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紀委查辦成克傑紀實(舊稿首發)八

作者:longqiaxi  於 2017-5-31 03: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成克傑, 中紀委, 紀實

第八章  打開缺口

 

涼了程小梅兩天,直到331日晚上,才開始與她談話。鍾啟華等辦案人員反覆推敲談話提綱,制定談話方案。

程小梅一開口就主動說了貴港兩筆糖的事。她知道俞芳林落馬後這兩筆糖是掩飾不了的,但接下來就裝瘋賣獃,形同無賴,任你如何講道理、講政策,她通通充耳不聞,整個一死豬不怕開水燙。

「好吧,就算你只弄了兩筆糖,是誰叫你去的?」

「我自己做生意,還要誰叫我去嗎?」

「那你賺到的錢呢?」

「我花了。」

「花了你就沒事了?你以為這些錢那麼好花?都花到哪去了?一筆一筆交待清楚。」

「那誰還記得?這麼久了。」

「給了肖錦榮多少?」

「沒給。」

「毛主席說過,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作為一個政府主席的秘書,每次放棄正常的工作陪你到兩百公里之外的地方去弄糖,而且又不要報酬。除非他精神有點不正常。」

「我們是同學,兩家關係一直很好。」

「如果成克傑不同意,我看肖錦榮沒有這個膽量?除非這糖是為成克傑要的?再退一步說,是肖錦榮找成克傑幫你打招呼要的?」

「是我自己去辦公室找成主席的,跟他沒關係。」

「憑你?自治區主席的辦公室,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純粹是胡說八道,信口開河。」

「那有什麼?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去,因為都怕進不去,不敢進,才以為不能進。我是生意人,膽子大。」

「好啊,你膽子大,那你現在進一下自治區黨委書記曹伯純或現任主席李兆卓的辦公室給我看看!」

「他的秘書我不認識,可成主席的秘書我認識啊。」

「那不還是你是通過肖錦榮才到的成克傑辦公室嗎?」

「如果在你們眼中這也算有關係,那就算有關係吧。」

「成克傑會平白無故幫你打招呼指定壓價要糖,一個電話使國家上百萬元的損失流入個人腰包,作為自治區主席,難道他不知道這是犯罪?你程小梅有什麼魅力,讓成克傑這麼為你賣命?」

「哪個當官的不為親朋好友打過招呼?這有什麼稀奇?他又沒有幫我壓價,價格是我自己跟糖廠談的,關他什麼事?」

「你是他什麼親朋好友?」

「這是我的私事,無可奉告。」

「私事?說得輕巧!關係到國家幾百萬,一句私事就想把我們打發了?」辦案人員有點來氣了,「成克傑作為黨的高級幹部,應該知道國家的法律和黨的紀律,犯法應當受到追究。你程小梅夥同成克傑共同侵吞國家財產,一樣構成犯罪。19973月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和第二十六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在負刑事責任時,主犯應承擔共同犯罪的全部罪行,從犯應承擔其個人罪行。如果你態度老實,有悔過自新的表現,《刑法》第二十七條還規定,對於從犯,可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我們可以建議有關司法部門按此處理。否則你在劫難逃。」

程小梅乾脆將頭扭過一邊,裝沒聽見。

辦案人員說了半天像是在對牛彈琴。

「程小梅!你怎麼不說話了?你剛才不是挺理氣直壯的嗎?」

程小梅頭一揚,「沒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別的我不知道。不知道的不能亂說,對不對?如果你們希望我亂說,那我就開始說了。」

「程小梅,剛開始談話時我們就告戒你,無論什麼時候都要實事求是。誣陷他人,編造謊言,捏造事實欺騙組織都是違法行為,都是要受到法律追究的。這裡再向你重申一遍。有問題你不交代沒有關係,但不能講假話」。

「那我什麼問題都沒有了」。程小梅將口封的很死。

第二天仍然如此,問什麼程小梅都無一例外地回敬三個字「不知道」。

第三天,辦案人員繼續追問為什麼肖錦榮每次都放下工作陪同程小梅去貴港要糖。迫不得已,程小梅承認了與肖錦榮的情人關係。辦案人員又問:「雖然你和肖錦榮是情人關係,肖錦榮擔心你的安全,願意陪同你去貴港。但肖錦榮不是一般的國家工作人員,他是自治區主席的秘書。平時是沒有自己的時間的,他怎麼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呢?成克傑能容忍自己的秘書這樣天馬行空,我行我素嗎?」一接觸到實質問題,程小梅又裝瘋賣傻起來。

遇上程小梅這樣的女人,對於鍾啟華三人確實是家常便飯。任何一個違紀違法人員,在組織審查時都不會輕易交代問題。有的甚至一年多都不開口。

三天的談話,雖然枯燥無味,但還是有成效。起碼程小梅交代了和肖錦榮的情人關係。從中可以看出程小梅的防線並非固若金湯。辦案人員就是要善於從這些縫隙入手,步步為營,步步深入,打開缺口。

鍾啟華、王大軍和焦國慧三人仔細分析了三天來與程小梅談話的情況。對這麼一位非官非商的女人,用儒家以理服人的談話方式不會有效,用法家以勢壓人的方式恐怕程小梅也不吃這一套。如果用道家以謀制人的方式,估計會有收穫。從與程小梅談話的情況看她的弱點應該是最擔心的是保不住肖錦榮,最害怕的是失去這個靠山。

三人經反覆商議,決定調整了談話策略,一、要讓程小梅認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給國家造成如此巨大損失必將受到嚴懲;二、要讓她認識到黨紀國法的嚴肅性,絕不容許任何人踐踏;三、要讓她清楚地意識到攻守同盟的不可靠;四、提供兩條道路讓她選擇。勸她不要把路堵死,給自己留一條退路。五、最後用老闆要斷線來打動程小梅,以求自保。

第四天,三人撇開具體事,輪番開炮,直接進入心裡攻勢。

「程小梅啊程小梅,你說你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弱女人,幹嘛非要充這個冤大頭?你們非法攫取幾百萬元,給國家造成巨額財產損失。問題如此嚴重,你要一個人扛的話,不判你死緩也是無期,這一輩子就甭想走出牢房了。」

「你以為你一個人就能扛下來嗎?別以為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你要清楚,世上最靠不住的就是攻守同盟,大禍臨頭人人自危,誰也顧不了誰。誰先說誰主動。你現在還有兩條路可以選擇,如果你自己把退路堵死,到時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這些事肖錦榮都參與了,你不說,檢察院同樣可以逮捕他。其實你們倆都只是被人利用,是身不由巳的。主動交待了,沒你們的事,政府會保護你倆。多拖一天就多一天危險,你想想,你落在中紀委手上,你老闆那邊會放心嗎?說不定他們正在想法掐斷你這根線呢。」

程小梅身子猛然一顫,臉上掠過一絲驚恐。這本只是辦案人員的一個策略,卻恰恰擊中了要害。三人不讓程小梅有喘氣的機會,進一步攻心。

「我們知道那幾百萬昧心錢不在你手上,你也交不出來。但如果你硬要自己承擔,你一個子兒都不能少。沒錢,通過有關部門變賣你們的家產也得還。那時鬧得滿城風雨,我看你父母和兒子怎麼做人?我們知道你父母是受人尊敬的老軍人、老幹部,你兒子也聰明伶俐,你不能不對他們負責。」

「你一個單身女人帶個孩子不容易,不為自己想也得替孩子想想吧。你進去了,孩子怎麼辦?」

「老闆你是指望不上了,你現在活著對他就是個威脅,即使你不說,老闆也不會再相信你,你怎麼解釋我們掌握的那麼多材料不是你提供的?老闆巴不得你趕快死掉,恐怕最盼望你早日判死刑的就是老闆了,指望他來救你,簡直是白日做夢。假設你現在死了,恐怕第一個喝酒慶賀的就是你的老闆了。現在你交代問題還屬於立功,只有配合我們把老虎尾巴揪出來,你才真的安全了。」

也許是和外界失去聯繫時間太久了,也許是辦案人員說的話也確實打動了她。程小梅突然「哇」的一聲哭起來。

「我橫豎是個死,」她嗚咽道:「誰來管我兒子啊!我不說,你們要抓我,判我,是死;我說了,有人要殺我,也是死。」

「程小梅,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國家是法制國家,任何人膽敢胡作非為都將受到嚴厲懲罰。放心吧,有我們在,你是絕對安全的。我們把你弄到北海,離開南寧,本身就是保護你。」

「你們以為北海就安全了?我交代的問題,涉及廣西最大的勢力,北海市公安副局長周貽勝就是他們的死黨,他會派人搞死我的。」

程小梅說著說著痛哭起來,提出讓辦案人員把她帶到廣東,她才會交代問題。並要求辦案人員保證以後在廣東給她找個出路,讓她隱姓埋名重新生活。

「那你就先交代問題吧,讓我們看看是不是象你說的那麼可怕?」

「那不行,我交代了問題,也許你們在廣西期間我是安全的。將來你們一拍屁股走了,廣西還不是他們的天下?我還不是他們的下飯菜?」

程小梅邊哭邊說卻又突然發起氣來:「我是撞著鬼了偏偏碰上你們這些人!你們抓了我處理我不就完了!沒完沒子你們幹嘛就不嫌麻煩呀,吃飽了沒事撐得慌啊?是不是廣西比北京好玩呀?」

「恰恰相反,程小梅,是我們撞上鬼了。而我們偏偏就是打鬼的鐘馗。」

「閻王也是鬼,我就不信你們敢打閻王。」

「你將看到整個打閻王的過程。」

經請示祁培文,決定移師廣東湛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7 00: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