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借種

作者:李公尚  於 2021-11-28 01: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公尚文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借種

李公尚

我有位大表姐,是我大姨家的大女兒,比我大十二歲,幾十年沒有聯繫了。我偶爾聽一位親戚說,這位大表姐多年來一直在打聽我。她和她丈夫做了幾十年的生意,發達了,富甲一方,幫了不少親戚和鄉親。只可惜她諾大的家業後繼無人,眼見得香火要斷了。

我按照這位親戚給我的電話號碼,給我大表姐打通了電話,大表姐聽出來是我后,沉默了許久,才慢慢地說:「天賜死了,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一直想親口告訴你。但是這些年一直聯繫不到你。」大表姐的聲音平靜柔和,像在敘述一件陳年往事。我不知所謂地問:「天賜是誰?發生了什麼事?」大表姐聽了又沉默了一會兒,幽幽地說:「既然你不知道,又過去這麼多年了,就不提了。」

我這位大表姐是個很本分很沉穩的人。在我十五歲上中學時,她曾在我家裡斷斷續續住了一年多,說是得了什麼病,讓我父母為她醫治。我父母都是醫生,當時他們從醫院下班回家后,經常有很多病人找到我家去看病,所以我對大表姐經常住在我家,讓我父母帶她去醫院檢查身體,給她開藥治病,認為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因此從來沒在意、也沒打聽過她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大表姐年輕時長得很漂亮,又有一副健康勻稱的身材,在當地十里八鄉被稱為「一枝花」。我小時候放暑假經常到我大姨家去玩兒,聽說大表姐是村裡的婦女大隊長,整天帶領村裡的「半邊天」去修水庫,建「大寨田」,是公社(鄉)和縣裡的勞動模範,上過報紙,被拍過紀錄片。

大表姐二十四歲結的婚,以當時的情況來說,屬於晚婚。是響應政府號召晚戀晚婚的先進典型。她丈夫是退伍軍人,比他大三歲,在村裡擔任民兵連長兼治保主任。我大姨對大表姐的婚事很滿意,大表姐結婚時的彩禮是對方送的一套「毛選四卷」和一尊毛澤東的半身陶瓷塑像。村裡人說她和她丈夫是「天作之合」,但是他們結婚後幾年,一直沒有孩子,成了當地十里八鄉的飯後茶餘。

我大表姐家離我家約兩個多小時的火車路程。那時十里不同音,百里如隔天,但她來到我們家很快就融合進我家的生活,做事依舊勤快乾練,乾淨利索。她對我一直很親近,經常撫摸著我的頭說:「又長高了,長得真快,都趕上我了。」她每次在我家住上三四個星期後,就又回自己家去住兩三個星期。再次回來時,我就聽我母親悄悄地問她:「有沒有什麼變化?」「感覺好點嗎?」

當時看樣子,她的「感覺」好像是一直沒好過。我曾聽到她悄聲問我媽能不能給她加大藥量,我猜想可能是她的病情加重了。我媽每隔三天就從醫院裡帶回注射器和注射藥劑給她打針,每次她打針要解腰帶時,都示意我離開。

一次我大表姐要離開我們家回去時,我偶爾聽到我父母一起和她談話:「你這次回去,一定要說服他來這裡的醫院檢查一下。這是大事,你們一輩子的大事。關係到你們下半輩子能不能過下去,能不能過好。你已經二十七八歲了,他也三十多歲了,有些事該說清楚了。這不是你的問題,你要和你們全家說清楚。」聽上去語氣很嚴肅,語重心長。

三個星期之後,我大表姐再回到我們家時,表情陰鬱了很多,氣色也沒了先前的鮮亮和明朗。我聽到我媽悄聲對我爸爸說:「他怎麼能這樣,怎麼能對自己的女人下得了手?你看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我爸爸悄聲說:「下次她再回家時,你請幾天假,送她回去,和大姐家以及男方家裡都說清楚,讓男方來這裡醫院檢查治病。治病有什麼丟人的?有病就得治!」我猜想我父母在談論我大表姐和她的丈夫。我對我大表姐突然同情起來,有了更多的好感 。

後來我大表姐的丈夫始終沒有來看過病,但是我父母每次在我大表姐回家時,都給她帶上一些葯,囑咐大表姐回家后要勸說她丈夫堅持吃藥。一次我大表姐回來后,我母親又悄悄問她「有沒有什麼變化」,大表姐說:「能有什麼變化?每次讓他吃藥,他都不上心,高興就吃,不高興就不吃。他總是說他沒病,說這種事根本就怨不得男人,都是女人不行。」

我大表姐對住在我家裡治病越來越沒有信心了。我猜她繼續來我家,多半是為了躲避她丈夫對她虐待。後來有段時間,我父母要經常帶領醫療隊到農村去給農民送醫送葯,一走就是十多天,家裡只剩下我和大表姐,大表姐就默默無聞得若無其人。有時她捧著從我父母的書架找出來的醫學書出神,一連幾天都不主動說一句話。

不久我放暑假了,在家裡無所事事,一天大表姐主動和我聊天,問我在學校學沒學過生理知識課。我說沒學過。她拿出一本計劃生育手冊給我看,問我能不能看懂。我接過去翻了翻,毫無興趣,但已面紅耳赤。一直盯著我看得大表姐對我說:「你不是小孩子了!十五六歲在農村該說對象了,二十歲就有結婚的了。你看你們城裡,男女同學之間怎麼連說句話都還不敢呢?」我知道她是在說我和隔壁鄰居家的女孩兒每次見了面,從不打招呼。我解釋說:「這裡都這樣。男女之間沒事閑搭話,會被當成居心不良,還會被罵耍流氓呢。」

我大表姐一把拉住我的手說:「過來!讓大姐看看你能怎麼耍流氓。你拉過女同學的手嗎?」我搖了搖頭。她一下把我拉進她懷裡,說:「世上哪有那麼多流氓?今天讓大姐抱抱你。」大表姐把我緊緊摟在她懷裡,我用力掙脫,她抱得更緊,氣喘吁吁地說:「幹嘛!嫌大姐呢!」

我被緊緊摟著,憋得喘不過氣來,掙扎了幾次,但出於敬重,又不敢徹底掙脫開,只好用力低下頭,用頭頂著她的下巴,不讓她來親我。這樣一直僵持著,我能清晰地聽到她的心跳和呼吸。當時天熱,都穿得單薄,彼此的衣衫很快被相互的汗水濕透了。又僵持了一陣,我有些累了,稍微一放鬆,沒想到大表姐突然用手去摸我的襠部,我下意識地用手擋開,她卻穩准狠地抓住了那話兒。

我徹底放棄了抵抗,大表姐就拉住我的手去摸她碩大的乳房。我羞澀地摸兒了一會兒,她又拉著我的手去摸她的下體。當我的手戰戰兢兢地觸及到她的下體時,驚恐得把手縮了回來,她那裡長了很多體毛,周圍都濕透了。我當時還不知道那裡會長毛。大表姐又強拉著我的手按在她那裡,我著急地脫口而出:「大表姐,你都這麼大人了,怎麼還尿褲子!」說罷,抽回我的手放在鼻子下面聞。大表姐不慌不忙地問:「有什麼味嗎?」我搖了搖頭。她抓過我的手指攥在她的手心裡擦乾淨,微微一笑,沒說話,就把我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

我被手把手地引導著經歷了奇妙的體驗。接下來的幾天里,大表姐和我形影不離,貪得無厭地在床上滾來滾去。除了必要的分開,一接觸就相擁而卧,沒白沒黑,搞得我走路和如廁下體都疼。亢奮之餘我又感到害怕,問大表姐這樣下去我會不會很快死去。我大表姐聽了微笑著搖頭說:「不會!你是男子漢了,要像個男人。」那些天,大表姐的臉龐出奇得美麗、紅潤,眼睛分外得精靈、明亮。

我聯想到了隔壁鄰居家的女孩兒,她是我同班同學,也長得很漂亮,過去每次見到她,我都不免偷偷看她一眼。但自從我經歷了和我大表姐的體驗后,再見到她,就覺得她彷彿突然變成了透明人,一目了然,單調乏味,不再值得我去注意她。

幾天後我父母要回來了,大表姐一再叮囑我:我和她的事千萬不能和任何人說。我父母回來后,大表姐裝得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周后大表姐要回去了,我媽讓我送她去火車站,路上她再三囑咐,我和她的事死都不能說出去。

三個星期後大表姐再次來我家時,我見到她突然有一種莫名其妙地衝動,一些似乎快要被忘掉的快感油然而生。我聽她悄悄對我媽說:「過去都很准,但是這次已經過去這麼多天了還沒來。」我不知她們在說什麼,但看得出我媽很高興,說可能是用藥有了效果。大表姐說為了保險起見,她要繼續住在我家治療一段時間。不久,我父母又帶領醫療隊下鄉去了,他們離開后,我大表姐連續一個多星期,再次和我沒白沒黑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盤織絞纏。

我父母再次回來,我聽我媽問了大表姐一些關於她身體的情況,然後說:看來有希望了。你可以先回去了,過兩個月再來做個化驗。大表姐走後,在家連續住了兩個月才回來。回來的第二天,我媽帶她去醫院檢查了身體,回家告訴我爸爸,這次我大表姐回去后就不用再回來了。

大表姐在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和我們全家一起去看電影,散場后在回家的路上,她說她的鑰匙落在電影院了,我媽讓我陪她回去找。她沒有和我去電影院,而是把我帶進了一片小樹林。她褪下褲子扶著樹灣下腰,讓我從後面勇往直前。她說從後面能夠更加深入虎穴,萬一肚子里現有的那啥不夠用,讓這次這些作為候補。一陣雲雨交融之後,她把一塊手絹塞在下體,說盡量讓他們在裡面多存一會兒。

大表姐走後,再也沒有來過我家,甚至再也沒和我們家的任何人聯繫過。後來每當我回想起和她之間發生的事,總有一些不倫的罪惡感和羞恥感,因此總也想快刀斬亂麻地把她忘記。

大約是第二年的春末,我似乎隱約聽到我母親對我父親說:「大姐家的大女兒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大姐寫信來感謝咱們為她女兒治好了病。現在她女兒有了孩子,男方對她恩愛得可不得了呢。」

我一直都沒留意過大表姐走後的事情。二十多年之後,我的一位表弟告訴我,大表姐家的兒子死了,是參軍后在一次搶險抗洪救災中被洪水捲走犧牲的,屬於烈士。表弟嘆息說:「親戚們都說大表姐家的兒子長得象你,白白凈凈高高大大的,全家人都喜歡得不得了。這麼好的一個孩子,可惜也沒來得及給大表姐家留個后就走了!」

(根據當時人回憶采寫)

20211125

於美國弗吉尼亞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john71 2021-11-28 13:32
精湛的文筆!贊一個。(根據當時人回憶采寫)是轉載的意思嗎?
回復 數據分析 2021-11-28 21:25
已閱。情況屬實,建議轉發,以供參考。
回復 總裁判 2021-11-29 12:21
新時代優秀話本小說,贊!
回復 總裁判 2021-11-29 12:23
」我聯想到了隔壁鄰居家的女孩兒,她是我同班同學,也長得很漂亮,過去每次見到她,我都不免偷偷看她一眼。但自從我經歷了和我大表姐的體驗后,再見到她,就覺得她彷彿突然變成了透明人,一目了然,單調乏味,不再值得我去注意她。」

特色,贊!
回復 總裁判 2021-11-29 12:24
john71: 精湛的文筆!贊一個。(根據當時人回憶采寫)是轉載的意思嗎?
不是啊,是根據口述記錄並改寫成小說體裁的意思。
回復 總裁判 2021-11-29 12:25
數據分析: 已閱。情況屬實,建議轉發,以供參考。
產院醫生還是派出所數據同志啊?
回復 Wuming123 2021-11-30 00:33
不錯,做好事,不留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李公尚最受歡迎的博文
  1. 新婚之夜 [2019/05]
  2. 相親 [2019/05]
  3. 借種 [2021/11]
  4. 我偷渡中的三個女人 [2022/09]
  5. 賣性 [2019/09]
  6. 我戀愛過的三位上海姑娘 [2022/05]
  7. 醉酒 [2020/07]
  8. 乾爹 [2019/07]
  9. [2019/08]
  10. 海外的福建人 [2019/11]
  11. 老陳的兒子 [2018/10]
  12. 執行官 [2021/03]
  13. 我偷渡中的三個女人(五) [2022/09]
  14. 依法劫財 [2020/02]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7 11: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