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疫情下韓、日、意、伊4國民眾真實生活狀態

作者:successful  於 2020-2-25 18: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疫情下韓、日、意、伊4國民眾真實生活狀態
林龍優 郭偉民 葉琦 逸朗 2020-02-25 來源: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駐韓國、日本、義大利、伊朗特約特派記者 林龍優 郭偉民 葉琦 逸朗】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使得中國人不得不進入一種特殊的生活和工作狀態,儘管中國的應對舉措目前來看已取得不小成效,但想完全回到正軌仍有待時日。與中國的情況相比,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則呈現令人不安的趨勢,特別是在日本、韓國、義大利和伊朗等國,有的已被迫將疫情預警升到最高級別,有的則借鑒中國經驗採取了封城抗疫措施。受疫情衝擊,這些國家的民眾也迎來一段特別的經歷,《環球時報》駐當地記者對此感觸頗多。

  韓國——友人喃喃道:「太恐怖了」

  「周末過得怎樣?」周一上班時,《環球時報》記者在電梯上碰到一位韓國朋友。「太恐怖了!」對方喃喃道。她指的是新冠肺炎。上周韓國突然「告急」,到24日下午,確診病例狂增至833例,累計死亡8人。

  疫情蔓延讓韓國上下人心惶惶。記者的這位朋友家住首爾光化門附近。在光化門廣場,每周末都有集會活動,她對此已經習慣,只是沒想到在上周末仍有上千人浩浩蕩蕩地趕到廣場,嚇得她不敢出門。不得不出門后,她看到很多戴著口罩的老人舉著旗子,坐在馬路上。警方雖然播放了禁止集會的廣播,但沒有其他動作。此前,首爾市長曾特意趕到光化門讓集會者回家,但沒人配合。

  僅僅一周前,韓國還是比較「平靜」的,很多人覺得疫情離自己足夠遠。夜晚的首爾街頭,燈火通明,三五成群的韓國人有說有笑地去喝酒。其實地鐵里已經有通知提醒市民戴口罩,地鐵口準備了消毒洗手液,便利店和超市裡的口罩與洗手液供應也充足。記者認識的住在首爾周邊的朋友說,那邊幾乎沒人戴口罩。

  「安靜」在一夜之間被打破。在「新天地教會」發生超級傳播事件后,從2月19日到22日,韓國確診病例總數從51人增至433人,增加了7倍多,其中一大半與「新天地教會」有關。為避免聚集,目前韓國很多教會已經改為網路禮拜。一名首爾基督徒對記者說,他已經停止去教堂做禮拜了。

  從20日起,以「新天地教會」為原點,韓國的疫情以大邱、慶北為中心擴散,但政府沒有宣布封城,只是建議民眾少出門。23日,韓國總統將疫情預警上調至最高級別。韓國各級學校的開學日期也從3月2日推遲至3月9日。一位韓國媽媽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過去SARS、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疫情期間都沒有採取過這樣的措施。

  在疫情嚴重的大邱區的一些藥店,人們如同進入「戰時狀態」——早上一開門,口罩、消毒液、體溫計就被搶購一空。在首爾,網上買口罩的訂單經常被取消,去實體店則面臨限購。記者的一位朋友好不容易買到一箱口罩,送來后發現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只能狠心退貨。

  過去一周,韓國最大搜索引擎「Naver」的實時新聞搜索排行榜繞不開疫情。由於疫情蔓延迅速,一些國家也開始對韓國人實施入境限制。韓國國內,不少公司要求員工必須戴口罩上班,企業門口擺上了消毒液。非上班時間,大部分人開始選擇宅在家。平時人流量巨大的百貨商店、電影院遽然變得冷清。根據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24日的統計數據,上周末的觀影人數比前一周少了一半。

  韓國人現在對咳嗽者很敏感。記者在地鐵里看到,一個韓國大媽咳嗽,旁邊的乘客馬上離開去了另一節車廂。有常住韓國的外國人在臉書上吐槽說,她咳嗽已經大半年了,以前還好,現在一咳嗽,周圍的韓國人會馬上散開。

  日本——不可思議的「淡定」在繼續

  「三連休,春天的氣息,公園裡佛系的人們,一往如舊,我們還是盡量繞著人走。」一位在日本一所高校擔任教授的華僑朋友24日在朋友圈寫下這段文字,並配了幾張公園裡人頭攢動、不少人仍未戴口罩的照片。

  截至24日傍晚,日本共確診新冠肺炎850例。23日是德仁天皇即位后的首個生日,24日調休,東京天氣晴朗,民眾紛紛走出家門,到公園踏青。

  日本政府看起來似乎非常重視疫情防控工作,到23日,首相安倍晉三已經主持召開12次對策本部會議。但不管在東京的地鐵里,還是超市,還有很多人不戴口罩,其中包括工作人員。一名在日本開中餐館十幾年的華僑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最近來店裡吃飯的中國人很少,但日本人似乎沒怎麼少。」因提前約好,上周記者在東京一家咖啡廳採訪日本人,看到咖啡廳內如往日一樣熱鬧。除了記者,幾乎沒什麼人戴口罩。

  對於日本人的淡定,在日中國人有些不能理解。一位在日本拿到醫學博士的華僑朋友解釋說,所謂淡定也許是真的淡定,也許是不得已淡定。今年是日本期盼已久的東京奧運年,所有行政措施都要顧及對奧運會的影響,如果不淡定就會引起連鎖的負面影響,但淡定也有風險,那就是不能成為「武漢第二」。朋友說,在日本,不可能說封城就封,說在哪裡建醫院就立刻建,政府想徵用賓館用作隔離宿舍都難以徵到,更不用說其他了。

  記者注意到,在網上,有關疫情的任何一條報道下面都有多段批評日本政府應對遲緩的留言。尤其令人擔憂的是,網上出現很多輾轉多家醫院卻得不到檢測和救治的案例。「我是大阪一家醫院的員工。這是一家有一定規模的醫院,已經入住數名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然而如果醫院確診新冠肺炎,醫院將關門,將有數億日元的損失……在這種邏輯下,採取了不檢測的方針。」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寫道。

  目前,日本將防疫重點放在重症化風險較高的人身上。厚生勞動省呼籲民眾在懷疑自己被感染時,避免馬上去醫療機構,而要致電全國536個「歸國者及接觸者諮詢中心」。應向專業諮詢中心電話諮詢的大致標準是:感冒癥狀和37.5攝氏度以上發熱持續至少4天,老年人和有基礎疾病的人群上述癥狀持續2天左右。如果諮詢中心認為有感染嫌疑,將介紹日本各地的726個歸國者及接觸者門診。數字說明問題:截至2月20日,除「鑽石公主」號郵輪和從武漢乘包機返回者外,日本核酸檢測僅進行了693例。

  在應對「鑽石公主」號郵輪問題上,日本有數個「失誤」:與他國乘客乘包機回國后再隔離兩周的普遍做法不同,「鑽石公主」號上的日本籍乘客直接乘坐公共交通回家;23名乘客在2月5日起的醫學觀察期內未實施新冠病毒檢測;擔心出現很多確診患者,厚生勞動省最開始不打算對在「鑽石公主」號上工作過的41人進行核酸檢查,而讓他們直接返回職場,迫於輿論壓力才對他們進行了檢查。

  「真心期待日本政府早日修正目前嚴控受檢人數的奇葩政策。雖然日本民族的自制力和忍耐力令人敬佩,但要讓多數發燒、咳嗽的新冠肺炎癥狀患者一直在家堅持到自愈或病危再去就診,政策制定者的思維已脫離常識。」一位資深駐日媒體人呼籲:「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才是正道。」

  義大利——一夜間,從「裸奔」到恐慌

  幾乎是一夜之間,義大利便「淪陷」了。2月21日之前,這裡僅有3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但到23日,確診病例已達152例,死亡3人,近5萬人被隔離,十餘城市封城。24日,確診病例又猛增70多例。須知,早在1月31日,義大利總理孔特就宣布舉國進入為期六個月的「緊急狀態」,停飛中國航班、取消中國公民簽證。

  義大利封城,明言是借鑒中國的經驗。在這些城市,如今街道上空無一人。同時,意甲多場賽事延期,正在進行中的威尼斯狂歡節被緊急叫停。這個周末對於義大利北部來說太不尋常,希望一切為時未太晚。

  作為遠在歐洲、擁有健全醫療體系的發達國家,義大利哪裡出了問題?

  其實,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以來,義大利幾乎處於「裸奔」狀態,民眾對於早期出現的幾個確診病例不以為意,聚會、社交、四處奔走,酒吧、餐館人滿為患。極端者在部分媒體「煽動」下,除了「躲著中國人」,並沒有科學地「躲著病毒」。近兩日確診的義大利民眾之前多在遊山玩水,走街串巷,毫無顧慮。

  疫情在不斷蔓延中告急,給義大利整個社會敲響了警鐘。從北到南,民眾情緒也慢慢隨之陷入恐慌狀態。以民眾搶購口罩為例,《環球時報》記者所在地首都羅馬,雖非疫情重災區,但已是一罩難求。

  10日前,義大利仍在外銷口罩至中國,如今則陷入供不應求的尷尬狀態。義大利《24小時太陽報》報道稱,義大利一家專門生產保護呼吸道的專業醫療口罩公司表示,公司10天內就把10年的口罩庫存用光,每天都接到數千萬隻口罩的訂單。而今在義大利北方很多藥店的窗口,都只能看到張貼的通告——「口罩售罄」。

  隨著新聞中的確診數字不斷攀升,各種醫療及生活必需物資變得緊俏。一位米蘭的媒體朋友告訴記者,當地多家超市裡可用於消毒殺菌的酒精和消毒液已被哄搶一空,一些地區連蔬菜、肉類、蛋、奶等也遭哄搶。很難想象,這樣的情景會在這個老牌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上演。

  但走在羅馬街頭,依然幾乎看不到戴口罩的民眾。在疫情暴發的當下,當地社會「戴口罩」的意識仍然薄弱,戴上口罩反被「視作異類」,甚至被攻擊。米蘭一家華文視頻媒體近日街采義大利人,多數人都表示「無所謂」「不害怕」「口罩還是不要戴」,令人不勝唏噓。須知,米蘭所在的倫巴第大區乃此次疫情重災區!

  人心惶惶,謠言四起。中意兩國民眾在嚴峻疫情之下因信息不對稱產生不少誤會和摩擦,但疫情是共同的考驗,希望中意人民一起攜手抗疫,共渡此次難關。

  伊朗——令人吃驚的高致死率

  一周前,《環球時報》記者還跟國內的朋友開玩笑說:「伊朗很安全,沒有新冠病毒,我想出去撒歡不受限制,歡迎來伊朗玩。」話音剛落,2月19日,伊朗宗教城市庫姆出現2例新冠肺炎患者,記者在德黑蘭的平靜生活也被打破。

  當時消息剛出就很有爆炸性,兩個病例當天確診后不久即宣告死亡,未經歷「輕症—重症—危重症」的治療過程。接著,從21日起,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每天都有增加,到24日,共有61例感染、12人死亡。看得出,確診病例增加雖不是指數級別,但死亡率極高。

  在2月19日前,已有媒體陸續報道德黑蘭一50多歲女性去世時為新冠病毒陽性,但伊朗衛生部否認了該消息。當時記者就擔憂:伊朗要麼不出事,一出事肯定是大事。因為伊朗遭制裁多年,很多醫療設備和物資進不來,一旦伊朗出現這個疫情,救治率可能會讓人失望。

  基於這點考慮,記者和朋友在20日開始做準備,當天上午去市北區的帕拉丁超市買了20隻N95口罩和100隻一次性醫用口罩。記者看到,那時尚無搶購口罩和消毒物資的現象,但也有一些伊朗人未雨綢繆,開始囤貨,比如一個家庭主婦直接把藥店裡所有的消毒液買走——當時貨架上放著二三十瓶。

  很快,搶購潮出現了。20日下午,德黑蘭各大藥店排起長隊,有些藥店很快打出「沒有口罩可售」的牌子。這種情況在疫情暴發地庫姆更明顯。一位家在庫姆的伊朗朋友發給記者一條新聞,說20日當天庫姆的N95口罩單隻價格已經飆升至100萬伊朗里亞爾(相當於50多元人民幣)的水平,而記者在德黑蘭買的N95口罩一隻約為7元人民幣。

  疫情緊接著從庫姆省蔓延到周邊的德黑蘭省、中央省和北邊的吉蘭省,在這些省新發現的確診病例都有庫姆的旅行經歷。21日是伊朗的議會改選投票日,為體驗當地選舉氛圍,記者當天打車去了德黑蘭北邊的一座清真寺。上車時司機見記者戴著口罩,覺得很好玩,要跟記者一起合影,並說:「新冠病毒比流感還弱,你們中國人咋就這麼害怕,會不會感染這個病毒就看運氣啦,運氣不好戴了口罩照樣被病毒看上!」到了清真寺,記者發現前來投票的伊朗人戴口罩的並不多,倒是外媒記者全部戴上了口罩。

  過去三天,伊朗疫情繼續發酵和惡化,記者基本待在家中,減少不必要的外出。但記者有一點擔心,現在當地人看到中國人就有點害怕,總感覺會給他們帶去病毒。欣慰的是,23日記者去樓下果蔬店買菜,店裡的伊朗小伙像往常一樣熱情。記者問:「現在德黑蘭的中國人都不敢外出,怕被當病毒看待,你看見我為何還摘下口罩?」小伙開玩笑說:「病毒在伊朗和中國這麼嚴重,我覺得肯定是美國人搞的鬼,你同意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7 05: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