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探訪波爾布特葬身地安隆汶

作者:successful  於 2018-11-26 08: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2018-04-余良 

 

2013年9月20日上午8時,我從世界著名的吳哥窟所在地——柬埔寨暹粒省會市中心,以80美元承包了一輛計程車,前往紅色高棉最後基地——安隆汶。

安隆汶距暹粒市108公里,原是暹粒省北面最大的縣,現歸屬烏多棉芷省、位於靠近泰國邊境的扁擔山脈南側。

「安隆」是「坑洞」的意思,「汶」是「長」的意思。原來,這裡的地勢低凹,因而被稱為「長坑洞」。

汽車沿著67號公路向北行駛。公路平坦,路上車輛不多,村落農舍冷清,路過縣城時才見到市集、數百戶人家,加油站、商店、旅館、餐廳等。整個行程一個多小時,汽車來到公路盡頭,路旁一間普通的長方形木屋裡坐著十來個穿軍服的人,正在查問過往行人。再前方二、三十米處有一欄桿把路攔住。原來這裡已是柬埔寨-泰國邊境關口,那十來個人是柬埔寨的邊境海關人員。

余良攝於達莫的軍事指揮所20180325 0000
本文作者余良,攝於紅色高棉最後基地安隆汶的達莫軍事指揮所。

我們下了車,計程車司機向附近村民打聽原紅色高棉基地的位置。原來就在右側往下走一條土路的三、四公里處。司機把車開下土路,那兒有一間很大的木屋,屋裡閑坐著一群人,每個人都好奇地望著我們。這大木屋是一間為前來參觀、採訪的遊客開設的餐館。現已生意冷清。主人告訴我們可把汽車停泊在大木屋前方的空地,先走路去看位於左前方一百多米處紅色高棉首領波爾布特火化的地方。

近處豎立了一塊用柬、英文藍底白字書寫的告示:「前方一百米是波爾布特火化地」。

一根豎立起來的竹子和相距兩、三米一間破舊不堪的小亭之間被一條繩子連著,攔住進入的小路。亭子里一位婦人懶洋洋拉住繩子伸手向我們要錢。原來是收門票:外國人兩美元,本國人一美元,司機導遊免費。

這是一處雜草橫生、小樹稀疏的荒地。只見另一塊告示木板用柬、英文寫著:「此處便是波爾布特火化地」。

 

波爾布特的火化處20180325 0000
波爾布特的火化處。

一堆長四米多、寬三米、稍高於地面的黑土,上面搭了個簡單的防風雨的鋁板蓋。黑土四周用短木樁固定,再用汽水玻璃瓶圍住。這長方形的火葬地前方有兩個小香爐,稀疏地插上早已燒過的香,小香爐前方是一個生鏽的破舊小鐵盒,中間鑽個孔,大概是讓參觀者捐錢。小鐵盒上面有一個中國產的小圓盒清涼油。再前方兩米遠,有人搭建兩個讓人們追悼死者用的供人燒香祭祀的小木亭子,前面也各放一個小香爐。

這就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主宰過柬埔寨七百多萬人民命運並導致至少兩百萬人民死亡的紅高棉最高領導人——柬埔寨共產黨總書記、民主柬埔寨總理、柬埔寨民族解放武裝力量最高統帥波爾布特最後的歸宿。他被火化后,有人用周圍的泥土混和著波爾布特的骨灰,任其曝晒雨淋,後來才被人用上述方式「保護」起來。在金邊政府軍攻下安隆汶之前,這一帶是無人荒野,遠離村落,沒有關口,公路也是近幾年才修建的。

安隆汶地廣人稀,全縣不到十萬人。波爾布特的紅色高棉在安隆汶縣有約一千個家庭的農民追隨者。他的第二任妻子和當地農民,都認為波氏是一個大好人,不相信他是個殺人的暴君。

聯合國把此處和紅色高棉基地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洪森總理也曾建議把整個地區劃為旅遊區,但由於許多人反對把罪惡區當作景點而暫未實行。此後才有收門票,即波氏火化處收費兩美元,基地收費四美元的規定。

波氏生前最後一個月,安隆汶基地中約兩千名士兵中有一千五百人倒戈,準備把金邊的洪森部隊引進安隆汶,以內外夾攻一舉殲滅波氏殘餘部隊。這支部隊的出走促使瀕臨絕境的總參謀長達莫、原副總書記農謝、原民柬國家主席喬森潘和幾百名忠實者,帶上因殺害宋成一家八口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波爾布特一起倉促逃入泰境,被泰軍一網打盡。農謝和喬森潘當場宣布向洪森政府投降,達莫拒絕投降束手就擒。在泰國軍方準備把波爾布特送交給洪森政府時,一天傍晚,他睡在木榻上,五十多歲的第二任妻子準備為他掛蚊帳時,發現他已經不能動彈。妻子通知身邊的衛兵,便默默地帶著唯一的女兒離開了。周圍沒有其他人,這衛兵在黑夜中把波氏的屍體像狗一樣拉到這裡,砍樹枝斬雜草覆蓋后,找來一個舊輪胎壓上去,最後再把波氏日常用的籐椅、蒲扇搬來放在輪胎上面,淋些汽油放火燃燒。波爾布特死時還差一個月満79歲。

這一天是1998年4月15日,波爾布特的死,成了國際新聞。幾天後,泰國法醫、西方記者前來驗證和採訪。紅高棉徹底滅亡后,金邊的洪森總理、軍事人員、暹粒省長等軍政高官也來察看。接著,聯合國官員、泰國官方、西方記者、外國和本地遊客也絡繹於途並持續了好幾年。據附近村民說,現在前來採訪或觀看的人已很少了,每月大概有兩批,人數十來人、幾個人不等。雖然時間還早,我相信,今天,我是唯一的探訪者。

波氏火葬地距泰國邊境大約半公里,距他的基地大約三公里。基地分兩部份:「軍事指揮部」和「生活駐地」。前者多次擊退金邊軍隊的大掃蕩,後者是上述四個紅高棉大頭目的起居處。整個基地方圓大約五公里,沒有高山,樹林疏少,擁兵兩千,自越南軍隊佔領金邊后在此安營紮寨並堅持了17年之久。後來,在完全失去中國的援助后,仍連續三次給前來掃蕩的裝備精良的金邊政府軍造成慘重傷亡,還於1996年5月3日主動出擊,攻陷一百公裡外的暹粒市。

基地的紅色高棉為何有強大的戰鬥力?為何能堅持17年之久?為何得到當地人民的真心擁護?它最後是怎樣滅亡的?或許,基地本身能給我們一些答案。

安隆汶地勢低,但越接近泰國邊境地勢越高,紅色高棉基地緊挨扁擔山脈,軍事指揮部便設於距公路數公里的高地上,汽車可從公路直達指揮部。

汽車在平坦的泥土路前進。沿途有守護邊疆的軍營、人民辦事處和小醫院。

以前紅高棉的基地20180325 0000
紅色高棉的最後基地,居高臨下,視野開闊,易守難攻。

在這方圓不到兩百平方米的高地,樹木疏落,灌木叢生,空氣涼爽,一塊巨大的岩石橫卧於高地最頂端,站在此巨石可俯視下面遼闊的田園、公路、村莊等景物,從暹粒進發的洪森軍隊行動完全暴露在指揮部之下,指揮部有足夠時間布置陣地,實行阻擊,加上居高臨下,佔盡優勢。敵方若以炮轟,有天然巨石阻擋,若避開巨石,炮彈極易落入泰境,泰軍方必以相同方向回擊,洪森軍隊的炮轟等於回轟自己,而紅色高棉可坐山觀虎鬥。這便是洪森軍隊屢攻屢敗的原因。

指揮部周圍有數個水塘,南兩百米另有一營地,有鋼筋混凝土營房,營房有四間地下室。一間方形、高約四米的水泥屋建於叢林之中,水泥屋封頂,四壁的中間一人高處圍以兩寸高的鐵網,可觀察外面情況,機槍又很難打進來,這是達莫的掩護所。除此之外,基地並無其他特別之處。

自從洪森政府接管基地后,這裡建了四、五間屋子,中間最大間是一位駐守軍官,他和他的幾個部下在這裡駐守了十多年,現在,這六十多歲的軍官患多種疾病,兩腳腫大隻能躺卧床鋪,由他的家人照顧,大概基地已無駐守必要,部下也回鄉去了。我探詢時給他一些錢,祝他康復。他雙手合十答謝。他的家人驚訝我這個「外國人」會說流利的高棉話,一聽我說曾生活在紅高棉統治時期,更感親切。

其他屋子是小賣部、小餐廳、一間小旅館。原來是準備開發成旅遊區用的。

距指揮部三公里,是紅高棉的生活起居區。波爾布特、達莫和宋成的住宅區各分散相距三四百米到五六百米。宋成的屋子早已被毀,波爾布特住宅區最大,兩排各有六間屋分別建於風景優美的山區較平坦之處。波住在最大的兩間,內有伙食和娛樂設備。其他是衛兵營房、會議廳、教室等(波氏大部份時間在這裡為軍事幹部們教授軍事常識)。可惜,這龐大的住宅區被金邊和反戈的軍人多次摧毀,最後放火燒掉。洪森軍隊前來接管時,一些軍人爭相闖入波爾布特的房屋想搶掠財物,但一無所得,只有大批文件散落地面,房子燃燒后,文件也成了灰四處飛散,或成為軍人的大便紙(農村沒廁所,農民有到叢林中大便的習慣)

達莫的屋子20180325 0000
達莫的住宅。

十多年過去了,上述包括喬森潘、農謝等紅高棉大頭目的屋子已被野草樹木掩沒、無跡可尋。奇怪的是,基地左側達莫的家卻完好無損。屋子用優質木料依照柬埔寨民間的格式而建,高約十米,三層樓,有地下室。在三樓的陽台可望山下湖光山色,三樓牆壁上掛了三幅大圖:中間是柬埔寨地圖,兩側分別是吳哥窟和農村景色,可看出達莫熱愛祖國和農村的感情。這裡是達莫開會的地方。二樓是達莫的卧室,緊挨屋子的外墻有一承接雨水的水池。近處還另一間兩層樓的大屋,是用來接待外賓、召開秘密或高層會議用的,一間較小的屋子是警衛們居住的。

中國援助的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的一節舊車廂20180325 0000
中國援助的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一節舊車廂。

這幾間屋子的外面有一巨大的通訊鐵塔,鐵塔近處一間沒有牆壁的屋子,放置一輛當年中國援助的現已廢棄的軍車的后廂,后廂的後面開了幾個方形洞口。廂內空無一物。這軍車后廂和通訊鐵塔便是當年紅高棉的廣播電台。后廂的一旁地上有兩個大鐵籠,據介紹,鐵籠是用來囚禁一切被認為的「敵人」。鐵籠中的「敵人」,將被抬到下面的湖中淹死再抬去埋掉。在鐵籠一旁,有一排五、六個已很殘缺的小水池。未知是蓄水還是處置「敵人」用的。

紅高棉廣播電台 天線20180325 0000
紅色高棉廣播電台原設於此,可見殘留的天線。

 

紅高棉基地內囚禁犯人的鐵籠20180325 0000
紅色高棉基地內囚禁犯人的鐵籠。

由於紅高棉拒絕加入聯合政府、拒絕執行聯合國關於所有軍隊解散70%的規定,金邊政府宣布紅高棉為非法組織。1994年2月16日,洪森與拉那烈首次聯合採取軍事行動,出動飛機、坦克、大砲和近萬軍隊強攻安隆汶,紅高棉被迫撤退。安隆汶基地被首次攻破,金邊軍隊破壞了通訊鐵塔。不到三個月,紅高棉軍隊發起反攻,駐守基地的金邊一千五百士兵又逃離基地,紅高棉重新修復了鐵塔。

別以為紅色高棉是烏合之眾,佔地為王。其領導層絕大多數是高級知識分子:留學法國的博士、經濟學家、大學教授、工程師、西哈努克王朝的高級公務員、報社社長、主編,記者,還有一位律師。

別以為紅色高棉在基地過著艱難困苦的生活,他們衣食不愁、水源充足、空氣干浄、完整的中國式裝備,連達莫被捕時也戴著中國式軍帽。當洪森軍隊短暫佔領基地時,發現其未帶走的大米有一千一百噸,設有頗有規模的醫院,水池還有先進的過濾設備。這些,源於早期中國的大力援助,後來是西北拜林基地豐富的名貴木材和寶石換來了大量美金。

紅色高棉高層開會的產所20180325 0000
紅色高棉高層開會的地方。

別以為此時的紅色高棉是黑惡集團、人見人怕。他們在安隆汶縣得到農民的真心擁護。基地中見不到兩千士兵的營房,他們生活在農民之中,紅高棉本來就靠農民起家,此刻,他們與農民同生活共勞動,一起參與縣裡的基礎建設、通婚、生子。農民可進入基地參觀,參加會議。達莫待農民小孩像孫子。波爾布特的第二任妻子就是當地婦女,比他年青二十多歲。她主動表示對他的愛慕。

別以為紅高棉都是亡命之徒、目光短淺。他們其實富有理想,強烈的愛國心。最堅決反抗越南的侵略、擴張、滲透和霸權。在後來,幾個大頭目也想到年紀漸老,要有接班人,有意培養年青的師長、營長、年青幹部如廣播電台台長、對外發言人馬本、前駐中國大使江裕郞等。他們也爭取各種機會向外界表明其開明思想,與過去執政時期的極左思想切割。

但是,他們在執政的三年八個月中,自以為是的小農思想加激進的毛主義、僵化的馬列主義相結合,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傷害太深重。包括波爾布特在內的領導層儘管後來作了檢討,也是輕描淡寫、避重就輕。1997年6月11日,波爾布特殺死宋成一家大小八口,其殘忍程度足證他的本質不會改變。反而是純屬農民出身的達莫最後時刻為人民做了一點好事:一舉逮捕了波爾布特,並以審判代替暴力處置了波爾布特。但是,國際社會和國內人民都不相信他們,不讓他們再有機會。如果讓他們再度執政,必然又是大災難。他們最後的滅亡也就不可避免:軍心渙散、內鬥不止,連最高層絕大多數人也對前途產生徹底的絕望。最後,碉堡從內部被攻破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8-11-27 16:04
'小農思想加激進的毛主義、僵化的馬列主義相結合,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傷害太深重' !
回復 successful 2018-11-28 07:53
ryu: '小農思想加激進的毛主義、僵化的馬列主義相結合,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傷害太深重' !
確實如此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20:52

返回頂部