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罵亦有道

作者:李公尚  於 2020-1-24 06: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公尚文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罵亦有道

 

李公尚

罵人是人人都會的,但不是人人都會罵得字正腔圓。就像人人都會吃飯,不一定人人都會吃得健康自在。字正者,言之有物,言之有據,言之有理。取者信,存者仁。而腔圓者,聲之有情,聲之有節,聲之有禮。發乎情,止乎禮。罵人的精髓在於痛快,使被罵的人負痛,而讓自己暢快。如果把別人罵痛了,自己並不快,這是罵人的失敗。如果沒把別人罵痛,自己先覺得痛了,這是罵人的悲哀。如果沒把別人罵痛,自己已先覺得快活,這是罵人的卑鄙。如果沒把別人罵痛,自己也沒覺得快活,這便就是罵人的愚蠢。

罵人的收穫在於自省,因為「無羞惡之心,非人也」。 罵人的妙趣在於自謙,「無辭讓之心,非人也」。 罵人的品位在於自律,「無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孫丑上》)因而非義之罵是不可取的,唯利之罵也是不可行的。如逢無由之罵而不怒,無知之罵而不迎,便可做到罵而無仁不欲,罵而無效不為。

罵人者大約都覺得自己比被罵的人優勝,而被罵的人又都有該罵的理由,所以罵起來才肆無忌憚。如果因看不慣某人的觀點和行為,針對其觀點和作為而罵,試圖以理證謬,尚屬屠狗之輩的仗義行俠。被罵者據理力爭,反駁回罵,也算屠狗之輩的義憤悲壯。然而罵人每多吠狗輩,由罵引起的纏鬥,常常無不發展到赤膊上陣者忘了初心,不再針對對方的觀點和作為,而毫無例外地牽連到對方的人格、家人、人體器官和社會關係,這就墮落為吠狗之輩了。人們喜歡看鬥犬、鬥雞、鬥蟋蟀,是因為纏鬥的雙方都不知所然的吠叫撕咬,不遺餘力地傷及對方,給看熱鬧的人帶來許多觀感的刺激。更有名人罵人,名人被罵,進而罵人的名人又由被罵的名人反罵,其娛樂性就更勝於招貓逗狗了。

罵人最能給一無所能的人帶來逞能的快感,因而罵人最甚的多是無能之輩。人一旦一無所能到無所事事,一無所能到無所畏懼,就可愛得只剩下嚙齒之樂了。罵人大都不以花草蟲獸為對象,因為此類對象被罵,不會窘迫狼狽,無法反饋成快感。很多罵人者或許從未見過,也毫不認識被罵的人,只因仰觀其名望,羨慕其優越、嫉妒其美麗、仇視其成功,憎恨其顯赫,便開始無由地罵,編造地罵,意淫地罵。以口無遮攔體驗自己的生理快活和心理平衡。一些罵人者無膽無識到「知名不具」,藏在網路后變換著化名罵人,就像窮途末路的鄉痞村賴看到鄰居街坊日子紅火滋潤,便趁月黑風高之夜往人家屋裡扔兩塊磚頭,然後躲在角落裡聽動靜。希望被砸得人家氣急敗壞,轟動四鄰八舍,引起熱鬧。又如同擠在人群里的流棍游丐,專門伺機捏一把女人的大腿后縮藏進人群猥瑣偷樂。還有一些罵人者不懼執名,渴望以罵出名,專罵那些和自己毫無牽連的名人,讓人們以為他有膽有識,而那些被罵的名人又無可奈何他,以此攀搏名聲。更有稍具聲名的人士總好自以為是,聽風是雨,自信仗義執言,以自己的名望傳播無知,加迫無辜,獵奇聳聞,以獲增知名度。這些都是悲哀的無能之輩和無能之輩的悲哀。

罵人是一種人體的精神排泄,如同吵鬧哭叫一樣,人人都有情不自禁,不泄不快的時候。然而人體的任何排泄物,都是骯髒且對他人有害的。罵人的骯髒和有害,在於無形無色無味中造成一定區域和一段時間內浸透著形的噁心、色的惡劣、味的惡毒的污染。這種污染的後果和影響不易清除。既然人人都需要排泄,以致排毒,那麼關鍵是看排泄的時間、地點、對象和方式是否不給他人造成特別的反感。在恰當的時間、適合的場所,以可被接受的方式釋放自己的排泄物,不失為楷模。何況並不是所有的人體排泄物都不被人們接受。勞動者、運動員等的辛勞汗水,戀人、嬰兒口中分泌的口液等,不但不會被人們反感,還常常受到人們的讚揚和致敬。

罵人既然是以排泄來污損被罵者和公眾的精神,那麼無論傷害大小,罵人者都脫不掉被污染的後果。以無知、編造和意淫來罵人,其實是在罵自己頭腦的產物,無不影射出其自身的卑劣和下流。迦葉摩騰和竺法蘭的《佛說四十二章經》云:「眾生以十事為惡:身三,口四,意三。身三者,殺盜淫。口四者,兩舌、惡口、妄言、綺語。意三者,嫉恚痴。」意思是說:對眾生而言,有十件事屬於大惡。屬於行為的三件,即殺生、偷盜、淫亂。口頭的有四件:即傳播謠言、惡語罵人、口出狂言、花言巧語。意念的有三件,即嫉妒、嗔恨、愚痴。對於口頭的這四件,佛認為「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還從己墮。逆風揚塵,塵不至彼,還坌己身。」罵人如果只是為了痛快,又因為痛快而去激怒別人,最終結果無不是「聲響迴音,影子隨形,反射己身。」希羅多德(Hprodotoc 古希臘·約前484-425年)的《歷史》記述伊索的話說:「慣於說謊和咒罵的人,得到的唯一結果是,即使其說了真話和良言,也沒有人相信。」由此看來,對於罵人自古就有了是非定論。有人以為藏在暗處或者匿名,干下流的勾當能享受下流的快意,別人無從追究,其不知「卑鄙無法使卑鄙的快意長久,而由卑鄙造成的長久卑劣,讓其處處於卑鄙中不得自拔。」(義大利·但丁《神曲》)

罵人是很容易的,因為不需要教養。然而從罵人者的言行中人們很容易地推斷,其父母沒給他教養,不是其父母不願教養,而是其父母根本就沒有教養,無從給他。「流濁源污」,如此上朔到幾代或幾十代也許都是如此。如同沒有經過馴化的野獸,人們很容易想到其野種後代不會變成家畜。因此人們就不再去計較其家庭背景的「父之過」和「師之惰」了。又好比沒有教養過的狗,不會定時定點排泄大小便,人們通常會抱怨它不通人性,但是對於沒有教養的人,會隨時隨處隨意罵人,人們通常就不會苛求其身上所存在的獸性了。從一個人的品行可以看出其父母的廉恥,就像從其父母身上的劣質可以預見其後代的殘次一樣。

罵人容易,但並不輕快。輕快輕快,以輕為快。而罵人者罵人輕了,別人不痛不癢,或者根本沒有反應,其本人就不會很有快感。罵別人重了,別人奮起反擊,從此無完無了,又耿耿於懷,其感受就更愉快不起來。很多罵人的人動輒先替被罵的人懷念其家中的女性和祖先,聲情並茂地宣稱要用自己某些器官去親愛那些未贈謀面或早已不在的女性,如此替人行孝並祭祖,想想也不是一件輕快的事。蒲松齡的《畫皮》直言「天道好還」,敢問:在想起別人家的祖宗八代之前,是否也這樣惦記過自己家裡的女性和祖先?

罵人常以「心直口快」為掩護,好比說落草為寇是替天行道。其實「心直」只能證明其心地狹窄,無氣量可容,也便就更容不得人和事。而「口快」則像大小便失禁又得了痔瘡的出口,噴灑滴冒「穢速先己」。以心直口快為由罵人,是以醜陋作個性。借用孔老先生罵這種人的話說:「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罵亦有道,道在不罵。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不罵人的人是不必朝聞夕死的。

2120 121

於美國弗吉尼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海外思華 2020-1-25 00:05
2120年?100年之後的文章?
回復 海外思華 2020-1-25 00:20
有理講理,罵人就是一種無能,缺教養的表現!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李公尚最受歡迎的博文
  1. 新婚之夜 [2019/05]
  2. 相親 [2019/05]
  3. [2019/08]
  4. 乾爹 [2019/07]
  5. 賣性 [2019/09]
  6. 老陳的兒子 [2018/10]
  7. 海外的福建人 [2019/11]
  8. 僑胞待遇 [2019/03]
  9. 燈前會美人 [2020/01]
  10. 狐朋狗友(一) [2019/12]
  11. 民主與民奸 [2019/10]
  12. 昨夜,春雨敲窗 [2019/03]
  13. 阿帕拉契亞山的戀人 [2019/04]
  14. 依法劫財 [2020/02]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6: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