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晚舟歸來(349):江晚舟被捕

作者:王博談美加  於 2022-6-14 00: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王博談美加|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溫哥華機場, 晚舟被捕, 非法拘禁, 皇家騎警, 伊朗禁運

辛格低下頭,沉默片刻后,說:這的確反映出皇家騎警對地方法規和社區特色不夠熟悉的問題,而且他們不是地方政府職員,對社區資源的調用也不夠流暢,這也正是我們應該直接建立自己的警察局的原因。
鄧安安點頭說:再好素質的隊伍,沒有人民的監督,都會變成「黑幫」。
雪梨聽了卻不依不饒,繼續憤然罵道:我這些年算是把事情看透了,素里黑幫泛濫,絕對不僅僅是RCMP的素質問題,而是整個警察隊伍和整個國家公權力機關有沒有有效的監督的問題,我們作為國家公民,不能迷信警察和政府,我們才是真正的主人,我們的自由和權利,要靠我們自己來守護,否則政府里的那幫「竊賊們」隨時都有可能把屬於我們的利益偷走。
大家正聊著,突然SUSAN跑過來,看著鄧安安著急地問:阿姨,我媽媽這麼還沒有回來呀?
大家都愣了一下,看看時間,的確, BILL似乎已經出門很長時間了,而且每個人的肚子都在咕咕叫了。
就在這時候,BILL的電話打了進來。
只聽電話里BILL著急地問鄧安安:ANNIE,晚舟有回家嗎?
鄧安安驚訝地答道:沒有啊,怎麼,你沒有接到她嗎?
BILL說:沒有啊,怎麼回事?我問了機場的人,都說這趟航班的旅客早在一個小時前就出關了。
辛格猜到了電話的內容,在一旁建議說:ANNIE,你讓BILL趕快到機場裡面的警局去問問,看看有沒有意外情況。
過了一陣了,BILL的電話又打進來了。
鄧安安剛剛把電話拿起來,就從裡面傳出了BILL急促的聲音:ANNIE,不得了,晚舟她被捕了。
BILL因為緊張和激動,所以在不知不覺中提高和放大了自己的聲音,他的話就像炸雷一般在大廳里傳開了。
鄧安安懵了,語無倫次地問道:什麼?被捕了?晚舟被捕了?什麼時候的事情?在哪裡?誰告訴你的?是晚舟打給你電話了嗎?為什麼?
BILL慌張地回答道: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捕的,我在機場里到處詢問,最後找到了一個叫機場「入境檢查」 的地方,那裡的人告訴我「江女士被捕了」。
鄧安安聽完,回頭看著辛格,著急地問:辛格,你看這件事情怎麼辦?
辛格顯然也很驚愕,他想了一想,說:BILL說的那個地方應該就是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但是邊境服務局應該無權逮捕任何人的呀。
鄧安安問:真的嗎?
辛格點頭,說:是的,我確定,邊境服務局雖然有權對旅客進行「拘留檢查」,但是最壞的結果也就是遣返,另外,就算是對旅客實施「拘留檢查」,旅客也應該有權要求機場方面提供律師諮詢服務,而現在EMILY已經被拘留在機場幾個小時了,如果有律師在場的話,律師怎麼一直沒有聯繫她的家人呢?BILL在機場,我們也一直都在家啊?
鄧安安問: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是應該馬上找律師嗎?
辛格點頭說:我認為應該馬上請律師,從BILL描述的情況來看,EMILY身邊目前肯定是沒有律師的,我們的確應該馬上為她安排一位律師,有關法律方面的問題,應該由律師出面來解決。
鄧安安聽完脫口說道:我們找賈斯汀吧。
賈斯汀聽完鄧安安的陳述,感覺事態嚴重,說自己會先打電話親自了解一下情況,然後再告訴鄧安安和大家,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江母這時候已經從廚房來到了大廳,雖然她的英語不好,但是她已經從每個人臉上嚴峻的表情,感受到了事態的嚴重,六神無主地癱坐在沙發上。
孩子們也都安靜地圍繞在她的周圍,家中一瞬間完全沒有了生日的氣息。
一段焦急而漫長的等待之後,賈斯汀終於來電話了。
這一回是辛格接聽電話。
原來,江晚舟在機場被「拘留」了三個小時,之後被RCMP逮捕,理由是「應美國司法部的請求,將對江晚舟實施引渡」,現在江晚舟已經被安排在溫哥華監獄,等待「引渡」聽證。
辛格一聽就「炸」了,說:既然是RCMP逮捕人,為什麼沒有事先宣布罪名,而是讓邊境服務局拘留旅客,先對「嫌疑人」做幾個小時的搜查?這不是明顯使詐,想非法獲取「證據」嗎?
賈斯汀說:對,RCMP這次對EMILY顯然是做了一次早有預謀的「違法證據收集」,是在做「有罪推論」,而且即便EMILY確實受到美國司法部的罪行訴訟,那也應該是由美國方面先公布罪名,然後在RCMP協助實施逮捕的時候,也要同時宣布EMILY有權聘用律師,為自己做「無罪辯護」才行的嘛,否則的話,「人權」在哪裡?
鄧安安在一旁問道:美國司法部要求引渡江晚舟的理由是什麼呢?
賈斯汀說:我現在聽到的說法是華威公司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禁運,而EMILY是主要責任人。
鄧安安一聽,怒火「騰」的一下就冒上來了,高聲叫道:什麼?違反了對伊朗的禁運?加拿大不是反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嗎?加拿大並沒有參與美國對伊朗的禁運啊?就算EMILY在中國做了違反對伊朗禁運的事情,她的行為在加拿大也是合法的呀,加拿大憑什麼抓捕一個並沒有違反自己國家法律的外國公民?而且晚舟她還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加拿大這個國家的納稅人,美國人讓加拿大抓人我們就亂抓人呀,我們還是不是一個有獨立主權的國家?
辛格也激動地說道:加拿大雖然是美國的盟邦,但是加拿大一樣也需要在國際關係方面處理好與中國和與美國之間的平衡呀,畢竟我們無論如何也得有自己獨立自主的外交方針和政策的嘛,尤其是在這種原則性的問題上,加拿大更需要證明自己是獨立的國家,邊境服務局拘留EMILY到底想得到什麼「證據」?
賈斯汀說:顯然,在拘留階段,他們最希望從EMILY身上拿到的是她的手機,這裡面肯定會有很多信息在裡面,這些信息如果EMILY事先有防備的話,RCMP基本上是不可能拿不到的,當然,如果「搜查」的時候,如果發現EMILY隨身帶有重要文件的話,邊境服務局也會提前扣留起來,最後交給RCMP。
辛格說:這樣做不是明顯的「設局」嗎?
賈斯汀說:對,就是「設局」,這是不符合加拿大法律程序要求的。
鄧安安又在一旁問:正確的程序應該是怎樣的?
賈斯汀說:正確的程序應該是RCMP得到美國司法部的請求之後,向加拿大司法部申請逮捕令,然後在EMILY乘坐的飛機抵達機場后,立即登機,在飛機上出示逮捕令,並且實施逮捕。
雪梨聽到這裡也完全明白了,她怒不可遏地罵道:這RCMP真是把老百姓當傻子啊!他們是執法者,嚴格依照法律程序辦事這是他們最基本的職業操守,難道他們不明白知法犯法是蓄意犯罪嗎?
賈斯汀看了一眼雪梨,又盯著鄧安安說:ANNIE,RCMP抓捕EMILY,以及加拿大政府配合美國政府引渡EMILY的事情,即使做得再不對,也是這屆政府的事情,不要輕易將這種行為與「國家」劃上等號,我們加拿大人從來也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主權」,你作為一個國會議員,你的責任和義務就是監督每一屆政府,讓這個國家變得越來越好,人民的權利得到保障。
鄧安安和雪梨兩人都安靜下來。
賈斯汀接著堅定地說道:RCMP是由我們納稅人供養政府組織,他們沒有任何權力凌駕於法律之上,否則的話,我們這個國家賴以維護社會正義的系統就失去公信力,這是每一個加拿大都可能受到長久傷害的事情,我們決不能讓它發生,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的一查到底,如果EMILY有受到不公待遇,我一定為她討回公道。
聽到這裡鄧安安忍不住落下淚來。
賈斯汀在電話的另一頭安慰鄧安安說:好了,ANNIE,你先別激動,先叫BILL回家吧,我現在馬上就去一趟監獄,把EMILY保釋出來,然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看看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鄧安安問:保釋需要什麼條件?
賈斯汀說:在加拿大,保釋在絕大部分情況下都是無條件的,保釋的權利一定會得到保障,因為我們司法體系執行的是「無罪認定」,任何被指控犯罪的人都有不得被拒絕合理保釋。
鄧安安還是不放心,又問:你需不需要我們這邊多派兩個人跟你一起過去?
賈斯汀聽了笑起來,說:這又不是打群架,多安排幾個人過來就可以「人多勢眾」,而且根據申請保釋的流程,也只有EMILY的代理律師才有資格跟「嫌疑人」在監獄里接觸,你們來了也沒有用,反而耽誤了時間。
鄧安安放下電話后,有心有餘悸地問辛格:辛格,你學過法律,你能不能跟我說說,加拿大的保釋制度是怎麼回事?
辛格說:根據加拿大自由與權利憲章規定,司法機關對於犯罪嫌疑人,要在保障被告人權利的前提下,做到「盡量不羈押」。法院對於被告的保釋遵循兩個原則,一是合理保釋,二是正當理由。
鄧安安又問:賈斯汀剛才說,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得到保釋,那麼什麼是極少數的不予保釋的「極端情況」呢?
辛格說:根據加拿大刑事法典,只有兩種人不予以保釋,一是已經自己接受認罪的人,二是犯下極其嚴重的刑事罪行的人,比如叛國、煽動及煽動叛亂、危害女王陛下、恐嚇國會及立法會、賄賂司法人員以及謀殺。
鄧安安聽完輕輕舒了一口氣,說:這麼說來,晚舟的確是應該得到保釋的。
BILL接到鄧安安的電話后很快就回來了。
鄧安安趕緊把賈斯汀的話轉告了BILL。
BILL聽完還是很著急,說:晚舟她有先天心臟病,身體其實很不好,從昨天到現在,她已經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又被機場入境服務局拘留了三個小時,現在更被送進了監獄,這麼折騰,她的身體怎麼能受得了?我們一定得把她儘快保釋出來。
鄧安安說:我剛剛問過辛格了,他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我們相信,晚舟一定會被賈斯汀保釋出來的,他們沒有理由關押她。
BILL聽完還是滿臉愁容,但是當他突然看見站在身邊,正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的兩個孩子的時候,立即意識到了什麼,他於是強打起精神,故作鎮定地安慰MARK和SUSAN先回房間睡覺,但是兩個孩子說什麼也不答應,一定要跟著外婆一起等到媽媽回來。
鄧安安被兩個孩子的話提醒了,她扭頭看看雪梨,又指一指牆上的鐘,示意時間已經太晚了。
雪梨和辛格明白鄧安安的意思,但是辛格堅持自己應該留下來,一起參與後續問題的討論。
雪梨很支持,她於是和BILL一起,把四個孩子帶上卧室,讓他們先休息休息,等江晚舟回家了,再通知他們。
等安排好這些,大廳里突然間就變得異常安靜起來。
誰也無心說話。
外面漆黑一團。
風,呼呼地響著,從不知道在哪裡的縫隙中鑽進來,發出刺耳的「吱吱」的尖叫。
四個大人就都這麼尷尬地在大廳中獃獃地坐著,每個人都不時地抬起頭來,看看牆上的掛鐘,感覺度日如年。
過了好一陣,BILL突然想起來大家一直都還餓著肚子,於是他站起來跑進廚房,為大家準備茶點。
鄧安安和雪梨以及辛格也都站起來,到廚房幫忙。
鄧安安說:我們先準備好一大壺熱茶,再多備一些點心,等晚舟回到家,馬上就能喝到熱茶,吃上一口東西了。
正說著,賈斯汀的車開到門口了。
大家一起蜂擁地跑了出去。
但是,從車中走出來的,只有賈斯汀一個人。
他帶來的消息是「保釋江晚舟的請求被拒絕了。」 
(請點擊進入「作者」個人空間,查閱我的個人資料,看看我還能為你做什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4 17: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