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鬼 火

作者:successful  於 2019-10-31 10: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評論

又是秋風秋雨 的11月份來到了, 有時還有寒風的呼嘯...  觸景生情 使我驟然想起 59年前曾有過的驚恐的一幕; 那我還是一個 十幾歲的中學的少年學生 沒有見過世面 在家中受到父母的呵護 顯得天真無邪, 而我經歷到的那一驚恐時刻, 正是我最年輕時的首次, 即使是首次也是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 永遠不可忘懷, 59年過去了, 我仍然清晰的記得這次的經歷 ,作為我人生的回憶把它記錄下來了. 

 那是1960年的深秋, 湖北省武昌縣李家村我們的一個遠房親戚名叫 李都秀. 我們都稱他為李伯伯, 這次他遠道來我家作客. 李伯伯身高1.68米, 年齡在50歲左右, 體格健壯 一就是一個幹活的能手. 他是一個中國標準的南方農民, 務農種田是他的主要工作, 他還有一手 高的理髮技術服務與它周圍的鄉村農民, 他的家庭經濟環境比較豐實 ,他很有名, 人們都非常喜歡他. 他這次到武漢市來 一是探訪一些親戚朋友, 2買了一些農具設備 準備運回去 .在這些事情辦妥了以後, 來我家告別時對我父親講: 他很喜歡我,稱我是城裡的小秀才(其實就是以我讀過了9年來稱呼, 當時由於全民的文化水平低 很多人都是文盲 不認識字 所以對我 冠 以為小秀才) 請我在下個星期 6 去他家作客, 順便 帶一些 糧食,肉類, 回來 改善一下我們家裡人的伙食 .李伯伯清楚的知道城裡人的糧食緊缺,  飢餓嚴重 在那個年代 能夠贈送 糧食,肉 ,油 副食品是最大的人情和幫助.

以前在李伯伯的帶領下我去過他家兩次, 因為是步行去的 所以路程都記得很清楚, 我們先是坐15路公共汽車 到最後車站是關山口,然後向著豹海方向的公路 步行60里路, 直到一個小小的橋,名叫---- 鍾黃橋 過橋后左拐下去, 順著鄉間的田徑再拐兩個彎, 就到李家村. 村頭有一棵很高很大的樹,上面有不少鳥的窩, 在平曠的田野上, 這棵樹就是明顯的地標, 遠遠的看到這棵樹就知道 到了李家村.

 終於等來了第2個星期六, 令人心情不太好的原因是星期六是陰天, 到了下午快3點的時候我走到漢陽門江邊公共汽車總站, 坐上了15路公共汽車.  在那些年 汽車是很缺乏的,正是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 蘇聯和西方世界, 對中國進行嚴酷的封鎖. 中國的經濟處在非常困難時期.所謂當時的公共汽車其實就是一些很老,很舊的日本1945年二戰投降以後繳獲的軍車和在朝鮮戰場上繳獲的美國的卡車改裝的.. 做了一個很大的木頭車廂, 裡面安裝幾條木頭凳子; 車廂的外殼上半截是黃顏色的,下半截是大紅色; 就這樣大黃色大紅色的顏色顯示, 就是當年的公共汽車了. 我乘上的15路公共汽車. 就是由朝鮮戰場上繳獲來的一輛福特卡車改裝的, 車頭肥大, 車的年齡又高, 開動起來全身有及哩呱啦的響聲, 發動機和排氣管發出的聲音特別高昂 不用按喇叭就知道車來了. 而唯獨那個嘶啞的喇叭聲音根本就聽不見. 車子的速度也跑不起來.好不容易速度起來了,   司機就將變速箱的排擋按到空擋上, 然後關掉電源讓車輛空擋滑行, 在滑行幾百米后, 再接通電源啟動發動機, 讓車輛進行正常工作, 行駛幾百米后, 又斷電滑行如此動作反覆進行. 目的是通過滑行節省汽油, 當時中國的汽油供應非常困難 ,司機們這樣操作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由於那個困難的年代沒有汽車軸承更換, 不良的軸承在滑行中明顯的聽到哇哇哇哇 的刺耳的響聲,雖然難聽,但大家也都很習慣. 於是就是這樣跑一跑,滑一滑拖拖拉拉, 不緊不慢 一直到下午5點多鐘才到達關山口終點站下車.

 深秋下午的5點 , 又逢是冷冷的 潮濕的陰天, 天空已經開始灰黑 .這時還下起了蒙蒙的小雨 更加使人感覺到陰森寒冷, 我站在車站的雨棚子下暗自思忖, 到李家村是沒有汽車運送的,  因此還有60 里的路程是要步行到達的.  步行 60里的路程小跑步都要三個小時以上的時間才能到達;  59年前的鄉村公路根本沒有燈光, 公路就是小石子鋪成的. 從前我隨著李伯伯也走過這條路 那是晴朗的大白天, 而且是兩人同行有說有笑 很容易就到達了, 我現在的情況當然是很惡劣 我現在需要決定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如果決定不去 ,還可以坐上回頭的公共汽車回家; 繼續前進? 我是一個來沒有經歷過單獨的行動少年, 我的內心還是怕怕的 ,畢竟我還是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初中小男孩.  大約思考有十來分鐘后 我決定還是繼續前進 .我想到我的身高已經超過了媽媽好多了, 我在家裡挑水,劈柴 ,生爐子,做飯樣樣做事在行, 我哥哥在解放軍的部隊里已經多年了, 在家裡我就是大哥了, 我能退縮嗎? 我每年都隨著學校 到農村去勞動兩周.體力步行都不是問題 ,最重要的是在我臨行前 ,我的兩個弟弟都幫我拿包包和布袋, 他們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他們童稚閃亮的眼睛里充滿了對我的期盼, 作為我是他們的哥哥,他們感到驕傲, 我能忍心讓他 失望嗎?  我下定了決心 , 我立刻快步疾行, 盡量縮短時間在天空沒有完全漆黑之前到達目的地.  

時間過得很快,天色就漸漸黑下來了, 除了公路上淺黃色的石子能見度較好, 遠看周圍的樹和農舍都只是朦朧的影子.  儘管我疾步快行,也沒有能減慢黑暗來到的速度. 漸漸的連周圍的影子都看不見,  只能看到公路上微微淺黃色.  偶爾還能聽到一兩聲悠長的動物叫聲和烏鴉腸鳴的叫聲.  驟然 ,我停下腳步審視四周 什麼也看不見了, 我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絲一絲的恐懼感, 當我轉動腳步的時候,  腳下踩到一個硬物 ,我下意識的用腳踢了一下, 是一根約一米多長,大約3----4公分的小樹桿. 我 立刻撿了起來, 就把他留下來使用,(頭腦里立刻有這個想法是來源於小說"魯濱遜漂流記"故事的啟示 ) 我想到可以用來點探路面, 緊急情況是可以用來當做一件武器給自己壯膽,無論如何比赤手空拳要好.

 風 ,開始 呼呼地刮著, 時而夾雜著有凄厲的長鳴聲, 更加重了恐怖感, 我開始後悔了自己的決定 , 我看一看四周圍 都是漆黑一片,在這個前不挨店, 后不靠村荒野的地方,這個時候再膽戰心驚也沒有用了. 沒有任何退路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速度向前進, 能找到李伯伯的家. 我拚命的加快速度跑步向前.行動上就是向前,向前, 疾步向前...  不記得用了多長的時間在黑暗的夜色下小跑, 我終於登上了高出公路路面的 一個小橋樑, 定著眼睛看了看, 這就是-----鍾 黃 橋 我心中暗喜,, 勝利在望了! 有十來分鐘我就可以到達李伯伯的家了.  我加快腳步的拐下小橋, 離開了公路再拐右拐進農地的田間小路. 通常在這條一米寬的田徑中 如果沒有走錯 ,不到10分鐘就可以看到李家村前的那顆地標: 高高的大樹, 那個大樹的後面就是李家村.  但是田間小路不同於公路 容易在黑暗中辨認, 田徑小路基本上是人 出來的, 而且有很多的分叉小路通往不同的地方, 在匆忙中我選了一條較寬的小路走了過去, 走了幾分鐘前面的寬度路徑突然消失了, 我的腳下踩著完全是一片雨水的爛泥地, 根本看不到前方有什麼大樹, 連

小樹都沒有 ,只有黑黑的一片看不見的曠野; 我頓時緊張起來了感覺這是自己走錯了路. 沒有什麼多的判斷,唯一的選擇只有往後退 ,退到有田徑人走出路來的地方. 我握著那根小樹榦左右探小路面, 當我正在慢慢倒退時, 耳朵聽到一個忽忽的聲音聲音竄地而起, 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寂靜的夜晚確實十分清楚 . 的一聲一顆綠色的亮球 從我面前約兩米遠的地方竄起, 飛速上升到約三米高后就開始慢慢的 拐彎向遠方飛去, 我正在驚慌困惑的時候, 呼一聲又有一顆綠色的亮球 在再遠一些的地方騰空而起, 然後也是轉彎, 悠悠晃晃的向遠方飛去.我驚呆了遲疑之間, 我不由自主的持續向後退去. 時候不多, 又有兩顆綠色的亮球騰空而起, 緊接著他們不是向遠方飛去, 而是離我約三米的遠處繞著我, 貼著地幽幽的打轉轉, 頓時, 我感到全身毛骨悚然,剎那之間緊張到雞皮疙瘩都 感到麻生生的起來了. 這是什麼東西 ?他要幹什麼?  這是蟒蛇嗎 ?這是野狼嗎 ?恐懼和緊張的程度升級; 我不由自主的揮動的那個小樹榦, 竭盡全力的 驅趕著這兩個遊動的 綠色小火球 ,他們既不遠離我 ,也沒有再進一步的靠近我. 他們始終沒有能夠靠近我, 慢慢他們減慢了打圈圈的速度,,  最後慢悠悠的往遠方飛去... 我繼續地向後退去,  不多時, 又有兩顆 更加明亮的綠色火球 呼呼的騰空而起,  緊接著急速下降 ,下降幾乎是貼著地面  向著我齊整整的竄過來, 然後在 離我有兩米的距離遠的地方 緩緩地打圈圈, 還夾雜的聲音不大的呼呼聲. 似乎是像一個野狼襲來, 我再次驚恐起來, 我不停的打量著左右兩邊  持續後退  緊握手中的哪個小樹桿. 對壘著哪個忽高忽低 繞著我游的兩個綠色火球 我想起我曾經訂閱了少年文藝書中曾經講到 野狼在黑暗中的眼睛是兩顆綠色明亮的 能在黑暗中人口環環繞圈然後對獵物進行襲擊, 想著想著, 越想越怕 ;我更加毛骨悚然 暗"我命休矣" 唯有拚死搏鬥才可能有生路, 我瘋狂的 抓住那個小樹榦對著火球的方向旋轉打擊,  又用了在學校軍事訓練的刺殺方法刺殺 , 同時不斷緩緩的後退.這時我的右腳穿的淺筒解放鞋被爛泥巴粘住, 鞋子被強行脫掉了 , 我驚恐 ,憤怒交集. 大吼一聲揮舞著哪個小樹桿, 向著那雙 綠色的亮球再次打擊過去, 接著旋轉打擊, 豈料呼呼的一聲 這兩顆綠色的亮球騰空而起 竟然的飛向看不見的遠方. 我停下來 做防禦準備再有火球竄出 ,  良久,所有的綠色亮火球就都慢慢的在遠方消失了 也再沒有其他的綠色的亮球飛竄出來.

 一切都恢復了寂靜 我也稍稍的放鬆了緊張, 我下意識的撿回了右腳被脫掉的解放鞋, 趕緊穿上繼續向後退. 沒多長時間,我的腳終於踩到了硬硬的田間小路  感覺到已經退回到原來的分岔路上, 我本能的 向著相反的方向拐進去, 走了大約三分鐘路面漸漸的變寬了我加快了腳步 遠遠看去 黑暗中 呈現出了 一棵又高又大的濃黑的樹影子 此時我心中悲喜交集我禁不住的小跑起來 漸漸地我看到了村子房子的 影子, 並且依稀 見得到有燈光  在黑暗的曠野中 看到了進村子的路越來越明顯, 我進到了村子看見了第一戶農家的門是開著 裡面亮的一盞大 煤油 燈 這一家人的 幾口正圍坐在一個大方桌的周圍 談話. 我即刻向前他們的門那走去, 我請求他們在黑暗中帶我去李伯伯的家, 這一家人 也很快的認出了我----- 這個來自省城的學生娃娃. 以前李伯伯曾經帶領我去他家拜訪 ,這家人是李伯伯很好的鄰居 ,李伯伯一直口稱我是城裡來的小秀才.  李伯伯臉上帶著驕傲的笑容; 他這樣做似乎是在村民裡面很有面子. 59年前的那個時代 一個正規學校的初中生文化水平, 已經是不 低了.  這家人立刻熱情的拉著我的手, 摸黑的情況下前行. 他們 輕舟熟路很快就把我送到了李伯伯的家裡,這個時候李伯伯和李伯媽都沒有休息,他們一直在著急,因為這麼晚了我怎麼還沒有到達他的家裡. 

當他們看到我的時候,才一掃愁容 一把拉住我說好啦好啦看到你來到了就放心了, 真是擔心你呀.... 隨後 他謝謝 帶我來到的兩個村民 .我們的講話聲音 左右 的鄰居也聞身來到李伯伯家, 其中有些人是趕熱鬧, 看看這位城裡來的小秀才 是個什麼模樣的人..  李伯伯點燃了三盞 大煤油燈,堂屋 一盞燈, 大方桌子上一盞 ,廚房 爐灶前一盞. 農村的爐灶 燒的是 割來的草把子, 爐灶 火焰馬上 就  噼噼啪啪 一片響聲  爐灶上的鐵鍋 油的水汽熱氣 騰騰 李伯伯 親自下廚為我煎雞蛋 ,炒臘肉之後下麵條. 頓時真是香味四溢  這個時候 我才感到十分的飢餓.  伯媽 為我脫掉雨水淋濕了的解放鞋, 衣服和褲子去烘烤. 給了我相應的衣服和褲子換上  這時我感到非常的溫暖. 就在我與村民們 聊著的時候,李伯伯 給我 端上了一個大碗麵條 裡面有五個煎熟的雞蛋和炒熟的臘肉, 我也顧不得個人形象的立刻狼吞虎咽 吃起來村民看著我都笑了李伯媽望著我那個樣子眼睛 都笑成了一條縫. 雖然我很餓 但是那一大碗肉面還是沒有吃完 ,後來兩個煎雞蛋吃不下去了,就留在放碗里.  感覺的肚子太脹了,. 飯後 我和李伯伯村民們講起我來的時候令人驚恐的經歷的時候,他們沒有像我這樣激動. 他們之中一位年輕人告訴我, 是我走錯了岔路, 走到了村子里埋葬先人的墳場里去了,  其他人 說 我看到了大大小小的 綠色的亮的球 是鬼火, 這個東西即使他們平常也看不到, 他們也不會在夜間走錯路走到墳場里去, 他們本地人也很少看到鬼火, 但是年紀大的村民卻說因為我在黑暗中走錯了路 是這些鬼火騰空而起不斷的阻止我向前,  繞著我飛行,  竄起繞著奔向著我來 是趕我走回原地, 才能讓我找到村子 ,才能到李伯伯家 .這些鬼火是他們的先人在保佑了我., 當然這種說法我就不太相信了 因為這沒有什麼科學性, 我受到驚嚇是事實.說鬼保佑我更談不上, 當然我也就聽聽作 罷 ,而我這一次是身臨其境經歷了是真正的看到了鬼火突然發生, 騰空而起或竄地升空, 最後悠悠的消失的所有景像.鬼火發生的過程,對一個當時孤身少年造成的影響是驚恐的,但並無實質的傷害. 對於我來說 這次在漆黑的夜晚, 在雨中錯誤的進入了墳場, 奇遇了鬼火的經歷; 應該是第1次 也應該是最後一次.

 因為這一 夜太辛苦了 我睡得很沉, 直到第2天早上 李伯伯早飯都做好了,喊我吃飯我才醒來. 早飯後走到門外天空已經晴天了. 太陽出來了 天空是湛藍, 湛藍的. 綴上了白雲朵朵非常美麗 看到李家村外的綠樹青草, 早上的空氣特別清新.這一切令人舒服心曠神怡, 大約兩個小時以後 我李伯伯他們告辭,因為明天星期一我還要上學. 現在還有60里路要走, 我要在中午前後趕回家中,. 李伯伯早已將準備好的 米,,白面 肉 好吃的東西 等等裝好了 幫我背上最後還塞上兩塊肉餅和一瓶水在路上飲用並且送我直到上了公路, 他們才和我告別.. 我望著彎彎曲曲的農田小徑,遠處的村莊炊煙裊裊,輕煙若霧, 藍天特別清新,在溫暖金色的陽光照耀下 清楚了看到 遠處李家村的高高的大樹. 昨天晚上的驚恐與今天的 美麗景象 完全成了兩個世界 . 一切都過去了,稍稍定神 我挺起胸膛 精神抖擻的 迎著秋日燦爛的陽光, 疾步在回家的路上 .....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successful 2019-11-5 13:42
這篇回憶錄是講我在少年時期, 唯有的一次身臨其境的經歷看到鬼火的突然發生全過程; 這是介紹了極少見的自然景觀 ,同時 這對在漆黑的 陰雨綿綿的無人的荒野中, 鬼火的突然發生 對一個 孤身 的城市少年造成的驚恐印象是難以磨滅的,..
回復 successful 2019-11-5 13:45
這篇回憶順便也是我懷念李都秀老伯伯的文章, 我已經30多年沒有見過他, 最後一次見到他是上世紀80年代初, 他大約已經70歲了.他仍然健康 ,他能夠日行60 里以上, 但不是精神抖擻,而是有需要休息的老態疲憊之感. 他現在在世與否? 我也不知道.. 這位善良的,淳樸的中國農民, 卻是值得我永遠的懷念...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1 03: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