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主人公與亡國奴  

作者:春花秋月何時了  於 2017-6-25 07: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7評論

 
           主人公與亡國奴
        
    看到這個題目有人會問;這兩者有什麽聯繫嗎?當然有啦;從1937年的7.7事變算起中國人先是嘗到了當亡國奴的滋味,直到1949年毛澤東先生領導著中國共產黨在近半個世紀的戰亂中勝出,建立了人民共和國,國人又成為了主人公。
   一晃60年過去了,回首往昔頗有感慨,親身體會到做主人公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我的家庭為例,在半個多世紀以來經歷的兩次劫難讓我終生難忘;一次是50年代末的反右傾運動中,抗戰時期就撇下老婆、孩子去參加八路軍的父親不幸落難,三年後蒙冤去世。另一次是十年浩劫即」文化大革命「中,我年近八旬的祖父不堪「紅衛兵」孩子們的拷打而懸樑自盡,成為文革中含冤致死的無數冤魂之一。我的青少年時代整個生活在家庭出身和社會關係政治陰影中,我的遭遇雖然沒有普遍性,但卻具有代表性。
  革命回憶錄《在烈火中永生》、長篇小說《紅岩》的兩作者之一羅廣斌;1948年由於叛徒出賣在成都被捕,先後被囚於重慶渣滓洞、白公館集中營,后僥倖逃脫;是1949年11月27日國民黨政府撤退前大屠殺的倖存者。小說出版后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深受讀者熱捧,羅廣斌自然而然地成為青年們崇拜的英雄。他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逃過了渣滓洞、白公館的生死一劫,卻沒有能逃過史無前例的「十年浩劫」,因不堪「紅衛兵」的凌辱而跳樓自殺;當年看守過羅廣斌的人回憶說:羅廣斌實在是不堪忍受連續幾十小時的精神折磨跳窗而死的,最終沒能「在烈火中永生」。  
  時已年過花甲的我,悠閑時在思索和比較中忽然發現了一個奇異的現象——當主人公的生存成本竟遠遠超過了做亡國奴。
    這不禁讓我聯想起回歸前的香港,在即將回歸的祖國的時候,一部分香港人卻逃離了香港,做了一百年的亡國奴眼看就要成為主人公了,多麽自豪啊!為什麽還要跑掉呢?我想一定是因為他們對回歸后香港社會的前途沒有把握,大陸一次又一次變本加厲的紅色恐怖讓香港人望而生畏,十年浩劫的無數冤魂讓他們不寒而慄,有人選擇了36計之後策也就不難理解了。
  台灣經濟學家熊秉元教授在大陸和學界朋友交流時,在談及香港、台灣及大陸的華人社會之比較時,一致認為;在收入,社會專業化和法製程度的比較中以香港最優,台灣次之,大陸殿後。而在使用人際網路方面,排序正好相反,遇事利用人際關係來解決問題則以大陸居多。
  毋庸諱言,在兩岸三地的比較中香港社會是最好的,開放前那麽多人冒生命危險偷渡去港就是例證。香港社會的許多方面都值得大陸學習和借鑒,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如今香港已回歸祖國,應該說更方便我們來觀摩與借鑒了。
  我一直都期盼著大陸官員能多去香港看看,恭恭敬敬的去學習,去考察人家用法制管理社會的成熟經驗以及優越的民主制度,去好好研究一下這個如今已納入「社會主義」版圖的西方社會。
  遺憾的是,我們看到更多的卻是大陸官員去香港威風凜凜的視察,作重要指示。而許多人卻喜歡謙恭的到大洋彼岸的美國考察,去看西洋景,這其中公款旅遊的貓膩則顯而易見,數以千計的貪官利用這種機會達到了攜款外逃的目的,充分暴露了這個貓膩的弊端。可以屈尊去歐美向洋人就教,而對自己的臣民卻不肯放下架子,這不是求真務實的態度,也有悖於鄧小平先生「今天的中國政府不是清政府」的論定。
    一國兩制畢竟是當時歷史條件下的權宜之計,如何學習和借鑒香港文明、先進的社會制度,向現代文明靠攏,縮小兩地的差別,使兩岸社會儘快接軌,為祖國統一創造條件是我們每天都應該也必須要做的事情,否則我們總來慶祝香港回歸n周年,就沒什麼意義了。
    「六四」運動的最後堅守之一劉曉波先生,在問及「什麼條件下,中國才有可能實現一個真正的歷史變革」 的問題時,曾經說:「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才會變成香港今天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此言雖遭大陸主媒痛斥,但筆者認為劉曉波此言不過是「恨鐵不成鋼」的氣話。再過四十年,新中國也建立一百年了,到那時大陸社會能趕上今天的香港嗎?真可惜——我不是「預言家。
   毛澤東先生有一個著名的論斷——「槍杆子裡面出政權」,這不僅是他對歷史經驗的總結,也是共產黨人取得政權的真諦,而以此作為永恆不變的真理則有失偏頗。例如;在前蘇聯的解體,東歐國家的反轉中均不適用。
   台灣雖然也歷經坎坷,但是民主制度還是取代了專制制度,最終完成了由黨國向民國社會的變革,成功的開創了自辛亥革命以來中國民主體制之先河,其開天闢地的壯舉可謂舉驚天地而泣鬼神。
   這其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就是倡導現代民主意識的西方文化,而非槍杆子。這說明;「槍本位」理論並不是萬能的。
  人類日趨理智,世界也在不斷的進步,歷史進入了21世紀,民主文明已成為人類的社會取向,除了今天的伊拉克、阿富汗等少數國家仍然適用於槍本位理論之外,發達國家民主文明的社會制度已經為全世界樹立了榜樣。
   歷史實踐證明;以法治國才能取信於民,社會公平公正才是長治久安的良策,這其中百姓能行使主權,能掌控政府,成為名符其實的主人公則是關鍵所在。
   中國做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為發展付出昂貴的代價才換來今天的經濟規模,實屬不易,但是社會體制方面的改革卻裹足不前,民主監督名存實亡,以至於腐敗猖獗,司法失度,亂像叢生。
  在2010年兩會期間,當時的溫家寶總理曾表示;「希望能有一個制度,老百姓能夠批評,監督政府」,儘管這個希望還十分渺茫,但值得慶幸得是——我們終於有了一位講真話的總理。

                                               2010-3-25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Lawler 2017-6-25 20:25
「希望能有一個制度,老百姓能夠批評,監督政府」。多少年了,還沒有這樣一個制度!
回復 前兆 2017-6-25 20:52
」羅廣斌自然而然地成為青年們崇拜的英雄。他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逃過了渣滓洞、白公館的生死一劫,卻沒有能逃過史無前例的「十年浩劫」。因不堪「紅衛兵」的凌辱而跳樓自殺。當年看守過羅廣斌的人回憶說:羅廣斌實在是不堪忍受連續幾十小時的精神折磨跳窗而死的。最終沒能「在烈火中永生」。 「 ------ 悲劇呀悲劇!
回復 春花秋月何時了 2017-6-27 06:52
Lawler: 「希望能有一個制度,老百姓能夠批評,監督政府」。多少年了,還沒有這樣一個制度!
舊體制考驗著國人的耐心!
回復 春花秋月何時了 2017-6-27 06:54
前兆: 」羅廣斌自然而然地成為青年們崇拜的英雄。他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逃過了渣滓洞、白公館的生死一劫,卻沒有能逃過史無前例的「十年浩劫」。因不堪「紅衛兵」的凌辱
但願這樣的悲劇不要再傷及我們的後代!
回復 Lawler 2017-6-27 11:34
春花秋月何時了: 舊體制考驗著國人的耐心!
夠耐心的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01: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