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政治人物安危與國家安全 ——從蘇東國家的歷史教訓談起

作者:successful  於 2020-2-22 11: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4評論



張文木:政治人物安危與國家安全 ——從蘇東國家的歷史教訓談起
張文木 2020-02-22 來源:崑崙策網

在歷史的重要關頭,重要政治人物的健康乃至生命的變化往往可以引發政治格局的重大轉變,並直接關係到國家的前途和事業的成敗;特別是在國際或階級鬥爭達到白熱化的特別時刻,重要政治人物的生命健康就成了敵人瞄準的目標。「芝蘭當路,不得不鋤」,此之謂也。在這方面,蘇聯解體前後的教訓值得總結。

  【編者按】本文原刊於《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4年6月上,后經作者修訂授權發表於2018年12月30日崑崙策研究院公眾號。現根據作者意願,重新編髮,以供研究參考。

  在歷史的重要關頭,重要政治人物的健康乃至生命的變化往往可以引發政治格局的重大轉變,並直接關係到國家的前途和事業的成敗;特別是在國際或階級鬥爭達到白熱化的特別時刻,重要政治人物的生命健康就成了敵人瞄準的目標。「芝蘭當路,不得不鋤」,此之謂也。在這方面,蘇聯解體前後的教訓值得總結。

  一、定點清除:讓安德羅波夫「所需時刻死掉:不早也不晚」

  關於安德羅波夫之死,《蘇聯滅亡之謎》的俄羅斯作者亞·舍維亞金寫道:「安德羅波夫身上所採取的方法,就其本質而言,可以認定為『操縱死亡』。他身上所發生的事情的根本就在於讓他在所需時刻死掉:不早也不晚。」.列科斯塔列夫在《血腥的總書記》一書中認為:「事實就是事實,從某種程度上講安德羅波夫同自己的病症和睦相處了20年。就在他剛剛取得其畢生所追求的東西——至高無上的權力之時,死神就選中了他。」新上台的契爾年科的「蜂窩組織炎發展得極快」。亞·舍維亞金披露:「熟悉克里姆林宮所有領導人健康狀況的科學院學士曾暗示戈爾巴喬夫,與美國的關係剛一緊張,死神就將這些領袖人物一個接一個地帶走,並且他們的生病和死亡都有些離奇,讓人莫不能解。比如,擁有非凡精力的勃列日涅夫竟然突然患上了虛弱綜合症。」

  二、安德羅波夫死後的第二年,華約重要國家的國防部部長們齊刷刷地因「心衰竭」而倒下

  值得深思的是,安德羅波夫去世不久,死亡事件便向軍界集中。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委員、蘇聯國防部部長烏斯季諾夫於1984年年底也隨之離世。俄國作家葉·恰佐夫在《健康與權力—— 「一個克里姆林宮醫生」的回憶》一書中披露:「烏斯季諾夫的死亡事件本身從一定程度上講是怪誕的,其生病之原因及癥狀方面均留有許多疑問。1984年秋天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內舉行了蘇聯及捷克軍隊聯合演習。烏斯季諾夫與捷克國防部長楚爾元帥參加了這次演習。烏斯季諾夫在大演習歸來后感覺身體不舒服,出現低燒,肺部有病變……令人吃驚巧合的是差不多同一時間楚爾元帥也出現了同樣的臨床癥狀。」

  波蘭是拉動蘇聯解體的突破口。1984~1985年,波蘭團結工會再度興起,為了保證團結工會的「成功」,西方「需要除掉社會主義同盟國中的四個國防部長。至少,是這樣決定的,並且也達到了最終目的,實施了『處以極刑行動』(中央情報局行話)」[

  1984年12月20日,烏斯季諾夫因「急性心衰竭」去世。1985年3月體弱多病的契爾年科上任一年後去世。在此前後,死亡事件進一步向華約國家的軍事首腦擴展,捷克、東德、匈牙利的國防部長們於一年內齊刷刷地在「心衰竭」的診斷中倒下:1985年1月15日,66歲的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國防部部長楚爾元帥因「心衰竭」去世;12月2日,德意志社會統一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委員、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防部部長海因茨·霍夫曼大將因「急性心衰竭」去世;12月15日,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匈牙利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И.奧拉赫大將由於「心衰竭」猝然離世,享年僅59歲。葉·恰佐夫在《健康與權力——一個克里姆林宮醫生的回憶》一書中評論說:「如果說對總書記們的死亡是否是偶然現象還可以進行討論,那麼烏季諾夫和楚爾的離世毫無疑問證明反對他們的有針對性的行動開始實施了,並取得了成功。」

  這些定點清除行動的順利實施,為波蘭團結工會的成功和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掃除了障礙。1989年波蘭共產黨政權在對團結工會的步步退讓中倒台,1991年12月25日蘇聯宣布解體。亞•舍維亞金不無諷刺地寫道:「我們的敵人們不得不剝奪了一個有份量人的生命。但遊戲還是頗為精彩,值得慶賀一番。」

  三、美國「擁有很好的關於蘇聯,特別是政治局和領導人的情報」

  美國中央情報局僱員彼得·施魏策爾在《里根政府是怎樣搞垮蘇聯的》一書中披露:「幾個月以來,美國情報分析員和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官員們一直注視著康斯坦丁·契爾年科這位老態龍鐘的蘇聯總書記的健康狀況,他現在已經是疾病纏身了。」根據原定於1985年1月中旬華沙條約組織召開的「一次緊張而重要的會議」在最後一刻宣布取消的信息,「有些美國情報分析人員打賭說契爾年科可能去世了」。美國中央情報局提供的關於契爾年科生命健康狀況的報告「通過特殊的信使立即送到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麥克法和溫伯格手裡」。美國的情報是相當準確的:「三天之後的上午6點鐘,蘇聯方面正式宣布契爾年科的死訊,他的繼承人出現在全世界面前。年僅54歲的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成為新的總書記。」[10]曾在白宮工作的約翰·波因德克斯特在與彼得·施魏策爾座談時證實,美國「擁有很好的關於蘇聯,特別是政治局和領導人的情報」\。

  四、預先選好「可以與之打交道的」代理人

  我們目前尚不能肯定契爾年科的死亡一定有西方直接插手,但上面的信息表明,西方事前已知道契爾年科的死訊。下面所載英國前首相撒切爾1991年在美國休斯敦的講話證明蘇聯的這些變化都在西方掌握之中。撒切爾說正當西方與蘇聯的鬥爭陷入困境的時候,因戈爾巴喬夫的上台而使形勢好轉。她說:「不過,很快得到情報說蘇聯領袖逝世后,經我們幫助的人可能繼任,藉助他能夠實現我們的想法。這是我的專家智囊的評估意見(我周圍始終有一支很專業的蘇聯問題智囊隊伍,我也根據需要促進和吸引蘇聯境內對我們有用的人才出國移民)。這個人就是米·戈爾巴喬夫。我的智囊對此人評價是:不夠謹慎,容易被誘導,極其愛好虛榮。他與蘇聯政界大多數精英(即主張新自由主義的所謂『改革派』——引者)關係良好,因此,通過我們的幫助,他能夠掌握大權。」在講話結束時撒切爾一語道破天機說:「事實上現在蘇聯已經解體了,不過在法律上蘇聯還存在。我負責任地告訴諸位,不出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就會聽到法律上蘇聯解體的消息。」

  戈爾巴喬夫被西方「相中」至少可以追溯到1984年秋,當時僅是政治局委員的戈爾巴喬夫被安排在專門用來接待正式訪英的外國首腦的唐寧街10號會見了英國撒切爾夫人,會見后,撒切爾表示:「這是個可以與之打交道的人……他值得信賴。」[14]年底,撒切爾與美國總統里根在馬里蘭州會談時告訴里根,「此人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與她所見過的任何其他蘇聯領導人都不一樣。」戈氏「想不惜一切代價」終止「戰略防禦倡議」。彼得·施魏策爾在書中披露說:「里根從撒切爾夫人的言談中,似乎聽出了弦外之音。

  1984年4月中旬,布希在與日內瓦會議蘇聯代表、裁軍大使B.Л.伊茲拉埃良會談中「十分有把握地說」:「你們下一個領袖將是戈爾巴喬夫。」[1991年,伊茲拉埃良將這段歷史寫在自己的回憶錄中,「根據他的講述,在出版回憶錄之前,他將此事告知布希,並得到了他的同意。」回憶錄中的提供的證據說明是「美國人任命戈爾巴喬夫」為總書記的。事後撒切爾夫人也證實:「是我們把戈爾巴喬夫提拔起來當了總書記。這裡說的「我們」,包括美國。既然西方可以讓自己的代理人「上崗」,如此反推邏輯是,西方也可以讓自己不需要或不喜歡的人「下崗」

  找到了理想的「代理人」之後,接下來便是為其迅速掃除障礙,其結果就是蘇共黨的兩位總書記即安德羅波夫(1982年11月12日至1984年2月9日任職)和契爾年科(1984年2月13日至1985年3月10日在職)竟在一年內相繼離世和戈爾巴喬夫上台。蘇聯隨後在戈氏推動的「公開性」和「壯士斷腕」式的市場化「改革」中分崩離析。1991年12月25日,,克里姆林宮上空的蘇聯國旗正式落下。似乎是歷史的安排,這天正是聖誕節。有意選擇這天宣布蘇聯解體顯然是戈爾巴喬夫獻給西方的「聖誕大禮」

  五、死亡威脅不獨針對冷戰對手,而是針對整個南方走獨立自主道路的國家領導人

  但是,若以為上述現象僅是冷戰白熱化時的特例,那就大錯而特錯了。事實上,即使在冷戰結束后,整個南方特別是走獨立自主道路的拉美國家領導人的生命都感受到了「威脅」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曾對古巴總統實施過高達638次暗殺,據資料披露,CIA直到2000年還在對卡斯特羅進行暗殺活動。其中的暗殺手段五花八門,包括雪茄炸彈、被真菌感染的潛水服、黑手黨刺殺等等。卡斯特羅曾經說過:「如果奧林匹克運動會有一個項目是躲避暗殺的話,那麼金牌非我莫屬。」[

  已故委內瑞拉領導人查韋斯在2012年大選前曾患盆腔腫瘤,2011年他曾表示,拉美多位左翼領導人身患癌症,很有可能是美國利用其掌握的先進生化技術向這些領導人下了毒手。2013年3月5日查韋斯去世,新當選的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在當天上午召開的政府成員和軍隊高層會議上說,查韋斯所患的癌症很可能是美國發動的「科技攻擊」引起的,政府將成立專門科學委員會調查查韋斯的病因。查韋斯與馬杜羅的判斷與上述亞•舍維亞金的分析相吻合,不同的只是這些現象在蘇聯解體過程中表現得更為典型和集中。

  六、發展是硬道理:當代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矛盾已從生存權的鬥爭轉入發展權的鬥爭

  有人會說,西方是由於恐懼蘇聯的軍事威脅,只要主動放棄或降低這種「威脅」,就可以緩和與西方你死我活的矛盾。事實不是這樣。1991年撒切爾在美國休斯敦明白表示,蘇聯對西方真正構成威脅的是社會主義制度及其生產方式,她說:「我指的是經濟上的威脅。藉助計劃經濟,加上與獨特的精神和物質刺激手段相結合,蘇聯的經濟發展指標很高。其國民生產總值增長率過去比我們高出一倍。如果我們再考慮到蘇聯豐厚的自然資源,如果加以合理地運營,那麼蘇聯完全有可能將我們擠出世界市場。因此,我們一直採取行動,旨在削弱蘇聯經濟,製造其內部問題。」

  這就是說,隨著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鞏固,它與西方的矛盾從生存權領域進入發展權領域,這種矛盾最終歸結表現為資本主義制度與具有更高發展潛力的社會主義制度之間不可調和的衝突和鬥爭

  鄧小平同志從發展的高度敏銳地注意到這一點, 1989年6月16日,鄧小平同志旗幟鮮明地指出:「是否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和黨的領導是個要害整個帝國主義西方世界企圖使社會主義各國都放棄社會主義道路,最終納入國際壟斷資本的統治,納入資本主義軌道現在我們要頂住這股逆流,旗幟要鮮明。因為如果我們不堅持社會主義,最終發展起來也不過成為一個附庸國,而且就連想要發展起來也不容易。現在國際市場已經被佔得滿滿的,打進去都很不容易。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

  七、對最強有力的政治對手刺刀見紅,是政治鬥爭進入決定性重大時刻的常用手段

  當時蘇聯與西方的鬥爭是極其殘酷的:當鬥爭進入最關鍵的時刻便是短兵相接,西方出手的目標便直逼蘇聯堅持社會主義原則的最高領導人的生命健康。對此,經歷過無數次生死考驗並具有豐富的對敵鬥爭經驗斯大林同志在生命接近終點的時候,在一次會談中語重心長地對周恩來說:「要牢記英美將力圖把自己人,把特務打入中國國家機構里去。美國也好,法國也好,同樣都要這麼做他們將搞破壞活動,企圖從內部瓦解,甚至干出下毒這類罪惡勾當。因此,必須保持警惕,對此一定要在意。這就是全部指示。」

  這是斯大林與周總理最後一次會談中的最後叮囑,更是斯大林同志一生全部對敵鬥爭經驗的精華的高度概括。毛澤東對斯大林的反顛覆經驗十分重視,1960年5月22日,毛澤東在杭州討論時局的一次會議上說:「《東周列國志》中就是外國干涉內政相當多,多得很。我專看這一條,專找外國怎麼樣干涉內政。」毛澤東從其鬥爭經驗特別是1927年「四·一二」血寫的鬥爭經驗中知道,刺刀見紅,尤其是對最強有力的政治對手刺刀見紅,是政治鬥爭進入決定性重大時刻的必然選擇。1936年8月9日,西安事變前夕,毛澤東和張聞天、周恩來等致信張學良:「要十分防備蔣的暗害陰謀。目前此點關係全局,衛隊的成分應加考查,要放在政治上可靠的幹部手裡。

  八、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現在蘇聯已成往事,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目前中國崛起之勢已不可阻擋;與此相應,西方對中國的包圍也日益收緊,打擊的目標也日益集中。這是不同制度所導致的不同發展結果的矛盾。中國和平發展所贏得的日益增大的市場份額已讓西方感到「威脅」因而不能容忍,從1989年迄今,西方通過文化、經濟滲透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企圖在一輪輪較量后受到重挫。目前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政治經濟形勢已日薄西山,回天乏術。中國與美國之間和平發展的時間和機遇空間日益縮小,可持續優勢日益向中國傾斜:中國方面是錦繡長圖如紅日初展,而西方尤其美國方面則是圖窮匕見。這樣的力量對比發生重大變化且有利於中國的歷史條件下,重拾打擊蘇聯的模式是西方英美敵對勢力必然要發起的和中國政治保衛工作不可迴避的最重要的挑戰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讓西方日益感到恐懼。也正因此,中國與西方資本主義的矛盾「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其間的鬥爭必然是你死我活,挑戰必然是嚴峻而不能迴避的

  我們必須嚴肅對待並堅決贏得這場挑戰,不然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事業就會「行百里者半九十」,像蘇聯那樣在意識形態與國家安全的明爭暗戰中功敗垂成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人間的盒子 2020-2-22 23:15
還是想念老毛,那才是真的英明偉大。
回復 mali50 2020-2-23 00:16
作者的視野可以。但不懂科學經濟學,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結論。這是目前幾乎所有左派的通病,右派智囊就別提了。有些左派,如張宏良,比較謹慎,避開了一些不熟悉的領域,主要抨擊具體的問題。但要做一個當代戰略家,不能不懂科學經濟。這也是浪得虛名的美國大戰略家有名無實空話大話,經不起檢驗的原因。基辛格能忽悠正是出於猶太人對經濟的敏銳和直覺。他的國際戰略實際上是圍繞著經濟核心,只不過用政治術語來表達。打開中美關係的大門恰好發生在美元黃金體系崩潰,美國經濟雙赤字(經常賬和外貿,現在還有預算)后絕非偶然。
回復 successful 2020-2-23 11:26
人間的盒子: 還是想念老毛,那才是真的英明偉大。
毛澤東不愧為偉人  也只有毛澤東才能化險為夷走出困境...
回復 successful 2020-2-23 14:54
mali50: 作者的視野可以。但不懂科學經濟學,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結論。這是目前幾乎所有左派的通病,右派智囊就別提了。有些左派,如張宏良,比較謹慎,避開了一些不熟悉的
中國與西方資本主義的矛盾「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其間的鬥爭必然是你死我活,挑戰必然是嚴峻而不能迴避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6 01: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