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陳的兒子

作者:李公尚  於 2018-10-19 22: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公尚文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6評論

關鍵詞:情感, 家庭, 生活

老陳的兒子

 

         李公尚

        老陳是我多年的朋友,每次見面,總愛把話題扯到他兒子身上。看得出,他對他的兩個兒子操心很多。老陳也意識到了這點,對我說:「和你聊聊我那倆孩子,心裡覺得舒服,和別人那能談得來?」

        老陳的大兒子十二歲那年,跟著老陳夫婦從中國來到美國。上中學時,由於語言交流能力差,常覺得同學欺負他,回家哭訴,老陳就訓斥他:「來到美國,要學會忍受,等你用行動證明你比你周圍的人都強時,你就不覺得受欺負了。」因此,他大兒子一直鬱鬱寡歡。受傷害最嚴重的一次,是有次課間,幾個男同學在男廁所里比誰的那話兒大,他剛好去上廁所,幾個同學見了一哄而上,把他褲子脫了,對著他那話兒嘲笑。當時那所學校里,中國人只有他一個,人們對亞裔人還很好奇,同學中很快傳出他那話兒不成話,有些女同學也一起嘲笑他。

        老陳的大兒子後來上了大學一直不交女朋友,老陳和他妻子都有些奇怪。一次老陳醞釀了好幾天,小心翼翼地遣詞造句,繞來繞去問兒子為什麼不交女朋友,他兒子直截了當地答:「沒興趣。」這讓老陳感覺到了事態嚴重。他驚慌失措地對我說:「我那小子別是同性戀,怎麼會對女性沒有興趣呢?有什麼好辦法沒有?千萬不能讓他成了同性戀。」她妻子在一旁為兒子解脫說:「同性戀是先天性的,如果真是同性戀,也沒法對他怎麼樣。」老陳搶白說:「先天性的也是病,該治就要治!如果是先天性的心臟病,你就不治了嗎?」

        老陳的大兒子後來進了美國國防部,在五角大樓從事電腦工作。這讓老陳夫婦極為自豪。老陳把大兒子的照片和錄像存在手機里,每次見了我,都忍不住顯示一番。只是他大兒子一直到了三十多歲,仍然和老陳夫婦住在一起,絲毫沒有交女朋友的意思,這讓老陳惶惶不可終日。老陳的妻子一如既往地為兒子辯解說:「我可仔細留意過,這孩子絕不是同性戀,據我觀察,他對男性,根本沒有那方面的傾向。」知兒莫如母。我相信老陳的妻子對她兒子的觀察是正確的,但老陳對兒子的婚戀急在心頭。

        於是老陳迷上了醫學,開始研究醫書。他從各種書上找了一些含有雄性激素的藥品和滋陰壯陽的補品,買來悄妙地摻在給兒子吃的飯里,讓兒子吃。他兒子發覺后,照例乾脆簡單地對父母說:「今後別再搞那些東西,我吃了不舒服。」

        老陳思前想後,決定趁假期和妻子、兒子去紐約旅遊,夜宿紐約法拉盛。法拉盛是中國人成堆的地方,雞鳴狗盜之徒,引車賣漿者流,五花八門、三教九流無所不容。老陳在下榻賓館,處心積慮為大兒子在遠離自己住的樓層,安排了一個豪華房間,高價找了一位楚楚動人的陪夜女郎來陪伴他大兒子。第二天早晨他與兒子共進早餐,偷眼看他大兒子的表情,失望地發覺大兒子與平常無異。老陳的妻子不動聲色地在一旁察言觀色已久,沉不住氣了,等大兒子吃完一道菜又去取餐時,悄悄對老陳說:「昨天晚上你找的那位女孩兒,是從中國來的,現在中國的年輕女孩兒只認錢,不講職業道德,不一定有責任心。今晚上你去給他找一位美國女孩兒,讓他多一種經驗,今後多一份選擇。」

        第三天,老陳的妻子多次催老陳問問大兒子這兩夜的感受,老陳一直開不了口:「孩子的那種事兒,怎麼好問他?感覺好壞他都不會說的。」妻子著急地說,「連著找了兩個女人,連他開竅沒開竅都不知道,這錢不是白花了嗎?治病還講療程,不行就再多住一天,這次去找個年齡大的日本女人來,耐心調教調教他。」老陳聽他妻子的口氣,彷彿她恨不得要去親力親為。

        老陳的二兒子是老陳夫婦來到美國後生的,比大兒子小十三歲。這小子上小學時就知道追女孩子。一次他事先藏進學校女廁所的一個格間,用手機偷拍女同學上廁所,被發現后,學校處罰他停課一周。老陳對我唉聲嘆氣說:「你說,這小子是跟誰學的?咱都是奉公守法、努力工作的老實人,從不做虧心事,老天不該和咱過不去啊,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孩子!」老陳的妻子在一旁也少不了長噓短嘆:「這二兒子啊,要是和他哥哥勻一下就好了。他每天晚上在自己的房間里,和女同學用手機視頻通話,我偷著聽了一下,簡直是聽不下去!他在學校里學科學課,講男女生理知識,回家后就和同學視頻看誰的那話兒大。可氣的是那些女同學和他視頻時,還和他相約第二天去廁所互相摸……

        老陳的二兒子高中畢業后,堅決不上大學,自己報名當兵,參加海軍陸戰隊去了韓國。一次老陳讓我看他二兒子的照片,自豪地對我說:「別說,這小子還真行,這不才去了半年,就當了基地的倉庫保管。我和他媽搞了一輩子數學,看來這小子有我們的基因,對數字敏感,能記住倉庫里幾千類物資的代碼基數。美軍還真是會用人所長,人盡其用。」老陳的妻子在一旁患得患失地說:「孩子不管幹什麼,只要他自己喜歡就行。只是在韓國那地方,沒機會和美國這邊的女孩兒交朋友,將來別再耽誤了他。」「他能交不上女朋友?真是杞人憂天!」老陳不滿地搶白妻子:「你沒聽他說,在韓國那邊,女孩子成群成群地往他身上撲,他都煩得打發不了呢!」「我是說交美國這邊的正經女孩兒,」老陳的妻子反唇相譏:「韓國那些一天到晚圍著美軍基地轉的酒吧女孩兒,有幾個你敢讓她做兒媳婦?」

        兩年多后,老陳的二兒子回美國休假探親,老陳夫婦請我去他家聚餐。老陳的二兒子讓我們看他在韓國拍得照片影集,張張都是他和韓國當地女孩兒的親密合影。他解釋說:軍營里不允許士兵持有手機,每周只能使用基地的電話,插卡對外打兩次電話,一次不超過二十分鐘。士兵每周末放假可以離開軍營半天,這些照片都是他用韓國女孩兒的手機拍的。拍得好的,他就讓那些韓國女孩兒去沖印,等下次見面時給他。

        我問:「這些女孩兒都在基地工作嗎?」老陳的二兒子不屑地說:「美軍根本不許韓國人進入美軍基地,韓國人只能在基地外賺美國士兵的錢。」他見我不解,解釋說:「韓國和日本不一樣,美國和日本有條約,日本人,主要是日本女人可以進入美軍基地從事一些服務性工作。我曾被送到日本沖繩的美軍基地接受倉庫管理培訓兩個月,接觸過那些日本女人,不如韓國女人容易得手。」我聽了忍不住笑起來,老陳的二兒子認真地說:「這是真的!你可能聽說過駐日美軍士兵強姦日本女人的事,但很少聽說駐韓美軍強姦韓國女人,這是因為美軍士兵一旦在韓國出了事,美軍立即把涉事士兵調回美國,韓國方面找不到犯罪嫌疑人,又進入不了美軍基地,沒有證據,最後就都成了韓國女人願打願挨。」

        老陳在一旁聽了,忍不住問:「韓國基地里就沒有女性嗎?」二兒子回答:「士兵沒有女的,女軍官有幾個,但當兵的接觸不到。不過美軍每年都從美國國內的各大學招收很多實習女生去基地打工,她們輪流去基地工作兩到三個月,就能掙足一年的學費。只是那些女孩兒,根本輪不到我們當兵的。軍官比我們有錢有時間,和她們在一起的自由度也大。」

        老陳的妻子沉不住氣了,插嘴道:「你可不許給我弄個韓國女人回來!只要不出事,玩兒玩兒可以,不能當真。你自己的事自己看著辦,趁休假你還是抓緊在美國這邊找個女朋友,別像你大哥拖到三十大幾,都不結婚。」

        這次聚會,我見到了老陳的大兒子,他彬彬有禮和我打招呼,依然不陰不陽地毫無起色。老陳喜形於色地對我說:「我這老大真像我和他媽,工作非常認真踏實。這不,剛被提拔成了五角大樓的系統主管,還去白宮參加過總統召開的會議呢。」老陳的妻子沾沾自喜地補充:「他現在年薪二十多萬,和總統工資一樣多。誰要是嫁給我們老大,准能享一輩子福。」

        老陳的二兒子休假結束返回韓國后,老陳夫婦決定趁大兒子休假,帶著他回中國探親。老陳臨行前對我說:「我看在美國這邊,我那大兒子是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了。希望這次回國,給他在那邊找一個。」老陳的妻子頗不情願,說:「現在中國女孩兒在外面的聲譽可不佳,人都說貪婪刁鑽,饞懶姦猾,為了錢財毫無道德底線。如果真找這麼一個,日子也好過不了哪裡去。」

        不過老陳的大兒子去中國后,還真找了一位。老陳對我說:「這女孩兒我知根知底,是三十多年前我在中國的大學當老師時,我的一個學生的女兒,挺漂亮,二十四歲,今年研究生畢業,一畢業就願來美國。我那大兒子和她見面時沒什麼反感,就這麼定了。」老陳的妻子似有不甘,說:「老陳的學生請我們吃飯,帶著他女兒去,飯桌上我兒子和她女兒沒說幾句話,一頓飯下來,老陳的學生和他女兒就認定我家兒子是他家的女婿了。飯後老陳的學生和他女兒非要送我們回我們下榻的賓館不可,他倆在賓館里坐到很晚,老陳的學生自己回家了,他學生的女兒提出要和我兒子再談談,結果當晚就住在我兒子的房間里了。第二天老陳的學生和他女兒就催著辦結婚手續。你說,現在這中國人,怎麼結婚連戀愛都省了?」

        老陳為大兒子的婚事忙碌起來。他除了自家住的一套房子,前些年還買了兩套房子正在出租,於是把其中一套收回不再出租,裝修後轉到大兒子名下,做為大兒子的住房。他大兒子對自己的婚事雖不溫不火,但也在為新婚妻子辦理配偶移民。

        不久,老陳的二兒子那邊出狀況了。他在軍隊待了四年,似乎沒有待夠,駐韓美軍就讓他退伍回美國。他回美國時帶回了一個八個月大的女嬰,韓國地方政府和美軍駐韓部隊認定老陳的二兒子是這名女嬰的生理父親,必須撫養這名女嬰。原來,老陳的二兒子在韓國被地方政府控犯強姦罪,駐韓美軍則認為老陳的二兒子是因為拒絕和一名懷了孕的韓國妓女結婚,那名韓國妓女就對他誣告。最後駐韓美軍與韓國地方政府達成協議:老陳的二兒子全額賠償女嬰母親的損失,並全部撫養女嬰,韓國政府不再控告涉事的駐韓美軍士兵。於是,老陳二兒子四年來由美軍代為保管的所有工資,全部留在了韓國。

        老陳只好把第二套出租的房子收回來,讓二兒子居住,女嬰由他和妻子幫著撫養。老陳愁眉苦臉地說:「這不,好日子剛過上沒幾天,又要為下一代當牛做馬。問題是,誰知道這小雜種是不是我們陳家的?」老陳的妻子垂頭喪氣地說:「我早就說過,不讓他弄個韓國女人回來,結果他弄了個韓國雜種回來。這二兒子從小就不如我們大兒子讓我們省心。」

        但是,老陳卻認為他大兒子並沒有二兒子讓他省心。老陳的二兒子在家裡閑晃了一年,無所事事,也不找工作,等他的限制出國期限一過,又報名去當了美國海軍。這次美國海軍分配他去伊拉克「重建和人道救援辦公室(Office for Reconstruction and Humanitarian)」的美軍倉庫,擔任物資交接的海軍代表。老陳喜形於色地對我說:「我這二兒子還真像我,干一行,專一行。你看同樣當兵,管的事卻越來越多。這不,這次整個一個倉庫,三千萬美元的物資,全由他來負責。」老陳的妻子拍著懷裡睡覺的孫女,在屋裡走來走去,說:「伊拉克那邊的女人可不好弄。穆斯林只許外族的女人嫁給穆斯林,不許穆斯林女人嫁到外邊,這次他可別又弄出什麼麻煩來。」我笑著說:「瞧咱們二兒子那機靈勁兒,肯定在女人身上吃不了什麼虧。」

        不久,老陳的大兒媳被他大兒子申請配偶移民,辦理來到美國。老陳的妻子建議她先去語言學校學習英語,儘快過語言關。他的大兒媳去學了沒幾天,就不願去了。抱怨說:「我是碩士學位,還去學語言,太掉價。你看那些去學語言的,都是些什麼人?不是非法移民就是難民,我怎麼能和他們混在一起?」老陳的妻子不好說什麼,就讓她試著出去找找工作。她發出了幾百份申請,參加過十幾次面試,結果只有一個華人超市讓她去當收銀員。她硬著頭皮去幹了半個月,又不願去了,發牢騷說:「我堂堂一個名牌大學的碩士研究生,來美國干這個,美國太不知道珍惜人才。今後我哪裡也不去了,就在家生孩子,精心培養下一代,讓他將來當美國第一位華裔總統。」

        一年多后,老陳舉辦家宴,電話里邀請我參加。他興奮地說:「想不到還真能生出來,我總擔心我那大兒子不行,因為結婚後他對家庭生活也不上心,時常在單位磨蹭到很晚才回家,有時還乾脆住在單位替別人值班……」老陳的妻子搶過電話說:「我早就說過,我那大兒子根本就沒毛病。只是他有我們的遺傳,無論做什麼事,都是一心一意地去做好……

        又過了一年多,老陳情緒頹喪地對我說:「我那大兒子又搬回家來住了……」我一驚,忙問:「怎麼?難道離了……

        老陳說:「還不如離了呢!他那妻子把她父母和弟弟,先後一個一個地都辦來美國,和她住在一起,把我那大兒子管得死死的,所有工資和支出都由他們家說了算。我兒子從來也不告訴我們這些,這倒算了。麻煩是我兒子結婚後,他所在的部門就開始不停地審查他,不斷調查他的背景,前段時間取消了他的最高涉密等級,把他調到了國防部下屬的一個合同採購公司,去兵工廠當軍方代表。前些日子,他所在單位又把他的所有涉密級別取消,這意味著,他無法再在國防系統工作,必須重新找工作。」

        老陳的妻子義憤填膺地說:「最壞的是他妻子那一家人!他妻子的父母給她妻子出主意,說我們給我大兒子買的房子風水不好,讓他妻子逼著我兒子把房子賣掉,再買幢新的。我兒子對這事既不上心,也不和我們說,沒想到他妻子真的瞞著我兒子把我們買的房子賣了,然後在用賣房子的款項購買新房子時,寫上了她自己的名字,成了她的財產,讓她父母和弟弟居住,不讓我兒子進門。她對我兒子說,如果想和她繼續過,就必須再買一套房子,接她搬出去住。我兒子起訴到法庭,要求把房子改回我們的名字,在法庭開庭之前,兒媳讓我兒子去她父母那裡談談,我兒子下班後去了,她提出要和我兒子和好,晚上讓我兒子不要走了。那晚我兒子剛和她完了那事兒,她突然報警,說我兒子和她長期不和,分居已久,那天晚上我兒子去強姦了她。警察把我兒子帶到警察局關了一夜,第二天我們把他保了出來,後來法庭判決我兒子無罪,但是在這段時間裡,我兒子所在的公司解僱了他,他失業了。」

        我安慰老陳夫婦:「憑我對你們大兒子的了解,以他本事和人品,不愁找不到工作……

        老陳說:「我們也知道我兒子找工作不難,可是那一家人難纏啊。通過這件事,我們堅決支持我那大兒子離婚,可是她妻子不離。她以離婚後沒有生活來源為由,要求我兒子全額支付她本人和孩子的全部生活費。法庭鑒於目前我兒子也失業沒有收入,無法撫養他們,就在判決離婚前,先行把他們住的那套房子,判給了她們全家。」

        老陳的妻子怨聲載道地說:「唉!這種厄運我已是第二次遇到了。當年我妹妹上大學,和一個從農村上學的同學戀愛,我家裡不同意,我妹妹不聽,畢業后堅持和他結婚。婚後她們沒有房子住,暫時住在我父母家裡,很快,我妹夫家裡的七大姑八大姨三天兩頭到我父母家裡來,不是這個來看病,就是那個來找工作,一住就是十天半月,賴著不走。後來我妹夫乾脆把他父母接到我父母家住下不走了。我父母受不了打擾,讓我妹妹和妹夫搬出去住,結果我妹夫的父母從農村老家叫來一大幫親戚,分別到我父母和我妹妹的工作單位去鬧,說我父母欺負農村人,歧視勞動人民。我父母惹不起他們,只好另外租房子住,工作單位分的房子就這樣被他們佔去了,最後我妹妹還是和那男的離了婚。你看今天發生在我大兒子身上的事,真是和三十年前發生在我父母身上的事如出一轍。窮山惡水除刁民,現在的很多中國人就和當年的那些農村人一樣難纏,咱們國外華人的子女根本纏不過他們,今後一定要遠離他們,千萬別和他們交往……

        然而,老陳的二兒子也沒讓老陳省心。兩年後,他的二兒子瘸著一條腿從伊拉克退伍回到了美國。老陳告訴我這個消息,我暗想:別是在伊拉克搞人家穆斯林的女人,讓穆斯林給打殘了。但嘴上卻問:「戰爭不是早就結束了嗎?怎麼還會有傷亡?」老陳嘆著氣說:「你還是去問他自己吧,這事到底怎麼回事,我也說不清楚。」老陳的妻子在一旁恨恨地說:「可氣得是,這孩子執迷不悟,說是這次回來養好傷,還要報名去參加美軍,希望能去阿富汗。他說哪裡亂,哪裡才有施展才能的機會……

        我到老陳家去看望他二兒子,老陳的二兒子輕描淡寫地告訴我:他腿上的槍傷不是被伊拉克人打的,是被一名美國士兵打的。我問:「你們是怎麼搞的?怎麼會自己人打自己人?」

        老陳的二兒子說是一場誤會。他說他在美軍倉庫當物資接收代表這幾年,各類物資入庫后,經常被警衛倉庫的美軍士兵監守自盜。成箱成箱上萬美元的貨物,三天兩頭的就被士兵們盜走弄到黑市上去賣。例如美軍士兵佩戴的夜視墨鏡,入庫登記賬上是三百多美元一副,士兵們偷走後在E-bay網上賣一百五十美元,兩天就能賣出幾百副。還有前線士兵配用的既能用作步話機,又能當作微型攝像機的防身匕首,運到倉庫還沒開箱,就成箱成箱地被偷走。倉庫管理人員都知道,誰也不願多管。東西少了就登記作為戰地消耗上報。上級接到統計報告后,從來不查——就是查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很快就會按照報上去的數字,大量運來同類物資予以補充。只要不是丟失大型武器彈藥,沒人會認真對待那些失竊的物資。出國當兵,誰不是為了去發戰爭財?那天晚上,老陳的二兒子接收了一批物資后,去一所倉庫封倉,想不到倉庫內有幾名士兵正在行竊。他沒有發現他們,就去拉電閘關閉倉庫大門,裡面的幾名士兵急了,害怕被關在倉庫內出不來,一名士兵氣急敗壞地朝他開了一槍,打在他大腿上。後來那幾名士兵被軍事法庭判刑,送回了美國。他被美國海軍授予了藍帶勳章。

        我問他:「你都傷成這樣了,怎麼還要去當兵?在美國國內找一份工作,安心過日子不好嗎?」老陳的二兒子說他喜歡在國外當兵,駐地國家的居民都敬畏美國大兵的那種感覺。他從倉庫里隨便搞出點什麼東西來賣給他們,他們就把他當成神一樣供著。他告訴我,美國軍隊願意招募曾在美軍中干過的人入伍,以減少培訓成本。退伍軍人只要沒犯過罪,身體合格,符合技能要求,重新入伍時可以優先選擇軍種和要去的國家。他說他的腿傷並無大礙,復原后他可以憑著他的軍功章再去應徵入伍。不過,這次他不想再去當海軍,還是要去當海軍陸戰隊,因為陸戰隊去得國家多,這次他想到阿富汗去。

        老陳聽了不停地搖頭嘆氣,說:「你已當了八九年兵,快三十了,也該考慮自己的婚事了。」老陳的妻子堅持讓他先找一個美國姑娘結婚,然後再去當兵。老陳的二兒子對我一撇嘴,低聲說:「現在年輕人誰還在乎結不結婚?在伊拉克,找女人容易得很,雖然穆斯林女人難得手,但是東歐國家,甚至還有中國去的一些女人,一群一群地圍在美軍基地外等著掙美國大兵的錢。我還遇到過從中國新疆去的穆斯林女人,為了掙錢什麼都肯干,從來不說自己是穆斯林。和她們一起去的男人們,都替她們拉皮條,就看你願意不願意搭理他們了。」

         一年後,老陳的二兒子如願以償地參加了海軍陸戰隊,去了阿富汗。

        20181018

        於美國佛吉尼亞

 

1

高興

感動
2

同情
1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8-10-20 00:54
寫得很生動啊!真的故事嗎?
回復 海外思華 2018-10-20 04:11
要是真的,這也夠亂的!
回復 zxz2010 2018-10-20 05:40
可憐天下父母心
回復 qxw66 2018-10-20 08:57
編不出那麼活靈活現的
回復 foxxfam 2018-10-22 00:45
寫的很真實。部隊也是一個小社會,地方上能發生的部隊也會發生。男人為老婆拉皮條的事情,法拉盛太多了……
回復 foxxfam 2018-10-22 00:56
起先一看我還以為你寫的是我認識的一家住在紐約的朋友。情況和你敘述的太一樣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李公尚最受歡迎的博文
  1. 新婚之夜 [2019/05]
  2. 相親 [2019/05]
  3. 借種 [2021/11]
  4. 賣性 [2019/09]
  5. 醉酒 [2020/07]
  6. 乾爹 [2019/07]
  7. [2019/08]
  8. 海外的福建人 [2019/11]
  9. 老陳的兒子 [2018/10]
  10. 執行官 [2021/03]
  11. 我戀愛過的三位上海姑娘 [2022/05]
  12. 忘年交 [2022/04]
  13. 依法劫財 [2020/02]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8 12: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