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石正麗,你的人造病毒去哪了?

作者:successful  於 2020-2-17 17: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石正麗,你的人造病毒去哪了?
金微 張弦 2020-02-17 來源:微博@金微觀察

這裡,我只想問問石正麗,2015年那次合成的人造病毒去哪了?

  用了十五年時間尋找蝙蝠,又花費了數年研究蝙蝠基因、發表學術論文,完成對SARS(非典)宿主蝙蝠的溯源,石正麗有「蝙蝠女俠」之稱。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因為一則簡短的聲明,石正麗火了。

  2月2日,石正麗表示「用生命擔保」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與武漢病毒所沒有關係,並要求那些相信人造病毒泄露的人「閉上臭嘴」。

  

6.jpg

  2月16日,又因為新冠肺炎「零號病人」黃燕玲傳聞,石正麗出來擔保稱武漢病毒所沒人感染,零號傳染源與武漢病毒所無關。

  石正麗屢屢成為當前有關新冠肺炎的輿論風口浪尖的人物,是有原因的。社會對她持續的關注在於,她掌握了大量的蝙蝠體內的病毒及其基因組信息,且參與過人造病毒重組實驗。見:石正麗,科學狂人與科學倫理

  

7.jpg

  

8.jpg

  美國科學家和自然的報道

  關於人造病毒的試驗,2015年國際著名期刊《Nature Medicine(自然醫學)》的一篇論文《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記載了這一切。這項發現美國《科學家》對此作了報道,使用SARS冠狀病毒骨架和來自中華菊頭蝠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蛋白進行工程化改造,在實驗室創造了一種雜交冠狀病毒,這一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呼吸道細胞,並能引起小鼠疾病。後來,又有美國醫學專家在美國《自然》上撰文,批評這種實驗存在一定的道德和安全風險。

  

9.jpg

  

10.jpg

  這是論文摘要的翻譯:

  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SARS-CoV)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CoV的出現突出了跨物種傳播事件導致人類暴發的威脅。在這裡,我們研究了目前在中國馬蹄蝠種群中傳播的SARS樣CoVs的疾病潛力。利用SARS-CoV反向遺傳系統,我們產生了一種嵌合病毒,該病毒在小鼠適應SARS-CoV的主幹中表達了蝙蝠冠狀病毒SHC014的峰值。結果表明,由2b組的野生型基礎中的突變而來SHC014編碼的病毒,可以高效利用SARS受體人血管緊張素轉換酶II (ACE2)的多個同源體。其能夠在人呼吸道分離的原代細胞中高效地複製,並在體外能夠達到與SARS-CoV流行株等值的病毒滴度。此外,體內實驗證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部的複製具有明顯的發病機制。對現有基於SARS的免疫治療和預防模式的評估顯示效果不佳;單克隆抗體和疫苗方法,未能利用這種新的S蛋白中和,並不能保護細胞免於冠狀病毒的感染。基於這些發現,我們合成了一種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在體內外展示了病毒的強大複製能力。我們的工作表明,目前在蝙蝠種群中傳播的病毒有重新出現SARS-CoV的潛在風險。

  

11.jpg

  SARS病毒的模型,紫色為S蛋白

  關於這個實驗的大意: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體內的RsSHC014-CoV和HIV病毒重組成人造病毒SHC014,得到的人造病毒可以和人體細胞上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毒性巨大。試驗重組的人造病毒SHC014明顯地損害了實驗小鼠的肺部,參與實驗的所有疫苗對人造病毒失去中和作用。這個實驗最關鍵的部分是:科研團隊把一個本來對人沒有侵染性的蝙蝠體內病毒RsSHC014-CoV,通過插入對人體細胞ACE2受體有親和力的基因片段而讓人造病毒SHC014變成了對人類傳染性的病毒。那是因為細胞上對SARS-CoV有親和力的ACE2受體被利用了,相當於用基因重組技術成功構建了一個新的對人體細胞有侵染性毒性的冠狀病毒。

  

12.jpg

  很多人會說,這是一個團隊的集體成果,石正麗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關於論文作者的貢獻,石正麗是位於作者的第9位,貢獻是:Z.-L.S. provided SHC014 spike sequences and plasmids。翻譯為:石正麗提供了SHC014S蛋白基因序列和質粒。

  無論是論文摘要還是論文全文,都有關於人造病毒SHC014的介紹,體現了這個病毒的重要性。由於多年來石正麗研究團隊持續不斷地尋找蝙蝠,讓該團隊掌握有大量的病毒基因數據,包括了馬蹄蝠體內的冠狀病毒基因數據,這就相當於構建人造病毒的基礎原材料。

  

13.jpg

  關於這個實驗,論文的遺傳系譜圖顯示:試驗是用蝙蝠中的冠狀病毒RsSHC014和HIV病毒來重組的人造病毒SHC014。論文中提到,假分型實驗與使用HIV為基礎的假病毒的實驗相似,製備方法如前所述,並在表達ACE2原基的Hela細胞(武漢病毒所)上進行檢測。

  論文主要作者有八個,其中大部分是國外作者,這些作者的分工大致是:VDM設計、協調、實驗執行、分析完成、稿件撰寫。布萊設計了傳染性克隆體並回收了嵌合病毒。SA完成中和試驗。LEG幫助進行小鼠實驗,TS和JAP完成小鼠實驗和斑塊檢測。XG進行了偽分型實驗。KD生成了結構數據和預測。ED生成系統發育分析。RLG完成RNA分析。SHR提供了人呼吸道上皮原代培養物。AL和WM提供了關鍵的單克隆抗體試劑。ZLS提供了SHC014的S蛋白基因序列和質粒。RSB設計實驗並撰寫手稿。

  論文最後寫到,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科學研究院的資助,過敏和傳染病與美國國家老齡化研究所衛生研究院(NIH)、還有生態健康聯盟(ZLS)、北卡羅來納大學等支持。

  那麼問題來了:

  1、石正麗從基礎性的材料——馬蹄蝠中,分離出了冠狀病毒RsSHC014,與HIV病毒來重組,最終試驗完成了人造病毒SHC014。石正麗做了哪些工作?

  2、這個實驗中,有大量的國外作者,其中有些老外負責設計實驗,有些負責克隆實驗,有些負責小鼠實驗等,而這些實驗多是在國外作的,也就是說,美國人做的侵染性實驗和毒理實驗,這些需要原料。這兩個步驟如何走到一起的?

  3、中外合作性實驗,不同的步驟組合,需要在線下完成,只有兩種可能結果:要麼老外們集體來中國做後續實驗,要麼石正麗提供原材料出境一起作實驗。如果SHC014人造病毒到國外的話,它們是如何到的美國?海關登記如何的?

  4、石正麗參與此論文工作,是否經過所在單位的審查批准,包括科技倫理審查意見是什麼?向外方提供基因材料是否需單位同意?在外方質疑該研究危險性之後,石所在單位和上級主管部門作何反應?

  最後,我們尊重科學家的工作,但論文擺在眼前,人造病毒寫在其中,石正麗貢獻欄里寫著提供「SHC014蛋白基因序列和質粒」,石扮演著重要角色。石正麗作為團隊一員,對SHC014人造病毒應該非常清楚。這裡,我只想問問石正麗,2015年那次合成的人造病毒去哪了?

  2020年2月16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mali50 2020-2-17 21:50
太外行了,不值得考慮。
回復 reflexes 2020-2-18 04:13
1. 2015年以後,由於科學家認為風險太大,美國不讓搞了。(也許暗地裡美國也在搞?)由於中國的監管不嚴,石正麗在武漢病毒所接著搞。申請了國家自然基金。
2. 用小白鼠做試驗以後,有沒有用其他動物,比如說與人類更加接近的猴子做試驗? 這些用來試驗的動物是從哪裡進貨的?試驗以後是如何處理的?
3. 她雖然是P4的副主任,但是不排除有些試驗是在安全等級低的實驗室做的,比如P3實驗室。其實與美國人合作的論文就不一定都是在P4實驗室做的。
4. 武漢病毒所招收了大量的學生,石正麗團隊論文的作者都很多,有些就是學生。這些學生的安全意識如何?是不是都按規範操作?
4. 陳薇少將去武漢幹什麼? 為什麼一個多星期沒有她的消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3 19: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