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統治術-----外儒內法養豬狗 ZT

作者:bigjack  於 2017-7-31 23: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3評論

文/專烤填鴨

先秦時的文化遺產

在此首先申明:對古代所有思想家,筆者都持尊敬態度,所有的批評只對思想不對人。

再看先秦時的社會文化遺產。儒家代表人物孔子給後世留下了《論語》等四書五經;法家代表人物商鞅給後世留下了治國謀略《商君書》。而秦以前,孟子說:「楊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歸楊,則歸墨。」雖然這話可能有些誇張,但足以證明,那時的確是百家爭鳴的社會氛圍,然而儒家並不入流。

而秦國,自商鞅以後,以法家治國方略,取得了橫掃六合的成就,所以,奪得天下之後,秦國焚書坑儒,使其他學說,在秦國的政治舞台上基本絕跡了。然而,僅僅十五年,法家所建立的家業就破產了。也就是說,諸子百家的帝王之道,都不足以維持帝王政權的穩定,都不能使帝王的江山萬年紅,都不足取。

所以,滅秦以後,西漢吸取了秦王朝的經驗教訓。在漢初大力推行「黃老之術」,與民休養生息的利民政策。但是,在「君弱臣強」的形勢下,使諸侯王的勢力急劇膨脹,對漢皇權構成了極大威脅。於是,欲採用儒家學說。然而,漢朝統治者,也認識到單純以儒家學說來治理國家也是行不通的,雖然獨尊法家的秦亡了,但秦橫掃六合的業績是法家創造的,是不可否認的,只有用儒家配合法家的嚴刑峻法才能富國強兵。於是,董仲舒在強調法制的基礎上,把儒法兩家揉合為一體,既主張「以教化為大務」,又主張「正法度之宜」,其實質就是儒法結合,即「外儒內法」。

外儒,給統治者披上一層仁德的外衣;內法,則為統治者的專制統治提供了血腥的後盾。外儒內法,為統治者提供了一條軟硬兼施的政治手段。

然而,歷史還告訴我們,即使外儒內法,軟硬兼施,統治者的江山也沒牢固,漢朝也隨著統治者一起滅亡了。

然而,讓現代人不解的是:

為什麼後來的王朝,明知「外儒內法」保不了江山而且會斷子絕孫,卻依然前仆後繼,屢蹈覆轍呢?

下面我們先看看法家都有些什麼東西,使歷代統治者如此著迷

前面提到過,秦國通過商鞅變法,「利出一孔」,使天下只能有一種民,「入使民壹於農,出使民壹於戰------民壹則農,朴則安居而惡出。《算地》」,就是說,使民即能種地又能戰爭,使其愚昧安居而惡出,用戶籍制度將他們控制的農田裡,即能為統治者創造財富,又能為統治者保江山,只能聽從統治者擺布。

我們來看看法家是怎麼做到的。

《商君書》開篇便說:「孝公平畫,公孫鞅、甘龍、杜摯三大夫御於君。慮世事之變,討正法之本求使民之道。《更法第一》」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個場景:三位大夫侍奉在孝公的面前,探討著變法的原則,尋求著「驅使人民」的策略。從後續的文章里我們可清楚地看到:國,是君主的家國;所有法律都是為了君主的利益,人民僅僅是國君驅使的某種動物!

1、愚民:

《說民篇》曰:「國有禮有樂,有詩有書,有善有修,有孝有弟,有廉有辯──國有十者,上無使戰,必削至亡;國無十者,上有使戰,必興至王。」「辯慧,亂之贊也。」由此看,《商君書》認為思想、學術、文化不利於富國強兵,甚或導致亡國。究其原因,是因為,民眾受了教育,就有了思考的能力;有了思考的能力,就會對政策產生質疑,如此則會損害君主的權威和尊嚴,破壞統一的政治格局。所以,必須愚民。

2、利用流氓、流氓政治

《說民篇》曰:以良民治,必釓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強。白話是說:利用善民來治國,國家必亂,終至於削滅;利用奸民來治國,國家必治,終至於強大。可見《商君書》這種權術必造成流氓政治。以流氓來壓服良民百姓,以小人的勾心鬥角來實現互相的糾察,這就是專制君主用官的方法。以奸民制,百姓就會只反貪官,不反皇上,所以:「以奸民治,則民親制。」

3辱民、弱民、貧民

《弱民篇》曰:民,辱則貴爵,弱則尊官,貧則重賞。以刑治民,則樂用;以賞戰民,則輕死。故戰事兵用曰強。民有私榮,則賤列卑官;富則輕賞。治民羞辱以刑,戰則戰。民畏死、事亂而戰,故兵農怠而國弱。白話為:人民地位卑弱就會崇尚爵位,怯弱就會尊敬官吏;貧窮就重視賞賜。朝廷用刑法統治人民,人民就遵從;用賞賜來獎勵戰爭,人民就會輕視死亡。因此臨戰嚴整、士兵全力以赴,就叫強。民眾有自以為榮的尺度就輕視官爵,鄙視官吏;人民富裕就看不起賞賜。治理民眾,以刑法使他們知道何為真正的羞恥,戰爭時他們才會出戰。民眾貪生怕死,政治紛亂,而去與別國交戰,兵眾與農民都會怠惰,國家力量就弱。

4、製造恐怖社會

《弱民篇》曰:政作民之所惡,民弱;政作民之所樂,民強。民弱國強,民強國弱。故民之所樂民強,民強而強之,兵重弱。民之所樂民強,民強而弱之,兵重強。故以強,重弱;弱,重強。王。以強政強,弱,弱存;以弱政弱,強,強去。強存則弱,強去則王。故以強政弱,削;以弱政強,王也。白話為:政策建立人民所憎惡的東西,人民就弱;政策建立人民所喜歡的東西,人民就強。人民弱,國家就強;人民強,國家就弱。人民所喜歡的是人民強;如果人民強了,而政策又使他們更強,結果,兵力就弱而又弱了。人民所喜歡的是人民強;如果人民強了,而政策又使他們轉弱,結果,兵力就強而又強了。所以實行強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弱而又弱,國家就削;實行弱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強而又強,就能成就王業。用強民的政策攻治強民和弱民,強民是仍然存在;用弱民的政策攻治弱民和強民,強民就會消滅。強民存在,國家就弱;強民消滅,就能成就王業。可見,用強民政策統治強民,國家就會削弱;用弱民政策統治強民,就能成就王業。

5、統治者的流氓手段

《去強篇》曰:「治國之舉,貴令貧者富,富者貧。貧者富,富者貧,國強。」。如此,想叫誰富誰就富,想讓誰窮誰就窮,在這窮富折騰期間,君主的權威就顯現出來了。君主大權獨制,使百姓如握掌上,以君主來控制政治及社會的一切,令百姓及官吏的富貴之途皆出於君主之手。例如商鞅用法律手段設些圈套,廢除世卿世祿制度。規定除國君的嫡系以外的宗室,沒有軍功就取消其貴族身份。更顯現:國,是君的國,「以一家制萬家」,萬家必須低賤,以-「利出一孔」達到:「入使民壹於農,出使民壹於戰」。

以上是《商君書》幾萬言里的幾個小段。

而《商君書》如此直白「愚民、貧民、弱民、辱民」,「利用流氓、和流氓政治」,「製造恐怖社會」的手段,比比皆是通篇隨處可見!

然而,這些統治章法,秦以後,並沒有堂而皇之地出現在統治者的法律上。但是,知道一些歷史和近代史及現實的,都可以在統治者的行為上,隨處看到。

看完這些統治秘訣,我們已經出離憤怒了,那麼,暫且消遣一下。

你養過狗么?你看過別人養狗么?你知道怎樣訓練出一條聽話的狗么?

哈哈,如果你看過《商君書》就會無師自通。而且,非常簡單。

1、愚民:狗天生就是「愚」民。
2、貧民:狗天生很「窮」,所以你只需保持它窮的現狀,有吃的就行,切忌,不能給狗設立存食物的庫房。
3、弱民:狗由於「愚」和「窮」缺少食物,天生怕主人
4、辱民:狗在不聽話和不懂話的時候,打它、罵它,再教它,它會更崇拜你。
5、利用流氓:狗本身就是沒有是非觀念,是僅僅聽主子口令的流氓,主子即使在強姦婦女,只要讓狗把門,它也會赤膽忠心。
6、流氓政治:狗本身就有流氓本性,想讓它只聽主子的,就不能設立長期有效的法律,設立了,它也沒記性,球都不頂,主子完全可以指鹿為馬信口雌黃,朝令夕改,一意孤行。

綜合以上六點,養狗很容易,只要不讓狗有存款,有存食物的庫房,即使它的獵物,也一定要充公,讓它每天都為食物犯愁。不然,你手上的誘餌,就不起作用了。不能讓它有屬於自己的家,它就會把主子的家當成它的家誓死保衛,你在家可以隨便幹壞事。這些如果你都照做了,你管理成千上億的狗,對你只會有利,不會有害。我們可以推斷:法家人物,從管子,商鞅,韓非,李斯,大概他們都曾是養狗天才。

我們還應看到,法家的「法治」與西方的「法治」在本質上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制度。西方的法治,其基本的理論是天賦人權,而法家的法治,其基本是針對西周而來的禮治。西方的法治與民主相聯,以自由為基礎,並以法治來捍衛自由;而法家的法治是以君主專制獨裁為主的中央集權,法律的權柄完全操持在君主手中,是君主實行專制統治的工具與手段;西方的法治以權利為核心,它的作用是用來保障公民的權利,而法家的法治是以懲罰為核心,是辱民的手段,是要達到把人訓成狗的目的。

筆者曾倫說:「帝王之道,就是以一家,制萬家的流氓手段」。就是說,《商君書》就是「把人訓成狗」的秘訣而已。

下面我們再看看儒家的帝王之道。

儒家是怎樣「以一家制萬家」的呢?

儒家乾脆地認為「君權天授」。和法家一樣,認為家即是君子的國,國即是君子的家。儒家的思想,就是治理家國的方法。

在《孔子家語;郊問》篇中,魯定公問道:「古之帝王,必郊祀其祖以配天,何也?」子曰:「萬物本於天,人本乎祖。郊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故以配上帝。天垂象,聖人則之,效所以明天道。」孟子曰:「昔者,堯薦舜於天而天受之,暴之於民而民受之。故曰:天不言,以行與事示之而已矣。」荀子曰:「禮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在這些文本中,「天」以萬物之源的姿態出現,一切尊卑貴賤是天定的,非人力能夠左右,君主的權力有上天賜予,其地位不可動搖。在此「君權神授」的基礎上,儒家更提出了三綱五常的倫理支撐。

儒家確立了君子至高無上的領導權之後,怎樣聽從君子的領導,就是說它的核心思想是什麼?那就是「仁政」,百姓怎樣服從「仁政」呢?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顏淵》)也就是說,克己為首要,克己為了復禮,克己復禮就是仁的表現。

那麼禮是什麼呢?

「禮」就是社會制度,就是道德與法律

「禮」的內容很寬泛。粗線條就是:三綱五常。「三綱」是指「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要求為臣、為子、為妻的必須絕對服從於君、父、夫,同時也要求君、父、夫為臣、子、妻作出表率。它反映了封建社會中君臣、父子、夫婦之間的綱紀關係,其表現為: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讓子亡,子不得不亡。

「五常」即仁、義、禮、智、信,是用以調整、規範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等人倫關係的行為準則。

可見,「禮」,三綱五常。就是國家的政治架構。遵守了三綱五常,就是「仁」的行為。「成仁」既是國家的政治思想,也是人民的行為準則。

從綱紀方面看,儒家的理想封建社會秩序是:貴賤、尊卑、長幼、親疏有別;要求無論皇家、官家、還是庶民家的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和行為,都要符合他們在家族內的身份,及社會、政治地位。《禮記》曰:「以之居處有禮故長幼辨也,以之閨門之內有禮故三族和也,以之朝廷有禮故官爵序也,以之田獵有禮故戎事閑也,以之軍旅有禮故武功成也。是故宮室得其度……鬼神得其饗,喪紀得其哀,辨說得其黨,官得其體,政事得其施」,可見其範圍之廣。《論語》中有34處記載孔子論禮。他從理論上說明禮的重要性,立身治國都非有禮不可。

可見,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行為規範就是禮。一方面是說:見什麼人行什麼禮;另一方面是說,自己是什麼人,就行什麼禮。這樣一來,禮數紛紜複雜,難怪秦國人寧可接受「把人訓成狗的」法治。

可見,禮,具有鮮明的階級性和差別性。所以古人指出禮的特徵為「別異」(《荀子;樂論》)或「辨異」(《禮記;樂記》)。春秋、戰國和漢代論禮的人,一致強調禮的作用在於「維持建立在等級制度和親屬關係上的社會差異」,這就是禮的涵義和本質: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以綱紀維繫君子的絕對權威。

那麼,「禮」究竟有多厲害呢?

我們看些案例就知道了,《禮記;王制》曰:
析言破律,亂名改作,執左道以政,殺;
作淫聲,異服,奇技奇器,以疑眾,殺;
行偽而堅,言偽而辯,學非而博,順而非澤,以疑眾,殺;
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
此四誅者,不以聽。

所謂「不以聽」,既不必經過正常的由下而上的訴訟程序,殺。公元前496年,以仁義道德君子自稱的魯國大司寇孔子代行宰相之權,「殺魯大夫亂政者少正卯」《史記;孔子世家》。問:夫少正卯,魯之聞人也,夫子為政而始誅之,得無失乎。孔子曰:人有惡者五: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辟而堅,三曰言偽而辯,四曰記丑而博,五曰順而非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得免於君子之誅,而少正卯兼有之。

這是中華歷史上有案可查的第一例因思想犯罪性質的大案。咔嚓,少正卯因思想言論,被殺,人頭落地。

到公元前119年,大農令顏異因幣制改革問題,對武帝提了一些意見。武帝懷恨在心,令張湯關照顏異,張湯奉旨,調查得知:顏異曾與客人交談,客人說起朝延政令多有不便,顏異「微反唇」。「微反唇」既一言不發,嘴唇動了動。張湯據此上奏,說顏異身九卿,見政令不便不向朝延反映,而私下「腹誹」,心中誹謗。於是,咔嚓,顏異一言不發,僅因「微反唇」這種類似本能的表現,表達了思想,人頭就落地了。這兩個「四誅」例子足以說明儒家的「禮」多麼殘酷,比法家的「嚴刑峻法」有過之而無不及。

儒家還給「禮」這個君權統治架構設計了一系列細則,用細則滲透臣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剛、毅、木、訥近仁。」,仁德的五項標準,即:「恭、寬、信、敏、惠」。通過孝、慈、恭、順、敬、和、仁、義等,束縛人們的思想,限制人們的行為,把人們變為統治階級的忠實奴僕,以達到維護封建等級制度的目的。也就是說:臣民遵守了這些細則,就遵守了三綱五常,就是克己復「禮」了。

而高高在上的統治者,通過臣民遵守「忠、孝、忍、隱、諱」,犧牲個人本能的幸福追求,就實現了「一家制萬家」帝王之術。

行文至此,我們再消遣一下

你養過豬么?你看過養豬么?你想養豬么?

如果你了解了儒家文化,還不會養豬,發不到財,真的很愚笨!

哈哈,請看:

你就是養豬賣肉的屠夫

1、「禮」就是「豬欄」,把各種豬分門別類
2、「仁」就是讓豬自己遵守規矩,自己出去找食。
3、「德」就是讓豬自己建豬欄,自己去找食,自己進屠宰場,自己割肉。
4、「義」就是守「禮」的豬們,會主動殺掉不守禮的豬。

可見,儒學大師們,深淫此道,但沒有建豬欄的地,都是守禮的,連孔大司寇也不過如此。他一生,領著弟子到處遊說,指望著能有一塊建豬欄的地,實現養豬發財的夢想,但帝王們都不認可,終不得志,「惶惶如喪家之犬」。

我們還要看到:儒家認識到的「天理」,並不是「人的天賦本能必須獲得自由才可以幸福」,而是「天生的父權」引申的宗法制度,通過國君對天地對祖上的祭祀,類比想象出的「君權神授」,達到「天子統治」全權目的。所以,他們並沒有把本能的需求視為「個人的天賦權利」。而是用各種禮法殘害人的本能需求,所以,儒家走向了自由的反面,沒有絲毫捍衛自由的民主觀念。

以上,我們分別介紹了「法家」,「儒家」的文化。

現在,我們看看這兩種文化綜合后的「外儒內法」是什麼樣的。

在董仲舒的操辦下,「存天理滅人慾」就成了漢朝的政治綱領。於是倫理的法制化,將一切專制禮教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下來。觸犯禮教,得到的不再是道德的評判,而是法制的制裁。從某種意義上講,專制宗法社會的結構形態,正是「外儒內法」統治術的必然產物。專制殘酷的律條,都披上了一層「外儒」的仁德外衣,使一切法律都找到了倫理依託。

翻開歷朝歷代的律書,可以發現,開頭都冠冕堂皇地戴著一頂仁德的倫理樣式的帽子。這樣做的結果,一方面,可以為統治者的包庇縱容犯罪留下後路,又為律條向每個社會細胞延伸提供了方便之門。只要是統治者不願懲罰的人,皇帝或者地方官吏都可以輕鬆地寬恕「宥」之,給予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這麼做,不僅不會有「枉法」的責任,反而顯示出統治者的寬厚仁慈,體恤下情,使法律漏洞冠冕堂皇。

當出現統治者恨之入骨,或排除異己時,便可以羅織「欺君犯上」罪名,堂而皇之的大開殺戒。所以統治者又可以將某個家族成員的罪刑放大為整個家族的罪刑。以族內未能很好地執行禮教,以致出此敗類為名,堂而皇之的滅其九族。於是連座等酷刑都可堂而皇之地成為統治工具。「滿門抄斬」就是以此為依據得以執行起來的。

與此同時,這種儒法結合的統治方式,還可以延伸到封建宗法社會的每個細胞組織之中,特別是集權統治的後期,國家將法制「下放」到宗族,族長有權採取法律的手段懲罰族人,而法律這時保護的不是族人的利益,而是宗族制度的穩定,及社會的穩定。只要族長認為有錯,就可以到宗祠里對族人實施懲處。統治者之所以支持這樣做,還在於族人的不滿,最多對抗族長,不會對抗皇權。所以私設公堂在專制社會之所以不是犯罪,原因正在於儒法結合所提供的合理性。

還應該看到,「外儒內法」后,儒生完全放棄了口頭上的「安貧樂道」,也走上法家「利出一孔」的跑官之路,與「耕戰」農民相同的是:終其一生,忙碌在統治者為其準備好的「八股文」里,「不敢越雷池一步」成為沒有思想,只能背書的動物。要麼,學習禮教傳承禮教,做一頭貢獻自身的豬;要麼,考得功名,進入體制,做一條統治者的狗奴。

至此,「外儒內法」的魅力完全展現出來了。

大家也該明白:被這套政治架構逼反了的農民,為什麼拋頭顱灑熱血坐上了江山後,依然用這套政治架構。哈哈,豬狗是現成的嘛。

然而,必須告訴大家是:「禮制」是自上而下的壓制,是人治的權謀系統,是只認親疏遠近,沒有「公法」,沒有「正義」的辨證系統。無論多大的官員,向上看,都是青面獠牙的主子的主子的主子。向下看,都是夾著尾巴的狗奴的狗奴的狗奴。這是一套沒有迴流的單向系統,底層的憤怒民情被層層阻斷,甚至統治末年,高層情願裝聾作啞,因為,重整「綱紀」,會遭到體制內的強烈抵制,盤根錯節的利益幫派使整個系統「禮崩樂壞」,已經無力回天。

歷史也反覆的證明,這套系統的官員,自上而下的貪慾和上層為了挾制下層,有意放縱下層內鬥的權術,勢必造成官員道德低下。

還應該看到,儒生們在這套系統中,只能被稱為狗奴,已經失去了孔子、孟子探索知識的膽量和環境。並隨著一次次的改朝換代,不斷地給自己增加絞索來求得生存,也使得各個朝代越來越黑暗,越死越快。到了滿清,儒生們連狗都不如了,他們為了陞官,大肆屠殺同胞竟然在家書里津津樂道,狗奴之欣欣然,躍然紙上。

所以說,儒文化流傳的土地,沒有自愈自救的功能,只能越來越黑暗。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3 個評論)

回復 yibangster2017 2017-8-2 00:08
好文啊好文!精闢直搗要害
回復 bigjack 2017-8-2 00:56
yibangster2017: 好文啊好文!精闢直搗要害
謝謝!
回復 Nanshanke 2017-8-4 02:26
舊酒被換上了新瓶子。
回復 法道濟 2017-8-4 02:35
yibangster2017: 好文啊好文!精闢直搗要害
同意!
回復 曉田 2017-8-4 08:44
法道濟: 同意!
談古論今好,但可能中國真的需要一個明君,西方式民主真的適合中國嗎?
回復 農家苦 2017-8-4 08:52
一般來說,不是基督徒的人看不懂聖經,不是儒生的人不了解儒家學說。孔教和耶教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尊而行之。思辨和評判是別人的事,與儒家信仰和基督教信仰無關。

波音787飛機都造出來了,中國農民卻還在自創飛機,而且樂此不疲。
回復 Lawler 2017-8-4 10:50
Nanshanke: 舊酒被換上了新瓶子。
不對!舊瓶子又擦了擦
回復 Nanshanke 2017-8-4 12:07
Lawler: 不對!舊瓶子又擦了擦
  
回復 yunyyyun 2017-8-4 12:27
當今土共基本繼承的是來自西洋的馬奸列賊之邪說,加之千年中國之匪盜行為統治百姓。你看習是個懂儒法之人嗎?
回復 whyuask 2017-8-4 17:22
做共產主義接班人,就是「禮」,信的人都成了豬;
打土豪分田地再收歸國有,就是「法」,信的人都成了狗;
包產到戶、白貓黑貓,就是「黃老」,用於家畜養不活的時候放出去野生一段時間就又精神了。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回復 whyuask 2017-8-4 17:25
曉田: 談古論今好,但可能中國真的需要一個明君,西方式民主真的適合中國嗎?
君主制最大的問題恰恰在於無法保證「明君」
民主不適合中國,最適合中國的大概是祈禱制?
回復 曉田 2017-8-4 20:08
whyuask: 君主制最大的問題恰恰在於無法保證「明君」
民主不適合中國,最適合中國的大概是祈禱制?
中國是一個沒有民主傳統的國家,「祈禱」其實就是「無可奈何」。
回復 文廟 2017-8-5 02:49
從歷史文化層面上分析,好文!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19
Nanshanke: 舊酒被換上了新瓶子。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20
法道濟: 同意!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28
曉田: 談古論今好,但可能中國真的需要一個明君,西方式民主真的適合中國嗎?
古代中國,農耕文明下的中國,的確需要明君

網際網路、人工智慧時代的中國,任何明君除了像蔣經國先生一樣還權於民,都只能愚蠢地表演,拙劣地掙扎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31
農家苦: 一般來說,不是基督徒的人看不懂聖經,不是儒生的人不了解儒家學說。孔教和耶教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尊而行之。思辨和評判是別人的事,與儒家信仰和基督教信仰無
波音787飛機都造出來了,中國農民卻還在自創飛機,而且樂此不疲。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這潮流就是民主與科學,民主與科學的新文明。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31
Lawler: 不對!舊瓶子又擦了擦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34
yunyyyun: 當今土共基本繼承的是來自西洋的馬奸列賊之邪說,加之千年中國之匪盜行為統治百姓。你看習是個懂儒法之人嗎?
現在共貪黨已經沒人相信馬奸列賊之邪說了
回復 bigjack 2017-8-5 09:35
whyuask: 做共產主義接班人,就是「禮」,信的人都成了豬;
打土豪分田地再收歸國有,就是「法」,信的人都成了狗;
包產到戶、白貓黑貓,就是「黃老」,用於家畜養不活的
   說得好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03: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