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當代情色小說《慾海潮騷》回目四:芳心苦

作者:量子在  於 2017-8-29 20: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長短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曾阮宣布帶來的不光是驚喜,還有驚恐。

 

說萬分苦澀的驚喜,原因便是驚恐。

 

老爸再做新郎,算是喜事;可對家裡原有的子女呢,那就是苦澀了。

 

苦澀的緣由是驚恐屬於自己應得的家庭財產份額面臨喪失的極大可能。再要是原先自認為可以獨吞或者佔有獅子的份額,眼看著全盤歸入那極有可能在不久的某一天誕生的小生命,更加心潮難平!

 

驚喜的謎底揭開,震驚的子女各懷鬼胎,心神不寧。

 

 

曾堅連著幾天步履闌珊,神情漠然。

 

這個家對他來說,自從母親去世之後,是冷漠的。

 

雙方都冷漠,各自都能從對方的冷漠反襯看到自己的冷漠。不但感情冷漠而且臉面上也是掩藏不住的冷漠。

 

如今更是。

 

昨晚爆炸性的新聞,在心中化為一團怒火。舊恨新仇在胸臆間翻滾。

 

從懂事起,就耳濡目染曾氏集團造高樓炒地產企業願景一天比一天好。腦海里總是想著這本來並非曾家的產業,也總想著這老頭快邁進七十了終究要有一天交權歇菜。可誰能想到他年近古稀一個老不死,居然還抱回了一個小美妞。這還不算,竟然計劃要播種期望一個新生兒來接班!把三個孩子丟到一邊去,不光是自己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也把兩個親生女兒撇在一邊。


     
實在不能多想,煩得人頭都疼死了!本來兩個根本不親的姐姐已經足夠令人討厭,現在又來了一個新媽,哼!那個宣言徹底粉碎了無論如何會有遺產繼承哪怕N分之一的念想。

 

溫課迎考又來了攔路虎。曾堅思前想後痛徹心肺,備考資料一點點也看不進去。他懶洋洋地躺在長沙發上昏昏睡去,書本一脫手掉在旁邊地毯上。

 

曾堅煩惱,他的兩個叫名的姐姐同樣煩惱。

 

姐妹兩人想法高度一致。

 

等待驚喜等來的是滿腔怨恨。老爸做事實在無情,好好的曾宅又來了個陌路人。不對,來的是主婦,她成了老爸最親的親人。好比那個諾貝爾獎得主口中說的上天贈送給他的禮物。

 

名義上,這個比自己年輕的小妞還是繼母!

 

想想自個兒的媽媽,還是老爸的糟糠之妻。一起苦出來相濡以沫的夫妻,最後為了娶一個富孀,被逼離婚。隨後,老媽想不通,一氣之下投河自盡,丟下兩個小女兒。千古之恨啊。

 

姐妹倆不約而同地想起了看到媽媽被打撈出來的遺體時號啕大哭,和老爸當時的冷漠。還有后媽挺著的大肚子以及不久出生的那個拖油瓶弟弟。

 

雖然,明擺著萬貫家產的來路,總想著最起碼怎麼著也得三分天下有其一吧,並沒想要獨吞。小弟弟初生嬰孩牙牙學語忐忑學步的情景也恍若昨日,就算怎麼嫉恨他,還有一個同胞親姐妹的她,最多也是半壁江山,不可能一人獨享諾大家業。

 

可如今,橫空出現了一個牟丹!按照法律,丈夫死後妻子先分得遺產的一半,夫妻共同財產,除非有婚前財產協議。這還不算,已經家庭會議當眾宣布這個新后媽未來的兒子將是唯一的繼承人。

 

沒有成文公證的婚前財產協議。肯定沒有,可肯定會有讓這個將要新生的男孩獨吞家產的公證遺囑。

 

想到這裡,滿腔怒火指向牟丹。這個狐狸精就是源頭。她們才不會相信牟丹她事先一無所知呢。

 

從平分天下、三分之一到減少一半之後再分割到現今的一無所有,聯想到兩手空空的時候,余旺啦辛濟啦都會不辭而別。這是必然結果可想而知,心裡更加鬱悶。

 

哪來的心思搞課題?!

 

哪來的心思寫論文?!

 

心志被打亂,集中不起來。睜眼看到牟丹在宅子里走來走去,心裡的氣憤啊一波一波地泛濫成災。特別是對著那個從容不迫的微笑,心上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爬動在啃咬。

 

實在受不了啦。姐姐跑到妹妹房裡直嘆氣。

 

我現在真想搞一個老牛吃嫩草老少配的社會調查,蘭蘭,你說這個課題一旦立項會怎麼樣

 

鬟鬟,別老是課題課題的,好嗎?現在的事情是這個,總有一天,或許是很快就會有一個寧馨兒呱呱落地,那才是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家庭頭號課題!


      
蘭蘭,你注意到了沒有?連著這兩個月每月大姨媽照樣來拜訪她這個狐狸精!

 啊!?你怎麼知道的?

 

真佩服姐姐搞課題的那種細緻。


     
小菜一碟。我關照打掃的保姆留點心,有沒有用過的丹碧絲,這不全搞定了。


     
真有你的!

 

由衷讚歎。

 

就讓大姨媽月月光臨,氣死老爸!

 

兩姐妹共同的心愿。


     
再也不想要看到這個小妖精!我已經跟單位說好,暫時住在那裡,也好靜心整理資料。

 

姐姐決斷的措施,眼不見為凈。


     
蘭蘭堅決響應:對,反正有你安排的內線提供情報,我也搬到學校去!否則論文哪能交差啊。

 

 

姐弟都煩惱,針對煩惱的由頭。

 

其實,這引起姐弟煩惱的由頭自身也煩惱著呢。

牟丹在陽台上蹀躞來回不斷思索。

     
踏進豪宅三月掛零,大姨媽不曾缺席月月報到。以前在人間天堂是要防備懷孕,現在進了曾宅是要儘快懷孕。畢竟處境不同了。從良從良,自是入門為凈。懷孕懷孕,更加是立足基礎。


     
看著姐弟都將自己當做仇人,心裡暗自好笑,倒也十分平靜。畢竟家產上億萬的大事,無論來個什麼人分潤,誰會甘心情願。何況老曾發了通告,只要生下兒子來繼承產業,這就是不容他人染指的宣言。

老曾他亮出底牌實在是忒嫌早了些,可是也能理解他只想急於有個收成。到底是六十六歲,也是奔七的老頭,就算聯合國認定七十九歲還是中年,精力衰退一望便知。


     
兩個女兒遲早要嫁出門去,外孫總歸不會姓曾。中國的內外有別,特別顯示在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稱謂上面。一個外字等於拒人於千里之外。老三小弟弟儘管帶把,原非曾氏的一脈根。因而,要一個自己的兒子也是正辦。


     
想想自己,成婚三月還未曾懷上,不說兒子女兒,性別之分,男女輕重,倒底是沒有影兒不見動靜。


     
牟丹暗暗思忖:飲食男女男歡女愛,粗看起來老梅依然煥發青春。自己小心月事正常從未打胎不會有啥問題,那末難道是他精子有缺陷?還是那老天作梗命中無子?

母以子貴從古以來都是這個說理。所以,甄繯傳宮斗皇后和華妃處心積慮不讓他人生養;所以,西太后開創數十年的的晚清統治。沒有兒子,那她就也是麗太妃一枚,如何坐得了龍廷貴為聖母皇太后。還有,那個屢屢被讚揚得無以復加的永福宮庄妃,假如沒有福臨不就啥也沒有!再說,梅宅門前的一場爭鬥,一勝一敗,難道不也就是腹中空空膝下無兒的結果?!


     
傳統習俗總是永恆的農業社會國人永恆的農民思維方式。何況百分百獨得家業 ,多大的誘惑!一下子從夫妻一場共享到母子一起稱霸,這就結結實實地要好好計劃,不容就此認輸。

 

兩個年齡比自己大的前妻女兒搬走了,挺好!至少眼前清凈耳根清凈,尤其是那個大齡剩女,更加帶有恐怖感。雖然自己不怵她,一天到晚晃在眼前對胎兒——假如有了胎兒,也不會有正能量的影響只會帶來負面效果。

 

老曾要去公司,家裡就剩下四個人:自己,兩個保姆,還有就是曾堅這個大小子,沒有單位沒有學校無處可去只好待在家中。

 

 

      天氣漸漸熱起來,高考日期越來越近。

 

      那天,溫課溫不進去,跑到室內健身房鍛煉了一陣子滿頭是汗的曾堅沒回到自己卧室,信手脫了短袖運動衫扔在沙發上,習慣使然。轉頭拐進了樓下的盥洗室。

 

      這也是從小的慣常。后爸親媽不在乎,兩個姐姐比自己大許多,也不放在心上。新媽來了之後注意了一段時間,這次又是老習慣了。

 

      不料,牟丹看到那件被汗水浸得濕淋淋的運動衫,好像遠遠地就聞到男人的一股汗臭。情不自禁地走過去拿起來聞一聞,還帶有一股年輕小伙特有的腦油味道,一陣心動一臉興奮。


     
以前怎麼沒有想到呢,真是的!

想起小時候,在山村裡鄰居張大爺那裡,突然問道:爺爺,爺爺,你們家的驢怎麼有五條腿?

 

張大爺當時狂笑的面孔即時再次浮現。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9 07: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