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燈前會美人

作者:李公尚  於 2020-1-17 03: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公尚文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燈前會美人

李公尚

多年前我在日本,曾經讀過一首描寫戀人約會的古詩,時隔多年全文和作者的姓名記不清了,但其中的兩句至今不忘:「燈前會美人,月下吻香足。」僅這兩句,已道盡意境之美和情調之雅了。然而細究起來,我又十分懷疑這不是一首古詩。因為詩中的「吻」字,在古漢語中並不常用,各類作品亦未見用其表達親情和愛意。因此我推斷這首詩一定沒有唐詩、宋詞、元曲那樣的高壽,最多是江戶時代「黑船事件」之後的作品,更可能是「王政復古」明治維新之後,以新詩充古詩的偽作。但是詩中的「月下吻香足」,很符合日本風情,其時日本的少女都是腳踏木屐棉襪的天足,戀人之情,擁足呵趾也方便得很,確實很生動細膩地描繪了戀情的清新稚嫩。

我想,這樣令人沉醉的情景,在同代的中國是斷無可能的。中國舊時的婚姻沒有婚前戀愛。男女雙方全憑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拜天地、入洞房、揭開蓋頭之前,大都是不曾見過面的。即便有歐陽永叔「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詞句,怕也只是一種情人之間的密約或者暗戀。縱使彼此傾心,私定終身,充其量也只能借元宵之夜的「花市燈如晝」遠遠地相互望一眼罷了。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六中載元夜燈市「燈山上彩,金碧相射,錦繡交輝」,這樣的場景,是不太可能給未婚男女在大庭廣眾之下鶯儔燕侶,對訴衷腸的機會的。現代流行的古裝言情劇中男女戀人耳鬢廝磨的情景,是以今造古,推新掩陳,實在誤人子弟。

「燈前會美人」,是日本男女婚前的一種戀愛方式,給男性以相親的特權。日本女性雖然沒有舊時中國女性三從四德纏足束胸之類的殘酷禁錮,但是在長者和男人面前卑躬屈膝、低眉順眼,非禮勿視,卻是自幼的教養。戀人燈前相會,多是男性對女性的審視鑒賞。女性卻不得正視男性,惟有低垂了眼瞼祈被賞識。燈前相會的愉悅,促使戀人產生月下的激情。燈前不便做的很多事,月下未必不敢縱情而為。這便是日本戀人醉心於燈前月下的原因。

中國古代作品描寫戀人相約,多在花前月下,沒有「燈前相會」的明目張胆。宋代趙長卿詞:「花前月下會鴛鴦,分散兩情傷。臨行祝付真意,臂間皓齒留香。還更毒,又何妨?盡成瘡,瘡兒可后,痕兒見在,見后思量。」能證戀情的深刻和灼痛。同代張先詞:「花前月下暫相逢,苦恨阻從容。花不盡,月無窮,兩心同。」可見戀情的真摯並彷徨。惜這些花前月下的戀人,大都是風月場所的「紅塵露水」,良宵苦短,過後可流連難忘,卻很難體會到戀愛時的清新和稚嫩。

古代中國男女私約,有違禮法,天地難容。即便聖如孔仲尼,一段「子見南子」,為後世所垢至今。因此戀人私約無不是極其隱秘且不可告人的。王實甫《西廂記》第四本中,崔鶯鶯和張生在紅雲的掩護下,花前月下相會,「著一片志誠心蓋抹了漫天謊。出畫閣,向書房,離楚岫,赴高唐,學竊玉,試偷香,」是非常曖昧的。紅雲替崔鶯鶯給張生「送簡帖兒」時說:「端的雨雲來」,這「雨雲」似是「雲雨」的隱語,而「雲雨」是古代男女做愛的特稱。話已至此,心照不宣的雙方私合偷歡,怕是連月光都害怕見的,哪裡還有挑燈秉燭之理?而戀人初會,無不隱惡揚善, 即使以身相托,羞恥中的女性也不願意被心寄之人一覽無餘。花前月下,朦朧的月光恰能「一暗遮百丑」,就連婚後的女人也多願意歡好之前先熄燈吹燭的。當然野史中的宋徽宗夜訪李師師另當別論,但是換了水泊梁山的燕青前去歡好,就未必敢高燭明焰了。霧裡看花,水中望月的效果,最能引起戀人之間對彼此的無限遐想,這也就難怪中國戀人對花前月下的喜好了。

 「燈前會美人」在古代中國多是可望不可及的,於是便就生出許多故事來。蒲松齡的《聊齋志異》,講述的都是燈前月下的相會之美和良宵佳景的愉悅之歡。作者筆下的女性雖是見不得人、等不到天亮的狐怪異類,但於燈前月下卻是美不勝收的。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意淫。《青鳳》中的耿生初遇青鳳,在「巨燭雙燒」的光下「審顧之,弱態生嬌,秋波流慧,人間無其麗也。」《章阿瑞》中的戚生見阿瑞立於燈下,驚嘆「對燭如仙。」《阿霞》中的景生「挑燈審視」阿霞,深感「風韻殊絕」。《花姑子》中的安幼輿在燈前看花姑子「芳容韶齒,殆類天仙。」其實這些都承載著蒲松齡時代的男性們,對「燈前會美人」的渴望和憧憬。

「燈前會美人」的不可言盡之妙,還在於「明於不明間,兩悅皆相然」。《封神演義》第二十六回說:「燈火之下看佳人,比白日更勝十倍。」《型世言》第二十七回說:「天下最好看的婦人,是月下、燈下、簾下,朦朦朧朧,十分的美人,有十二分。」這說明女子在燈前月下的朦朧之美,往往使其音容笑貌出脫得更加美妙。「朦朧美」其實就是視覺模糊為審美主體造就了主觀想象的空間。中國有「燈下看佳人,醉里卧鴛鴦」的俗語,追求的就是這種似幻非幻的境界。

行文至此本可打住,卻又於「燈前」想起了幾句「多餘的話」。無論是蛇足還是虎翼,都有添上去責任。

「燈前會美人」中的女性接受男性審視,而不得正視男性,體現了中國文化對周邊國家的深遠影響。中國禮教要求女性不得直面或正視男性,同樣指出男女相遇,男性放肆或張狂地窺視女性,亦屬「非禮」。其實「非禮勿視」不僅為「不該看的不看」,核心是臣對君,下對上,卑對尊,幼對長等決不可直目相視,心懷不敬,圖謀不軌。同輩之屬,友善之色,亦不可逼視對方,否則是意存不良。而上審下,尊審卑,強審弱,則天經地義。這種影響造成了中國人接人待物時的心理顧忌,以致流毒後世。及至現代,親朋好友、同仁知己,見面寒暄,聚會聯誼,為顯心慈面善,人人目光皆稍觸即避,鮮有對視端詳,以免「不禮貌」。而背後則鬼鬼祟祟上下打量,側目冷觀揣摩不已。極不光明正大。即便各級領導與各界共商大計,或與外國來賓會見協商,雖高屋建瓴,理直氣壯,個個亦多是目光游移,視線不定,不敢直視對方,給人以心不在焉,顧左言他,或者信心不足,言行不一的印象。中國人早已領教了自西洋傳入的「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之說,但與人交流時仍不敢探窗窺豹。沒有西洋人那種面對他人時,目光灼灼,直視眈眈,緊盯對方的雙眼和臉龐,試圖從對方的眼睛、表情以及肢體語言中,捕獲為其所用的信息和暗示的自信。同胞相遇於異國他鄉,並無故知之感,無不目光瞟閃,輒觸急躲,故作不見,擦肩而過時尤顯狼狽萎縮之狀,著實暴露出個人和民族的不自信。果若如此,這「多餘的話」便非多餘。藉此,希望中國人能在「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儘快補救這份自信的缺失。

2020114

於美國弗吉尼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滿城炊煙 2020-1-17 09:14
希望中國人能在「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儘快補救這份自信的缺失。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李公尚最受歡迎的博文
  1. 新婚之夜 [2019/05]
  2. 相親 [2019/05]
  3. [2019/08]
  4. 乾爹 [2019/07]
  5. 賣性 [2019/09]
  6. 老陳的兒子 [2018/10]
  7. 海外的福建人 [2019/11]
  8. 僑胞待遇 [2019/03]
  9. 燈前會美人 [2020/01]
  10. 狐朋狗友(一) [2019/12]
  11. 民主與民奸 [2019/10]
  12. 名人 [2020/02]
  13. 昨夜,春雨敲窗 [2019/03]
  14. 阿帕拉契亞山的戀人 [2019/04]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04: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