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走進青木川(六)

作者:逸白  於 2019-6-21 10: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旅遊歸來


            從魏輔唐的身世閱歷,不難看出這個十六歲開始行走江湖,多少次遇難成祥,多少回逢凶化吉,一步一驚險的成為青木川地頭蛇,並穩穩的坐在土皇帝的交椅上,管控青木川達二十多年的人。非但自負且目空一切,惟我獨尊,早把不求聞達於諸侯,但求苟全性命於亂世的處世哲學,拋到九霄雲外。

            人生在世,禍福難料。按照唯心論的說法,世人有三劫:天劫,地劫,人劫。

            天雷來打你,就是天劫,命也。地火來燒你,化為灰燼,就是地劫,遇也。人來殺你,陷你於必死之地,就是人劫,害也。

             而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載物之厚,可人,並不都懷有惻隱之心。三劫之中,'人劫'最惡。遇上'人劫',躲避:或許能保全性命;而面對:註定在劫難逃!列位可曾記得,叱吒上海灘的黃金榮和杜月笙,解放前 后都曾接獲上層有心人土的熱情挽留和安全保證。黃金榮面對人劫,選擇留在上海,其結果是生活在驚恐不安,貧困交加,並在孤苦無助中黯然死去;而杜月笙避開人劫,毅然決然出走香港,雖然少了從前在上海時的車水馬龍,可依然馬照跑舞照跳,食宿無慮兒孫繞膝,在親朋故舊環顧中得以善終。

           魏輔唐在生死轉折關頭,選擇相信他那位多年好友,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早期活動於陝南地區的共產黨領導人劉甲三。他們的淵源源自於魏輔唐原本就敬重讀書人,又都是寧強人,且多年前寧強縣長王曾迫害劉甲三,把他解送到漢中專署關監獄時,魏輔唐安排青木川在聯中讀書的學生給送去一大筆錢,還多次給予幫助和慰問,以後又聘請劉甲三來青木川輔仁中學當校長。

            另一位則是由劉甲三引薦給魏輔唐的,早期在楊虎臣將軍手下任師參謀長,後來退伍經商,軍界、政界熟人很多,同陝西各界知名人士關係甚好……解放后曾先後任寧強縣人委副主任、漢中市副市長、陝西省人民政府參事等職的黎明覺。

            這兩人均出生於寧強的殷實之家,打小接受良好教育。有學問,有修養,有才幹,有膽有識,有為了自己的信仰而奮不顧身的氣概。他們先後來青木川和魏輔唐促膝長談把酒言歡,說白了就是為了展開工作,推翻舊社會,建立新中國。而魏輔唐對他們,可說是推心置腹,極度信任。

            就此註定了,青木川將免於戰火硝煙;而魏輔唐勢必在劫難逃。

            說曹操,曹操到。

            1949年秋,國共兩黨在陝南川北的戰鬥到了關鍵時刻,一面是解放軍的步步進逼,一面是國民黨殘餘勢力的負隅頑抗。這時,接受過國民政府軍正式委任、堪稱陝甘川交界地帶最具實力的地方武裝的魏輔唐部的何去何從,則顯得舉足輕重。當年春夏之際,受聘擔任青木川輔仁中學校長的劉甲三,認為做魏輔唐策反工作的時機已成熟,便致信黎民覺,邀其回寧強策反魏輔唐。 

            三人一台戲,黒紅花臉就此粉墨登台。

            9月中旬,黎民覺從甘肅碧口來到青木川,和劉甲三分工協作,以經商客人身份住在魏輔唐開辦的旅店裡。劉甲三提請魏輔唐設宴招待黎民覺和輔仁中學的幾位老師,由此拉開了要魏輔唐及其所屬民團武裝留在青木川,放棄武力抵抗,向人民政府投誠的序幕。

             經過幾次接觸,黎民覺不厭其煩給魏輔唐講解國內外形勢,曉之以大義、明知以利害,闡明共產黨的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立功受獎的政策,漸漸消除了魏輔唐的疑慮。便答應了劉甲三、黎民覺提出的事前商定的要求:一是不聽信國民黨的反動宣傳,不上山入川(指逃深山或到四川為匪);二是不接受國民黨任何軍隊的拉攏、收買和利用;三是解放軍來了不做任何抵抗,一切聽從解放軍的命令;四是保境安民,維護好地方治安。

             19501月,黎民覺第三次赴青木川,勸說魏輔唐投誠。黎民覺的耐心、真誠,最終說服了魏輔唐。使得魏輔唐當即帶領警衛隊同黎民覺到寧強縣城。同縣長、公安局長和駐地部隊負責人等商談交槍、整編、學習培訓等有關事宜。隨後魏輔唐接受了整編,也交出了大量武器和其他軍事裝備⋯⋯

            一環套一環,環環相扣。而後鎮反運動開始,1952427日,寧強縣法院在青木川召開公審公判公決大會,把即將走到人生盡頭的梟雄魏輔唐,五花大綁的押到他自己捐修的輔仁中學操場邊,旁邊還綁著他的大哥和外甥。

           魏輔唐耷拉著腦袋,像在思考什麼。興許他在想起第一次去寧強縣城投誠時,驚恐不安的對黎明覺說這次同黎先生進縣城可以說是捨命陪君子'」;待交恰完所有投誠事宜后,準備回青木川時,黎民覺親自送他到馬路上,說:我該是保得將軍來,保得將軍去吧的這句話吧!也有人說看見魏輔唐,睜開他那雙無神的眼睛,望著操場上那些交頭接耳,走來走去嘰嘰呱呱的鄉親,像是在廟會上,像是在集市上!又好似聽到了輔仁中學的戲曲班學生,正在唱西皮流水《淮河營》的那段:此時間不可鬧笑話,胡言亂語怎瞞咱?在長安是你誇大話,為什麼事到如今耍姦猾?左手拉住了李左車,右手再把欒布拉。三人同往那鬼門關上爬,啊⋯啊⋯啊⋯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21: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