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非常時期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1-2 05: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長短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非常時期

特別寒冷的一個嚴冬。加上風雪漫天的夜晚。

張良孟河夫妻倆一連吃了好幾天的安眠藥,今天總算不吃也能睡個安穩覺。

天色蒙蒙亮,張良還在一旁打呼嚕,稍稍一點點哈喇子在唇邊已經幹了但還留有微量痕迹。孟河一覺醒來,卻再也睡不著。乾脆爬起來,走進書房裡玩那個想要不玩而又開了頭一直停不下來的連連看。

連連看,連著連著思緒其實又不在那台電腦屏幕上。手握著滑鼠只是機械地上下左右移動著。

昨晚張良下班一回來,進門的臉色一看就讓人像是吃了定心丸般的,終於放下一塊壓在胸中好一陣子的大石頭。

沒事啦?

沒事兒!百分之二十的指標已經滿額。沒我的事兒!

對啊,自己老公那麼優秀,手頭還有能源部的一個大項目。百分之二十的裁員名額哪能輪到他呢。

今年牛年,一開頭就牛不起來。往常拜年的口頭禪是財源滾滾,卻變成了裁員滾滾。就像老公賴以謀生的遐思你公司,那麼大那麼神氣的福布斯一百強跨國公司也像當年抓右派一樣下達了硬指標。本來歷史上從沒有過這樣的事兒。歷來渡難關最多也是暫時性的不帶薪休假(變相臨時性裁員——都是承諾一景氣就召回的),這會可是說得一清二楚:永久性裁員!

想想也是,技術中心還算是好的。不像有幾條生產線直接關閉。孟河剛聽到這個消息時,心裡不知咋地馬上浮現出那小時候媽媽廠家連根拔內遷的情景。那可是連看門的門衛老頭都快退休的年齡也立馬凍結戶口遷往內地山溝溝里去。

別想啦,想也沒用。看看到了點,趕緊忙早飯。老公要上班,這當口能保住飯碗就算不錯,真是上上大吉。誰還敢遲到早退抱怨加班加點。大孩子已經高四,眼看要進常青藤。也知道連得那些高校也不景氣,沒準兒獎學金的競爭更加激烈。小的一個和大的差了整整一輪。男孩屬羊,出門不帶飯糧,固然命好不用太操心;女孩屬羊,那是苦命勞碌命,更得注意從小多給營養多加培養,忙了幼兒園忙小學到中學一定得打進一個實驗中學就算燒高香。對得起他們爺三個,這些都得孟河裡裡外外料理料理。

一天忙完,剛把小的從課外活動項目中接回來。進門就看見張良的臉色不對勁。孟河心裡一格噔。西恩地上波士頓女作家菊子寫的那篇《空蕩蕩的辦公室》在眼前漂浮起來,白紙黑字一個個的都顯得那麼大——好像圖書館里專給老年人視力不好的大號印刷體一樣。

怎麼啦?

約翰他退休了,項目負責人讓我接。

那不是好事嗎?

好,好個屁!約翰怕裁員裁到他頭上,就提前退休。結果一攤子事情讓我給他收拾。

你那就給他收尾不就得了?最多晚上周末都泡上去。這年月一天幹個十八小時也只能硬挺著啊。這真要丟了飯碗,每個月沒有那張支票進項,別的不說,光是房貸就不成!

你哪兒知道,這個爛攤子哪有那麼好收拾。你還記得嗎?八年前,那個部里的項目申請時安妮吹了大牛批倒是批下來了,結果她倒好升了職務提了年薪拍拍屁股跑了——有功之臣啊。臨了讓皮特接任項目經管,哼!

哦,我想起來了。到頭來項目好不容易如期完成,皮特卻反被連降兩級。是這事不?

就是。皮特接手時,經費早就花得差不離了。要完成就得超支,不超支就完不成。你叫他怎麼辦?這回我怕搞不好,那也是和皮特一個下場。

那你能不接手?!

哪能啊,You never say 「No」 to boss。一說出口,你還想不想在公司幹活!

唉,這些當部門經理的最好的幹活。一個個像政治隊長,狗屁不通,可大權在握。成了,就是他們的功勞;砸了,便是你們的過錯。

再想想辦法啊?項目期限可短暫了,嚎——孟河想讓嚴峻的氣氛緩和一下,學了個小瀋陽的腔調。

果然,張良的臉上有了一星半點的暖色。晚飯的氛圍也和諧起來——連帶著進了卧室之後。

天無絕人之路。張良想了一個點子,趕緊和約翰去商量。約翰二話沒說,也馬上打電話聯繫。

方案是圓滿的。約翰可以被項目的另一家合作公司僱用(那本來就是一個聯合申請項目),回過頭來聯手搞這個項目。這樣一來,既沒有花費遐思你公司一分錢,又確保張良接手后順利完成項目。約翰自己當然願意繼續出力又賺錢。不光是雙贏而是三贏哪!

好事多磨從古說。這一回可是連得多磨也磨不成。磨來磨去,只會疲勞磨損只會點蝕壞事。原因在於部門經理從中作梗。

約翰張良都是技術型人才。多少年下來儘管小心翼翼夾起尾巴做人卻也難免流露出一絲對根本不懂技術而又常時不懂裝懂的上司之小不敬來。

頂頭上司馬克馬克真是個剋星。他口銜天憲,硬生生地一口回絕。講的就是公司明文規定,退休人員一不能再重新僱用二不能被其他公司僱用后又工作於本公司本項目。

約翰就此辦不成。

張良暗地裡鼓動他爬上司——別人出錢給遐思你公司幹活,幹嗎不行啊——可約翰不敢也不幹。或許在中國爬上司告狀能行——因為有派系有窩裡斗;在美國一樣官官相護可是鐵板一塊,約翰他倒要比張良門兒清!

隔一天,張良回家帶來的消息更加氣人。他接手項目,有好些地方一時之間不明白個究竟,帶了些組員一起請約翰回來交接。會議結束剛送走約翰,不知道怎麼地馬克氣急敗壞地趕過來,到了張良的單人小隔間。

有一分鐘時間嗎?

第一句話是很客氣的。第二句話就很不中聽。

你知道嗎?約翰退休了,這兒是公司技術中心,不能讓他再進來!地方是公司屬地,外人未經批准不得入內。

好乖乖,懶得和他一般見識。

孟河聽了張良回家后的彙報,也是半天也說不出話來。直到晚飯結束鍋碗盆盞都洗乾淨了,小女孩彈完規定的鋼琴練習曲,方始拾起那個話題來。

那不是損人不利己的事?

管他呢?想起來就是一肚子窩囊氣!裁員裁員,怎麼就不把這些吃乾飯的傢伙裁掉一半?!

孟河跟著嘆了一口氣。

別多想了,車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橋頭自會直。

也就只好這麼樣子嘍。

一夜無話。日子照樣得過下去。鬧鐘按時鈴響,太陽照常升起。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22: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