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第一次參加追悼會

作者:akeqin  於 2017-9-19 11: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6評論

1976年的九月初,天氣有些冷。那時我剛上小學,與同學認識還不多。有一天,從中央傳來消息:大人和小孩天天歌頌、歌唱的大領導不在了。村裡每個人都領到一個黑布做的黑紗。消息還說是明天在學校要舉辦追悼會;在會上要把黑紗戴在右臂上,紀念這位大領導。

我問我爸媽說,咱們用戴白布和麻繩來紀念人的,為什麼要改做戴黑紗?爸媽說,大領導在北京,他們的習慣不同,要按照領導的習慣來紀念。

其實我心裡還想問我爸媽:我們祖宗的房屋和田地在大領導的指示下,被瓜分絕大部分。我們還被戴上***的帽子,被批鬥,被孤立,被踩低,被剝奪當官和升學的權利……我們還有必要紀念嗎?我知道,問了這些問題,爸媽會警告和打罵我,所以沒有問。

第二天早上,學校擠滿了村裡的老老少少,村委的大喇叭在學校里放著悲傷的樂曲,大家都戴著黑紗,心情顯得比較沉重,默默無語。

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追悼會。我們班裡的同學們都戴著黑紗,很是興奮。我們不靠班主任的阻攔,在學校到跑來跑去。在教室里,很多同學都在嘰嘰喳喳地談論著,他們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的爸媽,爺爺,奶奶了等。

我也去找了我的媽媽。我擔心她會單獨躲在某個角落裡傷心落淚,我想安慰她。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媽媽在我們家族裡,在生產隊里,在家裡都沒有地位,平常連個屁都不敢放,說話細聲細氣的。除了跟同村的外婆比較親密之外,沒有其他親密的朋友、妯娌,而我成了她的貼心棉襖。

果然,我看到媽媽躲在學校廚房的門角里,獨自一個偷偷地抹眼淚。我叫了一聲「媽媽」。媽媽抬頭看到了我,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我也給她一個大微笑。我挨著她一會,就跑回了教室。

後來,當正式追悼樂曲響起,我們就站在自己的課桌前,低頭默哀到樂曲結束。追悼會就結束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9-19 21:32
也記得很清楚,那一天!。。。。。。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9-20 02:21
媽媽總算可以微笑了。
回復 akeqin 2017-9-20 05:05
fanlaifuqu: 也記得很清楚,那一天!。。。。。。
這個日子不會忘記的。有雨天,就會有太陽出來的一天。
回復 akeqin 2017-9-20 05:08
徐福男兒: 媽媽總算可以微笑了。
當時年紀小,想不到那麼多哦。現在看來,禍兮福兮,那天是一個大轉折。
回復 異域堂 2017-11-24 00:31
都曾有過的過去,不過你還小些。
回復 akeqin 2017-11-29 00:55
異域堂: 都曾有過的過去,不過你還小些。
現在這個年紀,看多了,經歷多了,心裡的陰影在一點點的褪去,但是結還是在。有時自己止不住淚流滿面。也許,這就是歷史吧,無法給一些人公正和公平。這麼長的時間裡,現實則讓我無可奈何,有苦只能自己偷偷的說。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6 23: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