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紅樓謎話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9-18 00: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俚曲亂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紅樓謎話

紅樓謎話是專門話談紅樓「燈謎」本身,不涉及作者暗藏在謎後面的任何東東。

這一系列有點兒仿照高昌仁兄的「紅樓一串紅」文體,望一串紅主人勿笑我東施效顰。

一,雖不中亦不遠

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是小時候讀余真大師寫的袖珍書。

謂之猜謎者猜了謎底,卻不是做謎者預定的謎底,但又不能算猜錯。

雖不中亦不遠,大概相當於射擊射箭,未曾正中靶心十環可也是在九環八環之內。

絕對不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情況。

紅樓中,歸入這一類的有——

觀音未有世家傳,打四書一句。

湘雲她先猜的是:在止於至善。

寶釵笑道:你也想一想'世家傳'三個字的意思再猜。

李紈笑道:再想。

黛玉笑道:哦,是了。是'雖善無征'。

其中,標準謎底以「無征」扣「未有世家傳」。

雖不中亦不遠的謎底里以「在止於」扣「未有世家傳」。

難說一定不如標準謎底,史湘雲的才情也未必輸於林黛玉薛寶釵。

雖不中亦不遠,只不過不合作謎者的本意罷了。

二,麵糊未乾,即被狂風捲去

這也是少年時在余真燈謎大師寫的那本書里看來的。

燈謎燈謎,雖然最初以燈籠形式懸挂,後來則多半粘貼於壁。

麵糊未乾即被狂風捲去——極形象地諷刺了作謎者作謎水平不咋地。

下面就來看看紅樓謎語,點算一下:

猴子身輕站樹梢。——打一果名。

賈政已知是荔枝,只因此謎乃賈母所作便故意亂猜別的,罰了許多東西,然後方猜著。

能使妖魔膽盡摧,身如束帛氣如雷。一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賈政一看之下脫口而出:這是炮竹嗄。

寶釵等近前一看,是一首七言絕句,並無甚新奇,口中少不得稱讚,只說難猜,故意尋思,其實一見就猜著了。

其實一見就猜著了,可不是比麵糊未乾更加快捷。

類似水平的謎語多多,比如賈探春的風箏賈迎春的算盤賈惜春的海燈。

後文的古人名謎,也屬此類——

紋兒的是'水向石邊流出冷',打一古人名。

探春笑問道:"可是山濤?"

這兒暫且不說謎面謎底扣得緊也不緊,單就猜謎猜出速度之快,當屬麵糊未乾即被狂風捲去之列。

三,謎面謎底不許犯重

記得這也是從燈謎大師余真那本書里讀來的。

寫五言七言詩時有對不能犯重的要求。當然並非那麼嚴格。我們讀古人的詩就有發現犯重現象。

但是,在燈謎里這條要求就要嚴格得多。

也就是說謎底里的字眼不能出現在謎面裡面。

因為,如果謎底里的字出現在謎面里的話將會大大降低猜謎的難度。其趣味性自然大打折扣。特別是字謎的情況尤其如此。

由此而來,反而曾出現過作謎者不懂這一條規則犯重的結果卻使得懂謎的猜謎大家偏偏猜不出謎底的情況。

紅樓謎語中就有犯重現象。

那就是四小姐惜春的一條燈謎——

前身色相總無成,不聽菱歌聽佛經。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賈政道:「這是佛前海燈嗄。」

惜春笑答道:「是海燈。」

注意到謎底「海燈」里的海字出現在謎面之中——這首詩謎的第三句末一字。

看來,賈惜春不懂這條謎規,她的叔父也不懂。

四,並非不通的象形謎

補遺:犯重的詩謎還有三小姐探春的風箏謎。

接下來要說的就是紅樓中好多謎語都是象形謎。老祖宗做的那條謎就是典型的象形謎。猴子身輕蹲樹梢,打一果名。謎底是荔枝。

其他好多象形謎不再一一例舉。只是來說說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兩條謎語。

太監又將頒賜之物送與猜著之人,每人一個宮制詩筒,一柄茶筅,獨迎春,賈環二人未得。

迎春自為玩笑小事,並不介意,賈環便覺得沒趣。

且又聽太監說:「三爺說的這個不通,娘娘也沒猜,叫我帶回問三爺是個什麼。」

眾人聽了,都來看他作的什麼,寫道是:大哥有角只八個,二哥有角只兩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愛在房上蹲。

眾人看了,大發一笑。賈環只得告訴太監說:「一個枕頭,一個獸頭。」 太監記了,領茶而去。

其實這個象形燈謎,本身作得不錯。事物形象特徵和區域特徵非常扣題。古時候的枕頭是八個角,不像現在的枕頭只有四個角。

真要說有何欠缺,除非是說賈環所做的這個詩謎謎面詩意不夠。或者說過於通俗,不像其他紅樓人物所作詩謎謎面本身像一首詩。

我猜想一來是賈元春看不起這個趙姨娘所生的同父異母弟弟,二來她根本沒有猜出來也就不再費心去猜。乾脆以「這個不通」的名義一棍子把它打死。

說賈元春猜謎的本事有限,是很有根據的。請看——

小姐們作的也都猜了,不知是否。

太監說著,也將寫的拿出來。也有猜著的,也有猜不著的,都胡亂說猜著了。
「都胡亂說猜著了」那是給娘娘面子。

不信你看,回頭賈政來猜,都是一猜就猜著了。

五,另外一個受冷落的制迷人

總感到十分遺憾的是二小姐備受冷落。性格使然?本心冷漠?不待見人?

同為偏房所出,凈有比她得寵的。

這一回,賈迎春的待遇和賈環一樣。區別僅在於她採取的態度是慣常的不以為然。

那猜謎獎品微不足道。尤其對一個「娘娘」來說,那簡直算不上啥。

可是,小說作者偏偏安排他們兩個猜不出元妃那個顯而易見的詩謎。

為何故意「厚此而薄彼」?!

那條謎底為炮竹的燈謎真的有那麼難猜嗎?!

退一步說,二木頭她做的詩謎還是很好的一條詩謎。不是環哥兒那樣子「不通」,惹得娘娘沒有興趣去猜。總得有區別對待吧——

可是,娘娘並沒有這麼做。兩個人都被她打入「另類」。可是人家明明做了一條詩謎來「娛樂」娘娘您啦。

讓我們一起來再看看這首詩謎:

天運人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因何鎮日紛紛亂,只為陰陽數不同。

賈政道:「是算盤。」

迎春笑道:「是。」

這一首詩謎中規中矩。不像三姑娘四姑娘都底面相犯。

從詩句本身來看也是一首好詩,不是賈環那樣的粗俗。

並且從難猜易猜的角度,絲毫不輸於薛林兩位,更遠勝於娘娘她自己做的炮竹謎和另一位具有王妃福命的三小姐做的風箏謎。

一個女孩兒家,在娘家就被人看不起,到了婆家之後還會有她的好日子過嗎?!

所以,我總記得我好婆經常說的一句話——大意為娘家是女孩兒的大後方根據地。

六,一條難猜的字謎

謎之源,出於《左》《國》之隱語,而以曹娥碑之「絕妙好辭」四字、孔北海之「魯國孔融文舉」六字為正格。

此乃離合體之謂。不少燈謎佳作便是巧妙地運用了漢字的拆分重組。

僅舉一例:如萬國衣冠拜冕旒,射一命字(捲簾)。分之為叩一人。語合頌揚,故為佳耳。

紅樓之中,謎語多為象形意會,以離合體的謎語極少(仔細搜檢恐怕就只一個)。

「綺兒的是個'螢'字,打一個字。」

眾人猜了半日,寶琴笑道:「這個意思卻深,不知可是花草的'花'字?」

李綺笑道:「恰是了。」

眾人道:「螢與花何干?」

黛玉笑道:「妙得很!螢可不是草化的?」

眾人會意,都笑了說「好!」

此謎固妙,謎面僅有一字即已屬於難猜的謎,裡面又融合了古文「腐草為螢」含義以及拆字法——草頭下面一個化字合成。

所以眾人猜了半日。最後由薛寶琴猜出。猜出之後又是「眾人不解」,僅有林黛玉深得其解——才有「妙得很!」的讚歎和破解。

寶釵道:「這些雖好,不合老太太的意思,不如作些淺近的物兒,大家雅俗共賞才好。」

看來寶姐姐也是屬於既猜不出又沒有能及時領悟的「眾人」之中。

「這個意思卻深」的評語,難免使得這條謎語會落入「自家腳趾頭動」一類。

還好的是大觀園來了一個薛寶琴。

七,謎面不能有別解

燈謎除了不能底面相犯這條謎規之外,更重要的謎規就是別解在謎底。我寫的小標題——謎面不能有別解就是這個意思換了一種角度。燈謎大師余真寫的書里就直截了當地指出這條規則。

燈謎燈謎,使人從迷茫之中找到答案,謎底的別解一般來說肯定要有。否則就是過與淺俗往往麵糊未乾即被狂風颳去。

謎底的別解使得燈謎饒有趣味。有的時候一條上佳燈謎讓人拍案叫絕就是由於謎底別解突出奇兵。

中國漢字有一字多義, 一字多音的特點.所謂"別解"就是利用漢字的這個特點, 對謎面或謎底中的某些字或詞不作原意解釋, 也就是說不按通常的習慣去理解, 或是引申出歧義, 或是片語內部重新組合 (頓讀) 形成新義, 或是不讀原來的音 (別讀) .這樣, 通過主觀的思維, 望文生義地尋找出另外一種新的含義, 用這種新的解釋使底面很好地扣合.

燈謎必須有別解,無別解則不成謎。別解又分謎面別解、謎底別解和謎面謎底均別解。其中,謎底別解是必須的,謎底直解不能稱之為謎;謎面謎底均別解不多見;謎面別解仍然存在,不過正呈減少趨勢,特別是在謎賽中,幾乎見不到了,謎面別解雖不能算作病謎,但也很難成為好謎(字謎除外),因為人們在猜謎時大都習慣於謎底別解。如果謎面別解,猜起來往往要走很多彎路,浪費了時間和精力,如果謎作者註明「謎面別解」,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謎底別解
亦稱別解在謎底,是傳統正宗的制謎法門,至今仍是人們最為常用的別解手法。它的主要特點是謎面文義取本義解,但謎底文字卻取岐義解。例如:「傷口癒合」(打經濟名詞一),謎底是「創收」。「創收」的本義是指「創造財富,增加收入」。但如今將謎底的「創」別解作「創傷」,「收」別解作「 收縮」。「傷口癒合」也就是創傷合攏長好了。

謎面別解
是燈謎別解手法之一,指謎底文義取本義解,而謎面文義卻取岐義解。例如: 「獵戶斗豺狼」(打國產影片一),謎底是「星星星」。謎面似乎是講獵人打獵的情形,但這隻不過是作者在謎面故布疑陣罷了。本謎其實是運用謎面別解手法,在謎面上羅列了三個星座名稱:「獵戶」和「豺狼」是現代天文學的星座名,而「斗」則是我國古代二十八宿之一。因而猜射時應先對謎面進行別解,再運用歸納法得出謎底「星星星」。又如「單曉天」(打五字俗語),謎底是「人生地不熟」。謎面本是我國當代書法家名,今別解成「單單(僅只)曉得天「。由於古時把」天地人「稱為」三才「,既然命命是曉得天,可推知對地和人都是陌生的、不熟悉的了。故可將謎底頓讀成」人生,地不熟「來扣合謎面。

從上面一系列網路引文可知儘管謎面也是時有別解的情況,但是畢竟不算傳統的正宗。原因在於謎底別解饒有趣味,謎面別解則往往讓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傷透腦筋。

紅樓夢裡薛寶琴的十首猜俗物的詩謎為何難猜,其根本原因在於別解都在謎面——這可從至今為止林林總總的謎底歸納出來。無論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每一個猜謎者都可以認為自己的答案是對的或者稍微謙虛一點是雖不中也不遠,但是基本出發點都是謎面別解而得。

薛寶琴如此錦心繡口,為何作詩謎卻違反常規頗為人不解。不過,從曹雪芹故意別想讓人猜出或者算準了讀者大眾將會猜個天翻地覆爭論不休這一點看來,他的目的通過別解在謎面輕易地達到了。

另外必須指出的是即今為止所看到的這十首詩謎種種謎底記憶中差不多都是謎底無別解的類型。

八,紅樓詩謎之謎

紅樓謎語,容易的太容易,作者(不管是誰)也直接給出謎底。艱難的也是實在太不容易。出於某種心態,作者(同樣是不管是誰)還故意不給出謎底。後者這種情況也著實少見。這本身就構成了紅樓這個大迷宮一個重要的有機組成部分。

本系列宗旨是就謎論謎。再次聲明不涉及謎底背後究竟隱藏了點啥,不管隱去的真事,只就字面上的謎面來說說這謎語本身。

燈謎界前輩說得好——詩詞一類,浩若煙海,無界限之可言,然其中可作謎材者,實難其選,此何以故?蓋由作者當敷詞摛藻時,皆幾經研練而出。字斟句酌,無迷離惝恍之談,非若四書五經之質實古奧,可以指鹿為馬也。大抵詩之五言及空句,尚間有可用。七言與實句,則難於為力。但有一字未協,即不中繩墨。

紅樓作者賣弄文才——這一點無可厚非,現在開博客寫網文的又哪一個只是單純訴說心曲?所以,八十回紅樓里盡多詩謎。這詩謎又不是主要的一類詩謎——或是謎底比如打唐詩一句或是謎面引自一句詩詞。就是那些比較正宗的詩謎都很難做到字字有著落字字不落空地謎面謎底巧合天成。

紅樓中難猜的詩謎和賈元春做的容易猜的詩謎一樣是七言詩中的七絕做謎面。無巧不巧的是,這些詩謎沒有給出謎底同時又全部是打一物。不管薛寶琴特別明說打一俗物,和另外的幾首沒有謎底的詩謎一樣仍然屬於打一物的範疇。

猜謎的行家和喜歡猜謎的人們都知道,在謎目中打一物是最傷腦筋的事情。因為打人名打字句打花名打果名一般而言都是有數的,而物品物件要比人名更廣泛——也就是說謎目打一物要比其他謎目難。

更何況,如果謎面本身又有別解(一般來說也可算犯規,或者至少要事先說明)那就難上加難了。

好,已經說明這些安心不讓人猜出來的詩謎的難點所在。那末再稍微分析一下,看看如何難解難猜。

見說紅樓詩謎「著句之縝密,細的天衣無縫,看似無華,卻字字珠磯,字字都是關鍵。」 果真?!答案是否定的。

比如說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載空舟。「赤壁是指灶堂,終日火烤、火燒。」 這樣的分析就有欠燈謎作謎的道理。灶膛是黑色的並非赤壁,因為煙烤火燎的結果未燃盡的剩餘碳分子附著沉積在那兒所致。把鍋比作舟更不妥,原因在於形狀根本不對——哪有一條船造得完整的球面狀的?誰見過這樣形狀的舟船?完全不符合水流動力學和造船結構學材料學。

至於「喧闐一炬悲風冷,就很直白了,是說做飯菜時,為了灶下火旺,用手拉風箱,這句是講灶內火的事。無限英魂在內游,這句是講鍋內做飯菜的事,每口使用著的鍋,年深日久,有多少山珍海味,被這大鍋做成精美的菜肴,那些飛禽走獸多少生靈,被這大鍋炮製過。」 猜謎者自己就忘記了字字有著落的作謎要求以及剛剛寫在上面的贊語。

就算喧闐一炬四字有解,那麼「悲」就沒有著落——試問悲從何來?後面將無限英魂曲解成山珍海味飛禽走獸實在匪夷所思。謎面的別解已經別解得無邊無際。

再進一步發揮由鍋到禍由赤壁到家徒四壁從而表示隱喻家族禍事,那就越發說明了猜謎者對謎面別解的一再擴大化同時也遠遠背離了薛寶琴預設俗物這樣一個謎目要求。

例子太多太多,究其字面原因都是對謎面作了大量的猜測和轉義。這恰恰就是猜謎大忌。千萬別忘了——但有一字未協,即不中繩墨。固然,作者明說真事隱去假語村言,但是在作謎語這樣的文字遊戲上面任意地擴大謎面的別解和別解之上的別解別解的平方立方實在很難有充分的說服力。

好在就是虧得真事隱去假語村言八個字,這才引得眾多的猜謎行家燈謎愛好者前赴後繼,於是我們廣大讀者看到了這麼許多的謎底。

很可惜,因為沒有作謎人的最權威最後的說法,一切的一切,這些謎底或是雖不中也不遠或者是相去甚遠。恐怕沒有一個人能夠自說自話地確認自己的謎底可以視為唯一解或者就是作者設定的謎底。

有網友紅迷說——「謎底眾說紛紜,迄今為止,未得統一認識,因為沒有一種解法有十足的說服力。究其原因,是沒有引起專家學者們的十分重視,不作深究。」

其實不然,要我說難就難在作者本身並不希望普通讀者去搞清楚謎底。本來那本書是在小範圍里傳閱正像文革時期正像插隊山村的一些地下作品,本意並非要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那樣的偉大成果去取得四大古典名著的首席地位。可是,有意栽楊楊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紅樓夢因緣機會終於走向大眾走向世界。這有點兒像那部手抄本小說《一雙繡花鞋》的傳播和成名過程。當然,兩者不可同日而語。但是作為比方,讓大家了解作者本不想叫所有的讀者特別是不知內情的讀者搞清楚其中的奧妙所在。——更不必說隱藏著曹雪芹毒殺雍正帝。

限於篇幅,不再一一例舉各種解法。反正我寧可去欣賞這些詩句本身,也不願意再多花心血去猜作者原本不想讓你猜出來的謎——那是自家腳指頭在動。

最後附帶說一下,前八十回謎材多多謎語多多,后四十回不見蹤影。依我之見,這應該是前後作者不同的又一佐證。

九,和其他古典小說相比較

我的第一篇紅學文章發表於八十年代,那是結合本專業談論紅樓服飾色彩。那時候也是正好放映電視連續劇《紅樓夢》的當口。雖然是乘風潮,但是那是一個之前從未有人全面討論的話題。其中,更是從比較文學的角度來做探討。

拿來比較的另外兩部古典長篇小說是《儒林外史》和《歧路燈》。毫無疑問,幾乎同時代的世態人情眾生相的兩部小說中人物的服飾色彩都很單薄蒼白。與《紅樓夢》相比,差不多可以用舊社會農村貧苦老太太和眼下時尚名媛來對照。豐富多彩和簡陋單調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這次,紅樓謎話也同樣可以和別的一些古典小說相對照。

服飾色彩比較排除了《三國演義》,因為是不同性質的小說不同年份的時代。但是從燈謎來說則不然。

燈謎的鼻祖據說發源於曹娥碑和孔融作為謎底的兩則謎語,那就是三國時代的事情。何況,三國書里民謠說的是「千里草何青青,十日上不得生」,也就是字謎的發端。千里草就是董卓的董,十日上便是董卓的卓。類似的民謠在後來的隋唐演義里也有,一直延續到李自成。所謂十八子主神器,十八子那就是一個李字。

燈謎時有見之古典小說。比如三言兩拍就是一個例子。鬼魂夢中託言,兩個兇手分別是「車中猴,門東草」解出來就是申蘭和「禾中走,一日夫」則是兄弟申春。

「大女子,小女子,前人耕來後人餌。要知三更事,掇開人下水。來年二三月,句已當解此。」 其中女子隱含外孫表示事涉大孫押司小孫押司,句己則是合併為一個包字,亦即包龍圖前來破案。

「銅鐵投洪冶,螻蟻上粉牆。陰陽無二義,天地我中央。」——此四句乃含著『化緣道人』四字

「強爺勝祖有施為,鑿壁偷光夜讀書。縫線路中常憶母,老翁終日倚門閭。」 此乃人名謎:第一句是孫權,第二句是孔明,第三句是子思,第四句是太公望。

這些都是舉的一些零碎例子。最大量地結合書中內容編造燈謎的古典長篇小說要算是《鏡花緣》。書中有著整整一回半的篇幅是燈謎相關內容。

第三十一回 談字母妙語指迷團 看花燈戲言猜啞謎——

訪了多時,忽見一家門首貼著一個紙條,上寫「春社候教」。到了廳堂,壁上貼著各色紙條,上面寫著無數燈謎,兩旁圍著多人在那裡觀看,個個儒中素服,斯文一脈。內有一條,寫署:『萬國咸寧』,打《孟子》六字,贈萬壽香一束。」多九公道:「請教主人:『萬國成寧』,可是『天下之民舉安』?」有位老者應道:「老丈猜的不錯。」於是把紙條同贈物送來。

唐敖道:「請教九公:前在途中所見眼生手掌之上, 是何國名? 」多九公道:「那是深目國。」唐敖聽了,因高聲問道:「請教主人:『分明眼底人千里』,打個國名,可是『深目』?」老者道:「老丈猜的正是。」也把贈物送來。旁邊看的人齊聲贊道:「以『千里』刻劃『深』字,真是絕好心思!做的也好,猜的也好!」

林之洋道:「請問九公,俺聽有人把女兒叫作『千金』,想來『千金』就是女兒了?」多九公連連點頭。林之洋道:「如果這樣,他那壁上貼著一條『千金之子』,打個國名,敢是『女兒國』了?」那個老者答道:「小哥猜的正是。」唐敖道:「這個『兒』字做的倒也有趣。」

林之洋道:「那『永錫難老』,可是『不死國』?上面畫的那隻螃蟹,可是『無腸國』?」老者道:「不錯。」也把贈物送來。

請注意,此末一條謎就是畫謎,以畫為謎面。

第八十回 打燈虎亭中賭畫扇 拋氣球園內舞花鞋——

話說玉芝一心只想猜謎,史幽探道:「你的意思倒與我相投,我也不喜做詩。昨日一首排律,足足鬥了半夜,我已夠了。好在這裡人多,做詩的只管做詩,猜謎的只管猜謎。妹妹即高興,何不出個給我們猜猜呢?」玉芝見幽探也要猜謎,不勝之喜。正想出一個,只聽周慶覃道:「我先出個吉利的請教諸位姐姐:『天下太平』,打個州名。」國瑞徵道:「我猜著了,可是『普安』?」慶覃道:「正是。」

若花道:「我出『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載』,打個花名。」謝文錦道:「好乾凈堂皇題面!這題里一定好的!」董寶鈿道:「我猜著了,是『凌霄花』。」若花道:「不錯。」春輝道:「真是好謎!往往人做花名,只講前幾字,都將花字不論,即如牡丹花,只做牡丹兩字,並未將花字做出。誰知此謎全重花字。這就如蘭言姐姐評論他們彈琴,也可算得花卉謎中絕調了。」

言錦心道:「我出『直把官場作戲場』,打《論語》一句。」師蘭言道:「這題面又是儒雅風流的,不必談,題里一定好的。」忽聽一人在桌上一拍道: 「真好!」眾人都吃一嚇,連忙看時,卻是紀沉魚在那裡出神。紫芝道:「姐姐!是甚的好,這樣拍桌子打板凳的?」紀沉魚道:「『直把官場作戲場』,我打著了,可是『仕而優』?」錦心道:「是的。」紫芝道:「原來也打著了,怪不得那麼驚天動地的。」春輝鼓掌道:「象這樣燈謎猜著,無怪他先出神叫好,果然做也會做,打也會打。這個比『凌霄花』又高一籌了。他借用姑置不論,只這『而』字跳躍虛神,真是描寫殆盡。」

(備註:我在上海京劇院尚長榮三部精品評述文章中曾借用此作題目,略作更動為「直把戲場作球場」,只是標題不是謎面。)

花再芳道:「據我看來:都是一樣,有何區別?若說尚有高下,我卻不服。」春輝道:「姐姐若講各有好處倒還使得,若說並無區別這就錯了。一是正面,一是借用,迥然不同。前者妹子在此閑聚,聞得玉芝妹妹出個『紅旗報捷』,被寶雲姐姐打個『克告於君』,這謎卻與『仕而優』是一類的:一是拿著人借做虛字用,一是拿著虛字又借做人用,都是極盡文心之巧。凡謎當以借用力第一,正面次之。但借亦有兩等借法,即如『國士無雙』,有打『何謂信』的;『秦王除逐客令 』,打『信斯言也』的。此等雖亦借用,但重題旨,與重題面迥隔霄壤,是又次之。近日還有一種數典的,終日拿著類書查出許多,誰知貼出麵糊未乾,早已風捲殘雲,頃刻罄凈,這就是三等貨了。」

緇瑤釵道:「春輝姐姐說『國士無雙』有打『何謂信』的,我就出『何謂信』,打《論語》一句。」香雲道:「瑤釵姐姐意思,我猜著了。他這『何謂』二字必是問我們猜謎
的口氣,諸位姐姐只在『信』字著想就有了。」董花鈿道:「可是『不失人,亦不失言』?」瑤釵道:「正是。」瓊芝道:「這個又是拆字格的別調。」

易紫菱道:「我出個『四』字,打個藥名。妹子不過出著頑,要問甚麼格,我可不知。」眾人想了多時,都猜不出。潘麗春道:「可是『三七』?」紫菱道:「妹子以為此謎做的過晦,即使姐姐精於歧黃,也恐難猜,誰知還是姐姐打著。」

柳瑞春道:「我仿紫菱姐姐花樣出個『三』字,打《孟子》二句。」眾人也猜不著。尹紅萸道:「可是『二之中、四之下也』?」瑞春道:「妹子這謎也恐過晦,不意卻被姐姐猜著。」葉瓊芳道:「這兩個燈謎,我竟會意不來。」春輝道:「此格在廣陵十二格之外。卻是獨出心裁,日後姐姐會意過來,才知其妙哩。」

褚月芳道:「妹子從來不知做謎,今日也學個頑頑,不知可用得:『布帛長短同,衣前後,左右手,空空如也』,打一物。」蔣麗輝道:「我猜著了,就是蘭蓀姐姐所穿的背心。」月芳笑道:「我說不好,果然方才說出,就打著了。」

司徒嫵兒道:「月芳姐姐所出之謎,是『對景掛畫』;妹子也學一個:『席地談天』,打《孟子》一句。」芸芝道:「我倒來的湊巧,可是『位卑而言高』?」嫵兒道:「我這個也是麵糊未乾的。」

譚蕙芳道:「你看蘭蓀姐姐剛才席地而坐,把鞋子都沾上灰塵,芸芝姐姐鞋子卻是乾淨的;我也學個即景罷,就是『步塵無跡』,打《孟子》一句。」呂瑞蓂道:「可是『行之而不著焉』?」蕙芳道:「這個打的更快。我們即景都不好,怎麼才說出就打去呢?」

蘭言道:「姐姐!不是這樣講。大凡做謎,自應貼切為主,因其貼切,所以易打。就如清潭月影,遙遙相映,誰人不見?若說易猜不為好謎,難道那『凌霄花』還不是絕妙的,又何嘗見其難打?古來如『黃絹幼婦外孫齏日』,至今傳為美談,也不過取其顯豁。」春輝道:「那難猜的,不是失之浮泛,就是過於晦暗。即如此刻有人腳指暗動,此惟自己明白,別人何得而知。所以燈謎不顯豁、不貼切的,謂之『腳指動』最妙。」

紫芝道:「你們再打這個燈謎,我才做的,如有人打著,就以麗娟姐姐畫的這把扇子為贈。叫做『嫁個丈夫是烏龜』。打《論語》一句。」題花道:「咪妹這謎,果然有趣,實在妙極!可是『適蔡』?」

題花道:「我出個北方謎兒你們猜:『使女擇焉』,打《孟子》一句。」春輝說著,不覺掩口笑道:「這題花妹妹真要瘋了,你這『使女擇焉』,可是『決汝……』」話未說完,又笑個不了,「……可是『漢』哪?」一面笑著,只說:「該打!該打!瘋了!瘋了!」

寶雲道:「我就借歇歇意思,出個『斯已而已矣』,打《孟子》一句。」春輝道:「聞得前日有個『紅旗報捷』是寶雲姐姐打的;但既會打那樣好謎,為何今日卻出這樣燈謎?只怕善打不善做罷?」呂堯蓂道:「何以見得?」春輝道:「你只看這五字,可有一個實字?通身虛的,這也罷了,並且當中又加『而』字一轉,卻仍轉到前頭意思。你想:這部《孟子》可能找出一句來配他?」田舜英道:「我打『可以止則止』。」寶雲道:「正是。」春輝不覺鼓掌道:「我只說這五個虛字,再沒不犯題的句子去打他,謎知天然生出『可以止則止』五字來緊緊扣住,再移不到別處去。況區那個『則』字最是難以挑動,『可以』兩字更難形容,他只用一個『斯』字,一個『而』字,就把『可以』『則』的行樂圖畫出,豈非傳神之筆么!」

左融春道:「『天地一洪爐』,打個縣名。但這縣名是古名,並非近時縣名。」章蘭英道:「可是『大冶』?」融春道:「正是。」師蘭言道:「這個做的好,不是這個『大』字,也不能包括『天地』兩字, 真是又顯豁, 又貼切,又落落大方。」

亭亭道:「我出『橘逾淮北為枳』,『橘至江北為橙』,打個州名。」玉芝這:「這兩句:一是《周禮》,一是《淮南子》。今日題面齊整,以此為第一。」呂祥蓂道:「妹妹道此兩句,以為還出他的娘家,殊不知《淮南子》這句還從《晏子春秋》而來。」蔡蘭芳道:「據妹子看來:那部《晏子》也未必就是周朝之書。 」魏紫櫻道:「可是『果化』?」亭亭道:「正是。」掌乘珠道:「這個『化』字真做的神化。」紫雲道:「既有那個淵博題面,自然該有這個絕精題里;不然,何以見其文心之巧。」

玉英道:「我出個鬥趣的:『酒鬼』,打《孟子》一句。」玉蟾道:「這個倒也有趣。」邵紅英道:「我打『下飲黃泉』。」玉英道:「正是。」

連篇累牘地寫出一大堆燈謎,難怪魯迅先生評論說《鏡花緣》的下半部作者主要是在賣弄文才炫耀知識。

這裡要補充指出的三點是——

其一,作者借用書中人物之口說出自己對燈謎製法以及好壞評價的看法;
這和紅樓作者借用書中人物之口說出自己對言情小說以及歷史人物評價的看法如出一轍。

其二,書中寫道——蘭言聽了,把玉英、紅英望了一望,嘆息不止。這裡是借用謎語來暗示人物命運,這倒是先於紅樓。很可能紅樓作者也是受此啟發而來。所以也寫了一大堆謎語——儘管是以詩謎為主筆法不同。紅樓謎語的好處是不像上面引述的那樣大量的謎語和故事本身無關,所以讀來不覺得枯燥。

其三,作者曉月•風帆寫的一篇網文「才華之作《鏡花緣》——博物、諷世、斗才」中寫到:《鏡花緣》之斗才,集中現於百名女子齊聚京城十日歡會,各顯其能,吟詩、下棋、算術、繪畫、書法、撫琴、演易、行酒令......品種之多,作品之豐富,除《紅樓夢》在詩詞、酒令方面可匹敵外,其他書中絕少見到。」

看來網文作者偏偏漏掉了燈謎,同樣是品種之多作品之豐富——應該添加上去。

十,紅樓人名謎

這塊豆腐乾來說說紅樓人名謎。

人物謎是人名謎。因為大家都是紅樓讀者,影響面廣,所以紅樓人物也是專門列出來的一類人名謎。

有前輩專門提及人名謎尤其是名著中的人名謎——

他如《紅樓》,則有深柳讀書堂,射木居土;
松濤,射林如海;
千金軀,射王善保;
班超生人玉門關,射賴大家;
倚門而望,倚閭而望,射賈母;
惜可兒此處闕然,射空空道人(捲簾);
白魚入舟,射周瑞。

其中,周瑞中的周不是姓氏而是朝代。別解在謎底。因為涉及周朝祥瑞的故事很多,這一謎底也就有很多謎面。這是一條典型的眾多謎面同一謎底的例子。比如隨便舉一個就是——「鳳鳴岐山」。

上面的例舉中第四條謎,記得余真大師說過,那謎底不妥。正確的謎底應該是賴大家的。少了一個的字,不但不符紅樓原文而且謎的趣味好像也少了些許。附帶說一下,那條謎面可能網路傳抄有誤——應該是班超生入玉門關。入和人搞反了。

余真大師還說過另有謎面:依靠群眾。謎底就是賴大家的。這固然有新舊社會兩重天的關係,也是新謎面印證了多面一底。

創易網站有下列紅樓人名謎——
(以下各打《紅樓夢》人名一)
后。 王夫人
霞。 彩雲
打胎。 墜兒
侍奕。 司棋
探母。 張媽
子房。 住兒
松濤。 林如海
雁南飛。 秋信
對對子。 四兒
踏雪尋梅。 探春
語言樸實。 素雲
依靠群眾。 賴大家
冰雹大作。 冷子興
言無不盡。 雲光
龍鳳呈祥。 雙瑞
辭歲之後。 迎春
微火煎茶。 焙茗
芝蘭其氣。 蕙香
落英拂面。 花襲人
七姐八妹。 多姑娘
一一垂丹青。 入畫
三八多面手。 巧姐
寂寞開無主。 花自芳
九月菊花分外香。 秋芳
八月黃花六月開。 夏金桂
桂香沁心脾。 花襲人
座中皆少女。 多姑娘
一、二、三月需珍視。 惜春
於今好運到門前。 來旺
聰明幹練堪承業。 智能
鳴鳳開基八百年。 周瑞
草色遙看近卻無。 碧痕
不是真正的奇珍。(白頭格) 賈寶玉

(以下打《紅樓夢》人名二)
柳絮花片。 翠縷、小紅
舉國歡騰慶新年。 迎春、同喜
水墨渲染比翼鳥。 入畫、鴛鴦

百度網友真我創作有——

小紅呆看手帕(打一紅樓人物) 湘雲(想芸)
香菱歸警幻(打一紅樓人物) 湘雲(香隕)
嫦娥定居凡塵(打一紅樓人物) 麝月(舍月)
漁翁撒網(打一紅樓人物) 黛玉(逮魚)
高高興興看春晚(打一紅樓人物) 惜春(喜春)
武鄉侯四番用計(打一紅樓人物) 賈環(假還)
幼年雙槍將(打一紅樓人物) 平兒(雙槍將董平)
請韓愈做文章(打一紅樓人物) 秋紋(求文)
得十分,思一百(打一紅樓人物) 香菱(想零)
只宴卧龍鳳雛,不請關羽張飛
(打一紅樓人物)李紋(禮文)
焦尾枯桐(打一紅樓人物) 寶琴(焦尾枯桐,皆寶琴也)
出一毛,進一千(打一紅樓人物) 李紈(利萬)
子龍扶危主,曹操欲和如
(打一紅樓人物) 湘雲(降雲)
笑言冬去風光好(打一紅樓人物) 探春(談春)
但求積雪早融化(打一紅樓人物) 元春(願春)
一言驚醒夢中人(打一紅樓人物) 妙玉(妙語)
會古城主臣聚義(打一紅樓人物) 鳳姐(喜逢)
黃漢升報關雲長不殺之恩(打一紅樓人物)賈赦(假射)
孔明喚東風(打一紅樓人物) 巧姐(巧借)
熱熱鬧鬧過大年(打一紅樓人物) 迎春
久旱之田(打一紅樓人物) 黛玉(待雨)
以薪救火(打一紅樓人物) 寶釵(報柴)
向模範看齊(打一紅樓人物) 襲人(習人)
舉頭望明月(打一紅樓人物) 可卿(客情)
裊裊炊煙(打一紅樓人物) 湘雲(像雲)

哈,大多都是諧音格。好啦,就且打住。最後請記住紅樓人名謎可不是紅樓人物謎哦。

十一,紅樓本事謎

紅樓人名謎比較為大家喜歡猜燈謎者熟悉,以至謎目有簡寫為「紅人」的。

此紅人不是平常所說的在領導心目中的紅人,而是紅樓人物的簡寫。但是,我不喜歡用紅樓人物謎這個名稱——因為很容易誤解為紅樓人物之謎(這是紅學界熱門話題之一)。採用紅樓人名謎那就一目了然。

在網上貼出「紅樓謎話」系列后不少燈謎界網友來訪,其中有一位龍斐網友,就製作了紅樓人名謎——今夜月明人盡望,謎目紅人,謎底是詹光。

謎製得不錯,但看來尚有值得推敲的地方。——「詹」字扣得不緊,就算是諧音也難說周全。龍斐網友又有同一謎面不同謎目:四字常言,謎底是面上有光。也不錯。不過仔細分析不如用臉上有光這四個字,較之面上有光更普遍更常用。反正在我們那一塊是不說面上有光,雖然「臉」「面」在這兒的含義一樣。

有燈謎前輩說過紅樓夢一書,包羅萬有,若藉以制謎,大可專立一門。

通常想不到的是「紅樓本事「也可以單獨成為一門——至少是一個分支。

嘗戲擬數條,如補畫攜蝗大嚼圖,射上老老;

黛玉道鐵鍋一口,鐵鏟一把,射食色;

手足眈眈小動唇舌,射環而攻之;

尷尬人難免尷尬事,射赦小過;

嬌杏門前見太守,射所過者化;

好了歌,射費而隱;

賈珍岳母,射則寡尤;

蓉兒轉來,射王笑而不言;

寶玉你好,射左傳,其以賈害也(解鈴);

活冤孽妙尼遭大劫,射竊負而逃;

史湘雲醉眠芍藥裀,射易經,困於石。若有意搜尋,用之不竭矣。

這些紅樓本事謎也都不錯。前人所作,都為四書五經的謎目。有的沒有註明哪一本經書,今人根本不熟悉,只能望洋興嘆。

大致看過去,以「蓉兒轉來」一謎最佳,也比較為大家熟悉。因為劉姥姥一進榮國府這一回目中賈蓉和王熙鳳之間深有意味的這一互動被讀者很容易記在心中。其次「嬌杏門前見太守」也很好。「手足眈眈小動唇舌」再次之,餘下的則不是不很貼切就是過於難猜。

今人作紅樓本事謎也是少見。事有湊巧,同樣是龍斐網友他最近也作了一條紅樓本事謎。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謎目封神演義人物,謎底是殷破敗。

雖然謎面是紅樓曲文,實在也是紅樓本事大概括。唯同樣謎底中「殷」字著落得不夠,就算是諧音為「應」也一樣。

要我借題發揮,不如不用紅樓本事做謎面,改用唐詩略作變動。新謎面是——

商女已知亡國恨,打封神演義人物名一,謎底殷破敗。

這樣的話,「殷」字就有著落。但是七字詩謎的缺點總也難免。

十二,紅樓戲曲中的謎語

這是紅樓謎話系列最後一篇,也算是湊成十二這個紅樓特色的專門數目。

紅樓戲曲自有清一代以來,就見之於舞台書場。所謂「開講不說紅樓夢,讀盡詩書也枉然」,也可以理解為在說書場合開講,並非是現在央視的那種百家論壇像煞是學術性質的。我想那時候決不會像後來的《紅樓夢學刊》那樣百家爭鳴,只是娛樂性質居多。

不知道那些戲目中有否謎語,未及一一考證。

只是在這兒說說我在自己編寫的《紅樓新曲集錦》一書中安插進去的三條燈謎。

第一條燈謎是看了燈謎前輩的一段話引申出來編排進去。那原話是——

有時將古人之謎,為之更換面底,居然青出於藍者。

如平旦之氣一句,昔人以千不是,萬不是,總是小生的不是扣之。人皆譽其有情有趣,余則嫌其太俗,乃以王亦未敢誚公易之。

實在不敢苟同。因為原來的謎面比較起來通俗——那本來就是一句才子佳人戲目中常用的道白。生旦誤會,傳統上說來就是小生賠罪。所以說「千不是,萬不是,總是小生的不是」。而更換謎面為「王亦未敢誚公」,太過古典,也缺乏那種腦海中浮現小生角色打躬作揖的趣味。

我在新編紅樓戲曲《曹雪芹議親》第四場「私會」中就化用了這條謎語。

曹雪芹議親過程中生旦之間發生誤會。後來誤會冰釋,小生賠罪——這是生旦戲的老套子,本無足奇。引入燈謎的好處是一來舞台生動二來也貼合生旦才子才女的身份。

於是,一個一面借出謎賠罪同時又等於繼續考試,一個迅即猜出謎底。

曹雪芹右足退後一步,做個戲中打躬的身段,口裡念道:
都是小生的不是!

烏雲娟:哪個要你賠禮!

曹雪芹(恢復鎮靜,旋即調皮地):烏二小姐有所不知,此乃一個燈謎的謎面。

烏雲娟:請教是何謎目?

曹雪芹:打四書一句。

烏雲娟:可是「平旦之氣」?

曹雪芹:正是。

將周公旦的「旦」轉義花旦的「旦」,可謂巧思。

在這場戲中,為了貫徹「來而不往非禮也」的原則,也為了再顯才女的本色,又另外設置了一條燈謎——同樣引自古人燈謎。

阿元(拍手稱快):小姐猜對了!我說,小姐您也回敬一個燈謎。

烏雲娟:書中自有顏如玉,打五言唐詩一句。

曹雪芹:想是「文章多佳麗」。

阿元:好啦好啦,兩位打個平手。應該是天作之合了吧。

兩條燈謎應該說對劇情鋪陳起了很好的作用。

另外一條謎語是出現在描寫紅樓第一貪官的新編戲目《賈雨村別傳》第五場:謀扇奪命。

因為石獃子的十二把古扇是這一場戲的焦點,於是就編寫進去扇子的謎語。那也是一條老掉牙的燈謎——

賈雨村:說了半天,是什麼東西?

冷子興(念):
有風不動無風動,
不動無風動有風;
等到梧桐葉落時,
就被打發入冷宮。

賈雨村:哦,那是扇子。

可以說如此安排劇情進展饒有趣味。冷子興來兜售消息,他也算是一個附庸風雅的古董商,用念白的形式出謎絲毫不會唐突。

寫到這裡,也請各位對紅樓燈謎有興趣的網友一起來回憶是否有其他紅樓戲曲劇本里寫進了燈謎內容。

因為出現在紅樓戲曲之中,從而一樣歸入紅樓謎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3 10: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