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宋江沒啥本事卻當上梁山老大哥?那是你不懂權謀

作者:冬愛在深秋  於 2017-3-9 13: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北京|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關鍵詞:老大哥, 梁山

我以淺薄的見識,分析一下作為梁山領導的宋江收服秦明、薛永、李逵、燕順、武松、張順六個不同地位、不同性格的小弟所用的不同心術與手段,窺一窺水滸傳是不是有深不可測智慧的權謀教科書。



秦 明



宋江讓花榮勸秦明投降,秦明視死如歸:


〖秦明生是大宋人,死為大宋鬼。朝廷教我做到兵馬總管,兼受統制使官職,又不曾虧了秦明,我如何肯做強人,背反朝廷?你們眾位要殺時便殺了我,休想我隨順你們〗。連死都不怕,看來是沒什麼轍能讓他投降了。


但是,不怕死不要緊,以宋大哥的手段會讓你生不如死。宋江派人化妝成秦明,來到青州成下把百姓殺得,〖原來舊有數百人家,卻都被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記其數〗,氣的青州知府殺了秦明的全家。


如果一開始殺了秦明,哪怕是剮了,也只是秦明一個人受罪受死,然後被宋朝政府評為烈士,家人受到優待和尊重,還會在宋軍中受到傳揚,還可能強盜提起他時也會誇他是條漢子。現在秦明全家死了,被政府定為了反賊。那些被殺的無辜百姓殘存的家屬,或遠方的親屬肯定會罵死秦明了,大規模屠殺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再兇殘的強盜也做不出這麼喪盡天良的事啊。如果再火拚了宋江,強盜不僅會殺了秦明,還會敗壞秦明的名聲,因為你家人是慕容知府殺的,你不敢殺他,反倒殺個只是勸降你的宋江,窩囊廢一個。三面不是人。


秦明骨子裡感到宋江比鬼還可怕,終於原來好聲好氣地不投降,現在被殺全家反倒投降跟著宋江幹了。


作為領導,心必須足夠的狠。


《孫子兵法》有云:「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對內,你不夠狠他們就不會對你有敬畏之心。這個遲到,那個早退,這個嫌累不想干,那個說你安排的不對不聽你的,這個覺得加班多了,那個嫌獎金少了,會慢慢成為常事。人都是有惰性的,想盡量少干多拿,反正你治不了他們,他們會越來越散亂。所以不夠狠不足以維持良好的秩序。


對合作者,你夠狠了,他們不敢隨便對你虛與委蛇。就像以後宋江再要被俘的呼延灼、關勝等投降,他們立刻就「天罡之數」、「義氣相投」降了。因為他們想不「義氣相投」,就想想秦明吧。


對敵人,你夠狠了,他們才不敢隨便侵犯你的手下。就像石秀救盧俊義時,砍了幾十個人,又大罵梁中書,但梁中書終究〖沉吟半晌〗,沒敢殺他們。因為他也知道宋大哥的狠毒,殺了宋大哥的小弟就是不給宋大哥面子,後果很嚴重。在這樣的領導手底下才更有安全感。


可能有人說,領導太狠了不是更沒安全感嗎?隨便逮住一個人就狠,那是暴君、神經病。優秀的領導只對不聽他話的,破壞領導規則的人狠。對遵守領導規則的,領導說的理解也執行,不理解也執行的,他會讓你有更多的收益。不信可以看看唐牛兒、李逵,跟了宋江就「縱橫天下」的張順等。


並且,宋江手段使的也很巧妙,並沒有惡狠狠地親自殺了秦明全家再威脅他,而是一直對秦明客客氣氣的。地球人都知道是宋江害的秦明,但細究起來,秦明的仇人真是宋江嗎?因為宋江只是讓人化妝成秦明斷秦明的退路。如果慕容知府聰明一點識破假裝,又或者走正常程序,先把秦明家人監禁起來,調查清楚再殺,就沒事了。秦明以後跟宋江干時,可以用這些理由欺騙自己。會使手腕的領導,能讓你骨子裡感到害怕,但臉上還對你掛著笑容,你還挑不出他毛病來。同樣手腕狠毒又高明的,還有《西遊記》里彌勒佛先用黃眉怪整孫悟空,反手用孫悟空整黃眉怪。


並且宋江立威挑的人很恰當,敢不給他面子的還有張文遠、武松。我一個挺好的朋友當營長,他帶的兵沒有不說他好的,調走或退伍了也常跟他聯繫。他給我說過「管人,要殺猴給雞看,可不能殺雞給猴看。你弄個老實的立威,別人暗地裡笑你欺軟怕硬,你把最厲害的弄服了,別人都怕你」。宋江要是拿軟柿子開刀立威的話,徐寧、凌震、呼延灼等人被勸降時可能想,你敢弄死張文遠,他就跟個螞蟻似得,你敢隨便惹我么。但宋江就拿武藝排得上五虎將,性子是霹靂火的秦明開刀,你敢不給宋大哥面子,先掂量掂量自比秦明若何。


宋江並不是一直對秦明狠,秦明降了,宋江立刻給他補償:在強盜里坐第二把交椅,把花榮的妹子嫁給他。秦明比宋江還大三十多了,花榮才二十冒頭,花小妹多說也就十八九,並且花榮長得挺帥,花小妹估計也不會差了,家世、家學又好,這棗也足夠甜了。這樣更能保證以後秦明給宋江賣力——看,聽宋大哥的就有好果子吃。打一棒子之後,再給一顆甜棗,這是一般領導都熟悉的套路。


順便多說一下,有人可能感覺宋江這棋不怎麼穩,因為慕容知府如果辨別清楚一點,或者先調查清楚再殺,宋江就落空了。以前我也這麼認為,後來我明白了,如果把你放在慕容知府的位子上,你就不會有這樣的疑惑了。「秦明」可是燒殺了上千百姓,你說是宋江派人假扮的是吧,好,那你把宋江抓來明正典刑給百姓報仇。慕容知府不當即傻眼了,這不是沒事給自己找事嗎。現在把主犯定為秦明,雖然秦明沒抓到,但已經殺了他全家,也算有個交代了。



薛 永



薛永到揭陽鎮賣完藝討賞錢,結果


「眾人都白著眼看,又沒一個出錢賞他」。


薛永闖蕩江湖這麼多年,到一個地方賣藝,不先探探這裡的規矩是什麼,用不用到地頭蛇穆弘穆春那裡拜碼頭交保護費,弄的自己白費了力氣賺了難堪又賺不到錢,看來不怎麼聰明。


這時宋大哥拿出五兩白銀來,出手真夠大方的,要知道水滸里這相當於三五個月的生活費了。一般情況下賞幾個銅板能吃頓飯已經夠意思了,但宋江就是要讓薛永感到:就算全世界都與你為敵,有我宋江在你就不用怕。


有人認為宋江受人崇拜是因為他有錢。那柴進晁蓋比宋江更有錢,也更捨得花錢,咋沒宋江威望高。現實中有些富二代僅靠錢也只能交些酒肉朋友,決作不了威震一方的大哥。宋江靠錢,更是靠腦子。


給完錢宋江說〖教頭,我是個犯罪的人,沒甚與你。這五兩白銀權表薄意,休嫌輕微。〗


先說自己是囚徒,顯示自己的困難。就像你找人想借上一萬塊錢。他說,唉,你看的到,我公司現在也非常困難啊,實在拿不出錢來,要不緊緊吧,只能給你湊五萬了。你會不會更加感激?


給了五個月的生活費還說輕微,是表明我宋江非常欣賞你的武藝,這在我心裡遠不止五兩,讓薛永感到了看重與尊重。你感到領導非常看重你,你會不會幹活更賣力?


薛永收了銀子之後說


〖憑地一個有名的揭陽鎮上,沒有一個曉事的好漢抬舉咱家!」〗


你在哪裡開地圖炮搞地域黑都是找噴的啊,何況這地還是穆氏兄弟罩著的,你本來就沒按規矩交保護費,再這樣說不是狠狠地打他們臉嗎。穆氏要不練他,以後還有什麼臉在鎮上混。看來薛永的腦子確實不怎麼靈光,不會作人,難怪後來說他祖父也〖惡了同僚,不得升用〗,從小沒教會怎麼處世。


作人要想混得好,必須得懂規矩,知道哪些話可以說,哪些不可以說。


一般人都喜歡結交有本事有地位的,不喜歡接近那些有明顯缺點的,但優秀的領導卻不是這樣。《道德經》有雲,」是以聖人恆善救人,而無棄人」。對宋江來說,不論你有什麼樣的缺點,我也願意收你作小弟,給你找到合適的位置,所以不在乎薛永腦子不靈光,繼續攻心為上。


穆春怒了,作為揭陽鎮的扛把子,有義務維護揭陽鎮的聲譽,更有義務維護自己的臉面,所以來怒斥薛永、宋江說


〖兀那廝是甚麼鳥漢!那裡來的囚徒,敢來滅俺揭陽鎮上威風!教頭這廝,那裡學得這些槍棒,來我這裡逞強!俺已都分付了眾人,不許齎發他,如何敢來出尖!」〗


這時宋江應該說,我就是宋江,得罪處希望兄弟海涵,憑宋江的名聲這事也就擺平了。退一萬步講,就算穆春沒聽說過宋江,宋江說我剛跟李俊喝過酒,李俊提起穆兄英雄了的,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看在李俊的面子上,也肯定沒事了。但宋江偏說


〖我自賞他銀兩,卻干你甚事?〗


你瞅我干哈,我瞅你咋滴。你為啥XXX?我XXX干你啥事。這都是點爆火藥桶的導火索。這裡宋江怎麼看也不像個說話滴水不漏的大哥,卻像個毛躁找揍的愣頭青。但這正是宋江的領導心術所在。


人說一起上過戰場的戰友比親兄弟還親,一起插過隊的知青勝似親兄弟,因為一起吃過苦是最能促進感情的。宋大哥因為要給你錢給你面子,挨了頓揍,薛永想起來就得很感激吧。如果再一起逃亡,一起流浪,那薛永就更願意跟宋大哥肩並著肩,手牽著手了。


於是穆春如宋江所願地要揍宋江,然後被薛永揪住胖揍一頓。然後他們該幹什麼去呢?就算一個沒有社會經驗的學生也得知道在人家地盤打了人家大哥之後,得抓緊溜。但宋江偏偏要〖少敘三杯如何?〗 ,因為不拖延點時間,成功大逃亡了,怎麼製造兩人的共患難?


然後因為得罪了穆春酒家不敢賣給他們酒,宋江才「醒悟」:〖既然恁地,我們去休。那廝必然要來尋鬧〗。計策不可過火,如果一直裝下去,滿鎮子上晃蕩,那明顯是找揍,薛永雖然腦子不怎麼靈光也會慢慢琢磨過來的,宋江就弄巧成拙了。使用謀略要懂得適可而止。


在宋江的手腕之下,矛盾成功升級,兩人都被追打,薛永也成為了宋江嫡系小弟。



李 逵



你有沒有想過,別人為啥願意聽你的接受你的領導?你心裡可能冒出許多心術、手腕,但那些終究是奇兵,是輔助正兵的,沒有正兵不能持久作戰。那正兵是什麼呢?兩句話,《道德經》上早已總結出來了——古之貴此者何也,不謂求以得,有罪以免歟?


通俗點說就是,人願意跟你混,是因為人想要啥能從你這求來,犯錯了你能給擺平。


所以,你當領導就要先弄清下屬的喜好,李逵喜好什麼呢?分析可得知,喜歡酒、肉、賭、惹事。


其實前三者就是個錢的事。沒遇到宋江之前,李逵要賭沒錢,剛遇到宋江,請他吃頓酒肉就跟餓死鬼投胎似得,連魚骨頭都嚼了。甚至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他是個沒頭神,又無住處,只在牢里安身。沒地里的巡檢,東邊歇兩日,西邊歪幾時,正不知他那裡是住處〗,更可知他平時過的有多清水直流了。


跟了到宋江之後,大碗酒大塊肉管夠,賭錢雖然沒寫,但想必也不會缺的,因為宋江這樣有威望大哥的面子遠比錢值錢。


那「有罪以免」呢,要知道不好惹事的願意跟隨你也因為你能給他擺平事,何況李逵這樣不惹事會死星人。不說以後李逵打死高俅堂弟的小舅子尹天賜,上來砍死朱貴推薦的韓伯龍,只說李逵遇到宋江時就接連惹了四件事,兩件小的,兩件大的。


先是賭輸了把人家賭攤搶了。這事不大,宋江不給花錢擺平也頂多挨頓揍,有可能揍也免了。


然後宋江讓酒保給李逵切肉,酒保說了句只有羊肉沒牛肉,立刻被往臉上潑了一身魚湯。因為李逵不知多長時間沒吃肉了,好不容易有次解饞的機會,酒保再說沒牛肉,要是萬一宋江說沒牛肉啊那算了,李逵不得哭死,所以他急啊。這事就更小了,但宋江對酒保說的話,很讓人感覺異樣:〖你去只顧切來,我自還錢〗。一般來講,人遇到這事都得先說:「不好意思啊,我兄弟不是故意的……」,何況宋江這樣待人接物恰如其分,喜歡「以理服人」的,卻一點認錯的意思都沒有,只催他快點切肉。現在總算明白了,因為以宋江敏銳的目光已經發現李逵是個好惹事的戰鬥機,如果他能跟著自己,自己再謙遜,別人看看自己身後站的李逵,也得敬自己三分,自己說點啥,只要李逵一聲吼,任誰也得讓自己幾分,因為誰沒事跟個不要命的瘋子(吃人肉,當街亂殺人)一般的人爭呢?但因為李逵太好惹事,沒哪個大哥願意都給他擺平,所以他只有忍著,因此遇到宋江之前混的連住處都沒有。只要我宋江能什麼事都給他擺平,他必然願意死心塌地地跟著我。所以宋江對李逵的態度就是:兄弟,跟著我,想惹事儘管去惹,我不會責怪你,還會都給你擺平。


如果說這兩件還不明顯的話,那接下來兩件大事就很明顯了。


李逵給宋江弄魚的時候,把賣魚牙子張順給打了。很多人不覺得這是多大的事,覺得梁山好漢不打不相識,更可能覺得李逵比張順地位高,打一架算什麼,但這是李逵跟著宋江混了之後的事。當時的情況是,李逵只是個連住處都混不上的底層混混。而張順,沒他發話別人就不敢賣魚,他說要金尾鯉魚,〖只見這個應道:「我船上來。」那個應道:「我船里有。」一霎時卻湊攏十數尾金色鯉魚來〗,可以看出張順的能量跟威望有多高。你個底層混混當眾把個稱霸幾個菜市場沒他發話就沒人敢賣菜的黑老大打了,你感覺會是小事嗎?


但宋江用自己的面子給他擺平了。


剛坐下來喝酒,李逵又接著把個賣唱的少女打暈了過去。這件事很多人就更不在意了,覺得沒啥。但你想想,如果一個壯漢沒事把一個靠賣唱維生的少女差點打死,這少女還啥錯事都沒做,擱現在會不會爆紅網路?傳出去李逵的名聲就徹底臭了,走到哪都會被指指點點,這是啥感覺?這事的惡果並不比打個黑老大差。


估計張順現在心裡已開始罵娘了:「老子被你打一頓就算了。剛坐下跟你喝酒,你沒事把個小姑娘打成這樣。老子攢個好名聲受人尊重容易嗎?傳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老子是你幫凶呢,老子倒了八輩子血霉,讓人白笑話老子。」


但宋江就是宋江,能隨機應變將不利轉變為有利,他對女孩的父母說,〖你著甚人跟我到營里,我與你二十兩銀子,將息女兒,日後嫁個良人,免在這裡賣唱〗。


一句也沒有說這是李逵打人的賠償,這就是告訴李逵:兄弟你沒做錯,有啥事大哥給你擺平,以後想打誰打誰,跟著我你就能自由地打架鬥毆了。


更重要的是,他能看出來女孩的父母最憂心的是什麼。父母在子女該結婚的時候有多著急,想必很多人都有體會吧。何況這對老夫婦,本來就沒幾個錢,置辦不起什麼嫁妝,又做的是賣唱這種不體面的事,他們就更憂心了。如果有人只是關心他們女兒的婚事,他們可能不會感激,如果有人只是給他們錢,他們也可能不會太感激。但要是有人拿出一大筆錢來讓他們解決女兒的婚事,他們一定會由衷地感激涕零。


他們都不敢相信宋江會給這麼多,〖三五兩也十分足矣〗,最高期望三五兩,二三兩也會很滿意了,一二兩這事也能過去了。但宋江出手就是十倍的期望,並且說〖我說一句是一句,並不會說謊〗,這話很暖人,更讓他們感覺宋江真是個大好人。很多人奇怪宋江為啥名氣這麼大,不合理。其實這裡就給出原因了,可以想象有多少老夫婦這樣的,衝州撞府給人說書唱戲時,有機會就給人說「及時雨宋公明可是個大好人啊……」,越傳越神。


所以李逵跟著宋江,啥事都敢幹,啥事都願意干。宋江死了,他要再惹事就沒人給他擺平了,活著憋屈,再被人整一下丟官,酒肉也沒有了,沒準還會被人整的很慘地死去。因此李逵就隨著宋江去死了。



燕 順



宋江大冬天的過清風山,被小嘍啰抓住,綁到柱子上要開腸破肚。凍了半夜,要動手了,才說一句


〖可惜宋江死在這裡!〗


燕順聽到了立刻鬆綁,跟王英、鄭天壽下拜。


宋江如果被綁了就說我是宋江,不好使的話就再說我跟晁蓋是好朋友,我跟柴進是好朋友,花榮是我小弟,燕順他們肯定也會把他放了,並且熱情款待。但那樣結成的關係不深。你把大哥綁起來凍個半死,然後馬上要開剝了才放下來,得多歉疚,更容易拉進關係。


但這樣做既要吃苦,也有風險。現實生活中,無論是從政從商,當黑社會砍人,越往高層越有風險。所以優秀的領導,要能吃別人不肯吃的苦,冒別人不敢冒的險。


然後,〖宋江把這救晁蓋一節,殺閻婆惜一節,卻投柴進,向孔太公許多時,並今次要往清風寨尋小李廣花榮這幾件事,一一備細說了〗


救晁蓋是表明自己有大黑道梁山的關係,投柴進是表明自己有黑白兩道通吃的貴人的關係,向孔太公是表明自己有土豪的關係,尋花榮是表明自己有當地公安局長兼武警支隊長的關係,殺閻婆惜判案表明自己在白道的手段。


人樂於聽你領導,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有事了得找你辦。而辦事需要足夠大足夠強的人脈。清風山是個三五百人的小山頭,並且從後來聽到秦明來攻打三人的驚慌,希望武松入伙來看,危機感很強。所以聽到宋江有這麼強的人脈,感覺結識了大靠山,所以〖三個頭領大喜,隨即取套衣服與宋江穿了。一面叫殺牛宰馬,連夜筵席〗。會來事的領導,有時在結識人的時候,會有意無意地讓人知道自己的人脈很強。


〖次日辰牌起來,訴說路上許多事務,又說武松如此英雄了得〗


為何昨日不說武松,要知道宋江是「一一備細」說的。因為,普通人可能自己有三分本事可能吹成十分二十分,優秀的領導卻自己有二十分的本事,只承認自己有二分,但讓人覺得自己得有三十分四十分本事。好口若懸河地吹牛,時間久了人會覺得你不靠譜,對你這領導也會不信任,執行你的命令時會大打折扣。你說晁蓋是你救的,柴進待你當上賓,孔太公留也留不住你,這也就算了,武松這樣的打虎英雄還成了你的小弟了,你咋不幹脆說宋徽宗也跟你拜把子呢,因為說的太神奇了真的也像假的。所以宋江分開說,在他們還對自己將信將疑的時候,再提到武松,證明自己的實力。而這個疑慮將在他們聽說自己跟花榮共患難的時候徹底打消。


到目前為止,還只能說他們非常敬仰宋江,並沒有成為宋江的小弟。因為他們並不是李逵一窮二白的,給點肉吃就願意當小弟,他們是幾百號人的山大王。讓人交出權勢來聽你指揮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次日起來,商議打清風寨一事。燕順道:「昨日孩兒們走得辛苦了,今日歇他一日,明日早下山去也未遲。」宋江道:「也見得是。正要將息人強馬壯,用兵正是如此,不在促忙。」〗可以看出燕順他們還沒有交出指揮權接受宋江的領導,宋江還只有建議權。


宋江真正成為他們的領導時,要等到〖只聽的報道:「秦明引兵馬到來!」都面面廝覷,俱各駭然〗時。秦明武藝遠超過他們,又有一百馬軍,四百步軍,真鐵心打他們,燕順三個都嚇癱了。


這裡順便說一下,為啥官軍能剿滅土匪,他們卻能在城外生存。在通訊基本靠吼,馬是珍貴戰略物資,交通基本靠走,能吃飽肚子就是盛世的年代,就是消滅了一片佔據險山惡水的土匪,只要官軍撤了,也會慢慢地有強人佔據到那裡脫離政府的管束。除非在那裡駐軍,但那片地一不能種地二不能採礦,發展旅遊業估計也賣不出去票去,只能是賠本買賣。而要在內地每個險山惡水都駐紮上這樣一支軍隊,這消耗是古代哪個政府都負擔不起的。而機動性又太差,等哪個土匪發展成氣候了你就過去打,同樣消耗太大。所以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跟土匪達成默契,只要不做的太過分,就讓他們佔據在那裡,他們在自己地盤裡想搶劫搶劫,想殺人殺人。


燕順他們傻眼了,但宋江毫不驚慌。《康熙王朝》里清朝被吳三桂打的驚慌失措,康熙都動了退位之心,孝庄告誡他:「地陷天崩,巋然不動。日月星辰,唯吾獨尊」。這是領導必備的素質。


宋江危難之處顯身手,他們自然願意把指揮權交給宋江。然後宋江大敗秦明,挽救了清風山。從事哪行哪業都必須業務精熟,等別人束手無策的時候,你挺身而出,你就會成為事實上的領導。只會拉關係,業務不熟,你只能跟他們成為好朋友;只會業務,不會拉關係,你只能成為技術員。只有兩手都要抓兩手都硬,才能成為威信極高的領導。


見識過宋江收服秦明時的狠毒,燕順、王英、鄭天壽更是被震撼得五體投地,從此成為宋江的忠心的小弟。


同時通過燕順看一下,屬下怎麼才能得到領導的賞識。


〖燕順見宋江堅意要救這婦人,因此不顧王矮虎肯與不肯,燕順喝令轎夫抬了去。〗


可以看出燕順見識到宋江的人脈與處事能力之後,是想靠攏宋江的,不惜得罪兄弟。


後來打破清風寨,王英搶了劉高妻,宋江要殺她,王英堅決不捨得。〖燕順跳起身來便道:「這等淫婦,問他則甚!」拔出腰刀,一刀揮為兩段〗,氣的王英拔刀要跟燕順火拚。好不容易抱到女神了,卻被人砍了,換你你也怒。如果說燕順第一次放劉高妻還有為了清風山考慮不得罪官員的意味,這次純粹就是為了向宋江表忠心了。燕順見識到宋江一系列卓越的領導能力之後,已經死心塌地想作宋江的鐵桿小弟了。


同樣想當宋江鐵桿小弟的李逵在天罡,排名二十二,實際地位比這還高。而燕順在地煞,排名五十。


燕順武藝不咋地,李逵武藝就高嗎,打不過排名八十多的焦挺,被排名天罡末的燕青摔的服服帖帖的。並且燕順認識宋江時好歹是個幾百號強盜的頭領,李逵認識時宋江時混的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地位比李逵高多了。


但〖那漢嗔怪呼他做「上下」,便焦躁道:「也有個先來後到!甚麼官人的伴當要換座頭!老爺不換!」燕順聽了,對宋江道:「你看他無禮么?」宋江道:「由他便了,你也和他一般見識。」卻把燕順按住了〗,從「你看他無禮么」這句話開始,註定了燕順不受重用。


別人對領導無禮,你不上來就操刀砍過去,還得請示請示領導該咋辦?領導平時都是高風亮節,臟活累活都是你們小弟乾的,你問了領導,領導說不讓你砍你就不砍了,還是不敢去先給領導說說好讓他阻止你?


再看看李逵,宋江說想吃魚,李逵不惜得罪漁霸也去搶魚,讓他殺扈家莊,他立刻就殺的乾乾淨淨,並且錯都攬在自己身上。宋江問兄弟們願不願意跟他上梁山,〖說言未絕,李逵跳將起來便叫道:「都去,都去!但有不去的,吃我一鳥斧,砍做兩截便罷!」〗。這樣的小弟,領導使著多順手,不提拔他提拔誰。就你燕順聰明。


所以,想被領導賞識重用,要麼像武松、花榮一樣有過人的本領。本事不夠強,態度像李逵一樣積極,也會得到重用。



武 松



武松在柴進莊上白吃白住了一年多,可並不怎麼感謝柴進。因為,〖眾人只是嫌他,都去柴進面前告訴他許多不是處。柴進雖然不趕他,只是相待得他慢了〗。等柴進過來勸架,武松更是說〖卻才說不了,他便是真大丈夫,有頭有尾,有始有終〗,這是當面打柴進的臉啊。


武松對宋江的印象呢?


〖尋思道:「江湖上只聞說及時雨宋公明,果然不虛。結識這般兄弟,也不枉。」〗,〖(魯智深)「我只見今日也有讓說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說宋三郎好」〗。


宋江花費的不過是十兩銀子一頓酒,柴進是讓武松一年白吃白住,為啥差別這麼大呢?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柴進對武松〖相待的慢了〗,而宋江〖終日追陪,並無厭倦〗。所以說,作為一個領導,不要以為給予一個人好處了,他就會感激,而要想著得把事做圓滿。不然你每天白給他十塊錢,突然一天給五塊了,他就會覺得你欠了他五塊似得。


並且領導要有識人眼光,容人之量。武松這樣驚天動地的英雄,柴進只是「一般接納管待」。眼光不夠,決定了柴進雖然花錢如流水,江湖地位也遠沒有宋江高。


林沖、武松都是武藝高強之輩,卻對林沖禮遇有加,一個重要原因是林沖謙遜,而武松〖性氣剛,莊客有些顧管不到處,他便要下拳打他們〗,十足的一個刺頭。不喜歡洪教頭也是這原因。但宋江能容人,要是見到洪教頭估計也收為小弟了。但收刺頭進來好鬧事,不好好乾活,不敬領導怎麼辦,這時就顯出秦明的重要性了。你是刺頭你想跳,那你先掂量掂量自比秦明如何吧。


如果說宋江唯一一個真心為了他好的小弟,那就是武松。


在孔家莊宋江說〖清風寨知寨小李廣花榮他知道我殺了閻婆惜,每每寄書來與我,千萬教我去寨里住幾時……不若和你同往,如何〗,這是想帶著武松當貼身小弟,從此跟他混。武松卻找理由不願意去。這事非常嚴重了。秦明只是不跟宋大哥交朋友,武松是跟大哥交了朋友卻不聽大哥使喚。


但武松不是秦明,武松恩怨必報,更會不計代價地復仇。如果像對秦明一樣對武松,就等著血濺宋家莊吧。


武松也不是薛永,精明的很,給他使什麼手腕,沒準當場就能看破。


所以宋江只是真心實意地對武松好,這樣也換來了武松對他的崇拜與擁護。這裡宋江的手段和雞湯文里提倡的一樣了——你真心對人好,人就會對你好。名著和雞湯文的區別就是,名著會告訴你什麼時候雞湯有用,什麼時候有毒。名著跟滿篇都是陰謀詭計的小說的區別就是,名著告訴你的計策、手腕都是切實可行的,而一些很火的宮斗電視劇告訴你的計策只有對方腦袋被驢踢了的時候才管用。


在柴進莊上,宋江就教育得武松〖前病都不發了〗。離別時宋江要送武松十兩銀子,武松不好意思要,宋江說〖賢弟不必多慮。你若推卻,我便不認你作兄弟〗,顯出至誠。第二次離別,武松在白道再無容身之地要去落草,宋江道:


〖不須如此。自古道: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兄弟,你只顧自己前程萬里,早早的到了彼處。入伙之後,少戒酒性。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攛掇魯智深、楊志投降了,日後但是去邊上,一槍一刀,博得個封妻蔭子,久后青史上留得一個好名,也不枉了為人一世。我自百無一能,雖有忠心,不能得進步。兄弟,你如此英雄,決定得做大官。可以記心,聽愚兄之言,圖個日後相見。〗


宋江勸人戒酒,全書中獨此一回。話里充滿了囑託與祝福,開導武松還有希望當官。仔細品品,很讓人心酸。


宋江對李逵和武松的區別就是,假設他倆都逃課打架了。


宋江會對李逵說:「兄弟乾的好,不用擔心,大哥公安局、法院、學校都有人。下次就算你砍了這個王八旦,大哥也能給你擺平。他想要醫藥費,大哥有的是錢。敢找人報復,你就給大哥說,看弄不死他。兄弟也累了吧,這是兩萬塊錢,去搓個澡放鬆下。」


宋江會對武松說:「你不好好上學,以後能找到啥工作。要是知道你逃課打架,你哥哥武大郎的在天之靈能瞑目嗎?大郎死了,我就是你親大哥,我也不怕你恨大哥,你的學費生活費大哥包了,你只管給我好好讀書,你要再逃課,我見一次罵你一次。作人要文明禮貌,你打了人必須給人道歉去,你不去大哥替你去。」



張 順



〖我生在潯陽江邊,長在小孤山下,作賣魚牙子,誰不認得!只因鬧了江州,上梁山泊隨從宋公明,縱橫天下,誰不懼我!〗


這段話豪氣干雲,張順作賣魚牙子的時候是「誰不認得」,覺得很不起了;跟了宋江是「縱橫天下,誰不懼我」更不得了。大家看慣了普通小說,動不動就是跨國財團的公子,動不動就是幾省的黑老大。但現實生活中,一個人能稱霸兩條街,在學校里不要說稱霸一個學校了,就是在年級里排上號,你也會覺得他很厲害。


跟著宋江就這麼高的威名,自然會死心塌地跟著宋江干,並維護宋江的領導。你能帶著人轉一圈,就讓他覺得人五人六的,那願意受你領導的自然多去了。


張順初識宋江時,先被李逵在地上打了一頓,又去水裡把李逵淹了。〖宋江見李逵吃虧,便叫戴宗央人去救〗。宋江還帶著張橫的家信,為啥不自己去救呢?因為宋江雖然名望高,但進江州是強龍進了地頭蛇的窩,李俊、穆春、張橫都想著法子給他下馬威,好讓他服從江州的秩序。萬一張順也是這想法,不給面子呢,這就有損威信了。有經驗的領導對拿不準的事,都不自己表態,而是先派個小弟試探,這樣能成則好,不成也不會直接打自己臉損威信。


張順放了李逵大家坐下來喝酒,〖張順道:「既然哥哥要好鮮魚吃,兄弟去取幾尾來。」宋江道:「最好。依例納錢。」〗對於張順這樣一句話就十幾條金尾鯉魚送上來的賣魚牙子來說,幾條魚實在是九牛一毛,錢的事提都不用提,但宋江卻說要給錢。因為,這樣一說正能顯出張順的闊綽與大方。當領導的最好有機會就給足下屬面子。


後來李逵又捅了大簍子,把賣唱少女打了,宋江成功地把危機轉變成了自己的宣傳機。


張順見識到了宋江這一系列的水平之後,感覺宋江絕非浪得虛名,而且更深不可測,所以蒙生了跟宋江混的念頭〖難得哥哥會面。仁兄在山東時,小弟哥兒兩個也兀自要來投奔哥哥〗。注意張順一開始並沒有說這些,而武松上來就說了這些。因為武松當時是一窮二白對柴進又不滿,而張順是地位較高的賣魚牙子,不會輕易捨棄這些投靠別人,水滸對人心拿捏得很精準。


後來江州劫法場跟宋江混,張順的地位跟威名都得到了極大的提高,越來越對宋江死心塌地,成為心腹,最後為宋江而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3 10: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