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同年同月同日

作者:李公尚  於 2019-3-10 08: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公尚文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情感, 文化, 娛樂, 教育

同年同月同日

    李公尚

    「美國的野生作物比中國的新鮮生動。」張敬凡教授這樣認為,王同發村主任也這樣認為。張教授給出的理由深思熟慮:「美國地廣人稀,不存在人類和植物爭奪生存空間的問題。」王主任說出的理由言簡意賅:「美國人傻,不知道吃野味。」

    張教授矜持地笑笑,心裡贊同王主任的直爽,但不願意說「美國人傻」。

    張敬凡和王同發都從中國來美國探望子女,住在各自的孩子家裡。孩子上班離家后,兩人寂寞難耐,在河邊漫無目的地閑逛時相識了:「怎麼?老伴沒和你一起散步?」王同發問。「她還在國內,」張敬凡答:「明年退休後來美國。怎麼?你老伴在給孩子忙著做飯?」「哪裡!我那老婆子享不了洋福,在這邊待了仨月,就嚷嚷著回去。國內那邊還有個老母親,她回國照顧去了。丟下我一人在這裡受洋罪。」

    兩人越聊越近,聊下去,竟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於是成了天涯知交。但也道出一層天涯淪落的心境。

    「在北京,像我這樣的經濟學家,雖然退休了,仍很受尊重,哪像在這裡!」張敬凡心有不甘地說。

    「別看安徽是個窮地方,我手下大小也有兩個村鎮企業,管著幾百號人。村裡的東西還不是想要什麼就拿什麼?」王同發不甘人下地說。

    那時王同發正在跟一條鰱魚搏鬥,一條五斤多重的大鰱魚把他用力向後楊起的魚竿拉彎,像要折的樣子。他心疼魚竿被折斷,便轉身奮力拉著魚桿向後跑,把鰱魚硬拖上岸,就朝那活蹦亂跳的魚撲了過去,在地上連滾了幾圈,終於摳住了那條魚的闊鰓,舉著手爬起身,用力提著,任它撲騰,摘下漁鉤,勝利地向張敬凡展示。張敬凡看得目瞪口呆,王同發一指身邊水桶里前面已經釣到的四條各有斤把重的魚,豪邁地說:「這些都給你,拿回家給孩子們紅燒。」

    「這個嘛……也好,反正釣這麼多,你也吃不了。再放回河裡也未必能活……」剛才張敬凡絮絮叨叨地勸告王同發:「在美國釣魚必須辦釣魚證,要知道哪些魚能釣哪些魚不能釣,釣魚沒有釣魚證屬於違法。辦釣魚證要用英語考試,中國人一般都考不過。」此刻王同發讓他把前面釣的魚提回家,他便有了同流合污的快感。

    「你知道嗎?這片樹林深處有一小片竹林,這在北弗吉尼亞很少見,是我發現的。地上剛剛長出一層新鮮的竹筍,一掐就冒水的那種,像頂花帶刺的嫩黃瓜,沒人知道,是我發現的。我帶你去,挖回家,用肉爆炒或紅燒,孩子們吃了肯定高興。」張敬凡投桃報李地說。

    張敬凡在女兒和女婿晚上下班回家前,做了一盤清蒸魚,一盤紅燒魚,和一盤爆炒竹筍。來到美國他的廚藝大長,為了讓忙了一天的孩子回家就能吃上現成飯,他每天上網學習炒菜做飯,要在中國,他不屑此道。

    下班后的女兒和女婿仔細地吃著魚,慢慢吐著刺,不時把剔盡魚刺的肉塞進自己兒子嘴裡。女兒說:「這魚土腥氣太大,難怪美國人不吃。」女婿說:「反正也不是花錢買的。只是覺得吃這種釣的魚有罪惡感。」「是住在那頭的老王釣的,他還釣了一條更大的,有五六斤重呢。」張敬凡用雙手比劃出半米長:「不知那魚的味道怎麼樣!大魚有魚籽,做成魚子醬是好東西,外國人最喜歡吃魚子醬。好東西誰還不是都留著自己用!」

    女兒對父親說:「沒事在家裡待著看電視,還能學學英語,別出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瞎混,聽你說那姓王的作派,我就知道他是一個村匪鄉霸。」

    張敬凡每天在孩子們上班離家后,照例出去和王同發「瞎混」,一起散步、釣魚和挖竹筍。他問為什麼釣的魚有土腥味,王同發說可能烹制方法不妥。他讓張敬凡到他家去看他做魚,張敬凡正想看看土豪家裡是什麼樣。

    王同發兒子的家布置得金碧輝煌,張敬凡心裡很不舒服,心想這得搜刮多少民脂民膏!王同發做好了魚,炒好了筍,請張敬凡一起喝酒,不期他兒子和兒媳回來了。他兒子兒媳在美國做生意,上下班隨便,有時幾天都不回家。他倆看到父親在家有人陪伴,心裡高興,就一起加入喝酒。張敬凡指著竹筍說:「這種新鮮野生植物最富營養,香脆可口,在北弗吉尼亞很少見,在美國根本吃不到,是我發現的……」王同發嘴裡咯吱咯吱地嚼著筍,點點頭:「比中國的筍香,好吃!美國人傻,不會吃。」

    飯後王同發讓張敬凡把做好沒有吃的魚打包帶回家, 張敬凡心想這倒省得我忙活晚飯。只是心裡硌蠅剛才王同發做菜時,手指甲太長太黑。

    張敬凡前腳走,王同發的兒媳就背後罵:「瞧他那酸樣,還他發現的竹筍!知識分子就愛臭顯!」王同發的兒子說:「中國的這些公知,除了賣嘴,屁用沒有。別看他表面上客客氣氣,其實他根本就瞧不上老爸!」

    王同發憤憤地說:「他瞧不起我?我還瞧不起他呢!要在中國我能理他?在這裡我是為了找個能說話的人,排解排解寂寞。」

    張敬凡和王同發繼續密切往來。那天晚上王同發的兒子和兒媳沒回家,王同發獨自喝完酒悶得慌,就想去張敬凡家串門兒,順便看看張敬凡家的房子怎樣。心想他家的人天天吃我釣的魚,應該感謝我。

    一路蹣跚走到張敬凡家,開門的是張敬凡的女兒,見了他,面帶鄙視,轉身沖著屋內喊:「爸,有人找!」張敬凡從樓上跌跌撞撞地跑下來,見是王同發,說:「呃,是老王……他王叔啊!怎麼?找我有事?」他身子堵在門口,大有一人擋關,萬人莫入之勢。

    王同發尷尬地說:「我一個人在家悶得慌,想來串串門。」張敬凡晚飯後躺在自己房裡,看電視看不懂,上網又覺得眼睛累,也正寂寞難耐,於是就朝著女兒女婿喊,「是你王叔來串門——就是天天給咱們釣魚吃的你王叔……

    屋裡傳來女兒的聲音:「你們站在門口把門大開一會兒,放放氣,別一天到晚弄得屋裡到處都是土腥氣!」

    王同發聽了,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嗓音說:「張教授,我在樹林里發現了一些蘑菇,做菜最好,我是來告訴你,明天一起去采……」說著,硬擠進了張敬凡擋著的門。

    張敬凡只好把王同發讓進客廳,大聲說:「蘑菇這種野生植物,很多都是有毒的。不知你發現的這種能不能食用?」

    王同發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沖著起居室那邊張敬凡的女兒女婿說:「沒問題,沒問題,在我們家鄉,天天和蘑菇打交道,我們村的蘑菇加工廠……我發現的蘑菇,比中國的白、肥大,蘑菇這東西我最了解……

    第二天,王同發和張敬凡一起去采蘑菇。王同發「發現」的蘑菇,比張敬凡過去所見過的都新鮮生動。大片大片的彷彿天空中潔白的雲朵跌落在地上。兩位知交興高采烈,采了許多,又釣了幾條魚,中午到王同發家喝酒。這段日子,過去很少喝酒的張敬凡已把酒量練得出神入化。

    晚上張敬凡的女兒和女婿下班后見父親不在家,也沒做晚飯,氣不打一處來。左等右等,還不見父親回家做飯,就打電話訂餐。女婿說:「你爸太不像話,天天和那個村霸鬼混,肯定又被他灌醉了……」什麼『又』,不就是這一次嗎?過去哪天不是我爸做飯?「女兒嘴上為父親辯解,心裡也在生父親的氣。吃完飯故意不收拾,等著父親回來清理。

    夜深人靜,張敬凡仍未回家,女兒著急了,幾次催女婿去找,女婿沒好氣地說:「這大晚上的,讓我上哪去找?你爸爸不來美國也沒這些麻煩!」女兒反唇相譏:「你爸你媽不是在這裡賴了大半年才走嗎?我天天下班后伺候他們,他們麻煩還少啊!」

    半夜過了,女兒和女婿終於沉不住氣了,一起開車外出尋找。女婿罵罵咧咧:「老不死的東西不在國內好好待著,天天在美國尋歡作樂!只知道那姓王的傢伙住這一帶,不知具體那一幢房子,又沒有電話,真該死!」

    夫妻一路相互抱怨,終於找到了王同發的家,諾大的房子黑咕隆咚毫無聲息。兩人下車去按門鈴,無人應門。輕輕一推,門開了,室內的燈隨著開門聲自動亮了。借著燈光,女兒看到客廳後面的餐廳里杯盤狼藉,父親和老王都從餐廳里的座椅上出溜到餐桌下的地板上。

    兩人急忙上前查看:兩位老人口吐白沫,四肢冰涼。女兒大哭著讓叫救護車。女婿大聲呵斥:「叫什麼救護車!救護車來了,你付得起錢嗎?咱倆開車來送他去醫院!」

    女婿和女兒把張敬凡弄上車,女兒驚魂未定地回頭指著王同發說:「他怎麼辦?」女婿氣急敗壞地說:「他又不是沒有兒子,咱管他幹什麼?」

    此時,兩位天涯知交因食物中毒,已於同年同月同日一起駕鶴西去。

    2019228

    於美國弗吉尼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3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9-3-10 09:02
這都一幫什麼人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李公尚最受歡迎的博文
  1. 新婚之夜 [2019/05]
  2. 相親 [2019/05]
  3. [2019/08]
  4. 乾爹 [2019/07]
  5. 老陳的兒子 [2018/10]
  6. 賣性 [2019/09]
  7. 海外的福建人 [2019/11]
  8. 僑胞待遇 [2019/03]
  9. 民主與民奸 [2019/10]
  10. 做廣播體操 [2019/07]
  11. 昨夜,春雨敲窗 [2019/03]
  12. 阿帕拉契亞山的戀人 [2019/04]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11: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