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關於西裝旗袍戲的一番交談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0-13 23:0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俚曲亂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說明——採用問答交流方式來寫西裝旗袍戲這個題材。

交談在碧城經濟文化沙龍主持人和一位滬劇老藝人的後代之間以一問一答形式進行。


問:我聽說你在剛一開始接受一家內部戲劇雜誌稿約的時候,就準備寫這個題材。是嗎?

答:是的,很早就列入寫作計劃了。

問:為什麼要選擇這個內容呢?

答:雖然已經有很多行家裡手比如諸伯承陳多等業內人士寫了不少有關內容,但是從小在滬劇氛圍中長大的我總覺得還有值得進一步探討的地方。尤其是作為非專業人士從一個戲迷觀眾的角度來提出問題進行剖析還會是蠻有意思的。

問:那麼,我們今天交流的切入點在哪裡呢。

答:就從我青少年時代在新光劇場共舞台大世界等處當觀眾時老是盤旋在腦海里的一個疑問說起吧。作為演員和觀眾都知道,劇目的分類有好幾種方式。按照年代分類有古典劇目民國戲目當代劇目等,三國戲水滸戲的歸屬也可以算成這一類劃分法,而把帝王將相才子佳人都趕下舞台的革命現代京劇就突出強調了現代這個時段;按照情節大結局來區分則是喜劇悲劇,細分的話還有輕喜劇悲喜劇;按照劇本構思來源就有原創和改編兩大類;按照文武場的比重則有文戲和武戲;按照服飾來區分那就是古裝戲清裝戲時裝戲和洋裝戲。當然還有其他的類別比如傳統戲神話戲樣板戲大戲小戲鬼戲等。而所謂西裝旗袍戲就應該歸屬於時裝戲的一個分支。

問:我覺得很奇怪,你為什麼要用所謂這兩個字啊。

答:用了所謂這個詞就聯繫上我起先提到的那個疑問。因為看了說明書上寫著西裝旗袍戲云云,卻發現舞台上的人物並非個個西裝旗袍,尤其是男女主角也都未必西裝旗袍。這樣一來,偌大的一個問號打心底里油然而生。

問:知道了,你的用意是表徵名不副實,是嗎。

答:我是理工出身的,習慣使然,上課堂接項目帶實驗都講究個數字樣本對比分析。雖然理工和社科兩大類學科看上去不搭家,用事實來說話總是比搞文字遊戲來得容易讓人信服。

問:既然這樣,希望能舉例說明。

答:好的,就讓我從幾個方面來闡述。如果大家去查找文獻資料,以我已經閱讀過好幾篇有關西裝旗袍戲的文字材料來作統計,毫無例外地都大量出現時裝戲這個涵蓋面更廣表徵更為準確的名詞。在一篇代表作「滬劇西裝旗袍戲的由來和興起」里,西裝旗袍戲這個片語出現十次,時裝戲則出現十七次。並且用到西裝旗袍戲的提法實質上都是和時裝戲相通的。換句話說,就是在這篇文章中將這兩個名詞互相置換,也並不會引起多大歧義。比如提及歷史上第一台西裝旗袍戲《離婚怨》,同時又說這是表現現代都市生活的時裝劇。再來看被認為是西裝旗袍戲典型代表作之一的《啼笑因緣》,同樣在這篇文章中稱作申曲時裝劇。另外一篇大作 「滬劇西裝旗袍戲的探索與創新」中提到據統計滬劇舞台先後上演的西裝旗袍戲共約250出左右,同時小標題寫著二百五十齣時裝劇的五個來源。這等於說西裝旗袍戲和時裝劇既等量齊觀又同義等價。類似的例子多多,有興趣完全可以去讀讀原文。

問:照你這麼說,我的體會就是西裝旗袍戲的概念是含混的,完全可以用時裝劇來總括。

答:你說得很對。接下來再談我青少年時代看戲的第一眼印象。還是拿《啼笑因緣》做例子吧。男主角樊家樹是一名學生,不少場合穿學生裝,後來在「裂券」重頭戲里穿的是長衫;穿西裝的是配角他的表哥。女主角沈鳳喜她原本是唱大鼓的,當時也沒有錢做旗袍穿,後來是民國典型的學生裝。只有做了將軍太太才穿旗袍。與她面目一模一樣的何麗娜是一名洋派女子,從沒見她穿旗袍。再看前面提到一九二一年第一台西裝旗袍戲《離婚怨》,可能現在的滬劇戲迷不一定熟悉這部戲,滬劇那時尚處於本灘階段,其內容反映的是民初縣城(注意!並不是在租界)一戶普通市民家庭生活。雖然年代久遠沒有演齣劇照來觀賞確認,但也可以推測當時的上海本土小商人和家庭主婦未見得穿西裝旗袍。因此,說它是滬劇歷史上告別晚清時代農村生活內容第一部反映都市生活的時裝劇應該是名副其實的。再可以舉的一個範例是《碧落黃泉》。觀眾印象深刻的志超讀信,男主角身為新郎確實是穿西裝,但是新娘自然不是旗袍裝而是西式婚紗。對應於汪志超,女主角李玉如根本就沒有穿過旗袍——她的嫂嫂倒是穿旗袍的。自然,還可以舉出許多男女主角上場期間不穿或很少穿西裝旗袍的西裝旗袍戲,比如極負盛名的《少奶奶的扇子》和《茶花女》等等。最為極端也是最足以說明問題的例子是石派代表作之一《大雷雨》,看到有關於它這樣的提法—— 「這也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滬劇西裝旗袍戲的影響。由於西裝旗袍戲上座好,相當一部分劇目在滬劇舞台上反覆推出,劇團老戲新演,一次次請編導重新加工。經過長期的磨練,這些作品的藝術質量不斷提高,成為滬劇西裝旗袍戲中久演不衰、具有很強生命力的經典保留劇目。」可是所有滬劇戲迷觀眾都知道其實這部經典之作中既沒有男人穿西裝也沒有女士穿旗袍,所有出場人物的服飾跟西裝旗袍渾身勿搭界。

問:有點意思。還能從什麼地方來論證西裝旗袍戲完全可以用時裝劇來涵蓋呢。

答:再一個新的視角是與其他劇種相對照。固然,滬劇有其非常具有自身特色的一大批時裝劇目,可是也有好些劇目和其他劇種相通。比如相對年輕的黃梅戲,第一位就讀研究生的地方戲演員李文主演《啼笑因緣》,人家便沒有宣傳這是一出西裝旗袍戲。同樣,蕭雅領銜的民營劇團新排《秋海棠》亦是如此,況且吳玉琴他根本就從不穿西裝。京劇呂劇黃梅戲都上演了曹禺經典《雷雨》,三家院團沒有一個劇種宣揚它是西裝旗袍戲。尤其是摘取了梅花獎的黃梅戲精品《雷雨》索性把場景搬到徽州老宅,連得女主角都不再穿旗袍了。需要強調的是這滿台地方色彩的服裝絲毫也不影響這部名著的魅力。而無論哪一版本的滬劇《雷雨》,全場人物中戲份同樣重要的旦角四鳳魯媽都不可能穿旗袍,最新的一個版本索性讓男主角大少爺也穿長衫了。恰恰是陝西京劇團演出的周萍從頭到尾反倒是一直穿著西裝,服飾比二少爺周沖還要挺刮。因此,《雷雨》一出,滬劇擅演西裝旗袍戲的特色和傳統被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宣傳說法值得商榷。與《雷雨》對應的還有《日出》,一樣被稱作西裝旗袍戲的這台曹禺名作男女主角穿著都並非西裝旗袍。

問:我倒有了一個疑問,為什麼滬劇就如此強調西裝旗袍戲要這樣子來標榜呢。

答:這不奇怪哦。扼要說來,就是歷史成因。西裝旗袍戲的興起和發展是二十世紀上半葉滬劇舞台的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藝術現象,並且是海派文化發展的一個重大標誌。

問:能不能也來展開一下?

答:很好理解。滬劇演變進入申曲階段,正是當時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租界十里洋場燈紅酒綠畸形興旺的時代。作為上海本土劇種,自身就有一個從周邊農村的劇目題材向都市題材轉變的迫切要求。再加上滬劇由生以來缺乏的科班功底,沒有京劇越劇淮劇等劇種傳統古裝戲目的家底,很自然地向上海灘的話劇文明戲靠攏看齊。這樣一來,時裝戲就成為滬劇(申曲)的主攻方向。也因為滬劇界人士本身發現了這條輕車熟路,就此,時裝劇便成為滬劇劇目的主流。很快,之前積極搬演京劇連台本戲《火燒紅蓮寺》等做法被大量迅速地借鑒當代題材所替代。

問:是不是說揚長避短,是滬劇自身壯大的一個重要因素?

答:完全正確。比如我有兩位也算是滬劇業內人士的舅婆婆,都演過白娘子小青青。但一看她們就知道根本沒有武功底子,都是跑碼頭的檔次進不了大場子的。更不用說和婺劇天下第一橋去競爭了。又比如原長江滬劇團的《珍珠塔》,一樣有方卿跌雪,對照錫劇的天下第一跌真正是望塵莫及。一般而言,上海兵在部隊會有小聰明怕吃苦的印象;這也就反映了為什麼滬劇從業人員會走上類同於話劇文明戲的表演路數。反過來說,當時的其他戲曲劇種都不具備滬劇由於自身弱點因而努力求變易變的特點。就是梅蘭芳大師編演的時裝劇都很難講是梅派的代表作,在這方面傳統科班教學的程式化訓練恰恰成為大演特演時裝劇的障礙。內因外因的雙重作用,窮則思變使得滬劇西裝旗袍戲取得了極大的成功。

問:說了這些,還沒有說到為什麼要叫做西裝旗袍戲啊。

答:其實,說滬劇走上演時裝劇為主體的道路,也就是西裝旗袍戲鼎盛的階段。正像剛才說二百五十部西裝旗袍戲同時也是二百五十部時裝劇。

問:這好像是說西裝旗袍戲是一個筐,把那時代的時裝劇一股腦兒都裝進去了。可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滬劇要強調西裝旗袍戲啊。

答:再說下去,就容易明白了。西裝旗袍是上海灘小市民的時尚嚮往。戲曲舞台曆來有一種觀賞服飾引領時尚的作用,觀眾們在觀看悲喜劇情欣賞精彩演技聆聽動人唱腔的同時,台上人物的鮮亮服飾打扮也可以一飽眼福。不是有一個上海灘笑話說的是每天晚上都要把唯一一條西裝長褲的褲縫壓得筆直嗎——突顯上海人講究賣相的習俗。不採用太過一般的時裝劇名號而特彆強調西裝旗袍就是以劇中人物紳士淑女的時尚打扮作為吸引觀眾的一個捷徑,或者說是一個噱頭。於是,二百五十部時裝劇全部被貼上西裝旗袍戲的標籤。就說我祖母她一位滬劇老藝人當初去拜師學藝,便是因為知道上了舞台可以有漂亮衣服穿,出於這樣的一個原因。可見台上偶像的服飾打扮——也就是行頭對觀眾是很有號召力的。

問:原來如此,有說服力。好比現在走紅地毯走秀,電影界模特界都如此。

答:是的。在三年困難時期所謂資產階級反動文藝黑線泛濫的時候,滬劇界上演《少奶奶的扇子》和《茶花女》中兩位女主角的精美西式長裙都是年輕女性觀眾嘖嘖稱讚艷羨的對象。就是現在,讚賞偶像明星時有一種現象叫做制服誘惑,也是特指被欣賞者某類特定服飾為欣賞者所專註。

問:就因為在現實生活里不可能?

答:對了。那麼,在解放前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灘,打出西裝旗袍戲的牌子,的確就能吸引大量中下層的上海小市民觀眾。雖然這同樣是以服飾來分類形成的一類劇目,儘管本質上還是時裝劇,西裝旗袍戲聽上去就很有感召力。如果單單講時裝劇,這有啥稀奇呢?當代人個個都穿時裝,難道還穿古裝清裝不成。這種以服飾來炫耀的習氣甚至於至今在周立波的海派清口演出開場時也表現得非常突出。比如宣傳他從頭到腳的全身行頭值多少萬;而每次一登台必定強調自己的頭勢清爽,互動詢問觀眾時全場響應——正因為台下觀眾沒有一個人頭勢會得像他那樣清爽相。

問:聽說,你原先打算交稿的題目是「西裝旗袍戲是一柄雙刃劍」?

答:確實。如果採用常規的文體就準備用這個題目。本意是想說明任何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西裝旗袍戲也不例外。

問:那麼,雙刃的另一面是什麼呢,會刺傷自己嗎?

答:首先,西裝旗袍戲限制了腳色的舞台動作。大家其實都知道穿著西裝系著領帶並不舒服,伸胳膊抬腿很有約束,只是順應職場服飾規定面試應酬需要。旗袍也是如此。本來滬劇這個劇種在唱做念打這四個字上後面三個字都有欠缺——這裡只談做不再展開另外兩個,穿了西裝旗袍就勢必影響做功。原本沒有水袖功翎子功帽翅功卧魚功等做功也就算了,現在連得傳統戲曲無動不舞的要求都只能適合跳跳交誼舞。所以我說這樣的服飾對演員動作方面的「做」是有束縛性的。

問:接著說。

答:其次,西裝旗袍戲的炫耀名稱及其精美服飾對觀眾的號召力基本上已不復存在。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改革開放以來,都市人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精緻前衛的服飾式樣多的是。西裝旗袍尤其是西裝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家常便飯不足為奇,特別是買得起上千八百戲票的都市白領金領階層。他們她們倒過來反而會嚮往便裝休閑寬鬆隨意。按照現實生活中因不可能而造成吸引力的思路,京劇崑曲越劇秦腔等劇種業內人士紛紛開設戲曲攝影生意不錯。一批批時尚青年前去拍攝古裝劇照過過癮,假如上海滬劇界要來開設一家西裝旗袍戲劇照攝影室,保不住就會門可羅雀生意十分清淡。而外國交流學生熱衷於學京劇穿古裝戲服別開生面也是箇中原因之一。

問:還有——。

答:西裝旗袍戲的劇情內容有自身的局限。雖然滬劇界某些人士極力撇清西裝旗袍戲與同時代的鴛鴦蝴蝶派之間的紐帶關係,但絕對不能否定好些西裝旗袍戲代表作的源頭來自鴛鴦蝴蝶派小說。即使是改編自其他來源的西裝旗袍戲劇目也跳不出卿卿我我三角戀愛的框框。推想使勁割斷這明擺著的聯繫由頭是來自魯迅先生對鴛鴦蝴蝶派文人的大力批判。滬劇界一向以緊跟形勢為榮,所以列為四面紅旗之一,不屑於同這樣的海上文風為伍可以理解其苦心。但是,時代已經跨入了新世紀,不應該再用老眼光來看現實問題了。當下,三角四角卿卿我我的劇情在影視界還少嗎。可以說曾經風靡一時的瓊瑤劇當下的流行的偶像劇甚至於好些青春勵志劇無一不是鴛鴦蝴蝶。如果沒有承擔厚重內容的歷史題材,那麼大量的鴛鴦蝴蝶出現在滬劇舞台上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影視業能追求點擊率,何必苛求戲曲界!

問:為什麼你認為西裝旗袍戲不能承擔厚重題材?

答:先舉一個反例來說明恐怕更有效果。上海人民滬劇團從歌劇《江姐》搬演過來盛況空前的同名滬劇,裡面女主人公好多場次穿著旗袍,其次數並不見得比有些西裝旗袍戲里的女主角少,還有叛徒第一場就穿西裝——有穿西裝扛皮箱的橋段。可是從來沒有人會介紹說這是一出西裝旗袍戲!同樣,寶山滬劇團的白玉蘭獲獎作品《紅梅贊》亦然。反例還可以有為石派創始人度身打造的革命現代劇目《母親》、長江滬劇團演出的《戰鬥在敵人心臟里》、上海滬劇院新戲《宋慶齡在上海》、長寧滬劇團新戲《蘇娘》、以及民營文慧滬劇團新戲《黎明前的歌聲》等等。所以,同樣是出現西裝旗袍服飾,一旦涉及革命題材地下工作誰也不往上貼西裝旗袍戲標籤。與之相反,上海滬劇院一次性推出新人演繹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日出》、《石榴裙下》三台大戲,無不標榜這是西裝旗袍戲。最新參與全國巡演的滬劇《董梅卿》有媒體再次強調這是一出新編西裝旗袍戲,同時又譽為上海灘亂世佳人。相互對比就充分表達了西裝旗袍戲究竟適用於哪一類題材。 

問:講到這裡,我倒有些怕怕的——你這樣子不是在唱衰滬劇嗎?

答:哪兒的話。正本清源來探討西裝旗袍戲是為了更好地理直氣壯地大力宣傳滬劇擅長時裝劇的特點。尤其是後來在革命京劇現代戲推動下,許多劇種都擅演多演演好現代劇的大環境里如何推出更多更新更好的滬劇時裝劇目。既不必為發揚自身擅長都市言情劇題材的特色感到對不起主旋律,更無須繼續抬出西裝旗袍戲的過時招牌。西裝旗袍戲的輝煌畢竟屬於過去,滬劇界不能停留在這上面吃老本,而應該團結一致拓展戲路向前看才是對頭。

至於說到對西裝旗袍戲的疑惑並非是我一家之言。著名滬劇文物收藏家子歸先生就曾列出過一個題目「西裝旗袍戲還能做多久」。由此引來一些愛護滬劇的熱心戲迷跟帖,最後歸納了以下幾條——
一、西裝旗袍戲到了滬劇界成了一種表現題材和樣式的模式,是好事,也是難事!
二、過去的西裝旗袍戲反映的大多是上海1949年前的一些人和事,已經很盡興地把那時的神采表達得淋漓盡致了。
三、現在的西裝旗袍戲都在用新的理念去演繹1949年前的一些人和事,所以已不是表現歷史,而是改變歷史真相!
四、讓新一代觀眾在沉浸全新的現代豪華設計中的西裝旗袍環境中,去審視1949年前的一些人和事,還有什麼歷史感?
五、講一些1981年以後的西裝旗袍故事,編劇們會不會?

觀點同樣很尖銳。滬劇依靠西裝旗袍戲來重溫舊夢,事實已經證明還將會繼續證明是一件憾事。特別是青年學生觀眾的貧乏,說明他們對西裝旗袍戲並不認同。

有個相反的例子就是蘇州市未成年人崑曲教育傳播中心舉行了成立五周年的系列慶祝活動。五年來,由該中心實施的「崑曲為在校學生公益演出普及工程」,為全市82所大中小學以及民工子弟學校演出了近800場,觀看演出成年的學生總計達17萬人次之多,另有500多位英國中學生到訪沁蘭廳。位列聯合國非遺名單榜首的古老崑曲如此吸引年青人真是十分令人感慨。

對於上述第五條,其實有的是新編都市言情劇,只不過目前滬劇界喪失了當年西裝旗袍戲全盛時期猛追緊跟的勁頭。就說一個例子——根據熱門電視連續劇改編的《新結婚時代》,反映了大款包養二奶姐弟戀處女情結等社會現象,男一號男二號都西裝筆挺,戲曲劇本改編權為原著小說作者授予並曾受到中國劇協分黨組書記文學博士季國平先生讚賞,可至今無人問津。

問:採訪時間快過了,請問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答:最後還想說兩句的就是寧波的本土劇種甬劇。在所有的灘簧戲里,寧波灘簧和本地灘簧是最為密切的兩個劇種。也唯有甬劇在劇目介紹中會沿用西裝旗袍戲的招牌——曾經看到過報道「這次重排《秋海棠》,就是為了重現『西裝旗袍戲』的盛況。記者昨天看到,為演好劇中的角色,張欣溢特意剪掉了留了多年的長發,頂著個『鍋蓋頭』,儼然成了民國時期的中學生。」其實,大可不必——甬劇自身擁有三大經典傳統戲《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雙玉蟬》沒有一部是西裝旗袍戲,自然也還都不是時裝戲。它們頻繁為其他劇種改編搬演並獲得讚譽,這是甬劇的驕傲。近年來,甬劇的天下第一團屢屢出新戲出成果,其創新精神為某些後進劇種所不及。比如梅花獎劇目《典妻》就超越了同樣內容的滬劇《為奴隸的母親》,還有《風雨祠堂》和《寧波大哥》等一系列優秀時裝劇和現代戲,完全沒有必要躺在西裝旗袍戲這面陳舊退色的旗幟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7 06: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