馬上要遭血光災。
老闆背唱:
迪格兩位真奇怪,
勿像勒拉鑽戒揀。
易先生背唱:
仔細想來仔細猜,
謎團一定要打開。
易先生上前拉牢王桂枝的手,拿一隻鑽戒戴勒拉伊格無名指浪,仔細端詳。王桂枝也佯作仔細端詳狀。
老闆背唱:
女格是神色不安想掉包?!
男格是面孔板板非常態!
王桂枝背唱:(脫下迪只鑽戒,搖搖頭表示勿中意。繼續觀看另一隻。)
幾分鐘好象幾十年,
還要等幾時能過關?
易先生背唱:
店堂內外無異樣,
為啥我要心事擔?
老闆背唱:
情願小心勿擔錯,
千萬勿要引鬼上門來!
(接白)小鬼頭,修好了伐?
夥計:馬上好,馬上好!
易先生又拿起一隻鑽戒遞撥王桂枝,王桂枝接過來看。
此時,細心的觀眾可見珠寶店左側,梁閏生已站在櫥窗前,一手插勒拉口袋裡。
店堂內,夥計拿著修好格耳環走上前來。
夥計:太太,儂格耳環配好勒。價鈿是三塊大洋。
易先生摸出鈔票付賬。夥計接鈔點數。王桂枝接過耳環準備戴上去。此時,掛鐘地一響,表示時間是五點半。
王桂枝聞聲一驚,手裡格耳環掉落勒地浪向。易先生上前蹲下身來準備幫王桂枝拾起。忽然,王桂枝像發瘋似地拉起易先生,指著門口。
王桂枝:儂搭我快走!儂快走啊!
易先生恍然大悟。幾步衝出店門。老闆和夥計目瞪口呆。夥計緊緊抓住手中的鈔票,老闆趕緊關上盒蓋捧牢盒子。王桂枝則癱倒勒地上。
此時,珠寶店兩邊櫥窗前共有三人(其中,鄺裕民和賴秀金剛從店內走出)。突然間見易先生衝出,已不及拔槍。
易先生急奔下場。立刻響起汽車發動聲。
梁閏生鄺裕民賴秀金三人也疾步往舞台另一側(設想是平安大戲院方向)奔去。
幾乎同時,響起警笛尖叫聲。舞台上一片混亂。
密探警察從舞台兩側分別上場。
梁閏生鄺裕民賴秀金等三人和其他一些馬路過客被堵住。
易先生再次上場。有密探緊緊跟隨。
易先生走到珠寶店門口,以下顎示意。密探進去把王桂枝老闆夥計三人押出。
老闆:(大叫)先生,老爺,我是冤枉格啊!
易先生:帶走!
老闆頻頻回頭:(大叫)我格店啊,我格店啊!
王桂枝走過易先生面前,站定,四目對視。
易先生:(不能再繼續對視,氣急敗壞地揮舞雙手)趕快帶走!
王桂枝老闆夥計三人被帶下場。部分警察密探開始對被堵在場上的人士搜身。部分密探警察開始洗劫珠寶店。
密探:報告!發現三個帶手槍格!
易先生:帶上來!
密把梁閏生鄺裕民賴秀金三人推上前來。
易先生:(揮手)統統帶走!
一密探急奔上場。
密探:報告!平安大戲院門口散場要走格人已經全部攔牢,正勒拉檢查!
易先生:發現啥人嘸沒電影票格一律搭我捉起來!
又一密探急奔上場。
密探:報告!發現有三個人嘸沒電影票子。伊拉講票根進場之後扯脫甩脫勒。
易先生:九格人統統搭我就地正法!
密探:遵命!
密跑步下場。
幕後一陣槍聲。
易先生聽到槍聲以一手扶額,一手掩住嘴巴,片刻后緩緩地掏出墨鏡戴上。
燈急暗轉。舞台上只餘一道聚光。
幕後合唱聲起。
追光聚失。
幕後合唱:
暗殺計劃未完成,
功虧一簣怨終身。
色戒小說演傳奇,
是愛是恨問蒼生——啊呀問蒼生。
幕後合唱聲中大幕落下。

劇終。



後記:

從張愛玲短篇小說原文看來,固然文採風流前後呼應,但也有未能絲絲入扣之處,這確實給與改編者很多發揮空間。

劇作者意圖通過人物內心世界的刻畫,揭示出女主角最後關頭出錯(猶如世界盃罰點球臨門一腳失誤)的主客觀原因。同原作者張愛玲一樣,這裡劇作者也絕對沒有任何譴責的意思。只是從實際出發,說明了想象中的英雄人物也是一個普通人,彷徨掙扎動搖失誤也有在特定事態下成為正常的情況發生。這就是劇作者讀了這篇同樣引起李安注意的小說原作之後,激發起創作願望的出發點。

由於王佳芝三字發音對很多地方戲曲而言有點拗口,所以把女主角的名字改為王桂枝(沿用了崑曲《販馬記》中女主角的名字)。另外,從小說字裡行間分析,曾經和王佳芝發生性關係的應該是梁閏生,而非鄺裕民。因此,扮作麥先生的人就安排為梁潤生而非原小說中只是一筆帶過再未提起的歐陽靈文。總而言之,歐陽靈文和黃磊這兩個原作中的人物都為了精簡而被淘汰。

希望能有劇團領導導演演員喜歡這些劇本,並能趕在名導李安的電影或上映之時或報獎之際或獲獎之後推出在舞台上公演。

 

 

雖然現在時過境遷,但今年是張愛玲逝世二十周年,2017年是同名獲獎電影上映十周年,故所以依然等待敢吃第一隻螃蟹的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17: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