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作者:successful  於 2019-1-22 10: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血飲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作者: 報刊文摘(梁.江.青.竹) [2374017:29500], 12:33:06 01/17/2019:

    - 論劍談棋 豪傑盡聚 -  - http://www.***/



    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極致應該是研究類似於《生化危機》電影中的T病毒。未來隨著基因技術特別是編輯技術應用於病毒DNA研究,地球上會以美國生化實驗室為源點爆發更致命的生化病毒武器。目前美國生化武器研究在傳播途徑、威力、精確制導方面還存在很大的技術難題需要攻克,而且即便發明一種病毒但研究不出它的解藥,一旦失控發明該病毒的國家最終也會遭殃,所以美國在成功發明病毒與投入生化戰使用之間還有個時間段,這個時間段需要用來研究解藥。所以要遏制美國生化武器研究和使用,中國就必須在生物科學研究上超越美國,搶先製造出疫苗才能遏制美國發動生化恐怖襲擊的戰略衝動,比如2017年10月20日國家食葯監局批准「重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新葯註冊申請。

    血飲在上篇生化戰文章《血飲|馬航MH17被擊落之時,美國生化惡魔睜開血色雙眸!》末尾提到了神秘的HHV-6A病毒,本文將繼續通過詳實的資料追蹤該病毒來源,為大家全面揭露美國生化戰發展史。HHV-6A病毒被美國中情局在1971年經由人工傳播進入古巴,那麼中情局又是從哪裡弄來的這種病毒呢?答案是,該病毒來源於普拉姆島生物武器實驗室。HHV-6A與艾滋病關係的發現者-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簡··泰斯博士和她的同事約翰·貝爾德卡斯曾經要求唯一保存該病毒的普拉姆島向其提供HHV-6A病毒樣本進行比對,因為普拉姆島是當時的美國聯邦政府唯一允許存儲該病毒的生化實驗室。

    普拉姆島在哪裡?這個不為外人所知的小島距離紐約大約137公里,距長島東段不到3.5公里,佔地341平方公里。乘坐長島東段的奧連特尖岬去往康涅狄格州的大型輪渡時,途中能夠看到這個小島,但絕大多數的世界地圖上是沒有這個小島標記的,極個別地圖上會將該島標註為「美國政府一級危險動物疫病限制區」。請大家記住該島具體位置所涉及到的相關地名,紐約、長島、康涅狄格州,下面文章中這些地名將會頻繁出現。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1948年4月,美國國會通過48-496公共法案,這一法案成為建立普拉姆島的大綱,其指導意見如下:在美國國內進行口蹄疫和其他動物疾病研究,該實驗室必須滿足以下條件:使得活性口蹄疫病毒無法進入美國大陸,實驗室必須建立在離岸島嶼上,與大陸有深水域隔離,水域不得有任何隧道與大陸相連。1952年,美國根據該法案將生化實驗室選址在普拉姆島。同時普拉姆島生物武器實驗的五個絕密計劃得以通過,分別是4-11-02-051— 4-11-02-055,涉及口蹄疫、裂谷熱以及各種外國疾病,其中的4-11-02-053研究的就是HHV-6A病毒。

    該實驗室從規劃到建成充滿各種污點。首先,讓我們先來看看普拉姆島的創始人和生物研究計劃規劃者之一的埃里希・特勞布到底何方神聖。埃里希・特勞布,納粹生化細菌戰專家,與納粹火箭專家馮・布勞恩不同,特勞布本身就是一個狂熱的納粹法西斯分子,是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運輸團成員。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運輸團勢力僅次於納粹衝鋒隊和黨衛軍,由希特勒在1930年4月創立。二戰爆發后,納粹德國在波羅的海沿岸的一座新月形小島上建立了生物武器實驗室,特勞布擔任該實驗室的負責人,接受希特勒副手、蓋世太保頭目希姆萊的直接領導,主導進行與日本731部隊相同的人體活體細菌試驗。在這裡,特勞布負責將口蹄疫病毒製成生化武器,並通過德國空軍炸彈傳播到前蘇聯的牛群和馴鹿身上。他還親自到土耳其黑海沿岸尋找致命的牛×病毒對付盟軍,正是由他發明了名為「馬鼻疽」的生化武器,並攻擊美國境內馬匹。二戰爆發前,他曾經在美國新澤西州普林斯頓的洛克菲勒研究所工作,二戰爆發前夕「不忘初心」的他迅速回到德國參與納粹生物武器研究。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二戰結束后,美國為了與蘇聯爭奪納粹德國科學家,創立了「紙夾」絕密計劃。急於擺脫被清算困境的特勞布通過簽約該計劃得以秘密前往美國。身為納粹頂尖生物武器專家的他,因為在納粹德國秘密實驗室進行過大量生化實驗,迅速成為普拉姆島建立生物武器實驗室藍本的規劃者。普拉姆島,延續了特勞布在納粹生化實驗室中的研究項目,並繼續「發揚光大」。

    說到普拉姆島,就不得不說德特里克堡。德特里克堡是美國生物武器研究另外一個重要實驗室,屬於美國陸軍實驗室,與美國軍方聯繫密切。普拉姆島的建立與德特里克堡和中情局密切相關,特勞布就是通過「紙夾計劃」由中情局和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出面招收進來后引入普拉姆島的。

    與中情局關係密切的普拉姆島生物武器實驗室,由德特里克堡出面幫助建設,比如:普拉姆島實驗室的真空設備操作箱就是由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設計,對此美國軍方的解釋是為了「防衛我們的畜牧業不受生化武器攻擊,軍方和農業部在這方面通力合作」。由此可見,兩實驗室之間的合作關係自1952年普拉姆島實驗室建成就全面開始了。

    與普拉姆島聯繫密切的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武器實驗室,同樣有法西斯生物武器研究人員參與。1945年8月日本二戰投降后,731部隊頭目石井四郎與美軍司令麥克阿瑟秘密達成口頭協議,后經正式書面化程序形成「保護731部隊成員免於被起訴」的協議,因該協議簽署地是1947年日本的鎌倉酒館,史稱「鎌倉協議」。協議簽署之後,美國按約聘請石井四郎為德特里克堡的高級顧問,並應同樣「不忘初心」的石井四郎的要求,將德特里克堡的一棟大樓命名為731,供石井四郎研究使用。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2009年9月,美國「鑄劍為犁」等3個老兵組織,代表數千名在馬里蘭州埃奇伍德兵工廠和德特里克堡軍事基地接受過生化武器測試的士兵,聯合起訴美國國防部、美國中情局,所為何事?原來,在日本君主主義分子石井四郎的慫恿下,德特里克堡最高負責人鮑德溫突破底線,在美國本土用活人進行了細菌試驗。在從1955年到1975年長達20年的時間裡,竟然有包括二戰老兵在內約7000名美軍士兵被迫接受化學武器試驗,而且這些士兵至今都無法獲得試驗中的完整醫學記錄,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注射過什麼藥物、是否會有後遺症以及是否會影響到後代。此次起訴風波之後,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開始在美國臭名遠揚。

    清楚了普拉姆島的來歷以及普拉姆島與德特里克堡的聯繫,大家就會明白,美國二戰以後生化武器研究方向完全繼承了日本法西斯和納粹德國的研究成果並將之「發揚光大」。納粹生化武器項目主管特勞布和日本731部隊頭目石井四郎,他們的研究方向也就成了整個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方向。特勞布在納粹生化實驗室進行的是人畜共生病毒的研究,也就是通過在動物身上開展研究,研製出可以通過家畜攜帶向人體大規模傳播的致命病毒,主要以蜱蟲、蚊子、鳥類、家畜等作為傳播媒介。特勞布在在普拉姆島生物武器的病毒研究方向、方法與其在納粹生化實驗室的研究完全一致,其納粹生化實驗室的研究成果也成了美國生物武器整體研究的藍本和DNA。普拉姆島生物武器實驗的五個絕密計劃完全就是特勞布在納粹實驗室研究的延續。二戰中號稱世界反法西斯主力的美國,戰後成了法西斯生物武器戰的衣缽繼承人。

    清楚了普拉姆島生化武器實驗室的人員構成,下面血飲說下該生化實驗實驗病毒樣本來源。納粹德國當時與美國敵對,且納粹在波羅的海那個新月形小島建立的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在蘇聯紅軍進攻德國的時候已經被解放,冷戰時期該島嶼被東德社會主義政權用來進行農業化學和病蟲害防治研究。很明顯,美國可以挖到特勞布卻不可能將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的病毒搬遷美國本土,但是在一份已解密的、由化學作戰部隊和美國農業部共同擁有、並存放在普拉姆島上的《動武病毒和血清存貨清單》上記載了保存在該島上的病毒菌株有裂谷熱,藍舌病,口蹄疫、牛×等,顯示出1953年普拉姆島就已經擁有了13種不同病毒的131種毒株。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既然這些病毒不可能來源於里斯姆島納粹生化實驗室,那麼普拉姆島上包括HHV-6A在內的病毒美國又是從哪裡弄來的呢?只能是像特勞布去土耳其黑海沿海的安納托利亞地區現場提取牛×病毒一樣,人工採集而來。這就涉及到了美國軍方另一個頂級機密項目「1001計劃」,這個計劃根據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命名。

    美國軍方通過該頂級機密項目「1001計劃」在肯亞叢林採集到了多種病毒,普拉姆島首任主管謝安從中挑選了活性牛瘟病毒,帶著這種病毒他們來到了英國Pribright病毒實驗室,從那裡帶回了6種不同口蹄疫病毒的16種毒株。由於美國法律規定這些病毒不能被帶入美國大陸,所以他們乘坐美國海軍貨船帶著這些病毒進入普拉姆島。

    此後,謝安與美國軍方的梅斯上校合作,將全世界各地出現的各種病毒秘密運往普拉姆島,這些地區包括辛巴威、獅子山、奈及利亞、埃及、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肯亞、南非、墨西哥、歐洲甚至是中國南京。比如,1930年7月肯亞納瓦沙湖附近農場爆發牲畜大面積死亡的神秘病毒,因靠近東非大裂谷,這種病毒被命名為「裂谷熱」。二戰後,五角大樓向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提議研究「裂谷熱」挫殺敵軍士氣,並得到艾森豪威爾提供的資金支持,隨後對該病毒的研究在普拉姆島開始。「裂谷熱」病毒就是普拉姆生化實驗室從肯亞通過1001計劃弄進普拉姆島的。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正是得益於美國軍方的1001計劃,普拉姆島迅速收集到了大量病毒,為特勞布的研究奠定了基礎。鑒於普拉姆島和美國軍方及其支持的德特里克堡之間的密切關係,這兩個生化武器實驗室之間也經常相互交換病毒。美國軍方於1969年10月從德特里克堡向普拉姆島輸送了VEE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及抗血清。幾十年來,VEE病毒、裂谷熱、炭疽熱病毒(由普拉姆島創始人之一威廉姆·黑根發明)都是德特里克堡的主要細菌戰武器。在英美特殊關係的背景之下,美國不僅從英國Pribright病毒實驗室換回病毒,德特里克堡和普拉姆島的病毒也飄洋過海交流到了英國生化實驗室,比如德特里克堡的VEE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就成為英國伯恩道頓生化實驗室的主打生化戰武器。

    正是藉助美國軍方1001計劃,美國生化戰的病毒樣本得以大量採集,並通過交流互通有無,這些病毒樣本在美國各大生化實驗室之間來回調運,這也是美國南方最臭名昭著的生化武器研究機構--杜蘭大學能夠得到埃博拉病毒並在獅子山凱內馬生化實驗室開展埃博拉病毒研究的根本原因。既然埃博拉這類高致死率的生化病毒都能夠到杜蘭大學手中,中情局拿到致死率更低的HHV-6A病毒也就不足為怪。1971年3月到1997年,美國中情局利用HHV-6A病毒對古巴發動10次生化病毒襲擊,極大地重創了古巴農業,有力地配合了美國打擊古巴社會主義政權。

    據美國《積極健康》報道,古巴的HHV-6A病毒是從非洲帶到美國實驗室的,這是他們生物武器研究項目的一部分。若此次報道屬實,則美國中央情報局可能採用了烏干達境內存在的最致命的HHV-6A毒株。眾所周知,烏干達菌株能破壞細胞,比葡萄牙菌株更具侵略性。在美國以及英國政府多年來一直參與細菌和生物戰劑的研究背景下,HHV-6A病毒可能已經被培養成毒性更強、傳染性更強的病毒。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生物戰研究的路徑之一就是培養病毒,提高自然毒株毒性,使它們變得更加致命、更具傳染性。除此之外,還可以通過基因技術,將各種病毒結合起來,終極目標就是打造類似電影《生化危機》中的T病毒。

    先來看下通過培養病毒提高毒性的這個路徑。美國發動生化戰的事實相信已經被很多國家確認,但英美在對外宣傳中卻總是將爆發的高致死率病毒宣揚成自然災害。誠然,很多病毒比如口蹄疫、HHV-6A、尼巴病毒、裂谷熱,他們確實有一個自然起源的祖先,而且最早出現的時候,也被人類發現並予以記載。但納粹德國和美國通過1001計劃將各種自然病毒帶回普拉姆島和德特里克堡,在高等級生化實驗室中將病毒毒性不斷提高,經過提純和基因工程技術,這些病毒與他們的祖先相比早已經面目全非。識別一個病毒是否是生化實驗室製造,只要看它傳播歷史即可區別,如果是自然起源病毒,那麼在傳播過程中毒性就會逐步降低,而不是越來越高。

    美國為了掩蓋新病毒的實驗室起源,故意渲染其自然屬性,為死亡率更高的新病毒找一個致死率很低的祖先,本身就是為了掩蓋美國研究生化病毒武器的真相。純自然起源的說法根本經不起推敲,如果高致死率的埃博拉起源於非洲剛果扎伊爾地區是因為人類破壞環境導致病毒擴散,那麼在大航海時代就已經開發那裡的歐洲殖民者為什麼沒有感染致死?為什麼已經存在幾十萬年的非洲當地土著的當地人沒有感染致死?如果非典是華南地區的自然起源,請問中國從秦漢時代就已經大規模開發華南地區,為什麼那個時候沒有爆發非典?如果非典是由菊頭蝠傳播,那麼請問有文字記載以來,菊頭蝠在華南地區生活了數千年,為什麼數千年間都沒有爆發過非典?以非典的高致死率,恐怕中國華南地區早成無人區了吧?如果說非典起源於中國廣東地區的狐蝠,為什麼追蹤非典病毒攜帶起源時卻在雲南地區的菊頭蝠身上提取到了非典病毒?如果是自然傳播,請問雲南為什麼沒有首先爆發非典,而是爆發於千里之外的廣東?當世界著名病毒學家蓋洛博士親自承認它發明了艾滋病以後,這一切的內在邏輯都已經相當明顯了。美國開展生化戰同時又開動輿論機器製造這些荒謬無比的結論,根本禁不起推敲,然而就這麼漏洞百出的理由全世界居然到現在還相信,也算是神跡了。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生化戰病毒人工實驗室提純的第二個路徑就是通過多種病毒之間的嫁接和基因改造。美國通過這種路徑甚至創造出了這個世界上本身並不存在的病毒,比如萊姆病毒和非典病毒。HHV-6A病毒是很多病毒製造的母本,比如艾滋病、萊姆病等,就是通過將HHV-6A 與HIV「嫁接」才得以誕生。普拉姆島的查爾斯·坎貝爾博士曾參與其「流行性感冒A病毒的病原性和預防」項目,該博士將人類流感病毒的香港變種和HHV-6A病毒中的一種結合在一起,從而分離出一種混合型、帶有兩種病毒特徵的新型菌株,這種病毒是什麼大家自己判斷。

    上一篇文章通過簡·泰斯博士等人對艾滋病患病機理的研究介紹,我們知道HHV-6A病毒是艾滋病患病的充要條件。艾滋病就是HIV與HHV-6A嫁接出來的新病毒。通過嫁接其他病毒,美國普拉姆島製造出了自然界很多並不存在的病毒。其中,通過培育改良和技術交流,美國製造出的最可怕的一種就是埃博拉病毒。下面讓我們繼續探尋埃博拉病毒的起源。

    目前關於埃博拉病毒起源,都認為它起源於非洲扎伊爾(剛果金),該病毒於1976年由比利時病毒學家比特·皮奧特與他的導師和另外兩名同事共同發現。實際上,本世紀7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動物疾病主管在1966年退休后擔任普拉姆島顧問威廉姆·欣肖博士,當年正是此人在普拉姆島研究了一種「非常熱門」的猴子病毒,該病毒是一種新的馬爾堡出血熱病毒,被稱為馬爾堡出血熱的孿生兄弟。馬爾堡出血熱是六十年代就在德國發現的一種致命病毒。威廉姆·欣肖博士研究的猴子病毒就是後來令世界聞風喪膽的埃博拉病毒(又譯伊波拉病毒)的雛形。本世紀60年代西德生化實驗室曾以馬爾堡出血熱為基礎研究埃博拉病毒,導致病毒爆發,殺死很多工作人員,而西德生化實驗室和普拉姆實驗室背後都是美國軍方控制。很顯然,率先研究埃博拉病毒的是美國軍方控制下的西德生化實驗室,其年代比比特·皮奧特正式發現埃博拉病毒整整早了十年。這些證據足以證明埃博拉病毒就是實驗室研製出來的生化武器。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2014年7月,西非地區爆發的埃博拉病毒疫情的源點是位於獅子山的凱內馬生化實驗室。該實驗室隸屬於五角大樓美國「國防威脅降低機構(DTRA)」,凱內馬生化實驗室由美國杜蘭大學參與,從事埃博拉病毒研究。杜蘭大學的臭名昭著堪與德特里克堡比肩,而普拉姆島、德特里克堡、杜蘭大學均與中情局和美國軍方聯繫密切。他們之間相互交流病毒司空見慣。這些病毒從美國軍方控制的西德生化實驗室轉移到普拉姆島再到德特里克堡再到杜蘭大學手中,杜蘭大學利用凱內馬生化實驗室在當地人身上進行人體實驗,最終導致2014年7月西非地區全面爆發埃博拉疫情。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玩火者必自焚,美國在研製生化武器禍害別人的時候,也直接報應到了自己身上。因為繼承了納粹德國生化武器研究思路,美國製造的生化病毒全部是人畜共生,在普拉姆島建立以後,美國接連發生多起生化病毒爆發事件。普拉姆島周圍地區的美國民眾首當其衝,成為生物病毒武器的受害者。

    美國在普拉姆島進行室外生化實驗的惡果很快出現。1975年到1990年,一種被稱為萊姆病的病毒性疾病在美國東部地區大面積出現。這種病毒通過蜱蟲叮咬傳播,也可以寄生在鳥、鹿、鼠身上四處傳播。直到1990年,普拉姆島附近的長島地區都保持著萊姆病的最高發病率。從美國地圖上圈出萊姆病感染最嚴重地區並不斷縮小,你就能找到病源點--普拉姆島,該島及其周邊地區是美國境內萊姆病發病率最高地區。攜帶普拉姆病毒的鹿和海鷗等鳥類經常穿越普拉姆島和長島之間的普拉姆海峽,而萊姆鎮也就是最先爆發萊姆病的地方,該鎮正好位於進出普拉姆島的必經之地。萊姆怪病最先爆發的1975年正好是普拉姆島進行獨星蜱蟲和卡宴蜱實驗的時間段,獨星蜱的源產地在德克薩斯州,現在已經遍布紐約、康涅狄格、新澤西州。正是由於普拉姆生化實驗室將這些用於傳播病毒的獨星蜱從德克薩斯帶到了普拉姆島,並迅速擴散到周邊地區。

    那麼這些蜱蟲又是如何攜帶病毒從普拉姆島擴散出去的呢?2000年6月,在業界聲望卓著的《科學美國人》雜誌公開爆料,美國農業部和軍方在美國境內進行了無數次室外生化細菌實驗,其中就包括普拉姆島。2002年《紐約時報》發表了五角大樓對1964年進行了「西鯡魚」等三個生化實驗問題的解釋,公開承認美國軍方在冷戰期間將生化病毒和活性神經毒劑投放到海軍船隻和船員當中,以測試海軍對抗生化病毒的能力。蜱蟲作為HHV-6A等生化病毒攜帶者,正是因為美國進行了戶外病毒實驗才導致蜱蟲將病毒傳播出去,感染了必經之地的萊姆鎮居民,才誕生了萊姆病。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第二個自食惡果的事件是口蹄疫病毒爆發。1978年9月15號,普拉姆島發生口蹄疫病毒大規模泄露事件,由於普拉姆生化實驗室將收集到口蹄疫病毒在牲畜身上進行活體培養,結果導致牲畜大面積患病並傳染。

    原本口蹄疫病毒在北美大陸是不存在的,但是該泄露事件發生以後,口蹄疫病毒迅速投奔美洲大陸懷抱。普拉姆島被迫對全島上下進行全方位焚燒消毒,在隨後清理焚燒動物屍體的時候,唐納德摩根博士發現了新的口蹄疫菌株,通常新發現的病毒會以發現地命名,於是摩根博士將之命名為P.I.S.S.,即普拉姆島副菌(Plum IsIand Sub Strain)。但一命名這引來了美國農業部的極大不滿,因為這樣命名會讓所有人都知道口蹄疫在美國爆發,嚴重影響美國農產品出口。

    紙包不住火。2001年2月,同樣的口蹄疫病毒自歐洲東部地區爆發並迅速蔓延歐洲大部分地區,短短四個月時間內1500萬牲畜被屠宰焚燒。那麼,歐洲地區的口蹄疫病毒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首先,歐洲爆發口蹄疫疫情地區靠近位於波羅的海沿岸的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西德在兩德統一后重新接收這裡,該島成為美國控制的海外生化實驗室,進出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的美國生化專家以外交官身份進入該島。口蹄疫病毒在納粹德國時代本身就是里斯姆島研製的,現在美國接收該生化實驗室,新病毒通過交流進入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也就不足為奇了。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第三個生化病毒爆發事件是西尼羅河病毒爆發。1999年8月份,美國最大的城市動物園-紐約布朗克斯動物園的鳥類爆發大規模疫情,導致鳥類大面積死亡。接著該動物園附近的紐約和長島地區居民也開始大面積感染神秘病毒,病毒通過蚊子和鳥類在美國43個州四處蔓延,截至2003年這種病毒感染人數超過5000,致400人死亡。最終確認感染動物園鳥類和導致人類腦膜炎死亡的是同一種病毒--西尼羅河病毒。它主要通過蚊子這種昆蟲傳播。疫情爆發以後,《紐約客》開始造謠說這種病毒是伊拉克生化武器的一部分,並稱病毒是由外國乘客乘坐飛機通過肯尼迪國際機場帶入美國境內。這種說法顯然是荒唐的。首先,1999年被感染的人中沒有一個是從國外回來的,西尼羅河病毒首先爆發於烏干達地區,它與美國遠隔萬里,那裡的蚊子有可能飄洋過海從烏干達穿越非洲飛躍大西洋進入美國東部嗎?要知道人類橫渡大西洋需要30天,從烏干達到美國距離更是橫穿距離的兩倍,壽命最高的雌性蚊子壽命也只有30天,請問不吃不喝的蚊子如何跑完這趟馬拉松?其次,包括鳥類、馬匹以及人類感染者最密集地區是紐約長島北福克地區,所有感染都集中在方圓8公里範圍,而不是肯尼迪國際機場,北福克正對面就是普拉姆島生化實驗室,這裡距離普拉姆島生化實驗室不足35公里,所以普拉姆島才是西尼羅河病毒爆發的真正源點。

    那麼普拉姆島生化實驗室在1999年的時候有沒有西尼羅河病毒呢?截至1995年,耶魯大學蟲媒病毒學家羅伯特·肖普就已經掌握了27種西尼羅河病毒,耶魯大學蟲媒病毒又經常與普拉姆島交換病毒樣本,而羅伯特·肖普的父親理查德·肖普是納粹生化武器專家特勞布的恩師,特勞布又是普拉姆島創始人之一。同時,擁有27種西尼羅河病毒的耶魯大學蟲媒病毒研究所又正好坐落在普拉姆島對面,在長島海峽的另一端,爆發病毒的北福克地區正好是蚊子和鳥類從普拉姆島到達大陸的第一理想休息地,之後這些蚊子和鳥類會一路向東,這才導致病毒從北福克地區向東傳播進紐約州以及美國中西部地區。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玩火者必自焚。冷戰時期因為有蘇聯制衡,所以美國只能秘密進行生化病毒研究,因為防護措施不夠嚴密以及人員疏漏導致病毒泄露,不僅害了自己還坑了盟國。這種情況從上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發生了變化,美國本土生化實驗室除軍方資助以外,均開始跟隨美國國營經濟同步私有化,美國軍方不再單獨負責普拉姆島生化研究資金。資金投入不足導致普拉姆島在80年代后逐步廢弛,同時資金不足導致安全設施老化,普拉姆島甚至開始違規排放生化廢水,導致該地區著名的長島龍蝦患上殼病而絕產,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農業部居然膽大妄為地將普拉姆島的生化級別從P3提升到了最高的P4,落後的安全設施和P4生化級別研究的更危險病毒之間的矛盾,最終導致1999年肆虐全美的西尼羅河病毒自普拉姆島爆發。

    1970-1980年代美國國有經濟私有化全面啟動加上環保運動興起,美國開始將生化實驗室大規模外遷。冷戰結束以後,美國更是全球布局生化實驗室。美國外遷生化實驗室的舉措主要有如下考量:

    首先,可以躲避環保和新聞媒體的爆料追蹤。歷次普拉姆島的病毒泄露事件絕大部分都是由新聞媒體報道出來的,遷移到海外以後,因為這些實驗室統一歸屬五角大樓,軍事防護更加嚴密,且美國政府還會施壓當地政府拒絕簽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比如美國70年代就在西非的獅子山、幾內亞、賴比瑞亞建立生化實驗室,在美國阻撓下這三個國家直到90年代才加入該公約。1980年蘇聯生化探險隊深入西非幾內亞叢林探索美國在該地區的生化武器研究,並在當地發現不明病毒。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其次,將生化實驗室經費計入軍費,可以逃避追蹤,911事件前美國陸軍有4萬億美元的賬目是對不上的,要想追查美軍資助生物武器研究的資金更是難上加難。將生化武器研究納入軍方絕密計劃,外界將無從得知美國生化武器進展,保密性大大提高。同時,利用軍方的運輸途徑和外交官身份保護,美國可以全球轉運病毒,因為軍事用途涉及機密更高,其他機構追查病毒行蹤將更加困難。

    第三,生化病毒研究越往後越危險,一旦在本土發生泄露而泄露之前美國未完全掌握疫苗,那麼第一個被生化武器滅掉的恐怕就是美國自己。轉移國外以後,一旦發生泄露不僅可以避免本國國民遭受災難,而且還可以栽贓給生化實驗室所在國,逃避國際輿論譴責。而且生化病毒到最後階段是要進行人體實驗的,2009年美國老兵狀告美國國防部,已經揭露了德特里克堡在美國老兵身上進行人體實驗的醜聞,如果美國繼續在本土進行人體實驗,面臨的輿論壓力可想而知,如果在海外美軍就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比如美國在獅子山凱內馬生化實驗室就是以治病名義將偽裝成疫苗的埃博拉病毒注射進當地人體內。

    第四,生化武器實驗室外遷以後,更利於接近敵國目標,方便美國秘密發動生化戰。目前美國部署的這些海外生化實驗室已經將中國、俄羅斯、伊朗等敵對國家團團包圍。美國可以從敵國多個方向隱蔽發動攻擊,攻擊完成以後只要及時銷毀證據即可隱匿蹤跡。即使對方國家提出核查,也根本什麼都查不出來。而且因為人種分佈分散,還可以方便從周邊國家人群身上提取目標國家人種的DNA信息,為將來製造基因武器做儲備。

    自美國生化實驗室的魔爪伸向全球以後,全世界各地爆發的各種致命病毒背後都閃現美國的魔影。讓血飲為大家進行逐一分析。

    美聯社和新華社在2002年2月11日都發布了這樣一條信息:2002年2月10號,一間按揭公司在費城郊區的一間酒店舉行年會,酒會期間一名女子突然昏倒送院不治身亡,死者赫姆斯特里入院時出現頭痛、發燒、噁心嘔吐,肺部發炎等非典型性肺炎特徵。這就是非典最早在美國爆發的證據,臭名昭著的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正好緊挨著美國非典爆發地費城,費城又正好位於德特里克堡與普拉姆島中間。而研究非典病毒必須在最高等級的P4生化實驗室,而德特里克堡和普拉姆島的生物安全級別剛好都是P4。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在血飲文章《血飲 |生化危機啟示錄:血淋淋的叢林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中,提到了印度在2018年3月底爆發的尼巴病毒,該病毒爆發導致印度總理莫迪深夜訪問武漢,其致死率比1998年在馬來西亞尼巴鎮爆發的尼巴病毒提高了35%。很明顯,印度爆發的尼巴病毒是在生化實驗室中提純毒株毒性打造出來的新病毒,而全世界擁有能夠處理尼巴病毒這種高危險性病毒的只有等級最高的P4生化實驗室,除中國武漢P4生化實驗室在印度尼巴病毒爆發之前剛剛建成之外,其他的全部被歐美資本巨頭控制。1999年,美國農業部將普拉姆島生化實驗室級別提高到P4級別,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研究剛從馬來西亞獲取的尼巴病毒。因為尼巴病毒毒性極強,只有P4生化實驗室才能夠研究。在首輪爆發尼巴病毒的馬來西亞正好有一座五角大樓建立的生物武器實驗室,印度尼巴病毒不是美國製造傳播的還能有誰?

    2018年08月12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拉脫維亞分社評論員亞歷山大•赫羅連科表示,美國已經研製出用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生物武器,正在波羅的海國家進行測試。同年6月,拉脫維亞發現165例感染病例,立陶宛41例。除了波羅的海國家外,烏克蘭、波蘭、摩爾多瓦和喬治亞也發現了大規模病毒感染疫情。五角大樓擴大了東歐生物實驗室網路,一些獨聯體國家和波羅的海國家的國家流行病學監測系統也只對華盛頓負責。俄羅斯人的新聞報道所說的這種這種病毒爆發源點就是美國在德國波羅的海沿岸的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通過生物實驗室網路這些病毒被傳播了出去。HHV-6A病毒就是里斯姆島生化實驗室最早研究的病毒之一,也是普拉姆島生化實驗室五個絕密研究項目之一。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美國在烏克蘭建立的生化實驗室,烏克蘭人與俄羅斯人人種相同,在這裡建立生化實驗室可以直接提取到俄羅斯人的生物樣本,進行生化武器研究。

    新華社莫斯科10月6日報道,俄羅斯武裝部隊三防(防核、防化、防生物)部隊司令伊格爾·基里洛夫表示,美國軍方在喬治亞一處大型研究設施內疑似從事生物武器試驗,喬治亞國家安全局前局長格奧爾加澤提供的資料顯示,喬治亞中部的阿列克謝耶夫卡村有一座名為「理查德·盧加爾」的公共衛生研究中心,該中心佔地面積約8000平方米,內有工作人員約200人。該中心內一幢8層高建築的兩層完全歸美國陸軍使用,根據2002年美國與喬治亞達成的公開協議,在該中心工作的美軍生物學研究者在喬治亞享有外交豁免權,該中心可經外交通道運輸生物材料進出喬治亞。該中心的優先研究課題是生物武器的潛在蟲媒,包括可傳播兔熱病、炭疽病、布魯氏菌病、登革熱、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和其他傳染病的多種吸血昆蟲。公報說,美軍對非典型傳染病尤其感興趣,並按照「越非典型越好」的原則在喬治亞全境尋找病原體。

    伊格爾·基里洛夫同時表示,俄羅斯南部自2007年-2018年開始流行的大規模疫情病毒與喬治亞發現的喬治亞2007菌株相同。也就是說喬治亞的美軍生化實驗室通過蟲媒將該病毒傳播進俄羅斯南部地區,並進一步擴散到俄羅斯全國。當發現這一事實以後,俄羅斯國防委員會主席弗拉基米爾·薩馬諾夫表示,俄羅斯將採取「外交和軍事行動」來應對美國生化實驗室的威脅。「我們不能簡單地對我們南部邊境附近發生的直接影響我們安全的事情視而不見」。冷戰時期前蘇聯在生化武器研究方面不弱於美國,俄羅斯此番由軍方出面指責美國一定是捏住了切實的證據。俄羅斯、東歐以及波羅的海沿岸爆發的病毒疫情正好位於美軍控制的里斯姆島和盧加爾生化實驗室輻射範圍內,且病毒毒株DNA相同,2007年是俄羅斯病毒疫情爆發的那一年同時也是盧加爾實驗室投入使用的那一年,說明這一切都是美國針對俄羅斯進行的生化戰。喬治亞2007毒株準確來說應該是從原始病毒身上通過提煉毒性做出的第三代生化武器。

    從非典到埃博拉到尼巴病毒再到喬治亞2007毒株,所有的生化病毒傳播背後都能找到美國生化實驗室鬼影重重,這些病毒都無比巧合地在美軍生化實驗室建立以後旋即爆發,而且多個案發現場共同出現同一個兇手的蹤跡,兇手不是美國還能是誰?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1998年蜱蟲攜帶傳播尼巴病毒首先自馬來西亞爆發,數月後同樣由蜱蟲引發的口蹄疫和HHV-6A病毒肆虐全球,四年後的2002年9月非典自美國傳入廣東地區。20年後的2018年3月下旬尼巴病毒再次自印度爆發,兩個月後同樣由蜱蟲引發的生大規模病毒疫情在波羅的海和俄羅斯爆發。中國境內非典爆發區與口蹄疫/HHV-6A病毒爆發區高度重合,這是巧合嗎?病毒爆發源頭都有美國生物武器實驗室,且蜱蟲一直是美國生化戰的重要傳播媒介,這也是巧合嗎?未來到底會怎麼樣呢?

    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極致應該是研究類似於《生化危機》電影中的T病毒。未來隨著基因技術特別是編輯技術應用於病毒DNA研究,地球上會以美國生化實驗室為源點爆發更致命的生化病毒武器。目前美國生化武器研究在傳播途徑、威力、精確制導方面還存在很大的技術難題需要攻克,而且即便發明一種病毒但研究不出它的解藥,一旦失控發明該病毒的國家最終也會遭殃,所以美國在成功發明病毒與投入生化戰使用之間還有個時間段,這個時間段需要用來研究解藥。所以要遏制美國生化武器研究和使用,中國就必須在生物科學研究上超越美國,搶先製造出疫苗才能遏制美國發動生化恐怖襲擊的戰略衝動,比如2017年10月20日國家食葯監局批准「重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新葯註冊申請。該疫苗是由我國獨立研發、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性重組疫苗產品,由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和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聯合研發。

    繼承法西斯細菌戰衣缽,美國生化魔爪伸向中國!

    同時,中國要以上合組織為核心,通過與成員國內部合作,探索建立共同對付美國生化戰的安全模式。2018年6月10號,也就是血飲文章《血飲 |生化危機啟示錄:血淋淋的叢林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發布第四天,上合組織峰會各國領導人簽署《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關於在上海合作組織地區共同應對流行病威脅的聲明》,正式開啟構建上合組織平台內部共同抵禦生化恐怖主義襲擊的新征程。目前有能力為上合組織成員國提供生化保護的只有中國。2018年9月12號,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髮布消息稱,中俄將共同建立俄羅斯境內最大的生物技術實驗室。未來這種合作會在更多上合組織成員國內部開展,只有聯合起來打造安全共同體才能對付美國的生化恐怖主義行為。

    文末要說的是,指望美國放棄生化襲擊那是緣木求魚。揚起皮鞭讓我們忘記傷痛,我們不能夠!我們不會忘記731部隊的累累血債,我們也不會忘記非典過國家帶來的重大創傷,我們更不會忘記肆虐國內的艾滋病是從美國通過感染人員和對華進口血清製品帶進來的慘痛教訓。中國生化防禦長城只能由中國人自己親手打造,感恩那些奮戰在一線的醫學科研工作者和醫護人員,他們如同於敏一樣,用沉默的人生為共和國這片藍天撐起了安全防禦的巨傘,致敬共和國衛士!這是血飲生化戰文章的第二篇,下一篇揭露美國生化戰的文章將陸續推出,敬請期待。另及:引述文章請註明出處,否則侵權必究。貨幣戰爭看不見硝煙瀰漫,俯視之下卻是血流成河。勝利者權杖上的紅寶石搖曳著嗜血的光芒,卻不見王座之下屍骨累累。

    【本文原載於微信公眾號「血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大陶侃世界 2019-1-22 10:42
太可怕了吧,生化危機?
回復 西方朔2 2019-1-23 01:31
看來美國已變成惡魔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2 08: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