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紀委查辦成克傑紀實(舊稿首發)六

作者:longqiaxi  於 2017-5-31 01: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成克傑, 中紀委, 紀實

第五章  順藤摸瓜

 

楊和榮在上海又躲了兩天,見中紀委辦案人員就是不走,知道再也躲不過。他本是一條磊落的漢子,這回也犯怵了。他先後三次低價賣出8千噸白糖,還收受了2萬元回扣,又為謀取董事長職位向成克傑行賄7000美元,已是嚴重違紀了。即便自己認栽,也得罪不起在位的領導人。硬著頭皮回來時,他已打定主意:既然俞芳林是只死老虎,能往俞芳林身上推就盡量推,推不掉的就自己扛,絕不牽連別人,以防日後遭受打擊報復。

辦案人員給足了楊和榮面子。上午由他主持召開貴糖股份有限公司黨風廉政建設座談會,會上辦案人員還表揚了他幾句,彰顯尊重。為了進一步穩定楊和榮,中午與他一起在廠里食堂吃了便飯,增加了彼此的了解和信任,雖然中紀委規定不準接受被調查對象的吃請,但有時為了工作也只能如此。飯後示意他以相送為由,一起到辦案人員駐地,沒有引起任何人的猜疑。

「楊董事長,知道我們為什麼這麼客氣地請你嗎?」辦案人員開門見山。

「知道,知道。這是組織上愛護我,不起風波,以後好繼續工作。」

「知道就好。」辦案人員嚴肅地說:「我們為什麼找你,你心裡清楚,希望你不要再繞彎子,也不要有什麼顧慮。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們是為什麼事來的。希望你實事求是。在此,我們提醒你誣陷他人或知情不舉都是違反法律和紀律的?」

「我是糖廠的廠長,肯定和糖有關。低價糖的事,是俞芳林吃裡扒外,慷國家之慨滿私人之欲。」

「說具體一些。」辦案人員打斷他。

「時間過去太久了,」楊和榮做出努力回憶的樣子,「第一次要糖是19942月,當時我還只是副廠長,主管銷售。俞芳林打電話來時,我們廠的糖已全部賣完,一些交過預付款的客戶整天在辦公室,拿著提貨單吵吵嚷嚷的。我如實告訴了俞芳林。但俞芳林知道我們廠每年都儲備一批糖用來做糖果,要我先把這批糖調出來,無論如何先滿足人家。我說那些糖是供應美國可口可樂公司的,有長年合同,不能動的,賣出去,美國可口可樂公司要起訴我們,影響公司和國家形象,無法交待。俞芳林不聽,第二天又派人到廠里來督辦這事。」

辦案人員兩手做了個停的手勢:「慢著,俞芳林說要滿足人家,這『人家』是誰?他派人來督辦,來人又是誰?」

楊和榮心裡一驚,儘管他借故回憶心裡卻在拚命地找話,小心地措詞,可還是說漏了嘴。看來瞞是瞞不住了,只有儘可能地避免扯上成克傑:「俞芳林當時確實只說是自治區領導要一批協作糖,具體是哪位領導他沒明說,我也不好問。派來督辦的是玉林地區行署分管工業的原副專員譚振光。譚振光說,俞書記交待了,領導要辦的事不能不辦,與兄弟省搞協作,價格當然要優惠,差價大些才能體現讓利。我們只好賣了5000噸儲備糖,每噸比市場價低100150元,此次公司損失了50-75萬元。當時對讓利100-150元他們還不滿意,當即打電話給俞芳林,俞芳林叫我接電話,說應該再低一點,讓利太少,他不好向上級交待。我堅持說,不行。」

辦案人員急忙問:「誰給俞芳林打電話?他們是誰?」

「一個叫姓程的女人。」

「還有呢?同來的還有別人嗎?」辦案人員步步緊逼。

楊和榮一臉苦相,長時間不說一句話。辦案人員繼續開導他:「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會在客觀世界上留下影子。我們辦案人員通過我們艱苦的工作,將這些殘存在世界上的影子搜集、固定、整理下來,就形成了證據。就是依靠這些證據,我們才將一個個貪官污吏送上了法庭或斷頭台。何況有些事情不是你一個人經辦的,你不講他講,真是到了那個時候,你就被動了。」

「肖秘書。」楊和榮猶豫一陣子后還是說了。

「肖秘書是誰?姓程的女人又是什麼身份?」辦案人員依然是緊追不捨。

楊和榮仍是一臉苦相。

「你有了一個好的開端,希望你繼續配合,否則走一步退兩步,或一步三回頭都是不可取的。」辦案人員繼續開導楊和榮。

「當時確實不清楚,後來肖錦榮自我介紹是成主席的秘書,和肖秘書一起來的那個女人叫程小梅。」楊和榮已被逼到牆角,無路可退,只得說出成克傑來。但程小梅的真實身份他確實不知道,更不知道程小梅與成克傑是什麼關係。

「不知道的我們也不逼你。你再說說,肖錦榮和程小梅是怎樣處理那些低價糖的。」辦案人員轉過來問。

「我真的不清楚。」楊和榮搖搖頭。

「老楊啊!」辦案人員說:「你把糖廠經營得井井有條,我們覺得你是一個有責任心有正義感的好乾部,所以才對你採取批評挽救的方式,你卻不能體會到我們的良苦用心,不珍惜組織給你的機會,不誠心與我們配合,太讓我們失望了。成克傑指派肖錦榮和程小梅來倒賣白糖,明目張膽拿走你們廠100多萬元,這與明火執仗公然搶劫有什麼不同?你抵制不了,我們可以理解,但你竟然沒有一點憤慨嗎?這都是你們公司幾百名職工的血汗錢,都是國家的財產啊!」

楊和榮身子一震,垂下了頭。

「今天先談到這裡,」辦案人員說:「我們辦案力爭不影響你的正常工作,也希望你好自為之,晚上墊高枕頭好好想想,捫心自問,怎樣才對得起黨對得國家,對得起全廠職工和你自己。」

出門時,辦案人員又交代楊和榮:「我們紀檢監察工作也是為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工作服務的,希望你不要和我們對立,更不要對抗。為了盡量避免給你和你們企業造成負面影響,我們就不去你們廠了。下午你把與程小梅簽的兩份購銷合同拿來,同時複印一套給我們。不準做手腳。」

「感謝組織。」楊和榮點點頭,兩眼潮呼呼的。

下午楊和榮急急忙忙送來了兩份購銷合同。

購糖合同書上,購糖方一個是南寧市財貿物資公司,一個是梧州市商業總公司。都是以程小梅的名義簽的合同,這個程小梅到底何許人也?與這兩家公司又是什麼關係?

第二天早晨,三人決定先到玉林找譚振光,印證一下楊和榮交待的情況。

電話請示了祁培文,決定去玉林仍由組織部門接待。一個小時的路,很快就到了那裡。此時的玉林,已經是撤地區建市,由於玉林市委分管黨群的副書記出差,所以玉林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陳向群陪同接待。陳向群前兩年在國家人事部工作,剛剛調到玉林,和廣西沒有多少瓜葛。

一了解,譚振光恰好下縣裡去了,為了不打草驚蛇,沒有急召他回來,鍾啟華三人耐著性子在下榻的振林賓館里等待。

晚飯後,譚振光才慢悠悠的回來,一身酒氣,滿面紅光。搖搖晃晃走進賓館,起初,陳向群按照調查組的要求,通知譚振光時說是國家人事部的客人來玉林,以前來玉林時譚振光陪吃過飯,這次來很想看到他。譚振光問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陳向群只說你來了就知道了,不要貴人多忘事。譚振光一天接待的人很多,是否接待過這樣的人,他也不清楚。一進房間,聽介紹是中紀委八室的專員,譚振光就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頓時醉意全消。

「我,得先去……先去……」他結結巴巴地對陳向群說:「小便,小便一下。」

陳向群覺得好笑,但畢竟譚振光是常務副市長,在常委中排名在前,陳向群不敢表露出來,只說:「去吧,我在大堂等你。」

譚振光一尿尿了足足五分鐘,時急時緩,時斷時續,把一肚子酒水全尿了出來,酒香溢滿衛生間。

還有一頭大汗。

陳向群左等右等不見譚振光出來,急了。莫非譚市長有大問題,開溜了?他跑進衛生間,還好,這位常務副市長正在用冷水洗臉。

儘管已紅臉變白,但進了房間與鍾啟華三人一一握手時,譚振光還是不住打顫,應了社會上流傳的那句順口溜:「握著中紀委的手,渾身上下齊發抖。」

譚振光所講的,與楊和榮所講的完全一樣,彷彿商量過似的。事隔那麼久,但兩人的回憶竟然絲毫不差。由此可斷定楊和榮所反映的屬實。那麼,楊和榮到底隱瞞了什麼呢?

由於譚振光是成克傑的一手提拔上來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主兒,所以不敢給他交太多的底。

「程小梅這個人譚市長認識嗎?」鍾啟華問。

「程小梅?哪個程小梅,」譚振光欲言又止,「我實在不知道她是幹什麼的。」

「那麼,19943月俞芳林讓你去貴糖協調購糖的事情,譚市長還有印象嗎?」

「有這回事,有這回事」,譚振光恍然大悟,「是有個女的,和肖秘書一起來的。以後和她從來沒有來往過。」

看來短時間內譚振光是不會提供什麼了,問多了反而打草驚蛇,只能先讓譚振光回去,明早再來。

「剛剛幾年的事情,憑譚市長的記憶,不應該這麼健忘。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譚市長不是和這位程小梅沒有接觸,也應該知道這位程小姐的情況。作為一個黨的領導幹部,最基本的要求是要對黨忠誠老實。希望譚市長晚上回去好好回顧一下,明天咱們再談?」

「好的,好的,我一定認真回顧。」

握手,就好象醫生給病人測量體溫。一經握手,經驗豐富的辦案人員就感覺到譚振光的心虛。但感覺畢竟是感覺,感覺不能當證據使用。

第二天的譚振光已經酒意全無。名牌的西裝穿在他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的身上倒顯得很合體,有些風流倜儻。譚振光神定自若,毫不慌亂。

「昨天晚上認真回顧了沒有?」

「回顧了,回顧了,回去后我查了自己所有的名片冊,想了大半個通宵,確實想不起來程小梅是幹什麼的。要不你們找肖秘書問問?」

看來,昨天晚上譚振光得到了高人指點,所以今天是那麼的沉著。

「既然你表示認真想了,我們也不能勉為其難。一個黨的幹部,最重要的是對組織襟懷坦白,而不是陽奉陰違。否則這個幹部政治上是不合格的。譚市長是個聰明人,希望你把握好方向,不要錯誤地估計了形勢。至於我們下一步找誰了解,不需要您來提醒。我最後再問一句,譚市長還有什麼話需要對組織說清嗎?」

「沒有了,沒有了。我真的提供不出什麼了。組織如果發現我說了假話,我甘心情願接受任何處分。」

「那好,咱一言為定,後會有期。再見。」

「再…………,走好。」

他根本不希望和這些人再見,話到嘴邊,改成了「走好。」

一無所獲。

成克傑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指令把低價糖賣給程小梅?明目張膽損公肥私,他本人是否得利?楊和榮可能確實不知道,而譚振光具體情況也不一定清楚,即使清楚也絕對不會主動說出來的,只有找到肖錦榮和程小梅二人才能一一查實。

但又不能操之過急。

是肖錦榮,成克傑身邊人,不能輕易驚動。程小梅是關鍵人物,只能先查清她的下落,才能順藤摸瓜,步步深入。看來只能在倆份合同上做文章了,首府南寧不宜去,成克傑的眼線太多,全部希望就是梧州了。三人坐了半天車,去了梧州。在梧州市紀委的協助下,查來查去,梧州只有地區商業總公司,沒有市商業總公司。地區商業總公司在1994年至1995年,從來沒有經營過白糖等生意,也沒人認識程小梅這樣一個人。三人在梧州市瞎忙了一天,窩著一肚子火回到貴港。眼看僅有的一條線索又要中斷,只能再回頭找楊和榮想辦法。幾個人分析,從楊和榮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談吐判斷,他肯定還有其他問題沒交待,也許是有顧慮,也許僅僅是投石問路。但無論如何,一定要在他身上找到突破口。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7 00: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