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汪曾祺與《沙家濱》的寫作--汪曾祺誕辰90周年紀念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10-3 22: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相關人物|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汪曾祺與《沙家濱》的寫作

              --汪曾祺誕辰90周年紀念

作者:張耀傑

汪曾祺是運用高度詩化的散文語言寫作京劇劇本和短篇小說的文學大家,他曾經戲稱自己是一個「中國式的抒情人道主義者」,並且表示自己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諧」。正是基於博大精深的人道理想和人文關懷,汪曾祺在文藝創作中逐漸形成了自己淡定溫暖、平和素凈的詩化境界和靈動活潑、不拘一格的話語風格。四十多年過去,現代京劇《沙家濱》的經典化語言、經典化唱腔、經典化人物、經典化表演,依然是中國戲劇史上的藝術豐碑。

一、為保存《沙家濱》的江湖遊民氣息,汪曾祺對江青陽奉陰違

1963年12月下旬,北京京劇團接到由江青交來的上海市人民滬劇團演出的《蘆盪火種》劇本,立即由黨委書記薛恩厚、副團長蕭甲、藝術室主任楊毓敏和專職編劇汪曾祺成立創作組,集中力量從事京劇化的移植改編。由於《蘆盪火種》的原劇本有較好的基礎,京劇演出本很快改編完成,並且迅速被搬上舞台。只是由於時間過於倉促,首輪演出的效果並不理想,從而引起江青的強烈不滿。

據蕭甲回憶說:「改《蘆盪火種》第一稿時,汪曾祺、楊毓敏和我住在頤和園裡,記得當時已結冰,遊人很少,我們伙食吃得不錯。許多環境描寫、生活描寫是從滬劇來的,改動不小,但相當粗糙。江青看了以後,讓她的警衛參謀打電話來不讓再演。彭真、李琪、趙鼎新等北京市領導認為不妨演幾場,在報上做了廣告,但最後還得聽江青的。這齣戲在藝術上無可非議,就是因為趕任務,以精品來要求還是有差距的。我們又到了文化局廣渠門招待所,薛恩厚工資高,老請我們吃涮羊肉。這次劇本改出來效果不錯,大家出主意,分頭寫,最後由汪曾祺統稿。曾祺隨和、認真,寫東西苦熬,是強烈的腦力勞動,我們之間能說通,互相理解,沒有太多不同意見。滬劇本有兩個茶館戲,我們添了一場,變成三個茶館戲,後來被江青否定了。」

江青對於《沙家浜》一抓到底,從劇情、人物到唱腔、舞美、表演都要親自過問。正是在江青「十年磨一劍」的嚴格要求之下,《蘆盪火種》最終被打磨成為經典樣板戲《沙家浜》。在最為膾炙人口的「智斗」一場戲中,春來茶館的老闆娘、中共地下工作者阿慶嫂與忠義救國軍參謀長刁德一和忠義救國軍司令胡傳魁之間,以團團轉的圓場調度來巧妙周旋的「背供戲」,就是由汪曾祺按照江青的建議執筆完成的:

刁德一:這個女人哪不尋常。

阿慶嫂:刁德一有什麼鬼心腸?

胡傳魁:這小刁,一點面子也不講。

阿慶嫂:這草包倒是一堵擋風的牆。

刁德一:她態度不卑又不亢。

阿慶嫂:他神情不陰又不陽。

胡傳魁:刁德一,搞的什麼鬼花樣。

阿慶嫂:他們到底是姓蔣還是姓汪?

刁德一:我待要旁敲側擊將她訪。

阿慶嫂:我必須察言觀色把他防。

據汪曾祺在《關於〈沙家浜〉》一文中回憶,這場戲原來只是阿慶嫂和刁德一兩個人齣戲入戲、鬥智斗勇的「背供」唱腔,江青審讀時提出要把胡傳魁拉進矛盾衝突之中,這樣不但可以展現三個人之間的心理較量,舞台調度上也可以推陳出新。按照原來的劇本,胡傳魁只能踱到舞台後面對湖水發獃抽煙,等於是被「掛」起來了。

接著上面的「背供戲」,是刁德一對於阿慶嫂的當面盤問:「阿慶嫂,適才聽得司令講,阿慶嫂真是不尋常。我佩服你沉著機靈有膽量,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槍。若無有抗日救國的好思想,焉能夠捨己救人不慌張。」

阿慶嫂的回答是:「參謀長休要謬誇獎,捨己救人不敢當。開茶館,盼興旺,江湖義氣是第一樁。司令常來又常往,我有心,背靠大樹好乘涼。也是司令的洪福廣,方能遇難又呈祥。」

當刁德一進一步試探說:「新四軍久在沙家濱,這棵大樹有蔭涼,你與他們常來往,想必是安排照應更周詳?」阿慶嫂機警地回答道:「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擺開八仙桌,招待十六方。來的都是客,全憑嘴一張。相逢開口笑,過後不思量。人一走,茶就涼,有什麼周詳不周詳?」

江青起初對於「壘起七星灶」一段戲文中的「江湖口」,也就是江湖遊民氣息大為不滿。堅持己見的汪曾祺不得不通過陽奉陰違的方式,把這段戲文保留了下來。正是因為汪曾祺創造性地在高度程式化的板腔體唱詞中,加入了一些充滿現代生活氣息甚至是江湖遊民氣息的白話詩詞,才使得《沙家浜》的京劇唱腔和京劇表演變得更加富於美感和藝術表現力。無論是阿慶嫂的潑辣機警,郭建光的英明果斷;還是刁德一的陰險狡詐,胡傳魁的愚蠢自負;都被他表現得活靈活現、栩栩如生。用他自己的話說,「我非常重視語言,也許我把語言的重要性推到了極致。我認為語言不只是形式,本身便是內容。」

35382.jpg

圖:現代京劇《沙家浜》劇照:阿慶嫂智斗刁德一、胡傳魁。 (張耀傑/圖)

二、由於江青,《沙家浜》使汪曾祺遭遇三起三落的命運

1964年冬天的一天,汪曾祺在薛恩厚帶領下走進中南海。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江青。江青當場指示他與空軍政治部文工團編劇閻肅一起,把小說《紅岩》改編成京劇。後來江青又改變主意,要求兩個人另起爐灶寫作劇本《山城旭日》。

1967年4月20日上午,已經在「文革」中被再次打倒並且接受強制性勞動改造的汪曾祺,正在煤場勞動時被長篇小說《野火春風斗古城》的作者、「中央文革小組」聯絡員李英儒派人叫到辦公室。在李英儒的安排下,汪曾祺隨後在群眾大會上當眾表示承認錯誤,並且公開表態說:「江青同志如果還允許我在『樣板戲』上盡一點力,我願意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當天晚上,一身煤灰的汪曾祺在李英儒帶領下走進劇場觀看《山城旭日》的京劇演出,並且與閻肅一起坐在了江青的身邊。

1970年5月15日,京劇《沙家浜》的定稿會議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隆重舉行。會場裡面對面擺放著兩排桌子。正面坐的是江青、姚文元、葉群等人。對面坐著劇團的演員和汪曾祺。每人面前放一本二號仿宋體大字印刷的劇本,由洪雪飛、萬一英等演員輪流朗誦。讀到一個段落,江青說:「這裡要改一下。」汪曾祺就當場改寫。在念到第二場《轉移》中的郭建光出場時,姚文元討好地提出:「江青同志花了很多的心血,要用幾句好一點的詞句形容一下。」江青微微點頭表示同意。汪曾祺很快便脫口而出:「朝霞映在陽澄湖上,蘆花白早稻黃綠柳成行。」江青當場表示讚賞,後來又下達指示,把後面的唱詞改成了「蘆花放稻穀香岸柳成行」。

在定稿會議中表現出色的汪曾祺,經江青安排於1970年5月21日登上天安門城樓,與首都百萬軍民一起集會擁護毛澤東5月20日發表的聲明《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在新華社當天發布的通稿中,汪曾祺的名字出現在了一長串幾百個人名的接近結尾處。「九葉派」詩人唐湜在溫州看到報紙后四處奔走相告:汪曾祺上天安門了,咱們知識分子有救了!消息傳到山西,汪曾祺在農村插隊的兒子也因此改善了處境。但是,等到江青倒台之後,汪曾祺第三次變成審查改造對象,被送進學習班。在兩年多的時間裡,他先後寫下了十幾萬字的檢查材料。35384.jpg

圖:有酒學仙無酒學佛剛日讀經柔日讀史 錢大昕曾書此聯汪曾祺 (錢大昕/圖)

1981年,汪曾祺以短篇小說《大淖記事》獲得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從而奠定了自己作為優秀小說家的文壇地位。晚年汪曾祺在創作一系列經典短篇小說的同時,還寫作了《我的解放》、《關於〈沙家浜〉》、《「樣板戲」談往》、《關於于會泳》等一系列反思回憶「樣板戲」的文章。他在對「三突出」、「主題先行」的「樣板戲」加以否定性批判的同時,也認真負責地肯定了江青和前文化部部長於會泳對於現代京劇的創造性貢獻。在他看來,樣板戲「也有可資借鑒的地方」。江青提倡的「十年磨一劍」的藝術追求,對於經典戲劇的創作是十分必要的。于會泳把西方歌劇集中塑造人物形象的主題旋律和音樂元素引用到京劇唱腔之中,並且把四十多種地方戲劇曲藝的音樂素材,成功地糅進高度程式化的京劇音樂裡面,對於豐富和發展京劇音樂的藝術表現力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巨大貢獻。

除了京劇劇本《范進中舉》、《沙家浜》之外,汪曾祺參與創作的戲曲作品還包括取材自《聊齋志異》的《小翠》,新編傳統劇目《大劈棺》、《一捧雪》,新編歷史劇《擂鼓戰金山》以及現代京劇《杜鵑山》、《裘盛戎》等等。他在發表《一捧雪》劇本時曾經明確表示說:「京劇的出路,就是要吸收現代主義的東西」,從而達到「讓看老戲的過癮,也吸引年輕觀眾」的目的。從中可以看出他對於京劇藝術的滿腔熱愛,以及他對於京劇藝術的創新思考。

文章版權歸《南方周末》所有,轉載請與編輯聯繫
(Email: 
ml1982@vip.sina.com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4 21: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